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试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析秋看看时辰,冬里天黑的早,这会儿才酉正。

    只是不知道五夫人来找她是为什么事,她由雁扶着从房里走出来,就看到五夫人正笑盈盈的站在正厅里:“四嫂,这么晚来没打扰您吧?”

    “怎么会。”析秋笑着走过去,满脸的笑容:“弟妹能来我高兴都来不及,快请坐!”又转头对雁道:“快去给五夫人泡茶!”

    析秋说着,就将五夫人让到椅子上坐下,自己则在她右手边坐了,五夫人今穿了件桃红色斜襟立领窄袖袄子,下面一件蜜色锈大朵芙蓉的综裙,俏玲珑妩媚动人,析秋笑着道:“夜里天气凉,五弟妹若是有事让人来说一声便罢了,怎么亲自来了,这若是受了凉可怎么好。”

    五夫人正去接雁奉在桌面上的茶,听在耳朵里目光就飞快的闪了闪,笑着回道:“四嫂进门我们两个私下里还没说过话,今儿瞧见你回门,巧了四哥也不在,我就想着过来坐坐。”说着,她抬头四处打量了房间里的摆设,正厅里挂着八仙过海多福多寿的图,两面多宝格上摆着常见的瓷器玉雕,一架屏风也是鸡翅木花开富贵八扇的普通款式,一齐的红木家具,富贵是富贵了,可既老成又显得有些古板,很没有特色。

    她想了想就暗暗冷笑,再去看析秋上穿的,一半旧的藕荷色的素面褙子,梳着坠马髻头上插了一只羊脂白玉簪子,空空落落的……还在新婚里头,就这样清清淡淡的打扮。

    她想到萧四郎的子,冷漠疏离见人便是冷面以对,这样的人不好相处吧?!

    念头转过,五夫人看析秋的目光中就带着一丝怜悯:“成亲很累吧,我瞧着四嫂一脸倦容呢。”

    她到底想说什么?

    析秋笑着回道:“不累,我不过坐着车来来去去的……倒是累着你们了,为了我们的婚事,忙里忙外的……”

    五夫人掩面笑着,摆手道:“四嫂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四哥能成亲也是全了娘的心头大事,我们看着也打心底里高兴,便是忙点儿也乐意。”说着,又隔着桌子很亲昵的和析秋道:“再说,四哥娶的可是你,我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瞧弟妹说的。”析秋暗暗挑了挑眉,笑着将面前的蜜饯推过去:“弟妹尝尝,今儿从家里捎来的,味儿不错,吃了若是喜欢我让人给你包一些回去。”

    五夫人就依言用帕子包了手,捻了一块放在嘴里,眯着眼睛道:“真是不错,我竟是没吃出什么东西。”仿佛很喜欢很好奇的样子,又吃了一小口。

    析秋笑着道:“杨梅,夏季风干了的,自苏州过来的,我吃着也觉得爽口。”五夫人就露出原来如此的表

    “弟妹喝茶!”她不说来意,析秋便真的当她只是来串门,看看时间萧四郎去书房也该回来了。

    果然五夫人喝了口茶,便开始言归正传:“这茶味儿不错,清清淡淡的。”说着一顿又道:“不过我平里喝,最喜欢在茶里搁些花茶,搭着喝味道里既有绿茶的苦味也有花茶的香味,很不一般呢。”

    她不待析秋说话,就紧跟着叹了口气:“不过这花茶,还是自家做的比较好,我平喝的都是秋娘做的……”说着话语一转就挨着析秋问道:“大嫂说要在府里建花房的事,四嫂听说了吧?”

    析秋就点点头,等着五夫人说下面的话。

    五夫人又道:“四嫂知道建花房,可不知道这其中还有隐吧?!”

    还有隐?析秋低头缓缓喝了口茶,非但没露出好奇的表,反而转头去吩咐雁:“去把杨梅蜜饯给五夫人包一些。”雁应是出了门。

    五夫人听着脸色就一僵,笑着谢道:“谢谢四嫂。”说完,看着析秋笑意吟吟的样子正在喝茶,五夫人目光一顿,皱了皱眉头便自己接了前面的话:“要说大嫂建花房我自是高兴,大嫂一个人孤零零的,也没个人陪着,有花花草草忙着她也能有个伴……可是这花房要建,像我们这样的人家自是没有什么的,可是这选地儿可得是有讲究。”

    她说着就看着析秋,笑着压了声音道:“侯府原是前朝一位王爷的宅子,后来高祖打下了江山建了周朝,这宅子几经易手到我们侯爷手中……听说那原来的王爷是位极风水的人,这宅子的格局都是有说法的,可不能破了这风水格局,若不然……我们侯府的运势可就不保了。”

    析秋面上无波,心里去是频频皱眉,不是说她请了人布了风水阵,怎么又牵扯到前朝的王爷了?!

    五夫人见析秋不说话,也暗暗疑惑:“四嫂,这风水是宁可信其有的事,我们可不能马虎了。”

    析秋就满脸懵懂的叹了口气:“五弟妹说的我也不大懂……这件事既然像五弟妹说的这么重要,那你可和娘和二嫂说过?”

    五夫人就露出焦急的样子来,感叹的拉着析秋:“我可不就是为了这事来和你商量的!”她拧着眉头,满脸的无奈:“这府里的事都是二嫂在管,可二嫂份尊贵,一般的事入不了她的眼,这事我和她说了,她却觉得是我想的过多……你说,这风水的事能是我一个人的事么,还不是事关整个侯府子嗣兴旺。”

    “事关子嗣?这话又是怎么说的?”析秋微露讶异。

    五夫人就满脸神秘的道:“当初那位王爷就是因为子嗣不旺,建这园子时特意弄了风水阵,这之后王爷就在短短三年里生了两个嫡子,六个庶子,王府里顿时人丁兴旺起来,后来到老侯爷手里,侯爷生了四个嫡子一个庶子,人丁也是兴旺的很……可是你瞧如今呢,满府里可就只有三个孩子,大嫂数十年未育,二嫂嫁进来两年也是没有动静,可不就是风水的事……后来有次有个颇有道行的大师来府里做客,就说府里后建的梅园破了原来的格局,影响了大势……”

    “不瞒四嫂,当年我执意要搬走,可不就是这个原因,后来大师又在你们的院子前面建了个院子才把格局镇主,那事后我就生了晟哥儿,而二嫂……不,是已故二嫂就有了子,你说,这事可不得不相信吧。”

    析秋笑看着五夫人,点头道:“那这些和大嫂建花房有什么关系?”

    五夫人就喝了口茶,继续道:“大嫂要在东南角建花房,她图着离她园子近,可是却破坏了格局,你说这事儿有没有关系!”

    这么说,是在告诉她若是让大夫人建了花房,破坏了侯府的风水格局,很有可能连她也生不出孩子来。

    析秋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如此,弟妹还是把这件事和娘说说吧,我也不懂……不敢妄议!”

    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庶女,小家子气!

    五夫人想到析秋是佟析华的妹妹,暗暗绞着手帕,脸上却笑着道:“四嫂说的对,我就是想和你商量,明儿我们一起去和娘说,大嫂如今这样我们作为弟媳的总要承让着些……可若是母亲能说一句,恐怕要比我们说十句来的好。”

    原来目的是这个,析秋笑看着五夫人,有些左右为难难以决定的样子:“弟妹,这件事我不好现在给你答复,不如这样等我晚上问问四爷再告诉你可行?!”

    五夫人一愣,她和析秋说这些的目的就是试探,若是她同意了那么自此以后,她在大夫人这边就站不住脚了,只得和她一个阵营,若是她拒绝了那更是好办,这件事后面不还有个二嫂么,就和二嫂一起孤立了她,看她以后在府里如何立足!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析秋竟然要去问一问四爷,这件事若是四爷也参与进来,质可就会不同了。

    五夫人忍着心里的不悦,强笑着点头道:“也是,四嫂才嫁进来自是要和四爷有商有量才好,只是……四爷事也忙,今儿是最后一天休沐了吧,明儿就要去衙门了,四嫂也当心疼些他才是。”

    “弟妹说的对!”析秋笑端了茶:“男人们整里奔波,我们在家里确实要多体贴些才是。”

    五夫人目光微微一眯,就笑站了起来:“那就这样,我等四嫂答复,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就先回去了。”

    “那我就不留弟妹了。”说着也站了起来:“我送送你!”

    五夫人一走,雁就满脸困惑的进来:“夫人,五夫人的意思奴婢怎么瞧不明白,这件事她既然这么在意,何不自己去和太夫人说,为什么要非要拉着您?还兜兜转转绕了这么大的圈子!”

    析秋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拿了针线绣花,头也不抬的回道:“她不过在试探我罢了!”她说完一顿,又道:“这两你留意打听打听,当年藤家来府里闹,当时是什么况,争的又是什么。”

    雁若有所思,点头道:“奴婢记住了!”

    正说着,萧四郎自书房回来了,析秋放了手里的针线迎了过去:“四爷可用了晚饭?”说着,亲自帮他去脱外衣。

    萧四郎握住她的手,点了点头:“我在书房用了些了。”目光又放在炕上的绣花绷子上:“你在做什么,怎么手这样凉?”

    析秋红着脸抽回手,看了眼正在收拾茶具的雁,将萧四郎让到大炕上坐着,又亲自动手给他倒了杯茶:“刚刚五弟妹来过了,坐在外面说了会儿话。”

    萧四郎挑了挑眉头,问道:“哦?她来说了什么?”语气中有些对五夫人淡淡的抵触。

    析秋就在萧四郎旁边坐了下来,将事经过和萧四郎说了一遍,又道:“我说我要和您商量商量,没有立刻答复她!”

    萧四郎放了茶盅,拧着眉头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娘心里都有数,你去说反而会适得其反……至于五弟妹,我明儿去和五弟说。”

    “别!”析秋笑着道:“本来只是小事,我们妯娌间说说罢了,你若是去找了五爷,指不定五夫人又闹出什么事来,还不如冷处理,随便她去闹腾!”

    萧四郎没有说话。

    析秋岔开了话题,问道:“四爷明早几时走?”

    萧四郎也将五夫人的放在了一边,脸上露出笑容来:“可是担心我?”又习惯的将析秋抱坐在自己腿上,手抚着她的后背,缓缓的道:“明早卯时去和娘说一声就走,你一个人在家里,若是有什么事要办,就去外院找天益,他跟我时间长,办事也牢靠!”

    析秋歪着头看着萧四郎:“四爷去几天?”

    “长则三天,短则一天就回来!”萧四郎在析秋头顶啄了一下,低声说着语气里有着明显的不放心。

    “放心吧,四爷尽管早些回来,旁的事我心里有数,若真是有事无法处理的,我就去找天益!”析秋说完,就拿了手边的怀表看了眼:“时间不早了,四爷明天早起赶路,早点休息吧?”

    他今天只睡了半个时辰,又奔波了一天回来也不得空休息,明早还要赶路……

    “好!”萧四郎应了,就突然站了起来,抱着析秋往净室里走,边走边挨着她的耳边吹着气,声音暗哑仿佛带着蛊惑的魔力:“还疼不疼?”

    析秋的搂着他的脖子,脸一下红了个透顶,将脸埋在了他的口……他看着析秋羞样子越发搂的紧,进了净房他便将析秋搁坐在房中放置衣物的圆桌上,

    “四爷……”析秋一惊,还不待她反应他已经压着她的子便俯吻了上来。

    轻轻的呢喃声,炙而狂烈的拥吻,奇怪的姿势……析秋的脑中轰的一下就变的一片空白,只剩下衣襟中游走的大手,游移在脖颈上点点碎碎的吻……

    “丫头……”

    析秋细碎的回道:“嗯。”

    “……你真是个宝贝儿”

    析秋来不及回应,嘴唇便被他堵住,一句淡淡嗯声被淹没在他粗喘的呼吸中。

    她坐在高高的桌子上,抬着双腿,萧四郎目光深邃幽暗的看着她……

    薄薄的红唇宛若樱桃一般,让他不自已,那两次的压抑自控,仿佛在这一次到了极限,他压着析秋的子,便缓缓的压了进去……

    体的充实感唇间袭来……微微的刺痛……

    析秋抓着他的后背,修剪的圆润光洁的指甲,在他麦色的的肌肤上,留下长长的红痕……

    体的反应并不强烈,析秋觉得他带给她的感官感受,要比体来的更具有冲击力……但却比那一晚的经历,要美好一些……

    幽幽暗暗的净室中,萧四郎健硕的膛落在她迷蒙的眼中,一道长长的红痕宛若游龙般,自左边的肩胛骨一直到口,触目惊心……析秋的眼神瞬间清明起来,她抬起手用手指试着去触摸……

    试了几次,却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只能让她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萧四郎低下头俯去吻她口的丰盈……析秋就这样抬着手全软软的,再没有力气去触摸到那道伤口……

    不知过了多久,萧四郎低喘着将她拥在怀中,析秋的脸便与那道疤痕近在咫尺,上面长了一点点增生,触感也更为的真实,她低声问道:“这道疤,就是皇后娘娘说的那道吗?”

    萧四郎吻着她的后背,低低的应了声:“嗯。”

    “是怎么伤的?”析秋用手指去摸,却又害怕的缩了回来。

    萧四郎吻着她的耳垂,心不在焉的回了句:“在草原上,沈季的马被岱钦的马绳拴住,我过去救他……被岱钦伤了一刀,并不深两便愈合了。”

    析秋不信,在草原上那样的恶劣环境,怎么会那么容易好。

    她忽然明白,皇后娘娘为什么对她这么,原来萧四郎不但保送了沈季国舅爷的位置,还救了他一条命!

    原来如此!

    萧四郎吻着她的脖颈,析秋心里叹了口气,似乎他此刻的拥吻对于她来说,也变的有些不一样,她贴着他的口,鬼使神差的便去吻了他的疤。

    “嗯。”萧四郎体一僵,搂着析秋的手臂便愈加的紧。

    随即,析秋便清楚的感受到,他依旧放在她体内的**,在瞬间再一次复原,跳动着,蠢蠢动……

    她愣住,抬头看着萧四郎不知道作何反应。

    萧四郎就顺着她的眉眼一路亲了下去,低低的笑声从他的膛出发出来:“丫头的邀请,怎能不!”

    话落,他又缓缓的动了起来。

    ……

    析秋躺在凉凉的桌面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愿意动,只觉得全像是被什么碾压过,她收回刚刚说的话,这感受比之第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她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边已经没有萧四郎的影,她坐起来喊值夜的碧槐:“四爷呢?!”

    碧槐红着脸,侧开眼睛不敢去看帐子里析秋此刻的样子,慌乱的回道:“一早就走了,让奴婢不要喊您起。”

    “现在什么时辰了?”

    碧槐回道:“卯时过了两刻钟……刚刚雁姐姐去了太夫人房里,和吴妈妈说了夫人体有点不适,稍稍晚点去请太夫人安。”

    新婚刚过,她给太夫人请安怎么能迟到,析秋掀了被子便要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是未着寸缕……

    她想到昨晚旖旎的画面红了脸。

    难怪碧槐只隔着帐子和她说话。

    她滑进被子里,让碧槐给她拿了衣裳来,在被子穿好才红着脸出来。

    碧槐也是红着脸,始终垂着头不敢抬眼去看析秋,析秋见了也不说什么,急急忙忙梳洗后便去了太夫人房里。

    太夫人正在和鑫哥儿,敏哥儿在炕上玩,敏哥儿抓着一只手铃不停摇着发出脆脆的声响,鑫哥儿就笑着跟在他后面追着他抢,两个人围着太夫人在炕上抓着圈的跑,太夫人就捂着额头:“哎呦,哎呦……都快停下来,祖母的头都被你们两个小东西转晕了。”

    鑫哥儿就怯生生的停了下来,敏哥儿却咯咯的笑着扑到太夫人怀里:“祖母,您哪里晕,敏哥儿给您揉揉吧!”说着一顿,就看到析秋由紫薇打了帘子,笑盈盈的走了进来,敏哥儿就立刻从太夫人怀里起来,站在炕上看了析秋一眼,就中规中矩的给她行了礼:“母亲早!”

    析秋朝他点点头,便给太夫人行了礼,太夫人指了面前的杌子道:“坐吧。”又看着她问道:“体无碍吧?”

    “许是这两天累了。”析秋笑着谢过紫薇奉的茶:“让娘跟着心了……”

    太夫人微微点头,又回头拉着正在看着析秋发呆的鑫哥儿,挑着眉问道:“怎么了?快喊四婶婶。”

    鑫哥儿就笑着露出米粒大小的牙齿,甜甜的喊了声:“四婶婶早。”析秋点着头也笑着回道:“鑫哥儿早!有没有吃早饭啊?”

    “吃了。”鑫哥儿很乖觉的回道:“和祖母……吃的,报纸!”比起敏哥儿的口齿清晰,他的发音有些不准,析秋笑着点头:“鑫哥儿真乖。”

    鑫哥儿听着析秋的夸奖,就笑弯了眉眼,敏哥儿在一边坐着,脸上就悄悄拽了拽鑫哥儿的衣服。

    太夫人看着鑫哥儿很高兴的样子,又看了看析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

    “娘。”析秋看着太夫人问道:“我下午想把陪房喊到府里来见一见……我不大懂规矩,是不是要去和二嫂拿了对牌?”

    太夫人让娘将鑫哥儿和敏哥儿抱出去玩,她自己则让紫薇穿了鞋,正坐在炕上回道:“不用,每个房里都有各自的牌子,丫鬟们进进出出禀了各自的主子就可以了!”说着正好吴妈妈端着药进来,太夫人就问道:“老四那边的牌子你可知道,都是谁收着的。”

    吴妈妈看了眼析秋,笑着点头:“奴婢也不大清楚,许是紫阳或是宝珠吧!”

    析秋却暗暗蹙起了眉头,原来各房都有不同的牌子,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

    “我稍后回去问问!”

    她看着吴妈妈将药递给太夫人,太夫人一口饮尽,析秋就很乖巧的将炕桌上的蜜饯盘子端过去:“娘体哪里不适?”

    太夫人顿了一顿,有些意外的看了析秋一眼,在盘子里捡了颗蜜饯放在嘴里含了,淡淡的回道:“老毛病了,当年在苗疆时落下的!”

    析秋若有所思,没有再说什么,便辞了太夫人带着丫头婆子回了自己的院子。

    等析秋离开,太夫人便歪在炕上问吴妈妈:“陪嫁来的,没有得力的妈妈的跟着?”

    吴妈妈就收拾了碗又擦了手,坐在炕下的脚踏上给她捶着腿:“听说是没有,奴婢去了两次都是一个叫雁的大丫头的领着的,年纪也不过十四五岁,总归是年纪轻了些……”

    太夫人叹了口气没有接话,吴妈妈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太夫人已经拧着眉头闭上了眼睛,过了许久太夫人才缓缓的开了口:“从明儿开始,让娘抱着敏哥儿去给她请安吧,总归是嫡母,礼数不能缺了!”

    吴妈妈就笑了起来,点头道:“奴婢晓得了!”

    析秋回到房里,便将紫阳和宝珠喊了过来,萧四郎房里就只有两个丫头,四个粗使婆子伺候着,平里萧四郎也不常在,所以丫头婆子比起别的房里,总是有些懒散,这两析秋也没得空去管,今儿确实要问一问才好。

    紫阳和宝珠经过这两的留意和相处,原本的戒备心放松了不少。

    待她们行过礼,析秋问道:“今儿找你们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我才进府许多事也不大明白,便想问问你们。”说着,又指了面前的杌子:“坐着说吧!”

    紫阳和宝珠一愣,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哪里敢坐推诿道:“奴婢们站着回话,夫人想知道的事,奴婢们定知无不言。”

    他们原还是想看一看萧四爷对四夫人的态度,毕竟四夫人没有得力的娘家,出又不高在府里若是没有四爷的照拂,便会举步维艰,若是这样她们自己也要掂量掂量才是……

    析秋也不强求,就点点头问道:“四爷房里的事,原是宝珠负责,那四爷平里穿的衣裳,鞋袜是都放在房里,还是别处也有?”她看过萧四郎的衣柜,里面零零散散的衣服一堆,但大多都是半旧的,有的甚至没有穿过就已经摆旧了,很疏于打理的样子。

    宝珠就垂着头回道:“四爷的衣物房里摆了一些,书房里也摆了一些,就连外书房里也有一些,奴婢平只将四爷要穿的衣服叠好放在柜子里,至于要穿哪一件,都是四爷自己决定的。”

    难怪会是这样的况,他自己找衣服,自是顺手拿了,哪会去翻别的。

    “那两个书房的衣物,都是谁在打理?”

    “是四爷边的天益在打理,不过若是换了衣裳,天益也会拿进来让我们洗了,我们拾掇好后会再返送回去。”紫阳在一边接了话。

    “辛苦你们了。”析秋面露赞赏又问道:“那平院子里可有人值班,都是谁在安排,我瞧见院子里也有小厨房,里面可配了灶上婆子?”

    紫阳一一回道:“平里四爷不常在府里住,便是回来也不用我们值班,院子里的事都是我在安排,厨房如今只烧烧水,一三顿的饭菜吃食,还是大厨房统一送了过来。”紫阳回答的很清楚,她始终低垂着眼睛,自始自终没有抬头去看析秋。

    宝珠则不同,说着话眼角便会偷偷去瞄析秋。

    析秋仔细看着两人的表,暗暗记在心里,又转头看着宝珠忽然问道:“如今房里执事的牌子,是谁收着的?”

    紫阳听着脸色便是一变,看了宝珠一眼,宝珠则抬着头不慌不忙的回道:“回夫人的话,房里的执事牌子原先都是天益收着的,后来夫人嫁进来,天益便将牌子拿给了奴婢,这两天夫人一直忙着,奴婢想着要给夫人送来,却一直寻不着时机!”说着她一顿,抬头看着析秋,露出谄媚的笑容来:“奴婢现在就给您去取来。”

    才拿到府里来,她一直收着却没有机会交给她?!

    析秋摆摆手,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你稍后拿给雁罢,以后院子里有事就直接回了雁,你的差事就暂时按着不动……”说完,她便端了茶。

    紫阳和宝珠满脸诧异,喃喃的没有说话退了出去。

    析秋看着雁道:“院子里的人不多,往后你也一起管起来,若是忙不过来就让柳帮着。”看着雁点头她又道:“去拿了执事牌子,把金大瑞他们领进来。”

    雁管着房里大大小小的事,柳则管着她的首饰,衣物,以及丫头婆子月例的发放,碧槐管着丫头婆子的值班,碧梧管着外院的浆洗和厨房饭食的事。

    这样安排清楚手里的事,往后哪里出了错便去找谁便罢了,一层一层过问,查起来问责时也能清晰公平。

    不一会儿,雁就领着金大瑞,邹伯昌和朱三成以及各自的家人进来,三家人家挤挤攘攘的站在厅里回话,析秋就让柳留了三个管事加上媳妇子,其它人都出去到旁边的耳房坐着喝茶。

    析秋就打量了六个人,金大瑞矮矮瘦瘦穿的棉麻的衣裳,一只袖子上打了补丁,但补丁却补的很齐整,垂首站着双腿并拢恭恭敬敬……她又看向他后的媳妇子,也是穿的很朴素,上打了块补丁,不过若不是注意看,根本不容易察觉,她又看了她的手,虽是关节粗大但却是干干净净……

    看来,针线的上的手艺不错。

    邹伯昌则是一副白白胖胖的样子,他的媳妇也是如此,笑眯眯的不避不闪的看着析秋,朱三成和他的媳妇和金大瑞类似,一副老实的样子,但比起金大瑞两口子,穿着上要好上许多。

    “上次钱妈妈带你们进府,也没有细问,这两天事也多也没时间问你们,如今你们都住在哪里?”

    邹伯昌就回道:“回四夫人的话,钱妈妈给们租了个小院子,如今我们三家人都住在院子里,吃喝都有人管着!”

    钱妈妈自然没有权利去租院子,看来是夏姨娘安排的。

    她点点头:“即是这样,那你们暂时就住在那边吧,往后院子里的开支,每月月初就派了人到府里来和我支,一个月八两可够?以后若有什么事要进府就说找四房的柳姑娘,她会带你们来找我。”

    邹伯昌俨然是领头人的样子,点头回道:“只是烧菜吃饭约莫六七两的样子,房租一个月一两五钱,足够了。”又看向柳行了礼:“有劳柳姑娘。”

    柳还了半礼。

    “我陪嫁里,统共是两个庄子,一个宅子,西大街上还有间铺子,我也只是听了各自大概的况,俱都不了解,这样……给你们五的时间,将京城几间的铺子和庄子的况了解一下,回来告诉我,至于山东我就放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可够?”

    六个人面面相斥,邹伯昌想了想就道:“四夫人,时间是足够的,只是……我们谁去山东,谁去通州,要如何安排?”

    “怎么安排我不管,你们自己去商量,我只要结果就可以了。”说完,她便端了茶!

    六个人满脸的不安,四夫人这样难道要任由他们去选,这山东的地是处洼地,通州的地虽也是稻田,可却是高地,收成上完全不同,至于管着宅子还是店铺……那得到的利益和好处就更加不同了。

    四夫人不分配,难道是让他们自己选?

    六个人不了解析秋又不敢追问,满府疑惑的出了门,柳去送他们出去,雁也是满脸不解的问析秋:“小姐,您为什么让他们自己去挑地儿?”

    析秋端着茶喝了一口:“我就是要看看他们各自的能耐,他们能从那么多人中陪嫁到侯府来,就必然有各自的关系和能力,让他们争一争总比他们绑成一股绳来和我斗好!”

    雁就恍然大悟道:“这样,他们彼此成了对手,又离开了原来的地方,除了一心一意靠着小姐就不敢再生别的想法了。”

    析秋笑着就出了院子,她一直没有仔细去看如今住的院子,现在看着才知道,这院子院比她在外面看着大许多,前后两进的格局,约莫十几间房间,加上倒座和耳房,比佟府大太太的院子都要大出许多。

    院子里架了葡萄架子,如今稀稀落落挂着枯黄的藤,下面垒了石桌和石墩,前面有穿堂,和萧府所有院子一样的穿堂一样,里面摆了桌椅,出了院子左拐的方向就是佟析华原来的住的院子,右手边则是一排树林,隔着树林是一排倒座,再就是外院了……

    大夫人住的竹文阁则是从门口沿着小径一直往北走,再往前面则是离景轩,五爷和五夫人则是住在离景轩前面的聘澜轩里,她听说她这座院子的后面,还有个院子叫做梅园,五夫人和五爷原来就住在这后面。

    是侯府的南角上,难怪五夫人要搬到聘澜轩去,从她的院子出来,虽然隔着很远可却要从佟析华的院子前面路过,才能去太夫人的院子里。

    这样住着很不方便,哪里有聘澜轩自在!

    至于风水,她却实没有看出来!

    柳送人回来了,回道:“邹伯昌向我打听,小姐到底是什么用意,让我告诉他们,他们心理也好有个底。”

    析秋就问道:“你怎么说的?”

    “奴婢就说,小姐这么做自是有道理的,我们做下人只管听主子的吩咐做事,哪里敢问那么多的为什么!”柳笑着:“奴婢是不是说的太板硬了?”

    析秋就笑着摇摇头:“没有!他们必然还会再来打听,你记着谁来了几次,谁没有来过,回头告诉我。”柳就点头应是。

    正说这,门口一抹大红的影跑了进来,析秋眼睛一亮就迎了过去:“延筝,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

    萧延筝笑着,高兴的道:“我昨儿晚上就想来了,可一想到你在娘家待了一天,肯定很累了,就忍到了现在你……”她说着搓着手:“快带我进去暖和暖和,确实很冷!”

    析秋就握着她的手,两人携着进了房里,柳服侍着萧延筝脱了外面的披风,又端了茶给她,她喝了一口舒服的叹了口气:“还是你这里舒服!”说完放了茶盅笑的眼睛弯弯的:“怎么样,我四哥人是不是很好?他是不是外冷内型的,看着冷冰冰的其实细心的很吧!”

    析秋就想到昨儿晚上的画面,若不是她拦着萧四郎只怕能一夜到天亮……

    她怕萧延筝看到她面上有异,就低了头去喝茶,笑道:“是你四哥,你自是比我了解,怎么倒问起我来了。”

    萧延筝就巴着析秋,歪着她的胳膊上颇有调侃意味的挑了挑眉梢:“竟是害羞了……好好,我不说了,反正我们来方才,你总会告诉我的。”

    析秋拍了她的手,正色道:“听说你订了亲事?那庞府是什么样的人家,怎么我没有听说过京城有个庞府呢?”

    说到亲事,萧延筝就冷了脸,丧气道:“不过是个五品的通政司参议有什么可说的。”并非是瞧不上四品官,而是对这个人不大欢喜的样子。

    析秋歪着头看她:“人长的如何,年纪多大?”萧延筝就意兴阑珊的回道:“二十岁,祖籍广西,和将探花同年中的榜,是那年的榜眼!”

    是榜眼,年纪轻轻已经做到正五品了,看来此人不是非常懂为官之道,就是背后有过硬的靠山,官场便是如此,析秋到不怎么反感,只是好奇太夫人怎么会给萧延筝定了这样的一个人,都说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这下嫁也落差太大了些。

    “我的体,虽是保密着的,可京城了功勋之家谁家不知道,那段时间又恰逢四哥没有消息,府里人人提心吊胆的,娘听胡夫人说庞大人不错,便在让二哥叫来府里见了一面,然后就同意了。”

    看来萧延筝也见到人了,并且很不满意,若不然也不会是这个态度。

    她笑着安慰道:“我倒觉得这门亲事定的不错,你是下嫁门第差异如此之大,一旦嫁过去庞大人还不把你捧在手里,绝不敢怠慢半分,比起门当户对的反而好很多……太夫人必然是考虑到这点,才舍得给你定这样的亲事。”

    萧延筝听着就点点头:“大嫂也这样说的。”

    析秋微微一愣,没想到冷冷清清的大夫人,也会劝别人!

    “那就行了,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安心心的嫁过去,若是以后有不如意的地方,你朝中可不是还有三位哥哥,娘家还有位郡主嫂嫂……光这些名头就足够让庞大人把你供起来了。”

    萧延筝听着就笑了起来,啐道:“瞧你的嘴,嫁给了四哥竟变的这样能说会道的。”又掩面笑了起来:“往后四哥可欺负不了你,他啊……也说不过你。”说完,两人就笑歪在炕上。

    中午留了萧延筝吃了午饭,两个人又在炕上一起睡了午觉,下午将将起送走萧延筝,析秋就看到暖阁的门帘下,露出个小小的脑袋来……

    析秋眉梢一挑,就笑着快步走了过去:“鑫哥儿,你怎么来了,谁陪你来的?”

    鑫哥儿眨着眼睛,露出好奇的样子,朝里面探了探头像是确认里面还有没有别人。

    析秋拉着他进来,笑着道:“就四婶婶一个人,鑫哥儿和谁一起来的?”

    鑫哥儿放了心,小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来:“娘陪着……四婶婶,肚子饿。”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