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往事【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92  往事【上

    别人或许听不出,但萧四郎却是很熟悉。

    这声音自是萧延诚的声音,萧四郎负手而立于黑暗之中,长长的眼眸仿佛带着光一般,利箭一样穿透层层黑暗落在对面的人上,他眉梢微挑便出声问道:“娘和二哥在何处?”

    安静的顿了顿,只有三夫人发出呜咽之声。

    萧延诚轻笑着道:“四弟猜呢!”说着一顿,萧延诚朝绑着三夫人的方向看去……

    萧四郎仿佛预料他所想,什么也没有说再打了一个响指,略顿了一会儿,黑暗中三夫人干哑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大周的军士听不懂,因为三夫人是用当地的苗语说的,声音很激动……

    “再等一等,我就带你回去。”萧延诚淡淡的说着有成竹的样子。

    萧四郎却是唇角一勾,眼底掠过不屑,耳边又再次听到萧延诚的话:“四弟,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可以用丹蓝换娘和二哥之间的任何一个。”说着一顿:“不过,只是一个!觉得如何?”

    这是让萧四郎做抉择!

    “我若不呢!”萧四郎沉声回道。

    萧延诚抿唇冷笑:“你没有选择,他们在我手中,至于你……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林子还是未知数,你凭什么拒绝!”

    “那就看看你的本事!”萧四郎唇角傲然勾起,眼底寒芒乍现,黑暗中萧延诚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哈哈大笑起来,回道:“看来,我们纠葛十年的恩怨今晚是要来个输赢了。”说着一顿又道:“你知道这片林子是哪里吗?正是乌罗山脉的丛林,我们在这里是开始,便在这里结束吧!”

    萧延诚话音方落,林子中便是一声高亢嘹亮的竹笛长音穿透而来……

    没有一丝的光线,但冷兵器的交锋嗡鸣声却宛若冰冷的音符奏响,撕裂的声音在林子里回,三夫人用力挣扎着企图磨断绑着她的绳索,忽然一声两段两长的口哨声响起,三夫人听着就是一怔,随即拼命的抬起脚尖也在地上去回应。

    萧延诚在刀光剑影的打斗中,极其熟练的带着人走到三夫人的边,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如常在夜中巡游的猫轻盈矫捷,手臂一收一放看守三夫人的四名军士依次倒了下去……

    “嘘!”萧延诚手指就放在唇边上,示意满脸的惊喜的三夫人不要说话,他伸出手去解绑着的绳子。

    就在他手指搭上三夫人手指的那一瞬,另外一只手却是闪电般准确无误的扣上了他的手臂,萧延诚一惊反应极快,手背一翻手心中夹着的匕首就朝对面之人刺去,那人速度更加的快,体一转很轻松的就站在了萧延诚的后,但紧抓着萧延诚的手却没有松开。

    “多年不见,你的武艺果然进步许多!”萧延诚也不惊,手指夹着匕首直顶着萧四郎手腕上的经脉,只要他一动那锋利的刀刃,很有可能就将他的经脉挑断。

    “你却退步了。”萧四郎丝毫不为不动,声音冷酷的骇人:“你觉得现在我们的交易还有必要吗。”完全无视萧延诚抵在他手腕上的尖利,只要他一用力萧延诚仅圣的一只手臂也会成为摆设。

    萧延诚冷笑,不以为然道:“你说的没错,现在我们的交易确实不需要再继续。”说完,嘴唇一动又是一段哨音。

    树林中,就立刻响起细细密密的声音,跟在萧四郎后的军士大惊,听声音辨别所来的人数绝不下五千。

    “大都督!”有人轻声出声,迅速向萧四郎聚拢将他护围在正中,萧延诚闻声大笑道:“四弟,还记得我们当初打的赌吗?可说话算话!”

    五千对三百,又是在苗疆人擅长的树林之中,这一场战几乎不用细想,毫无胜算之言。

    大周将士已然抱着必死之心,手中紧紧攥住杀敌的武器。

    萧四郎没有动,握住萧延诚的手依旧是紧紧的力道没有因此而放松,无数的声音袭来……

    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没有方向的,凌空就有一只长箭飞而来,啸鸣之声极尽的刺耳,直冲萧四郎而来……

    “四爷!”析秋自梦中惊醒过来,满的冷汗她撑着手臂呼呼喘着气,想道刚刚骇人的画面依旧是心有余悸,值夜的碧槐听到里头的动静,立刻从屏风外面披了衣裳走了进来,挑亮了墙角的宫灯,走到边轻声问道:“夫人,您怎么了?”说着就看到一头虚汗的析秋拥被而坐,脸色惨白,碧槐一惊:“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您哪里不舒服吗?”说着转头拿了外挂着的小袄披在析秋上:“我去叫岑妈妈来。”

    “不用!”析秋拢了拢被子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就是做了个恶梦,你不用惊着别人,帮我我倒杯水吧。”

    碧槐有些担心的看了眼析秋,又见她这会儿脸色确实比方才好了一点,才迟疑的点了点头:“那奴婢去给您倒茶。”说着转了在房里的炉子上提了水壶泄了杯水端给析秋,析秋捧了水喝了一口就觉得心口堵着的一口气终于压了下去舒坦了许多。

    “奴婢打水来给您擦擦子,可不能着了风寒!”说着放了帐子,又将炉子朝挪近了些,去净室里打了水来帮析秋擦洗换了汗湿的里衣。

    换了衣裳后析秋便重新躺下来,看着碧槐道:“我没事,你去歇着吧!”说着翻了个,声音显得失魂落魄的:“将灯留着吧。”

    碧槐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析秋,点了点头道:“奴婢知道了。”说着放了帐子端着水出去。

    析秋却是睁着眼睛,脑中不停重复刚刚的画面,那荒山野岭尸横遍野的满目苍夷挥之不去,她光着脚在尸山中拼命的跑着,却怎么也找不到萧四郎……她用尽全力的喊着,回应她的就只有空山谷的回音。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析秋只觉得心有余悸,萧四郎不会真的有危险吧,她不敢想象用力的甩了甩了头,想要将脑海中的画面挥开。

    心却一直砰砰跳个不停。

    军报中所提荣郡王并不在江南,至少没有在江南发现他的踪迹,他不可能去卫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随着萧延诚去了苗疆。

    萧四郎这一路去,又带着三夫人,路上定不会太平,若是一路到了镇远那边有兵马相护到也无妨,就怕在路上就被人堵截,他边只带了四百侍卫……析秋越想越觉得不安。

    三夫人对萧延诚那么重要,他一定会想法设法的将三夫人救回去,而萧四郎又急于想要找到太夫人和萧延亦,萧延诚会不会因此要要挟他?虽然萧四郎握有萧延诚的命脉—三夫人,可是萧延诚那样的亡命之人谁又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她不希望太夫人和萧延亦有危险,更不希望萧四郎有危险。

    若是能找到太夫人和萧延亦,萧四郎想必也轻松许多,不会有那么多的制肘和顾忌了吧。

    太夫人和萧延亦到底会在哪里,萧四郎派出那么多人沿途去找,短短一天的时间差,一辆马车能跑多远?

    为什么萧四郎找不到呢?

    当时事多,萧四郎又隐瞒了朝廷太夫人和萧延亦的事,所以他找的幅度也不能太大,可尽管一天的时间,一个只能用马车隐蔽的送人出去,一个快马加鞭的寻找查访,也不该一点线索都没有,而且萧四郎办事向来谨慎周密!

    萧延诚会不会抓住了他的思维盲点?而打了一个擦边球,简而言之就是他做了一件萧四郎能想到却忽略的地方?

    侯府?不可能!

    事一发生,萧四郎和大夫人就将侯府里外都查过,他们也肯定想过萧延诚带着三个人不可能走的太远。

    那么还有什么地方?

    析秋又翻了个,脑中飞快的转着,她也不确定自己的思路对不对,毕竟连萧四郎都没有想到的事,她也没有把握!

    还有什么地方呢?

    忽然之间,她想到一件事,当初荣郡王和荣郡王妃失踪的时候,是藏匿在何处的?

    圣上派了那么多人去搜查,都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她当时就觉得好奇,一家三口又有一个孩子,能藏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孩子哭闹很容易被人发现。

    什么地方能藏匿孩子呢。

    不期然的,她就想到了慈安宫中那几条莫名出现的密道,苗疆人常年居住在深山之中,没有田地便开荒山田,没有房子就凿山而居,挖一条密道只要时间充足,想必应该不难的吧。

    那么会不会有同样的另外一条密道呢,若是藏在密道之中又隐秘得当,即便是孩子哭闹也不会被人发现。

    她想到这里,心里虽有些依据,可又觉得不靠谱!

    蓦地,她坐了起来就想到大夫人所说的那件事,侯府角门处一个守门的婆子猝死在房中。

    会不会和这件事有所关联,她喊道:“碧槐!”

    碧槐披着衣服过了屏风走了出来,脸上并无睡意显然也没有睡熟,她问道:“夫人!”

    “现在什么时辰了。”析秋语气有些激动,碧槐看了眼怀表,回道:“还有一刻钟就是寅时。”

    析秋点了点头,现在也睡不着她索道:“帮我穿衣裳我们去四爷的书房。”说着掀开被子要下,碧槐瞧着一愣:“夫人,您不再多睡会儿了?”

    “睡不着。”析秋下了,碧槐见她执意就拿了衣裳服侍她去穿,析秋就吩咐道:“你去外院将天诚找来,我有事吩咐他去做。”

    碧槐应是,服侍析秋穿好衣裳梳洗过后,她又去院子里将柳和碧梧叫醒,三个人陪着析秋就去了书房里,柳和碧梧服侍在侧,碧槐就去外院将天诚找来。

    析秋看见天诚就迫不及待的吩咐道:“你现在带几个信得过的小厮和婆子去侯府里……”说着一顿见天诚面上有些不解她又道:“在三爷住的房间里仔细去搜搜,看看有没有暗道密道之类的东西。”

    天诚听着就是一惊,问道:“夫人觉得三爷在侯府里也挖了密道?”

    “我也不大确定,但总归要证实一下,记住仔细的搜,还有若是院子里没有,就去东角门里外找一找,再问问守门的婆子,前些子三爷在的时候可发现有什么异动,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错过!”

    天诚见析秋面色认真,再有,他也知道夫人从不做多余的事,既然她这么吩咐就一定有她的考虑,遂点了头应道:“小人这就带人去。”说着转就出了书房的门。

    析秋就在萧四郎的书房中来回走着,脑海中还依旧在想晚上的那个梦。

    萧四郎难道真的遇到了危险?

    直到中午,天诚才从侯府回来,一进门就满脸惊喜的道:“夫人,果然如您所料,在三爷房中找到一条密道,里面曾经住过人,那条密道一直通到二门外的树丛中。”

    果然有密道!

    析秋听着一阵欣喜,天诚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小人带人进去搜索,现在已经人去楼空了。”

    天诚看到析秋失望的面色,又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来递给柳:“在地道找到这条帕子,小人给大夫人看过,大夫人一眼就认出是太夫人的帕子!”

    “太夫人的?”析秋从柳手中接过帕子拿在手中仔细去看,随即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吴妈妈的针脚没有错!”

    这么说来,太夫人和萧延亦确实在密道中住过,只是现在不在哪里了。

    她忽然想起来,萧延诚会不会就用那条密道打了个时间差,将太夫人和萧延亦关在密道中几,然后待萧四郎带兵出去他才将太夫人和萧延亦带出来,如果萧延诚要将太夫人他们带去苗疆,那么很有可能,太夫人和萧延亦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去某一处的路上。

    真的是好聪明的手段,好周密的计划!

    羸弱的光亮,自密集的树枝缝隙中再次穿透下来,有血腥味四散弥漫,引得林中的凶兽狂躁的吠叫着,此起彼伏。

    刀光剑影之中,萧四郎单手扣着萧延诚,另一只手若幻影一般杀敌无数,三夫人目眦裂的瞪着萧四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无数倒了下去,她恨不得立刻挣断上的绳索上去将他碎尸万段。

    反观萧延诚却是淡然许多,得空的间隙他却是笑着道:“四弟武艺进步这样大,就是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言下之意,单凭他一人又能杀敌多少,他所带的人可不止眼前这仿佛杀不尽的五千人马。

    萧四郎眼眸微眯,萧延诚目露得意,解释道:“这林子深处都是我的兵马,外面荣郡王可是带着人在等你呢,便是你杀尽了我们,这个林子你依然走不出去!”

    “是吗。”萧四郎唇角一动,冷硬的声音毫无波动:“那就试试!”

    萧延诚满面的嘲讽,朝三夫人看去,暧昧的眨眨眼,三夫人恼羞成怒瞪向他,仿佛在说:你就是个废物!

    仿佛是验证萧延诚的话,林子里再次响起纷乱的脚步声,不过转眼之际,就见诸多苗疆服饰的士兵朝这边走来,一袭暗红蟒袍的荣郡王当先踏步而来,和以前一样俊朗风清但目光却要戾许多,他负手站在人群之前,忽然抬手下令道:“都停下!”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刀剑。

    萧四郎朝荣郡王看去,荣郡王目光和萧延诚对视一眼,萧延诚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老四!”荣郡王拧着眉头,语重心长的道:“不要再为那人卖命了。”他说着一顿又道:“和我们一起吧,只要我顺利登基为帝,必封你护国将军一等公爵,在大周除了我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萧四郎没有却说话,但看向荣郡王的眼神却是再明白不过,荣郡王继续规劝道:“沈季不过一介匹夫,你竟然愿意屈居他之下?以你之才我愿将三军交予你手中,绝不埋没你满腹才华!”

    萧四郎冷哼一声,回道:“名不正而言不顺,你认为你又有几分把握!”

    荣郡王一脸的郑重,向前一步看着萧四郎:“只要你肯帮我,有你们兄弟相助我便有十分的把握!况且,若说名正言顺我比起他难道不更应该继承帝位吗,老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萧延诚朝荣郡王摇了摇头,他太了解萧四郎了,萧四郎不可能被他说动的,这个时候和萧四郎说话无异于浪费时间。

    萧四郎挑了眉头看向荣郡王,道:“先太子已死,当初便不是圣上继位,也轮不上你,执迷不悟的人是你。”

    荣郡王脸色一僵,盯着萧四郎确认道:“你真的不愿随我?”萧四郎目露不屑!

    “你!好,好,很好!”他看着萧四郎:“我你之才,所以想在此刻救你一命,你可知道这座林子已经被我们包围,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便是插翅也难飞?”

    “哦?”萧四郎目光微转,视线自林子的出口处转过,又看向荣郡王道:“如此说,你们一早就做了笼子等我们来?”

    荣郡王有些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郡王!”萧延诚紧紧蹙了眉头,他忽然明白萧四郎为什么一反常态和荣郡王在这里闲聊,他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郡王,先抓住他,其它的事以后再说。”

    荣郡王目光一动,随即便点了点头。

    呼哨之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正在这时,一只箭矢穿透层层树丛朝这边飞啸而来,仿佛目有所视一般,直接朝荣郡王飞而去。

    “谁!”荣郡王飞快的侧避开,箭便砰的一声入他后的苗兵前,随即苗兵直的倒了下去,临死前都没来得及有所反应。

    萧四郎眼底露出一丝笑意,随即一匹快马飞驰而来,在人群中骏马长嘶停了下来,随即一声怒喝远远的传了进来:“好大的胆子,竟然连萧大督都也敢动!”

    来人正是镇远总兵,本该在战场上的程冲!

    程冲话音方落,随即轰鸣的脚步声,仿似要踏平山林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朝这里靠近。

    荣郡王和萧延诚皆变了脸色。

    萧四郎后对峙了一夜的侍卫,顿时满脸的喜色,几乎要哭了出来。

    他们在这里伏击萧四郎不可能有人能想得到,也算准了就算镇远的援军收到消息也至少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赶到,所以他们才毫无压力在此处等着萧四郎,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程冲会带兵从天而降。

    怎么会这样?

    萧延诚刚刚有恃无恐,不过也是依仗着这一层,萧四郎没有退路,到最后唯有一死,他就看着他挣扎,看着他如何死在这里。

    现在……

    “这就是你的底牌?”萧延诚眯了眼睛满面的怒容,他数不清敌军来了多少,但听着步履之声,只多不少!

    萧四郎唇角一勾,程冲却是挥开人群策马过来,接了话:“怎么,就准你们早先埋伏,不兴我们神机妙算吗!”程冲一副络腮胡子粗大高壮,却极喜欢艳丽的颜色,满的衣裳头巾大约有四五种的颜色搭着,正可谓是姹紫嫣红格外的惹眼。

    原先有的优势,这会儿却已经没有了,短短的时间形式彻底来了个大逆转。

    萧延诚满脸厌恶的看了眼荣郡王,若非他自作主张带人进林子里来,又怎么会让程冲进来,程冲不进来他只要抓住萧四郎,所有的事就会迎刃而解。

    现在,他只有拿出最后的依仗。

    一声口哨响起,萧延诚不看众人,目光就朝丛林深处看去,哨音方落便有马蹄声响起。

    萧四郎冷了眉头,仿佛已经预料到萧延诚要做什么。

    果然,林子里有两匹马慢慢走近,当先一匹上萧延亦被人五花大绑的绑住丢在马背上,说不出的狼狈,而他后的马匹之上,太夫人眼神浑浊摇摇坠的坐在上头。

    有人毫不客气的将两人从马背上拖下来,太夫人跌了一个跟头又被人拉扯站起来,她目光渐渐清明朝人群看来,就看到萧四郎正一柄长剑架在萧延诚的脖颈之上,兄弟二人站在人群之中。

    “老四!”太夫人声音撕裂暗哑。

    萧四郎视线落在太夫人上,眉头就紧紧蹙了起来,他前的萧延诚就轻轻笑了起来:“看到了吧,他们在我手里,我随时都可以让他们死!”说着一顿又道:“不过你想救他们也可以,让程冲退兵十里我就答应放了他们。”

    萧四郎不可能相信,刚刚他不放,现在又怎么可能放。

    萧延亦也清醒过来,看到眼前混乱的场面,顿时就是一惊,蹙了眉头道:“四弟不要管我们,你想做什么便去做,我和娘便是死了也不会怪你的。”说着目中含泪朝太夫人看去,太夫人也朝他点了点头,回萧四郎:“老四,娘对不起你,二十六年前娘就该死在这里,如今再回来,娘此生毫无遗憾!”

    “住口!”萧延诚怒道:“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说完,侧目看向萧四郎:“老四你最好考虑清楚!”

    “老三!”太夫人眼中的泪流了下来:“我和你说过,你娘的死是我一人所为,和侯爷和他们兄弟都没有半分的关系,你若有恨就冲我一人来,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便是你父亲在天之灵,见你们兄弟自相残杀也不会瞑目的。”

    萧延诚眉头一簇,喝道:“闭嘴,是谁错的我心中有数不用你来假惺惺告诉我!”

    太夫人摇着头,沉重的迈着步子朝前行了一步:“不,你不知道,你所知道的那不过都是假象。”她捂住自己的口,当着所有将士的面道:“真相在我这里,我守了二十六年,我现在就告诉你,等你知道了真相,你就不会这么做了。”

    萧四郎和萧延诚都目露惊讶,对于当年的事他们都去查过,无论是当时随军的将士转述,还是苗疆当地之人所言,都是一样的,可太夫人现在又否定这些,他们不得不疑惑。

    便是连萧延亦也是朝太夫人看去,疑惑道:“娘?”

    太夫人摆了摆手,长长的叹了口气:“是我自己做的事,就由我亲自来说。”

    析秋看向大夫人,目光又落在大夫人手中拿着的那个匣子,问道:“大嫂,您这是?”

    “这是娘的东西!”大夫人拧了眉头道:“这里头放的东西,便是吴妈妈也不曾见过,娘在上个月三弟回来之时,将这匣子交给我保管,只说,要是有一天她猝然离世,就让我将这匣子交给四弟,如今娘生死未卜,我想和你商量,将匣子打开,或许里头有我们一直想要解开的迷惑也未可知。”

    析秋闻言一怔,看向那匣子问道:“娘给您的?”这么说,太夫在一早就预料自己有今

    “是!”大夫人朝前了几步:“我原没有这样的打算,但今天在家里发现三弟房里的密道,又在里面找到娘的帕子……我想娘或许还在京城也未可知,或许这个匣子里就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析秋沉吟了片刻,看着大夫人,便点了点头道:“那依大嫂所言!”

    大夫人走了几步,将匣子放在书桌之上,又从袖中拿出钥匙来……

    房间中柳碧槐几人,就和唐妈妈一起退了出去又将门关上。

    匣子打开,里面零零碎碎的放了一些东西,一支雕工精致的木制凤钗,一把木梳,还有两簇用红线结在一起的长发,一把女子手臂长短刻有奇怪纹路的短匕,大夫人一一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

    东西看上去都有些年头,虽古旧可也没有什么信息透露,析秋不由有些失望。

    等大夫人将里面所有东西拿出来,就在下面看见了一封牛皮纸装订的册子,册子的封面上写了两个字:记事。

    是太夫人的字迹。

    大夫人手顿了顿,和析秋对视一眼,便翻开了第一页,她和析秋两人并肩而立,皆是朝本子上看去……

    上头记得并不完整,像是断断续续写的东西,大夫人又翻了一页,析秋才看明白,这应该是太夫人嫁给老侯爷时开始记的,这第一页是太夫人出嫁前的心,凌乱而且笔记潦草,但字里行间却透着一股甜蜜。

    册子并不厚,大夫人和析秋一直浏览到大小姐夭折……之后太夫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写,直到再写之时,就是侯爷领命出征苗疆之时。

    太夫人写了这样一句话:无论生死,不离不弃!

    析秋看着挑了挑眉,看的出来太夫人和老侯爷的感相当的好。

    中间又是隔了一段,只提了一段关于路上的状况,出发时是夏末,到苗疆时却已是深秋,他们在一处叫乌罗的地方扎营,太夫人描写的很美……远处就能看到苗寨,有苗兵驻扎在三十外,枕戈以待。

    这一段太夫人写了很多,后面好像又打了几杖,直到二十后,有一天他们军营后方遭到苗兵偷袭,侯爷率兵追击,却在那一一去未回。

    太夫人得知后,连夜退兵四十里,一边派人四处去找侯爷的下落,重兵寻找却依旧没有一点线索。

    看到这里,析秋忽然想到一件事,她看向大夫人问道:“老侯爷和娘出兵之时,是承宗七年夏末,如果我没有记错,三哥是第二年三月出生的吧?”

    “没错!”大夫人点了点头:“我听相公说起过,说老三的生辰是三月初二,他是四月初二,两人只差一个月!”

    析秋却是紧紧蹙了眉头,她接过大夫人手中的记事本一鼓作气的翻到前面,又迅速的往后看下来,抬头看向大夫人道:“若三哥是第二年三月初生那么娘就要在六月便怀又孕才是……可是娘的记事中却没有提到半句。”

    大夫人也是闻言一怔,和析秋对视一眼,仿佛窥视到让人无法想象的秘密,又仿佛离真想只差一步之遥……两人迅速将页面朝后翻了几页,果然,后面全是太夫人在描写寻找侯爷的事,以及她和陈老将军抵挡苗军的战

    两人心中冷了下来,析秋只觉得心口的心跳动的极快,大夫人又翻了几页,时间停留在五月左右的时间,上面很清楚的写着太夫人独自离营去找老侯爷,却路遇敌军伏击的事。

    真相似乎已经能呼之出,萧延诚很有可能不是太夫人所生。

    析秋拧了眉头,有些意外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这一,太夫人的绪似乎很低落,写了许多,也很绝望,甚至提到了死……

    析秋和大夫人对视一眼,觉得这样的语气有些奇怪,太夫人寻找了侯爷近一年,之间都未曾言弃,怎么这会儿却突生求死之心?后头更让人奇怪的事,太夫人竟然真的写了绝笔书……

    这之后有十天左右的空白,等她再写时,时间已经是承宗八年七月,到苗疆整整一年的时间,记载了大小战役无数,太夫人的心好像渐渐恢复到起初的样子。

    然后侯爷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军营之中,一年未见太夫人很高兴,写了很多的话,夫妻二人也秉烛谈了许多的话。

    好些又回到了最初,语调轻快,侯爷率兵一路杀进了曲靖……

    这之后太夫人发现自己怀孕了,侯爷很高兴,但太夫人言辞间却没有欣喜,她甚至暗暗做了许多的事,但当初随军医疗条件非常的差,她甚至怀着子四个月的时候,独自骑马上了战场。

    这样不体?

    析秋心中疑惑,中间有长长的一段时间空白,有一段是记载侯爷和太夫人在落雪之时山巅上看着满山落雪,白雪皑皑的景。

    第二年四月太夫人生产了,然后中间有一页撕掉了一半,根本看不清楚……

    太夫人站在河边,看着萧延亦,萧延诚,萧四郎,满脸的痛苦不堪,仿佛一夕成了老妪,满头的头发变成了银丝,萧延亦看着心痛不已,要上前扶住太夫人,太夫人摆着手道:“让我说吧,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萧延亦和萧四郎对视了一眼,又朝萧延诚看去。

    “当年,侯爷失踪一年,我和陈将军几乎将整个苗疆寻遍,可却找不见他,就在第二年的有一天,我听到风声,说乌罗的丛林中有人看见一个材背影很像侯爷的男子,我便独自驾马而去……就在这里……”太夫人哭了起来,哽咽绝望的道:“我永远记得那一,六月十二!”

    作为一个母亲,和自己的儿子说这样难堪的事,可预见太夫人心中会有如何的感受。

    然而,她的三个儿子却没有人惊讶,只有萧延亦和萧四郎眼中的心疼,萧延亦阻止道:“娘,您不要再说了,求您了。”

    “没事,娘老了,事过去这么多年,我早已经痛的麻木了。”说着一顿,她目光落在林中:“后来侯爷回来了,他告诉我他受伤了,被一苗疆的农户所救,整整昏迷了半年,后来醒来就一直在找我们……我当时相信了。”

    “再后来,我发现我有了孕。”她看向萧四郎:“你们知道我的心吗?在那样的环境,随军只有一名军医,还是个男人,况且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我根本不知道我怀的是谁的孩子……所以我用过很多方法。”说着摇了摇头:“可是老四的命向来很硬,无论我怎么折腾,他依旧稳稳当当的在我的肚子里待着,一长大。”

    萧四郎目光顿了顿,想到那一他离家出走时和太夫人说的话:“我是谁的孩子,你心里清楚!”说完拂袖而去,根本不看太夫人的表

    年少轻狂,知道真相的他如何能控制的住。

    太夫人顿了一顿,回忆渐渐陷入她生产那

    “侯爷,夫人血崩了!”军中唯一的军医跪在侯爷面前,上手上满的鲜血。

    侯爷体怔了一怔,目光痛苦的闭上了,军医又道:“小人医术浅薄,若是再请不到大夫来,只怕夫人母子……”一个都难保。

    一段时间的沉默,侯爷紧紧攥起了拳头,他目光一拧翻便上了马,高高坐于马背之上他看着军医道:“坚持一个时辰,等我回来,若不然你提着人头在此处等本侯!”话音一落,骏马长嘶消失在丛林之中。

    侯爷说话算话,真的一个时辰就回来了,她躺在上迷迷糊糊间就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裙装系着绿腰带,头上扎着许多小辫子的女子就走进了军帐,她长的很美如火一样美艳……

    之后她不记得了,只知道醒来时边就躺着老四,她几乎想过若是生不出来该多好,或是她们母子就这样死了该多好,她几乎不愿意去看老四,正在这时,仿佛有所感应一样老四哭了起来,她闭着眼睛听了他许久的哭声也不去管他。

    直到侯爷进来,满面高兴的抱起边的孩子,看着孩子对她到:“黎婴,这孩子长的很像我!”

    她一怔,迫不及待朝襁褓中的孩子看去,看了半天却找不到半点像侯爷之处,她没有说话,侯爷却问道:“给他取一个什么名字好?”

    她无心此事,翻了个随意的应道:“非常时刻,哪里有心思取名字,他排行老三就叫三郎吧。”侯爷听着却是半晌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她以为侯爷觉得这名字太过敷衍,而生出不悦,没有想到沉吟了许久,侯爷却道:“就按你的意思,你们母子连心受了这么多的苦!”说着一顿又道:“不过,却要叫四郎,他……排行老四!”

    她愣了一愣,转头朝侯爷看去,侯爷也正朝她看来,目中尽是愧疚。

    后来她才知道,侯爷失踪的那一年认识了一位苗疆女子,就是那为她接生的那名女子,名叫那朵……她为侯爷生了一个孩子。

    “您怎么这么糊涂,你若是要纳妾,妾绝不会阻拦您,可是她是苗疆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若是带回去,圣上会怎么想,我们吃了这么多苦,难道到头来却要因为一个女子,让我们所有的付出付诸东流,让我们背上叛国之罪?”

    “黎婴。”老侯爷痛苦万分:“我……”他言又止,后来她才知道,侯爷是被那朵下了蛊。

    “孩子可以留下。”她怒看着侯爷和那朵:“她必须离开,我们担不起这样的风险。”

    那朵很无辜的看着她,抱着孩子泫然泣:“不行,孩子是我的,我不会将孩子交出去,你们休想!”说完走到侯爷面前:“侯爷,你也不能走,我要你永远留下来陪着我们母子!”

    她几乎是暴怒,却没有立即发作,转立即让人将那朵母子扣了下来,她在这近两年的时间认识了一位当地的苗医,便将他请来为侯爷引蛊,侯爷的蛊成功引了出来。

    她怕那朵逃出去,就将她关在了军帐之中,取了精血的那朵宛若一朵残败的花,一枯萎下去,躺在上靠着一口气撑着。

    她为了让侯爷安心,就将萧延诚带在边,军营中因为她是女子寻常也有避忌,而且又是侯爷的事并没有人多问军中多了一个孩子的事,她本以为事就这样结束了,却没有想到那朵不但能召唤蛊虫,还能驱使毒蛇。

    萧四郎被咬伤,生命奄奄一息,她抱着萧四郎就坐在军帐门口,心里头五味繁杂,既希望他死因为她不确定他是不是侯爷的孩子,又希望他活毕竟是自己的骨血。

    也是那一,她通过那朵的口中才知道,那在乌罗的丛林中对她侵犯的,根本就是那朵安排的……她告诉她那些男子不过是寨子里养的狗,是奴隶根本不配孕育下一代。

    她几乎惊怒交加,却也确定了萧四郎的世,但那一刻萧四郎的整个小脸已经青紫一片,几乎没了气息。

    这个时候去找苗医根本来不及,她看向那朵,做出了她这一生最愚蠢的决定,和她交换了条件。

    她帮忙救萧四郎,而她将萧延诚记在她名下,在侯府中排行老三。

    她还答应了,让侯爷去见那朵最后一面。

    萧四郎的毒清除了,侯爷去见那朵,他们一家三口在军帐中待了一夜,太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萧四郎确定是侯爷的孩子……

    后来她才知道,那一夜那朵在萧延诚和侯爷上各种了蛊,只要萧延诚死侯爷就必不能活!

    她知道后,用刀着那朵为侯爷和萧延诚解蛊,那朵却试图咬舌自尽,她道:“侯爷是我的,谁也夺不去,想要我解蛊此生休想!”

    她怒不可遏,便如疯了一样,刀挥起落下挥起落下……等她再清醒过来时,那朵曾经美艳的面容已经血模糊了一片,她的双手双脚的筋脉悉数被她挑断……

    她不后悔,眯着眼睛看着相貌骇人的那朵,道:“那你便这样等着,等着看你的儿子喊我娘亲,却不知道你这生母,等着看我和侯爷恩一世吧!”

    她将那朵关在了一个收复了的苗疆寨子里,让人“好好”照顾她……没有想到她竟然在那样的环境中,苟活了二十年!

    太夫人的思绪从二十六年前回来,看着萧延诚和萧四郎,笑的无助而凄凉:“所以,你们父亲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你们不该恨他!”

    “不可能,你说的都是谎话!”萧延诚惊怒:“他根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你不用为他开脱!”

    为什么他所知道的,却和太夫人说的不一样?

    好多事儿,今天一章写不出来,明天讲三爷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