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进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那只手还在她上欢快的游离着,析秋瞬间清醒过来。

    这里是宣宁侯府,而她上这只手的主人……

    她转头去看萧四郎,就看到他还在睡着,睡梦中眉峰微拧一股淡淡的锋芒便无意散发出来,析秋挑了挑眉,连熟睡中都要摆出一副戒备的姿态。

    她小心的将他的手,从上移走!

    就这样小小的动作,萧四郎猛的睁开眼睛,这两年他一直风餐露宿,又是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加上他是习武之人,警惕自是高……睁开眼的那一霎眼底露出的戒备便化为柔和,他问道:“醒了?现在还早多睡会儿。”

    析秋就伸手在枕头下去摸,萧四郎顺势抓住她的手在唇间亲了一下,道:“现在丑时三刻,娘是卯正才起。”

    竟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析秋红了脸抽开手想去拿自己昨晚丢在头的里衣,可萧四郎这座大山挡着,她试了几次又怕裹在上的被子落下来,只得叹了口气又缩了回去。

    萧四郎就眯着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析秋忽略他眼中的笑意,抬头去问萧四郎:“你休几?”佟慎之大婚时休了三

    “你有何安排?”萧四郎看着她,析秋摇了摇头:“只是问问,家里头大哥哥成亲时休了三,只是不知道武官会不会有所不同。”他自辽东回来就不曾休沐过,所以她拿不准他有几的假期。

    “三!”萧四郎很自然的伸手将她拢了过来,又摸到她刚刚一番折腾,上已经是凉凉的,就把她整个人裹在怀中。

    析秋体一僵,动也不敢动,万幸的是他再没了别的动作。

    析秋松了口气不敢再说话,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析秋闭上眼睛,可明明体很累脑中却异常的清醒,她能听到他发出轻浅的呼吸声,还有她自己的心跳声。

    支着耳朵到天色将明,门外雁小声唤道:“夫人,寅时三刻了。”

    “知道了。”析秋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起来,想从里间绕出去,可当她起刚坐起来,腰间便又是一紧人也跟着翻了个,萧四郎已经压了上来,眯着的双眼看着她,析秋用手抵着他的口,生怕他会像昨晚一样再来一次,就急急忙忙的开口:“快到卯时了……我们要去太夫人……”时间不够,很不够!

    萧四郎轻轻一笑,目光从她惊恐睁着的大眼中,一路游移在她的唇瓣,根本不让她把话说完,复一低头便轻轻柔柔的吻了起来,一只手在她腰间摩沙一路探了下去,亲吻也由轻轻柔柔便成急骤的狂烈。

    析秋喘着气弓起腰来,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正在她大腿间摩沙……

    里面发出轻轻的呢喃声,雁在外间听的目瞪口呆面红耳赤,柳跟在后面进来,疑惑的看着她:“你还没喊夫人起?”

    雁用帕子捂住脸,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柳一脸诧异,抬手便要去敲门,可手放在门上她便停住,这声音……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透顶。

    萧四郎将脸从她的脖颈处抬起来,眼中的**渐渐褪去,他吻了她的面颊道:“小丫头!”说着,一翻下了抓了边的衣物上,又将析秋的衣服拿给她:“我们卯时一刻出门。”说着,他转进了净房。

    析秋处于愣怔中,她痛苦的以为他会继续,他却依旧是点到为止,他因为她体的不适,而在迁就顾忌她?!

    心里生出感动,析秋接过衣物沉默的穿在上。

    雁和柳,紫阳,宝珠依次进来,四个人皆是面颊红红的,目不斜视各自做着手中的事。

    萧四郎从离间出来,换了昨晚穿的朝服,见析秋看过来他道:“去娘那边请过安,便去宫里。”

    这是在告诉她,索一次穿了正装,免得稍后要回来换。

    析秋让柳帮她换了一件正色夹金线绣百子榴花缎袍,头上是萧家陪当初聘礼中的首饰,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朝阳五凤挂珠钗,耳上坠着红宝石璎珞流苏,手上戴着红珊瑚串珠,以及一对龙凤赤金点翠的镯子,柳帮着析秋小心的戴好首饰,目光就看向析秋低着头露出的脖颈里,一点点殷红触目惊心,她倒吸口冷清,嘴巴就忍不住的瘪了瘪。

    她斜着眼睛暗暗去给雁打眼色,却发现雁正愣愣的看着萧四郎发呆,柳拧着眉头就喊道:“雁,帮夫人和大都督倒茶。”

    雁惊醒过来,回出了房间倒茶进来。

    等大都督和四夫人坐在外间吃早饭,柳就拽着雁质问道:“你刚刚在发什么愣?”雁就神秘兮兮的拉着她到一边,压着声音回道:“昨晚匆匆忙忙我就觉得大都督有些眼熟,不但眼熟声音仿佛也在哪里听过,今天早上终于想了起来……”

    柳一愣,问道:“想到什么。”

    雁就满脸不敢置信的回道:“就是在普济寺里和小姐在莲花池说话,还送了小姐发簪的那个人……还有,那天我明明在外面听到小姐房里有人说话,可进去时里面却没有,我虽没有看清人可声音却是记得很清楚,今儿一听……分明就是大都督!”

    柳惊诧的捂住嘴,又腾出另外一只手捂住雁的嘴巴:“这话给我烂在肚子里,除了我谁也不能说!”

    “我知道!”雁拍开她:“这点道理我若不懂,以后还怎么在小姐边伺候。”

    柳吓的捂住心口,只觉得光听着额头就渗出冷汗来!

    析秋和萧四郎对面坐着,桌子上光粥就摆了七八种,又水晶蒸饺,芙蓉糕,枣泥糕,还有五六碟小菜,她昨晚吃的少此时才觉得真的饿了,也不去看萧四郎低着头小口的细细的喝着粥,忽然眼前甜白瓷的骨碟中就多了一块蒸饺。

    她抬头看着萧四郎,萧四郎就面无表的回道:“中午恐怕要迟些吃。”

    析秋点点头,乖巧的夹了蒸饺放在嘴里咬了一小口。

    萧四郎低着头,嘴角却是露出一丝笑意来。

    紫阳和宝珠一边看着,就惊讶的互相对视一眼,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景。

    她们自大都督回府时,就被太夫人遣过去服侍,这么久以来还从未在大都督脸上看到过冷漠以外的别的表,即便是和侯爷或是二小姐说话,也从未有过这样的轻声细语!

    两人刚吃了早饭,吴妈妈来了,笑盈盈的看着两人朝两人福了福:“四爷,四夫人!”析秋也迎过来:“妈妈早!”

    吴妈妈打量了眼析秋,眉眼细致双颊晕红,她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一层,颇有深意的对析秋点点头,转进了房里,看到上的元帕时更是满脸的笑意,拿了放在填红漆楠木杜鹃花纹的匣子里,她走出来笑着道:“恭喜四爷,恭喜四夫人!”

    析秋红了脸垂下来,萧四郎面无表的点点头。

    吴妈妈又看着析秋道:“四夫人,奴婢要去给太夫人回话,先行一步!”

    析秋笑着回道:“我们也正要去给太夫人请安,若妈妈不嫌弃,我们与妈妈一起走吧!”说完她又看向萧四郎,在征询他的同意。

    吴妈妈看在眼里,暗暗点头回道:“岂敢,岂敢!”

    萧四郎也放了茶盅站起来,负手道:“走吧!”析秋就和吴妈妈并肩跟在萧四郎后由丫头婆子拥着出了门。

    太夫人房里,五夫人从外间端了茶正要进门,见到萧四郎和析秋前后脚进来,立刻笑着道:“四哥,四嫂来了,快进去,娘正等着你们呢!”

    萧四郎没有说话,析秋深看了眼五夫人,想到佟析华在时她跳着说话的样子,和藤秋娘明里暗里使的手段,微微笑着点头道:“五弟妹!”

    五夫人目光微微一闪,笑着为他们打起帘子。

    析秋跟在萧四郎后进了暖阁,萧延亦和二夫人坐在下首的位置,大夫人坐在太夫人右手边喝茶,见两人进来大夫人就淡淡点了点头,萧延亦也是点头示意。

    萧四郎和析秋一起给太夫人行了大礼,太夫人赏了对丹凤朝阳蓝宝石头面,还有几副朱钗和两只镯子做见面礼,析秋谢过太夫人,又和大夫人,二夫人,五夫人,萧延亦行过礼,就有丫鬟端了椅子和杌子来,析秋这才做了下来。

    萧四郎也在萧延亦隔壁坐下,萧延亦就对他道:“稍后我陪你去宫里,正好也有事要奏于圣上。”

    萧四郎点头接了丫鬟奉过来的茶:“也好,我也正有事要与你说,我们路上再谈!”

    萧延亦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太夫人的脸上没有多少绪,吴妈妈看在眼里就捧着匣子走到太夫人跟前,打开了匣子,太夫人见了眼神就融了一分点头道:“收起来吧。”吴妈妈笑着把匣子收进了里间。

    萧延亦低头喝茶的动作一抖,一滴茶便溅在他的衣襟上。

    太夫人看道萧延亦的动作,眉头就几不可闻的皱了皱。

    二夫人笑着开口道:“恭喜四弟,四弟妹!”析秋红着脸站起来福了福算是回礼。

    太夫人看向萧四郎问道:“稍后你们先去宫里谢恩,认亲的事等你们回来再议。”并没有很在意的样子。

    析秋静静坐着,心中却是暗暗叹了口气!

    萧四郎眉头略蹙,点头道:“知道了!”说完又看向大夫人:“大嫂,您前几提的想在院子里建暖房的事,我已经和刘执事打过招呼,他们过了初六就会上门,及时你不便出面,就让五弟代你去便可。”

    侯府的事可以请了内务府的人来,价格上虽比外面可能贵些,可东西材质却要好上一些,为什么大夫人要让萧四郎请外面的工匠进来?

    而且,这算是庶务,如今侯府外院的事应该是五爷在处理,而内院自是由二夫人打理才是!

    她想着就微微抬头去看二夫人,果然见二夫人年轻的脸上一抹绪迅速的划过,耳中听道大夫人道:“有劳四弟了,我这两就把图纸整理好交给五弟。”

    萧四郎微微点头,没有再说话。

    太夫人满眼柔和的看着大夫人,笑着道:“也好,你喜欢花花草草,有了暖房你也便能做些喜的事了。”

    大夫人就浅笑着回道:“便是喜欢,也是因为有娘支持才行。”仿佛母女一样,亲厚的很。

    “等暖房建好了,我可是四季都有花戴了!”五夫人掩面咯咯笑了起来,用眼角看了析秋一眼。

    析秋垂着脸,做出在听却又不会轻易插嘴的很乖巧的样子。

    太夫人就笑着道:“去和你大嫂说,可不许到我这里来磨蹭!”五夫人就撒着偎在太夫人边:“娘就是偏心!”又转头看着大夫人:“大嫂,我可是预定了!”

    “五弟妹尽管去!”大夫人点头道。

    析秋暗暗疑惑,太夫人和五夫人的关系,好像比之两年前要改善许多!

    骤然间,她想到萧四郎和她说的话……二皇子起复前,藤家曾找到二皇子……

    难道是因为这件事?

    看来她要仔细问一问萧四郎才是。

    太夫人和五夫人说了几句,又转头又看向二夫人:“承宁,你今也要去宫中?”

    二夫人摇着头回道:“祖母子康复了,我也不用来回的跑,这些子一直顾着宫里的事,府里却耽误了好多事,还累着娘,这两我想留在家里把积余的事处理了。”

    太夫人就点点头没有再说。

    大夫人抬眼看了析秋一眼,目光微微一闪,又重新垂下头去喝茶。

    析秋仿佛被人遗忘在角落里,不过她也不得打算主动去和她们近乎,一来既然大家都各怀心思,她即便现在去也不会有任何效果,二来,她从不做无准备的事!

    萧四郎忽然站了起来,拂袖道:“时辰不早了,我去宫里了!”

    太夫人就点头道:“去吧,早去早回!”说完,又看了眼析秋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去宫里不要乱说话,太后问你,你便如实回话,没有问你便安安静静的坐着,见着皇后娘娘亦是如此。”

    析秋垂着头,很乖巧的应道:“记住了!”

    太夫人就点点头:“那你们去吧,回来吃饭!”

    萧延亦也站了起来和太夫人道了别,又和二夫人道:“我从宫里出来,会去一趟衙门,稍迟些回来。”二夫人笑着回道:“知道了。”又很亲昵的站起来给他整理了衣襟:“路上慢些。”

    太夫人看着,笑容就直达了眼底。

    萧四郎大步朝门口走去,析秋行了礼待萧延亦先出了门,便跟着两人也一起出了门。

    站在门口,她长长的舒出口气……

    马车外,析秋很自觉的上了后面一辆马车,因为她听到萧四郎说有话与萧延亦路上商量,想必不会和她同乘一辆,可还没等她坐稳,车帘一掀萧四郎人已经走了进来,析秋露出惊讶的表来,萧四郎漫不经心的道:“事稍后再说。”

    是在告诉她,和萧延亦要说的话,稍后再说也不迟么?!

    她微微笑了起来了,拿了暗格里的茶壶给他倒了杯茶,马车就缓缓动了起来,车外萧延亦站在车前微垂着目光,看着先行的马车有些出声,他后的常随问道:“侯爷,现在可走?”

    萧延亦目光一动,就转上了马车。

    先去了太后的宫里,太后并非圣上的生母,不过听说曾经对圣上有恩,所以圣上登基时没有任何异议,便封了她为皇太后。

    太后的样貌和二夫人有点相似,一样的皮肤很白鼻子很高,高坐在上端庄而优雅,她看着析秋笑道:“这位就是萧四夫人。”萧四郎恭敬的回道:“是!”

    太后就看着析秋道:“眉眼温柔,大方得体!”她露出笑容点头道:“真是个美人!”

    析秋就恭顺的回话:“太后娘娘谬赞!”太后娘娘就又问道:“你才进门,可见了你二嫂。”

    “见了。”析秋恭敬的回道:“郡主人很亲和!”

    太后娘娘的笑容就柔和了几分,笑着道:“她自小脾气就好,无论什么事都没让我过心,总是做的最好!”

    果然是自己的亲孙女,说起来格外的亲,析秋就笑着说了些应景的话。

    太后娘娘说完,又看着萧四郎问道:“昨听说你和国舅爷要在通州开漕运行?”

    萧四郎眉梢微挑,回道:“起时说了这样的话,可各出了些钱着人去办,却由于近各自忙着,到没能提上程……这件事可能还要郡王说话,否则凭我二人,只怕也不只拖到何时。”说着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

    荣郡王是太后娘娘的孙子!

    太后娘娘眼睛一亮,笑着问道:“你说郡王也参与了?”说完,仿佛很高兴的样子:“虽说经过前年年前的事,漕运有些衰落,可最近听说势还不错,你们倒是可以试试,若是皇上那边不好开口,我替你们去说。”

    萧四郎露出感激样子,对太后娘娘抱拳道:“那再好不过,若是有圣上能批复,想必更加的顺遂些。”

    太后娘娘就满意的笑了起来。

    又说了些关于漕运的话,太后便道:“我让人送你们过去吧!”萧四郎要去见圣上,析秋便要去皇后那边谢恩。

    析秋就起磕头谢了太后娘娘,随着宫里一位穿着蜜色褙子的女官去了皇后娘娘宫里。

    皇后中等高,眉目深邃有种异域风材凹凸有致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成熟中透着一丝甜美,到是没有看出怀孕的迹象,可能月份尚浅的关系。

    她笑着让人给析秋赐座,打量着析秋道:“早听说萧大都督定了亲事,从辽东回来不顾上有伤,便着急去钦天监择吉,我好奇已久今儿可算见着真人了!”

    便没有嘲讽的意思,只是单纯好奇。

    析秋红着脸垂下头,却是听着暗暗一惊,萧四郎上有伤?她怎么不知道,那天晚上他来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皇后娘娘边站着的女官就掩面轻笑:“娘娘,都督夫人害羞了。”

    “不说了!”皇后娘娘笑道:“大都督和沈世子关系匪浅,我见着萧四夫人也觉得亲切。”说完,就就女官道:“去,把昨儿皇上给我鲽萝熏香拿些来。”

    女官应是去了内室。

    皇后娘娘就道:“昨儿才得的,味儿很清雅你也带些回去,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

    析秋站起来,面露惶恐道:“昨儿娘娘还赏了妾好些东西!”皇后娘娘满脸爽快的样子:“没事,以后你要常常来宫里坐坐,我见着你就觉得亲切!”

    析秋就点头:“就怕娘娘烦了妾。”

    皇后娘娘目光一转,笑着道:“尽管来,若是平有什么事不方便,就托了人来宫里告诉我一声,沈世子在辽东受了大都督颇多照顾,你我之间就不要见外了!”

    “世子尊贵,大都督照顾本是应当的,况且,妾也听府里的丫头说起,世子可是英武过人……”皇后娘娘很满意的样子,掩面笑了起来:“可真会说话。”

    正说着,外有人跑进来:“娘娘,圣上来了!”

    皇后站起来迎了出去,析秋就随着女官走到一副垂帘后回避。

    萧四郎去朝见圣上,如今圣上到皇后这里来了,那萧四郎是不是已经在什么地方等她了?析秋看了眼女官,女官正垂着眉眼服帖的站在一边,她提前告退的话就咽了下去。

    圣上约莫坐了一盏茶的功夫,稍后一刻就有女官进来朝析秋福了福道:“萧四夫人,娘娘随着圣上出去了,让我告诉您一声,不用侯着了。”说着又递了个乌木鎏金匣子来:“这是娘娘赏您的熏香。”

    析秋恭敬的双手接了,道:“妾谢皇后娘娘赏。”又对女官道:“有劳!”

    女官没说什么,笑了笑道:“奴婢送您出去,大都督在外面等着您呢。”析秋点了头就随着女官出了宫门,过了两个抄手游廊就看到萧四郎远远的正在和萧延亦说着话,见到析秋过来两人停了声,萧四郎问道:“还好吧?”

    析秋点了点头,又朝萧延亦行了礼:“侯爷!”

    “回去说吧。”萧延亦也是上下仔细看了析秋一眼,才转了走在前面。

    析秋落后萧四郎半步,三个人在内侍的引领下回了位于南牌楼的宣宁侯府。

    萧延亦的马车在半道上分道了,萧四郎和析秋到太夫人房里,太夫人正戴着眼镜和吴妈妈在看账本,见到两人进来就脱了眼镜指了指前面的椅子道:“坐吧。”等萧四郎和析秋坐下,太夫人便问道:“去宫里都说了什么?”

    “提到沈世子,又问道我们前些子说的漕运。”萧四郎回道。

    太夫人眼睛一眯,她也才刚刚知道,太后那边却都已经知道了,她挑着眉头问:“你怎么说的?”

    “自是如实相告,说到荣郡王也有意参份,太后便提出他与圣上谈批复的事。”萧四郎慢慢喝着茶,缓缓的说着,太夫人却是听着眼中露出一抹凛厉来:“这件事若是圣上问起来,你便当做不知道罢了,总归中间还有荣郡王。”

    萧四郎心中有数,遂点了点头。

    太夫人又看着析秋道:“皇后娘娘那边可好?”析秋就原原本本把皇后娘娘说的话转述了一遍,又将她赏的那匣子熏香拿出来:“就说很清香,让我回来试试。”

    太夫人绷着的脸明显放松不少,她叹了口气道:“原怕你进宫会紧张,让你二嫂陪着你去,可今儿她也有事……索你也算机灵的。”

    吴妈妈目光一转,笑着道:“四夫人自是机灵的,昨儿两道懿旨下来,她也是不慌不忙的,奴婢看是您多虑了。”

    “就数你最机灵。”太夫人笑了起来,又道:“去传饭吧!”

    吴妈妈就出了房门,这边门帘子掀开就跑进来两个两三岁的孩子,分不出哪个大些哪个小些,都穿着同样大红蜀锦的夹袄,只是一个瘦瘦的有些气血不足的样子,一个白白胖胖的嘴角有半边酒窝虎头虎脑很可机灵的样子。

    两个孩子跑进来,随护着妈就一边紧张的喊道:“鑫爷,敏爷慢点!”

    原来就是鑫哥儿和敏哥儿!

    析秋又仔细打量了两个孩子,那个瘦瘦的眉眼间有些萧延亦的影子,也长了一双萧家特有的丹凤眼,而另外一个胖嘟嘟的,想必就是敏哥儿了。

    没想到长这么大了!

    “祖母,祖母!”两个孩子扑倒太夫人腿边:“五叔不陪我们玩,五叔不陪我们玩!”太夫人一改方才淡淡的表,笑呵呵的接住两个孩子:“好了,好了,快都坐好,瞧这一脏的……”又看着敏哥儿:“你父亲,母亲在这里,快和他们行礼!”

    敏哥儿回转过头,仿佛现在才看萧四郎和析秋坐在这里,可当目光接触到萧四郎的目光时,刚刚神气活现的表一瞬间恢复了端凝,规矩的从太夫人腿上滑了下来,抱着小小的拳头道:“父亲!”

    萧四郎看着他,轻轻嗯了一声,旁边娘就拉着敏哥儿看着析秋道:“快喊娘!”

    敏哥儿转过头,眯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着析秋,有些不乐意的停在那边……萧四郎看着眉头微蹙,轻咳一声,敏哥儿神一凛咬了唇目光一转作揖道:“母亲!”

    没有喊娘,有些排斥的样子。

    析秋露出笑容,笑眯眯的看着敏哥儿道:“敏哥儿真乖。”敏哥儿就转了头又走到太夫人边偎着,挨着鑫哥儿耳边小声说了什么,鑫哥儿就眨着长长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析秋。

    太夫人就亲了鑫哥儿头顶:“快喊四叔,四婶。”鑫哥儿就乖巧的喊道:“四叔,四婶。”

    萧四郎微微点头,析秋对鑫哥儿笑着,鑫哥儿就歪着头看着析秋,仿佛很疑惑。

    “都去哪里玩了?怎么又说到五叔了?”太夫人笑着接过娘送来的帕子,亲自给两个人擦了小手,边问道。

    敏哥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萧四郎没有说话,析秋就看到他用小脚踢了踢鑫哥儿,鑫哥儿随即抬头看着太夫人回道:“五叔在园子里帮大伯母量房子大小……不让我们量……”

    口齿有些不清,意思也有些不清晰,太夫人却是听明白了,笑着道:“你是说五叔在给大伯母量花房的尺寸是不是?你们在那边捣乱,五叔就把你们赶回来了?”

    鑫哥儿就点头不迭,敏哥儿却是一本正经的纠正道:“祖母不是这样的,是我和鑫哥儿自己回来的。”

    太夫人听着笑了起来,捏了敏哥儿的鼻子。

    析秋也暗暗好笑,敏哥儿看着到是很机灵的,想到这里她不由去看萧四郎,就见到正垂着眼帘慢慢的喝着茶,对面前发生的事仿佛毫无所觉。

    这个样子,难怪敏哥儿见了他就怕成这样!

    “太夫人,饭摆好了,是现在用还是稍等等?”正好吴妈妈进来掀了帘子站在门口问道。

    太夫人就把两个孩子交给各自的娘,摆手道:“现在吃吧,这天气稍等等就凉了。”析秋听着就乖巧的站了起来:“我去摆碗筷。”

    她站在桌前和太夫人房里的大丫头紫薇,连翘一起摆了碗筷,太夫人和萧四郎随后走了出来,鑫哥儿和敏哥儿则由娘抱着在暖阁里吃。

    食不言寝不语,三个人由各自丫鬟服侍着吃了饭,吴妈妈就安排重新上了茶。

    太夫人喝了茶对萧四郎道:“你大嫂的事辛苦你了,她一个人孀居也不容易,难得想做件事,就替她办的周全些,也让她高兴高兴。”

    老侯爷喜欢花花草草,想必太夫人也愿意看着家里人弄些花草吧?!析秋暗暗想着就听萧四郎道:“去年武进伯府后院新盖了八间房,就是刘执事他们经手的,我去瞧过虽比不上内务府,可在京中也是难寻一二。”

    太夫人就放心的点点头:“你们也回去歇会儿,下午申正来就行。”

    萧四郎就和析秋一起,回了自己房里。

    析秋昨晚就只睡了一个时辰,一上午早起又精神绷着奔波到现在,自是累的很也没了别的心思,和萧四郎说一声:“我睡会儿。”就和衣躺在上睡着了。

    萧四郎负手去了书房,书房里天益正在桌边整理书桌,萧四郎就在桌边写了封信交道天益手中:“下午你去一趟武昌伯府,把这封信交沈世子手中。”

    天益面色一凛,垂首接了书信就小心翼翼塞进怀里,回道:“五爷在后花园里量尺寸,小的去瞧了一眼……”

    萧四郎就眯着眼睛看着他,天益头垂的更低,急忙把没说完的话补充了:“那地儿在离景轩不远,可是却对着后山的梅林……”

    “嗯。知道了!”萧四郎仿似并不在意,天益便言又止,萧四郎拧了眉头道:“你看着点,若是还有别的事就来通知我。”他并不相信牛鬼蛇神的东西,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析秋在房里眯了一刻钟就醒了,喊来雁问道:“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雁就回道:“鑫爷和敏爷如今还是养在太夫人膝下,二夫人刚进门时曾提过一句,太夫人就说鑫爷子不好她那边煎药问医也做熟了,不如就暂时住在那边,后面等子好些再送回去,后来二夫人就再没提过……敏哥儿就一直在太夫人那边,和鑫哥儿左右房间住着!”

    二夫人虽是郡主可毕竟是继室不如佟析华尊贵,鑫哥儿也是嫡子将来若是世子之位传继,按嫡长自是鑫哥儿的……这样对份尊贵的二夫人,未免就有些不公平……她微微拧了眉头又问道:“那五夫人和藤秋娘现下如何?”

    “五夫人这两年再没有过子,藤秋娘也没怀,每逢月末就会请了太医来府里,听说小子来的时候,就会血崩不止……”析秋听着心中一凛,她一直记着佟析华连死前的动作,她不相信佟析华会什么也不做,就任由五夫人和藤秋娘得逞。

    难道她们现下的状态就是佟析华最后埋下的祸根?

    她静静想着,却只是猜测不能肯定!

    雁看着析秋的脸色,又小心翼翼道:“大姑原先的陪嫁的婆子丫鬟,还留在原来的院子里守着嫁妆,奴婢还在院子外面见到了林妈妈,不过……宋妈妈却没有瞧见!”

    析秋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她并是关心佟析华的事,只是她既然嫁进来了在别人眼中,她就是佟析华妹妹,这是无法抹去的事实,她不能去害旁的人但却不得不留了心思。

    况且,太夫人如今是这样的态度,她不把宣宁侯府这两年发生的变化和各自关系理清楚,她就什么也不能做。

    没有太夫人的首肯,即便有圣上的手谕让他们搬到都督府去,他们也搬的名不正言不顺。

    既然嫁进了侯府,她不能为他做什么,可也不能去给他拖后腿。

    “你再去打听大夫人这两年如何,现如今住在哪里,和二夫人五夫人的关系如何!”析秋拧着眉头淡淡说着,说完又摆着手道:“算了,你是我房里的大丫头,常跑来跑去未免引起旁的人猜测,还是让碧梧去吧,她年纪小又和生人合得来,让她去要方便些。”

    雁想了想,觉得析秋说的有道理,就点点头去把碧梧喊了进来。

    等析秋这边和雁说完话,萧四郎负手走了进去,析秋放了茶盅迎了过去:“四爷要不要睡会儿?”雁和碧梧行了礼退了出去。

    萧四郎在圆桌前坐了下来,目光幽幽的看着析秋道:“你若是住的不高兴,我们就搬去都督!”

    他看出来太夫人对她的排斥了吧?!

    析秋笑着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提了茶壶给他倒了杯茶:“这里是你的家,我们自是要住在这里,况且我才来大家不熟悉,自是说不上话的,子久了就会好些……况且,四爷该信我有这样的能力才是。”

    析秋相信,以萧四郎的个,能搬出去该早就搬走了才是,他一开始愿意留在府中,就必定有他的原因。

    萧四郎凝视着她,目光含着一丝赞赏,突然朝她伸手过来:“坐我这边来。”

    析秋脸颊一红,嗔瞪了他一眼:“现在是白天!”

    萧四郎显得很愉悦,哈哈笑了起来,伸手刮了析秋的鼻子:“小丫头,想什么呢!”说完,手臂一带,析秋还是落在他的腿上坐着。

    析秋看着他笑意盎然的眼睛,想到他和太夫人的冷漠疏离,又想到敏哥儿怕他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怎么就人前人后两副样子?!

    “早上去宫里可累着了?!”

    析秋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就歪着头去问他:“皇后娘娘好像很的样子,可我却觉得……”觉得很刻意。毕竟是皇后她不好非议。

    萧四郎就赞赏的看着她,点头道:“你也不用顾忌什么,若是她有事宣你进宫,你能避则避,不能避就让人去告诉我,我陪着你去!”

    析秋就若有所思试探着问他:“敏哥儿他……”

    萧四郎听着便是眼角一眯,放在析秋腰间的手便紧了紧,复又摸着析秋的脸,回避了这个问题:“真是鬼精的丫头!”说完,在她脸上啄了一下:“下午要认亲,松江那边的几位嫂子你昨晚也见过,见到后客气应着就是。”

    他不愿回答,析秋也不好再问,就转了话题却还是敏哥儿的事:“那敏哥儿,要不要去和娘说接过来住?”名义上是嫡母,样子和话总要做一做说一说的,况且,敏哥儿瞧着还是很讨喜的。

    萧四郎凝了眉头,摇头道:“这件事,娘和我谈过,她说先留在她那边,你若是想接回来,那我去说!”

    析秋忙摆着手,若是他去说,太夫人说不定就会去想,她才嫁进来一天就指派着她儿子说话办事,有什么事也偷偷摸摸的不爽快,岂不是更糟!

    不过,萧府里她一早上看着,比起佟府可能还要更麻烦。

    两人又说了几句,门外柳就哗的一下推开门:“夫人,时间到……”话留在嘴边,柳便打住了,随即红着脸急忙垂了头,飞快的退了出去……

    她站在门口捂住口满脸通红的,怎么大白天也……

    房间里,析秋也是脸红了个透顶,拧着眉头站了起来,这都是什么事,幸好是柳若是紫阳和宝珠,还不知明天府里的人怎么传她呢……

    萧四郎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又哈哈笑了起来,析秋看他这样现在这样,本想确认皇后说的他受伤的事也只能等晚上再问一问了。

    萧四郎又逗了析秋几句,两人便前后出了门去了太夫人院子前面的正厅里。

    此刻正厅里面已经坐了一屋子的人,中间隔了屏风,男宾则是坐在隔壁。

    萧四郎面无表的看了她一眼,便负手走到另一面,析秋垂了眼帘则从另一边走了进去……

    ------题外话------

    推荐:浅蓝之殇——《“医”品狂妃》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