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对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走了?”太夫人坐在萧延筝房里,抬眼去看吴妈妈,吴妈妈就点点头回道:“是,奴婢瞧着脸色可不好看!”

    太夫人就冷冷一笑:“不好看又如何……我答应析华,是觉得六小姐不错,她竟是不声不响自己定了八小姐,如今侯府正是多事之秋,八小姐那么个小人怎么能陪着延亦去扛起侯府这庞大的家业!”

    吴妈妈就赞同的点点头,她也觉得佟府实在太得寸进尺了,想了想她又道:“太夫人和佟大太太做亲家九年,又和已故二夫人相处九年,奴婢对她们母女也了解甚多,以奴婢看,佟大太太既然把话说出了口,又先斩后奏的先定了六小姐的亲事,想必不会轻易妥协!”

    佟大太太她不敢说了解,可是二夫人她却清楚的很,那一的心眼和手段,不是和佟大太太学的,又是来自哪里?!

    “不会妥协?”太夫人就笑了笑:“那便让她去闹!”她倒要看看,佟张氏能做出什么事来!

    萧延筝坐在旁边安静的听着,等太夫人说完,她似乎也听明白了一些,就皱着眉头和太夫人道:“这么说……府里传的话是真的?娘真的答应二嫂,从析秋和八小姐之间选一个做我的新二嫂?”

    大太太就微微点头:“你也大了,知道到也无妨,不过这件事未定也不用声张!”萧延筝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然眼睛一亮就道:“那么说,娘本是有意析秋的,可是佟家太太却定了八小姐,所以您今儿才在我这里坐了一上午,就是为了避开佟家太太的?”

    “鬼机灵。”太夫人呵呵笑着,忽又沉了脸:“这件事暂时不要和你二哥说,免得他多想!”正说着,萧延亦自门外走了进来:“什么事不让我知道?”他掀了帘子大步进来,太夫人见到他就笑道:“真是说你,你就到了!”

    萧延亦微微笑了起来,又去问太夫人:“娘和二妹妹正在说什么?”太夫人目光一闪没有急着回答,萧延筝却接了话回道:“正说您的亲事呢。”

    萧延亦就是脸色微微一变,又看向太夫人,太夫人知道自己儿子向来聪明,事但凡提了头,他只要细想一想就能想到其中原委,太夫人就顿了顿,把大太太刚刚在她房里说的话,转述给萧延亦听:“我不想与她争执什么,便借口老五房里有事,就到延筝这里来避一避!”

    萧延亦脸色沉了下来,紧紧皱着眉头去问太夫人:“可说了六小姐定的哪一个府上?”太夫人就皱着眉头去想,吴妈妈就笑着道:“说是原山东布政司洪大人府上的嫡子,也不知怎么样,说是这两天就定亲!”

    洪大人?萧延亦没有印象,他冷着脸没有说话,太夫人就想转移话题,问道:“朝中如今怎么样?”萧延亦收了心思,去回太夫人的话:“宣同董坤达回来了,恐怕这些子不会安生。”

    太夫人一惊,就问道:“怎么说?可是为了福建战事?”萧延亦点点头:“有人发现,大哥当时走的那条路的路边,落一柄弯刀,那把刀不是普通的刀,而是二皇子的岳家在福建的一个冶炼厂所治……二皇子正为这事去了宫里。”

    二皇子的岳家?太夫人脸色骤然变的难看至极,她半倾了子去问吴妈妈;“我听说二皇子妃临盆在即,生了没有?”吴妈妈就摇着头回太夫人的话:“应是没有,若不然该有喜报送来才是。”

    太夫人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三皇子必定会抓住不放了!”看来宣宁侯府又将会被卷入漩涡之中了:“宫里皇后娘娘可有什么动静?”

    萧延亦就微蹙了眉头,淡淡回道:“皇后娘娘昨晚传了太医,说是口窒闷,要沐浴吃斋四十九,为天下百姓祈福!”太夫人就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来:“不过是借口罢了,这么些年还从未听过她信佛!”

    萧延亦没有说话,如今局势微妙,如紧绷着的弦,仿佛只要一点轻轻一碰,就会引发轰然大波,他知道这局势要动是必然之势,不过是早或是晚罢了。

    太夫人喝了口茶,看着萧延亦问道:“你办事我放心,只是有句话我还是要和你说一说。”萧延亦认真的点点头,太夫人就道:“侯府正是休养生息之时,如今又被卷入漩涡之中,你在朝中定要忍得住这一时,断不可贸贸然做出任何决定,你可知道!”

    “娘!”萧延亦回道:“这件事我心中有数,虽福建战事事关大哥,我们必须会去查个水落石出,但现今稳住家中才是重中之重,儿子明白!”太夫人就放心的点点头。

    这时门外萧延亦的常随就隔着帘子道:“侯爷,钱大人来了!”萧延亦听着就站了起来对太夫人道:“圣上留了他在宫中,此刻来怕是有要事,我去一去!”太夫人就点头道:“去吧!”萧延亦就由吴妈妈掀了帘子出去。

    东昌伯钱忠长的胖胖的,看上去比萧延亦略长了几岁,一见萧延亦进来就笑着站了起来,对边作陪的萧四郎道:“你二哥这笑容以往便就迷住了万千女子,如今这势头只会越来越猛,看的我好生嫉妒。”

    萧延亦摇摇头没有说话,萧四郎却捧着茶盅眉梢一挑回道:“我可听说你昨夜又抬了一位进府,这半年已经是第三个了吧,该换我们嫉妒你才是……”钱忠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正要谦虚一番,萧四郎却是话锋一转:“嫉妒你得了嫂夫人那“嫉妒你得了嫂夫人那样大度贤惠的夫人!”

    钱忠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就指着萧四郎和萧延亦说话:“老四这么多年依旧不改,但凡说话总有一句能戳中你的痛处,让你连反击都无力!”

    萧延亦就微微笑着,看着钱忠问道:“你从宫里直接来的?”钱忠收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认真的道:“皇上将董坤达查的案宗扔在了二皇子脸上,让他回去自己看!”萧延亦和萧四郎就双双眉头一蹙,这么说皇上是相信了董坤达,开始怀疑二皇子了?

    萧四郎就缓缓抚摸着杯盅没有说话,萧延亦和钱忠又说了几句,钱忠就站了起来:“府里还有事,我先走一步!”萧延亦没有留他,送他到门口又让常随送出府。

    他转回头,和萧四郎对面坐在黄花梨木高脚扶手椅上,两人沉默了半晌,萧四郎忽然开口道:“你的亲事怎么样了?”萧延亦一愣,没想到四弟会问这事,他向来不会关心这些,他露出错愕的表看着萧四郎,萧四郎就眉梢微挑道:“听府里下人们说的。”

    原来如此,萧延亦就答道:“佟大太太和母亲生出了分歧,怕是有一番周折!”萧四郎就皱了皱眉,却突然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边道:“我有事,出去一趟。”

    ==

    大太太正和姨太太在说话:“你今天就写信给洪家,让他们找了媒人来提亲,尽快把婚事定下来。”姨太太就惊讶的看着大太太:“姐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去侯府与太夫人没有谈成?”

    大太太就冷冷笑着道:“说是看中了六丫头,嫌八丫头年纪小!”姨太太就叹了口气,事果然如她所料,她劝大太太道:“那您有什么打算?”侯府的亲事最重要,若太夫人执意要娶六丫头,也不是不可,都是庶出的,六丫头和八丫头本质上没有分别。

    大太太就目露厉光,握着茶盅道:“这是华儿临终嘱托,她既如此定就必然有她的原因,况且,我也觉得八丫头比六丫头合适。”

    “姐姐!”姨太太皱着眉头道:“您可想过,若是太夫人不退让呢?前侯爷的死虽让侯府有些伤筋动骨,可皇上不还封了他一等忠勇侯,荣威大将军么,虽只是头衔并无实权,但足以说明侯府无论如今看着如何,可根基还在,你总不能为了这件事,去得罪了太夫人,最后大家弄的不欢而散,婚事不但成不了,反而变成了仇家,这岂不是得不偿失!”若是换做平姨太太不会和大太太说这样的话,她心里清楚的很,无论佟府谁嫁过去都与她无关,但前提是,侯府这门好不容易得来的亲事决不能丢!

    大太太没有说话,姨太太心里也没了底,不知道她作何打算,过了半晌大太太终于开了口:“这件事我心中有数,你不要再说了。”依旧是一意孤行!

    姨太太心里就暗暗摇了摇头!

    姨太太当就写了信由佟慎之借了兵部的邮道回了山东,过了五后便收到了回信,洪大人果然很高兴,当即说请了杨夫人做媒,上佟府提亲。

    ==

    雁小步跑着回知秋院,脸色白的毫无血色,她呼呼喘着气和析秋道:“小姐……那位杨夫人又上门了!”析秋眉头略蹙,杨夫人?雁等不及她去想杨夫人是谁,就立刻解释道:“就是上次府里唱堂会时来的那位杨夫人。”

    析秋微微怔住,佟析言和任府定亲后,她曾一次听房妈妈和大太太说话,说起姨太太生了大太太的气,说得罪了徐大人的上司,山东布政司洪大人……而当杨夫人来时,就是为了洪公子和佟析言的婚事。

    没想到过了一年,大太太和姨太太竟又重新提起这门亲事!

    她露出讥诮的笑容来,看来大太太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雁见析秋依旧是冷静从容的样子,就拉着她道:“小姐,您快想想办法,您难道真的让大太太把您嫁去山东?”析秋略蹙着眉头,大太太这样急切,看来那去侯府和太夫人并没有谈好,所以她才急着把她嫁出去,这样一来太夫人在佟府的亲事上,就没了选择?

    真是可笑!

    析秋抓住雁的手,附在她耳边小声道:“明天一早,你再去一趟普济寺,请普宁师太三后到府里来!”雁知道,析秋这是有了对策,就点头道:“奴婢知道了!”

    雁慌忙的下去准备,析秋就沉默的坐在炕上,忽然门帘子一掀,夏姨娘匆匆走了进来,她脸色泛白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些跌跌撞撞,析秋一惊就急忙起迎了夏姨娘:“姨娘,您怎么了?!”她又朝屋里整理箱笼的司杏喊道:“快倒杯茶来。”

    “姨娘!”析秋将夏姨娘扶坐在炕上,握着她冰凉的手问道:“我去让大太太给您请大夫来,您可是心绞痛又犯了?”说着她就要起,夏姨娘一把拉住她,缓了口气道:“六小姐……我没事!”

    析秋回看着她,接过司杏递过来的茶喂夏姨娘喝了些,她脸色好看了些许,析秋见她无事才放了心:“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夏姨娘就握住析秋的手,析秋还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发抖:“六小姐,秀芝刚刚和我说,她听梅姨娘房里的丫头在议论,大太太要把你嫁到山东去,八小姐则嫁去侯府续弦,可是真的?”

    析秋眉头一拧,夏姨娘终归还是知道了,她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夏姨娘一见她做娘一见她做出肯定的答复,眼眶立刻就红了起来:“你可知道那山东洪公子是什么人,你绝对不能嫁到山东去!”

    析秋安抚的给她顺着气,夏姨娘就按住析秋的手:“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依了大太太,我现在就去给你父亲写信,把这件事告诉他!”她说着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要回去。

    夏姨娘从未这样,永远似水流一般,匀速的做着任何事,析秋心疼的抱着她,摇头道:“是女儿让你担心了!”她又抬起来头,与夏姨娘对视:“这件事不用告诉父亲,当初大太太为三姐姐定洪公子时,父亲就没有反对,您又有什么把握,父亲对我会比对三姐姐更加上心?!”

    夏姨娘愣住,析秋就微微笑着道:“您不用担心,女儿心里有数!”夏姨娘此刻已方寸大乱,女人的婚事是一辈子的大事,她总以为大太太好歹能给析秋选一门正常的亲事,不论富贵不论份,对方至少是个正常人,没想到却是个……

    “那我们就去争一争,让大太太把你嫁到侯府去,不管怎么说洪公子是绝对不能嫁!”析秋按着她的肩膀:“姨娘,姨娘!”她蹙着眉头道:“您听我说……侯府的亲事不用争!”

    夏姨娘就惊讶的看着析秋,满脸的不解!

    这边析秋在和夏姨娘说话,那边梅姨娘和八小姐母女也正在说话,梅姨娘就笑眯眯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佟析玉道:“我总算没有白在大太太面前做地伏小这么多年,如今侯府的亲事总算落在你头上了!”她捂着嘴唇压抑着笑声大笑了起来:“我倒要瞧瞧,往后府里还有谁敢小看我们母女!”

    佟析玉羞红了脸,垂着头道:“姨娘,这婚事还没有定呢,若是被旁人听到,会笑话我的。”

    梅姨娘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有成竹的道:“你没瞧见今儿杨夫人来了?杨夫人这是提亲呢,六小姐的亲事一旦定下来,那府里还能有谁和你去争!”

    佟析玉满脸酡红,脑中就浮现出萧延亦温润如玉的样子,往后他就是自己的相公了吗?她不敢相信,可这却又是真的!

    “对了!”梅姨娘一下坐直了体,佟析玉一惊问道:“怎么了?”梅姨娘就握着手对佟析玉道:“我要把我这些年的攒的头面首饰和银钱都准备准备,宣宁侯府是高门大户,府里光是打赏下人用的就是八分的银锞子,大太太那边不能指望她给你准备多少嫁妆,所以姨娘要好好给你算计算计!”她说完就忙忙叨叨的进了内室,在里面一通找……

    佟析玉看着梅姨娘忙碌的背影,就微微笑了起来:“那您忙着,我去三姐姐那边坐坐。”说着她便出了门,一石榴红的川红对襟褙子,如火般耀眼夺目,一路走过,府里的下人皆是低眉顺眼和她问好,佟析玉背脊的直直的,目不斜视一路穿过花园回了西跨院。

    守着角门的婆子一见八小姐过来,就笑着迎上去:“八小姐,这一大早你这是去了哪里?”说着又从后拿出把伞出来:“虽说才三月,可这头晒了也闷的很,奴婢给您撑着伞!”

    佟析玉目光微微一跳,就笑转了看着婆子道:“那劳烦您了!”说着,由丫头扶着进来门。

    ==

    太夫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眯着眼睛怒道:“亏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竟散布谣言让人人都知道延亦和佟氏女定了亲!”这件事连娄老太君都知道了,想必这京城人人都知道了!

    吴妈妈坐在一边,从马车的车壁暗格上,取出茶壶给太夫人倒了杯茶,也是铁青着脸色,太夫人接过茶喝了一口,两人沉默的回了侯府,太夫人下车时,正遇到从里面出来的萧四郎,她站在门口看着他怒道:“这几都没见着你,你在忙什么,你二哥那里事那样多,你也不想着帮一帮他!”她说完,又想到这次侯府爵位能顺利拿到,老四的功不可没,语气不由又软了软:“你也多在家呆呆,别总往外跑!”

    萧四郎眉头就略蹙了蹙,复又回道:“佟府的事,您怎么处理?”太夫人一愣,奇怪老四怎么管起这事,就听萧四郎又道:“外面谣言四起,说您答应了二嫂,定佟氏八女为续弦,亲事都定下来,可是真的?”

    一提这件事,太夫人就露出怒容来:“宵小之作!”

    萧四郎就点点头,忽有道:“我去一趟东昌伯府!晚点回来。”说完,又是匆匆出了门,太夫人就愣看着他,又回头问吴妈妈:“老四这是在向我交代行踪?”吴妈妈就捂唇笑了起来:“是,太夫人!”

    太夫人的眼角,就露出一丝笑容来。

    吴妈妈问道:“可要换软轿?”太夫人就摆手道:“不用,你陪我走走吧!”太夫人就没有说话,和吴妈妈两人在小径慢慢往回走!

    “太夫人,您要答应佟大太太娶八小姐回来吗?”吴妈妈扶着太夫人边走边问道:“如今满京城的人可都知道了二爷定了亲家八小姐,若是……对二爷的名声也有影响!”

    太夫人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来:“她以为这样就能迫我答应?她也太不把宣宁侯府当回事了。”她顿了一顿又道:“佟家大公子在翰林院吧?”吴妈妈想了想就点头道:“是!听说很得刘大学士赏识,明年散馆怕是要留在翰林院里。”

    太夫人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稍后去库房里,将延炙在苗疆带回来的苗药,给刘学士夫人送一些夫人送一些去,就说佟家最近事多,佟大公子又是家中的顶梁柱,还是放他一些假比较好!”

    吴妈妈一惊,就问道:“这成么?佟二老爷可是在吏部……”大夫人就有成竹的摆摆手:“他手再长也伸不到翰林院去,再说,他当年可是踩着翰林院那些同僚肩膀爬上去,里面留下的那些人又多是些书呆子,最不会变通的,能有几个人卖他的面子。”吴妈妈就认同的点点头,太夫人又道:“你下午去把钱夫人找来,我有事找她!”说着她又叹了口气:“佟家这门亲事是要不得了,只是可惜那位六小姐……”

    吴妈妈想到六小姐的模样,却定了洪家那样的人家,也重重叹了口气……到了下午钱夫人就到了侯府,太夫人见到她就开门见山道:“这次来,可是有事要麻烦你!”

    钱夫人呵呵笑了起来:“您有事尽管吩咐我去办,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太夫人就微微笑了起来:“上次你说你娘家有位侄女,今年多大了,可及笄了?”

    钱夫人目光一闪,顿时亮了起来,上去凑在太夫人面前挽着她的胳膊问道:“今年八月及笄,长的也是好相貌,我正四处打听,想给她寻门亲事呢。”

    太夫人就微微点头,笑着道:“若是得空,改明儿你把她带到府里来坐坐,让我也见见!”钱夫人一愣,她和太夫人之间一向亲近,也没有太多的忌讳就问道:“外面不是说您和佟大太太……”太夫人就摆着手打断她的话:“她当我是和过去一样,把面子看的比命重,哼哼……这次我偏不要这脸!”如今丢的只是面子,若是依了她那连里子也失了!

    钱夫人就笑了起来,挽着她的胳膊道:“您可没有丢面子,这京城里头谁不是人精,我婆婆一听这话,当时就说您这次恐怕要动大怒了……”太夫人也笑了起来:“就你们婆媳最机灵!”说着一顿又道:“你和钦天监的王大人的夫人相熟,可有这事?”

    钱夫人就点头道:“是,我们在娘家时曾是手帕交!”太夫人就点点头道:“恐怕还得麻烦你一件事。”

    “你说。”钱夫人洗耳恭听的样子,太夫人就道:“两后寿宁伯娄老太君府上要办赏宴,你请了王夫人与你一同去吧,到时候多和那些夫人聊聊……”钱夫人向来聪明,一听太夫人这么说就惊呼一声道:“您是让王夫人去说,延亦和佟氏八小姐八字不合?”

    太夫人就赞赏的点点头,又叹气道:“这是也下下策!”钱夫人不由暗暗摇头,那位佟大太太她瞧着也是聪明人,怎么就做了这样的糊涂事,太夫人早点跟着老侯爷出征打战,那是亲手杀过人的,侯府这些年又是浮浮沉沉,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又怎么会怕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两后,寿宁伯府上赏宴上,王夫人果然按照太夫人所说,将萧延亦和佟析玉八字不合的事传了出去,大太太听到时顿时气了倒仰,正收拾了衣装要去萧家见太夫人,适时佟慎之又从馆里回来,大太太惊讶的看着他问道:“我记得你是月底休沐,怎么今也在家中?”

    佟慎之就淡淡的回道:“刘学士说我家中近事多,着令我放假几!”大太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放假几?难道刘学士这是警告佟慎之,若是下一次是不是就彻底放假了?

    她不敢相信,佟慎之可是天子门生,除了皇上谁有资格去让他们回家?她气的手指抖个不停,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佟慎之却是继续问道:“您为六妹妹定了亲事?”

    大太太皱着眉头,漫不经心的回道:“定了,明年六月!”等佟析砚嫁了,就是析秋!

    佟慎之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我听天青说,那洪公子在登州可是无恶不过的纨绔子弟,也就这两年退脚不便歇在家中,可也不得闲,寻了三无好友在家中作乐,洪府三五便有下人抬出去,这样的人家……您怎么能把六妹妹嫁过去?”大太太心里正窝着火,一听连佟慎之也责怪她,就怒从心起正要说话……这时门帘子掀开,露出析秋笑意吟吟的面容,她小步走了进来,朝大太太福了福道:“母亲!”

    ------题外话------

    今天一会儿要坐车。没时间写了,先发这么多吧,也顺便偷个懒!

    明天析秋针对洪家的亲事会有大动作…

    顺便剧透一下,某个人也会有所作为!咳咳……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