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收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房间里静悄悄的,几个丫头识趣的退了出去。

    萧延亦坐在那边,周散开着浓浓的哀伤。

    “侯爷。”二夫人抹着眼泪走到萧延亦边:“您也注意点体!”

    萧延亦沉默的点了点头。

    二夫人便拉了萧延亦的手,蹲在他的面前,小声的道:“您是一家之主,妾知道您的心里难受,可是您是大家的主心骨,大家都在看着您,若是您也灰心了,也颓废了,府里可就要乱了了,侯爷……”她将萧延亦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泪水便落在他的手背上:“您就是为了妾,为了我们的孩子,也该振作一些啊。”

    萧延亦的手臂便是一僵,目光缓缓的落在二夫人的脸上。

    二夫人微昂着头,含着浓浓意的看着他:“妾也很伤心难过,鑫哥儿是您的孩子,也是妾的孩子,如同割一样妾心里也很痛……鑫哥儿很懂事,他若是知道您和太夫人和我们大家,为了他这样伤心,他也会不同意的,所以,侯爷一定保重体,大局为重啊!”

    萧延亦还是没有说话,目光又缓缓转过去放在鑫哥儿的上。

    他推开二夫人的手,站了起来,在玫瑰上坐了下来,手轻轻的放在鑫哥儿的额头上,慢慢的摸着……以往鑫哥儿在他眼前的每一幅画面,都是那样的清晰,他忽然惊觉自己对鑫哥儿关,实在是少的可怜。

    自从他生下来至今,他不曾抱过他,不知道他吃什么,不知道他玩什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第一句话,不知道他晚上睡觉会不会起夜,不知道他生病时有多难受,不知道他看着别的孩子玩耍他却只能在一边看时,会不会觉得孤独……

    他都不知道!

    这些他都不知道。

    萧延亦静静看着鑫哥儿,看着他平和的少了喜怒哀乐的脸,心里很痛……

    二夫人站在他后,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正在这时,有婆子隔着门帘子回禀道:“侯爷,宫里的常公公来了!”

    萧延亦拧了拧眉头,二夫人已经问道:“可说了什么事?”

    那婆子回话有一顿犹豫,随后便道:“说是鑫爷的世子定下来了,来宣圣旨!”

    二夫人一怔,随即变了脸色,萧延亦的折子明明太后娘娘让人扣了下来,虽不敢说不批但拖个七八绝不会成问题,怎么这会儿就下来了?

    萧延亦也是一愣,他昨儿才去礼部问的,说是要等两,何以今天就批了?

    常公公是继雷公公之后的大内侍,一直在圣上跟前当差,想必不会有误。

    他站了起来,负手道:“我去看看!”随后大步出了门。

    大夫人和析秋从对面走了出来,见到萧延亦大夫人问道:“可是常公公来了?”

    萧延亦点了点头,回道:“说是世子的折子批了。”

    大夫人眉梢一挑,这个时候批了世子的折子?

    析秋却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萧延亦出了门,太夫人在里面问道:“可是鑫哥儿世子的折子?来宣圣旨了?”

    大夫人回到房里,回道:“是!”一顿看了眼析秋:“这个时候批了折子……”

    言下之意似乎有些巧,鑫哥儿这会儿……若是批了,二夫人腹中的孩子可就是……

    她没有说,太夫人心中也清楚。

    “承宁呢?”太夫人虚弱的问道。

    大夫人看了眼对面:“在鑫哥儿房里。”太夫人听着就点了点头对析秋道:“你去把她请来。”

    想必是怕二夫人多想吧。

    析秋点了点头出了门,却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二夫人愣愣的站在房里,目光落在鑫哥儿脸上,就觉得格外的讽刺,都快要死的人,却在连死前做了侯府的世子,难道就是为了争取一个世子的葬礼?

    她忽然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走到鑫哥儿边坐下,用长长的指甲去刮鑫哥儿的脸,一下一下的刮着笑着道:“你可真是命好啊,这会儿已经是世子了,想必葬礼一定很风光吧,也不枉费你那娘亲连死前的哀求,也算是圆了她的一场美梦。”说着一顿:“你们母子可以去底下团聚了,你很高兴吧……我也很高兴,虽然我不在乎那一小小的世子之位,却也见不得你坐,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讨厌你娘,讨厌姓佟的人,所以……你也只能去死!”

    她说完,又讥诮的摇了摇头:“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听不懂也听不到,白费了口舌!”她说完,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你啊,说你命不好可你又投胎到侯府来了,做了世子,可若说你命好呢,你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如今也要夭折了……不过,你可要谢谢你的四婶婶,若不是她你也不会这么快见到你的母亲,你说是不是!”

    二夫人说完,又轻轻笑了笑。

    “二嫂!”就在这时,析秋掀了帘子进来,笑着道:“娘请您过去。”

    二夫人脸色就是一僵,她什么时候来的?

    她刚刚说的话……被她听到了?

    她又去看析秋的神色,却没有看到半点的异样……

    二夫人越加的疑惑,她是没有听到,还是根本就是装的?

    不期然的,她忽然周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再去看面前的人,就觉得她此刻格外平静的神色,她看不清晰却有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心里顿了一顿,不过一瞬间她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好!”便率先出了门。

    析秋看着她的背影就笑了笑。

    二夫人猛地转朝她看来,就抓住析秋嘴角残留的那一丝笑容。

    笑?她在笑?

    二夫人心里就是一凛,她为什么露出这样的笑容?

    她捂住肚子,走路的脚步不自觉的就加快了几步,仿佛后有什么追着她一样。

    析秋看着她出去,就随手招来了柳,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二夫人在暖阁的门口微一停留,余光就看到柳飞快的出了门,她拧了眉头越发的狐疑。

    佟析秋,到底在想什么,她想干什么?

    “四弟妹!”正厅里许多的人,她不害怕析秋会做什么,便和析秋一人站在次间的门口,一人停在暖阁的门外,她道:“不知道常公公可走了,劳烦四弟妹派人去瞧瞧。”

    析秋听着想也没有想,就点了点头回道:“好。”喊来了碧槐交代道:“去前院看看,常公公走了没有!”

    碧槐应是。

    二夫人就拧了拧眉头,柳不是去前院那会去做什么,她想了想便朝析秋点了点头进了太夫人房里,陪着太夫人说了会儿,就迫不及待的出门招来李妈妈:“你去看看柳去了哪里。”

    李妈妈一愣,便问道:“夫人的意思是……”

    二夫人就小声的将析秋刚刚的样子说给李妈妈听,李妈妈顿时也觉得诡异莫名,四夫人一向疼鑫爷,这会儿鑫爷生死攸关她却是笑了起来,她也不自觉的摸了摸胳膊,心里提了起来回道:“奴婢这就去瞧瞧。”

    说着,就小心的出了门。

    萧延亦回来了,后跟着两个常随,一人托着一个托盘,左边的是世子绛紫的仙鹤云纹滚边的袍服,右边的则是紫玉珠冠,很精美!

    太夫人看着越发的哭的厉害,强撑着起来到了对面,这会儿再看鑫哥儿,仿佛又比刚刚虚弱了一些,她抱着鑫哥儿就哭个不停。

    二夫人看着那两个托盘,想了想便道:“娘,要不要将袍服给鑫哥儿换上?”穿一次是一次,连死前穿了世子的衣裳也是他的荣耀!

    太夫人听着一愣,析秋便红着眼睛回道:“鑫哥儿还没醒,等她醒了再给他穿也不迟!”

    此话一出,其它人并未觉得什么,只当析秋疼鑫哥儿不相信这个事实,二夫人却是心里一怔,有了刚刚那一笑之后,现在再去看析秋,就觉得越看越觉得她处处透着诡异。

    太夫人点了点头,阮静柳也道:“现在先不要动他!”

    二夫人朝门口退了退,就见李妈妈的脸在外面一闪而过。

    “娘,我出去一下。”二夫人和太夫人打了招呼就出了次间,李妈妈在她耳边小声的回道:“柳姑娘去了紫檀的房里,待了一刻钟才出来,奴婢随后进去了,并未发现异样……”一顿便问道:“夫人……您看?”

    二夫人听着,脸色就渐渐沉了下来。

    紫檀,柳,佟析秋,还有那块石头……

    “去让小丫头看着紫檀,这几天都不要让她乱走动,等这阵过去,我再好好收拾她。”二夫人放轻了声音,慢慢的道。

    李妈妈会意,便退了一边没有说话。

    因为紫檀的事,对鑫哥儿的死而产生的喜悦冲淡了许多,二夫人满脸的不悦,还有佟析秋和她预期想要的结果差了太多……

    不行,她还要再想办法,要让她彻底在侯府里消失,要让她名誉扫地,恶名昭彰!

    她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微微眯起了眼睛,正在这时……

    “鑫哥儿!”太夫人的一声高喝,让她神一怔,难道是彻底的死了?

    她迅速掀了帘子进去,眼眶里已经蓄积了泪水,进门的那一刹恰到好处的滑落下来:“鑫哥儿,鑫哥儿!”二夫人也走到边,眼泪啪啪的落在边。

    太夫人抱着鑫哥儿,就不停的喊他的名字:“鑫哥儿,鑫哥儿。你快醒醒啊,我是祖母!”

    二夫人哭着道:“鑫哥儿,你可不要吓我们啊,你不能死啊!”

    房间里安静下来。

    太夫人也是面色微微一怔朝她看来,萧延亦就面露不悦的看着二夫人,大夫人亦是淡淡挑了眉头。

    二夫人这才发现,太夫人虽是神紧张,却并没有哭。

    她不由朝鑫哥儿看去,就见他惨白的小脸,正一点一点恢复血色。

    “二嫂,刚刚鑫哥儿动了!”析秋看向二夫人便道。

    二夫人很艰难的擦了眼泪,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来,僵硬的问道:“醒了?”

    回光返照?

    析秋便笑着点了点头,回道:“静柳姐说他要醒了,虽还有点虚弱,可已经度过了难关,只有细心养着就无碍了。”

    二夫人怔住,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鑫哥儿醒了?

    佟析秋依旧好好的待在侯府做她的四夫人,那她这次费尽了心思设的局,岂不是前功尽弃白费了心思。

    “祖母!”就在这时,鑫哥儿睁开了眼睛,声音虽若蚊吟,却宛若炸雷一样在二夫人耳边响起,听的格外的清晰。

    二夫人的脸就一点一点僵住,没了表的看着鑫哥儿,仿佛是第一次见到他,带着陌生的不愿相信的眼神。

    太夫人喜极而泣,抱着鑫哥儿亲了又亲,搂在怀里:“我的儿,我的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祖母了!”

    “对不起祖母!”鑫哥儿要抬手去给太夫人擦眼泪,抬了几次都没了力气,太夫人忙自己擦了眼泪,将鑫哥儿放在上:“鑫哥儿刚刚醒,体还虚的很,赶快歇着,赶快歇着!”

    鑫哥儿躺在上点了点头,长长的眼睛在房里众人上转过,就落在萧延亦上,声音低低的喊了声:“父亲!”又仿佛做错了事一样垂下了眼睛。

    “嗯。”萧延亦声音虽淡,却依旧有着毫不掩饰的喜悦,析秋甚至能听到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你好好休息!”

    没有预想的斥责,鑫哥儿便是一喜,将眼睛里氤氲的泪水又了回去,龇着嘴巴露出米粒大小的牙齿,笑着道:“孩儿知道了。”

    乖巧的让人生怜。

    鑫哥儿又转头看向二夫人,喊道:“母亲!”又去看大夫人和析秋:“大伯母,四婶婶。”

    析秋和大夫人各自点了点头,二夫人则去摸了摸鑫哥儿的头,笑着点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连着沉闷了几的气氛,在鑫哥儿醒来之后,彻底天高云淡了,府里头的下人也松了口气,萧延筝带着晟哥儿和由娘抱着的敏哥儿,飞奔了进来。

    两个孩子和萧延筝一起,围在鑫哥儿前叽叽喳喳的说话。

    太夫人让了位置,看向阮静柳问道:“他三天没有吃东西,这会儿可要煮些清淡的粥给他吃?”

    阮静柳点了点头回道:“弄些米汤,旁的东西不要吃,他子还虚这两让他多睡一睡,恢复也会快一些。”说着又嘱咐道:“千万不要让她吃生冷的东西,他的肠胃还很脆弱!”

    太夫人点了点头,转和吴妈妈道:“你亲自去盯着,让厨房煮了稠稠的米汤来。”

    吴妈妈点头应是,看了析秋一眼转就退了出去。

    “都回去吧。”太夫人摆了摆手挥退众人:“你们也熬了三了,都回去好好休息!”

    大家都没有动,萧延筝更是看着鑫哥儿傻笑:“鑫哥儿醒了哪里能睡的着!”说着看着鑫哥儿:“你说是不是?”

    鑫哥儿就笑着眨了眨眼睛。

    敏哥儿坐在上,膝盖上依旧打着绷带,安慰鑫哥儿道:“你快好点起来,我们可是好几没有去学堂了,先生该是很着急了。”晟哥听着也点点头道:“是的,是的!”

    鑫哥儿就满脸担忧的去看太夫人:“祖母,宋先生是不是请辞了?您千万不能换了先生啊。”

    太夫人听着一愣,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笑着连连点头:“祖母答应你,只要鑫哥儿快快好起来,便是宋先生想要请辞,祖母也决不会同意的!”说着又看着析秋嘱咐道:“快派人去军营和老四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析秋应是。

    鑫哥儿听到宋先生没走就笑了起来,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太夫人和萧延筝看着就是一惊,要去喊鑫哥儿,阮静柳就笑着阻止道:“这两天他还是会有昏睡的况,你们不用担心!”

    几个人就松了口气,太夫人看向二夫人面露紧张的问道:“承宁,你是不是体不舒服,怎么脸色这样差?”

    二夫人一愣,忙回道:“没有,就是这会儿心起伏,口有些闷,没有事的!”太夫人却是不放心,立刻对她道:“不能强撑着,你快回去歇着吧”

    二夫人想了想还是起道:“那我就先回去了。”说着朝大夫人,析秋和萧延筝点了点头,又去看萧延亦:“侯爷可要一起回去?”

    萧延亦看了眼鑫哥儿,又想到自己几都没有梳洗,便点了点头朝太夫人道:“娘,鑫哥儿即是没事,那我便先回去一趟,稍后再过来。”又看向析秋:“辛苦四弟妹了,鑫哥儿放在你这里,让你几都未休息好。”

    析秋报以微笑,摇头道:“鑫哥儿喊我婶婶,便是心也是应当的。”

    萧延亦就深看了眼析秋,点了点头,又转了目光和大夫人辞了,和二夫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两人并肩走在夹道上,二夫人和萧延亦道:“侯爷,如今鑫哥儿醒了,又封了世子,府里头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萧延亦淡淡点了头:“嗯。”没了话。

    二夫人又道:“这两也觉得子一比一重,常有些精神不济。”萧延亦听着便转头看向她:“没事你就待在院子里,旁的事吩咐李妈妈去做便罢了。”

    鑫哥儿这一次能醒来,得亏是析秋和阮静柳的照顾,若是没有她们……萧延亦长长叹了口气,娘年纪大了也常常是精神不济,看来要将鑫哥儿接到他边才是,想到这里他不由转头去看二夫人,又露出犹豫的样子来。

    二夫人却是笑了起来,点头道:“谢侯爷关心。”想了想,摸了腰间那块石头,试探着问道:“如此一来,房里就没了服侍的人,沈姨娘也病着,妾边到有几个丫头不错,侯爷看放了谁在房里好?”

    萧延亦没有听到她说什么,问道:“什么?”

    二夫人一愣,暗暗去观察他的神色,猜测他是真的没有听到还是……

    “妾的意思,房里头总归要放人的,妾问问侯爷放在房里好?”

    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不是亲生的便没了血缘的亲厚!

    萧延亦就拧了拧眉头,原本想要和她商量鑫哥儿的事又重新压了下去,回道:“这件事你看着办吧。”随后一顿又道:“还有许多公务积压着,你先回去吧。”转就朝另外一边走去,去了凌波馆。

    二夫人就愣在哪里。

    他是什么意思?

    是同意了吧,同意给丫头开了脸放在房里?

    “二夫人。既然侯爷没有意见,您看放了谁在房里比较好?”男人嘛,房里总要有人伺候的,如果他在外面被不三不四的人迷住,还不如留了人在房里的好,总归是自己的丫头,要打要卖还是夫人的权利,是不是抬姨娘也是夫人拿主意,比起让男人去外面要好的多。

    二夫人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道:“就紫鹃吧!”

    紫鹃老实,又是和紫檀一起到府里来的,比起紫檀来姿色上也差了一些。

    李妈妈没有意见,点头应是:“那奴婢去办!”

    二夫人沉着脸点了点头,李妈妈又问道:“那紫檀那边?”

    “她既生了二心,就留不得她!”二夫人一甩袖,满脸的愠怒,敢在她眼皮子底下用起来了手段,便要想好了这其中的代价。

    李妈妈心里沉了沉:“奴婢知道怎么做了!”

    不过一会儿工夫,鑫哥儿醒了的消息,以及二夫人要给紫鹃开脸的消息传遍了院子,大家都去紫鹃房里恭贺,唯独昔红红火火的紫檀房里,却是冷冷清清的,她摔了桌上的一干茶碗碟盅,却又不敢真的大声发怒,气的扶着墙呼呼喘着气,后的伤撕扯的火辣辣的疼,可也平复不了她口的怒!

    她知道鑫哥儿醒的时候,就知道二夫人不会轻饶了她,她办事不利,以二夫人的作风必定不可能轻易放过她,可是那是她的错吗,她也是按照她的吩咐办事,如今鑫哥儿醒了只能怪他运气太好!

    她紧紧攥了拳头,又砸了一个茶盅。

    正在这时,李妈妈挑着眉头走了进来,看着一屋子的狼藉,目光在地上这么一睃便落在一个官窑甜瓷兰花的花瓢上,立刻冷笑着喝道:“紫檀你发的什么疯!”三两步走了过去,一把推开她捡起地上花瓢的碎片就叱道:“这是年前二夫人赏你的吧?你可知道这是哪里的来的,这可是太后娘娘赏给二夫人的,二夫人疼你才将这给了你,你竟然……竟然……”

    李妈妈满脸的心疼,气的说不话来!

    紫檀也是一愣,她刚刚是气昏了头,见到东西便摔,哪里想得到这是二夫人赏的。

    随即便有些紧张的道:“李……李妈妈,奴……奴婢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李妈妈厉声道:“我瞧着你分明就是故意,瞧着二夫人待你宽厚就把自己当主子了?”说着,一挥手:“来人,将她给我绑了!”

    四个粗使婆子立刻掀了帘子,气势汹汹的进来了门。

    紫檀一怔,她又不是没有打碎过二夫人的东西,可是每一次二夫人也只是骂了几句,大不了罚了跪,何以这次竟要这样的排场。

    她看着李妈妈,看着一干凶神恶煞的婆子。

    忽然明白过来,这几个婆子分明就是早早候在了门外等着了,李妈妈这一次来目的就是要发落她,这个花瓢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紫檀站在哪里,不知是害怕还是生气,腿便抖了起来。

    粗使婆子三两下绑住了她手脚,紫檀脸上顿时疼的满是冷汗,她正要说话就瞧见李妈妈端了杯黑乎乎的药汁过来……

    她满脸惊恐的看向李妈妈,呜咽声不断。

    李妈妈却是冷笑一声,掰开她的嘴巴就将药汁灌了进去,在她耳边道:“这是天花的毒,紫檀姑娘保重!”

    紫檀惊恐的无以复加,被呛得不停的咳嗽。

    李妈妈却是手臂一挥,冷冷的站在哪里,满脸的嘲讽看着紫檀一点一点被拖出房间,

    紫檀脑子里便满是李妈妈讥诮的笑容……

    她随着郡主陪嫁到侯府,她想过她的未来,会配个小厮留在府里做管事妈妈,会发出了府二夫人给她嫁妆,她在外面找个老实可靠的人嫁了,也幻想过开了脸做了通房,怀了侯爷的子嗣又做了姨娘,生个一儿半女……

    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被郡主当成弃子扔了出去,她从侯府出去会有什么下场,她比谁都清楚,郡主边原本跟来了四个大丫头,四个小丫头,如今还剩下几个,那些人又去了哪里她比谁都明白。

    她一直当自己是郡主的心腹,帮郡主做了许许多多的事,她也从未有过二心,她以为她比那些人幸运,因为她聪明机灵懂得察言观色,甚至在王府里她和李妈妈后面,还学了拳脚功夫,跟在二夫人后不当只是丫头,还能起到护卫的作用。

    没有想到,她根本没有不同,她的结局比起那些人来还要不如。

    后背上的疼已经毫无知觉,紫檀觉得刚刚的药一路烧到了心头,又从心头凉到了脚底,她要怎么死?是畏缩在破庙还是死在大街上,是赏口薄棺葬了还是扔去城东王家庙的乱葬岗?

    紫檀抖了起来,不停的抖!

    她想要活下去,哪怕低如狗她也想活。

    她拼命喊着,可是来往的婆子丫头不少,却没有一个人能停下来救她。

    是啊,二夫人发落的人,谁敢过问,况且,她还有个光明堂皇的借口,她摔了太后娘娘赏赐的花瓢,还得了天花!

    多大的罪名!

    她觉得好讽刺。

    紫檀闭上了眼睛觉得好绝望,想到连翘的话:“你这样的颜色,不愁以后没有好子过。”

    她有吗,她再也不可能有了。

    紫檀拼命的哭着,奋力的挣扎。

    可还是被扔上了马车,婆子鞭子一挥,马车便出了侯府,朝她不知道的地方驶去,紫檀眼睛一红看着马车的壁角,用尽了全力就撞了上去!

    随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间就觉得全如火烧般的疼,记忆一点一点复苏,她猛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一顶青纱顶的帐子,秀雅的绣着蝶戏莲的图案,她猛的摇了摇头,就在这时,一道清冽的声音闯了进来:“你醒了?”

    四夫人,是四夫人!

    紫檀猛的一怔,她不是在马车上撞死了吗,不是被二夫人扔出去了吗,怎么会听到四夫人的声音……

    她转过头,不敢相信的看向发声的地方,就见四夫人正坐在边上的椅子上,面色柔和无喜无怒一如从前。

    “四夫人?”紫檀不敢确信的出声问道,才发觉自己的喉咙嘶哑,声音断断续续的……

    析秋点了点头,看着她道:“你中了天花的毒,张医女给你喂了药,这会儿还有些发烧,你也不要乱动好好休息吧。”

    轻轻的声音,却让她忽然有种死而复生脱胎换骨的奇妙感觉。

    紫檀依言点了点头,视线却依旧落在析秋上,生怕一闭上眼睛自己又回到马车里去了。

    四夫人救她的原因,她不傻,自然明白她的目的。

    若是以前她自然不会考虑,可是郡主这样对她,左右都是死,她家里头也没有娘和老子,只有一个妹妹去年已经死在了王府,这会她已经毫无牵挂……这个府里只有四夫人能帮她,她告诉四夫人敏爷是如何受伤,鑫爷是如何中毒的,四夫人一定不会让她死的。

    是的!

    紫檀目光灼灼的看向析秋:“奴婢有话要说!”她满以为析秋立刻会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却不料她却是道:“嗯,先不着急,你仔细养着体!”

    紫檀愣住,四夫人什么意思?

    是根本不想听,还是另有目的?

    析秋仿佛不知道紫檀所想,随意的点了点头,嘱咐了岑妈妈照料,便走了出去。

    她站在次间的门口,隔着帘子看着正在说悄悄话的敏哥儿和鑫哥儿,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碧槐站在后面,她看向析秋,她今穿了间素淡月华色褙子,头上三两只素钗点缀,清清淡淡的站在哪里,如风如柳,却让她突然生出了敬佩,或许在别人眼中的四夫人是柔弱的,是软弱的,是好脾气任意欺凌的,可是她却知道,这样的四夫人不过是外表,她是坚强的,外柔内刚的,她的底线不让人触碰,一如当时在府里的三小姐抑或是大太太……

    “夫人,我们要怎么做?”碧槐小声的问道。

    析秋目光依旧落在鑫哥儿上,看着他已经能喝半碗米汤,脸色也比昨好些了,不由露出怜的笑容来,淡淡的道:“让碧梧去,和厨房里头的人说说话!”

    碧槐一愣,想了想终于明白了析秋的意思。

    四夫人这是要让二夫人着急,惶恐,自己上钩!

    她笑着点了点头回道:“这事儿碧梧最喜欢做了。”

    析秋听着也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掀了帘子进了房里,鑫哥儿躺在那里,敏哥儿坐在他的边,两人见析秋进来,纷纷喊道:“母亲(四婶婶)”

    析秋笑着在玫瑰上坐了下来,摸了摸鑫哥儿的头:“还难受么,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鑫哥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回道:“阮姑姑刚刚给吃了药丸,没有喝药那么难受了,我现在觉得舒服多了。”敏哥儿听着也点头道:“母亲,药丸好香啊。”

    析秋笑着道:“有没有谢谢阮姑姑,阮姑姑这几天照顾鑫哥儿可辛苦了。”

    鑫哥儿就笑眯眯的点头道:“嗯,等我好了就将我最喜欢风筝送给阮姑姑。”析秋笑着点了点头:“鑫哥儿真乖。”又看着敏哥儿:“敏哥儿也很乖,腿还疼不疼了?”

    敏哥儿就摇着头道:“不疼了。”

    析秋微微笑了起来,鑫哥儿看着她,忽然拉着析秋的手,很认真的道:“嗯,我也要谢谢四婶婶,四婶婶也很辛苦!”

    “真的?”析秋低头看着鑫哥儿,忽然凑近了他笑着道:“那就让四婶婶亲一下吧。”说着啪叽一下亲了鑫哥儿的小脸,鑫哥儿捂着脸咯咯的笑了起来……

    敏哥儿在一边看着也傻笑,析秋抬眼看着他,也搂了过来在敏哥儿脸上也亲了一下,捏了敏哥儿的鼻子道:“我们敏哥儿也要谢谢母亲是不是!”

    鑫哥儿目光一转,就翻了滚到析秋的怀里,吊着析秋的脖子,也回亲了一口,敏哥儿也笑着凑了过来,析秋一边一个搂着,三个人在玫瑰上滚着笑着……

    太夫人隔着帘子站在门口静静听着里面的传来的笑声,嘴角也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来。

    吴妈妈小声道:“太夫人,我们要进去吗?”

    太夫人就转头看了看天色,回道:“让厨房多做些菜来,一会儿咱们再过来吃晚饭。”

    吴妈妈听着就笑了起来。

    “夫人,夫人!”李妈妈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二夫人拧了眉头放了茶盅看向她,问道:“什么事这样惊慌,不是让你回王府找荣总管的吗,这会儿怎么回来了?”

    李妈妈顾不得仪容,拿了帕子胡乱擦了汗,回道:“夫人,紫檀不见了。”说着,怕二夫人不明白又道:“那几个婆子明明将她送去王家庙了,想着过了一夜她又是高烧不断,这会儿定是已经咽气了,可是再回去找时,不但找不到她的人连尸首也找不到。”

    二夫人听着一愣:“怎么好好的人会不见了,再派人去找,仔细的去找!”说着一顿又叮嘱道:“若是人手不够,就回去请荣总管帮忙,她一个小丫头又生了几分姿色,或许被路过的人捡了回去,给我在周边找!”

    李妈妈听着忙点头应是:“那奴婢现在就去。”说着,提着裙子又匆匆跑出了门,路过厨房时就听到碧梧和几个婆子在说话:“晚饭做出三样来,米汤熬的浓一些给鑫爷的,太夫人定的菜单按正常了去做,至于我刚刚说的几样素菜,记得做的时候不要放盐,最好水煮了……”

    那几个婆子听着就一脸不懂的样子,又常和碧梧一起说笑,便没什么顾忌的问道:“怎么做三样,还不放盐,这不放盐水煮了怎么吃。”

    碧梧就假意瞪了那婆子一眼,回道:“放了盐才不能吃,会留了疤的!”

    那几个婆子似懂非懂,又问道:“啊?留疤,难道是敏爷的腿?”

    碧梧就瞪了婆子一眼,啐道:“呸!说出来吓死你们,是天花!”

    婆子们自然不信,得了天花怎么还会留在府里,她们没有听说府里谁得了天花,自然当碧梧说的是玩笑话。

    可是,李妈妈却是脚步一顿,猛然间背脊生凉。

    天花,得了天花了不就是紫檀,她又想到紫檀莫名失踪,难道是?

    她隐在了一边,却又不敢立刻去告诉二夫人,毕竟她不敢确定碧梧说的是真是假,想了想她提着裙子猫着腰就去了四房。

    躲在门口,仔细去看正房,突然,碧槐从里面出来,拿了两只手指捻了几件衣服扔在了门口,指着问玉道:“拿去烧了!”

    李妈妈看着那衣服就愣住,那件浅绿色的比甲,是……紫檀的。

    她又仔细看了几眼确定无疑,难道紫檀真的被四夫人偷偷接回了府里?四夫人要干什么,难道想从紫檀嘴里问出二夫人害鑫哥儿的事儿?

    她猛然转朝二夫人的院子里跑去。

    二夫人见她回来满脸不悦的道:“你今儿这是怎么了,做事越发没了章法。”李妈妈忙挥退一房的丫鬟,也没心思管礼仪上前几步凑近了二夫人,将她看到听到的事细细说了遍。

    二夫人听着就将手里的茶盅摔在了桌面上,怒道:“你可确定?”

    李妈妈就点了点头:“不会那么巧,紫檀走的时候就穿的那件比甲!”说着一顿又道:“碧梧说煮了菜给天花病人吃,府里头若是有天花早送出去了,怎么还会留在府里,况且,四房里就那么几个丫头,一个个都生龙活虎的在府里走动,怎么会有人得了天花,四夫人定然是悄悄将紫檀接回来,又不能被旁人发现,就偷偷养在了房里。”恰好有张医女在治病又方便。

    李妈妈额头上冷汗不停流。

    二夫人也是怒火中烧,佟析秋这么险卑鄙,竟然将紫檀偷偷接回来了。

    她想干什么,想要在她背后捅她一刀,想要告诉别人鑫哥儿的事是她做的?

    她握紧了拳头,忽然想到佟析秋的笑容,那样诡异的笑容当时她不明白,只觉得寒凉和莫名其妙,现在想想,难道那个时候她已经算到她要将紫檀处置掉?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怎么可能那么聪明,她一向懦弱的躲在萧四郎后,就连当初胡素青闹上门,她也只是站在一边看,半句话不敢说,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

    二夫人不相信,可是还忍不住气的抖了起来,恨不得去将佟析秋撕烂了。

    “夫人,我们怎么办?”要是让太夫人和侯爷知道,夫人以后在府里可怎么做人,还有鑫爷,他以后长大了知道了自己的嫡母害过他,他会怎么样,结果她不敢想象。

    二夫人是郡主,上有太后娘娘和荣郡王护着,她还怀了侯爷的子嗣,太夫人和侯爷不可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她们这些奴才可就不一样,定是活不成的。

    李妈妈焦急的看着二夫人。

    二夫人骤然间冷静下来,她看着李妈妈道:“你刚刚说什么,碧梧去厨房让婆子煮菜不要放盐,说是给天花病人吃的?”

    “是,碧梧是这么说的。”李妈妈回了话,忽然明白二夫人的意思:“夫人的意思是?”

    二夫人看着她就点了点头,回道:“既然太夫人和侯爷还什么异常都没有,就表示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佟析秋现在定是还在给紫檀养病,她做的肯定很隐蔽,若是现在让紫檀死在她的房里……”

    再让太夫人和侯爷以及萧四郎知道……

    这简直是送到她面前的一次绝佳的机会。

    她就将机就计,送她一程!

    李妈妈眼睛一亮,忙点头道:“奴婢现在就去办!”

    “嗯。小心一些!”二夫人叮嘱道:“她现在或许还不知道我们发现了紫檀,但你也不能大意了。”

    李妈妈应是,就回了房里在柜子的低下翻出一个箱子,从箱子里找出个小小的纸包,用长长的小指指甲,挑了一指甲的粉末,然后又曲着手指出了门……

    正是晚膳的时间,厨房里的婆子正忙的火朝天,烟熏火燎的看不清晰,李妈妈站在门口,仔细去看里面。

    见李妈妈进来众人和她行了礼打了招呼,围着她说了话便又各自去忙,李妈妈就转了转,指着食盒里清汤挂水的青菜,问道:“这是给谁做的菜,竟是连油也不放?”

    有婆子头也不回的回道:“是四夫人边的碧梧姑娘来要的,给谁的奴婢不知道。”

    李妈妈就应了,弯了腰仿佛不经意的道:“这菜可是摆歪了,汤都洒出来了,小心管事妈妈罚你们!”说着就伸手去扶碟子。

    正在这时,一只手毫无征兆的伸过来,如钳子一般抓住了她的手!

    ------题外话------

    你们都是坏孩子……坏孩子……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集体虐我。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