197 互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97  互

    所有人提着一天一夜的心,在这一刻松懈下来。

    江氏感同受捂住嘴便到门口低声哭了起来,佟析砚坐在昏迷着的太夫人前,低声在她耳边道:“太夫人,生了,母子平安,是位小公子。”便是睡梦中,太夫人的眉头也不住的松了下来,沉沉睡去。

    院子门口,徐天青站了一夜的腿脚仿佛失了直觉一样,他眼眸涩涩的动了动,转而朝对面的萧延亦看去,就见萧延亦低垂着眼眸,面上淡淡的仿佛遗世独立一般,继而缓缓的牵出一丝微笑来,转……离去。

    徐天青也笑了起来,六妹妹应该很幸福吧,他看向正房的门口……希望你一直幸福下去……

    天诚亲自送萧延亦出门,刚出了门口天诚回头,就瞧见相反的方向,徐天青淡泊的背影越走越远,他咧着的嘴上面的笑容就僵了僵,尤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昨儿晚上他可是是听说了,徐家大爷在长街上差点被当做流匪抓起来,刀都架在脖子上了,他一个文弱书生又是大病初愈,莫说打就是连那些侍卫一个拳头也挨不过,可是他却硬是和他们对峙着,双方僵持不下,最后还是京动了五城兵马司的钟大人,钟大人认识他才放了他离开,他却不回府而是直奔城门,在门下疾呼……

    半夜夜重,空寂静的城墙下,便只能听到他一人拍打着城门。

    守门的侍卫认识四爷,得知府中况后,最后还是放了他出城。

    而侯爷呢,宫中有消息传出来,侯爷可是站在凤梧宫门口,圣上正在怒火难消之中,差点就降罪于侯爷……

    好在事有起因,圣上并未怪罪,还让常公公拟了圣旨,侯爷连夜狂奔至城门,四爷已经策马而来。

    仿佛商议好的一样,幸好四爷赶上了,见到了小公子的出生。

    他暗暗叹气摇了摇头,又觉得心内欣慰,只觉得这一天一夜真是惊险。

    人松懈下来,就觉得异常困顿,天诚靠在门扉上,就开始打盹儿。

    房间里,萧四郎大步走了进去:“丫头!”也顾不得房间里血腥味弥漫,两个稳婆有些心惊胆战的看了眼萧四郎,她们还没见过,哪家的相公像大督都这样迫不及待的。

    阮静柳包了脐带,和稳婆一起给孩子梳洗又用锦被包起来。

    萧四郎坐在边,摸着析秋的脸满目的疼惜,析秋却是一力气竭尽,却是强撑着朝抱着孩子的阮静柳伸出手去:“快来给我看看,数数看手指脚趾对不对,刚刚生产那么慢可有哪里受伤,锁骨有没有骨折……”一连串的担心疑问连着问出来,阮静柳听着忍不住挑眉,好笑的将大红色绣着红心石榴的襁褓放在她边:“看看吧。”

    析秋要撑胳膊坐起来,萧四郎却是按住她:“你别动,我来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夫妻两人竟是很认真的去将孩子的手脚从包被里拿出来,掰着手指脚趾去数。

    析秋又摸了摸锁骨,觉得没有问题,终于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靠回了迎枕上。

    两个稳婆和江氏皆是掩面轻笑起来。

    萧四郎手脚僵硬的重新想将孩子的手脚塞回去,尽管那小手软软的嘟嘟的,可还是觉得脆弱,他害怕一不留神就伤了他,向来握剑杀敌也从未有过退缩时的手,这一刻竟有些不听使唤。

    稳婆看不过去,小心看了萧四郎一眼,上前道:“大督都还是奴婢来吧。”说着走过去三两下将包被重新规整好,一边紧着被子一边满脸笑容的夸赞道:“奴婢接生了这么多人家,还是头一次瞧见这么水灵的孩子,头发又黑有密,皮肤这么白,虽说是不怕可这结实啊,个子可是高的很,将来必定像大督都一样英俊拔!”稳婆说完,忽然惊觉自己去评价大督都有些失言,赶忙又改口道:“瞧着眼睛像极了大督都,这小嘴和脸型却是和夫人一个模子刻下来的一样……”

    析秋虽然知道她说的这是恭维的话,可听在耳朵还是觉得受用,便是连萧四郎嘴角也掀起一抹笑意来。

    这个时候夫妻两人才想起来去看襁褓中的孩子样貌,析秋轻轻拨开被子,就瞧见里面躺着的小人儿,黑黑的头发,眼缝很长确实很像萧四郎的眼睛,鼻梁直直高高的,小嘴粉红……

    确实很好看,析秋心里忍不住的想。

    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己的生的,便是只猴儿也觉得是世上最好看的。

    “你快歇着吧,孩子有她们照顾。”萧四郎扫了一眼,眉梢微挑却是更加担心析秋:“不然吃些东西再睡,免得饿着了。”

    被他一说,析秋顿时觉得困顿起来,可这会儿她还想着试试给孩子喂,据说越早水便越早出来,她抬头朝萧四郎看去,面颊微红:“妾想试试给孩子喂。”

    萧四郎顿时拧了眉头,道:“不行,你子不好,喂的事就交给娘。”说着,有些强硬的转头对稳婆道:“将两个娘唤来。”

    “四爷。”析秋期望的看着他:“妾试试,要是没有就算了,要是有……他吃我的对我们母子都是有好处的。”

    萧四郎见她执意,又是满脸的希翼,虽是紧蹙了眉头,但已经有些松动。

    析秋再接再厉,忍着困顿抽了抽他的衣袖:“让妾试试……”房里还有旁的人,萧四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沉着脸总算是微微点了头:“若是不行不要勉强。”

    “好。”析秋笑了起来,两个稳婆就上来帮析秋的忙,江氏则是笑着走过来,看着萧四郎道:“姑爷去外面歇会儿吧,这里头正好也要收拾一下。”意思是,你在里面总是有些不方便。

    萧四郎又看了眼析秋,点了点头转出了门。

    站在门口,他对岑妈妈吩咐道:“将两个娘送进去。”岑妈妈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意见,赶忙转去找早就候在一边的娘,将两人领了进去。

    析秋侧着子,解开衣领……孩子先是嘟了嘟嘴有些不满好眠被人打扰的样子,继而小鼻子皱了皱,小脸一动张开嘴就含住了ru头,裹进嘴里便开始吸了起来……

    “哎呦!”析秋忍不住哼了一声,江氏瞧着抿唇笑着,看向析秋安慰道:“再忍忍,再忍忍,听说开都是很痛的。”她没喂过,这会儿瞧析秋这脸皱在一起隐忍的样子,又劝着道:“还是让娘喂吧。”

    “没事。”析秋拧着眉头,忍着痛专注的去看孩子的小脸,吸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吸了半天却半点奖励没得到,顿时嘴巴一张松了ru头,小脸撇开也不哭继续呼呼大睡。

    析秋有些气馁朝两个稳婆看去,蔡稳婆就笑着宽解道:“夫人别着急,多吸吸就有了。”说着将孩子抱起来,析秋有些不舍的看着孩子,可又怕她饿着,叹气道:“让娘喂喂看。”

    两个娘,一个黄,一个周,黄氏长的精明先一步接过孩子,坐在一边椅子上解开襟就去喂孩子,也不知是刚刚受了“欺骗”还是什么,竟是不管黄氏怎么引他逗弄,竟半天没什么反应。

    黄氏有些尴尬的朝析秋看来,析秋朝周氏看去:“让她试试吧。”周氏抱了孩子,却不如黄氏那样心急,朝析秋道:“夫人,要不要先给他喂些水试试?”

    “也好。”析秋点了头,柳便拿了析秋早先新准备的勺子和碗,倒了清水凉了给孩子去喂……竟是啪嗒啪嗒的啜了两口。

    周氏这才解开衣襟,孩子刚刚喝了水,仿佛是胃口开了,就着周氏的**便吃了起来。

    “哎呦,瞧着吃的欢的。”王稳婆刚刚被蔡稳婆抢了风头,这会儿抢着补回来:“能吃是福,定是健壮的。”

    析秋却瞧着心里头发酸,却也没有办法。

    “快歇着吧。”阮静柳走过来看着她:“休息好了就有母了。”

    析秋早就累的不行,这会儿撑着眼皮,听着阮静柳的话就点了点头,合上了眼睛便沉沉睡了过去。

    孩子呼呼吃了一顿,也是脸一摆也睡的沉沉的。

    大家趁着他们母子歇了,赶紧收拾了房间。

    中午太夫人醒来,阮静柳重新开了药给她喂了,觉得精神好多了,一夜未睡又是绷着神经的,子还未康复太夫人会晕过去也不奇怪,这会儿醒来便急着问道:“可是生了?秋丫头可好?”

    佟析砚一直守在一边,闻言就笑着道:“好,母子平安,您放心吧。”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太夫人连连作揖,满脸的笑容挣扎着就要坐起来,佟析砚按住她:“您子还虚的很,张医女说您要静养。”说着顿了顿笑着道:“您若是想看孩子,我抱过来给您瞧瞧?”她也想再看看。

    “可别吹着风了。”太夫人满脸的担心:“我没事,还是我过去瞧瞧吧。”

    佟析砚笑着站起来,道:“裹着严严实实的,您放心。”说着出了门,一会儿由周氏抱着孩子进来,果然裹的严严实实的进了门,太夫人撑着坐起来迫不及待的伸手出去:“来,我瞧瞧!”

    周氏将襁褓送去太夫人面前,太夫人瞧见里头的小人儿,顿时露出满脸的笑容,红了眼角:“好,好!真像老四!”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欢喜的很。

    佟析砚看着孩子直乐,眼底却是掠过一丝酸楚和羡慕,看着孩子越发的喜

    析秋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天擦着黑,眼眸一睁就瞧见萧四郎正襟危坐的在前,视线严肃的盯着她侧的襁褓,析秋挑着眉头去看孩子,这才发现孩子已经睁开了眼睛,父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她知道这会儿孩子可能还没有视力,也不定是看着萧四郎,可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醒了?”萧四郎终于挪开视线,看向析秋柔声问道:“饿不饿,想吃什么让厨房去给你做。”

    析秋闻言,还真觉得有些饿,可又舍不得孩子醒着的这会儿,便道:“妾现在不饿。”说着,艰难的要翻面对着孩子,萧四郎瞧着她皱着眉头难受的样子,不由大步走了过去:“你别动,我来。”

    说着,大手朝析秋下一伸,析秋一脸的紧张:“别……妾上还没干净呢。”怕弄脏了,男人很忌讳这些,便是连产房也进不得,怕沾染了霉运,更何况这些脏东西。

    萧四郎却是不管,手臂一抬析秋已经稳稳翻了:“哪里这么讲究。”析秋笑着叹气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目光就落在孩子脸上,满脸的笑容……

    换母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萧四郎依旧坐在椅子上,看了眼儿子又看看析秋,咳嗽一声道:“他……怎么不睡觉?”听说孩子出生都是连着睡一个月才睁开眼的,他怎么这会儿就开眼了。

    “许是睡饱了。”析秋笑着道,忍不住伸手去摸儿子的脸,小家伙仿佛感觉到母亲的逗弄,回应一样嘴角突然就冒出了个小泡泡来。

    “四爷,四爷……”析秋惊喜的道:“您瞧,他吹了个小泡泡。”

    萧四郎闻言眉梢一挑,想去看又觉得他一个男人和女人一样有些……可见析秋的高兴的样子,又不忍不住好奇,僵硬的弯了腰探头去看……

    就瞧见儿子粉嫩嫩的嘴角,果然有个小气泡,夫妻两人凑着脑袋,盯着孩子的脸看的兴致盎然

    萧四郎看了半晌,问道:“怎么会吹泡泡?可是饿了?”有些不确定的样子。

    “有可能。”析秋又想试试自己喂,朝萧四郎看去:“四爷将周氏唤进来吧。”萧四郎不同意她喂,她想用迷雾弹遮掩一下,等出来到时候不喂也不行了。

    萧四郎点了点头,将周氏喊进来,析秋朝周氏看去:“孩子是不是饿了?”

    “奴婢瞧瞧。”才喂了不过两刻钟的功夫,说着她就暖了手去解开包被,随即笑着道:“小公子这是尿了,不是饿了……”说完就麻利的抱着去另一头的贵妃塌上去换尿布。

    析秋和萧四郎听着就对视一眼,析秋叹了口气,带孩子果然还是要经验。

    周氏三两下换了尿片又抱回来,析秋探头去看,就见小家伙又闭上了眼睛睡着了,她愕然,难道刚刚睁着眼睛“瞪着”他们,是在提醒他们他尿了?

    她轻笑了起来。

    “夫人,您子还要静养,不如奴婢将小公子带下去歇着吧!”周氏试探的问道。

    析秋想了想摇头道:“就放这里吧,晚上你就睡隔壁,要是他哭了你再来喂也罢。”周氏闻言言又止,顿了顿还是点了头出去。

    “四爷,帮妾将岑妈妈唤进来吧。”析秋小声的道。

    萧四郎点了头掀了帘子将岑妈妈唤进来,析秋便吩咐道:“两个娘,就将周氏留下来吧。”说着一顿又道:“将她安排在隔壁歇着,她需要什么都给她备了。”

    “夫人?”岑妈妈朝析秋看来:“您这是……”

    析秋知道她的意思,解释道:“孩子愿意和母亲在一起,我也舍不得让他离开我,就先放我边带着吧,若我子吃不住,才抱过去便是。”

    岑妈妈知道,析秋但凡不说,说了就定已经是做了决定不可改变的,她点头道:“那奴婢去安排。”说着一顿又道:“不如晚上安排了人值夜吧,或是在房里添个小榻罢了,这样也方便。”

    析秋觉得方便是方便,可是还是有些不习惯房里头有外人在,想了想道:“先这样,不行再另做打算。”

    岑妈妈见说不动她,就点了头道:“那奴婢去安排!”说着出了门。

    萧四郎又进来,析秋看着他道:“四爷要不要歇会儿?”说着一顿又道:“还要去城外军营吗?”

    “不用。”萧延亦已经和圣上递过折子了:“明进城事务已经安排妥当,有人去做!”说着走进边坐在刚刚坐着的椅子上:“厨房里给你做了吃食,我让人端来给你可好。”

    析秋放了心,就觉得饥肠辘辘的,笑着点头道:“好!”萧四郎便唤人将吃食端进来,进门的是柳笑盈盈的道:“夫人,张医女说让您先吃了药再吃东西。”说着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来,萧四郎见了就拧了眉头问道:“什么药?”

    柳回道:“说是去恶血的,可能吃几副等恶血去了就没事了。”

    萧四郎依旧有些不放心,析秋接过碗一饮而尽又拿帕子擦了嘴角,宽慰道:“生产完总有恶血的,四爷放心。”

    萧四郎这才松了眉头。

    析秋吃了饭才觉得舒服了些,又低头去看儿子,看了会儿抬头朝萧四郎问道:“四爷给他取个名字吧……”

    萧家这辈人是怀字辈,晟,鑫,敏……

    萧四郎闻言挑了挑眉,有些犯难又有些郑重的样子:“不着急,时间不早了,你早些歇着。”

    析秋也不勉强,看他问道:“四爷也去歇着吧。”这两萧四郎不能同睡这里,不过卧室空着他可以去睡卧室,但一屋子的女人进进出出又不方便,析秋早早让人收拾好了书房,索离的近来回还算方便。

    “你睡吧。”萧四郎帮她掖了掖被子,又忍不住在她依旧有些惨白没什么血色的脸上亲了亲:“我在这里守着。”

    析秋知道他定是一路赶着回来,还不定几没有休息,就心疼的看着他:“不然……四爷在这边的贵妃榻上将就一下。”

    “我不累。”萧四郎执意不睡,析秋也劝不过自己又困顿的睁不开眼,勉强撑着说了几句,就握着他的手和儿子脑袋顶着脑袋缩进了被子里睡着了。

    萧四郎的手被她握在怀里,目光一时落在她面上,一时又移到儿子脸上,嘴角的笑容就越勾越大……

    半夜时分,析秋是被一声哭声惊醒,洪亮的仿佛能将屋顶都掀了,她睁开眼就瞧见萧四郎以一种奇怪的双手托举在前的姿势抱着儿子在房里来回的走动,见析秋醒来他有些狼狈的道:“是……是不是又尿了?”

    “妾看看。”她说完,萧四郎就小心翼翼将儿子放在她边,析秋伸手进去摸了摸,里头干燥的很没有尿,她疑惑道:“饿了?”也是不确认。

    想归想,她看向萧四郎:“四爷还是将周氏叫进来吧。”萧四郎点了头正要出去,周氏已经掀了帘子进来,一看孩子就道:“是饿了。”说完就转头朝析秋看去:“小公子若是睁着眼睛不哭不闹,就定然是尿了拉了,若是这样哭的声嘶力竭的,就定然是饿了。”已经琢磨出规律了。

    析秋点头记下来,看向萧四郎:“四爷去休息吧!”萧四郎看了眼周氏,又看了析秋,想了想还是点头道:“那你好好休息。”说完负手出了门。

    萧四郎一走,析秋便对周氏道:“让我来试试,若是还没有你再来喂。”周氏便将孩子放在析秋面前,又帮着她喂,小家伙一碰到口粮,顿时啪嗒啪嗒吸了好几口,可不过三两口的功夫,见没有收获,顿时小嘴一瘪又哭了起来。

    析秋叹气又怕饿着他,只得放弃交给周氏,周氏抱去一边,析秋就瞧见他吃的欢快的很。

    这孩子太精明了,有就吃没连半点力气也不愿使,这水要吸才能有,这样下去不用两三天她就彻底没有可能亲自喂了。

    萧四郎去了书房,却是没有去睡,而是坐在桌前提着笔,目露深思竟还有些许纠结,待一滴墨汁落在宣纸上,他才醒过来,扔了笔在书架上抽出本书一页一页的去翻。

    给孩子取名字?

    当初敏哥儿的名字是太夫人取的……

    不能太随意,又不能太张扬。

    一整夜,书桌上放了一摞的书,却没找出一个字适合自己儿子,总觉得不合适。

    第二天一早上,析秋醒过来,柳和岑妈妈几人鱼贯进来,析秋见到岑妈妈问道:“太夫人和两个孩子还好吧?”昨天天黑前江氏和佟析砚就回去了。

    “太夫人昨天中午就醒了,看了小公子喜欢的不得了。”岑妈妈笑容满面拿水给析秋擦了脸:“鑫爷和敏爷乖的很,昨晚自己睡的觉,早上自己起去的学馆。”

    析秋放了心,问道:“四爷呢?”岑妈妈笑容更加的大,回道:“早上刚睡,昨夜奴婢瞧见书房的灯亮了一夜。”

    析秋听着也笑了起来,以她对萧四郎的了解,定然是为了孩子的名字烦神。

    吃了早饭,析秋叮嘱岑妈妈道:“洗三礼的名单就按照我们先前列的出去报喜,旁的人家也不用去了。”

    岑妈妈应是:“奴婢中午就去办。”析秋点了头又道:“前头用红笔勾的那几家你和容妈妈亲自去一趟吧。”岑妈妈笑着点头。

    析秋便又歪着头去逗儿子。

    太夫人由紫薇扶着进来了,坐在前看着析秋满脸的笑容怎么也掩不住:“这孩子可真乖,这一夜我可就听了他哭了一次……”说着想到鑫哥儿小的时候:“……闹的很,一夜哭到天亮。”

    鑫哥儿子自小弱,饿不得冷不得,难免有些气。

    “……尿了就拿眼睛瞪着你,饿了就哭,也没见过这样的孩子,怪的很。”析秋笑着道。

    太夫人听着却稀罕的很,不释手的去抱着孩子搂在怀里:“我瞧着好的很,哪里都不怪。”说着忍不住在他小脸上啜了一口:“瞧这五官长的,将来定又是个俊美的。”

    萧氏的基因确实好,不管男女便没有难看的,析秋不得不承认。

    自家的孩子自是越看越好,太夫人抱在怀里看向析秋:“这水若是没有也别强求,你生他遭了罪,子恐怕要仔细将养个几个月才能恢复,还是先紧着养自己,你子好了才是他的福气。”

    析秋也觉得太夫人说的有道理,点头道:“若是不行也就算了!”还是有些失落的样子。

    “我生老四时也是没有水。”太夫人笑着道:“几个孩子都没亲自喂过,那会儿在军营又寻不着娘就想自己喂养,可哪里晓得这孩子便是喝羊也不愿费尽吃我的,一开始还好,可没过两水就彻底没了。”说着又看向怀里的孩子:“别说,这父子俩便是连这习惯也像的很。”

    析秋也忍俊不已。

    “娘。”析秋看向太夫人,从枕头下拿出洗三礼的单子给太夫人过目:“您过目瞧瞧,上头的人可有错处。”

    “我瞧瞧。”太夫人将孩子放下,接过单子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点了头道:“没错,就按这些人去请吧。”说着顿了顿又道:“这些事你也别费神,不还有我吗。”

    析秋闻言一顿,摇头道:“您子不好,怎么也不能让您劳累。”况且,前面出了三爷的事,太夫人这会儿又是满头的白发,见着人定然又是一番私下议论,她不忍心让她这样年纪了,还成为别人的谈资。

    太夫人仿佛知道她的顾忌和担忧,满不在乎的道:“都是事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说着一顿又道:“人总要老的,迟早的事罢了。再说,回头让你大嫂也来,她在后头打点打点还是可以的。”

    析秋心中微酸,噙着泪点了头。

    说曹,曹到,岑妈妈掀了帘子道:“大夫人来了!”

    析秋听着就吩咐道:“快请进来。”大夫人一向顾着自己的份,喜庆的子从不在人前走动,避忌着,她却没有这样的避讳……

    “随她去吧。”太夫人笑着道:“玉真一向如此。”

    析秋摇着头道:“总不能让她在外面,我们一家人没这么多讲究。”说着看向岑妈妈:“请大夫人进来。”

    岑妈妈笑着点头出去,过了许久门帘子才掀开,大夫人走了进来,析秋笑着道:“大嫂。”

    大夫人朝她点了点头,又看向太夫人:“娘。”有些不自然。

    人也进来了,太夫人很高兴她们妯娌如此没有嫌隙的相处,不由越加的高兴指着孩子道:“快来瞧瞧,眉眼像极了老四。”

    大夫人已经听说了析秋昨天难产的事,也知道她和太夫人说的话:“……有子不便,就将他过继给大嫂……也能做个伴……”她听到时心头巨震,说不上什么样的感觉,当初析秋进门时,她将她当成如佟析华一样那样斤斤计较什么事放在心里,背后却又会用手段还回去的小家子气,后来听到鑫哥儿喊她六姨母时,她就更加确信了析秋的格,她平生最讨厌这样遮遮掩掩的不磊落之人,心中无鬼便活的坦……

    直到雁出事,她在院子里看见了析秋的另一面,褪去了平的唯唯诺诺温顺的样子,那样了背脊傲然立着,她当时心中虽是不悦,但却对她印象却有所改观,因为因此才会更加守口如瓶再没有提过雁之事。

    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事,她在旁观却也比任何人看的清清楚楚,一开始她对鑫哥儿和敏哥儿的护,她以为不过和佟析华一样,面子上做做便罢了,也不会坚持多长时间,却没有想到她第一次看错了人……

    大夫人看向析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含着一丝暖意,朝太夫人走过去,见到襁褓中的孩子,顿时面容上一亮,心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软的如棉花一样。

    这样的眉眼,真是像极了大爷……

    心头落下泪来,若是她和大爷有孩子,也该和他一样可吧。

    析秋见大夫人盯着孩子直看,目光露出意,她笑着道:“大嫂抱抱试试。”

    “我?”大夫人一愣,鑫哥儿和敏哥儿她都抱过,也不算生疏,可面上依旧露出不确定的样子,摇头道:“还是算了,我手生免得伤了他。”站在太夫人后,又觉得自己拒绝了析秋的好意,有些过意不去换了话题问道:“可取了名字?”

    析秋摇着头道:“还没有呢。”说着客气的对太夫人和大夫人道:“不如娘和大嫂帮着取一个吧,您是祖母大嫂是大伯母,给他取名字也是他的福气。”

    “还是让老四取吧。”太夫人呵呵笑着,看向大夫人:“不如你来取罢,取个小名也好,先喊着,等回头大些再正式取个名字。”

    析秋就想到萧四郎的名字,笑着道:“就直接取个名字罢了,回头叫顺口了也不好更改。”就去看大夫人。

    大夫人愣了愣,朝襁褓中的孩子看去,想了想又朝太夫人看去:“……我哪里有什么好名字,还是让四弟取吧。”将话咽了下去。

    难道真的已经取好了?析秋笑着道:“大嫂……”正说着,萧四郎掀了帘子进来,见太夫人和大夫人都在不由点了点头,又单独朝太夫人看了一眼,母子两人见面有些生硬,析秋故意笑着道:“四爷……您来的正好,正说着要给他取名字呢,四爷可想好了名字?”

    萧四郎想了一夜,寻了许多的字都觉得不合适,便摇着头道:“也不着急,慢慢想。”说完,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远远的看着析秋母子。

    太夫人目光顿了顿没有说话,析秋笑着就去看太夫人:“那还是娘取吧。”说着朝萧四郎看了一眼,萧四郎和她对视一眼,没有反对!

    析秋暗暗挑眉。

    太夫人依旧摆着手:“算了算了,还是让他老子取吧。”语声含有宠溺,析秋见她实在不愿也就不再勉强,大夫人却是试着朝析秋道:“炙……你觉得如何。”

    析秋闻言一怔,炙?萧延炙……

    大夫人这是在怀念他吗。

    不但析秋怔住,便是萧四郎和太夫人也是怔了一怔。

    大夫人见众人没有回应,便有些尴尬的侧开目光,没有再说话。

    析秋却是心疼她,她心里一定念着萧延炙,所以才这样放不下走不出一直困着自己的笼子吧,不知道她每每夜深静谧之时是如何熬过来的,想到此她朝萧四郎看去:“四爷觉得这个字如何?”萧延炙一磊落坦有狭义之风,这个字也是铮铮之气怀有傲骨,她并不讨厌,若是她的儿子真如萧延炙那样坦君子之风,她这个做母亲的自是高兴。

    至于命薄避讳,这更是无从谈起。

    萧四郎目光顿了顿,不像有意见的样子。

    太夫人眼角微湿,心疼的看向大夫人。

    析秋见大家这样的反应,不由笑着道:“我喜欢这个字,就是怕他冲了大伯的名讳……”说完朝太夫人看去,太夫人握了析秋的手,自己的儿子却给别人当做了念想,她却这样大度,她哭着笑着道:“这是他们伯侄的缘分!”

    “那就用这个字了。”说着笑着去看襁褓中的孩子:“炙哥儿,听到了没有,以后你就叫炙哥儿了,要像你大伯一样有出息哦。”

    大夫人已泪不成声,不自的低头去看炙哥儿,伸出手颤抖的去触摸他的小脸,眼泪落在大红的襁褓上……半晌她抬头朝析秋看去:“谢谢你。”

    析秋回以微笑。

    萧四郎负手站起来,出声道:“那便定了这个字,回头请二哥上了族谱。”说起族谱,他不由顿了顿想到萧延诚临终请求。

    “等过了满月再上。”太夫人回头看向萧四郎:“晚点上有晚点上的好处。”说着又亲了亲炙哥儿的小脸。

    析秋明白,太夫人这是怕折了他的福气。

    萧四郎难得的没有反驳太夫人,而是点了点头。

    “玉真,这两恐怕还要劳累你两头跑跑。”太夫人笑着道:“洗三礼的事儿,还要你去打点。”

    大夫人飞快的擦了眼泪,笑着点头:“只要四弟妹放心,我自是愿意的。”析秋笑着点了头:“那有劳大嫂了。”

    “四弟妹客气了。”大夫人笑着道:“索我闲着也没事。”又朝炙哥儿看去,满目含着溺

    太夫人又朝萧四郎看过来,问道:“今儿大军要进城了吧?你不用去露个脸?”

    萧四郎闻言表有些怪,回道:“不用。”太夫人听着就拧了眉头,道:“圣上总要论功行赏的,你还是去瞧瞧,也给我们炙哥儿讨个封赏回来。”

    太夫人这口气竟有些拿萧四郎打趣的味道,析秋暗暗发笑,便是连大夫人忍不住露出笑容。

    萧四郎表有些拧巴,看了眼太夫人又看向杏眼含笑的析秋,皱了皱眉头……

    房间里气氛一时有些怪,突然炙哥儿仿佛反抗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还不待析秋反应,就已经有三双手伸了过来,还是大夫人手脚快些抱了炙哥儿轻轻抖着哄着,就面露焦急的问道:“是饿了,还是尿了?娘呢。”

    太夫人和析秋露出愕然的样子,婆媳两人相视就笑了起来,再去看萧四郎,就见他尴尬的飞快的收回手,又负在后朝外退了一步。

    太夫人瞧见,眼中笑意更浓。

    岑妈妈带周氏进来,就瞧见一家子人围在前气氛和睦其乐融融的样子,她笑的越发的开心,就觉得小公子出世真是极好,将一家人的感也拉的更加近了,再去看大夫人,当初鑫哥儿和敏哥儿她可没有这样的紧张过。

    果然是饿了,周氏抱去一边喂了,又呼呼睡着了。

    敏哥儿和鑫哥儿下了学回来,由各自娘领着,两个孩子两天没有见着析秋,立刻飞奔进来:“母亲……”“四婶婶……”的喊着。

    “轻点,轻点,可不能吵着弟弟了。”太夫人嘘了一声。

    两个孩子立刻止住了声音,有些不解的朝析秋看去,析秋就笑着道:“过来看看弟弟。”

    两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鑫哥儿立刻露齿笑了出来,蹬蹬跑到前惦着脚去扒襁褓,见到里头的小小的人,满脸的好奇的朝析秋看去:“四婶婶,他是小弟弟?”

    “是啊,鑫哥儿喜欢吗?”析秋笑着道,鑫哥儿听着是弟弟,就更加好奇的道:“他怎么这么小,这会儿还没到午觉时间,怎么就睡觉了。”说着又戳了戳炙哥儿的脸,露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是你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一屋子的人再忍不住笑了起来,太夫人抱着鑫哥儿就笑着道:“他这么小还不会说话,你问他,他哪里能回你的话。”鑫哥儿似懂非懂:“那他从哪里来的?”说着恍然大悟的样子:“是不是从四婶婶的肚子里蹦出来的?”先头四婶婶肚子很大,他就问过四婶婶。

    太夫人闻言乐不可支,欢喜的捏着鑫哥儿的小脸,析秋听着就点头道:“是从四婶婶的肚子里出来的,鑫哥儿真聪明!”

    鑫哥儿就露出得意的样子,回头来拉敏哥儿,终于舍得给他让出一点观赏弟弟的最佳位置:“你来瞧瞧,他可真小啊。”

    敏哥儿就有些忐忑,看了眼小小的弟弟,就转了脸朝析秋看去,有些不安的问道:“母亲……那你疼吗?”

    “嗯?”析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敏哥儿就指了指炙哥儿:“不是从你肚子里蹦出来的吗,您疼吗?”

    析秋看着他,就觉得心中一暖,这个孩子太惹人疼了,笑着摇头道:“母亲有你们,什么疼也不觉得痛。”敏哥儿就轻挤开鑫哥儿对炙哥儿并不感兴趣的样子,而是凑在析秋的面前摸着她的手:“那我给您揉揉吧。”

    萧四郎看着敏哥儿目露欣慰。

    析秋忍不住的揉着敏哥儿小小的脑袋,满眼里的喜:“母亲不疼,谢谢敏哥儿!”

    敏哥儿终于放了心一样笑了起来,这才转头去看襁褓中的炙哥儿,见鑫哥儿低着头凑着炙哥儿小脸要去亲他,就满脸严肃的道:“会压着他的……”一副护着的样子。

    鑫哥儿笑嘻嘻的道:“我长大了,知道轻重。”又拍拍敏哥儿肩膀:“放心,我心里有数。”老神在在的样子。

    太夫人就笑着指着两个孩子:“……都成精了,一个个的。”说完还是赞赏的看着敏哥儿,知道护着母亲护着弟弟……这个孩子析秋不算白疼了。

    “母亲。”敏哥儿歪着头看炙哥儿:“他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析秋笑话回道:“还需要些时间,他才刚刚出生而已。”敏哥儿就点着头,盯着炙哥儿的小脸看,鑫哥儿就昂着头看向析秋,道:“四婶婶,我吹曲子给他听吧,他一定会喜欢。”说着,又想到什么对着炙哥儿道:“你快点长大,我将我收着的那支玉箫送给你。”那是鑫哥儿的宝贝。

    敏哥儿拧着眉头:“母亲说了,要过些子急不得。”说着想了想又道:“不然我们给他做个摇铃吧,他一定喜欢。”上次在江氏房里瞧见坤哥儿的边放着个摇铃。

    “对对。”鑫哥儿点着头:“还有小鼓,还有九连环……”

    两个人就趴在边旁若无人极其认真的商量着要送什么东西给炙哥儿。

    一时间满室的温馨,析秋看着敏哥儿和炙哥儿在一起亲昵的样子,只觉得五内都服帖了……

    太夫人也是满心的安慰,余光朝萧四郎看了一眼,就瞧见他面色温和,也没了平里的冷峻疏远。

    大夫人微微笑着。

    正在这时,外面容妈妈隔着帘子喊道:“四爷,宫里来人宣读圣旨。”

    今天很早吧,快表扬我一下,哈哈哈哈…

    关于名字,表纠结哈,我个人很喜欢萧延炙这个角色,觉得用他的名字不埋汰了孩子,大夫人又能安慰。不准拍我!——萧怀炙…火,炙如艳阳!

    关于皇帝,不会有事儿,放一百个心…他是上位着是裁夺者,不会这样浅薄因一点事就放在面上的,况且,他心中有善恶有是非,否则他怎么能做皇帝呢。

    金手指的设定,如果皇帝也是恶人,那这个文再写下去就得是女强了,哈哈哈哈~人家是皇帝,你肿么斗哦…难道要推翻朝政哦,那这文就得偏离轨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