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庶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太夫人听着就郑重的点了点头。

    吴妈妈知道,太夫人并非是真的厌了烦了,只是这些子瞧着四夫人对几个孩子的照顾,她心里的担忧放下了,敏爷毕竟是四爷的孩子,放在他们边照顾,也总归是要好一些。

    今儿敏爷受伤,四夫人连滑竿也没有坐赶了过去,衣服上沾了血也顾不上,那样精心照顾的样子,连她看着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再看敏爷躺在四夫人怀里,虽没有因受伤哭闹,可脸上还是露出些许委屈,他一向懂事连绪都隐藏的很好,就是在太夫人面前也很少露出除了笑容以外的表,若不是对四夫人放松了戒备,又怎么会有那样的表

    心思转过,耳边就听太夫人道:“这孩子心思重,放在我边我也没有精力开导他,或许去了析秋那边会好些。”

    析秋有耐心,无论是对敏哥儿还是鑫哥儿或者是晟哥儿都是小声说话,便是孩子们闹腾她也能笑着去应对。

    敏哥儿送回去,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太夫人说着,就站了起来走进碧纱橱里,看着熟睡的敏哥儿,眼底露出心疼的样子,疼惜的去摸敏哥儿的小脸,叹道:“也不知道送他回去,他会不会多想。”

    吴妈妈跟在后面,小声的道:“敏爷懂事,定能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太夫人就长长的叹了口气,淡淡的道:“希望如此吧!”说完,又去看另一边的鑫哥儿。

    吴妈妈却露出犹豫的样子,问太夫人道:“敏爷送回去,那鑫爷您……”

    太夫人听着,没有丝毫迟疑便是摇头道:“鑫哥儿还留在这里,承宁主持中馈事多,也没有精力照顾他,不如放在我这里。”最重要的是,鑫哥儿的体,她实在是不放心。

    吴妈妈理解太夫人的心,遂没有再说话。

    太夫人又看向晟哥儿,下午的事他问了宋先生,也知道了事由晟哥儿而起,可他到现在却连一句错都没有认。

    她不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等第二天一早,析秋来太夫人房里请安,太夫人便对她道:“几个孩子越发大了,一直都住在碧纱橱里也不合适,我想着等天气暖和些,就将院子里几间厢房收拾出来,给几个孩子住!”一副商量的口吻。

    析秋听着暗暗挑眉,太夫人今天怎么会和她来商量这样的事,不由心生疑惑,面上却是回道:“三个孩子住一处,娘丫头们进进出出确实有些挪不开,但好在离的您近,若是各自单独开了房间,您若是想了这来来去去的却是累着您了。”

    太夫人夜夜起都要到几个孩子房里来看一遭,若是搬出去她夜里起来,确实不方便!

    太夫人听着就笑着道:“不过几步路,无妨的。”说着笑看着析秋道:“我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析秋就正色以待,看着太夫人。

    太夫人笑着道:“你进门时我留着敏哥儿在边,原是怕你年纪小,敏哥儿又怕生两厢处不好,如今瞧着你们相处的倒融洽……”

    析秋听着心便提了起来,已经意识道太夫人要说什么了。

    果然,太夫人又道:“不如挑个子,让敏哥儿搬去你那边吧,他过去你房里也闹些,你觉得呢。”

    太夫人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还是第一次,析秋诧异道:“娘的意思是,让敏哥儿搬去我那边住?”

    太夫人便点点头,忽又挑了眉头看着析秋:“怎么,你不愿意?”

    “没有。”析秋忙摆着手,不明白太夫人怎么又放心让她照顾,却是笑着点头道:“我就是怕照顾不好,反而让娘多心。”

    太夫人放了心,便笑了起来:“你向来心细,再说,敏哥儿可是你的孩子,接回去我可就不心了。”

    一句带着调侃的玩笑话。

    析秋见太夫人语气轻快,不由也笑着道:“到时候我便带着敏哥儿搬到娘这里来,赖着不走了!”

    连吴妈妈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敏哥儿探了探头,太夫人看到敏哥儿就冲他招招手喊道:“敏哥儿到祖母这里来。”敏哥儿就走到太夫人边站住。

    太夫人疼惜的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问道:“还疼不疼?”

    敏哥儿摇着脑袋回道:“不疼!”说着一顿又道:“祖母,我们今儿还去先生那里吗?”

    太夫人一愣,眯了眯眼睛,朝碧纱橱里看了一一眼,便拧了眉头问道:“帮你们换个先生好不好?”她声音故意提高了一分。

    果然,太夫人话刚落,房里面鑫哥儿和晟哥儿就蹬蹬跑了出来,两个脑袋连连摇着,扯着太夫人的衣袖求道:“祖母,先生人很好,讲课也非常有趣,我们不要换先生。”

    宋先生上课虽有些离经叛道不同于别的先生,但也能接受,况且,昨儿也确实意外,太夫人应该还不至于如此。

    她看向晟哥儿似乎理解了太夫人的意思,便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太夫人就拧着眉头叹气道:“你们才上了几天的课,竟是一个两个的受了伤,这让祖母如何放心。”

    鑫哥儿就红了眼睛,摇头道:“受伤……受伤是我们的错,和先生没有关系。”敏哥儿也轻声道:“是孙儿的错,害的祖母担心了!”说完垂了小脸。

    析秋就拿眼去看晟哥儿,就见他悄悄松开太夫人的衣袖,朝后缩了缩。

    太夫人转头去看着敏哥儿道:“怎么是你的错,你自己也受伤了啊。”

    敏哥儿迅速看了眼析秋,回道:“是……是我不小心跌倒了,还连累鑫哥儿受伤。”说着在竟是在太夫人脚边跪了下来,眼睛红红的却没有哭:“求祖母责罚!”

    太夫人竟没有立刻让敏哥儿起来,眼角余光去看了眼晟哥儿。

    太夫人这是在等晟哥儿主动认错。

    鑫哥儿看着敏哥儿这样,也哭着在他边一起跪了下来,吴妈妈看着心里暗暗着急,心疼的不得了。

    晟哥儿朝后缩了缩,紧紧攥着拳头咬着嘴唇,眼圈也紧跟着红了,他不说话目光紧紧盯着脚尖,太夫人也不说话蹙着眉头看着他。

    房间里只有鑫哥儿低低的抽泣声,和吴妈妈长吁短叹的声音。

    析秋看着两个小小的跪在地上的影,也不由心疼起来!

    “祖母!”忽然晟哥儿跑了过来,也并肩在敏哥儿边跪了下来,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边哭着边断断续续的道:“祖……祖母,是……是我……是我的错,不关他们……的事。”

    敏哥儿猛的抬起头来看着晟哥儿,鑫哥儿也紧张的看着他。

    太夫人叹了口气,眼底露出欣慰来,问道:“你说说,怎么是你的错了。”

    晟哥儿就低着头,哽咽着回道:“是我,是我推了敏哥儿,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受伤了,祖母,您罚我吧。”说完,哇的一下大哭起来。

    鑫哥儿也低声抽泣着。

    敏哥儿咬着嘴唇,小小的拳头紧紧攥着,满脸的倔强。

    孩子还小,点到为止即可,太夫人就看了眼吴妈妈,吴妈妈就抹着眼睛和娘一起,将三个孩子扶起来。

    太夫人下了炕一手牵着一个,看着三个人道:“晟哥儿能主动认错,祖母很高兴。”又道:“这一次的事就当长了一个教训,往后你们在一起,便是有矛盾也该好好说,不可再动手,记住了没有!”

    太夫人拿了帕子给鑫哥儿和晟哥儿擦了眼泪,对晟哥儿道:“尤其晟哥儿,你是哥哥应该照顾两个弟弟,怎么能欺负他们呢。”

    “记住了。”三个孩子低着头回太夫人的话,晟哥儿红着眼睛道:“祖母,晟哥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太夫人欣慰的点头道:“这就好!”

    鑫哥儿就昂着哭的红扑扑的小脸,怯生生的问道:“祖母,那还换先生吗?”

    太夫人看着他的样子,就笑了起来,回道:“这一次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就再没有商量的余地!”

    鑫哥儿和晟哥儿破泣而笑起来,忙点头不迭道:“没有下次了!”敏哥儿则站在一边,长长的松了口气。

    太夫人让娘带着鑫哥儿和晟哥儿去洗脸。

    对敏哥儿道:“祖母和敏哥儿商量件事。”

    敏哥儿脸色一怔,眼底露出一丝惊慌来,析秋注意到他的脚下急不可察的退开了一步,拉开了与太夫人之间的距离。

    她叹气,这孩子的戒备心真的太强了。

    太夫人也看出来了,便拉着敏哥儿的手笑着道:“敏哥儿喜欢母亲吗?”敏哥儿看向析秋,又看看太夫人,忐忑不安的回道:“……喜欢。”

    “那过几让敏哥儿搬回去和父亲母亲一起住好不好?”

    敏哥儿听着就脸色一变,小脸瞬间惨白起来,他看着太夫人小小的手再次握成了拳头,半天没有说话……

    没有去问您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才让我搬回去,没有去问是不是敏哥儿做的不好,所以才搬回去的。

    太夫人看向析秋,面露担忧!

    析秋便笑着走过去,蹲在敏哥儿面前,笑看着他声音柔和的道:“敏哥儿不原因和父亲母亲住在一起吗?”

    敏哥儿没有立刻说话,析秋又道:“母亲想和敏哥儿住在一起,敏哥儿这么乖,我可是求了祖母很久,才求了让敏哥儿搬去和我住的,如果敏哥儿不同意,我可就要伤心了。”说着,露出忧伤的样子来。

    敏哥儿一愣,没有料到是析秋求了太夫人,他便抬眼证实似得去看太夫人。

    太夫人笑眯眯的点头道:“是,你母亲想让你搬回去住,祖母想了许久,祖母也不舍得敏哥儿……可是也不能不顾你母亲的心,所以今儿祖母就答应了。”

    敏哥儿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析秋微微点了点头,道:“好。”

    析秋和太夫人也松了口气,和他说话不如和鑫哥儿说话,就怕他会有别的心思,以为自己不受人喜,才会来来回回搬家,而愈发的自卑起来。

    “那今儿等敏哥儿下学后,和母亲一起回去挑一间喜欢的房间好不好。”

    敏哥儿没有迟疑和抵触,回道:“是!”

    太夫人笑着暗暗点头。

    等下午敏哥儿由娘抱着,去析秋的院子里,挑了一间朝南的房间,与析秋的卧室隔着抄手游廊,不算太远可也保持着距离!

    析秋便派人收拾了房间,又从库房找了家具摆进去,带着柳和雁几个人弄了好几

    萧四郎看着她忙前忙后的,满眼里都是笑,晚上搂着她打趣道:“我们也尽快生一个吧!”

    析秋便红了脸嗔瞪了他一眼:“这件事岂能想便有的,况且,也不是妾一个人的事,妾可做不了主。”

    这句话说完,便换来她腰酸了两

    太夫人挑了正月二十八的子。

    等二十七,析秋晚上去给太夫人请安,和太夫人说起房间的事:“在库房里挑了家具,还缺了些东西只能慢慢置了。”

    “还缺些什么?从我库房里取了去!”太夫人笑着道。

    “不用。”析秋摆手道:“都是些小东西,我原是想在旁边做个工具房和活动室的,这会儿只把里面东西挪出来,等敏哥儿过去我问了他意见,请了工匠回来制便可以了,就不给您添麻烦了。”说着又笑着道:“娘这里的好东西,就等敏哥儿大了,在外院单独开了院子再搬去好了。”

    太夫人就笑着指着析秋,对一边坐着的二夫人和大夫人道:“瞧瞧,听了前半句我倒是觉得欣慰,总算有个没惦记我东西的人,合着后半句还是露了馅了。”

    析秋掩袖而笑,大夫人淡淡的勾了勾唇角,看了析秋一眼。

    二夫人笑着道:“这也不能怪四弟妹,只能怪娘的东西太好了。”

    太夫人听着乐不可支。

    二夫人则是看了析秋一眼,暗暗诧异,没想到她进府不过才两个月,娘就同意将敏哥儿给她抚养!

    她想到鑫哥儿,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知道下个月会不会有消息。

    想到这里,二夫人脸上就微微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来。

    “敏哥儿去哪里了?”二夫人笑着道。

    太夫人就指了指里面,小声道:“在指挥着丫头婆子收拾东西呢。”说着一顿又道:“鑫哥儿和晟哥儿在里头帮忙。”

    正说着,鑫哥儿眼睛红红的冲了出来,大家瞧着一愣,太夫人心疼的张开手喊道:“这是怎么了,快到祖母这里来。”

    鑫哥儿仿佛没有听到太夫人说的话,却是直接冲到析秋跟前,忍着眼泪拉着析秋道:“四婶婶,您可不可以不要让敏哥儿搬走。”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析秋听着一怔,这边太夫人怕析秋尴尬,就斥道:“傻孩子,说的什么话,敏哥儿喊四婶婶母亲,去四婶婶那边住自是理所当然的。”

    鑫哥儿一愣,哭着道:“四婶婶,那我也一起搬过去吧,我想和敏哥儿住在一起!”

    析秋拿了帕子给鑫哥儿擦脸,看了二夫人一眼,就见她低着头淡淡的喝着茶,脸上表有些意味不明,她便笑着道:“鑫哥儿和敏哥儿如果都去了四婶婶那边住,那谁来陪祖母呢。”

    鑫哥儿听着一愣,就泪眼朦胧的去看太夫人。

    太夫人就接了析秋的话道:“是啊,都去了,谁来陪祖母呢。”

    鑫哥儿听着就瘪着嘴垂着手站在析秋面前不说话了。

    当晚,太夫人怕晟哥儿和鑫哥儿闹,便亲自带着两个孩子睡觉,第二天一早上,析秋来帮敏哥儿搬家,说是搬家不过是他常用的一些东西和衣裳,析秋就牵着敏哥儿去给太夫人磕头,眼睛也是红红的。

    太夫人坐在炕上也红了眼睛,拿了帕子压住眼角。

    敏哥儿恭恭敬敬的给太夫人磕了三个头,便由析秋牵着出门,正在这个时候鑫哥儿和晟哥儿从房里跑了出来:“敏哥儿,敏哥儿……”

    像是往后不再见面一样,两个孩子俱都哭的撕心裂肺的,敏哥儿紧紧抓着析秋的手,眼泪也在眼底打着转儿。

    “去吧。”析秋笑着和敏哥儿道:“和他们道别,顺便邀请他们到我们家去做客好不好。”

    敏哥儿看着析秋,像是在观察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析秋就很认真的朝他点了点头。

    敏哥儿上前拉着鑫哥儿和晟哥儿的手,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哽咽,道:“别哭了,以后你们可以常去找我玩。”

    鑫哥儿和晟哥儿哭的越发的伤心,院子里就听着两个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声。

    太夫人揉着额头,心疼的看着两个人,连连挥手让娘上去将两个人抱走。

    析秋看不下去,便上去蹲在三个人面前,笑着道:“都住在一个院子里,你们每一还是在一起上学,平时还是在一处玩儿,不同的只是敏哥儿晚上住在四婶婶那边而已,如果晚上你们想敏哥儿了,第二天早上就可以见到了啊。”

    “我们知道,可我们舍不得敏哥儿。”虽然这么说,但哭声总算小了些。

    大夫人从太夫人边走了过来,牵着鑫哥儿和晟哥儿朝析秋点了点头,就强拉着进了房里。

    太夫人也不舍的看了敏哥儿一眼,挥着手道:“去吧,去吧!”也红了眼睛转进了屋子。

    析秋便拉着敏哥儿出了门。

    大夫人牵着两个孩子进净室里面洗脸,拿了帕子给鑫哥儿擦眼泪,安慰道:“鑫哥儿,人长大了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分离,我们每个人唯一能相依不分离的,只有我们自己,鑫哥儿要学会坚强,知道吗。”

    “我不要分离。”鑫哥儿哭着道:“我要去和祖母商量,搬去和鑫哥儿一起住。”说着就要出门找太夫人。

    大夫人拧了眉头,道:“胡闹,你怎么能都搬去四婶婶那边住呢,四婶婶一个人怎么能照顾你们三个!”

    鑫哥儿委屈的垂了头,倔强的道:“祖母能照顾我们三个,四婶婶也可以,况且,萍姑姑说我住到那边去,离着她近她也能照顾我。”

    大夫人听着眼底便露出一丝厉光,柔声问道:“萍姑姑是谁?”

    鑫哥儿连连摇头:“不能说。”说完直往后退!

    大夫人就拉着鑫哥儿的手,强迫的看着他,鑫哥儿向来有些害怕一向严肃的大伯母,便吸着鼻子又要哭起来,这边晟哥儿跑过来护着鑫哥儿,对大夫人道:“大伯母,您不可以欺负鑫哥儿。”

    大夫人也觉得自己过于严肃了,便柔和了语气,道:“伯母只是问问而已。”说着,看着两个孩子面色有放松,便又道:“那这位萍姑姑还和你们说了什么?”

    鑫哥儿见大夫人不再追问萍姑姑是谁,自以为无事了,便歪着头去想萍姑姑说过的话,道:“萍姑姑说要我乖乖的,要和敏哥儿一起住,这样有四婶婶保护我,我就不会有事。”他说着一顿又道:“因为四婶婶不单是四婶婶,还是我的六姨母。”后面的话他不懂,什么利益相关,什么佟家脸面……

    大夫人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想到那一次在房里听到鑫哥儿喊析秋六姨母的事,她原以为是析秋教鑫哥儿的,没想到这后面还有位萍姑姑。

    萍姑姑是谁,只要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大夫人看着懵懂天真的鑫哥儿,就重重的叹了口气,拉着两人出了净室,叮嘱道:“这些话不要和祖母说知道吗?”

    两个孩子纷纷点头。

    便将要搬去析秋房里的事忘了。

    析秋牵着敏哥儿一路回到房里。

    从析秋房里出来过一个短短的游廊,隔一间便是新给敏哥儿收拾的房间,析秋笑着道:“进去看看。”

    敏哥儿就自己推了门进去,随即眼前一亮,没有他担心的可如胖胖的元宝,童趣的小狗之类的玩物,房间以靛蓝色打底,没有多余的摆设,只有墙角处放了一个比别的书架矮了许多的架子,上面整整齐齐的摆了许多书,一方小小的书桌就摆在书架前面。

    桌面上摆着笔墨纸砚,笔架上挂着七八只大小的笔,仿佛他早就住在这里,而非今儿才搬过来,处处透着亲切感。

    他心里很满意,回头看着析秋:“谢谢母亲。”

    析秋笑着点头,道:“敏哥儿喜欢就好。”顿了一顿又回头对鑫哥儿的娘道:“你的房间在后面。”又指着另一边墙角处的屏风道:“那里面摆着软榻,平里你们若是守夜,便可以睡在那边。”

    敏哥儿还太小,晚上不留人在房里确实不放心,这一点析秋并不想强迫他!

    析秋让柳和雁帮着敏哥儿将带来的东西放好,她带着敏哥儿去了正房,路上她笑着道:“敏哥儿今儿第一天搬过来,我们今晚好好庆祝一下,算是庆祝你的乔迁之喜。”

    敏哥儿露出不解的样子。

    析秋就摸着他结了疤的额头道:“敏哥儿还要忌嘴,不过我们可以吃些别的,敏哥儿最吃什么?”

    敏哥儿想了想,就低声答道:“饺子!”

    析秋眉梢一挑,笑着蹲在他面前道:“那我们自己动手做好不好?”说着一顿又道:“我们还可以把鑫哥儿和晟哥儿一起请来,还可以另外装一些给祖母,给大伯母,二伯母送过去,还可以送一些给宋先生。”

    她说着看着敏哥儿圆圆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小脸粉扑扑的显得非常可,可他偏偏装的很老成的样子,压抑着绪,析秋看着他觉得越发的可,便显得很高兴的抱着敏哥儿啪叽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敏哥儿真聪明,这个主意真不错!”

    敏哥儿瞪着眼睛,第一次露出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析秋,捂着自己被亲过的地方,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析秋就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转头对碧槐道:“去和紫阳,岑妈妈说一声,让他们准备好,今儿晚上我们包饺子吃!”

    碧槐看了眼敏哥儿,垂头应是。

    析秋又去吩咐敏哥儿的娘:“你去太夫人那边说一声,就说敏哥儿邀请鑫哥儿和晟哥儿晚上到我们家来吃饭!”

    娘满脸的笑容,忙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析秋就进房换了件衣裳,带着敏哥儿去了厨房,紫阳和岑妈妈迎了出来,岑妈妈带着七八个婆子朝敏哥儿行了礼,笑着道:“敏爷想吃什么馅儿,奴婢现在就准备馅儿。”

    敏哥儿就看着析秋,析秋朝他点点头,敏哥儿抿了抿唇慢慢回道:“祖母吃冬笋末的,鑫哥儿吃虾仁,晟哥儿吃鸡,我吃香菜末……”他一口气报了几个人的口味,说完忐忑的去看岑妈妈,问道:“可以吗?”

    岑妈妈看了眼析秋,见她正笑眯眯的看着敏哥儿,脸上并无不悦,就笑着道:“可以,可以,奴婢这就去做,四夫人吃酸菜,四爷吃牛味儿,奴婢都加上,加上!”显得很高兴。

    敏哥儿却是一愣,他报了这么人,却没有想到嫡母吃什么。

    他不安的垂了脸。

    “走吧,我们洗洗手,敏哥儿帮着一起揉面团好不好?”

    “啊?”敏哥儿显得很错愕:“我……我不会。”君子远庖厨,他是男子怎么能下厨房。

    析秋仿佛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犹豫,就拉着他的手,一起进了厨房,紫阳打了水来,析秋帮着敏哥儿洗了手:“母亲也不会,我们一起学好不好。”

    敏哥儿没有说话,乖巧的跟着析秋后。

    紫阳提了炉子放在一边暖着,又抬了小桌子来,析秋便坐在一边倒了面粉去揉面团,还掰了一半分给敏哥儿,笑着教他怎么做,敏哥儿咬着嘴唇不说做也不说不做,就这么看着面前陌生的面团发呆。

    不过一刻,析秋手底的面团便带着劲道,能捏成许多的形状,敏哥儿依旧没有动手,析秋笑着问道:“怎么了?”

    敏哥儿就垂着头,沉吟了半天才道:“君子远庖厨!”想要提醒析秋,他是男子,怎么能同女子一样待在厨房里。

    析秋失笑,拿满是白面的手点了点敏哥儿的鼻子,顿时敏哥儿的鼻子上就留了一团白白的面粉,敏哥儿脸一红想擦又不好意思去擦的坐在哪里,析秋便笑道:“敏哥儿知道君子远庖厨,证明敏哥儿很好学,可是你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吗?”

    敏哥儿就喃喃的摇了摇头,析秋笑着解释道:“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践也。”她笑着把孟子和齐宣王的对话和他说了一遍……

    敏哥儿就惊讶的看着析秋,诧异的脱口问道:“母亲也读过书?”

    碧梧守在一边,就捂着嘴低声笑了起来,答道:“敏爷,夫人不但读过书,而且学问好着呢。”

    敏哥儿听着,就满脸尴尬的看着析秋:“我……我不知道。”

    析秋看了碧梧一眼,碧梧赶忙闭上嘴缩去一边不再说话,析秋便拉着敏哥儿的手按在面粉上:“我们并非杀生,只是做饺子而已,与君子的行为并不冲突。”

    敏哥儿打消了疑虑,就慢腾腾的去揉面团,触手很软,他脸上的表也渐渐柔和了起来,看着析秋露出腼腆的笑来。

    正说着,萧四郎负手大步走了进来,就看到析秋母子俩相邻坐着,各人上脸上都落了白白的面粉,他咳嗽一声在门口站定。

    敏哥儿赶紧从椅子上滑下来,朝萧四郎行礼喊道:“父亲!”析秋也笑着站起来:“四爷,我们晚上打算吃饺子,正在做面皮呢。”

    萧四郎看着析秋满手的面粉,就拧了拧眉头,又看着垂着头站在一边的敏哥儿,低低的应道:“嗯。”说着负手便要出去,忽然又转回来看了眼敏哥儿问道:“搬过来了?”

    敏哥儿一愣,回道:“是的,父亲!”

    萧四郎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转便出了门。

    敏哥儿等萧四郎走远,才重新坐去椅子上,不一会儿鑫哥儿和晟哥儿过来,两个一见析秋做的有意思,也掳着袖子要去赶面皮,四个人围着小小的桌子,满厨房里不过一刻就变成白蒙蒙一片,四个人灰头土脸的满脸的面粉。

    院子里皆是几个孩子的笑声。

    萧四郎站在抄手游廊上,看着厨房里的景,嘴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待晚上将做好的成品给太夫人送去,太夫人夹着饺子,满脸笑容的道:“没想到,有一竟能吃上你们做的饺子。”看析秋的眼神越发的满意。

    鑫哥儿和晟哥儿嘻嘻笑着,就巴着太夫人讨赏,敏哥儿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那一点点刚刚搬家的愁云,在此刻众人心中,随之消散了不少!

    自这以后,鑫哥儿和晟哥儿每一都要来析秋这边待许久才走,以致以后常常是吃了晚饭才回去。

    东角门边,秀云给守门的婆子使了银子,打发了婆子悄悄开了门,五夫人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晟哥儿好不好?这两你有没有见到他?他有没有去找秋娘?”

    秀云就摇着头道:“没有,自从晟爷开馆后,就没有来过我们房里,奴婢几次去找,晟爷都将奴婢打发走了,就连姨娘去也没有用。”说着一顿又道:“晟爷现在连太夫人房里也不常待,奴婢有时候便是想去看一看也寻不到人。”

    五夫人听着一愣,问道:“不在太夫人房里,那他都在做什么?”

    “在四夫人房里。”秀云将敏哥儿搬回去的事和五夫人说了一遍:“连晟爷和鑫爷都滞留不肯回去……和四夫人亲的很。”

    五夫人听着就紧紧的绞了帕子,咬牙道:“她倒是会做好人,笼络人心!”秀云听着目光一闪,凑到五夫人耳边道:“姨娘让奴婢告诉您,前些子胡夫人到府里来了几趟,姨娘让您去接触接触胡夫人。”

    五夫人一愣,没明白藤秋娘的意思,秀云就解释道:“……胡二小姐生病,求了太夫人寻医,这件事太夫人让侯爷去做,不过一直没有消息,四爷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她是说……”五夫人脑中飞快的转着,秀云又道:“大爷让我们姨娘去求侯爷见大爷一面,可是我们姨娘上次求了侯爷后,侯爷一句话也没有说,还甩袖走了,从昨开始就是姨娘侍寝的子,侯爷却歇在了凌波馆,姨娘怕办不好大爷吩咐的事,就想着让您从四爷那边入手。”

    五夫人听明白了秀云话里的意思,道:“你是说让胡夫人在我们家里见到四爷,求四爷给胡二小姐寻大夫?四爷当初对胡家颇为照拂,如今得了消息定会再伸手帮胡家?”

    这件事有许多的可能,若是四爷对胡家真的还有意在,那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管,那么她这个中间人,四爷自也会念着好,大哥的事再去求四爷也会方便许多,若是四爷不念她的好,有胡二小姐以及胡家和四爷的渊源在,说不定可以好好利用利用。

    圣上派去通州的雷公公已经赴任,藤家在通州的生意受到不小的冲击,就连宫中内务府的生意,开了年也多了几家竞争者,大哥两头着急,四处求人,银子不知使了多少,而圣上在大之上驳回了几位阁老反对重设市舶司的奏折后,便没有人肯为藤家说话。

    如今除了宣宁侯府的两位爷,没别的路走了。

    五夫人脑海中浮现出晟哥儿在析秋面前撒的样子,她眯着眼睛道:“你告诉秋娘,就说我知道了。”

    秀云送走五夫人,关了门一路回了二房。

    二夫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喝茶,脸上露出笑容来,紫檀低声回道:“秀云去角门见了五夫人,奴婢隔得远没有听清,只听到她提到了侯爷。”

    “随她们去吧。”二夫人笑眯眯的道:“晚上早些关了门,你在门口守着见到侯爷便说我体不适,让她去藤姨娘房里歇着。”

    紫赯听着一愣,显然不明白二夫人的意思。

    二夫人就淡淡的笑着道:“月末侯爷一夜都未在沈姨娘房里留宿,这月头自是要在藤姨娘房里歇了才是,免得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没这度量容不了人呢。”

    紫檀笑着应是,理解了二夫人的意思,两位姨娘自是要一碗水端平,亲了哪个疏了哪个,另一个心理自是不舒服的,二夫人这是要让两位姨娘去争,不管谁胜谁负得利的可不是只有二夫人。

    紫檀正要出门,二夫人放了茶盅又道:“去,把太后赏的大红袍给藤姨娘送一些去。”

    紫檀领命,就包了大红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和丫头婆子们聊了许久,才慢悠悠的去了藤姨娘房里。

    太夫人也正在和萧延亦说话:“那位张医女可寻着了?”

    萧延亦拧了眉头道:“说是去了余杭,再有几才回回京中来。”

    太夫人略点了点头,皱了眉头道:“你也派人去打听打听,可还有什么医术好的,胡家的事我们能帮一把就帮了,当年亲事未成,如今也算是还了一份人。”

    萧延亦点头应是,道:“不如请了宫里的太医先去瞧瞧。”

    太夫人叹了口气,点头道:“明儿就让赵总管拿了牌子去请,总不能误了命才是。”又道:“老四那边你不能漏了底,毕竟是过去的事,若是析秋知道了,难免心中有些疙瘩。”

    萧延亦自是不会提:“嗯。”太夫人又道:“藤家的事如今怎么样了?听说内务府今年三月要公开竞价供货?”

    “没错。这也是圣上的意思,说是查了先帝在位时宫里的财政支出,要缩减开支,便出了这样一个法子,朝廷里响应声一片,连前些的事都冲淡了不少。”

    “圣上越发的沉稳了。”太夫人赞道:“这一样执政勤勉,开源节流便能得一片赞声。”

    萧延亦微微一笑,藤家的事便是他想管也管不了,圣上心里对藤家定然早有了计议,他又怎么会有办法去改变圣上的决议。

    析秋房里,她和敏哥儿在次间里用饭,天益隔着帘子回道:“夫人,四爷说是有事晚上不回来吃了,让您不用等他。”

    “知道了。”析秋应了让娘领敏哥儿回去歇着,她吩咐柳留了门,便回房里歇下。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