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照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四爷,您帮我看看火。”

    析秋揉着面团,转头去吩咐萧四郎:“锅里的水也瞧瞧。”

    萧四郎听着一愣,目光看了眼析秋,又落在冒着气的灶台,在他的观念中,吃饭便是现成哪里有他亲自下厨的事,萧四郎眉头拧了拧站了起来要去开门,析秋看着一愣,挑眉道:“您做什么?”

    萧四郎停在门口,回道:“我去喊婆子进来帮你。”

    “不用。”析秋摇头道:“等水开了面条就能下锅了,四爷帮我看一眼就行。”她说完,又很自然的低头去揉面团。

    萧四郎眉头挑了挑,终究没有开门出去,转了他走到灶台前,弯腰看了看灶膛里,又起揭了锅看了看,然后默不作声的回到原来的位子坐下。

    “四爷。”析秋抬头看他。

    “嗯?”萧四郎挑眉看她。

    “火大不大,水开了没有?”析秋问他。

    萧四郎眉头拧了拧,略迟疑之后才点头道:“有火,未开!”

    析秋又重新低下头去揉面,不经意的角落,她的嘴角就露出一丝笑容来。

    萧四郎端着茶盅,目光落在她揉着面团的手上,即便厨房暖和,可析秋的手还是冻的红红的,他眉头皱了皱,放了茶盅又道:“房里可有糕点?”

    析秋以为他很饿,需要东西垫一垫,就点头道:“嗯,炉子上温着芙蓉糕,四爷要是吃,我让柳拿来!”

    “不用。”萧四郎却站起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果然触手冰凉,他眉头一皱眼底有股懊恼:“我们回房吧。”

    析秋看看手下快好的面,锅里的水也好了,只差最后一步而已,她抽出手问道:“四爷不是饿了吗?再等一等就好了。”

    萧四郎却是固执的拉着她,抓了手边的毛巾,三两下擦干净了她的手,又握住手里大步出了门……

    析秋满脸疑惑的跟在他后面,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又变了脸色。

    灶上的婆子未敢离开,依旧是守在门口,见两人出来,立刻俯行礼,萧四郎脚步不停,吩咐道:“把面条下了送进来。”

    两人在后面一愣,随即应道:“是!”难道是四夫人不会做?

    两人狐疑的进了门,却见桌上的面团揉的好好的,锅里的水也是腾腾冒着气……

    “四爷。”析秋进了门,心里暗暗皱眉,脸上却是笑着道:“您是嫌妾做的不好?”

    萧四郎将她让进房里,又让柳给她泡了杯茶,吩咐:“把夫人的手炉拿来。”柳应是而去。

    析秋默坐在炕上没有说话。

    稍后,柳抱着手炉进来,萧四郎接过就放在析秋手里,拧着眉头问道:“还冷不冷?”

    析秋听着一愣,难道他不让她做面条,就是因为怕她冷?

    淡淡的,析秋微微笑了起来,摇头道:“谢谢,不冷!”萧四郎感觉到她指尖一点一点回暖,眉头才微微松开。

    婆子将面条端进来,萧四郎看着析秋吃了大半碗,两人才各自梳洗歇下……

    析秋躺在上,想着今晚的事,这会儿周道婆的儿子应该已经回去了,至于绑架五爷的几人,自然是佟全之安排的,她笑了起来……佟全之确实很机灵。

    第二一早送走萧四郎,析秋正在吃早饭,敏哥儿来了。

    “母亲。”敏哥儿抱着小小的拳头,站在析秋的面前,脸上依旧是紧绷着没有多余的表

    析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碗里的粥喝完,才抬头看着敏哥儿,问道:“吃早饭了吗?”敏哥儿目光微闪,迅速的点点头回道:“吃了!”

    析秋听着,便拿眼去看敏哥儿后的娘,娘正满脸为难的站在门口,见析秋看过来,她有些犹豫的看了眼敏哥儿,随后又垂下头去。

    这么说,也就是没吃了?!

    析秋笑着又让雁盛了粥,却并没有动筷子,而是笑着问敏哥儿:“敏哥儿学了百家姓,千字文,有没有学诗文?”

    敏哥儿眼底露出一丝倔强,却是摇了摇头:“还没有,祖母说等把百家姓和千字文学了,再捡些朗朗上口的诗句教孩儿。”析秋听着就微笑着点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又露出愁容来……

    敏哥儿暗暗纳闷,却错开眼没有去问。

    析秋却是一脸为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敏哥儿道:“敏哥儿可听说过‘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敏哥儿一愣,点头道:“五叔教大哥时,我在一边听过。”

    他所说的大哥,是指晟哥儿。

    析秋又问:“知道意思吗,喜欢吗?”敏哥儿点头。

    析秋就看着一桌子没有吃完的饭菜,愁容满面:“敏哥儿能帮母亲一个忙吗?”

    “什么?”敏哥儿本能的问着,露出戒备的样子来。

    析秋仿佛没有注意,她指着桌子上三四种粥和小菜还有点心:“敏哥儿能和母亲一起,把这些都吃光吗?”

    敏哥儿怔住,小小圆圆的脸上,第一次在析秋面前露出其余的表来,她错愕的看着析秋,又看看桌上的东西……

    这才忽然明白,她刚刚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诗句来!

    他面露迟疑,站在那里不动,析秋就笑看着他:“谢谢敏哥儿。”

    敏哥儿觉得有点奇虎难下,瘪了瘪嘴还是依言让娘把他抱到桌边坐下来,柳笑眯眯的立即给他盛了半碗粥放在他面前,敏哥儿拿了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勺子,就低头闷闷的去喝粥。

    仿佛真的只是为了帮析秋把浪费的粮食解决掉。

    析秋没有说完,夹了包子放在他的碗里,又挑开馅凉一凉放在旁边,她自己则低了头接着去吃自己碗里的。

    敏哥儿看着骨碟里被刻意挑开散的包子,满腹的狐疑和不解。

    待两人默默吃过,各自漱口,析秋回头对雁吩咐道:“昨儿太夫人那边送来的千层饼,你回头让岑妈妈送一些回去,就说太夫人送于大少的。”

    雁点着就点头应是。

    析秋又去看敏哥儿,由碧槐和柳扶着在门口等敏哥儿。

    敏哥儿又拧着眉头喝了一杯什么也没有放的白水,勉强的跟着析秋出了门,到太夫人院子里请安。

    太夫人刚让人收拾了碗筷,鑫哥儿手里正拿着一只素菜包子迎了出来,笑眯眯的对析秋行礼:“四婶婶早!”析秋笑着点头:“鑫哥儿早。”又朝太夫人行了礼喊道:“娘。”

    太夫人指着面前的杌子让她坐下。

    这边鑫哥儿献宝一样拉着脱了石蓝色斗篷的刚刚进门的敏哥儿,笑嘻嘻的挥着手里的包子:“我给你留的包子,还着呢。”

    太夫人也紧着问:“快去吃早饭,别饿着了。”

    敏哥儿站着没动,迟疑的看了眼析秋,太夫人看在眼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又问敏哥儿:“怎么了?”

    敏哥儿低着头回道:“回祖母的话,刚刚在母亲房里吃过了。”

    太夫人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敏哥儿这么快能接受析秋,和她一起吃早饭,但她的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来,问道:“即是吃过了,那和鑫哥儿去玩吧。”

    敏哥儿听着一乐,就去拉鑫哥儿的手,两个小小的影朝太夫人和析秋行了礼,边往碧纱橱里走,一边走一边听到鑫哥儿问敏哥儿:“你在四婶婶房里吃的饭?都吃了什么?”

    敏哥儿就闷闷的回道:“一碗白粥,两个包子,一个鸡蛋。”

    ……

    太夫人就和吴妈妈对视一眼,吴妈妈满脸笑容的将茶端给析秋……敏爷早上都是半碗粥,可从来没吃过这么多东西,四夫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

    “娘。”析秋笑着道:“我想月底回娘家一趟。”

    “可是有什么事?”太夫人面露关心,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父亲月底要回永州,我想去送一送。”析秋说着就垂了头。

    太夫人点点头:“佟大老爷是不是要回京任职?我记得他在永州待了数十年了吧?”

    析秋就点头回道:“是,我自有记忆起父亲就在永州任上了。”太夫人听着点点头,又回头对吴妈妈吩咐道:“我记得我那里还有兔毛和狐皮,你回头挑一些给四夫人送过去。”

    吴妈妈满脸的笑意,点头应是。

    析秋一愣,问道:“娘,我的陪嫁里有,还没用上,您这里您自己留着吧。”太夫人就毫不介意的摆摆手道:“我也不出门,这些东西穿在上虽是暖和,可若是歇在家里未免臃肿了些,江南不比京城,冬天湿冷人最是难熬,这离月底还有些子,你挑了上好的皮草,也给你父亲做件大氅带回去,也算您尽做女儿的一份心意。”

    人老了,就愿意做散财童子,图个心里高兴,况且,太夫人这样是给她脸,她怎么能拒绝。

    析秋想着就站了起来,朝太夫人笑着道:“让娘破费了。”应天来的千层芝麻糕才送去给江氏。

    太夫人微微露出笑容来。

    大夫人和二夫人前后进来,二夫人笑着道:“娘,今儿天气不错,我陪您去院子里散散步吧,这后园子里的几颗腊梅开了。”

    太夫人听着一乐:“今年腊梅开的倒早,我们今儿也附庸风雅一番,去踏雪赏梅。”又看着大夫人和析秋:“一起去吧!”

    析秋笑着应是,却是暗暗想到,这会儿还早想必五夫人和五爷还没有搬出去,指不定两人一会儿就要来辞行,太夫人这么做是有意避着五爷和五夫人吧?!

    吴妈妈收拾了手炉,给太夫人拿了披风,喊了四顶滑竿又细心的在上面铺了软软的褥子,搭了厚厚的棉纱隔风,一行十几个丫头婆子端着茶壶,提着暖炉撑着油伞避风跟在太夫人后头出了院子……

    太夫人由二夫人和吴妈妈搀扶着,显得兴致很高,不时和吴妈妈说笑:“这两年每年冬腊梅开花,总不得空去看,今儿倒是赶了巧……”

    吴妈妈就笑着道:“太夫人今儿就细细看看,也散散心。”

    太夫人就叹着气:“老了,便是想玩也玩不动了。”这边二夫人接着话笑道:“娘可不老,您和我们走在一起,若是不知的,可不敢说您是我们的娘!”

    太夫人满脸的笑,呵呵笑个不停。

    析秋和大夫人一左一右跟在太夫人后,远远的岔道上,析秋就看到五夫人边的晴荚一闪而过,飞快的朝聘澜轩而去。

    看来,五夫人还是不死心啊。

    “侯爷一早让胡总管去帮忙了。”不期然的,大夫人突然开了口,淡淡的声音不带一点绪,析秋想了想才明白她在和自己说话!

    析秋未转头,而是低头看着脚下的路,也是淡淡回道:“还是侯爷想的周到。”

    大夫人脚步一顿,仔细看了眼析秋,就见她眉目中浅浅淡淡的,不露一丝悲喜,她心头生出疑惑,原来的怀疑也不由变的不坚定起来。

    她拧了眉头看着前方,却没有再回话。

    果然,五夫人抱着晟哥儿来了,母子两人跪在冰冰凉凉的石板小径上,五夫人双眼红肿拉着晟哥磕头道:“娘!儿媳和晟哥来给您辞行!”说着语气凄凄楚楚样子。

    许是因为地凉又硬,晟哥儿扭着体,满脸的不乐意。

    太夫人停了脚步,目光冷厉的看着五夫人,非但没有半分的感动,还露出满面的怒容来,她指着五夫人怒道:“你若是要作死,便自己去,带着晟哥儿做什么!”说着一顿,朝晟哥儿招招手:“晟哥儿,到祖母这里来。”

    晟哥儿一喜,推开五夫人就蹬蹬跑到太夫人这里来了,脆生生的喊道:“祖母!”太夫人心疼的看着他,又给他搓着手道:“晟哥儿,你想不想留在府里?”

    析秋听着一愣,就连二夫人和大夫人也是怔住,就见五夫人脸上露出喜色来。

    晟哥儿连连点头:“晟哥儿舍不得祖母,不想搬出去!”

    太夫人就点点头:“晟哥儿真乖,知道孝顺祖母!”拉着晟哥儿的手,眯着看向五夫人!

    五夫人笔的跪着,膝行到太夫人面前来,急切的道:“娘,您就原谅我们吧,儿媳发誓今后一定本本分分的,再不会生是非,儿媳从今儿开始什么事都听您的,听五爷的!”

    她满脸希翼的看着太夫人。

    析秋看了眼太夫人,刚刚一瞬错愕的表,又恢复道淡然的样子来。

    就见太夫人冷冷一笑,指着五夫人道:“从今儿开始,晟哥儿就留在府里吧,你和老五搬出去!”

    五夫人听着一愣,没明白太夫人的意思。

    太夫人已经拉着晟哥儿的手,绕开五夫人边走边问晟哥儿:“你留在祖母这里可好?和鑫哥儿,敏哥儿一起吃住,你可愿意。”

    晟哥儿点头不迭,哪里记得五夫人的话,笑着道:“晟哥儿愿意!”欢快的笑了起来。

    五夫人跪在青石板路上,这才反应过来,太夫人的意思是把晟哥儿留在侯府,他们夫妻两人单独搬出去。

    五夫人惊叫一声,喊道:“娘,晟哥儿可是儿媳的命,您不能这么做啊。”

    走在前面的几人,没有人回头看她。

    五夫人就站立起来,冲过去紧紧抱着晟哥儿:“晟哥儿随娘回去,既然祖母一点面都不留,这府里我们也不要住了。”说完,拉着晟哥儿就要走!

    “不要!”晟哥儿甩开五夫人的手:“你和父亲总是吵架,晟哥儿好害怕,我要和鑫哥儿还有敏哥儿住在一起,和祖母在一起。”说完,就跑过去偎在太夫人怀里,怯生生的看着五夫人。

    五夫人满眼绝望的看着晟哥儿。

    太夫人就冷笑着看着五夫人道:“你自己的儿子,都不愿意和你们一起住,你便该好好想一想,自己错在哪里!”说完一顿又道:“我瞧你也教不好孩子,不如就留在我这里,你若是想见他,就递了牌子进来,我你半月见他一次!”说完,不再去管五夫人眼泪横流痛苦不堪的样子,拉着晟哥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析秋跟在后面,就回头看了眼五夫人,又面无表的转过头去。

    五夫人跪在后面,又喊道:“晟哥儿……”可晟哥儿显然铁了心要跟着太夫人了,根本不去看五夫人!

    析秋就听到二夫人轻轻叹了口气。

    院子里不过几株腊梅,含苞待放落在枝头,与未化的积雪相应成趣,看了几眼太夫人便没了兴致,转了头坐上了滑竿,一行人就回了院子里。

    析秋念着今儿陪房要来府里,就笑着站起来和太夫人告辞:“……几房陪房要来,我去瞧瞧。”

    太夫人点头道:“去吧!”

    析秋笑着和二夫人,大夫人打了招呼就回了自己院子。

    柳告诉她:“胡总管正安排了人给五夫人搬东西,这会儿已经搬了一小半出去了,五夫人哭在房里不肯走,还是五爷青着脸拖着出了府!”

    析秋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柳却显得很高兴,她笑眯眯的看着析秋,朝析秋很郑重的福了福:“谢谢夫人!”终于出了这口恶气。

    析秋抿唇并没有说话,如果可以她自然希望和所有人和平相处,这样的景她也不想见到……不过事走到这个份上,她不能退让罢了!

    柳仿佛想起什么,忽然收了笑容看着析秋问道:“夫人,四爷那边会不会查出什么来?”

    析秋听着眉梢一挑,微微露出笑容来……

    柳看着就满府的疑惑,可又不敢再问什么。

    邹伯昌和朱三成来了,两人并肩站在析秋面前,回道:“小的和朱三各去了通州和看了西大街的铺子还有羊皮巷的宅子。”

    析秋点点头,并没有问金大瑞怎么没有来,而是挑了眉头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来:“说说看,各处都是什么况。”

    邹伯昌看了眼朱三成,回析秋的话:“通州的地一共是一百一十亩,在一处山坡下,离运河三十里路,左边靠着当地一位周姓的商人的地,那边是五百亩的地,右边的则是锦乡侯的一支旁枝,共八百亩!”他说着一顿,看眼析秋又道:“地里现如今种的是小麦,小人瞧了,小麦的长势并不好,许是因为今年雪太大的缘故,压在雪地里许多还未出土都已经冻死了……小的打听了,庄子里的租户想着等开再点些棉花。”

    这么说来,左右各都是大庄子,唯独她的一百亩地被夹在中间。

    她问道:“那左右两边的地都种了什么?”邹伯昌回道:“左边八百亩一部分种的是地瓜,一部分是麦田,还有些种的些果树。”又道:“右边的一半种的是麦子,一半种的则是蓖麻。”

    不是洼地么,怎么会种这些农作物。

    析秋不太懂,便拧着问邹伯昌道:“你瞧着如何?”邹伯昌回道:“小人瞧着,麦子长势不错,果树也未受多大的影响,只是地瓜却不见好……至于蓖麻倒是不错。”

    这么说来,只有她的地理种的小麦是长势最差的了。

    “你是怎么看的?”析秋淡淡问道,他既然了解的这么详细,想必心里应该已经有了想法才是。

    没想到邹伯昌却是犹豫的道:“小人当时瞧着倒是有些想法,如今想来只怕有些难处,容夫人再给小人一些时间,让小人再琢磨琢磨。”

    琢磨琢磨?析秋浅笑着听着并没有立即接话。

    邹伯昌目光一闪,又小心的看了眼析秋,又接着道:“小人瞧着,那片地因左右两边都是大户,夹着夫人这一百亩,只怕到时候无论种什么都不能容易。”他说着,仿佛怕析秋不理解,就解释道:“夫人可能不知,这水田冬天不管种什么,到了来年收割了还是会以水稻为主,可小人打听了之后,才知道庄子里这几年都没有种水稻,原因就是稻田需水,就要用水车将水引上来,可庄子前后都被左右两边围住,续水时就要从旁的田里过,这对方若也是种了水稻,倒也罢了,若不是,那便是田里的稻旱死,也只有望而兴叹的份。”

    原来这么复杂,析秋对庄子里的事确实不懂,看来她要找写书出来瞧瞧才是。

    析秋微微点,并没有再问邹伯昌有什么想法。

    邹伯昌一愣,他以为夫人会有些惊乱,他腹中来前可是已经打了腹稿的,这片地虽小左右又是大户得罪不起,可是他却是有别的法子。

    只要夫人再问,他便会说出自己的想法来,让夫人将这片地交给他打理!

    这一处离京城近,又在通州的港口,他闲暇之时还能在通州做些买卖贴补,总比留在保定或去山东要好的多。

    析秋见邹伯昌不再说话,又转头去看朱三成。

    朱三成低着头声音沉沉的回道:“小人去看了夫人在羊皮巷的宅子,宅子六成新,周围住的都是一些商户,许多人家都是租住的,若是租出去一年的租子下来也有六十两。”

    析秋算算,六十两在侯府里,不过过两个节就没有了。她一年还要贴这些陪房租房子用的钱要九十六两,她细细算了账又看着朱三成问道:“那西大街的铺子生意如何?”

    “生意不好,今年大雪运河上几处都结了冰,南方的茶只能走陆路,路上耽搁许久,茶叶铺子里的生意也耽搁了,还有,西大街本周围住的都是些百姓,铺子里卖的却都是些好茶,生意难上去也在理之中。”

    看来,两个人都费了一番心思。

    西大街的铺子是租出去的,交给她前对方已经付了半年的租金,到明年二月到期,一年的租金是一百八十两。

    “都知道了,你们辛苦了。”又突然问道:“你们来前,都是在庄子里?”

    邹伯昌听着眼睛一亮,就回道:“小人原是在保定的铺子帮忙的,也会算账管账!”析秋听着点点头,作派行事倒是像铺子里出来的。

    又看着朱三成,朱三成回道:“小人在保定的庄子里,给管事做些跑跑腿的事。”

    原来和邹伯昌从一处来的。

    竟是做的跑腿的活儿,这点倒是没有看出来,朱三成看着为人很老实,话也不多,没想到却是跟着管事做些跑腿的事。

    别看跑腿的事有些吃力不讨好,可若是想做的好,八面玲珑得了雇主认可,也是不容易的事,嘴皮上自是要些功夫才是。

    看来,她的几房陪房都不是简单的人。

    “你们先出去吧,等金大瑞从山东回来,你们一起到我这里来,一直这么耗在这里也不是事,有了事做才能好些。”

    两人互相看了眼对方,就低头行了礼退了出去。

    待他们离开,析秋问柳道:“上次来,他们各自家里的都跟着来了,我也没有细问,你回头去问一问,各房里都有些什么人。”

    她带着柳去了萧四郎的书房,在书房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类似于《天工开物》的书,更没有农作物方面的书籍,她叹了口气,回头对柳道:“你明儿再回去一趟吧,问一问大少爷,可有此类的书!”

    说着,她出了书房,沉了脸做在炕上想着心事,通州的庄子不过一百亩就有这么多的事,那山东那边会不会也会如今的状况,还有那处宅子,一直空置着还要请人去照看,可若是租住出去,被旁人知道是大都督夫人的宅子,难免引人诟病。

    不如让这几房人都搬到她的宅子里住着,一来省去了另租房的钱,二来也有人打理宅子两边节省了开支,到得了两个好处。

    还有,这些人皆是拖家带口的跟着她来侯府,家里的媳妇孩子也都需要事做,她如今待在后宅里,前院的事也轮不上她插手,这些人又要怎么解决?!

    她暗暗想着,不由头疼。

    等晚上萧四郎回来,析秋迎过来帮他脱了外面的外,又给他倒了杯水问道:“四爷可去了五爷那边看过?都搬去了吗?”

    萧四郎点头应道:“嗯。东西搬去了,宅子昨晚二嫂就让人去收拾过了。”析秋点点头,想到五夫人原想利用太夫人疼晟哥儿的心,求太夫人留下他们,没想到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晟哥儿却被太夫人留下了。

    想必即是搬过去,两个人的子也不会过的安生。

    析秋没有说话,萧四郎转头看她,见她脸色不大好,挑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析秋笑着摇头:“府里的一些小事罢了!”没有打算继续说的意思,萧四郎听着转头去书房就去喊了紫阳来问:“夫人今天都做了什么?”

    紫阳不知道萧四郎的用意,就低着头一五一十的回道:“上午陪着太夫人去了后花园,回来后见了陪房,然后又在您的书房里待了会儿,奴婢瞧着像是在找什么书……不过却是空着手出来的。”

    萧四郎听着就拧了拧眉头,挥手让紫阳退了出去,转了头喊天益过来:“你去打听看看,夫人陪嫁来的几处庄子都各自什么况,回头报于我听。”

    天益就点头应是。

    说着,他又迟疑了一下,看了眼萧四郎回道:“四爷,上次雁姑娘的事,那男子的籍贯小的派去打听的人回来了,并未有假……只不过,小人瞧着却是有些问题。”

    萧四郎一顿,眯了眼睛看他,天益就回道:“那人早年间游历四方,也曾做过蛮匪盗贼,认识了许多人,家里的子过的颇殷实,前几年还曾在通州跑过漕运,今年才从通州辞了工上的京城。”说的并不清楚,但萧四郎却是听明白了,他拧了眉头道:“将此人放出去,派人跟着他!”

    “是!”天益点头应是,退了出来,恰好在门口碰道端着茶要送进书房的雁,天益心里心虚,见着雁就立刻低下头去,雁却是认出他就是当初在普济寺后山拦着她的小厮,眉头一皱就从天益边擦而过。

    天益看着雁的样子一愣,却是不知道他哪里得罪了雁。

    这边析秋在房里听柳回话:“金大瑞家一共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留在了通州,听说是来总管做的媒,嫁的也是庄子里的一个管事。两个儿子如今一个十四,一个九岁跟在后面来了京城,听说他家媳妇一手绣活在通州小有名气,常给一些大户人家做些缝补的事贴补贴补,一家子在庄子里人缘都是极好的。”

    “邹伯昌家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皆是成了亲,儿子原来在保定也在铺子里打杂,但因为和人打了架,在保定呆不下去,就私下里打了关系走了钱妈妈的路子,做了夫人的陪房。”

    “朱三成媳妇子就是庄子里管事的女儿,不过那个管事因为贪了钱财,被保定府里的总管革了职,朱三成也受了牵连,在庄子里混不下去,就带着两个女儿来了京城。”她说着一顿又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不过,他走的却不是钱妈妈的路子,而是来妈妈的路子。”

    析秋听着一愣,没想到这个朱三成倒是有些本事,竟和来妈妈搭上了线。

    柳也是满脸的笑:“这中间有些原因,听说来妈妈嫁给来总管前,全家也是留在保定的,这个朱三成的母亲,就是来妈妈的姨母。”

    原来是表兄妹!

    看来,个个来头皆是不小啊。

    析秋暗暗叹了口气,想到通州的的一百亩地又皱了眉头。

    第二柳自佟府回来,江氏一听是析秋要找的书,都没有让柳久候,就拿了一本《四民月令》和另一本《四时纂要》给她:“回去告诉六姑,若是不够,回头差人回来说一声,我再回娘家寻一寻。”

    析秋拿到书时,便觉得江氏果然是心灵慧智的,这两本正是她想要找的类型,书上有的地方做了笔记,有的地方有折叠过的痕迹,看来江氏也曾细细读过。

    她捧着书一页一页翻着,这边雁进来,说佟全之来了。

    析秋放了书迎了出来,就看到佟全之笑眯眯的道:“六姐姐。”析秋也是满脸的高兴,将他让进暖阁里,让雁上了茶守在门口。

    她问道:“五城兵马司那边有没有为难你?”

    佟全之呵呵笑着,拍着脯道:“六姐姐放心,这点小事怎么会难得住我,况且,刘副统领那边我早打了招呼,就说我与周道婆有仇,让他不要管,至于五爷……我只是托人报了官,刘副统领一听是侯府的五爷,就立刻带人去了。”

    析秋听着直笑,又问道:“那几个绑五爷的人可藏匿好了?”

    佟全之微微笑着,点头道:“我听六姐姐的话,花了十两银子,在路上找了几个乞丐,随便说了些狠话亮了刀子而已,我去报官时那些乞丐已经脱了衣服离开了,现在除了五爷边的人在四处打听,根本没有人在查,即便是查,也不可能想得到是这些人做的。”

    这么说,萧四郎果然没有再插手这件事,不但萧四郎没有,就连萧延亦也仿佛有意将此事带过去了。

    析秋暗暗疑惑,面上却是笑着夸奖道:“真聪明。”又笑着道:“辛苦你了,姐姐的事却总是劳烦你。”

    佟全之满不在乎的回道:“六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六姐姐以后再有什么吩咐,弟弟一定竭尽全力相助。”说完,一顿又道:“那周婆子,姐姐可要弟弟把她送去官衙里去?”

    这个倒是不用,想必太夫人也不愿意她去官衙,至于怎么处理,她就不用心了。

    等晚上萧四郎从衙门里回来,析秋满脸笑意的迎过去,萧四郎暗暗疑惑,昨儿看着心低落的样子,怎么今儿看上去这样高兴,难道是难题解决了?

    “四爷,明天有没有空?”析秋将茶递给萧四郎,笑着问道。

    萧四郎喝了茶,问道:“嗯,什么事?”说完,目光在析秋放在上的《四民月令》,微微挑了挑眉。

    果然是庄子里的事不顺心。

    萧四郎心里想着,耳边就听析秋道:“我听说四爷是每月二十休沐,想问问四爷有没有空,陪妾去一趟羊皮巷。”那边是她的房子,真正的名下的房子,析秋想亲自去瞧一瞧,若是空置的,不管几房陪房要不要过去住,也总要置些东西才好。

    是她陪嫁的宅子吧?!萧四郎微微点头:“好,那明去娘那边请安后,我就陪你去看看。”

    析秋看着他,脸上就露出甜甜的笑容来,萧四郎看着心里一软,就拉着她的抱她坐在自己腿上,低声问道:“昨儿不高兴,可是因为庄子里的事不开心?”

    析秋听着一愣,没想到他竟然这样细心。

    她想了想,点头道:“是,那边的本就是个小庄子,养着十几户百姓,若是管不好那些人可都要饿着肚子,可妾听陪房里一位叫邹伯昌的说,今年种的小麦都冻死在地里了,明年这些人的生计只怕会受到影响。”

    萧四郎今儿已经听天益禀过,知道她的担心确实如此,那边的庄子太小又左右被两家围着,无论做什么都不方便。

    他想了想,笑着道:“你想不想去庄子里瞧瞧?”析秋听着一愣,想到他每都很忙,通州不比京城来去要两的功夫,她想了想摇头道:“我去瞧了也没用,先想想里面种什么,回头将各房分好了,先试种一年看看收益,实在不成明年再去也来得及。”

    萧四郎没有强求,想了想道:“庄子里的事你若是嫌烦,就去外院找一位平管事,他是娘的陪嫁,娘的几处庄子都被他打理的极好。”

    析秋听着点头回道:“妾先和陪房们再商量试试,若实在不行,再来求助四爷!”说完,她靠在萧四郎怀里就微微笑了起来。

    这样的坐姿,经过这些子在她很努力的适应下,已经能够很自如的和萧四郎交谈了。

    萧四郎点点头道:“嗯,那就依你,若是觉得累,这些事让别人去做也罢。”

    析秋没有反驳。

    和萧四郎吃过晚饭,敏哥儿来了,三个人又一起去了太夫人房里略坐了会儿,萧四郎去了书房,析秋回了房里。

    吴妈妈来了,将田夫人赏的两卷皮草拿了过来,析秋谢过,当晚就和雁两人围着炕上,开始给大老爷裁衣服。

    不过十来天的功夫,时间并不是很充足。

    刚要裁,这边天益和天诚进来,两人合力抬了个一米多长半米宽的桌子,析秋看着一愣问道:“怎么把四爷的书桌搬来了?”

    天益笑着道:“四爷吩咐的,小人也不知道。”心里却是暗暗在想,四爷是一个人在书房处理公务,心里却惦记着夫人,所以索把书桌搬回了房间里。

    析秋正要说,这边萧四郎大步走了进来,指着天益:“把圆桌移开,书桌就放在窗前。”和析秋常坐的炕相连着。

    天益和天诚两人就依言将圆桌移开,又将书桌放上去。

    天益动了动,脚却踢到墙角放着的紫叶兰,雁看着一惊就跑过去,抱着紫叶兰暗暗的就瞪了一眼天益,天益摸着头呵呵笑着!

    析秋看着两人,不知为何心里却是一动。

    她目送天益天诚离开,萧四郎已经将自己的公文搬了进来,在桌子后面落座,析秋则坐在炕上给大老爷缝衣裳,萧四郎看着她微微挑眉问道:“这是给谁的?”

    析秋头也不抬的回道:“给父亲做的,娘说永州湿冷,让我做了大氅送去。”说着又拿了刚刚剪下来的一块皮草:“这些角料,我想着给娘做对护膝,四爷觉得如何?”

    “嗯。”萧四郎淡淡嗯了声,目光就从析秋的膝盖划过。

    这些子没有听她说起过自己的腿,是已经好了,还是疼却忍着?

    第二一早,析秋梳洗起,正好敏哥儿来了,她看着敏哥儿心里一动,就笑着道:“敏哥儿想不想出去走走?”

    敏哥儿听着眼睛一亮,却是有些瑟缩的看向萧四郎。

    “没事。”析秋道:“母亲想去母亲的陪嫁宅子里看看,若是敏哥儿想去,就随母亲一起去,也帮母亲看看怎么摆设可好?”

    敏哥儿再怎么沉稳,毕竟只是三岁的孩子而已,他的眼底立刻露出兴奋的样子来。

    析秋就回头看着坐在炕上喝茶的萧四郎问道:“四爷,带敏哥儿一起去好不好?”

    敏哥儿也希翼的看着萧四郎。

    萧四郎看向敏哥儿,又看了眼笑盈盈显得很高兴的析秋,放了手里的茶盅微微点头道:“好。”

    敏哥儿的脸上,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析秋上前蹲在敏哥儿面前,笑着道:“父亲答应我们了,那我们现在去征求祖母同意好不好?”

    敏哥儿动了动脚想退后一步,可抬了脚又重新落了下来,看着析秋就点了点头。

    三个人去和太夫人说起来要去宅子里看看,太夫人嘱咐道:“天冷,宅子里长久不住人许是会冷,多带些人先去生了炉子,等你们到了里面也暖和些。”

    有敏哥儿在,析秋也不想太随意,就点头道:“知道了。”

    太夫人就拉着敏哥儿道:“要听父亲和母亲的话,不能乱跑可知道。”

    敏哥儿偎在太夫人边点头不迭:“孙儿记住了。”又看了眼在碧纱橱里睡觉的鑫哥儿和晟哥儿,露出迟疑的样子,太夫人看出他的心思,笑着道:“人太多了,你父亲和母亲顾不过来!”

    敏哥儿点点头,没有说话。

    析秋就带着敏哥儿,由丫头婆子簇拥着出了仪门上了马车,两辆马车就从侧门出了院门……

    ------题外话------

    有姑娘说女主的二品诰命有点问题,貌似定的低了点,我在列大纲的时候就诰命的事就查了资料,在正一品和二品之间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定的二品,主要是想在侯府里和几位曾经或现在的侯夫人,有个明显的距离拉开吧,也没有别的意思~!

    还有,前面出了好几次错误,神马五百钱写成五百贯,父亲写成二叔,二哥写成大哥,为此,我狠狠鄙视我自己!反省去!

    哦呵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