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大婚【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施老夫人是由江氏陪着来的,一进门雁便奉上两个大大的红包。

    “佟府的小姐,真是一个比一个的水灵标志。”施老夫人满脸的笑,啧啧夸赞道:“三位小姐一位嫁去伯公府,一位嫁给探花郎,萧大都督更是才貌双全尊贵无匹,佟府真是好福气啊!”

    “托您的口福!”江氏笑着扶着施老夫人进了卧室,析秋和佟析砚已经穿戴好,并肩站在门口略行了礼,施老夫人连忙扶了两人:“可不敢当!”

    江氏看道析秋紧绷着的脸,满脸的笑意。

    雁和碧梧扶着析秋进了净房沐浴,将体浸入撒了香露和各色花瓣的汤中,听着外面江氏和全福人说着各处的民间婚嫁习俗,不一会儿又说京城谁家嫁娶的趣闻,眨眼功夫她已经由雁擦干了子,重新穿了干净的里衣,扶着她出了净室。

    几个人帮她穿上了嫁衣,佟析砚就扶着她坐在梳妆台前,施老夫人在她肩上搭上薄红的帕子,给她梳了头,又拿了线细细的开脸,析秋拧着眉头还没感觉到疼,施老夫人已经收了线,在她脸上抹上香膏,又扑了一层厚厚的粉,描眉点唇……

    析秋抬眼去看镜中的自己,白白的脸,黑黑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与当初佟析砚的妆容一致,可辨识度很低,但却显得很喜庆。

    佟析砚就笑着凑到她面前,小声的道:“我今儿可算瞧清这妆了……”那晚迷迷糊糊的洗了脸,她自己都没来得及看清楚。

    析秋抿唇笑着。

    梳好了妆收拾妥当,江氏陪着施老夫人坐在一边喝茶,佟析砚陪着析秋说话,这边二太太,佟析玉,佟析佳来了……

    “六姐姐……”佟析玉说的很小声,析秋抬眼笑看着她,佟析玉又道:“三姐姐托人来说,说体不适……就……不回来了。”

    佟析言不回来她毫不意外:“我知道了,八妹妹,十一妹妹快坐。”佟析玉就松了口气,笑着道:“六姐姐今天真漂亮!”

    佟析佳也点头附和:“好漂亮!”

    析秋笑着道谢,让雁给两人倒茶,二太太笑着和施老夫人打过招呼,也笑着走过来,析秋几人起给二太太行礼,析秋道:“辛苦二婶婶了。”大房最近的三门亲事,都是二太太办的。

    “这丫头,和我客气什么!”二太太掩袖而笑:“你是大嫂的女儿,可不就是我的女儿,便是忙着我心里也高兴的很!”

    佟析佳就飞快的抬眼看了眼二太太,析秋笑着回道:“是!”

    二太太事多,过来转了一圈,和众人说了几句,便笑着和施老夫人和江氏打了招呼,就出去了,随后房妈妈过来了,也没说什么,在房里略坐了会儿就离开了,司榴带着两个孩子昨晚去萧家滚,今天早上就没来了……

    不一会儿外面二太太边的丫头笑着来说外面开席了,江氏就陪着施老夫人出去了,佟析砚留下来陪析秋说话,从外间的桌上拿了糕点来,塞进析秋的嘴里:“不能喝水,中间可不能去净房。”

    析秋就着佟析砚的手吃了快枣泥糕,觉得空空的腹内舒服了许多。

    房间了没了外人,佟析砚就挨着她的耳朵小声道:“你知道三姐姐为什么没来么?”析秋挑着眉头,等着她来说八卦。

    佟析砚就瞥着嘴道:“说是有了孕。”

    析秋挑了挑眉头,前些子回来她没有说,想必是这几天才知道的,佟析言嫁过去两年没有动静,听说伯公夫人脸色也不大好看,如今若是真的怀孕了,到也是好事!

    “说是待在房里养胎呢……连家里都没有派人回来通知一声。”佟析砚说着,满脸的不屑。

    析秋笑了笑,也没了心思去多想,这边看见雁,就道:“我那几件常穿的褙子,还有那个昨天没有找到的手炉,你都带着了吗?”雁就点头:“小姐,前面就和您说了,稍后让柳提着直接带去。”

    析秋放心的点点头,又道:“去看看七少爷在不在外面,让他来和我说说话。”不等她话落,佟敏之就单独走了进来,红红的眼睛直看着析秋,析秋就伸出手去拉他:“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姨娘去哪里了?”

    她心里还是慌张的很,想和夏姨娘和佟敏之说说话。

    佟敏之握着析秋的手,满眼里的依依不舍:“姨娘说体不舒服,就不过来了。”析秋一愣,紧张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可请了大夫了!?”

    佟敏之的眼泪也落了下来,摇着头道:“姨娘……姨娘没事!”

    析秋恍然明白,夏姨娘这是有意避开,免得待会儿萧四郎来迎亲见到她,这礼是行还是不行,行,她不过是个妾室,上头还有大太太,不行,可她却是她的生母,这礼节上总是要过一过的。

    夏姨娘是怕萧四郎为难。

    析秋也红了眼睛,垂了眼睛眼泪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佟析砚看着急忙用帕子给她沾眼泪:“可不能哭,妆都要花了!”又去看佟敏之:“何必和她说这样的话,舍不得放在心里罢了。”

    佟敏之擦了眼泪,强笑着点头:“四姐姐说的对,我不哭了。”说完就拉着析秋的手道:“我和三哥哥商量好了,待会儿要把门栓的紧紧的,不每人讨了大都督的红包绝不开门。”

    析秋破泣为笑,佟敏之就又道:“不过……”析秋问道:“不过什么?”

    佟敏之就露出小心翼翼的样子,问道:“大都督昨天来府里,偷偷送了我一金猴的文房四宝……我……我今天再拦着门,是不是有点……有点……”

    析秋失笑,没想到萧四郎已经提前贿赂了:“即是收了礼,就得给人办事吧?!”

    佟敏之很认同的点点头:“我是铁了心的,可是三哥哥说他什么都不缺,就想隔着门要大都督答应教他武艺,不然就不给开门。”

    佟析砚听着就抱着肚子笑滚子在上:“六妹妹,别拦着……让三弟去拦着门,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能让萧四郎答应他!”

    析秋也笑了起来。

    正说着,外面的筵席散了,柳和碧槐回来和析秋打了招呼,跟着施老夫人先坐着马车去了萧府。

    一会儿,前头的院子里就响起一阵鞭炮声,佟析砚腾的一下站起来:“我去前面看看。”她很好奇萧四郎被拦着门外会怎么样。

    析秋紧张的绞着帕子,也顾不得佟析砚就站起来来回在房里走着,雁扶着她:“小姐,你坐着歇会儿吧。”

    析秋此刻心里仿佛装了只鼓,连她自己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是不是每一个新娘都是这样?

    她问不到答案,只能拉着雁的手道:“去给我倒杯茶来。”

    “小姐,姨娘交代了,说早上一定不能喝水,等到了萧家有了空隙再喝些,这时候没了空上净房的。”雁说着,声音也在抖,仿佛比析秋还要紧张。

    从今天开始,她们主仆就要换去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自此以后佟府就只能称之为娘家!

    雁一直想着六小姐能早些嫁出去,这样她们就能去姑爷家,有姑爷护着小姐,小姐就不用这样小心翼翼了,她们办事也自由些,可真等道这一刻要到了,她却是紧张的连二太太交代好的事都忘了。

    析秋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她对着竹林深吸了口气……

    佟析砚提着裙子,带着心代菊和心琴一路飞奔到前院里,鞭炮声中萧四郎带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萧府的大门外,佟全之和佟敏之满眼戒备的护着门闩,蒋士林,任隽,佟慎之就站在后面……

    随即门外传外一道粗噶的声音:“开门!”

    “不开,你们若是答了我的问题,就给你们开门。”佟全之和佟敏之听不出声音是谁,就紧巴着门闩不松手……佟敏之问了七八个问题,门外对答入流,佟全之要习武,有人大喝一句:“先过了我三招,我就勉为其难收你为徒!”

    三两下两人便敛旗息鼓,佟敏之已经生了退意,毕竟他拿人手软,佟全之一人顶不住就回头看着佟慎之求救:“大哥哥,快!”

    佟慎之看着他毫无反应,然后面无表的侧开脸,他也收了萧四郎送的一副卢柏章的真迹。

    佟全之又去看蒋士林,蒋士林两手一摊,表示他无能为力!

    萧大都督谁敢得罪。

    实在没了人,佟全之就去求任隽,任隽很大义,三两步跨了过去,一把拉着佟全之的手,塞了一沓红包给他,然后直接开了门!

    佟全之抱着一堆红包被挤在门边,瞪着眼睛道:“叛徒!”

    任隽哪里去理会他,直接去迎新郎官进门。

    萧四郎一大红喜服,姿笔器宇轩昂大步跨了进来,任隽抱拳作揖,这边蒋士林并着佟慎之一起过去,随即看到萧四郎后跟着的人就愣住。

    “荣郡王!”前太子的嫡子,承宁郡主的哥哥。

    这边荣郡王笑眯眯的和众人打过招呼,随后走进来一个虎背熊腰的人,大喝道:“刚刚是谁说要过几招的?”

    佟全之听着,就推开众人跳了出来,膛道:“本小爷!”那人一看佟全之的样子,随即插着腰一阵哈哈大笑,回头对萧四郎道:“你的小舅子很有趣!”

    佟全之脸唰的一红了,蒋士林忙去救场:“陈将军!”原洪老将军的嫡子,蓟州总兵陈怀德,现调令回京述职。

    佟全之立刻收了脸上的不服,露出崇拜的表来。

    陈将军和蒋士林回了礼,佟慎之就领着众人进了正房,萧四郎拜了大老爷,因为有荣郡王在,大老爷就象征的说了几句,就带着众人入席,大老爷让了主位给荣郡王,荣郡王却道:“今天佟大人是岳丈,自是您最大,这里不分官位只有亲家!”

    大老爷就笑着没再推辞,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蒋士林就端了酒杯象征的敬了酒,随后任隽和佟慎之也各自敬了,大家每没人敢真的去灌萧四郎的酒,谁知这时候佟敏之却捧着个大海碗出来,里面盛了满满的一碗酒递到萧四郎面前:“大都督,我敬你!”

    萧四郎挑着眉头看着佟敏之,陈怀德大手一挥道:“我来喝!”这边荣郡王就笑眯眯的拉着他:“这点酒,老四岂能放在眼里,况且,这是小舅子敬的酒岂有不喝之礼。”

    萧四郎也是哈哈一笑,接过佟敏之的碗正要饮尽,佟敏之却是胖手一摆:“等等。”随即从佟全之手里也拿了个同样大小的碗过来,作势要与萧四郎碰杯。

    大老爷皱了皱眉,蒋士林一见如此,就立刻上去拦着佟敏之:“小舅子还小,以后和你六姐夫拼酒的机会多的很,这一碗先记着可好?!”

    任隽在一边起哄:“喝!”

    大老爷满脸不悦的看了任隽一眼,这个女婿他是越看越不满意。

    萧四郎看了佟敏之一眼,就笑着道:“来人,把小舅子的酒存起来,三年后我们再喝!”说完,他自己一饮而尽。

    佟敏之脸通红!

    佟析砚在门外瞧着里面好不闹,看了一会儿就带着人匆匆跑回析秋的院子,析秋坐在房里正满脸忐忑的,她笑嘻嘻的将前面发生的事和她说了,析秋担心佟敏之,就紧张的问道:“他没喝酒吧?”

    佟析砚笑着道:“这么多人,哪轮到他喝酒。”比起任隽目中无人和萧四郎的冷意刻板,蒋士林就显得温润有趣多了,佟析砚很高兴!

    两人就挨着说了会儿,不一会儿两边的媒人就来了,萧家的全福人也走了进来,房间一时站满了人。

    析秋迷迷糊糊的被人灌了一口百合莲子羹,又吐在了帕子里,随即头上一重凤冠已经戴在她的头上,随即盖头落下来她眼前便是红茫茫的一片,耳朵里就听到全福人嘴里不断说的吉祥话。

    佟慎之背着析秋一路出院门,析秋趴在他的背上,眼泪就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佟慎之走的很稳每一步都停一停,边是不断有人说笑的声音,然而析秋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满眼里的红色,脑海中一幅幅在佟家的画面就涌了出来。

    不管佟家如何,但是她最亲的人都在这里,至此以后出了佟府的门,她就不再是佟氏女,而是萧家媳了!

    到正房里佟慎之把她放下来,她垂着头眼前就出现一双黑色云纹的靴子,大红直缀的一角,她知道这是萧四郎。

    她由全福人扶着进了正房,在正厅里给大老爷磕了头,大老爷看着跪在她面前的析秋眼睛微红,什么也没有说便道:“去和你母亲道别吧。”无论如何,在外人眼中大太太依旧是佟府的主母。

    析秋进了门给大太太磕了头,她能听到大太太哼哼的声音,却看不到她的表,不用看她也知道,大太太此刻的脸色绝对不会好!

    出了门佟慎之背着她便去了二门,在轿子里坐下来,随即有人在她怀里塞了铜镜和宝瓶,紧跟着有人唱和一声,轿子摇晃了几下就稳稳的动了起来……

    她隔着帘子回头去看,可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她拿了帕子压住眼角落了泪!

    门口,夏姨娘站在空的抄手游廊上,满眼里的泪水……

    轿子在礼乐声中,绕城一周不知过了多久,析秋耳中再次听到一连串的鞭炮声,轿子又晃了三次,有人掀开轿帘扶着她下轿。

    耳边便满是欢声笑语的喧嚣声。

    析秋由那人扶着,走在红红的地毯上,跨了马鞍,火盆,然后眼前就出现三阶的门槛,析秋知道这该是到了,随即一声声唱和声,析秋由人扶着不知拜了多少次,就迷迷糊糊的被人扶着出了门,又走了几步就进了房间,扶坐做上。

    房间里充斥着低低的笑声,随即有人喊道:“四表弟,快挑了盖头!”紧接着眼前就露出一杆短短的秤杆,盖头紧跟着就落了下来。

    析秋眼前一亮,抬头便看到萧四郎站在她面前,长长的凤眼,高高的鼻子,抿着的薄唇刀斧雕刻着的一般,俊美绝伦……

    她的心又不期然的跳了起来……

    有人叹道:“新娘子可美!”

    “是啊,真是郎才女貌!”这话说话,析秋便抬头去找,就看到五夫人和一个面生的贵妇人领头站着,在她们后站着萧延筝,还有七八个不认识的妇人。

    现在来不及去问,析秋很适时的脸一红,垂下头去。

    全福人拿了她手中抱着的宝瓶,放在了正厅的供案上,又说了许多的类似于举案齐眉之类的吉利话又让萧四郎在她边坐了下来,有人远远的朝上扔了花生,红枣……然后满屋子的人笑着,五夫人就掩袖笑了起来:“四嫂上花生最多,定会早生贵子,子嗣茂盛!”

    析秋满脸绯红,满屋子的人低低笑了起来。

    萧四郎坐在她隔壁难得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来。

    五夫人转头和边的贵妇人笑着道:“二嫂,我就说我们家就数四嫂最玲珑标志,您今儿可瞧见了吧!”

    原来她就是承宁郡主!

    析秋抬眼去打量对面的人,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双杏眼清澈明亮,梳着垂柳髻头上戴着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左右两只红宝石点翠璎珞簪子,穿着茜红色的双金立领撒花褙子,露出的一截脖颈皮肤白皙吹弹可破,下面一件碧青色襕边综裙,上面绣着含苞待放的牡丹花,个子很高曲线婀娜,见析秋朝她看来,她微微点头露出一抹得体的笑容,真真是明艳人,福贵端庄。

    “一直听说,今儿可真算瞧见了。”二夫人满脸的笑容,她边的一位穿着鹅黄褙子,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妇人笑道:“我今儿也是第一次见呢,果然灵的很……四表弟可真是好福气哦。”

    正说着,有丫鬟端了一盘子饺子上来,全福人就夹了一只放在碗里去喂析秋吃,析秋硬着头皮咬了一口,就听到有人问:“生不生?”

    析秋垂着脸,双颊绯红低声回道:“生!”

    对面站在承宁郡主旁边的穿着鹅黄色褙子的夫人,就掩面笑着道:“四表弟,这可是弟妹亲口说的,生!”满屋子的掩袖笑着,萧延筝听着就羞红了脸,拉着自己的丫鬟就跑了出去。

    那穿着鹅黄色褙子的妇人就转了头去看萧延筝,大笑道:“二妹妹不要走呀,你的子也近了,可学着点!”萧延筝走路的步子迈的更快了!

    二夫人就转了头对那妇人道:“华嫂子,二妹妹面皮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维护之意。

    华嫂子?那二太太来给析秋说房事时,曾和她大概说了一遍萧府的况,萧老侯爷祖籍松江,家里一共兄弟三人,如今只有萧老侯爷这一房住在了京城,其它两房依旧留在了松江。

    难道这个华嫂子就是松江来的?!难怪析秋听着她说话,语调中就有种熟悉的上海腔。

    念头闪过,有人用托盘托了两只半边的卺来,底座的茎上用红绳拴着,里面各盛了酒,全福人就端了一只给析秋,另一只就给萧四郎,析秋用袖子掩面喝了一口,甜甜辣辣的还微带着苦味……

    析秋的脸拢在袖子里,转了眼去看左边的萧四郎,他正眉眼含笑的看着他,微挑的眼尾斜斜的看着她,眼底有让人看不尽的绪。

    她的心突然便漏跳了一拍,慌忙侧开脸将卺中的酒饮尽,又交给全夫人……

    全福人接过两只各半边的卺合在了一起,唱道:“夫妻一体,共进共退,白头偕老……”

    这边说着,门外就有人来报道:“大都督,宫里来人了。”

    萧四郎微微点头,这边承宁郡主开口道:“四弟莫急,先换了衣裳,我去前面看看!”

    萧四郎就朝二夫人点点头表示谢意,二夫人就带着一屋子的人出去。

    “我去换件衣服,你把头上的凤冠摘了吧!”萧四郎低头对析秋道:“稍后我们一起出去。”

    人走了析秋终于松了口气,点头道:“好。”这凤冠压的她的脖子都转不得。

    她转头去对边站着的两个陌生的穿着秋香色比甲的丫鬟道:“劳烦两位姑娘,去把我的丫鬟叫来。”两个丫鬟就朝析秋屈膝行了礼:“是!”转出了门。

    转眼功夫,雁和柳疾步走了进来,柳问道:“小姐,您还好吧?!”不过一天没有见面,仿佛隔了许久一样,满脸的担忧,说完还在房里四处看了看:“大都督去前面领旨了吗?”

    析秋没有急着回答,就先指了指头顶:“先帮我摘下来。”雁和柳就帮着析秋把头上的凤冠摘下来,析秋长长的舒出口气:“帮我重新梳头!”

    雁就手脚麻利的帮析秋挽了发髻,又找了一支兰花纹珐琅彩步摇,金镶珠宝半翅蝶簪并着两朵红色的珠花戴上,这时候萧四郎已经从里间换了绯色绣五寸花纹的朝服走了出来,庄严的朝服更衬得丰神俊郎,姿拔,他微微颔首问道:“好了?”

    析秋站了起来,回道:“好了。”萧四郎目光在她上转了一圈,点了头带头出了房门,析秋跟在他后面,两人过了穿堂出了院前的如意门,就上了小径……

    析秋仿佛来过这里,像是萧四郎从前住的院子,不过门的位置却是换了一边……

    到了前院,就看到太夫人,大夫人,两年未见,原宣宁侯夫人如今的大夫人瘦了许多,比起以前更为的清冷,目光淡淡的看着侧面,见析秋过来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析秋也朝她点点头,便垂着头乖巧的站在萧四郎后,显得大方得体却有不张扬。

    萧延亦和二夫人,萧延庭还有五夫人则在院中和一位穿着绛红袍服的内侍说着话,见萧四郎过来内侍就笑着抱拳道:“恭喜大都督。”说着,目光在随后而来的析秋脸上转了一圈。

    年纪虽小,但行止沉稳眼神平静,面上没有丝毫紧张慌乱或是好奇的表,这份气度倒不是像是五品官府中的庶女!

    内侍看着暗暗点头,便抬了手中的明黄懿旨:“大都督接旨吧。”

    萧延亦和和二夫人跪在太夫人后面,萧四郎和析秋并肩跪在其后,萧延庭以及五夫人则在旁边跪了下来。

    内侍便展开明黄的卷轴,念了一段类似于国之社稷,家之根本……互敬互……之类的话,然后赐了一对玉如意和一对八宝琉璃缡纹玉佩便收了旨,萧四郎起谢过:“有劳段公公!”

    萧延亦便笑着道:“段公公到前面去喝杯水酒吧。”段公公笑着回道:“还要回宫复太后娘娘的旨,洒家改再来讨酒喝!”说完,和太夫人行了礼,太夫人道:“劳公公向太后娘娘转达妾的谢意。”

    段公公笑着道:“一定!”又转头朝二夫人抱拳道告辞。

    萧延亦就转头和太夫人道:“娘,我去送送段公公。”他说完,目光在析秋上飞快的掠过,眼神一暗转头去和萧四郎说话:“五弟去招待客人,我送送段公公。”

    萧四郎不置可否。

    萧延亦和萧延庭各去了外院,大夫人是孀居不宜出息婚宴,就随着两人带着自己的丫头婆子一起走了,回了自己院子。

    析秋站在那里,就感觉有道目光落在自己上,她拧了拧眉头也不去找,就碎步走到太夫人面前蹲行了礼:“太夫人!”

    太夫人就笑着携了她的手,这边五夫人也笑着走过来:“四嫂,这可是要改口了,还喊太夫人呢。”

    析秋脸颊一红,飞快的看了一眼萧四郎,垂了头喊道:“娘。”

    太夫人看在眼里,目光微微柔和了一些,微微点头问道:“累了吧,先回去歇着吧,皇后娘娘的旨意恐怕还要再等等。”

    析秋一愣,皇后娘娘还会派人来?!

    析秋正要说我扶您进去歇着的话,这边萧四郎已经接了话道:“我先送析秋回去,稍后若是再来旨,再来便是。”

    太夫人就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析秋和太夫人行了礼:“娘,我先回去了。”太夫人点点头:“去吧!”析秋又转和二夫人说话,二夫人朝她笑着道:“娘房里还有来贺礼的客人,我走不开,若不然我就陪你回去坐坐了。”

    析秋暗暗诧异,面上却是笑着道:“给二嫂添麻烦了!”五夫人在一边看着目光微微一闪,却是没有说话,和析秋笑笑就转头去扶着太夫人。

    析秋就随着萧四郎顺着原路往回走。

    刚才一路来她没有注意,现在再走一遍她终于确定了新房的位置,果然是原来萧四郎住的院子,只不过将原来对着东南的门换了位置,改道东北方向去了,这样走起来虽绕远了路,可是门离佟析华原来住的院子要远了许多。

    不知道承宁郡主嫁进来后,还有没有住在这里,当时佟析华的陪房又住在哪里的?!

    萧四郎负手走在前面,比来时的步子故意放慢了许多,析秋跟在后面想着心思,冷不丁的他停了下来,析秋诧异的抬头看着他,幽暗的灯光下他面容让人看不清晰,开口问道:“累不累?”

    他出了声,跟在后面的丫头婆子就自觉的退了几步,析秋看着摇头道:“不累!”萧四郎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又继续走。

    到了新房里,萧四郎站在门口却没有进去,目光灼灼的看着析秋,析秋挑了眉头问道:“怎么了?”

    萧四郎面无表回道:“我去前面敬酒,你……自己待会儿?”说着一顿又道:“若不然,我把延筝喊来陪你可好?”

    原来是特意送她回来的。

    析秋笑着摇头:“房里头都是丫头婆子,我一个人无妨的,你去吧!”第一次以这样的份相处,析秋努力适应着。

    萧四郎微微点头:“我吩咐了厨房给你送饭菜来,你先吃点垫垫!”说完,又看了析秋一眼,才转独自沿着小径出去了。

    析秋目送她离开,这才转进了房,又顾忌着皇后娘娘的人不知何时来,只让雁打了水帮她洗了脸上的妆,又重新坐在圆桌前喝着茶。

    房间里先前的两个穿着秋香色比甲丫鬟还守在门口,见析秋看过来,两人就过来行了礼:“四夫人!”

    析秋微微点头,笑问道:“你们是四爷边伺候的?”

    两个丫鬟面色一变,眼底露出恐惧的颜色,正犹豫间又听四夫人笑道:“我今儿才来也不熟悉……你们各叫什么名字,当的什么职?”

    左边略高些的丫鬟回道:“奴婢紫阳,是四爷院里负责浆洗的。”旁边的又道:“奴婢宝珠,负责四爷的起居。”

    都是以树为名!

    析秋笑着问道:“知道了,你们也累了一天,都去歇着吧!”随即,她就听见两个丫鬟长长的松了口气!

    这边有面生的婆子端了八菜一汤进来,析秋问才进来的柳四人:“你们可吃过了,一起坐了吃吧。”

    柳和碧槐道:“我们来的早,在下面吃了。”又回头看着雁和碧梧,雁笑着道:“吃了!”

    碧梧看着满桌子的菜吞了吞口水。

    析秋就笑着让碧梧盛了饭,碧梧不敢上座就捡了菜坐在杌子上飞快的吃了一碗饭,雁就连连皱眉拧着她耳朵道:“整里就知道吃!”

    碧梧满脸委屈:“我没吃饱嘛,刚刚那么多不认识的,又见不到小姐,我心里慌没吃几口。”

    雁心里也高兴,笑骂道:“没吃几口?我可瞧见你吃了两大碗。”碧梧嘟着嘴不说话。

    析秋笑着道:“也别说她了,今晚你们住的地儿可安排好了?”

    柳就回道:“安排了,就在小姐院子的后面。”析秋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捧着碗肚子觉得很饿,可却只喝了半碗粥,就再也吃不下。

    待析秋吃过饭,正好外面又丫鬟隔着门回道:“四夫人,四爷请您去外院,说皇后娘娘的懿旨到了!”

    析秋急忙擦了手,带着雁,柳四人又去了前院。

    皇后娘娘赏的也是一柄玉如意,并着一碧玺红宝石飞凤赤金的步摇和同款的手串一,以及大红的蜀锦,滚雪细纱八匹布料,一尊寓意多子多福的玉石石榴树。

    等析秋再次回到房里,就立刻让雁打了水给她沐浴,泡在浴盆里她顿时觉得紧绷着一天的神经就松懈下来,可还不待她缓口气,外面就听到雁喊道:“四爷!”

    萧四郎回来了?怎么这么早!

    她飞快的起站了起来,胡乱的抓了毛巾擦了子,找了件粉白的中衣穿上,换了件在家是常穿的半旧的茜红素面褙子,扣紧了领子深呼吸了口气走了出来。

    萧四郎正坐在她刚刚吃饭的桌前喝着粥,她闻到他上有淡淡的酒味。

    见到析秋出来,萧四郎便放了碗,看见她头发湿漉漉的披在后,上穿着件半旧的褙子,随意中透着一丝慵懒,但神却显得很戒备,他面无表的起,指了指她的头发道:“头发快绞干了,免得受凉。”

    析秋不敢看他,就垂着头应了。

    “我去沐浴!”萧四郎站起来,负手进了净室,析秋回头去看紫阳和宝珠,就见她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门边,没有要跟进去伺候的打算。

    难道她们不近伺候?那萧四郎平时的事都是自己在做?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让雁进去伺候,里面已经传来水流的声音,她便让雁拿了干帕子来给她擦头发,紫阳机灵就从外间端了火盆来,帮着析秋烘头发,碧槐则和碧梧收拾桌面,柳到屏风里去铺

    等她头发半干时,萧四郎从离间走了出来,穿了一件褐色的家常道袍,上的酒气没有了,换成一种淡淡的香味,她说不出是什么味儿却觉得很好闻。

    萧四郎在雕着雪映红梅的圆桌前坐了下来。

    他一出来紫阳和宝珠就自发的退了出去,雁和柳面露迟疑去看析秋,析秋便点点头,雁就带着三个人鱼贯出了门。

    析秋披着头发起,只觉得心在嗓子眼跳动,她不去看萧四郎,明知门已经关好却依旧走到门口推了推了门……忽然后就传来萧四郎低低的咳嗽声,她转头去看他,一回头就看到他一双黝黑明亮的眼睛,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析秋呼吸都觉得停住了,手脚不知放在哪里,故作镇定的走到桌前给他倒了杯茶递过去:“喝茶!”

    萧四郎抿着唇却没有接茶,而是手臂一转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

    “啊!”毫无征兆的析秋被他一带,就滚进了他的怀里,随即鼻尖就充斥着他上所散发出的淡淡香味,析秋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两人咫尺之间,鼻息可闻!

    析秋本能用手低着的口,心跳如鼓,没话找话开口道:“那个……我……你饿不饿?”我让人给你备饭的话没有说出来,她就已经后悔了,刚刚才看到他吃了一碗粥。

    萧四郎眉梢微挑,满眼里笑意盎然,翘着唇角飞快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挑着眉头道:“确实饿了!”

    一句引人遐想的话,析秋脸红的若番茄一样:“你……放我下来,我们谈一谈!”

    “有话明天再说!”他说的毋庸置疑,随即子一动人就站了起来。

    析秋就觉得腰间一紧,人随即腾空而起,她一惊就抓住萧四郎的衣襟,惊恐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萧四郎看着她惊慌的样子,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又低着头在她额头啄了一下,声音愉悦的道:“真是个小丫头!”

    随着房间的灯一暗,只余下屏风外两盏大红花烛跳动着,将房间拢在一片暧昧的红色中,析秋整个人落在软软的锦被中,还不等她换姿势,上便是一重,萧四郎密密的压了上来,手便探进她的衣襟里……

    析秋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曾经做过了无数心理建设,无数宽解安慰的话在这一刻顷刻被冲击的消散无踪……她只觉得四肢僵硬起来,就连垂在侧的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睁着一双大眼满眼雾气的去看着他。

    萧四郎低头轻吻着她的脖颈,不经意抬头就看到析秋一双朦朦胧胧的大眼,语还休的看着他,他眼神一暗唇便不自控的覆了上去……

    “丫头!”他顺着她的眼帘一路亲吻到嘴角:“别怕……有我!”

    析秋不能不怕,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她逃避不了……可还是忍不住的紧张道:“我……”

    萧四郎没让她把话说完,吻便密密的迎了过来吻着她的唇,手也沿着她的曲线探了下去,手下的肌肤柔滑细嫩,腰肢盈盈一握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折断,他留恋的划过,大掌又落在她前的丰盈上,在他掌心跳动着,他的动作便变的更为急切。

    ……紧密而火的气息,析秋额间渗出细细的汗珠,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

    撕裂的痛,瞬间蔓延至全,她咬着唇大眼里瞬间蓄积了泪花,却侧开脸不让它流下来。

    预期的动作没有再发生,萧四郎停了下来,一双长长的凤眼压抑着绪看着她,声音暗哑:“丫头,很痛?!”

    析秋就很不避讳的点点头,又侧开脸不看他,等他迅速结束才好!

    她没有想过,会这样的痛,仿佛只要动一动,四肢百骸都被人用刀子细细的搅了一边。

    萧四郎静静的看着,忽又低下头去吻她的嘴角,析秋有些透不过气,却也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当他停止了吻,她满以为他要继续时,他却作势要起的样子……

    析秋一愣,问道:“怎么了?”

    萧四郎满脸的不舍,压抑着道:“来方长!”

    析秋满脸的愕然,心却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她不知道这样的事还可以只点到为止?

    忍着一定很辛苦难受吧?!

    她咬着唇想也不想就按住他的手臂,目光含着歉意道:“我没事!”

    萧四郎眼睛一亮,唇角便展开一抹笑容来,却没有着急,而是将手伸到她后背缓缓抚摸着,唇沿着她的发际一路吻了下去,点点密密落在她肌肤的每一处。

    微痒中析秋放松下来……

    她咬着唇,视线透过正红的绡纱帐子看着屋顶上七彩的承尘,体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只觉得连手指都是火辣辣的疼。

    过了许久,萧四郎喘着气停了下来,他亲着她的额头问道“丫头,还疼不疼?”析秋就皱着眉头,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萧四郎就翻下来,隔着屏风道:“打水来。”

    房门外,雁和柳听着房里的动静,早就面红而赤,一听到萧四郎的吩咐就立刻应了,飞快的跑去提水!

    萧四郎穿了衣裳,将软软的躺在上,连动一动手指都没了力气的析秋裹在棉被里,待里间的水备好,他连人带着被子一起抱了进去。

    析秋露出紧张的表:“我自己洗!”萧四郎略有沉吟摇头道:“那唤你的丫鬟进来服侍你可好?”

    析秋没有让人服侍沐浴的习惯,就摇着头,萧四郎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在外间,你若有事便喊我。”

    析秋没有再反驳,他已经退了一步,析秋觉得她的要求不能太多。

    待暖暖的水包裹了全,析秋舒服的叹了口气,上的疲惫终于散了不少,等她洗完刚刚站起来准备出去,屏风外萧四郎就大步走了进来。

    析秋一惊正要说话,他已经用大大的毛巾把她整个人再次裹住,不带**的吻了她的嘴角,柔声问道:“要不要喝水?”

    析秋睁着大眼,乖巧的点点头。

    等她喝了水上,发现上的被子已经重新换过了,那一条落着殷红梅花的元帕正平平展展的铺在上,萧四郎将她放进被子了,自己也脱了衣服睡在了外面……析秋就朝里面缩了缩,萧四郎长臂一伸又将她带进来怀里,另一只手就很自然的搭在析秋未着寸缕的前,声音沉沉的问道:“你要和我说什么?”

    析秋一愣,才反应过来,她刚刚说过有事和他商量的,可现在她哪里还有力气,就摇着头道:“没有了。”

    萧四郎眉梢一挑,手又不安分的在她前揉捻起来,析秋体拱了拱,努力躲开魔爪。

    萧四郎却毫不在意她的动作,笑着将她又拉的近些,让她体贴着自己,他的手臂到是换了位置放在她的腰肢上,又亲了亲她的额头:“那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要去宫里谢恩。”

    虽然差别不大,但总算换了个位置,析秋知道躲不开索就挨着他的手臂闭上了眼睛,她从来都不是自哀自怜的人,既然新的环境新的份她不得不去面对,那么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自己努力去适应……她抬头看看萧四郎,比起许多封建士大夫,这样一个“没有规矩”的人,却要好了许多。

    况且,她微微露出笑容……他做的让她无可挑剔!

    “笑什么?”萧四郎低声问道。

    析秋一愣有些心虚的侧开脸,淡淡回道:“没什么!”萧四郎紧了紧自己的手臂:“现在侯府住些子,若是你不习惯,我们就搬去都督府。”

    “可以?”析秋抬起头来,眼睛格外的亮,萧四郎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嘴,笑着点头:“自然!”

    析秋垂了脸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还是再等一等,既然住进来了若是没缘由就搬出去,总是不好的。”萧四郎与太夫人的关系本就不亲近,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破坏了他们母子的关系。

    萧四郎微挑着眉看着她,幽幽暗暗的光线,她眉眼温柔,鼻子小小巧巧的,唇瓣盈红微微有些红肿,双颊绯红说不出的态可人,他将她搂在怀里,想到析秋在佟府这几年的小心翼翼,低低叹了口气道:“若是你想搬,不用顾忌任何人!”

    “嗯!”析秋点头应了,心里却另有打算……

    夜色如水,静谧而宁静……

    析秋将将睡着,就迷迷糊糊感觉到前有双大手上下游离着……

    ------题外话------

    编编喂,这已经是末了吧~啥都米有…。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