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待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94  待产

    卫辉有好消息传报回来,韩承在短短的二十天中一连拿下四个县,卫辉战事停戈指可待!

    至于闵家军,先还是勇猛如虎,可一待镇远将荣郡王被擒的消息传递过去,仿佛失了主心骨一样,闵家军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黄将军趁机攻进扬州城,闵家的大本营。

    只怕还有一场恶战要打,不过析秋自始至终都不担心闵家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战争有兵也要有将,闵家书香世家百年,可一位将领武官都未曾出现过。

    她听天诚说完,不由笑了笑了,又看向他吩咐道:“侯府那边可通知大夫人了?”

    “小人告诉大夫人了,她说今就派人去通州那边接应。”天诚笑着点头,说着一顿又道:“小人去时,唐家大也在!”

    析秋目光动了动,想到有唐大坐镇侯府,五夫人即便是想闹,也闹不成了吧。

    “你去忙吧。”析秋站了起来,打算到院子里去走动走动,离生产的子越来越近,她依稀记得产妇有多运动好生产的事项,天诚应是转出去,析秋却又喊住他,顿了顿吩咐道:“你去打听打听,四爷这会儿到哪儿了。”

    “小人知道了,这就去!”说完,转出了门。

    析秋由碧槐扶着,两人出了门在院子里转悠,析秋问道:“你去外院看过了?两个孩子都还好吧?”

    “宋先生在讲课,奴婢去的时候两个人听得可认真了。”碧槐盈盈笑着,扶着析秋出了门:“夫人,奴婢看不如就将鑫爷放在我们这边养着吧,奴婢瞧着他最喜欢和夫人在一起了。”

    “他是世子,等娘和侯爷回来,就得将他送回去。”析秋笑着打趣道:“你这样喜欢孩子,不如我早些将你嫁出去,你也能早些生自己的孩子。”

    “夫人!”碧槐听着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嗔瞪了眼析秋道:“夫人心好了,就拿奴婢打趣!”说着别扭的侧开脸:“再说,奴婢也不嫁!”

    还不待析秋说话,碧槐话音刚落,门外面就探出个脑袋来,手中掐了一支杏花跳了进来,到析秋的另一边扶住她的胳膊,碧梧好奇的问道:“夫人要嫁谁?”

    析秋笑了起来,捏了碧梧长圆了的小脸:“嫁你啊。”

    “啊?”碧梧听着一愣,想也不想的就摇着头:“不要,奴婢和柳姐商量好了,要梳了头发在夫人边做管事妈妈的,这辈子都不出府的,您可别嫁我,要嫁就嫁碧槐吧。”说着指了指碧槐:“她可是心动了呢。”

    析秋听着眉梢一挑朝碧槐看过去,碧槐听着就立刻摇头如捣蒜:“没有,没有!”说着探过手去掐碧梧的胳膊:“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两个人围着析秋闹了起来,析秋看着两个人闹笑着,也显得很高兴。

    “死丫头这是干什么,可别伤着夫人了。”岑妈妈假装怒意的跑了进来,赶忙扶住大腹便便的析秋,瞪着两人:“去厨房将我炖的汤端过来。”现在这些事都是小丫头们做的,哪里用得着她们,岑妈妈不过故意打发她们出去而已。

    碧槐和碧梧两人立刻收了笑,和析秋行了礼你追我赶的跑了出去。

    析秋看向岑妈妈,问道:“怎么样?”岑妈妈拧了眉头回道:“还是不吃不喝的,昨儿一天雁好说歹说喂了半碗粥。”说着一顿又道:“还有那个哑童,昨儿晚上突然就失踪了,张医女派人找了许久也没找到。”

    析秋也拧了眉头,徐天青自从醒来后整个人便仿佛失了生气的布偶一样,常常一整坐在哪里不动也不说话,看着外面发呆,还有那个哑童她一直觉得很奇怪,她看向岑妈妈问道:“一个人走的?表哥没有说什么?”

    岑妈妈听着也是一脸的奇怪,回道:“我去了两次,都瞧着那哑童守在门外面,没见过徐家大爷和他说过话,就连今天那哑童失踪徐家大爷也安静的很,没什么反应。”

    析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静柳姐和雁天益他们还好吧?”

    “都好的,张医女说她这两天有些忙,医馆里病人多的忙不过来,等过了这两她得了闲就来看您,还说让您多动动……”岑妈妈将阮静柳的话带到,想了想又补充道:“天益和罗六爷正商量着去一趟通州,说是去夫人的庄子里看看药苗长的怎么样了。”

    说起庄子里,析秋就觉得她不是个称职的东家,将陪房丢在那里也没怎么管过,好在几个管事都还算省心。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顺着花园里小道慢慢走着,开了后花园里花花草草都仿佛换了新裳,姹紫嫣红的生机盎然,让人瞧着便觉得心里头敞亮。

    中午在房里吃了饭,析秋歇了午觉,心里头就惦记着徐天青,他总不能一直都是这样的吧,徐家虽没有被治罪可也被抄家了,两个姨娘带着两个孩子也不知住到哪里去了,徐氏如今也就剩下徐天青了,他若是振作起来也能回去给徐大人料理后事。

    可徐天青这样萎靡不振的,徐家可就算彻底倒了。

    她自上下来,碧槐推开门进来服侍她穿衣裳,两人说着话就听到门外有人喊道:“小姐!”

    许久没有人喊她小姐了,析秋听着转头朝门口看去,就看见司榴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满脸的笑容:“小姐!”

    “司榴。”析秋携了司榴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两个孩子呢,可带来了?”

    “没有,闹得很我怕他们伤着夫人了。”析秋笑着摇头,拉着司榴坐下问道:“福贵和来妈妈,来总管都还好吧?你这个时候来,可是有什么事?”

    司榴看着析秋圆圆的子,笑着道:“奴婢那有什么事,就一直惦记着想来看看您,可又怕打扰到您休息,所以就一直没敢来。”说着顿了顿,自怀中拿了个平安符过来:“奴婢前儿去普济寺为司杏的长明灯送香油钱,普宁师太就让我将这个带给您,说是保您平安!”

    析秋接过三角形的平安符握在手里,笑着问道:“师太体还好吧?我听说前几韩家的法事也是她做的,我让人请她来府里,她却是说做着法事不吉利没有来!”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析秋掩面笑着道:“师太和奴婢说了,说是怕您惦记,就让我跑一趟,也宽宽您的心。”说着一顿又道:“还说等你满月,她来府中给小主子念平安经。”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司榴起告辞:“奴婢过几天再来,这几天将家里的事安排好,等夫人生的时候奴婢就来服侍您。”析秋一愣,摆手道:“不用,你好好在家带两个孩子吧,我这里人多!”

    “那怎么行。”司榴笑着看向碧槐道:“她们怎么能和奴婢比,奴婢生过有经验。”

    碧槐红了脸,析秋却是无奈的笑着摇头,让碧槐送司榴出去,转了脸碧槐又掀了帘子进来,对析秋道:“夫人,沈夫人来了。”

    “沈夫人?”析秋一愣:“她独自来的?”

    碧槐看着析秋点了点头。

    沈夫人来做什么?析秋想了想回道:“服侍我换件衣裳。”话落,碧槐就服侍析秋重新换了一件衣裳,又去了暖阁里,刚坐下沈夫人就掀了帘子进来了,析秋笑着站了起来,沈夫人看着析秋道:“哎呀,这肚子都这么大了,快生了吧?”

    “就这个月月末,下个月月头。”说着将沈夫人让在炕上坐了:“您请坐!”

    沈夫人在主位上坐下来,看着析秋笑道:“婆婆原说要亲自来的,不过这两也不知怎么了,就惹了风寒有些不舒服,我就代替她来了。”说着顿了顿:“我心里也想着来看看您,这都快生了,我也没来瞧过您,实在是太失礼了。”

    “您太客气了。”说着又面露担忧的道:“太夫人怎么会生病了?没有大碍吧?”

    “没事,没事!”沈夫人摆着手道:“就是有些晕症,可能过几天就没事儿了。”

    析秋松了口气的样子,笑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人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如今她们可不就是我们的宝!”

    “正是这个理。”沈夫人笑着连连点头:“四夫人这话总结的好,譬如我们家,这里里外外虽说是我照料,可这大事上还不得我婆婆做主,就拿她的话来说,她走过的桥可比我走的路还要多!”

    析秋抿唇轻笑着,沈夫人便看着析秋的肚子:“可比我那时候要大,估计是个大胖小子。”说着又道:“就是您太瘦了,这月子里可要好好养养!”

    析秋点着头笑着,沈夫人说话便顿了顿,子微倾拧了眉头道:“四爷可有信回来?这会儿到哪儿了?”

    “我也不说不清,不过启程也只有两,只怕还在镇远附近吧。”说着看向沈夫人。沈夫人略想了想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不是要沈季去接萧四郎?沈季年前赈灾的事儿如今朝中还有御史抓住不放,若是以前沈家还能辩上辩,可这件事可是摆在众人眼前,百口莫辩……

    “不瞒您说。”沈夫人叹了口气:“昨儿圣上在宫里头还发了一通火……”析秋听着眉梢一挑,露出倾听的样子看着沈夫人,沈夫人看了她一眼,便言又止的道:“我说了,您可别多心。”

    析秋暗暗心惊,圣上发了火难道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还是因为萧延诚的事?

    “您尽管说!”析秋笑着点头,沈夫人顿了顿便道:“圣上也不知从哪里听了什么话,说是辽东的盐矿侯爷也有参与……”说完,就看着析秋观察她的表:“我家相公当即便拍了口说,三爷少时离家又与四爷有断臂之仇,这次回来连您都差点遭了难,侯府和三爷之间早没了半点亲瓜葛,又怎么会和荣郡王的事有什么关系。”众人都知道,荣郡王可是和萧延诚绑在一起的。

    析秋拧了眉头,圣上果然还是知道了那封条约的事,但她却是对圣上因此发怒的事生了些许质疑,耳边已听沈夫人道:“……劝了半,圣上才停歇了怒火,所以相公一回来就和我叮嘱了几番,让我来和您说说,让您写了信告诉大督都,好他心里头有个准备。”说着一顿又道:“还有侯爷,这两也没见着他,相公想找他也寻不着人。”

    “我知道了,多谢您来告诉我这些,否则我这整闷在家里头,可是什么也不知道。”说着一顿又道:“太夫人这两子不太爽利,侯爷后侍疾呢,沈世子的意思,我回头让人转告给二哥。”

    沈夫人就深看了眼析秋,笑着点了点头,端了茶喝了一口,笑看向析秋道:“等满月酒的时候可要好好闹,您这乔迁酒也没办,怎么着也要一起补偿了我们才是。”顺着嘴,便换了话题。

    析秋点头着:“一定一定,到时候给您送帖子去,您可一定要来啊。”

    沈夫人笑着连连点头,两人又说了别的事儿,沈夫人站起来告辞:“来了半,我也回去了,家里头可离不了我。”

    析秋客气的留了留,便亲自送她到门口,待沈夫人离开,她便沉了脸……

    随后的几天,阮静柳就搬到府里来住,陪着析秋在花园里头散步,每早晚都要诊了脉,析秋心里头忐忑,担心孩子晚出来会过度发育到时候会不会不好生,又怕他早出来萧四郎来不及赶回来。

    萧四郎侯又来了一封信,析秋将沈夫人说的话和他转述了一遍,这之后萧四郎便没有信再回来。

    到了三月底,肚子依旧还没有动静,江氏和佟析砚以及萧延筝却是来一趟,析秋到是无所谓,反而是她们却急的锅上蚂蚁一样。

    这一析秋刚梳洗起送了鑫哥儿和敏哥儿出门,天诚就匆匆跑进了院子里,看着析秋面露喜色的道:“夫人,太夫人和侯爷到通州了。”

    谁说今天生的?…。我还没准备好,暂时生不出来…预告,让我酝酿一下,生孩子。咳咳……

    今天的字数好吉利,4040——死了死了!

    好悲催的一天,早上喝了杯冷掉的牛,然后吐啊吐,中午突然想吃泡面,吃完接着吐啊吐~!

    这是要生产的节奏么。哈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