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示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章节名:181  示威

    “夫人,夫人……”碧梧从外面匆忙跑进来,有些气喘吁吁的道:“侯府那边的三爷和三夫人来了。”

    析秋听着一阵疑惑,问道:“三爷和三夫人?”碧梧就点了头回道:“是的,三爷和三夫人还带着大姐儿一起来的。”

    萧延诚和三夫人到新府里来做什么?

    拜访萧四郎和她的?析秋摇了摇头,不是她将人心想的险恶,若是她被别人砍了手臂,即便事出有因她的心里也不会依旧当那人是好友,是兄弟……这是人之常,不是圣人想必很难做到。

    她相信萧延诚并非圣人,所以她对他们夫妻来的目的抱着质疑的态度。

    “你和柳去迎迎吧。”既然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况且,她对萧延诚以及三夫人也好奇的很,柳扶着析秋进房,析秋回头道:“帮我换衣裳吧。”

    柳应是,找了析秋新做的一件水绿色暗纹银边的褙子,脆嫩嫩的衬得她皮肤若浸了水一般,柳笑着道:“奴婢觉得夫人自怀孕后,越发的好看了。”

    “尽和我贫嘴。”析秋失笑看着柳问道:“你下午去趟医馆看看,静柳姐和雁天益皆去了山东,医馆里也不知如何了。”

    柳应是,又说起别的事儿:“前几邱妈妈来,和奴婢说起一件事。”说着顿了顿便道:“说是听说府里外院缺位总管,要推荐江家一位旁枝的爷来,听说早年还考过举子的,不过后来一直未得高中,便闲在家里郁郁不得志,但听说为人忠直,若是夫人觉得妥当她可以把人领来给夫人瞧瞧。”

    析秋听着就拧了眉头,外院的总管管着府里的大小事,若是不牢靠的她宁愿不要,现在一些大小事都是天敬代着的,她原是想等一铨历练一番后提了他上来,前几天便问了二铨,二铨说一铨虽识字可识字并不多……

    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回了邱妈妈,若是这位江家大爷要寻个事儿做,我们可以帮他举荐,或是去医馆帮着罗六爷也可以,府里外院的总管,四爷那边已有了人选了。”

    柳点了点头,扶着析秋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帮析秋重新挽发髻,又道:“奴婢省的了。”说完很利落的挽好了发髻,打开个四爷年前给夫人做的首饰匣子,里头有个梅花花钿,中间点了红宝石,很是漂亮她晃了晃:“夫人,这个还没戴过呢。”

    “不用这样隆重。”析秋摇了摇头,从匣子里挑了两只簪子一朵绒花给柳:“在家里,这样隆重反而让人觉得奇怪。”

    柳一脸无奈的样子,依着析秋的话将钗和花戴在了发髻上。

    “夫人,三夫人到了!”碧梧进门小声禀道:“在正厅里喝茶。”

    析秋应了站了起来问道:“三爷人呢?”碧梧就回道:“恰好四爷回来了,三爷和四爷就留在了外院,只有三夫人带着大姐儿进了内院。”

    她微微一笑,由柳和碧槐扶着就出了卧室的门,拐进了正厅中。

    目光便落在正厅中四处跑着的女孩子上,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头上梳了许多的小鞭子,用彩色的头绳拴着,上大红大绿的颜色,非常显眼,眼睛圆圆的长相清秀,她正站在多宝格上,盯着一只珐琅手炉歪着头左看右看……

    左边的椅子上,三夫人端坐在上,一大红的短卦短裙,如火焰一般,双腿修长个子不算高但纤细窈窕,析秋目光落在她腰间的皮鞭上,细细长长的缠了好几圈,留了一抹流苏挂在腰间,仿佛听到门口的动静,三夫人转头过来看向析秋。

    随即两人皆是愣了一愣。

    三夫人的五官不算很美,但却处处洋溢着青的气息,让析秋想到前世里梳着马尾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材火辣面容清纯,只是眼睛有些……奇怪!

    “三嫂!”析秋朝三夫人略欠了欠子,三夫人朝析秋看来,就见她穿了一件大周女子皆穿着的褙子,青绿色水嫩嫩的让她不由怀疑面前的女子,到底及笄了没有,三夫人暗暗疑惑视线便和析秋的目光碰在一起,那是怎样的目光,淡淡的波澜不惊,又深邃的如一汪深潭让她看不见底,她也朝析秋展颜一笑,道:“四弟妹!”

    她想到五夫人说的话:“……她的相貌,在京城中可是屈指可数的。”

    果然,五夫人没有骗她,长的确实很漂亮。

    心里想着她就整了整自己的衣裳,朝绿珠招了招手,喊道:“绿珠,来见见四婶婶。”

    “四婶婶?”绿珠转过来,目光在正厅里一转就落在析秋的体,挑着眉头语气质疑的问道:“你是四婶婶?”

    析秋走过去在三夫人对面坐了下来,笑看着绿珠道:“是。”绿珠就丢了手中拿着的熏香炉,走到析秋面前来,打量了她半天点了点头:“敏哥儿就是你的孩子?”

    柳听着就皱了皱眉头,难道苗疆的女子自小都无家教的,这样和长辈说话!

    “敏哥儿不是我生的,但是我的孩子。”析秋笑着说完,看了眼三夫人,便伸手从柳手中接过来个小匣子:“这个给大姐儿玩儿。”

    “谢谢四婶婶。”三夫人笑着道。

    绿珠接在手里,随意打开一看就见里面摆了一珊瑚做成的小首饰,眼睛一亮却有满脸不以为然的扔在旁边的桌子上,转头又跑回刚才待的地方去看别的东西,并未言谢也未喊四婶婶。

    三夫人抬头四处打量了屋里,笑着道:“四弟妹这里可真大,听说这里以前住的是皇子,可是真的?”并未为绿珠的不当道歉。

    “是先六皇子的府邸。”析秋依旧淡淡的样子,暗暗去观察三夫人,她说话吐字生硬有着浓重的异地口音,无论从举止还是从表言语上,都说明她应该是土生土长的苗疆人,大周男子可能会娶异族女子,但由于份和出的差异,即便是娶也只可能是妾,如三爷这样直接娶了做正妻的,少之又少。

    “果然是这样。”三夫人站起来,手就很自然的插在自己的腰上,点了点头道:“难怪装饰这样华丽,比侯府里还要好。”

    析秋浅笑着,后就传来砰的一声,随即绿珠的哭声就响了起来,析秋转头去看就看到绿珠打翻了一只琉璃高脚杯,手指被残破的碎片割破,绿珠握着手指哇哇的哭了起来,三夫人走过来一叠声的问道:“宝贝儿,宝贝儿。”

    绿珠就举着手指,哭着地动山摇的:“这个什么破东西,竟然把我的手指割破了,阿姆,我好痛!”

    三夫人急忙拿了帕子给她擦手,析秋问道:“可要紧,要不要请太医来?”

    “不用!”三夫人说完,就从自己腰上挂着的荷包里,拿出一小瓶药膏出来,拔了瓶塞就倒在绿珠的手指上,紧接着绿珠手指上的血便止住了,她也止了疼趴在三夫人上哽咽着。

    析秋有些尴尬,问道:“没事儿吧?”

    三夫人回头朝析秋笑了笑,回道:“不过小伤,苗疆的药很好,三伤口就能淤合了。”

    析秋便愣了一愣,想到侯府中以往发生的事,几乎每一桩都和苗药有关,她不拧了拧眉头,目光就落在三夫人手中的小瓶子上,若有所思。

    一个小小的插曲,绿珠吼了两嗓子便不再哭了,由她边的侍女抱着出去玩儿,三夫人端着茶看向析秋的肚子,问道:“四弟妹怀孕了?”

    “是!”析秋浅笑着道。

    三夫人点了点头,道:“那是男孩还是女孩?”析秋听着一愣,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是男是女。”

    “我替你搭脉吧。”三夫人说着放了手里的茶盅:“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你这胎是男是女了。”

    她话音方落,析秋便笑着挑了眉头道:“三嫂会医术?”三夫人就摆着手,一脸无所谓的道:“不会,不过我们苗疆人人都是大夫,寻常的小病小伤自己都会治,不像你们,一有病只能请大夫上门。”

    析秋很认同的点了点头,苗疆山多村庄和村庄之间相隔甚远,往往一个村子和一村子明明能隔山相望,可若实际去走却要好几的路程,所以当地的人莫不是自己会一些医术,便是家中常备了草药,生病时也不用等大夫来。

    “是男是女倒也无妨,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到时候生的时候反而多了份惊喜!”析秋笑着拒绝了,又指着三夫人手侧的蜜饯盘子:“都是府里的妈妈做的,三嫂尝尝。”

    三夫人目光闪了闪,心里冷笑连连,却是摆着手道:“不用,我不大吃甜食。”说完,还是站了起来:“四弟妹不好奇吗?我当初怀绿珠的时候却是好奇的很。”朝析秋走过来:“不如我搭了脉瞧瞧,不和你说好不好!”脸上的笑容爽朗的毫无心机。

    这是非要试一试的样子。

    析秋眉头一挑也笑了起来:“不敢劳动三嫂。”很平静的看着走近的三夫人,不躲不闪摆手道:“三嫂现在好奇,可若是知道了却又要忍住不告诉我,岂不是越加的难受,还不如不知道呢。”说着笑容满面的站起来。

    三夫人在隔了几步的距离停下来看着她。

    三夫人看着她的神色,却在她脸上看不出一点异色,她伸出手去要去拉析秋的手臂,析秋却是手臂一转携了她的手,隔了帕子将她的手握住,笑着道:“不如我陪三嫂逛逛园子吧。”

    三夫人的眉头不住的跳了跳,笑着点头道:“好,那我就不强求四弟妹了,我们去逛园子吧。”

    析秋笑着点头,两人转出了门,恰瞧见萧四郎大步出了穿堂从外面走了进来,析秋很自然的松开三夫人的手,将手中的帕子塞进荷包之中,朝萧四郎行了礼:“四爷!”

    萧四郎在台阶上停住,目光在三夫人面上一转,面无表的上了台阶,牵了析秋的手:“不是子不适吗,快去歇着吧。”

    “哦。”析秋显得很乖巧连声应了,又为难的看向三夫人:“三嫂再坐会儿吧。”

    三夫人唇角不屑的一勾,笑着道:“既然四弟妹子不适,那我就先回去了,反正离的近过两再来便是。”她说完,又去看萧四郎:“四弟,三爷可在外院?”

    萧四郎眉头一拧,不待他说话萧延诚已从穿堂而过,人进了院子。

    三夫人蝴蝶一样扑过去挽着萧延诚就道:“可瞧见绿珠了,她在院子外面玩儿。”

    “见到了。”萧延诚揽了三夫人,目光隔着院子,远远的就落在站在萧四郎侧的析秋上,眼底掠过一抹果然如此的惊艳,唇角一勾喊道:“四弟妹。”

    “三哥。”析秋欠了欠,飞快的扫了一眼萧延诚,和萧四郎长的有几分像,不过皮肤却由于太白的缘故,而多了一分病弱,左边的衣袖果然是空的……

    萧四郎鼻尖冷哼一声,搂了析秋看也不看萧延诚一眼,转要朝房里走,却又停了脚步,目光冷峻的看着三爷夫妻二人,声音冷若冰霜:“这里不欢迎你,不送!”

    话落,头也不回的进了门。

    萧延诚站在院中,嘴角依旧是浅浅的笑容,他拍了拍三夫人的后背,笑着道:“人家可是不欢迎我们,走吧!”

    三夫人也是轻笑一声,挽着三爷两人朝外走,边走边道:“相公,四弟果然如你所说,很有意思!”

    萧延诚不置可否。

    三夫人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四弟妹更有意思。”说着,就将她强着要切脉的事说了一遍:“她定是听说过苗毒的厉害,所以对我很戒备,可脸上却有没有该有的慌张和恐惧,还用帕子隔了手心携了我的手……”说着摇了摇头,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中原的女子,真有意思!”

    萧延诚听着也不由挑了挑眉,随后又笑着道:“四弟自小便就如此,但凡他看中的东西,便总有让人惊艳之处。”说完,停了脚步,目含深意的回,朝正房里看了一眼。

    三夫人脸色就是一冷,揪着了萧延诚的胳膊道:“你是不是看中她的美貌了?”

    “你又这样!”萧延诚一脸无奈,又捏了捏三夫人的脸:“乖!在我眼里,这个世上你是最美的女子。”

    三夫人嘟了嘴问道:“真的?”萧延诚一脸诚实的点头,三夫人就重开了笑颜,又挽着萧延诚问道:“相公,您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对他这样,不如让我……”

    “嘘!”萧延诚食指纤长,悠悠的压住三夫人的唇瓣,微笑着道:“若是这样,那我们何必回来呢,既是要玩,我们便认真的去玩,你放心,一定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您打算怎么做?”三夫人一脸好奇。

    萧延诚便挨着她的耳边,小声的道:“不着急,我已经有份大礼准备好了,只等我那二哥和四弟双手去接了。”说着顿了顿,又叹道:“……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得住。”

    “好吧!”三夫人点了头:“只希望别太久。”说着朝迎面跑来的绿珠挥了挥手:“这段时间不能回去,相公恐怕要和绿珠好好解释一下才行。”

    萧延诚没有说话,而是蹲下抱起绿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一家三口由丫头婆子护送着,出了仪门上了马车就回了侯府,晚上,夫妻二人梳洗过后坐在卧室里说话,三夫人换着薄薄的里衣,衣料很薄几乎贴在上,所以里头的风光一览无余,蜂腰酥曲线妖娆,她从椅子上起移坐在萧延诚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一路从眉眼亲吻至嘴唇,呢喃道:“这一路颠簸,睡的也不安稳,昨夜人家可是等了你许久呢。”

    萧延诚几不可闻的蹙了蹙眉,手臂一用力搂住了她的纤腰,手又从短短的裙子里探了进去,三夫人唇角微勾眼神迷离,萧延诚笑着道:“不过两没碰你,就这样迫不及待?”

    三夫人嘤咛一声歪在他的肩头,手指在他口打着圈:“……都想你!”

    萧延诚轻笑,手臂一动便拂掉桌面上一应的茶具碗碟,噼里啪啦的脆响声此起彼伏,两人并未不在意,萧延诚将三夫人勾上桌面,手紧紧捏着她的敏感,眼中有着让人看不懂的绪,仿佛有火焰跳动摄人心魄,三夫人越加的迷恋扭动着子,着急的去帮萧延诚解开衣服扣子……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未留头的小丫头跑了进来:“三爷,三夫人!”她才从院子里调过来的,年纪不大不过十来岁的样子,守在门外方才听到房间里巨响,就以为出了什么事,看着三夫人边的侍女无动于衷,她没有细想便想表现一下,推了门就闯了进来。

    “啊!”一声惊叫,她捂住了眼睛连连后退:“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大好的气氛被人破坏,三夫人眼睛一红怒道:“你是该死!”说完,走到边抽出挂在头的鞭子,一鞭便挥了出去……

    那丫头哪想得到三夫人会用鞭子抽来,不过一瞬间的事,她只觉得双眼顿时麻木了,紧接着便是剧烈的痛蔓延开来,她捂住眼睛尖叫一声,随即泂泂的鲜血便自眼窝里流了出来,糊了满脸满

    三夫人不解气,照着她的脸又是一鞭子,紧接着地上便凭空出现了五六条七彩斑斓的小蛇,不过手掌大小行动却甚是灵活,眨眼功夫便游到那小丫头边,顺着她的裙角就钻进了她的裙子里。

    小丫头原本只是剧烈的惨叫,随即体一抖僵硬的跪在哪里,慢慢的肤色开始由白变成了红,又由红变成了紫……

    她松了手,脸上的肌开始迅速的抽搐,紧接着整个子就一点一点塌陷下去,缓缓的萎缩,五官皱成了一团寻不着眉眼,继而若皮球一般蜷了起来倒在地上。

    三夫人的随伺候的婢女听到动静走了过来,三夫人回头见萧延诚正衣裳半敞坐在椅子上,她眉头一拧对着众人便是一鞭子:“都给我闭上眼睛,不准看!”

    众人神一凛立刻闭上了眼睛。

    三夫人就怒喝着指着丫头尸体:“给我扔出去!”

    那丫头被众人拖着出了门,有人迅速进来收拾,擦干了地上的血迹又重新关了门,三夫人气呼呼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真是蠢的似驴一样!”

    “不过小事,何必动怒!”萧延诚轻笑着道。

    三夫人便是眉头一横,看向萧延诚,脸上尽是不满,萧延诚却是手臂一勾将她带进怀里,笑着道:“良辰美景,娘子息怒!”

    三夫人这才重开了笑脸。

    析秋给萧四郎倒了茶,两人对面而坐,析秋拧了眉头道:“我觉得三嫂很奇怪。”总觉得有股森森的感觉。

    “此人心术不正。”萧四郎声音冷澈的道:“往后若她再来府中,你不用再应付她,直接关门拒见。”说完,便握了她的手,道:“不可让她近。”

    “妾知道了。”看来萧四郎和她有同感,也是觉得三夫人上有股怪异的感觉,可具体哪里怪她却说不出,莫名的心里便生出戒备和抗拒来。

    还有萧延诚,仿佛是一具没有生气的行尸走,眼睛冰冷没有绪,使得脸上挂着的笑容越发的不和谐。

    第二开始,萧四郎便下令府中谢绝一切来往,析秋总算有个冠名堂皇的理由躲在房里谁也不见,每除了吃饭便就是睡觉,倒算是将前几缺的觉补了回来。

    天气渐渐冷了下来,她让人烧了地龙就缩在暖阁里,清醒时就拿了针线给她和夏姨娘的孩子做小衣裳……

    三爷和三夫人果然没有再来过府上,到是析秋听敏哥儿说起过侯府的事,听说三爷要述职,当初他离京时就曾捐了一份同知,如今人回来了自是要述职的。

    三夫人则和五夫人走的很近,五爷一家子常常入府里来,太夫人见了也不如从前那样排斥,侯府里来来往往到也闹非凡。

    析秋听着拧了眉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一入十一月,雪便开始飘飘的落了下来,萧四郎越发的忙,析秋问了几次他都是顾左右而言他,她暗中喊来天敬询问,天敬却是猛摇着头一问三不知,显然是知道萧四郎的态度。

    她暗暗疑惑,待初六萧四郎休沐时,她赖了也拖着萧四郎,笑着道:“静柳姐让人捎信回来,说是月底就能回来,两个庄子里的药苗都很不错,到明年七八月份定能有个不错的收成。”

    萧四郎嗯了一声,很自然的将手放在她隆起的小腹上摸着,析秋又问道:“这段时间我也没出门,京城里可有什么事发生?四爷也和妾说说。”

    “最近很太平。”萧四郎笑着回道:“鲍先生升任了河道副使写信回来,还捎了许多卫辉府的特产。”

    鲍先生的事她听萧四郎说起过,是萧延亦的幕僚,后由他举荐入工部,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圣上不但授以重任还接连升了官,看来此人果然有些能耐。

    “还有呢?”析秋歪着看着萧四郎。

    萧四郎就想了想,一脸坦然的摇了摇头:“还有便是朝中的事,夫人想听什么?”

    自是有关侯府的事……析秋刚想说话,却是哎呦一声弓了子捂住了肚子,萧四郎顿时翻坐了起来,满脸紧张的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没事!”析秋怕吓了他,忙摆着手道:“是他。”她指了指肚子:“刚刚在里面踢了我一下。”

    萧四郎脸色回还过来,听析秋这么一说,脸上一时间表变幻莫测,他顺着析秋掀开的被子看着她圆圆的小腹,竟有些结巴的道:“他……踢你?”不敢置信。

    析秋看着他的表,不由笑了起来:“嗯。到了月份了吧。”说着很轻缓的摸了摸肚子,又去拉萧四郎的手:“四爷来试试。”

    萧四郎就有些不确定的将手放在了她的肚子,眉梢挑的高高的,满的感知都恨不得归拢在手上,析秋小声问道:“有感觉吗?”

    萧四郎摇了摇头,析秋微笑着和肚子说话:“宝宝,这是爹爹,爹爹哦,来……打个招呼吧。”

    萧四郎表僵硬的咳嗽了一声。

    就在这时,他手心之中像是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轻轻的……让他一惊长长的眼睛一瞪朝析秋看去,析秋笑着起来:“四爷这是什么表?像是惊着了似得。”

    “竟真的动了?!”萧四郎确实惊着了,他又顺着析秋的肚子四处去探,问道:“怎么不动了?”

    析秋笑着道:“许是累了,这会儿又睡了吧。”

    萧四郎拧了眉头,依旧不死心的四处摸了摸,肚子里又恢复了平静,萧四郎叹了口气盖上了被子,很认真的问析秋道:“下一次会什么时候再动?”

    “不知道。”析秋笑着回道:“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开始动,往后会越来越频繁的。”

    萧四郎还有些恍惚,又仿佛很惊喜的样子,析秋就靠在那里和肚子轻声细语的说着话,萧四郎揽住她问道:“他能听得到?”

    “当然。”析秋点了头,拉着萧四郎道:“四爷也和他说说话,宝宝能听得到。”

    “我?”

    一向从容冷峻的萧大都督,脸上却首次出现了无措的表,析秋看的一阵好笑,趴在他的肩头笑了好半晌:“四爷是他的爹爹,宝宝常常听见爹爹的声音,以后生出来人格会更加的完美。”说着鼓励着看着他:“四爷试试。”

    萧四郎满脸的尴尬,干咳声不断,盯着肚子看了半晌,仿佛故作了勇气:“那个……”说完,再说不下去了。

    析秋笑的没力气,靠在头看着萧四郎,欣赏着他难得的窘迫的样子,萧四郎却是头也不回的翻下了,析秋看着他不解的问道:“四爷去做什么?”

    萧四郎却是在桌子上一通翻找,终于找到了本敏哥儿的书,一本《三字经》,他又跨上了,翻开三字经的第一页,析秋这才弄明白,某个首次做父亲的人因为实在不知道和孩子说什么,可又想说点什么,绞尽脑汁之后就想到念诵三字经的法子。

    萧四郎就一本正经的端着书,对着析秋的肚子开始念《三字经》

    第二一早析秋起柳就小声的和析秋道:“四爷一晚上没有睡。”析秋听着眉梢一挑,柳便又补充道:“听天诚说,一直在书房写什么,他也没瞧见,只知道早上进去屋子里扔了满地的废纸。”

    析秋若有所思,待萧四郎和敏哥儿进来吃早饭,她用余光打量萧四郎,就见他精神很好唇角含笑,比起前几剑拔弩张霾沉沉的样子不知好了多少,难道昨晚那一点的父子互动,让他的愉悦一直延续到现在?

    萧四郎吃过早饭出了门,天诚又护送敏哥儿去了侯府,门房就来报:“亲家大和亲家四姑来了。”

    江氏和佟析砚来了。

    析秋听着便是满脸的高兴,忙让碧槐和岑妈妈亲自去将人接进来,江氏已经满了月人比之前要丰腴了许多,佟析砚走在侧,脸色看上去也不错,两人后跟着一个媳妇子,手中抱着一个襁褓,由丫头婆子簇拥着过了穿堂进了门。

    析秋站在门口,笑着道:“天气这么冷,怎么今儿带着坤哥儿来了。”

    “许久不见你,早就想来看看你。”江氏笑着走过来携了析秋的手上下打量她:“面色不错,人怎么没有见胖,是不是吃的少了?”

    “没有,我整里除了睡觉便就在吃东西,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不长。”说着将两人让进了暖阁里:“四姐姐这些子也没有来看我。”

    “到了年底铺子里生意忙的很,一个铺子接了许多的活,另外一个刚刚弄好了里面的柜台招了十来个绣娘,正准备十五开业,所以我心里纵是惦记着你,可总也抽不出空来!”

    三个人在炕上坐下来,析秋道:“看来铺子里生意很好才会这样。”说完看着江氏:“没想到我们四小姐颇有些做生意的才能。”

    江氏听着掩面而笑:“可不是。连我都得了几百两的年底分红呢。”

    析秋失笑,目光就落在白白胖胖松了襁褓的坤哥儿上,见他正吐着泡泡,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喜的道:“这鼻子眉眼越发像大哥了。”佟析砚却是笑着点头打趣道:“不过,比大哥可许多!”

    三个人皆是笑了起来。

    坤哥儿却是小嘴一咧哭了起来,江氏赶紧让娘抱着去后面的碧纱橱里喂,佟析砚就看着析秋道:“三姐姐有没来找你?”

    析秋听着一愣,摇头道:“府里许久没有见客了,发生了什么事?”

    佟析砚就看了眼江氏,笑着道:“听说武进伯又被圣上申饬了。”析秋听着一愣,佟析砚便道:“……早先醉仙楼打死了个人,后来查证是里头的小厮错手杀人,过了这大半年,对方也不知怎么就抓到了任隽的把柄,说他在辽东私开了盐矿……直接找人递了状纸拦住了沈世子的坐骑,在东大街上当着满城百姓的面,状告任隽草菅人命,告伯公爷教子无方,告武进伯府徇私枉法私开盐矿。”说着一顿又道:“就连当初抢来的那位姨娘也坐地翻供了,指认是任隽强抢民女,杀了他相公,而并非那个小厮错杀。”

    这么严重,她还记得上次说醉仙楼里打死了人,佟析言暗示她帮忙来着,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怎地现在又挑起来再说,若是状纸成立,那任隽这罪名可不小。

    她拧了眉头问佟析砚道:“怎么还有盐矿的事?”

    “我也不清楚。”佟析砚摇了摇头道:“将地址都说出来了,应是不假,任姐夫果然艺高人胆大,竟是连盐矿也敢私采。”

    析秋没有说话,盐矿也不是路边的水坑,想遇到便就有,况且,以任隽的能耐和胆量也不会敢去做这样的事,她不由想到了荣郡王,难道这座盐矿就是荣郡王手中的那座?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便有些不安!

    正说着,天敬匆匆进来,隔着帘子就道:“夫人,宫里头段公公来了,传了太后的口谕,让夫人明辰时进宫。”

    析秋脸色便变了一变,就连江氏和佟析砚也不由一脸郑重。

    欠了的字数会还的……咳咳……奔走,又迟了,我是个没节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