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态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送走阮静柳,析秋独自在房里静坐了许久。

    柳和碧槐两人心中着急,却摸不准析秋到底在想什么,柳看了眼桌上冷掉的饭菜,不由着急的要去喊门,碧槐小声道:“再等等吧,夫人这会儿怕是在想事,我们把饭菜端下去吧。”

    “也好!”柳想了想,便和碧槐两人提了食盒去厨房让岑妈妈将饭菜重新一遍。

    进门时,析秋房门已经打开,房间已没了她人,柳和碧槐两人俱是一愣。

    柳抓了院里一个未留头的小丫头问玉道:“夫人去哪里了?”

    问玉七八岁的年纪,平时都是在院子里做洒扫的事,她见柳问便指向书房道:“夫人一个人去书房了。”

    柳听着就松了口气,放了食盒便去了书房。

    析秋正站在高高的书架前在找什么,柳进去道:“夫人在找什么?奴婢帮您找吧。”析秋一本书一本书的看过去,头也不回的道:“在找一本《五字鉴》。”说着指着书架的另外一头,道:“你去那边找找。”

    萧四郎书房里的书不多,但《五字鉴》并不算稀有应该有才是。

    柳听着便惦着脚去找,主仆两人围着书架寻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

    “夫人找这本书做什么?”柳探头看了看,她识字不多便疑惑的看着析秋,析秋在书桌后坐了下来,随手去翻了书页,低着头回道:“……是启蒙读物。”说完,手停在其中一页,拧了眉头抬头看向柳道:“你明天将这书拿去给宋先生。”说着在卷三《陶唐纪》那一页上敲了敲:“旁的不用多说。”

    柳似懂非懂,接过书仔细记了析秋翻的这一页,点头道:“奴婢明送敏爷去学堂,顺便将书带去给先生。”

    析秋笑着点头,柳也越发精明了。

    析秋又交代道:“你让碧梧这两多注意秋萍的动静,若是她有什么异常,就来禀报与我。”

    她怕秋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无论二夫人揣的什么心思,她对二夫人动手只能是一卵击石,非但不能成事还会适得其反。

    “奴婢晓得了。”柳点头应是。

    “夫人,四爷回来了。”碧槐在门口轻声唤道。

    析秋出了书房的门,萧四郎已经进了院子正在院中等他,析秋迎过去笑着道:“四爷若是不介意,等这两天气好些,妾想将书房里的书搬出来晒一晒。”

    萧四郎闻言一愣,回道:“嗯。”与析秋并肩进房:“你让下人们去做便可以,里面的书陈迹多年,恐怕落了许多灰尘。”

    “妾知道了。”这里是萧四郎年幼时居住的院子,都是些启蒙书籍或是《大学》,《中庸》之类,有的甚至都未曾翻动过,她不由想到太夫人说起萧四郎读书的事:“先生教的功课,让他回来抄三字经,他便偷偷拓了他三哥的,被先生发现后还振振有词说他一未抄,二未找人代写,先生又未规定不准拓模。”

    萧四郎转头去看析秋,见她弯着眉眼眉宇间有一丝笑意,他挑了眉头道:“在想什么,笑的这样开心。”

    “没有!”笑摆了摆手,随着萧四郎进了门,又回头吩咐碧槐:“将敏哥儿请来,我们吃饭吧。”

    碧槐应是去将敏哥儿领了过来。

    一家三口吃过饭,敏哥儿回房写功课,析秋则和萧四郎坐在次间喝茶,析秋将太夫人的意思告诉萧四郎:“……娘说二嫂有孕在不宜劳,让我暂代理中馈之事。”

    萧四郎喝茶的动作一顿,沉吟了片刻看向析秋,道:“府里事多且杂,你若是不愿意便去辞了娘,若是不方便,明一早我去说!”

    “不用,不用。”析秋还真怕他去和太夫人说,婆媳间的事婆媳间解决,若真让萧四郎去回了太夫人,太夫人定然会觉得她畏畏缩缩不大方,拒绝也好接受也罢竟是让她儿子去和她说:“我倒也没有不愿意,毕竟娘说的也对,府里的事一直都是二嫂持,如今她有孕在自是不能再累了她,大嫂那边一向清心寡,若是整里让府里头的婆子丫头时时去烦她,她也得不了清净,至于娘更是不能够了,她年纪大了也总不能还要拿府里的事烦累她,我即是家里的一份子,自是改尽一尽力。”

    眼下最合适的,还真的只有她!

    “嗯。既然如此那你便去做吧。”萧四郎听着倒也没有说什么,一顿又道:“可是人手不够用?”

    “娘说把二嫂边的李妈妈派来给我用,李妈妈是二嫂边得力的管事妈妈,想必人手应该够用,四爷不用担心!”析秋原意是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便转了话题说道昨天萧四郎去宫里的事:“圣上如何定夺?”

    萧四郎便面露笑意,将宫里的事和她说了一遍,原来昨天太后娘娘将圣上请去后,说起这梅瓶虽是新得的没有几年,但却用顺了手摆在案上看着也舒心,圣上便安慰太后着令内务府寻一只一模一样的来,太后既然会挑着梅瓶打碎,就必然算好了内务府再寻不出,果然宫里宫外忙活了半天真的没有寻到。

    太后娘娘便拉着圣上哭了起来,从梅瓶的事一直说到先帝又说到已过世的太子,竟哭的帕子都湿了两条……

    圣上在慈安宫里磨了几个时辰的功夫才回了御书房,便召了负责内务府东昌伯钱忠进去,勒令他一之内找出一只一模一样的梅瓶。

    钱忠拿了太后宫里递出来的碎片,连夜去寻了,找了半夜却找到两只相似的,太后自是不满意,定是要这只一模一样的。

    圣上便让钱忠去找藤家大爷,让藤家送一只梅瓶进宫里头,藤家得了这样的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便借机将标书又递了一份进去,圣上压了标书却将梅瓶送去了慈安宫里头,太后失而复得自是满心的舒爽,又召了钱忠去问此梅瓶出自何处,钱忠说了出处,太后便一封懿旨赏赐了藤家大绵帛数匹,玉如意累丝点翠步摇一对,羊脂白玉的手镯一只……

    藤家大爷代大领旨,在宫门外朝着慈安宫外磕了三个头。

    析秋没有料到短短一,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挑了眉头问道:“那圣上是何态度?”

    萧四郎面露微笑,淡淡道:“圣上并无特别指示,但标书却压在文案上。”说着一顿又道:“施胜杰连夜去了通州!”

    施胜杰是继韩承后继任内御林卫副指挥。

    “难道?”析秋对圣上的反应也是大吃一惊,随后又觉得在理之中,藤家若真的韬光养晦将漕运和内务府的生意交出去,退到通州守着茶叶和米粮生意偏安一隅自此本本分分,或许圣上还会饶了藤氏,但如今……

    析秋叹了口气,道:“那五爷那边可会受到波及?”萧四郎听着摇了摇头,回道:“还不至于!”

    如此也是万幸了。

    第二一早二夫人边的李妈妈便来了,抱了三四摞约莫六七本的账簿和对牌,李妈妈个子很高眉眼之间的距离比常人要近,就显得眼脸格外的细长,非常精明的样子。

    她笑着朝析秋行了礼,指着两本账簿道:“四夫人,这两本是开了年府里的开支账。”又指着另外三本:“这是去年下半年的,剩下的是去年下半年的,二夫人原是怕您才上手,又没有人细细的解释,想让奴婢多抱一些账簿过来,让您多看几年的,可奴婢想着这账簿的事也不是一时半刻能看完的,就先抱了一些过来给您,回头再给您拿前面几年的。”

    若是想要了解府里的况,看账本是最好的途径,内院里头的收入支出,各房每月的开销,厨房的以及针线房的采买,吃穿用度等等一应的事都能在账簿上看出来,析秋是代二夫人掌家所以她到没有多少心理压力,但凡大事她去请示太夫人,小的事按照以前的旧历去办就是。

    就如算盘珠子一样,怎么去拨怎么去动,她心里还是有数的。

    “有劳妈妈的了,那这些账簿就先搁在我这里,我得空仔细看看。”析秋笑着点头,让柳将账簿收了。

    李妈妈见析秋不卑不吭,脸上并没有掌权后的喜色,她目光闪了闪暗暗吃惊,手上已经将装着府里的对牌的黑漆匣子递了过去:“这是府里头管事妈妈的对牌,府里里外共三十二司,这里便是三十二块对牌,夫人请过目!”

    牌子和她们各房里的对牌不一样,上的是红漆上面用黑墨写了各处的名字,如回事房,库房等等……柳端了黑漆匣子仔细点了,抬头对析秋点了点头,析秋笑着道:“仔细收好了。”

    柳应是,拿着匣子进了次间。

    李妈妈看着柳进去,便笑着对析秋道:“夫人何时见一见各处的管事?眼见着二小姐纳徵要到了,二夫人原是要拟了宴客的单子,可还未着人去办,就查了出孕,也没有三两天的功夫了,还要各处去送帖子,时间恐怕有些急!”

    二十八纳徵早就定了的,怎么会还没有拟宴客的名单?

    析秋看了眼李妈妈,面上笑着道:“妈妈说的没错,不过因是纳徵请些通家之好便可以了,倒也不耽误事儿,回头我让人拟了,还牢房妈妈跑一趟外院,让回事处将帖子送出去。”

    李妈妈一怔,四夫人才嫁过来不过几个月,府里头因为还在孝期便是三月三也没有如往年一样办宴,四夫人对府里的通家之好想必也不会熟悉,这拟名单的事看着容易,可实际却是不简单的,请谁不请谁都有讲究!

    难道她是顾了面子才会夸了海口,还是会去请示太夫人?

    李妈妈心里冷笑一声,恭恭敬敬的回道:“是!奴婢本就是派来任四夫人差遣的,哪里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四夫人客气了。”

    析秋笑了笑便道:“至于各处的管事,今这个时辰也来不及了,不如就明吧,按平二嫂的时间,卯正三刻来我这里,妈妈觉得如何?”

    “奴婢自是听四夫人的。”说着一顿又道:“那奴婢就先去通知各处。”

    析秋点了点头,让柳送李妈妈出门。

    “夫人。”碧槐看着一摞账簿道:“这么多账簿,还要拟宴客的名单,我们对府里的大小事包括来往府邸家眷一点不了解,一天来得及吗?”

    析秋也知道时间紧,可如今她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既然做了就不能有让人诟病之处,她笑道:“名单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去外院找胡总管拿一份府里头来往的名单就是,至于请哪些人就要我们自己去判断了,便是有错处也无妨,不还要请了太夫人过目嘛。”

    碧槐觉得有道理,遂点了点头道:“奴婢这就去外院。”析秋喊住她,笑着道:“急什么,这会儿功夫胡总管必定是忙的很,我还有事吩咐你去做。”

    碧槐停下来看着析秋,析秋就指了指桌上的账簿,笑着道:“这里一共是六本,我们三人一人分去两本,在今之内必须看完,将关键的记下来,比如每月各房开支数目,厨房采买一项最是关键,还有就是内院每月的总开支,把数据统计出来,往后查录起来也清楚,至于其它的看过就可以,若能记住最好,要是记不住,往后遇到再翻了账册去查!”

    “是!”碧槐就低头抱了两本去年上半年的坐到一边去看。

    析秋就翻了上半年的账簿,越看她越是咋舌,当初她在娘家掌家时,佟府阖府一年里,各处细碎的零用以及府里头每季的主子下人的衣裳等等,一应开支加起来不过是三千两,其中还包括各处府里来往的应礼钱,有多有少,但大抵不超过三千两。

    可侯府光上半年四个月,厨房一项支出就有一千五百二十两,其它就不计算在内。

    她不由感叹,府里头每年要收支多少才能支撑这么大的一笔开支……

    碧槐也看着的直瞪眼,啧啧叹道:“夫人,从账簿上看去年外院年头年尾,共拿了五万两进内院,到年底账簿结账年余,竟只剩下五千两……”

    析秋听着到没有惊奇,去年她和萧四郎大婚,萧延筝定了婚事的嫁妆也应该包括在内,光这两笔就能花去一半,一年下来用去这么多倒也不奇怪。

    不过没有往年的对比,她也不敢盲目下结论!

    一大半,析秋便耗在厚厚的账本上,细细将各处的数据记录下来……

    太夫人这边沉了脸问吴妈妈道:“他果真这么说?”

    吴妈妈也是脸色沉沉的点头道:“郎中确实这么说,说药很轻通过脉象根本查不出来,若非他在苗疆待过数年,知道一旦吃了这种药,女子的腹部出便会留下一条浅浅的红线,是因为血脉受阻所制,直至一个月后女子小子再来,才会慢慢消除!”

    太夫人砰的一声拍在茶几上,她眯了眼睛道:“你带着柳妈妈先将她扣起来,细细的去她房里查!”

    吴妈妈知道,自佟析华的事之后,太夫人对苗药的事格外的敏感,就连存在库房里的几贴苗药也悉数毁了,如今又再出现那种害人的东西,她如何能不生气!

    “苗疆,苗疆!”太夫人气的语音都有些颤抖:“去查,但凡有干系的一个不留!”

    “是!”吴妈妈应是,掀了帘子带着柳妈妈和粗使婆子就直奔去了藤秋娘的院子。

    紫檀远远的瞧见,飞快的转回到房里,二夫人正躺在贵妃榻上吃着太后娘娘刚刚送来的新鲜李子,酸酸的格外爽口,李妈妈坐在一边细细的将四夫人的反应说给她,瞧见紫檀沉了脸进来,二夫人挑眉问道:“怎么了,失魂落魄的。”

    “夫人!”紫檀看了眼李妈妈,李妈妈知道紫檀有话说便起要避出去,二夫人便摆着手道:“说吧,什么事!”

    紫檀就压了声音指了指外头,回道:“奴婢瞧见吴妈妈和柳妈妈带着粗使婆子去后院了。”

    二夫人一愣,坐直了体,李妈妈赶紧按着她:“您慢着点,慢着点!”

    “没事。”二夫人拧了眉头摆手,问紫檀道:“你确定是去了后院?”紫檀确定的点了点头,担忧道:“夫人……藤姨娘她……会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二夫人眼睛眯了眯,冷笑道:“晾她也不敢。”藤家的事可还没有完!

    “奴婢再去看看。”紫檀说着要出门,二夫人却是摇了摇头,扶着李妈妈的手站了起来,道:“帮我更衣,我们去太夫人那边。”

    二房里的姨娘出事,二夫人为主母若不出现就说不过去了,李妈妈和紫檀没再说什么,帮着二夫人换了衣裳扶着她便去了太夫人房里。

    锦绣看着二夫人出门,飞快的回了房里,气喘吁吁的对沈姨娘道:“姨娘,二夫人去太夫人那边了,她会不会替藤秋娘求啊?”

    “呵……”沈姨娘眯了眼睛,眼底满是恨意冷笑道:“她若是求,她就不是二夫人了。”说着一顿又道:“我孩儿的命,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满满的恨意,让锦绣也不由缩了一缩,可一想道姨娘受的苦,她心里也是一酸,咬着牙道:“幸好还有太夫人做主,若不然小少爷就白白被她们害了去。”

    沈姨娘目光渐渐变的悠远,想到在娘家时,家里子很穷,她和娘亲常常三餐不继,虽是挂着武昌伯的旁枝的份,可到底子难过,后来沈太夫人在族里找一位品貌兼备的女子,叔伯推荐她时她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若想让娘过的好,只有撇了自己这一生的清白才行。

    原以为去的人家必定妻妾成群,她做了许多的心里准备,却没有想到到了宣宁侯府,做了侯爷的妾室。

    想到那样如风一般的男子,沈姨娘便是心口一暖。

    万般皆是命,可是她的孩儿却是无辜的!

    她紧紧揪住下的锦被,恨恨的道:“藤秋娘,你不得好死!”说着一顿又对锦绣道:“太夫人主持公道?她不过是怕藤秋娘拿了同样的法子去害二夫人罢了。”

    嫡庶比起来,太夫人自然更紧张嫡孙。

    下午析秋觉得困顿,碧梧从外面进来,脸色有些古怪,析秋挑了眉头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藤姨娘被太夫人关起来了,院子里外都守着婆子,任何人不得进出!”碧梧说着,想到二夫人院子里的景依旧是心有余悸:“吴妈妈和柳妈妈带着人搜了藤姨娘的房间,里里外外仔细搜了一遍,好像没有找到什么,但藤姨娘还是被关了起来。”

    析秋听着便是一愣,问道:“那二夫人呢,二夫人那边什么反应?”

    沈姨娘流产的事实在太过蹊跷,若是早前她便确信太夫人定会去查,那么如今她自是更加确信。

    无论如何,沈姨娘怀的都是萧氏的骨血,府里的子嗣又这样艰难,太夫人怎么能许有人去暗中加害,况且,如今二夫人又怀了子嗣,若是那歹毒之人再对二夫人动手……

    “二夫人正在太夫人房里。”碧梧回道。

    碧槐便拧了眉头沉吟了片刻,问道:“可知道太夫人为什么要关藤姨娘?”碧梧点了点头,压了声音回道:“说是沈姨娘肚子的孩儿,是藤姨娘害的,偷偷在沈姨娘的茶里下了药!”

    碧槐面色一变:“太夫人查出了证据,所以将藤姨娘关了起来?”

    “有没有证据不知道。”碧梧顿了顿又道:“不过,藤姨娘已经招认了。”柳妈妈可是萧府里专门管教处置那些犯了规矩的人,她的手段多的令人咋舌,碧梧想到听说的那些忍不住打了个颤。

    碧槐暗暗心惊,不由朝析秋看去:“夫人,藤姨娘一旦招了,按照府里的规矩恐怕是留不得了吧?”

    析秋已经重新翻了账簿去看,听了碧槐问头也不抬的道:“就看二夫人的态度了!”

    关二夫人什么事?

    几个丫头听的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析秋只笑笑没有再说话,对碧梧道:“你若是得空,不用再去前面打听,仔细和问玉留意着秋萍的动静。”

    比起藤秋娘的死活,她更关心的二夫人的态度,和鑫哥儿的平安。

    “哦。”碧梧应是,想问为什么要留意秋萍,可又不敢再问,只喃喃的出了门。

    下午碧槐去胡总管那边,要了一份府里头来往频繁的府邸名单,析秋打开一看顿时愣了一愣,名单列的很细致,共有三页纸,按照和府里头远近亲疏走动的频繁程度而立,如东昌伯府,诚意伯,寿宁伯就在第一张纸上,属于通家之好来往频繁的。

    而入锦元伯,武威侯以及武昌伯等府邸则是年节互相往来,彼此也有走动但大多都是面子上的事,私底下府里头各处却并无多少往来,另一张上面写的是泛泛之交,如怀宁侯,杨阁老府就属于礼节到了即可的。

    析秋没料到这么细致,看来拟宾客名单要容易一些了。

    “等晚上雁回来,让她拓一份我们另外收着!”析秋交代了柳,几个丫头里面柳识字但写字却不行,碧槐和碧梧两个也是如此,唯独雁字后来在她房里她带着她仔细练过,平里书信倒是不成问题。

    “夫人。”柳拿着那张与府里头来往密切的名单道:“这张上面自是都要请的,那另外两张怎么办,请还是不请?”

    析秋拿了有武昌伯的那张名单,指了指锦元伯府道:“将黄夫人加进去。”又指着武威侯府:“一并写进去。”

    锦元伯府和大夫人娘家有姻亲关系,唐大就是锦元伯府的,而武威侯林夫人和锦乡侯的阮夫人的沾着亲,林夫人的外甥女嫁的就是阮夫人的次子。

    都是盘根错节的关系,便是请了一家就要一并请了,其它的远了也就远了,本不是正式的迎娶,到时候再下了帖子也无妨。

    柳看着便是一头雾水,问道:“那旁的几府请不请?”析秋想了想点头道:“旁的明一并拿去给太夫人看,缺了谁多了谁再行添删就是。”

    “晓得了。”柳又低头去整理,几个人围着宫灯细细的忙活开来。

    连敏哥儿下了馆也安静的回了房里去做功课,析秋见他回来便放了手里的事去敏哥儿的房间,笑着问道:“父亲还没有回来,敏哥儿若是饿了先吃点点心好不好?”

    敏哥儿摇着头道:“母亲,孩儿不饿!”说着从桌子上前走了出来,笑眯眯的将今天馆里发生的事说给她听:“今天先生换了本书,教我们《五字鉴》,说了里面的《陶唐纪》,母亲,我背给您听好不好?”

    “好啊。”析秋目光一亮拉着敏哥儿的手笑着道:“那敏哥儿能说出里面的每个典故吗?”

    敏哥儿认真的点着头:“先生讲解了舜和弟弟象的故事……”要说给析秋听,析秋静静听了笑着点头,赞赏的摸着敏哥儿的头道:“那明天背给祖母听好不好?”

    敏哥儿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好!”析秋抱着他亲了一口,笑着道:“敏哥儿真乖,明天你去祖母房里请安,若是你二伯父在,你就带着鑫哥儿一起背给祖母听,若是二伯父不在,就再等一等,等到你二伯父在时,再背,记住了吗?”

    敏哥儿一愣,不明白析秋的意思,析秋便笑着摸着他的头道:“你二伯父总是嫌鑫哥儿不聪明,其实鑫哥儿很聪明是不是?”敏哥儿认可的点头,析秋又道:“所以,我们要帮助鑫哥儿,让你二伯父知道鑫哥儿也很聪明啊,这样二伯父就会更加喜欢鑫哥儿了。”

    似乎明白了,敏哥儿点了点头,回道:“孩儿记住了。”

    析秋说完,便牵着敏哥儿的手道:“那我们去给祖母请安吧。”说着两个人便去了太夫人房里。

    太夫人正满脸冷意的怒道:“她还有脸闹?就依承宁所言,明天就将人送铁杵庵中,府里头一也不要再留他!”说着一顿又道:“给她灌点药,就说得了天花送去庵里避一避。”

    吴妈妈应是,又道:“要不奴婢再去审一审,她人从未离过府,怎么会有苗药在手,必然是有人背地里给她的。”太夫人气平息了一分,道:“不用再审了,她即是承认了害沈氏的事,别的事只怕怎么问也不会再说。”说完一顿又吩咐道:“明把人送去,派了婆子远远的守在她周围,看看她会和什么人接触。”

    原来太夫人这是要放了饵引人上钩,一旦藤姨娘出了府,她背后若是有人就必定会现才是。

    正说着,紫薇进来道:“大夫人来了!”说着大夫人已经跨进了门里,太夫人收了脸上的冷意,道:“今天天,晚上许是会下雨,你派了人过来便是,自己何必过来!”

    “都来,若是空了一反倒不习惯。”大夫人笑着说着,接了紫薇奉来的茶,看向太夫人问道:“听说娘押了藤秋娘?”

    太夫人点了点头,大夫人已经了然,便劝太夫人道:“这样的人府里头终是留不得,娘也当宽宽心,可不能为了这样的人气伤了子。”

    太夫人听着就叹了口气,携了大夫人的手,拍了拍道:“唉!”两人便坐着没有再说话,析秋和敏哥儿由紫薇打了帘子进来,太夫人见到敏哥儿便露出笑容来:“敏哥儿,到祖母边来!”

    “祖母!”敏哥儿就松开析秋的手跑到太夫人边,太夫人抱着他疼的不得了,一连亲了几口,才道:“今天在馆里乖不乖,可被先生责骂了?”

    “没有。”敏哥儿想到析秋说的话,见房里并没有萧延亦的影,便道:“先生夸我们三个都很乖!”敏哥儿说完,又朝大夫人行了礼,喊道:“大伯母!”

    大夫人微微点头。

    正说着,正在隔壁玩的鑫哥儿和晟哥儿听到动静,已经蹬蹬的跑了过来,三个孩子围着太夫人叽叽喳喳说话。

    太夫人满脸的笑,乐的呵呵笑个不停。

    大夫人看着也是面带宠溺的笑容。

    闹了一通,让娘和丫头领着三个孩子出去,太夫人这才笑着对析秋道:“府里的对牌和账簿都送去了吧?可有什么不懂或是难处?”

    大夫人微微一顿,面有疑惑,太夫人就笑着解释道:“承宁有孕,你又一向清净,我便让析秋帮着接了中馈,待承宁生产后再接回来,这段时间家里的事只有辛苦析秋了。”

    大夫人看了眼析秋,面无异色依旧是淡淡的,朝析秋点了点头,道:“辛苦四弟妹了。”

    析秋面露羞赧:“府里的事二嫂打理的井井有条,处处安排的都很妥帖,我不过依葫芦画瓢做些死板的事,不辛苦的。”

    太夫人满意的点点头。

    析秋就趁机将晚上写的宴请的名单的拿了出来,连着武昌伯一共是十二家:“娘看看,可有少了哪家,多了哪家?”

    太夫人目光一亮,接过析秋递来的宣纸,上下看了一遍,满眼的笑意点头道:“真是个聪明的丫头。”说着又笑着道:“这些盘根错接私底下的关系,远近亲疏便是我这两年有是也会记不住,你到好没有人教你,便是凭着胡总管给的几张纸就列了出来。”

    大夫人看着,目光就落在锦元伯和诚意伯上,她知道两家的关系,是上次太夫人问黄夫人生意如何的时候才知道的吧?

    大夫人暗暗点头,不但心细而且记还很好,她笑着看向析秋道:“莫说娘,便是我主持中馈这么多年,有时候也能忘了各府之间的关系呢。”

    她们说不记得,析秋自是不信,但却有一样可以确信,她这张客人的名单列的没有错处,看来她一早留意各府关系还是有用处的。

    正说着,吴妈妈突然走了进来,脸色古怪的看了眼析秋,言又止的样子,太夫人知道吴妈妈要说的事,便没有去问。

    吴妈妈这一眼,让析秋心里一顿,暗暗疑惑,吴妈妈这么晚不在太夫人边,又是这样急切的样子,定然是去藤秋娘那边了,可她为什么用这样的看眼神看她,析秋不解。

    心里想着她已经站了起来,对太夫人道:“四爷这会儿要回来了,我带敏哥儿回去等他。”

    太夫人点了点头:“去吧。”这边大夫人也站了起来,破天荒的对析秋道:“我们一起!”

    析秋纳闷不已,让柳去喊敏哥儿,她自己则和大夫人并肩出了院子,门口守着的丫头婆子屏心静气的守在两边,大夫人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她不说话析秋索也没有开口,等到快要分道的时候,大夫人却是停了脚步,看着析秋道:“韶华院里有位叫秋萍的丫头,四弟妹知道不知道。”

    韶华院是佟析华原来的院子,原先叫风华苑,后来她去世后萧延亦易名为韶华院。

    析秋一愣,没想到大夫人会提到秋萍,她微微点了点头,大夫人便又道:“鑫哥儿和敏哥儿常常去韶华院玩,秋萍便仗着自己的份,常与他们说一些莫须有的话,你可知道!”

    析秋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就听大夫人又道:“敏哥儿聪慧机灵,简单的是非黑白他已有分辨之力,但鑫哥儿天淳朴,很容易相信旁人……我与你说这些,便是想给你提个醒,韶华院离你那边近,几个孩子又常去你院子里走动,你若是得闲也注意一些。”

    不但只是这些吧,恐怕还有一层是因为她是佟析华的妹妹,而秋萍是佟府跟来的陪嫁的丫头,若是太夫人处置起来,她脸上也难免无光,让她暗地里管一管,让秋萍收敛一些,免得说出来大家脸上都难看。

    大夫人是好意!

    析秋微微点头,语气微缓:“我定多注意,多些大嫂!”

    大夫人深看她一眼,淡淡点了点头,转带着丫头便拐去了另一边,留下清清淡淡疏离的背影。

    析秋摇了摇头,便转朝远远跟着的敏哥儿招招手,正要说话一边连翘匆匆追了过来,析秋停了脚步去看她,连翘便回道:“四夫人,太夫人请您回去一趟。”

    析秋面色一怔,点了点头吩咐冬灵和敏哥儿的娘道:“你们带着敏哥儿先回去,若是四爷没回来便伺候他先吃了饭,早些休息!”

    冬灵和娘应是。

    析秋带着柳和碧槐再次回了太夫人那边。

    一进门便看到太夫人沉了个脸,见析秋进去,吴妈妈就勉强笑着对析秋喊道:“四夫人!”

    析秋点了点头,问道:“娘,您找我?”太夫人就沉着脸点了点头道:“藤秋娘说要见你!”

    “见我?”析秋一愣,就见吴妈妈点了点头,将藤秋娘的况和析秋说了一遍:“白天还好好的,刚刚我去时她突然便撞了桌脚,疯疯癫癫的一会儿喊着要见侯爷,一会儿喊着要见二夫人……”说着一顿又道:“我请了府医给她清洗了伤口,她这才好一点,便一口笃定要见一见您,说是有的话只和您说!”

    只和她说?

    析秋拧了眉头,这个藤秋娘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想到先前在她眼里看到的恨意,不同于以前的凉薄和嫉妒,这两天她的眼神就是浓烈的恨,现在她又提出要见自己……

    是要让别人觉得,她是受了她指使吗?

    可是这根本说不通,她是四房和和沈氏根本没有利益冲突何必去害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便是谁也能想的明白。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认为她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心思转过,她不由去看太夫人,太夫人便对析秋点了点头,道:“让吴妈妈陪着,你去见她一见,倒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析秋更是巨震。

    太夫人的态度很奇怪,以藤秋娘如今的状况,是任由太夫人处置的,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必要去答应她的条件,难道是怕她死在府里?

    直觉上析秋不相信,府里死一个妾室,随便一个借口和理由都可以掩盖过去。

    太夫人竟然答应了藤秋娘的要求。

    “是!”析秋低声应了,朝吴妈妈看去,吴妈妈便去打了帘子,析秋便出了门直接去了藤秋娘的院子。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