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往事【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93  往事【下

    大周开朝以来苗疆多次被驱赶收复,如今三苗惧已住在崇山峻岭之中,一路行去路极难行走,有的苗人甚至已移入山腹之地避世而居不与中原接触。

    苗疆共分三苗,七宗七房,乌罗之地生活的苗人,后世之人称之为湘苗,三苗又有白苗、花苗、青苗、黑苗、红苗等之分。

    湘苗也称红苗,擅长巫蛊,因为红苗居住在苗疆边墙一带,属于苗汉拉锯争夺的区域,与汉人交锋开战的机会最多,也最为有见识和胆识,在苗人中首推为最强悍勇猛且有见识的一支。

    乌罗周边早先有三大苗寨实力最为雄厚,宣宁侯萧博带兵收复苗地时,其中一寨反抗最为激烈,名为老洞山苗寨,其寨主那崖相传乃天神转世能召唤异兽以及趋使蚁虫,当地人无不将其当神明供奉。

    当年偷袭宣宁侯一支苗兵便是那崖所属,那崖有一位妹妹名为那朵,其貌美绝伦嗓音更是宛若天籁……

    但那朵却在那一次偷袭之中,上宣宁侯萧博,萧博先是隐瞒份后有故于那朵亲近,两人甚至在那崖主持之下在寨中完婚,后经过萧博同意那朵在其上种下蛊,两人对月起誓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两人成婚之后感渐浓厚,第二年三月那朵为萧博产下一子,萧博取名为诚。

    那朵以为这一生一家三口都能幸福生活在一起,却没有想到有一醒来,萧博却是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她遍寻寨子前后不见他的踪影,那崖安慰那朵萧博蛊,不出三就必要回来。

    三后,萧博果然回来了,那一次那朵也得知了萧博的真正份,原来他就是宣宁侯萧博,他有妻儿,他的妻子甚至就扎营在乌罗山脉的前方。

    那朵陷入痛苦之中,在痛苦自责和懊悔之中,她为萧博引蛊放他离开!

    萧博真的离开了,那朵带着孩子独自生活,本以为事就这样结束了,却没有想到一年后萧博竟然回来找她,告诉她,他的妻子怀孕了难产,需要她帮忙……那朵本善良,权衡之下便答应萧博前往汉军的军营之中。

    却没有想到,萧博乃是薄信寡义之人,在那朵救了她妻儿之后,却是囚了那朵,还带兵一举攻入了老洞山寨中,将那崖生擒杀了诸多苗人。

    那朵被人残忍的割断了手脚的经脉并毁容,弃于深山之中,她含恨喊冤苟活二十年,便就是要报当年的背信之仇。

    萧延诚脑海中,这些是他当年所听到的“事实”,也是他见到那朵后,那朵一字一句告诉他的!

    他如何能不恨萧博,他根本就是背信弃义无耻卑鄙的小人。

    心思转过,萧延诚看向太夫人,眼底皆是质疑:“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

    “老三。”太夫人叹着摇了摇头:“我没有半句假话,你不要被别有居心的人蒙骗了心思,你仔细想一想,你在侯府这么多年,你父亲对你如何?”太夫人长长叹了口气:“便是我,对你也好,对老五也好,我也自问无愧于心。”

    萧延诚体怔了怔,他不否认太夫人说的话,当年在侯府之中无论是老侯爷还是太夫人,对他与二哥四弟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父亲有他的不得已和顾忌,你不妨站在他的角度上去想一想,当时若是事让你去面对,你又如何做?”说着一顿又道:“况且,他并未杀她的族人,真正将老洞山寨血祭一空的,是湘蓝啊。”

    萧延诚脸色变了变,他会怎么做?

    他不由想到丹蓝,他对丹蓝是不是也和萧博当初对那朵那样呢,是利用她的,保全自己的,甚至有些无奈,可是却也不是毫无感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

    萧延诚再一次陷入思绪当中,萧四郎却是紧紧蹙了眉头朝太夫人看去,又看向萧延亦,道:“我让人准备马车,你们先一步去镇远,到那边休整一段时间!”

    “也好。”萧延亦点了点头,又朝萧延诚看去,还是想劝解:“三弟,不管当时是什么况,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之中啊,我和娘都希望你能迷途知返,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

    “不可能!”萧延诚却是眯了眼睛,猛然看向太夫人:“便是实真如你所说那又如何,我告诉你们,没有回头路,我也绝不会回头!”说完,拂袖转过,便是连一眼也不愿看萧氏母子三人。

    “来人!”萧四郎眼眸微眯看向太夫人和萧延亦:“护送他们去镇远!”

    “老四。”太夫人却是明白萧四郎的意思,萧延诚不杀不会平他心头之恨,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她来说一家子和睦比什么都重要,当年的恩怨已随风逝,都比不上阖府平安啊。

    “你也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太夫人走去几步握住萧四郎的手:“这么多年,娘承认对你没有对你几位哥哥那样好,因为娘每每看到你,总能想到过往的种种,便心如刀割羞辱难挡,娘早就该死了,老四……”太夫人眼睛紧紧盯着萧四郎:“你父亲的死不要怪老三,你不明白,死或许对于你父亲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啊。”

    萧四郎听着却是眼睛一眯,看向太夫人便反问道:“所以当年他杀了父亲,你便是不闻不问?”萧四郎语气生硬,之中也满是质疑。

    当年他无意中得知父亲的死因,极怒之下找到萧延诚,萧延诚更是说出他的“世”,告诉他,他是太夫人与人苟合所生的孽子,他惊怒交加又想到父亲郁卒的一生,一怒之下砍断了萧延诚的胳膊。

    她本以为太夫人知道萧延诚杀老侯爷的真相后,必定不会轻饶他,却没有想到她只是将他送去别院休养,他与太夫人争吵之际才说出那样伤人的话,他滔天怒火失望之极之中远赴苗疆亲查当年的事。

    才知道这其中的种种!

    他虽对太夫人悔婚当初脱口之言,可心中所背负的痛和怒,又会比谁少!

    太夫人闻言巨震,她后退一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萧四郎,萧四郎也同时拧了眉头转目看向别处,萧延亦立刻上前劝道:“老四,你怎么和娘说话的。”说着一顿语气沉厉:“娘这么多娘辛苦养育你们,便是换来你们如此回报对待?”

    萧四郎紧紧蹙着眉头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动了动,萧延诚冷笑一声……

    析秋和大夫人心惊的将手中的记事簿放下,两人皆是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大夫人自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析秋道:“我回去了。”

    “我送您。”她和大夫人并肩出了书房的门,两人走在甬道上,出了院子大夫人停下来看向析秋,道:“你回去吧。”说完,带着丫头婆子出了门。

    析秋停在原地,柳走了出来见析秋面色难看,担忧的问道:“夫人,您没事吧?”

    “回去吧。”析秋由柳扶着又重新回了书房,将大夫人刚刚从匣子里拿出来的东西一一又摆了回去,她重新锁上匣子,脑海中依旧停留在太夫人的过往之中,她很好奇老侯爷为何原因让那朵在他上第二次种上了蛊,老侯爷是自愿的,还是根本一无所知的?

    她更加倾向于前者,或许老侯爷对那朵也是有感的,对于一个异族的人,老侯爷心中定然是纠结的矛盾的,他很清楚在这样的时刻他不可能留在苗疆,更加不可能将那朵带回去,唯一能做的就是向那朵保证,他会好好对待他们的孩子。

    可是在那朵的心中,或许对老侯爷已经散失了信任,她用那样一种极端的方式,让老侯爷承诺善待他们的孩子。

    那么太夫人呢,得知这样的事之后她又是怎样的心

    她不由换位思考,若是她会怎么样,自己受辱怀孕心中备受煎熬一年之久,而老侯爷却和另外一个女人成婚生子,甚至互生了慕,她心中是作何感想,她千里迢迢长途跋涉的追随,难道不是因为么,可是她的在千里之外却受到这样的对待和打击。

    析秋自问,如若是她或许不会如太夫人做出惊人之举,但是对那样一个男人,即便是顾全大局心中也不会再如以前那样着,甚至她也因此生了恨也未可知。

    若真的是这样,那么可不可以解释,太夫人在老侯爷死后得知萧延诚亲手杀了老侯爷后,而那样平静以对,甚至不曾责罚萧延诚只是将她送去别院疗养的原因呢?或许在她心中,也曾经生出一丝恶意的想法,老侯爷当初为了对那朵坚守承诺而让她在自己上下蛊,将他们父子绑在一起,这何尝不是对太夫人的一种背叛……讽刺的是,到最后老侯爷依旧是死了,依旧是被他和那朵的儿子亲手毒杀,太夫人会不会有些冷眼旁观之姿?

    她叹息的摇了摇头,忽然能理解太夫人对待萧延诚的态度,她不是十恶之人也不是良善之辈,她用尽全力守护自己的守护自己的家庭,她伤了别人的同时,自己却受到了同样的伤害。

    将匣子放在萧四郎书桌之后,析秋闭目靠在哪里,人的一生每一次的十字路口,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你的人生如何结局如何,归根究底便是你当初的选择!

    她又想到了萧四郎,心中越加的疼惜,当年他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懵懂轻狂之时,却遭受那样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他如何不愤怒?大惊大怒之下他选择了反叛,厌弃自己,终和一些江湖中人厮混,夜夜笙箫,麻木自己,可是析秋能够想象,那时候的他一定是无助的孤寂的痛苦的,尊敬崇拜的父亲并非如他想象的伟岸高大,巾帼英雄的母亲并非表象上那样无暇,亲和宽厚的兄长并非所见那样的敦厚,甚至连他自己,也可能是肮脏的令人不耻。

    以往和乐融融的侯府,不过是一个假象,华丽精致的外表下包裹着令人唾弃的过往。

    所以他才那样放不羁纵容自己过了那么多年的么。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苗疆那边到底如何,不知道萧四郎有没有找到太夫人和萧延亦。

    她希望一切的误会都能解开,大家自此以后都能回归到自己的位置,能平静的对待自己最亲近的人。

    太夫人,萧延亦,萧四郎,萧延诚亦是!

    想到此,她提笔给萧四郎写了一封信。

    乌罗丛林中的对峙却还在继续,战事的结果似乎没什么悬念,苗疆连着荣郡王带来的士兵也不过八千余人,而程冲却是整整三万兵马。

    荣郡王面如死灰,朝萧延诚看去目光尽是询问,在乌罗丛林伏击萧四郎的决定是他做的,现在荣郡王自然要去问他。

    萧延诚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目光微垂脑中极快的转动着。

    程冲朝萧四郎大步走来,他压着声音问道:“一锅端了?”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将荣郡王和萧延诚抓了,苗疆的战事还有什么可愁的,只等着领军功即可。

    “随你吧。”萧四郎负手而立,了眼两军对峙寒光闪动的场面,点头道:“将荣郡王留着。”说完不再看众人负手朝另一边而去悠悠的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程冲嘿嘿一笑,朝萧四郎一抱拳头,道:“领命!”萧四郎这就是将军功让给他了。

    “各位苗族军士,现在本将军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程冲高声喊道:“投降者一律不杀,并按份高低给予奖励,最高者可得良田千亩,牛羊千头!”

    一阵嗡鸣声,自苗军的阵营中传了过来。

    握在手里的弯刀不由自主的松了松。

    荣郡王听着大怒,看向程冲喝道:“鼠辈,竟用此下作手法。”说完看了眼萧延诚见他依旧没什么反应,不由拔出腰间的佩刀举过头顶便是用力一挥:“给我杀,按人头行赏,每个人头值十金!”

    这样的近了距离,程冲看着荣郡王就哈哈笑了起来,指着荣郡王就道:“郡王,一看你就是个生手,你也别虚壮声势,你若是投降我虽没什么可奖励你的,可我保证送你回京的路上一定慢慢走,让你多活几。”

    荣郡王大怒:“闭嘴,你是何等下作份,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

    程冲眉梢一挑,挑衅之意明显,他一挥手漫不经心的道:“少废话,打吧,别耽误我和大都督吃酒!”说完,一挥手早就等的不耐烦的汉军一冲而上,近两万的兵马就在这密集的树丛之中打斗起来。

    萧四郎背靠大树闭目悠闲,萧延诚额头上的汗却是慢慢流了下来,这个局面他自然能料到结局,萧四郎这样的态度,分明就是要如温水煮蛙一样让他一点一点备受煎熬折磨。

    太夫人由萧延亦扶着走到萧四郎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孩子们大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有独立的行为能力,她这个做娘的再没有能力干涉他们。

    无助和悲凉之下,口惊怒交加之下她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萧延亦拦住太夫人,朝萧四郎喊道:“四弟!”萧四郎朝这边看来,眉头一拧便疾步走了过来,打横抱起太夫人朝萧延亦道:“我送你们出去。”

    萧延亦知道此处不易久待,他朝打斗中的萧延诚的看了一眼,心中轻叹点了头道:“好!”随着萧四郎朝林外而去。

    萧延诚余光看见萧四郎抱着太夫人离开,目光便是一转和绑着的三夫人对视一眼……

    刀枪嗡鸣寒光交错之中,萧延诚迅速朝三夫人靠近,以极快的速度解开三夫人的绳索,三夫人捡起地上死去军士落下的刀,两人且战且退一路至外围,萧延诚低声道:“上马!”三夫人飞快的点头,一个翻便上了停在一边的马背之上,萧延诚亦是翻落在三夫人后,随即马蹄扬起飞蹿了出去。

    程冲大惊,大喝一声:“拦住他们!”

    荣郡王更是怒容满面,喝道:“萧延诚,你这个背信小人。”手起刀落却是不停,心中却也生了退意。

    马速极快,萧延诚和三夫人极快的朝林子外面与萧四郎相反的方向飞驰而去,远远的就将众人抛在后,三夫人边走边道:“相公,我们去哪里?”

    “先回寨子再从长计议。”今天是他失策,一心只想报当年之仇,却没有想到反而落到萧四郎的圈之中,现在再求援兵来不及也不可能做得到,只有先离开这里再慢慢计议。

    三夫人怒容满面,低声咒骂道:“待他,我定要将萧四郎千刀万剐!”头顶之上树枝一一飞过落在后,一支支从后方追而来的箭矢擦着萧延诚的后背又落在地上。

    又跑了一段,三夫人终于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懈,她道:“绿珠呢,你把绿珠放在哪里了?”

    “在回苗疆的路上,你放心她很安全。”萧延诚用刀抽打着马背,马儿吃痛速度的越加的快。

    三夫人放了心,脸上的笑容还不及展开却是忽然一愣,就瞧见远远的在离他们百米之遥的必经之路上,一人一马凌风立在哪里,马背上的男子一黑袍宛若罗刹,他眼眸狭长微微眯起,手中一张弯弓横亘于前,一直长箭驾于其上,箭头上寒光锋芒。

    “萧四郎!”三夫人一惊脱口喊道:“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明明带着太夫人和萧延亦去了另外一边。

    萧延诚闻言也是一惊,探目去看顿时愣了一愣。

    不过眨眼功夫,萧延诚已经极快的做出反应,他一扯马上缰绳打算调转马头……

    电闪雷鸣间,只见萧四郎唇角冷冷的一勾,手中的利箭电掣般的飞而出。

    “相公,快走!”

    几乎话落的一瞬,她只觉口一阵钻心之痛,再低头时左被穿透而过,她瞪着眼睛满目的不敢置信,又抬头去看萧四郎,林子那头哪里还有萧四郎的影,仿佛如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丹蓝!”萧延诚大惊匆忙接住三夫人,却是力道不稳两人同时从马背之上滚落在地,马却未停一路狂奔而去,萧延诚抱着三夫人滚在地上,他大惊失色看着三夫人口的那支箭:“丹蓝,丹蓝!”

    三夫人面色已经惨白,她咬着牙看着萧延诚,用苗疆的话咒骂了一句,萧延诚不敢去拔那支箭,问道:“你不要动,我去找马来,我带你回去。”

    “相公!”三夫人却是拉住萧延诚,凄厉的摇了摇头:“不要去!”说着,眼眸紧紧盯着萧延诚,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道:“来不及了,相公我有话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三夫人捂着口痛苦难挡,她不待萧延诚回复,便亟不可待的问道:“相公,你是不是很恨我?”

    “你不要说话,在这里等我。”萧延诚哪里有心思现在去和她谈儿女长,他只希望三夫人不要死:“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三夫人却是紧紧攥着他的衣袖,又抓住了他的手,拼尽全力的握着:“没有用的。”说着一阵咳嗽嘴角已有血溢出来,她又紧追不舍仿佛确认一样问道:“相公,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恨我?我强迫在你上种了蛊,我自作主张生下了绿珠,我不听你的话留在家里等你,又一意孤行去抓四弟妹,是我将你的计划都打乱了,你是不是很恨我?”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萧延诚不耐烦的拧了眉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等你体好了我们再说也不迟!”三夫人却是摇着头,油尽灯枯的样子,凄惨一笑:“看来你果然是恨我的!”她又握住萧延诚的手,用尽全部的力气问道:“那……你有没有过我?”

    萧延诚搂着她的胳膊便是一顿,看向三夫人年轻漂亮的面容,他有没有过?

    什么是?他不知道。

    他连什么是都不知道,哪里又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过。

    心思转过,他看向三夫人,三夫人已经失望的闭上了眼睛,紧紧咬着牙齿鲜血自嘴角,自口迅速溢出来,更有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她看向萧延诚忽然笑了起来,笑容说不出的苦涩:“原来,这么多年你都没有过我,萧延诚,你……一直在利用我是不是?”

    看着她这样,萧延诚只觉得口仿佛有人拿着尖尖的刀子,一点一点割着什么,尖锐的痛让他透不过气来,他摇着头安慰似的笑道:“真傻,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不相信我吗。”说完搂着三夫人一顿又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马来,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三夫人紧紧盯着他,不错过一分一毫,她很想说帮我报仇,可是她更知道她一死萧延诚也活不了,报仇的话就显得那样的仓惶。

    萧延诚将她平放在地上,深看她一眼,也不再和她说话转飞快的朝原路跑去,他要找一匹马来,他不能让丹蓝死,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他的大仇未报,他要她陪着,她不能死……他也不能死!

    三夫人转过眼眸,看着越跑越远萧延诚的背影,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扩大,他根本不自己,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利用她,是啊,怎么会呢,当初她用非常手段对他用了蛊,着他娶了自己,又生了绿珠,这么多年她也知道,他不断为寨子效力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能带着苗疆的大军踏平中原,他要报仇更有雄图大志,是她一直绊着他前进的脚步。

    三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她要睡一会儿,就一会儿,相公就会回来了……

    她安慰自己,他这么急着去找马,这么着急甚至没有想到在她临死之前取出她的精血,是因为他害怕自己死去吧,害怕失去她才会这样方寸大乱吧。

    三夫人想着,眼皮仿佛千金重一样,缓缓的……缓缓的……阖上。

    萧延诚自另一边骑着马狂奔而来:“丹蓝,我带你回去。”他一跃翻下马跳至三夫人面前,打横将她抱在前,一脚重新踏上马镫之上,但上马的动作却是一顿,他低头朝怀中的三夫人看去,随即瞳孔一点一点放大,满脸的不敢置信。

    “丹蓝……丹蓝!”他重新将三夫人放在地上,伸手便去探她的经脉,随即手上的动作就定格在哪里。

    萧延诚的脸色一点一点由白转灰,继而如土一般仿佛生气一点一点被抽走。

    他直觉得口腥甜翻拱上来,喉间便是一痒一口血便喷了出来,落在地上枯黄的落叶间,刺目而冰冷。

    萧延诚瘫坐在地上,痴痴的看着三夫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想起来,他上的蛊……想到此他目光顿时清明,他取出腰间配着的匕首……只有取了她的精血,他才有一线生的希望。

    匕首举起,他毫不犹豫的就要横刺而下,就在这时一袭黑袍落站在他眼前,萧延诚手势一顿抬目看去,就见萧四郎负手而立,眉眼冷厉的看着他,眼底极尽讽刺:“现在再取,是不是为时已晚?”

    萧延诚一顿,晚了?是啊,已经晚了……丹蓝已经死了,已经之人哪里还有什么精血。

    啪嗒。

    匕首落在地上,萧延诚一脸死气的坐在哪里。

    许久之后他抬头,嘲讽的道:“现在……你满意了?”他看着萧四郎,眼中皆是恨意:“为他报仇,他哪里好,值得你这样崇拜他,不过一个懦夫而已!”

    萧四郎眉头一拧,眼中露出一丝愠怒,萧延诚又道:“他该死,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我不管当初的实如何,我的存在便是最好的证明,他若不是贪生怕死,又怎么会有我的存在,我又做错了什么,凭什么他做错的事让我来背负承担,我娘做错了什么,她不过是一个纯真的女子,都是因为他,才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老四……你不该恨我,你应该恨他!”

    萧四郎鼻尖冷嗤一声,回道:“当年事我不知,我只记得当初是他教你我习武,是他教会我们认识第一个字,是他教会你吹第一首曲子……父如山,作为父亲他不亏欠你我,所以,我们便没有权利去恨他!”他说着一顿,咄咄视着萧延诚:“你说你背负了痛苦,那你可想过他呢,当时的景若是换做是你,你又会如何做,他有没有错,不管由谁来评判,但绝不会是你我!”

    萧延诚紧紧攥住手中的匕首,刀刃嵌入手掌之中,一滴滴鲜红的血迹落在三夫人的口,与她的血溶在一起!

    “所以,我不能容你!”萧四郎一字一句说着,不容人有半分质疑。

    “住口。”萧延诚站了起来,脚步已经轻微的不稳,他趔趄着站着与萧四郎对视,怒道:“你懂什么,你锦衣玉食浪逍遥,你懂我的心中的苦吗?这么多年我尊敬的母亲,却是亲手毁我亲娘的仇人,我满心欢喜的父,却是别人不得已的施舍……”他说着后退了一步,绝望的摇着头:“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这一切都只告诉我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都不能相信,我只有靠自己,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我要讨回所有属于我的东西,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要双倍的百倍千倍的讨回来!”他说的咬牙切齿,仿佛用尽毕生的力气:“他欠我的欠我娘的,我要讨回来,讨回来!”

    萧四郎却是轻笑一声,问道:“那现在呢?”

    那现在呢,那现在呢……

    现在你讨回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争取了什么?

    萧延诚目光顿了顿,他脑中飞快的转着,他得到了什么,是母?不是,他的母亲已经在他怀中死了,是权利?不是,他还没有达到最高的顶峰,那他得到了什么?

    他忽然朝脚边躺着的三夫人看去,目露迷茫!

    远处轰隆隆的脚步越来越近,他知道一定是程冲抓住了荣郡王打赢了他们,而来助萧四郎一臂之力。

    那样训练有素的脚步,不是常年屈辱的住在深山之中的苗人能发出来的。

    萧延诚再次后退一步,体仿佛正被什么从里面啃噬着,一点一点憋了下去……

    他看着萧四郎,忽然就想到小时候他们兄弟几个在花园中练武场景,大哥忙于庶务只有晚上才能见他一次,二哥向来不喜武功,只拿着书带着年纪还小的五弟坐在一边陪着他们,只有他和四弟两人,在烈炙阳之下满头大汗的打着拳。

    四弟学什么都很快,一拳法只要父亲演示过一次,他就能记住,可是他呢,仿佛很笨总是要四弟私下里偷偷教他数遍才能记住。

    可是他有一样比四弟强,那就是说话,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他想他总能让所有都喜欢他,让所有人都能开怀大笑。

    那时的时光是最美好的,不管做什么事都能那样开心,他忽然好希望能回到那个时候……

    他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懵懂的,无知的活着。

    天空离他越来越远,萧延诚看着头顶上压着他的藤蔓树枝,像是透不过起来,他紧紧抓住衣襟张着嘴巴大口的呼吸,像是离开水岸的鱼,呼吸着,喘着气,却依旧是透不过气来,仿佛口破了个洞,无论怎么呼吸都填不满。

    “四……弟!”他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眼睛瞪着萧四郎,眼眸中开始失去原有的焦距,他看着他:“答应我一件事……”

    萧四郎蹙着眉头,负在后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一刻后他微微点了头。

    他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笑着道:“将我娘……的名字,写在萧氏的族谱之……上,这是她毕……生的愿望!”

    萧四郎目光闪了闪,将一个苗族女人的名字列入萧氏族谱谈何容易,况且,即便是可以,她也只是萧氏的妾,一个妾根本没有资格入族谱!

    萧四郎没有立刻说话,萧延诚却是满眼期望的看着他……

    “好!”萧四郎拧了眉头,声音沉沉的也含着悲痛,萧延诚看着他就笑了起来,他捂住口忽然瞪大了眼睛……

    噗!

    一声极其诡异的声音响起,仿佛皮破裂,他猛地的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口,在和三夫人同样的位置上,冒出一个窟窿,窟窿里没有血喷出来,却在以极快的速度慢慢变大变大……

    在黑暗的洞口,一只三角的脑袋探了出来,没有眼睛却四处去探,它在萧延诚口的大洞爬了出来,又顺着他被掏空的体飞快的爬下来,一瞬又跳在了山夫人的上,再顺着三夫人口的箭伤钻了进去……

    萧延诚脸上的表停留在惊诧的样子,再也没有动过,便是连眼睛的方向也定格住。

    砰!

    草飞叶落。

    他直的倒了下去,随后又被厚厚的枯黄的落叶湮没。

    萧四郎侧开眸光,眼眸之中满是沉痛,后有细微的声音传来他转看去,就见太夫人由萧延亦扶着,远远的站在那里……

    程冲跑了过来,随意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对萧四郎道:“擒住了荣郡王,大都督是要在此休整几,还是即刻启程。”

    萧四郎的目光从太夫人上转开,落在远处,声音沉沉的道:“现在启程。”说着一顿又道:“准备一辆马车!”

    “是!”程冲抱拳领命,又朝太夫人和萧延亦点了点头行了礼,去准备启程事宜。

    林子中,传来荣郡王不甘大骂的声音。

    “夫人,夫人,四爷来信了。”天诚飞快的跑进院子里,看见析秋正围着院子转着圈儿的走路,脸上露出疑惑的样子来,析秋停了脚步看向天诚:“四爷来的信?”

    “是,是兵部送来的。”天诚笑着道。

    析秋接过信,满脸的喜色,萧四郎是不是要回来了,他能赶得及回来吗?

    她由柳扶着迫不及待的回到暖阁里,拆开手中的信,信不同前一次,长长的约莫有七八页的纸,上面将他这些子的事事无巨细皆列了上来,当她看到萧延诚和三夫人死了的事时,心中也是怔了一怔,说不上高兴,可也没有难过,只觉得萧延诚对与她来说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直到如今他依旧像一个谜一样。

    信中还提到了太夫人,和萧延亦这会儿正在镇远,太夫人一切都好,信中说两后启程,现在她收到信恐怕太夫人已经启程了吧。

    湘蓝在乌罗丛林一战损失惨重,又没有萧延诚这样的军师,和荣郡王这样的奔头,元气大伤,但听萧四郎的意思,只怕收复还要几场的苦战要打,因为苗地都是山地,不适合大规模的格斗,而苗人又擅长游击和偷袭,他们要时刻戒备,程冲也有几次进攻,但寨子都是建在深山中,甚至有的在山壁之上,易守难攻……

    但不管怎么说,萧四郎在最后告诉他,他会在五之后押解荣郡王返程。

    析秋看完信,算了算他们的脚程,五后他们可能行到哪里,便提笔给萧四郎回了一封信,信中的内容也是一改前两次的简洁,而是洋洋洒洒写了许多内容,将府里这两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

    前两大嫂帮我找了稳婆,妾已经安排他们住下来了,两个稳婆瞧着人很老实,也很有经验,想必应是可靠的……

    **府里也送了七八个娘来,我挑了两个,两个人年纪一般大,家都在京城中,妾也将她们安排住下来,岑妈妈烧各种油荤给她们吃着,伙食可比我这个夫人还要好上许多。

    宝宝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大嫂说到时候来府里陪我,让我不要害怕……

    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总觉得宝宝这么长时间以来都很乖,这一次他也一定会很听话的。

    四爷,妾虽然希望你能快些回来,但你一路也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赶……

    她写了许多,落款之后发现竟然比萧四郎的还要多。

    析秋笑了起来,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轻声道:“宝宝,你要等你爹爹回来啊。”

    妞儿啊,你催了十张票,这是在催我死啊。嗷嗷嗷~!

    关于萧四郎的世,上一章那朵说过,奴隶是没有资格繁育下一代的,我当时也查了点资料,许多族里的奴隶是只有一些强壮的地位较高的,才有资格成婚繁衍后代,大部分族中为了控制他们人口的(不至于太多引起反抗而无法镇压)进行了“结扎”手术…所以不要怀疑萧四郎的世,就如朱朱说的,萧四郎和萧延亦以及萧延筝我都强调过,有萧氏特有的丹凤眼…但我没有写过三爷的眼睛,甚至连敏哥儿我也没有写过他的眼睛,可是鑫哥儿我却强调过!

    还有件事,关于苗疆的历史,都是查资料的,如果有错误的地方不要较真哈,就当我浅薄了,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