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问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佟府人人面上笑意盎然,大太太更是亲自去二门迎大老爷。

    黑漆的平头马车,前后共是四辆依次在门口停下,随即来总管掀了第二辆车的门帘子,大老爷拔的影就跃了下来,依旧疏朗磊落倜傥温润的样子,大太太看见他便眉眼都是笑,过去朝大老爷屈膝行礼:“老爷回来的,一路辛苦了吧!”他说着一顿又道:“慎之去馆里还没回来……几个丫头我就免了来了,稍后总能见到,也不用这么多人拥在这里。”

    大老爷看了大太太一眼,只是朝她微微点头,忽然转将手伸进车里,在大太太满目诧异的视线中,夏姨娘羞的走出来,比离开府里时略胖了些,风姿却更胜从前,甚至眉眼间比之以往更多了份坚毅。

    夏姨娘巧笑倩兮的走下来,朝大太太屈膝行礼:“太太。”大太太冷哼,却又不能当着老爷的面把话说的太难听,就似笑非笑道:“夏姨娘辛苦了!”可不辛苦,千里寻夫这可是戏文里的戏码,如今她到是真人实演了一回。

    夏姨娘不似从前那样,唯唯诺诺的样子,她抬头看着大太太道:“谢太太关心。”大太太看着她就微微眯起了眼睛。

    “老爷!”夏姨娘回头,指了指第三辆马车:“姐姐可还没有下来呢。”大太太听着就以为是罗姨娘跟着一起回来了,却没想到跟车的来旺家的却是扶着一位面生的妇人下了车。

    大太太一愣,就去打量那位妇人,粗布钗裙姿色也是中等皮肤也没什么光泽,她暗暗纳闷之时,夏姨娘已经笑着迎过去,拉着那妇人的手走了过来,那妇人朝大老爷行了礼,又转过来看着大太太道:“太太!”

    大太太眉梢一挑:“这位是?”夏姨娘看了眼大老爷,就垂着头答道:“这位姐姐是我们从永州带回来,世颇为曲折,改奴婢定细细说给太太听。”说完,她又转头去和大老爷说话:“老爷,不如就把姐姐安排在我房里住吧,也省的劳烦太太重新去收拾院子了。”

    大老爷看了大太太一眼,脸色不佳,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夏姨娘决定,大太太心里气到不行,这府里住宿来客如何安排,她还没有说话,却被夏姨娘喧宾夺主了,倒是没想到,这出门一趟回来胆子竟也变大了!

    大太太依旧是满脸和蔼的笑容,道:“既是姨娘的姐妹,自是不能怠慢了,不如就把东跨院里空的那间收拾出来给她住罢了,总比和你挤在一起强些。”佟府的院子并不多,空置的更是只有花园里有,但那是佟慎之将来的婚房,大太太不可能把那间给别人住,而东跨院里空的就只有王姨娘以前的院子了!

    夏姨娘眉头一蹙,显得有些委屈的样子,就紧紧的抓住边那妇人的手,大老爷目光一闪,就沉声对大太太道:“也别费事了,就随佩蓉的安排吧!”

    大太太脸色一僵,当场就变了脸色,夏姨娘仿佛毫无心机的样子,就朝大老爷大太太屈膝行了礼,笑着道:“多谢老爷,多谢太太!”大太太满心的气,可又不能立时发作,只能转眼去看大老爷道:“也都别站在这里说话了,我们回去吧!”

    大老爷没有说话,夏姨娘却是道:“太太,奴婢听说六小姐病了,想先去看一看!”大太太眉头一皱,大老爷接着话道:“我随你一起去吧!”说完,又转头去吩咐来旺家的:“把柳夫人先送到姨娘的院子里去!”

    柳夫人就笑着和大老爷,大太太行礼,又和夏姨娘点点头,就随着来旺家的回了东跨院,大太太满心里不高兴,可也只能随着大老爷和夏姨娘,两人去了东跨院,说道六丫头大太太这才想到没有见到老七,就回头去问夏姨娘:“怎么没瞧见老七?”夏姨娘就垂着脸回道:“在路上碰道先生的马车了,就下车打个招呼,这才知道师娘病重,我就给了他银子,让他先去看望师娘再回来。”

    不先回来见过嫡母,是谁教他这样规矩的!?大太太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姨娘道:“也好,自是师娘重要些!”大老爷听着这话,就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三个人前后脚进了知秋院,门口守门的喜儿一见大老爷来了,眼睛里就满是喜悦跪在地上给大老爷行了礼,里面柳就已经将帘子打起来,朝三人行了礼,夏姨娘刚刚脸上强装的笑容早就消失不见,她提着裙子也顾不得大老爷和大太太后面走,就飞快的跑进去正房里,又进了卧室……就看着析秋毫无知觉的躺在上,眉眼比以前还要清瘦许多,脸色也是很难看,她抱着析秋便哭了起来……

    大老爷也看到析秋的样子,脸上已经没有什么,小小的瘦弱的手从宽宽大大的袖子里露出来,细细的手腕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折断,他想到连走时和几个儿女说话聊天,六丫头说想亲自下厨做菜时笑意吟吟的样子,才不过一年好好的孩子就成了这样了。

    大老爷回头深看了眼大太太,就问道:“大夫怎么说?”大太太被这一眼,看着心里便是一惊,大老爷这一眼分明就是在怪她,她堵着气也沉了脸回道:“说的模棱两可,像是伤风又不大确诊,说是回去查查医书,七后再来!”

    七?也就是说六丫头这样,要昏迷七:“一个不行,便多请几个回来,这样躺着不进食,即便七后醒来了,人也定会大伤了元气!”大太太听着含着不满道:“老爷这话说的,仿佛妾老爷这话说的,仿佛妾没有请大夫一样,六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病了难道我心里就舒服了?大夫是二老爷请来的,是宫里的太医,若是他们都说不准,外面那些个江湖郎中又怎么会知道!”

    夏姨娘的哭声由低低压抑着,哭着越发的肝肠寸断。

    大老爷听的心意缭乱,就头也不回的对柳吩咐道:“去把来总管请来!”柳正在劝着夏姨娘,一听大老爷的吩咐,立刻应是就小跑着出了门。

    这边大太太气的不行,正要说话,忽然上的析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太太和大老爷说话声惊着,就紧紧皱着眉头,大喊了句:“救命!”夏姨娘听着就是一喜,以为析秋醒了,就紧紧握着析秋的手:“六小姐,六小姐!”

    大老爷走过去看着析秋。

    “父亲!父亲!”大老爷听着心里疼惜,赶忙从夏姨娘手中接过析秋的手,也蹲在了边,满脸慈的去和析秋说话:“父亲在这里!”夏姨娘也在一边喊着:“六小姐,姨娘在这里!”

    析秋没了回应,这时,他们才发现析秋根本没有醒,只是因为受了惊吓在说梦话。

    大老爷眼神微暗,析秋就摆着手回握着大老爷的手,急促的喊道:“救命,救命!有人要杀我……”她断断续续说的并不清楚,可单这一句话,就足够让大老爷惊震,救命?她怎么会去喊救命!

    念头闪过,他就去看析秋的脸,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的醒了,目光就突然落在析秋滑下的被子中露出的一截脖子,上面包着纱布,有红红的血丝自里面渗出来,他看着一怒就把析秋的手交给夏姨娘,回头质问大太太:“她这伤怎么回事?!”

    大太太目光一动,就道:“她在庙里住着,就有一突然庙里的小尼来府里禀报,说是六丫头住的院子突然着了火,这伤口就是那夜伤的,兴许是匆乱跑出来时划到的也未可知。”

    大老爷根本不信,什么东西能把脖子伤成这样,况且着火的事佟慎之也在信里细细说过,六丫头早早的就从里面跑出来,还把两个丫头救了,这样的况下又怎么会六神无主的伤到自己!

    大太太看到大老爷的脸色,就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析秋忽然就拉着夏姨娘的手道:“别……别杀我。”仿佛一句惊雷,震住了大老爷和夏姨娘,也惊住了大太太!

    瞬间一股戾之气就在大老爷的眉宇间聚集,若是人醒着可以作假,那么梦中就必不会作假,六丫头这样明显是受了惊讶才会如此……又有脖子上的伤口,寺庙无缘无故大火……这些点点滴滴联系在一起,六丫头如今又是昏迷未醒,怎么能叫他不怀疑。

    “这丫头。”大太太拧着眉头,满脸的心疼道:“做梦也是这样惊心动魄的。”

    夏姨娘抱着析秋哭,一听大太太如此说,就忽然站了起来,看着大老爷道:“老爷,六小姐这样奴婢不放心,奴婢想搬过来陪着六小姐,您看行不行。”根本不去问大太太意见!

    “也好!”大老爷说着,柳就走了进来:“老爷,来总管来了!”她说完,大老爷就点点头,出了房门隔着帘子对门外道:“你拿了我的名帖,去通州把张先生请来!”张先生是名医世家,前朝时张家也是宫中医官,兴盛了数百年之久,直至今天即便不再入太医院可是医术在大周依旧是屈指可数的。

    “老爷!”来总管隔着帘子,声音低低的:“张先生上个月去世了!”大老爷一惊,这才想到张先生已经年迈,想着他负手出了门,在院子里和来总管道:“那就去请了他的后人来,张家必有人接承他衣钵才是。”

    “是!”来总管点头行了礼,大老爷又道:“派人去庙里查一查,仔细看看六小姐早前住的院子……看看为何起火,有何蛛丝马迹可寻。”来总管应了,大老爷就又回到房里,却并未进卧室而是在正厅里坐了下来,看着柳和雁问道:“你们两个是随六小姐去庙里的?你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柳和雁双双在大老爷面前跪了下来:“老爷!”雁仿佛豁出去一样,道:“奴婢一直不敢说,今天便是老爷把奴婢赶出府去,奴婢也要斗胆把话说出来。”大老爷目光微微一动,沉了声道:“你说!”

    “那晚,奴婢和柳睡在外间,什么都不知道,等我们醒来的时候,小姐已经把我们都救了出来,房间里已经是火势骇人,奴婢当时吓懵没有细想,后来这些奴婢是越想越是不对,我和柳睡觉向来警觉,便是一点动静也会惊醒,怎么可能那样大的动静我们两个非但没有醒,还是等小姐亲自把我们救出去我们才醒呢……还有,小姐脖子上的伤,以及后来一不如一体,奴婢觉得,那一晚定是有人潜入我们的房间,要杀小姐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又未得手,才放了这把大火!”她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哽咽道:“小姐不肯说,奴婢又不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推测奴婢一直憋着心里不敢说,今天老爷问起来奴婢才斗胆说出来,老爷一定要为小姐做主啊。”说着,就和柳咚咚在地上磕头不停。

    大老爷面色彻底郁下来,这时大太太走了出来,他看着大太太道:“我出去一下。”说完拂袖而起,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老爷这是要去哪里?”可大老爷已经出了门,大太太错愕的看着大老爷的背影,爷的背影,目光又落在上,眼底满是冷厉,她道:“胡说什么,普济寺是百年清庵,守卫森严,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人进去!”说着一顿,又道:“若是再让我听到你们胡言乱语,造谣生事,休怪我把你们通通轰出府去!”

    雁,柳收了哭势,跪在地上不说话,大太太冷哼一声,跟着大老爷的脚步就出了门。

    大老爷没有去正院,而是直接去了马厩,提了马便和来总管直接出了城,整整一夜都没有回府,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着脸回来又是一言不发的去了知秋院。

    他进门便看到夏姨娘靠在边,眼睛哭的肿了像是刚刚睡着,佟敏之趴在析秋边的脚踏上,小小的脑袋一点一点打着瞌睡,析秋依旧如昨一样安静的躺着,仿佛一夜的奔波此刻消散了不少,他忽然觉得心里满满的,想到夏姨娘不远千里去找他,见到他时满眼里压抑不住的欣喜,又想到他们的一双儿女乖巧懂事,他忽然惊觉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他耗费了七年的时间,错过了多少次这样温馨的画面,错过了多少美好的时光。

    他唇角溢出丝笑意,将心里不快的暂时抛在了一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她们母子三人。

    过了片刻,他转回头对门外来总管吩咐道:“去请了大太太来!”

    大老爷昨天回府,又匆匆出了门晚上又是没有回来,几个儿女还没有见着,此刻他一回来佟析砚,佟析玉并着从武进伯府回娘家来的佟析言,并着大太太梅姨娘根本不用来总管去请,都纷纷赶了过来。

    一时间小小的知秋院里,有着从未有过的闹的,满屋子里坐着人,大老爷坐在主座上,佟析砚看到自己的父亲,想到自己的婚事眼睛也微微红了起来,佟析言上去给大老爷见礼,她成亲时大老爷没有回来,此刻再见她大老爷面色比以前要好了许多,他看着佟析言道:“你已经成了亲做了人妇,往后在别人家中可不能再和在府里一样任不懂事,要处处为婆家着想,伺候公婆相公,切不可意气用事,可明白?!”

    佟析言垂着头,她穿着一件正红缠枝海棠双金镶边的褙子,头上朱钗环绕步摇叮当,只是脸色却显得尤为憔悴,她朝大老爷磕了头,就垂着脸道:“女儿谨记父亲教诲。”大老爷微微点头。

    又和佟析砚和佟析玉说话,大太太就笑着道:“三丫头成亲老爷不在府中,五月就是四丫头的子,老爷这次可要在府中多留些子。”她说完就去看着大老爷,大老爷则是去看佟析砚,微微点头道:“也好!”

    佟析砚眼里并无喜色。

    这时,夏姨娘和佟敏之从卧室走了出来,佟敏之比半年前走时黑了许多,人也瘦了,但高却是长了许多,高高瘦瘦的样子与大老爷简直如出一辙。

    “母亲!”佟敏之抱拳行礼,大太太目光一闪就点头道:“回来就好!”佟敏之又去和几位姐姐行礼,大老爷问道:“可喂了你六姐姐吃了药?”佟敏之点头道:“喂了一些,只是一直流出来,吃的不多!”

    大老爷脸色微沉,看着几个儿女道:“我和你们母亲有话说,你们都先回去吧!”佟析言几人就面面相斥,可依旧依言站了起来,并着梅姨娘也出了门,佟敏之也跟在几人后出去,夏姨娘也要走,大老爷却摆着手道:“佩蓉,你留下!”

    梅姨娘站在门口,回头深看了眼夏姨娘,不甘的出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夏姨娘,大太太以及大老爷,大老爷对来总管吩咐道:“去把柳夫人请来。”大太太目光一眯,不明白他明明是有话和自己说,又为何留了夏姨娘,又请了柳夫人来。

    来总管应是而去,不一会儿就把柳夫人请了过来,柳夫人和众人见过礼,就有些怯怯的站在了一边,大太太看着疑惑,耳边就听到大老爷道:“飞凤!”大太太一惊,大老爷已经十几年没有喊过她的名字了,她掩袖而笑道:“老爷,当着外人的面呢。”

    大老爷脸上却并无笑意,她看着大太太问道:“我且问你,当年天恒钱庄的票根,你是从何而来?!”大太太心里咯噔一声,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问起这件事,大太太心虚,就笑着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老爷何必再提!”

    “我让你说,当年天恒钱庄的票根你是从何得来的!”大老爷忽然拔高了声音,眼睛有满满的怒意,大太太瞧着心惊,看了眼夏姨娘道:“是当年随夏姨娘去服侍的婆子偷偷送回来的,不过那婆子前几年就去世了,老爷因何再提此事?”

    大老爷冷笑一声,目光中冷意凛凛:“偷偷送回来的?呵呵……到现在你还不和我说实话,还在和我玩手段!”大太太也生了怒,大老爷在夏姨娘和柳夫人的面,这样说她,她自是面子上下不来,也是怒道:“老爷没头没尾的提起这事,如今又说我和老爷玩手段,这又是从何说起。”说完,她目光冷的盯着夏姨娘道:“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夏姨娘没有和以往一样,瑟缩着躲避,而是坦然的站在哪里,任由大太太去看。

    “好!”大老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柳夫人道:“你可认识她?”不待大太太说话,大老爷就冷笑道:“你自是不认识,可是她却认识你。”他又看着柳夫人道:“柳夫人麻烦你告诉她,你夫家是谁,家住何处!””

    那柳夫人满脸的惊恐未定,小心翼翼看了眼大老爷,又用余光偷偷去看大太太,小声道:“妾夫家姓刘,家住永州府柳永县……家夫在世时曾任三届柳永县丞。”宛如一道惊雷,在大太太头顶上炸开,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就是柳永县县丞夫人,她心里宛如巨浪翻滚,所有不安的绪悉数朝她袭来,大老爷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就接了话道:“这下你该和我说实话了吧,当年的票根你从何而来?!”

    毕竟是二十年的夫妻,大老爷依旧想亲耳听到大太太承认!

    “老爷,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当年的事是老爷亲自过手去查的,我不过是意外得了一个票根而已,老爷今天找了个什么柳夫人来,妾一直长住内宅,哪里知道什么柳夫人徐夫人的!”

    “呵呵……”大老爷最后一丝耐心彻底消失了,他看着大太太道:“那我告诉,当年那票根分明就是你让佩蓉边的婆子去存的,然后又用五千两银子买通了柳夫人去府衙闹,吃准了我急怒之下不会去查证,是不是?!”

    “张飞凤,你我夫妻二十余载,我念你独自在府中持庶务,又有这么多子女教养,我处处包容你,便是前几年柳儿的死,我也是睁一只闭一只眼,可是你呢,竟是变本加厉,这么多年你非但不收敛,手竟伸的这样长,到我的衙门去作乱,害了佩蓉这么多年含冤受苦,你说……你作何居心!”

    大太太气的面红耳赤,她看着大老爷也是怒道:“你竟是这样看我?我自问这些年守着这个家,费尽心血,莫说我没有必要去害旁人,纵是我做了那又如何,所为功过相抵,老爷竟然半点分不留,当着旁人的面来质问我!”她说着,手指夏姨娘冷笑道:“还有,事过去这么多年,无凭无证,老爷单凭夏姨娘片面之词就怀疑妾,单凭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就说妾曾买通了她陷害夏姨娘?老爷不信妾这个嫡妻的话,却宁愿相信一个妾室的话,去相信一个陌生女子的话,老爷这样做,又是何居心!”

    大太太咄咄人,满脸怒意丝毫没有退让之势。

    柳夫人一听大太太质疑她的份,就吓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她看着大老爷,大太太道:“妾真的是刘家明媒正娶的嫡妻,绝无半点造假,太太若不是信大可派了人去柳永打听,妾所说绝无半点虚假。”

    大太太正在火头上,一甩袖子指着柳夫人便道:“闭嘴!”柳夫人吓的脸色一白,害怕的去看夏姨娘,夏姨娘就垂着眉眼,缓缓走到柳夫人边,扶着她起来,满脸的从容不迫,自从六小姐被大太太定了山东的亲事时,她心里便宛如刀割为自己的无能懊恼,她恨自己无用,竟是连一对儿女都保护不了,她甚至想到了死……所幸的是六小姐机智,自己化解了婚事,可是却在她心里给她敲了一个警钟,六小姐越发大了,婚事是早晚的事,逃了这个山东洪府,会不会还有福建周府,辽州徐府?

    她不能让六小姐远嫁,更不能随意让大太太把六小姐许了人家,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

    直至出了司杏的事,姨太太扣了司杏关在房里,她就猜到姨太太的目的,她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却是下定了决心决不能如了姨太太的愿,所以她才让秀芝去和析秋说了那样的话,果然第二天六小姐就去了普济寺,她站在院子里满的冷汗,紧紧握着拳头手心里被指甲掐了数道血口子,她忽然醒悟过来……她这么多年他不肯低头去主动找大老爷,这么多年不想去理会一个当年问也不问,对他毫无信任的便降了他罪的男人,是多么自私自利,他不是别人,他是她一双儿女的父亲,现在……只有他才能解救析秋!

    所以她准备了几个月后,带着佟敏之跋山涉水历经千难去了永州,主动去和大老爷谈当年的事,去解开那个一直停在彼此心中的结,大老爷果然信了她的话,派人去永州查了,得出了真相,他们之间的误会了解除了,她看着大老爷如当年一样对她宠有加,他看着大老爷怜惜的抱着七少爷,七少爷脸上洋溢的笑容时,她忽然明白,即便他们之间没有了,她再无法像以前那样自然的和大老爷在一起,那又怎么样,只要他能带给她的一双儿女快乐,能给她一双儿女庇佑,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所有的一切,值得她去忍受,去付出!

    心思转过,她抬头看着大太太道:“太太,老爷并没有相信妾的话,也并非相信柳夫人的话,老爷亲自去了柳永县确认,亲自去了天恒钱庄,对比当年钱庄留着的票根,上面签的字,根本就不是妾的笔记……太太,您不能这么说老爷!”她说着,拿着帕子嘤嘤哭了起来。

    大太太眯着眼睛看着夏姨娘,怒从心起上去一步,一巴掌就打在夏姨娘脸上,怒道:“人,这里何时有你说的份!”夏姨娘捂住蹬蹬就退了两步,大老爷眼睛一眯,伸手堪堪扶住了夏姨娘,夏姨娘的脸上顿时红肿了一片,大老爷看着满脸的怒容,抬手就要去打大太太……

    大太太看着一惊,却是子一凑到大老爷面前,喊道:“佟正安,你这是要为了妾来打我?”她脸色通红,大有不管不顾之态,大老爷的手举在半空中怒瞪着她,动作却迟疑下来……

    夏姨娘靠在大老爷怀中用帕子捂住眼角哭了住眼角哭了起来,大太太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大老爷还未收回的手,忽然就落了下来。

    啪!

    大太太捂住脸满脸的不敢置信,她瞪着眼睛看着大老爷,呼呼喘着气,大老爷就斜睨着她,冷道:“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佩蓉根本没有追究的意思,我若不是看着慎之的面子上,你以为我真的不会休了你!”

    他将夏姨娘交给柳扶着,他服侍着大太太道:“我从来信任你,府里的事也从不过问,即便是几个子女的婚事,我也放心交给你,你问问你自己……你是怎么做的。”

    大太太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她依旧捂着脸上,抬手指着大老爷,疯了一样道:“佟正安,你敢打我?!你当年去我张家提亲时,是怎么和我父亲说的,当年的话你都忘了吗?我下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照顾子嗣,你五品外放十几年我可有说过半个不字,你今天竟然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就来打我?!你问问你自己,你对得起我,对得气我们张家么。”

    提到张家,大老爷的目光果然闪了闪,张氏当年是江南世家,张老爷曾是应天府知府,盛宠一时,他当年不过是初出茅庐的举人,张老爷对他的帮助,包括后官场的扶持照顾,以及当年他一意孤行外放,张老爷半句话都没有责备,还帮他劝着大太太,这样的恩大老爷一直未忘,是以大太太提到自己的父亲时,大老爷目脸色就是一僵。

    夏姨娘一见大老爷这样,就暗暗蹙了蹙眉头,大太太果然气焰高涨起来,一巴掌将桌面上的茶盅果盘挥在地上,指着大老爷正要说话,就在这时,雁从房间冲了出来,拔尖了声音道:“六小姐……六小姐醒了!”

    大老爷忽然面色一怔,就指着大太太道:“疯子!”转就和夏姨娘两人急忙进了房里,大太太看着大老爷和夏姨娘的背影,就觉得一股血气瞬间冲到了头顶,她提着裙子就跟着进去。

    夏姨娘扑在析秋上,抱着她道:“六小姐,你终于醒了……”大老爷站在夏姨娘的后,面容上也满是关切!

    析秋看着夏姨娘,目光就落在夏姨娘红肿的侧脸,夏姨娘一惊就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又去问道:“可是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想吃的东西,你和姨娘说,姨娘给你去做!”

    析秋就朝夏姨娘笑了起来,点头道:“我想吃您做的山药枣泥糕。”这个时候夏姨娘什么也顾不得,擦着眼泪就站了起来看着她道:“姨娘这就去,这就去!”说着,转迫不及待的就出了门。

    析秋又看着大老爷,虚弱的喊了声:“父亲。”大老爷微微点头:“你好好休息,来总管让人去通州请半仙郎中张先生的传人,下午就能到府,你的病一定能治好!”析秋朝她笑笑,点头道:“有父亲在,女儿不怕!”大老爷的心顿时就暖暖的,他坐在边的杌子上,握着析秋的手道:“要不要喝水?”

    析秋摇了摇头,又看到大太太随后走了进来,她便强撑着就要坐起来行礼,大老爷一把按住她,冷着脸道:“你病着何必讲这些虚礼,好好休息。”析秋僵着子,却是那眼睛去看大太太。

    大太太就是眼角一眯,冷笑道:“你父亲说的对,何必在意这些虚礼!”她故意把虚礼两个押的很重。

    大老爷眼睛一眯,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雁道:“送你们太太出去!”大太太脸色一僵,冷嗤一声推开雁的手就走了出去。

    大老爷去看析秋,小声的问道:“你可好些,可有力气和父亲聊聊?”析秋点点头,大老爷就道:“我昨夜去了普济寺,也看过那夜着火的那间房间,我发现火是从窗台上起的,房间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可是门锁却是被人撬坏了,你告诉父亲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析秋垂了眼睛不说,眼泪就顺着眼角落了下来,大老爷就轻声道:“有父亲在,你不要怕……”析秋咬着嘴唇,就和当初告诉普宁师太一样,将那晚的事说了一遍,大老爷听着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气的手腕在抖,他看着析秋道:“可看清楚来人到底是谁?”析秋摇着头道:“没有,他们进来便是气势汹汹,说是收了别人的银子,来取我的命!”说完,露出言又止的样子来。

    析秋自小生长在府里,她哪里又接触过什么人,更不可能有什么仇家,到底什么人这样心狠,竟是对着一个孩子下手。

    “六丫头,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大老爷按着析秋的手问道:“你和父亲说,父亲为你做主!”析秋垂了脸不说话,大老爷就更加确信析秋定是知道,析秋却是转了话题去问大老爷:“父亲,表哥是不是还是没有消息?”

    大老爷眉梢一挑,不明白析秋怎么突然去问徐天青,耳边就听到析秋道:“父亲可能不知道,表哥是因为我而离开的……”说着她垂了头,大老爷就皱着眉头道:“此时你四姐姐在信中已与我说过,这件事错不在你,你不必自责!”

    析秋就垂了眼,道:“可是……姨母好像一直在怪我,恨我!”大老爷表一怔,一瞬间仿佛想通了什么……

    析秋就不安的看着大老爷,道:“父亲……您怎么了?!”大老爷脸色显得不好看,摆摆手道:“父亲没事!”

    这边夏姨娘做了山药枣泥糕回来,来总管也匆匆赶了过来,他边跟着一位女子,十**岁的模样,作妇人打,作妇人打扮,大老爷问道:“这位是?”来总管就道:“这位夫人就是张先生的衣钵传人!”大周女子教条甚严,但也不乏女子抛头行医做生意,所以大老爷并不奇怪。

    只是奇怪的是,去通州接人来回两天,便是最快也要到酉时,怎么这个时辰就到了?!

    来总管仿佛知道大老爷的疑惑,就微微朝他点了点头,大老爷按下心中的疑惑,就对女子道:“不知夫人如何称呼?”

    那女子拧着眉头道:“夫家姓张,大人唤我张夫人便可。”她说完,目光就落在房中道:“不知病人在何处?”大老爷就做出请的手势,张夫人跨进房里,析秋正靠在大迎枕上,张夫人的目光就在析秋脸上略停留了片刻,便坐在析秋边的杌子,拿了脉枕放在一边就去给析秋切脉,大老爷和夏姨娘站在一边,只是过了小片刻,张夫人便沉着脸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佟大人,这位小姐并非是生病,而是中了毒。”她有低头去看了析秋的脖子上的伤口,回头对大老爷道:“毒素便是从这伤口渗入的。”很确信的样子。

    大老爷震惊的无以复加,对方不但痛下杀手,竟然连刀上也淬了毒,真是好狠的手段,夏姨娘急着问道:“先生,可有解法?”

    不但大老爷和夏姨娘震惊,便是析秋也暗暗吃惊不已,她是不是中毒她自己清楚的很,她让柳买了银杏果回来用酒精分解了服用,又用白附子配了大量的白矾抹在伤口上,以至于伤口没有好却也没有发生溃烂……她这样的症状,把脉时与破伤风的脉象很是相似,这还是她在读书时做过切的试验,又做了调查才知道的!

    一般的大夫,若不了解况,根本不能立刻确诊,譬如胡大夫那样,即便他怀疑可是却不能确定一样!

    析秋打量着张夫人,她个子不高皮肤也略显得粗糙,像是常在外面奔波的样子,言谈举止也是一派大家闺秀的作派,通的气质如兰淡雅,她很确定不认识她,可是,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析秋暗暗疑惑,可是张夫人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转了似模似样的走到桌边,从自己带来的药箱中拿了两小瓶药出来:“这是外敷。”又指着另外一瓶:“这是内用,三后毒便能消除。”

    那瓶子……通黑漆漆的,析秋看着便是一怔。

    萧四郎!

    析秋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张先生将要交给夏姨娘,又交代了一句,便提着药箱往外,走到门口她忽然停了脚步,回头颇有深意的看了析秋一眼,继而转过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来总管跟在她后面匆匆跟去送。

    大老爷看了眼夏姨娘,目光又在析秋的脸上转了一圈,忽然站了起来,挥着袍子什么也没说便出了门!

    正院中,他站在智荟苑门口,看着后的来总管吩咐道:“派了人去一趟山东,请徐大人来。”来总管一惊,大老爷就已经头也不回的进了智荟苑的如意门。

    大太太正坐在暖阁里,脚底下满地的碎瓷,墙角的多宝格也倾倒在一边,她一见大老爷进来,就跳着从炕上站了起来:“佟正安,你还有脸到我房里来,你给我滚!”

    房妈妈忐忑的站在门口,直朝大太太打眼色,可大太太非但视而不见,还踏着满地的碎瓷指着大老爷道:“我告诉你,今你若不把话给我说清楚,那我们便去应天,父亲不在,我们就去找我大哥评评理,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这样对我。”

    大老爷等她说完,沉着脸回头看着房妈妈道:“都给我出去!”房妈妈一惊,就垂着头领着代荷几人就退了出去,又关了门。

    大老爷负手而立,站在门口,一改方才的怒容满面,他面色平静的去问大太太:“六丫头在庙里受伤的事,是不是与你有关?”

    大太太脸色一变,大老爷就近她问道:“是不是你和姨太太两人请了杀手,去庙里动的手?”大太太满脸的惊容,大老爷喝道:“快说!”

    “老……老爷说什么,妾不明白!”她刚刚还气焰嚣张,此刻看着大老爷却是忍不住瑟缩起来,大老爷便是不问也能确定了,他朝大太太点着头,满脸讥诮的指着大太太道:“好,好!你……很好!”

    大太太此刻才反应过来,她辩着道:“……六丫头不过是受了点伤,庙里着火也是意外,又怎么扯出杀手之说!”

    大老爷回头看着大太太,一字一句道:“六丫头……中了毒,毒是从她伤口渗进去的,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意外伤,能让她中毒,你告诉我?”大太太连连后退,却依旧不去承认:“真是笑话,便是真有杀手,老爷你有什么证据说妾和飞露请了杀手去杀六丫头?”

    “我有没有证据?好,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现在我就让人去查……若是让我查到这件事与你有关……”他指着大太太道:“张飞凤,我佟氏容不下你!”

    ------题外话------

    一章写不完!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