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学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年初六的时候,析秋的陪房来了。

    “年也过了,小人想早些去庄子里看看,也不知道那边的况,早些去心里也踏实些。”朱三成垂着头慢慢说着,又道:“今年的雪大,听说一个年下来,城外冻死了许多人,小人怕走的晚了路上不好走。”

    过了年天气慢慢转好,外地来的灾民也要各自回乡了,路上来去人多不安全也不好走。

    析秋点点头,回道:“也好,你早些去,若是有什么事就让人带信回来,有难处也别撑着,这一两年可能会难些,不过只要我们有心,力气用对了地方,子总会慢慢好的。”

    朱三成认同析秋的话,便躬回道:“夫人说的话,小人记住了。”

    析秋便转头对雁吩咐道:“取十两银子给朱大家的做仪程。”雁应是,转进了里间,过了一小刻便拿了个鹦鹉绿的荷包出来递给朱三成。

    不单是朱三成,便是邹伯昌和金大瑞也是满脸的震惊,没听说哪家的奴才领差事出门,主子会赏了仪程的。

    朱三成有些愣住的看着雁手里的荷包,迟疑的没有伸手去接,析秋便道:“拿了吧,你才过去总有要用钱的地方,旁的不说一家子的子总要过的,总不能为了地苦了我们自己!”

    朱三成垂了头,恭恭敬敬的朝析秋行了礼,双手接过雁给的荷包,谢道:“谢夫人赏。”

    析秋点了点头,目光又落在邹伯昌上。

    既然是三个人一起来的,想必他也有话说才对。

    邹伯昌见析秋看过来,便上前一步回析秋的话:“小人也想明天就去山东,特地来给夫人辞行。”

    析秋点点头,嘱咐道:“听金大家的道那边的佃户子过的不好,你去了也别为难人家,若是有难处就写信回来。”雁也递了个荷包给邹伯昌,析秋又道:“那边的宅子听说有些破旧,这一个冬天下了几场雪,这会儿去了怕是也不好住,你去了先找了人修葺了再进去。”

    邹伯昌心里暗暗惊讶,夫人考虑的这么详细周到……他又想到此前自己要求去通州,而夫人却执意让他去山东,是不是说夫人一早便已经做了决定?

    他后脊生了一丝冷汗,幸好自己见了势头不对便收了,原本还想回佟府打点,若不能去通州便留在京城也行,如今不由暗暗感叹,只怕他就是回府打点了,夫人这边也不会再改主意。

    他有些心生寒意,双手去接了雁的荷包,垂头应道:“小人谨遵夫人吩咐!”又道:“太夫人庄子里的刘总管和小人见了面,按照夫人的吩咐,问了些庄子里的事,刘管事说是这一趟陪着小人同去山东,等去看了地再来回夫人的话。”

    析秋听着一喜,问道:“刘管事明与你同往?”邹伯昌点头应是。

    析秋便道:“那你尽心招待着。”

    “小人明白!”邹伯昌回着,便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析秋便让柳带着两人到一旁的耳房里去喝茶。

    金大瑞和自己的媳妇一起来的,待邹伯昌和朱三成离开,金大瑞家的便拿了个账本出来,捧在手里道:“夫人年前送去了五十两银子,这里面都是开支明细,到今天为止还一共余了八两,悉数交给夫人!”

    雁看了眼析秋,析秋点点头,雁便上前接过本子过来,析秋打开一看,随即愣了一愣,账本记得很细不过大多数都是以符号代替,字也是歪歪扭扭的,一看便是识字不多的样子,她挑眉看向金大瑞家的。

    金大瑞家的唰的一下红了脸,金大瑞则上前一步解释道:“夫人,她不识得字,平里记的账也只有她自己能看得明白,还是让她给您念吧。”

    析秋笑着点点头,就将账本还给她,金大瑞家的红着脸接过账本,便一页一页翻着去念,自年前三户人家十八口人,各人做的衣裳,每人里衣多少,夹袄多少,鞋袜多少……又有年前采买的菜,碳甚至门上贴的对联花了几个铜板都细细的列在账本上。

    不但细心还很会过子。

    析秋笑着道:“你们留在宅子里,不如去庄子里,你们在宅子里若是想种些东西,养些鸡鸭贴补,平里我也不管你们,但有一点且记住,别影响了左右的邻居,坏了宅子。”

    金大瑞夫妻听着便是眼睛一亮,双双应是。

    析秋又问道:“听说你们有两个小子带在边?”

    金大瑞回道:“是,大的十四,小的九岁。”

    析秋听着便点点头道:“下午你们将家里的孩子领进府里来我瞧瞧。”

    金大瑞就忙点头应是,他原想着留在京城,可以让两个孩子去学个手艺,可虽说有手艺傍,可毕竟属于三教九流之列,若是能进侯府里当差,那自是再好不过的了,他没有料到夫人会提起这件事,金大瑞心里不由生出感激来。

    析秋又道:“你们去吧,有事便来府里寻我。”

    金大瑞便带着媳妇退了出去。

    析秋则坐在房里拧了眉头,如今侯府里的事,内院是二夫人主掌中馈,外院有胡总管管着,她的陪房若是想要进府里来做事,怕是要从长计议才行。

    雁问道:“夫人……”她言又止,显然有和析秋一样的担忧。

    “宝珠撵走了,家里也要添个丫头,朱三成家里有两个丫头,下午瞧瞧若是行,回头到家里来也不是不可以。”析秋说完,便整理了衣裳站了起来又道:“我们去后院瞧瞧。”

    地翻松了,三七的种子也买了进来,她想着这两天趁着天气好了,让人进来将棚子搭起来,就可以下了种子下去。

    雁便跟着析秋去了后院。

    花架子拆了,地也翻了出来,这么看过去还真是显得空旷许多。

    她转头吩咐雁道:“回头我会让天益和岑妈妈去买了油纸回来,你也不出去便在这里搭着手吧。”

    雁点头应是,想到天益的样子,就气呼呼的撇了撇嘴。

    忽然,院子里有低低的哭泣声传来,压抑着仿佛带着无尽的绝望和委屈。

    析秋听着一愣,转头去看雁,雁就猫着腰四处去找,寻了半天也没找到声音的来源,便纳闷的道:“奴婢听着声音不像是家里小丫头发出来的。”

    “是哪边!”析秋指了指围墙的另外一头:“像是隔着墙过来的。”

    雁脸色一变,就回道:“哪边是以前二夫人的院子。”

    佟析华的院子里还留着以前服侍的丫头,她陪嫁来的东西也有专人打理照顾着,不过这大清早怎么会有人哭呢。

    雁问道:“要不要奴婢过去看看?”

    析秋摆手道:“不用。”她到府里来这么久,两边都不曾来往,她也不想掺和佟析华的事里去!

    两人便转了回了房里。

    萧四郎回来了,析秋诧异的问道:“怎么中午回来了?”他平时上朝都是晚上才回来的,也没有像今儿这样,中午就回府里来的。

    “事不多,我便提请回来了。”萧四郎笑着道:“请的先生下午要过府里,要见一见。”

    析秋这才想到,萧四郎和萧延亦都托了人寻私馆先生,前几才听他提到过说是钱忠府里有位姓黄的先生要辞馆,那位黄先生教书几十年,在京城中颇有些名气,萧四郎和萧延亦听到后,便托了钱忠递话:“钱伯爷回话了?”

    萧四郎抬脚上了台阶,又停了脚步等了等析秋,两人并肩进门,他道:“黄先生执意回乡,说是年事已高,想回去颐养天年。”

    析秋一愣,问道:“那今儿来的先生是?”

    萧四郎在桌边坐了下来,柳奉茶上来,他道:“黄先生介绍的,姓宋,常州人,和黄先生是同科举人,听黄先生说学问不错,这些子恰巧到京中来寻访亲友,我便让黄先生递了话,请了人到府里来见一见。”

    析秋听着若有所思,问道:“若是先生定了,那先生是要住在府里的吧?二嫂那边可打过招呼?先生的一年的束脩(xiu)是多少?是从公中出还是我们也要出一半?”

    “束脩等见了人再细谈,不过东昌伯府里每年给黄先生的是二十两银子,四季衣裳一,配了小厮服侍,若是这个宋先生来我们也按照这样给便是,至于二嫂那边,要是她不从公中走,我们出也无妨!”说着一顿又道:“院子的事你回头和二嫂商量看看。”

    析秋拧了眉头,想了想道:“嗯,妾见到二嫂便和二嫂说。”说着,她想了想又道:“敏哥儿开了年才四岁,现在启蒙比起旁的人家,也不算早,可毕竟年纪还是小,若是开了馆也不用安排的太远,早晚去也方便一些。”

    这些是小事,萧四郎也没有析秋想的细,便粗略的点头应了。

    这边碧槐进来问道:“饭摆在哪里?”析秋回头问萧四郎:“四爷在家里吃吧?”

    萧四郎点头,析秋便服侍萧四郎净了手,两人移到次间去吃了午饭。

    “宋先生下午才来,四爷歇个午觉吧。”萧四郎便拉住她的手,满眼笑意的道:“你陪我一起歇了吧。”

    析秋脸一红去推萧四郎:“妾还有事呢,四爷自己歇着吧。”说着推他去上躺着。

    萧四郎却是手臂一拐,将她整个人拽了过来,笑着道:“你昨晚便没有休息好,有事留着下午再去做,这会儿什么也不准想。”说着,伸手去解析秋的衣裳。

    外面,雁早识趣的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析秋拍萧四郎的手,叱道:“萧四郎!”她假装怒意,拧了眉头道:“我不困!”谁知道和他一起歇着会出什么事,她宁愿撑着眼皮熬着,也不能送羊入虎口了。

    萧四郎便爽朗的笑了起来,亲着析秋的手道:“再喊一声!”

    他昨晚便注意到,析秋激动或者放松戒心时,便会直呼他的名字,就连自称也由“妾”变成了“我”。

    析秋一愣,也意识到自己失言,随笑着道:“妾服侍四爷休息吧。”满脸的笑,刚才的横眉瞪眼早寻不见。

    萧四郎目光一闪,便转将他压在了下,挑着眉头道:“既然夫人要服侍,那便好好服侍吧。”说着眼底露出促狭来看着她。

    他这样子,析秋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便笑着求饶:“困夏乏,四爷赶紧歇了吧。”说完又道:“不如妾说故事给您听吧,妾说故事很好听。”

    只要不进行肢体接触,怎么样都行。

    萧四郎哈哈笑了起来,他也不是孩子,她竟然用哄孩子的方式来哄他,便起了逗弄之意:“也好,那你便躺在这里说给我听吧。”

    那还有什么区别,析秋挣扎着起来,哄着他:“妾就坐在旁边。”指着头的杌子。

    萧四郎不肯,咬着她的耳垂,灼灼的气喷在析秋的耳际,他低声道:“你再喊我一声,我便放了你去。”

    析秋听着一愣,便呵呵笑着道:“四爷的名讳,妾如何直呼,四爷说笑了。”说着还挑了挑眉!

    萧四郎眉头一拧,低头便去亲她的脖颈,衣襟的扣子已经被他扯了一半,析秋一着急连忙求饶的喊道:“好好好,妾喊……妾喊。”

    萧四郎就停下来,笑看着她!

    析秋正了正色,喊道:“萧四郎!”脑海中想到昨晚旖旎的画面,脸便不受控的红了起来……

    萧四郎满意的笑了起来,低着头又在她脸上胡乱亲了几口。

    两个人又闹了一阵,析秋最后将绣花绷子拿到了房里,坐在头陪着萧四郎歇午觉。

    “这是什么?”萧四郎问道。

    析秋手下飞针走线,头也不抬的回道:“书包。”说着一顿又道:“敏哥儿要开馆了,平里去的时候书总不能一直拿在手里,也不方便,妾便想给他做个小书包,背在上也方便许多。”

    家里头三个孩子,都住在一处又学在一处,她给敏哥儿做就不能少了鑫哥儿和晟哥儿,便是他们不用,可她这个做婶婶的却不能厚此薄彼了!

    三个小书包虽不繁琐,可也要费些功夫。

    萧四郎就目光闪了闪,看着手里析秋还未成形小书包,便拧了拧眉头道:“仔细眼睛,这些事让丫头去做。”

    说着就抓了析秋的手握在手里仔细去看,纤细的手指尖上,果然有着淡淡的茧子。

    “不过随手的事。”析秋笑着抽开手:“妾习惯了!”

    萧四郎便沉了脸色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柳便隔着门禀道:“四爷,天益来了,说是外院有位宋先生求见。”

    “嗯。知道了。”萧四郎淡淡回了,便起坐了起来,析秋便搁了手里的针线服侍萧四郎穿了衣裳,不放心的叮嘱道:“四爷记得客气些,不论成不成四爷可不能吓着宋先生了。”

    萧家虽是侯府,可那些先生当初科举未中,为人总有一些莫名的清高傲气,虽说京城中教书先生多,可说的上名号,教的好的也不过那么几位,若是在这些只要清名不求名利的先生那里留了话柄,将来便是再请人恐怕也不会容易。

    萧四郎听着便是一愣,不解的问道:“我如何能吓着他?”

    析秋看着他茫然不知的表,就噗嗤笑了起来,回道:“四爷是不知道,四爷平里板着脸,莫说不熟悉的人,就是熟悉的边人也是大气不敢喘,更何况像宋先生那样的文人先生……”

    萧四郎目光微闪,以拳抵唇咳嗽一声,转大步朝外走,直到人出了门,淡淡的声音才传了进来:“知道了。”

    析秋跟在后面出门,眼底满是笑意。

    送萧四郎出了门,析秋便和柳围在炕边说话,不一会儿天益来了,隔着帘子道:“夫人,四爷说让鑫爷和敏爷去外院。”

    析秋听着一愣,敏哥儿和鑫哥儿都在太夫人那边,萧四郎若是觉得宋先生合适,想让两个孩子见一见宋先生,那该让天益直接去太夫人房里,现在却是直接到她这里来,他这么做是不是在暗示她,要对敏哥儿嘱咐一番?

    “你去回了四爷,说一会儿便让将他们送过去。”说着,她自己便下了炕,柳蹲在地上给她穿鞋,便问道:“夫人要去太夫人房里?可要换了衣裳?”

    析秋平在家里穿衣不大讲究,都是舒适宽松为主,所以每每出门时总是要先换了衣裳。

    “嗯。帮我重新梳了头。”说着人已经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对雁道:“随便挽个纂儿吧。”说着,在萧四郎送她的妆奁匣子里找了一只红宝石的篦子拿给雁:“就戴这个吧。”

    雁看了眼篦子,觉得素净了些,不过想到析秋一直如此,对外表的东西并不在意,也没说什么。

    析秋换了衣裳,带着柳和碧槐便去了太夫人房里。

    几位娘丫头正在给三个孩子穿衣裳,晟哥儿就满屋子的跑,娘跟着后面:“晟爷,晟爷……”的喊,追的气喘吁吁,敏哥儿板着小脸一动不动,鑫哥儿手里拿着九连环专心玩着,任由旁边的人摆过去送过去。

    太夫人正笑呵呵的坐在炕上,看着几个孩子。

    析秋一进门,晟哥儿便撇开娘跑了过来,喊道:“四婶婶!”跑到析秋边咯咯的笑了起来:“今天下午说不定还会下雪,四婶婶陪我们堆雪人好不好?”

    析秋朝太夫人行了礼,便弯腰摸着晟哥儿的头回道:“今天天气还不错,瞧着应该不会下雪,等改下雪了,四婶婶再陪你堆雪人好不好?”

    “不下雪?”晟哥儿眉头一拧,便蹬蹬跑了出去:“我去看看。”

    娘就提着衣裳跟着追了出去。

    “这会儿来,可是有事。”太夫人笑着道。

    析秋笑着走到敏哥儿边,摸了摸他的头,蹲下来接了娘的手给他穿夹袄,回太夫人的话:“宋先生中午到府里来了,四爷在外院接见了,刚刚让人进来,说是想让几个孩子去外院见一见。”

    “宋先生?”太夫人问道:“可是黄先生介绍的那位宋先生。”析秋点头应是。

    “也好,听说有的先生收学生前,不管门第高低都要先见一见人,若是学生不满意也不管东家如何挽留,都不会留下来。”她说着一顿,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这位宋先生我瞧着不错!”太夫人笑着说着,对鑫哥儿和敏哥儿边的娘道:“去,把敏哥儿那件靛蓝色的小袄换上,鑫哥儿那件正红云纹的夹袄找出来。”

    这边正好晟哥儿跑了回来,太夫人又吩咐晟哥儿边的娘道:“把新年给他做的衣裳换上。”

    屋子里又是一通你追我跑的忙活。

    等三个孩子都换好了衣裳,析秋便牵着敏哥儿和鑫哥儿往外走,对太夫人道:“也不知怎么样,不过瞧四爷的意思,像是满意的,不然也不会让几个孩子过去。”

    太夫人点头:“去吧。”

    析秋就带着三个孩子出了院子,路上敏哥儿一句话没有,但小小的脸却是紧紧绷着的,晟哥儿满脸的好奇和兴奋,看着他们析秋想到自己第一天开学时见到老师的样子,既紧张有兴奋不安!

    鑫哥儿拉着析秋的衣袖,好奇的问道:“四婶婶,先生会不会考我们?如果鑫哥儿答不上来怎么办?”脸上有一些忐忑不安。

    析秋就停下来,看着鑫哥儿道:“鑫哥儿不怕,如果先生问你什么,你若是能答出来,便去认真的回,若是不知道就说不知道,知道吗?”

    鑫哥儿就不安的问道:“鑫哥儿没有敏哥儿知道的多,先生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会!”析秋笑着摸着他的头:“鑫哥儿这么乖,这么懂事,先生怎么会不喜欢鑫哥儿呢。”

    鑫哥儿听着就绞着手指道:“那我……那我认真回先生的话就可以了吗。”析秋认真的点头。

    鑫哥儿看着她,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晟哥儿笑着跑了回来,拉着鑫哥儿道:“你有什么好怕的,有我在,若是先生欺负你,我会保护你的。”

    析秋看着晟哥儿挥着小拳头,满脸正义的样子,不笑了起来。

    “敏哥儿。”析秋又转头拉着敏哥儿的小手问道:“你知道见先生要说什么吗。”

    不问还好,一问敏哥儿脸上就露出紧张的样子来,他满脸迟疑的点头道:“我……我知道!”没有平时说话顺溜。

    析秋就微微笑着看着他,又看着忐忑不安的鑫哥儿,和晟哥儿安慰道:“先生想要见你们,一定是听说宣宁侯府有三位少爷机敏可,所以才想要见一见,你们只管和平时在府里一样去和先生说话,先生是普通人用不着紧张害怕,知道吗?”

    她怕晟哥儿话太多,怕鑫哥儿害怕,怕敏哥儿怎么问也不说话。

    这个时候,竟有种将自家的东西拿出去见人,露出怯的感觉。

    三个孩子听着,各自点头应是。

    析秋带着孩子坐了滑竿,将人送到二门,左右叮嘱了天益才放心把人带去外院。

    等她回房里坐了约莫一个时辰,萧四郎已经大步走了进来,析秋迎过去问道:“怎么样?”

    萧四郎进了净室,换了家常的道袍,坐在炕上端了茶啜了一口,回道:“时间定了,过了正月十五便搬到府里来。”他说着一顿,微微叹了口气:“人看着很正派,学问也不错,只是脾气怪了些。”

    到侯府里讲馆,要先见一见学生的,这位宋先生确实不同于常人。

    析秋笑着问道:“敏哥儿表现怎么样?”

    萧四郎点头道:“还不错,中规中矩!”说着搁了茶盅站了起来,和析秋道:“这两天就把先生住的地方收拾出来,若是二嫂没有空,你便亲自去办吧。”

    析秋心里有计议,但还是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想了想又问道:“妾想着,娘那边照顾着三个孩子,精力上难免有些吃力,我们不如把敏哥儿接过来吧,一来能减轻娘的负担,二来,把他放在我们边,有父母在对敏哥儿的成长也好些。”

    “你拿主意吧。”萧四郎点应着便拿了书靠在炕上悠悠的翻着,析秋正要说话,门外有孩子的脚步声蹬蹬跑了进来。

    紧接门鑫哥儿迈着小腿就跑进了门,一边跑喊道:“四婶婶,鑫哥儿要上学了,上学了!”

    析秋掀了帘子,果然鑫哥儿就扑倒她腿上,抱着她腿昂着头露出满脸的笑容:“宋先生人很好,鑫哥儿喜欢!”

    析秋抬眼便看到敏哥儿站在门口,有些踌躇,析秋便笑着朝敏哥儿伸手过去,一手拉着一个道:“鑫哥儿为什么喜欢宋先生?”

    “因为宋先生说,他会教鑫哥儿做风筝,画画,还有吹笛子!”

    析秋一愣,没想到这位宋先生倒是很多才多艺,她笑着点头道:“鑫哥儿要认真跟着宋先生学哦。”鑫哥儿就笑眯眯的点头应是。

    敏哥儿由析秋牵着手不说话。

    三个人进了暖阁里,鑫哥儿和敏哥儿见到萧四郎,便抱拳见了礼,萧四郎朝两人点点头,便搁了书起道:“我去书房。”转便走了出去。

    析秋看着萧四郎的背影就挑了挑眉。

    她看敏哥儿问道:“敏哥儿怎么了,可是不喜欢先生。”敏哥儿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再没了旁的话。

    宋先生进府教学,自是会以鑫哥儿为主,若是不出意外他将来就是侯府的主人,教学上比起敏哥儿以书本教学,他要学的更多的是怎样握权,怎样与人交往,懂得平衡之术,怎样进取和怎样守业,更加的多元化一些。

    一旦教学上分出了主次,她就怕敏哥儿心里会有落差,生出自卑来。

    不过这些问题现在也解决了,只能把敏哥儿带在边,后慢慢观察开导了。

    她吩咐岑妈妈亲自做了糕点端了进来,陪着两人吃了点心,送去太夫人房里。

    正遇到二夫人。

    析秋便将宋先生的事提出来:“四爷见了,说是学问不错,便定了正月十六开馆。”

    二夫人听着目光一闪,眉头略皱了皱,这边太夫人问道:“可提了束脩的事?”析秋摇头道:“四爷没说,想必没有提,不过听说伯公府给黄先生一年是二十两银子,四季各一衣裳,还配了小厮,我便想来和娘和二嫂商量,府里是按照这个例子给,还是在加一些上去?”

    太夫人想了想,便道:“他是常州人,想必是要住在府里的,不如就将外院的承义轩拨给宋先生,至于学馆就放在旁边的醍醐馆里,那边虽不大,但比别处要安静一些。”她说着一顿又道:“至于束脩,就一年三十两银子,四季衣裳按府里妈妈的例子走,一季两,配两个小厮跟着伺候。”

    将析秋担心的事都解决了,她去看二夫人。

    二夫人目光一转笑着道:“束脩我看也不用从公中走,就从我房里出吧,小厮我回头调了送去,两个院子我着人去打扫收拾,该采买的等开了市便采买了添置进去。”

    公中的银子,都是府里庄子,铺子以及萧延亦的俸禄收入,萧四郎的俸禄也交一部分在外院里,一部分入析秋的库房,但这个公中的银子还是算大家共同可支配的财产!

    二夫人说束脩从她房里出,也就是说她私人拿出来。

    不过三十两银子,二夫人这么说不过是让太夫人高兴罢了。

    果然,太夫人暗暗点头,显然很满意二夫人的态度,笑着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二夫人都这么说了,析秋自然不会有旁的意见,她笑着应道:“那就有劳二嫂了。”当着二夫人的面,将敏哥儿接回去的话打住了。

    几个人说着,连翘牵着三个孩子进来,三个孩子各自太夫人,二夫人和析秋行了礼,二夫人便去和鑫哥儿笑着道:“鑫哥儿今儿见着先生了?”

    鑫哥儿恭恭敬敬的回道:“回母亲的话,孩儿见着了。”

    二夫人就满意的点点头,笑着道:“母亲那里有一方新得的湖州砚,回头让人给鑫哥儿送来。”

    鑫哥儿就朝二夫人行礼,谢道:“谢谢母亲。”说完,走到太夫人旁边,很安静的靠着没有说话。

    “太夫人。”忽然紫薇笑着进来:“胡夫人来了!”

    太夫人点头道:“请她进来。”转头又吩咐连翘道:“带他们进去歇着吧。”

    连翘就带着几个孩子进了碧纱橱。

    胡夫人笑着走了进来,穿着和前几来时穿的一样的衣裳,不过脸色比起前几天来,要憔悴了许多,析秋暗暗诧异。

    胡夫人已经笑眯眯的朝太夫人行礼,又和二夫人互相见了礼,和析秋点了点头,便笑着对太夫人道:“庞家的老爷,太太已经到通州了,庞大人派了人去接,明天这会儿就能进城,所以我今儿替庞大人跑一趟,想请了太夫人的意思,庞家的老爷太太您什么时候得空能一见面。”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明儿进京,一路奔波也要休息些子才是,也不用着急,不如过了正月十五吧,请了他们到府里来做客。”太夫人慢慢说道。

    “行。那我回头去回了庞大人。”胡夫人笑着应是。

    这边二夫人开口道:“婚期在五月,这会儿还早,也不急着这么几天。”

    胡夫人忙笑着回道:“二夫人说的是,只是庞家从知道和侯府结亲,娶的是侯府里的嫡出小姐,满府里上下不知多高兴,这二老一到京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求见太夫人,见一见未来的儿媳妇。”

    二夫人就掩袖而笑,没有否定胡夫人的说法。

    太夫人笑着道:“广西过来一路颠簸,也难为他们了。”又吩咐吴妈妈道:“回头你包了礼差了人送过去,也当尽地主之谊。”

    吴妈妈应是。

    胡夫人转头看了眼析秋,露出言又止的样子。

    二夫人看着胡夫人的样子,便笑着站起来,道:“娘,我去安排人将两个院子收拾出来。”太夫人笑着点头道:“去吧!”

    二夫人就和胡夫人打了招呼,又朝析秋点了点头,便出了门。

    析秋不想和胡夫人过多的交集,待二夫人出了门,她也顺势站了起来:“娘,那我也回去了。”又朝胡夫人点了点头,随即出了门。

    待二夫人和析秋都出了门,太夫人便看着胡夫人,问道:“可是有什么难处?”

    胡夫人端着茶脸上露出难为的样子,喃喃的道:“……总是给您添麻烦。”

    “何必这样客气。”太夫人不介意的摆手道:“可是老二体……”

    胡夫人听着就红了眼角,用帕子擦了眼角回道:“我也是命苦,素真自小子就不好早早的去了,如今素青也这样,请了大夫瞧了,说是和老大一样……”说着,竟是低声哭了起来。

    太夫人听着面露诧异,问道:“请了哪里的大夫,具体如何说的?”

    胡夫人就哽咽着回道:“整里迷迷糊糊的,上大小青紫的斑块……和素真以前一样。”说着一顿又道:“起初不过是风,我也没有在意,谁知道……”

    太夫人听着也抹了眼泪,叹气道:“都是命苦的!”说着,携了胡夫人的手安慰道:“明儿我便派了人去通州请了张神医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如素真那样。”

    胡夫人一听太夫人愿意帮忙,就立刻跪在了地上,哭着道:“谢谢太夫人,妾真是感激不尽。”

    太夫人忙让吴妈妈扶他起来:“我们两家这么多年,你这样做什么!”说着一顿又道:“素真去了我也伤心,素青这孩子知礼守礼,格又温顺我也喜欢的很,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和素真那样!”

    胡夫人就半坐在椅子上,低声哭了起来。

    等紫薇送了胡夫人出门,太夫人便长长的叹了口气:“她也是命苦的,一个两个竟都是这样。”

    吴妈妈扶着太夫人,劝道:“您也宽宽心……”说着指了指四房的方向:“现在有四夫人在呢,若是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介意。”

    太夫人听着目光就闪了闪,叹气道:“这件事也别让老四知道……你去外院打个招呼,等老二回来,你让来到我这里来一趟。”

    胡夫人一路出门,路上就问紫薇道:“听说四爷如今搬回来了,还是住在以前的院子吗?”

    紫薇就笑着回道:“是,还在以前的院子。”

    胡夫人听着目光闪了闪。

    析秋回房里后,金大瑞家的正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朱三成家的两个女儿,邹伯昌的一个小孙子候在院子里。

    “夫人。”金大瑞家的指着左边的一个穿着桃红斜襟小袄,个子高些的丫头道:“这是朱大家的大女儿,今年十三岁,名唤白枝”又指着旁边的一个穿着草绿色小袄的丫头:“这是绿枝,今年九岁!”

    两个姑娘都是瘦瘦黑黑的,大的像朱三成,小的则生的瓜子脸像朱三成的媳妇。

    析秋点点头,问白枝道:“十四岁,可定了人家了?”

    白枝红着脸垂了头,不敢抬头去看析秋,声音低低的回道:“回夫人的话,没有!”

    金大瑞又介绍了自家的两个小子,大的十四岁个个高高的长的很结实名叫一铨,小的九岁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很机灵的样子名叫二铨,析秋看着小的便觉得很喜欢,忽然想到了敏哥儿,敏哥儿若是开了馆边就要跟着小厮,年纪大了玩不到一起去,年纪小了又照顾不了他,**岁的年纪刚刚好。

    她记在心里,晚上便想着去和萧四郎商量。

    又看邹伯昌的小孙子,五六岁的年纪,白白胖胖的眼睛一直盯着析秋炕几上的果盘,析秋就笑着让雁抓了果脯和蜜饯给他,笑着对金大瑞道:“人我都见过了,如何安排我再让人去通知你,你先回去吧。”

    金大瑞家的就点头领着孩子们出了门。

    名唤白枝的姑娘,就不停的回头偷偷去看析秋,又满眼惊叹的看着房里的摆设。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