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偶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送走一早上来请安的小辈,太夫人就面色疲倦的坐回炕上,宣宁侯夫人将沏了两边的茶放在她的手边:“今儿给您沏的瓜片,早晨喝也清淡些!”太夫人点点头,端了茶却没有喝,问道:“老二可回来了?”

    宣宁侯夫人没有说话,倒是吴妈妈接了话道:“还没有,奴婢一早上去外院问过了,说是自昨儿下午出去,一直没有回来。”

    太夫人没有说话,眉头却略蹙了蹙,她看向宣宁侯夫人道:“你也忙了一早晨,回去歇着吧,吃了早饭再去武进伯府。”宣宁侯夫人就起行了礼,道:“那我回去了。”就自己掀了帘子出了门。

    太夫人看着她的背影暗暗摇了摇头,吴妈妈也叹了口气,侯夫人比起以往,话变的越发少了。

    “随我进来。”太夫人随即起,带着吴妈妈就出了门进去对面的里间,又关了门两人走进碧纱窗里,太夫人指着一个落了锁的箱笼,对吴妈妈道:“你今儿也不用做别的,和青月两人把账目算一算,也好些年没仔细清点,总要心里有些底的好。”

    吴妈妈一惊:“夫人,您这是……”太夫人一向对外之物不在乎,这么多年她的银钱都是她管着的,太夫人从来问也不问的,可今儿却让她重新开了锁去点算……吴妈妈扶着太夫人的胳膊,红了眼睛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在侯府几十年,即便是太皇太后去世时,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局面。

    太夫人毫不在乎的摆摆手道:“不过是些死物,何必计较这些!算一算也好,也能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家当。”说完,她就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吴妈妈就默默的拿出钥匙,将里面的账本一本一本的拿出来,又在底下捧出个黑漆双铜面的匣子来放在桌子上,出门把青月喊了进来,两人当着太夫人的面,一本一本对着账。

    过了片刻,房外有丫鬟隔着门禀报:“太夫人,钱夫人来了!”

    “知道了。”太夫人就站了起来,对吴妈妈和青月道:“你们别管,只管做手里的事。”说着就自己走了出去。

    钱夫人已经进了门,她今穿着一件绛红色的夹袄,外一件浅蓝色的撒花褙子,头上一只朱雀衔翠的步摇,两面各戴了一只玉篦,她笑挽着太夫人一起朝暖阁里去:“您这几可好?!

    太夫人就笑着回道:”有什么好不好的,不过是把老骨头!“说着两人进了门,已有丫鬟为钱夫人沏了茶,又安静的退了出去,钱夫人捧了茶喝了一口,对太夫人道:”您都听说了吧,我家那口子昨儿可被圣上好训了一番。“

    太夫人点了点头:”老二说了些,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圣上也不过是训了几句,若真是怒了想必也不是训斥了!“她还记得当年她和老侯爷单枪匹马回京面圣之时,圣上高站在城门之上俯看着他们,那眉宇间飞扬的自信和运筹帷幄,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成竹在之势,她当时和侯爷便已知道大势已去,还曾庆幸他们的选择。

    如今二十一年过去了,圣上依旧是那个圣上,可却已经没有那时的睿智圣明,和所有帝王一样,竟也对长生之术动了心思!

    太夫人摇了摇头,钱夫人又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倒也没往心里去,我们那口子也没少被骂,只是没想到圣上连二皇子也训斥了!“百姓之家父亲打骂儿子,不过是望子成龙一片苦心,可帝王之家但凡丝毫的风吹草动,很有可能就会卷起一场暗潮汹涌,二皇子这一跪,让多少人转变了方向,又会有多少人夜里睡不着觉,朝堂又会又怎么样的变动……她也摇着头,比起三皇子,二皇子还是太过仁善了。

    这些她也只在心中想想,甚至连太夫人她也不敢轻易去说,又看着太夫人道:”前些子也见着二皇子妃了,说了这个月底的产期,我瞧她的脸色,可不大好!“”唉!不说这些,如今大势未定,谁又不是在水里煮呢!“太夫人摆着手问钱夫人道:”你来,可是有什么事。“

    钱夫人就笑着道:”也不瞒您说,我是听说佟府的四小姐在侯府做客,前几听说是病了,所以想着过来瞧瞧。“太夫人看着她,笑的意味深长:”昨儿和六小姐一起来,你若是去我就让吴妈妈陪着你去瞧瞧。“

    钱夫人连忙摆手:”哪有这么着急,我还想和您说说话呢。“”你也不用和我打太极!“太夫人笑着道:”佟府虽根基浅些,可满府里可没有笨的人,佟大老爷,佟二老爷,一个在朝为官入阁拜相,一个却是远离朝政官居五品,这样退可守进可攻的方式,你放眼瞧瞧满京城里有几家似他们这样的。“她说着一顿:”四小姐我也瞧过,你也不用左右摇摆不定的,这门亲事明着看着像是他们高攀,可说句不中听的,你那哥哥家里头又不是嫡枝,周大人也不过是五品的知府,和佟府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钱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亲昵的和太夫人道:”我这也是挑花了眼,如今看着谁都是有问题的,偏巧前几又传了四小姐生病的事,叫我如何不去细想。“”哪有什么病不病的,我瞧着精神足的很。“她说完钱夫人笑着道:”去瞧瞧吧,你为你那侄儿也算是碎了心,看一眼你心里也笃定些。“

    钱夫人笑了起来,太夫人正要着人去喊吴妈妈,门口五夫人来了,她今天穿了一件粉底缠枝花的双边对襟夹袄,下面一件蜜色的挑线裙子,梳着垂柳髻,她笑着走了进来朝太夫人行了礼,又和钱夫人见了礼,有丫鬟端了杌子来,五夫人就坐在太夫人脚边的杌子上:”我进院子就瞧见钱夫人的丫鬟,就知道钱夫人来了……娘和钱夫人正说什么?“

    太夫人看了眼钱夫人,就道:”说是去看看析华,我正打算让吴妈妈陪着去。“又问五夫人:”怎么没把晟哥抱来我瞧瞧,我好几没看见他,心里想的很!“

    五夫人就笑着回道:”早上早早的醒了,这会儿恐是玩的累了,吃了又睡了……等他醒了我抱过来给您瞧。“太夫人就点点没有反驳,五夫人又左右去找吴妈妈,并没有看见吴妈妈,她便对钱夫人道:”吴妈妈这会儿忙着,不如我陪您走一趟。“

    钱夫人面露犹豫:”这怎么好意思。“五夫人摆手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您尽管使唤我!“说完掩面而笑。

    太夫人也微微点头:”那就老五家的陪你走一趟,反正也不是远,你中午回来吃饭!“钱夫人就点头站了起来,对太夫人道:”我哪敢多待,稍后还要回一趟娘家。“

    钱夫人的婆母和太夫人自小是闺蜜,两家一向也走的,钱夫人常来府里走动,来来去去的也没有多少讲究,太夫人就不留她,点头道:”去吧!“

    五夫人就站了起来,请钱夫人走在前面,两人并肩出了房门,外头各自守着的丫头婆子拥了过来,簇拥着二人往院子外头去,五夫人就在袖子底下拉了拉丫鬟的手小声道:”去把小姐找来!“丫鬟会意,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

    ==

    析秋和佟析砚早早去给太夫人请过安,就回了佟析华的院子,佟析砚说要在院子里坐坐,析秋就回道:”我就不陪你了,我回去歇会儿。“”你回去吧,这来回虽是不用走路,可也累的很,如果你的腿真有什么,我可就得内疚一辈子了。“佟析砚拉着析秋的手,紧紧握着满脸的歉意,析秋笑着回道:”哪里就有什么事,不过仔细养着就罢了,慢慢会好起来的。“说着由司杏和雁扶着:”我回去了。“就回了房。

    佟析砚在院子里稍坐了会儿,早上很冷,代绢不敢开口劝佟析砚回去,就回去给她拿了披风,佟析砚在院子里又坐了会儿,就说要到园子里走走,就由着丫鬟婆子拥着出了院子。

    房里装了地笼烘烘的,析秋脱了夹袄坐在椅子上,找出绣花绷子绣花,这时门外就听到宋妈妈的说话声:”亲家小姐来了!“析秋一愣抬头去看门口,司杏已经迎过去去打帘子,就见萧延筝脸色不大好的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刚刚在太夫人那边没瞧见,还以为体不舒服,正想着下午去看您呢!“析秋将萧延筝让到椅子上,让司杏去沏茶,又道:”把外脱了吧,免得回头出了汗!“

    萧延筝摆手道:”不用,我来是想带你出去一个地方的。“析秋挑着眉头道:”哦?去哪里?“”去了就知道了。你快穿了衣裳。“萧延筝接过司杏奉过来的茶也没有喝就直接搁在桌上,迫不及待的去催析秋。

    析秋无奈的笑着没有办法,回头对雁道:”去把我衣裳拿来吧。“雁点头应是,就将析秋的夹袄和褙子拿来伺候她穿上,又去装了个手炉捧在手里。

    萧延筝见析秋准备妥当,就起拉着析秋的手道:”也别坐软轿,你腿疼我们就慢慢走着,正好我们也说说话。“析秋就点点头,又道:”去和大姐姐说一声。“出了门院子里佟析砚早就不在了,析秋暗暗纳闷,佟析砚一向不大喜欢走动,这会儿不在,难道去佟析华房里了?

    两人去了佟析华的房间,佟析华正盘腿坐在炕上,手里拿着账本正在和秋萍算账,见萧延筝和析秋进来,就放了账本问道:”二妹妹来了?快进来暖和暖和。“

    萧延筝和析秋朝佟析华行了礼,析秋见佟析砚并不在这里就微微的蹙了蹙眉。”二嫂!“萧延筝笑着和佟析华道:”我不坐了,就来和您打个招呼,我想让六妹妹陪着我在园子逛逛……“佟析华看了眼析秋,就笑着道:”我当什么事呢,去吧!不过这天气冷路面上可不定就结了冰,你们走路时可要担心点。“

    析秋和萧延筝双双应是,佟析华又对析秋道:”早些回来吃饭。“很关心的样子。”是!“析秋点头应了,又道:”那我走了。“佟析华点点头,析秋和萧延筝就前后出了门。

    萧延筝拉着析秋,一出了院子脸上的表就松了松,析秋觉察出她好像很不喜欢到佟析华的院子来,就笑问着她道:”要带我去哪里?神神秘秘的!“”去了就知道了。“萧延筝回头朝她笑了笑:”我们府的园子,是先太皇太后娘娘为四皇子建的别院,可四皇子还未成年就夭折了,别院一直空置着,太皇太后娘娘就赐给了父亲,父亲搬进来时因为念着四皇子就丝毫未动曾经的格局,所以我们的花园在京城可是首屈一指的!“说着一顿道:”后来父亲致使后和娘在后花园里开了地,种了许多瓜果蔬菜。“她说着满脸的向往:”小的时候,我常和四哥去给父亲的菜浇水,还偷偷挖了许多红薯,在园子里架了火烤红薯吃,可红薯没烤熟却差点把父亲的菜园子烧了,父亲还罚了四哥跪了半夜的祠堂。“

    析秋失笑,没想到萧四爷那样的人,小时候竟然也有这么调皮的时候。”我没吃着红薯,就整惦记着,求了大哥,又去求二哥,三哥还给我从外面买了带回来,我吃了就是觉得没有父亲种的香,就到父亲的菜园子里蹲着,后来就有一,大哥,二哥,三哥和四哥都来了,竟都带着铲子,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初自己的心,就差飞上了天!“

    童年的时光,有这么多哥哥护着,析秋不用亲眼所见也知道,那必然是开心的,她笑着问道:”后来呢,可吃着了?“

    萧延筝点头道:”吃到了,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红薯!“后来就再也没有那样的时光。

    析秋微微笑着,见萧延筝带着她已经穿过侯府的后花园,空气弥漫着淡淡清香,她侧着头去找,萧延筝笑道:”别找了,在那里!“

    析秋顺着萧延筝的手眺目去看,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小小的山坡上,种着一片梅林,枝头压着积雪,雪中一点嫣红当真是清丽无匹!”我们去那边。“萧延筝拉着析秋,上了一条鹅卵石铺的小径,这条小径分了两条岔路,一条往左是倒坡下的小湖,湖中有个小岛,上面建着一座两进的院子,院子里外有侍卫打扮的人守着,析秋这是第一次见到侯府里的侍卫,穿着墨蓝长袍,双手抱手里并不见兵器,四人里外守着岛上唯一的一条入口,她直觉这里可能是侯府的军师中心,萧延筝见析秋不说话,就回头去看她,发现她正看着湖中心的小岛,她笑着介绍道:”这里原来是父亲的书房,后来父亲走了,这里就成了大哥的书房,我也只进去过一次。“又指着那几个守门的黑衣人:”可凶了,问你是谁,半点面也不留的!“

    她瞪着眼睛,眼里有着平里没有的淘气,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像侯府这样的府邸,侯爷的书房周围必然有高手相护,这些能看得见并不可怕,可怕的应该是那些看不见隐在周围的人吧。”他们只听侯爷的话,旁的人一概不留面的。“萧延筝拉着析秋加快了脚程:”快到了!“步子一快,析秋的膝盖上的疼就会加剧,她忍了半天的疼终是没忍住,司杏看见她的表,立刻上来扶住了析秋,喊道:”小姐你没事吧。“心里又暗暗埋怨萧延筝,明知道小姐的膝盖有伤,却还走的这么快。

    萧延筝惊觉,拍着额头道:”对不起,我忘记了!“说着指着梅林道:”里面我让人摆了椅子,进去歇着吧。“

    析秋朝她笑笑点头,两人进了林子。

    方一进去,析秋才发现,其实林子并不算大,只是从外面看着仿佛一望无际的样子,进了里面才知道,也不过半亩地的大小,萧延筝果然在林子里摆了方黑漆的雪塌红梅喜鹊落枝头的红漆圆桌,两面各放了两张精巧红木圈椅。”快坐着歇歇。“萧延筝说着又回头指着边的丫头道:”回去将我那件四方的毡毯拿来。“小丫头应声而去,萧延筝又对析秋道:”刚刚对不起,我真的是忘了,现在可还疼?“

    析秋摇着头道:”没事,现在好多了!“她说着端了茶喝了一口,挑着眉对萧延筝:”龙井?“她记得萧延筝喜欢喝红茶的,这龙井想必是为她准备的。”味道如何?我清明就得了,一直搁着没喝,后来知道你和龙井就留着到现在,也不知道味道是不是变了,你若是觉得不好,我再给你换旁的茶?“

    析秋笑着摆手道:”味道没变,不用给我换。“这样认真郑重的,析秋就歪头去看萧延筝:”你是为来这里赏梅,赏雪?“这林子的风也不小。”倒也不全是,我就是想和你找个地儿说说话,思来想去,就这里最适合了。“萧延筝隔着桌面握着析秋的手道:”昨天下午二哥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萧延亦出去一夜?析秋露出惊讶的表来:”可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为大哥的事。“她耷拉着脑袋:”朝廷说派兵去,却迟迟没有动作,福建的局势又乱,说是八王爷的余党,可八王爷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才出了余党,我看分明就是朝中有人在作乱!圣上真是老糊涂了,两位皇子明争暗斗不可开交的,他却迟迟不定储君人选,他到没事却害了旁的人。“

    析秋还是赞同她的说法,这一切的症结就是储君大位,两位皇子又是旗鼓相当,在朝中经营多年各自都有支持着,不定人选国家怎么可能安宁,可反过来说,即便是皇上现在在两位皇子中定了人选,恐怕也只是加剧矛盾导火索,事态在她看来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她劝萧延筝道:”侯爷是军事大才,在大周之内难有人出其右,无论两位皇子是谁上位,总要有人用才对,所以,即便是福建的水深,想必也无人敢动侯爷一根毫发才是!“

    萧延筝眼睛一亮,看着析秋道:”你说的对,大哥自小最看兵法,武艺也深的父亲所传,一般的人根本难以近,所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萧延筝说着站了起来,眼里满是欢快的笑意:”四哥向来敬重大哥,等大哥回来他也定然会回来的,那样的话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她依旧是少女心,析秋看着她微微笑了起来,这时回去拿毡毯的丫鬟回来,萧延筝就将厚厚的毡毯放在析秋的膝盖上,笑着对她道:”我本来心里很难受,担心大哥的安危,四哥又找不到,幸好你来了,和你说说话我心里舒服多了。“她握着析秋的手,眉眼都是笑:”析秋,你可知道我年纪小的时候,很想让大哥教我习武,可因为体的关系,这些娘根本不让我碰,我就偷偷跟在大哥和四哥后面学,你可想看看,我到现在还记得一拳法呢。“

    析秋见她兴致很高,就笑了起来,很感兴趣的道:”好啊!我平在家只见过家里三弟弟耍拳,还未见过女子打拳呢!“”我耍给你看。“萧延筝说着就将自己的裙摆提起来塞在腰间,又要去脱外头的褙子和夹袄,她边的大丫鬟正吃惊她们的小姐竟会耍拳,愣怔中发现萧延筝自己在脱衣裳,就上去紧张的拉着她:”我的小姐,您耍拳可以,可千万不能脱了衣裳,这若是受了凉可怎么办!“

    萧延筝就无所谓的摆着手道:”我没事的。“说着不顾丫鬟的反对,硬是脱了衣裳,然后撸起袖子就要去耍拳,她子纤长窈窕,眉眼间满是青朝气,拳路只有重复的两,并不好看,可她去摆腰下腿间却风独好,析秋看着赞叹道:”好美!“

    萧延筝却沉了脸,瞪着析秋道:”怎么就美了?不该是威风凛凛么?“

    析秋掩袖而笑:”是是,很威风!“她说完,旁边候着的丫头婆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们没有见过这样活泼开朗的二小姐,此刻见了吃惊之余却是满脸的高兴。

    萧延筝玩的尽兴,就在林子跑了起来,这下连析秋也忍不住担心她的体:”你快歇歇,不要太累了。“话语方落,就见萧延筝一个趔趄停了下来,众人惊呼一声朝她跑过去,析秋也惊出冷汗来。”没事!“萧延筝摆着手道:”不过是树枝勾着头发了,那用这样紧张。“她说完拨开人群就朝析秋这边走来,此刻析秋才看到她的发髻已经被勾散了,凌乱的堆在头上,她笑道:”快梳梳头!“

    丫鬟也满脸担忧,萧延筝就回头对着丫鬟吩咐道:”平巧,你回去取了我妆奁盒子来,就在这里给我梳头吧。“

    平巧为难的看着萧延筝,回道:”小姐,您还是随奴婢换件衣裳吧,这里风大,你这褂子可都湿了,若是受了寒可怎么好!“她说完,萧延筝也察觉自己的后襟出了汗也湿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让平巧给自己穿了衣裳,笑道:”没事,你也别大惊小怪的。“”你还是去换了衣裳吧,这里风大!“析秋笑着说道:”我也觉得冷,不如我们先回去吧。“她见萧延筝兴致很好的样子,又道:”我不走,就在这里等你,你速去速回!“”好!“萧延筝笑着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就回来。“又指着梅林对面的一丛桦树道:”你要是觉得冷,那里有个亭子,四周都挂了棉布帘子,你进去避避风,我让人在里面升个炉子,等我回来时我们在里面下棋怎么样?你回去也不过是闷在房里,难得今天天气好,我们也好好在这里散散心。“

    析秋看见了那片在凌波阁右面的桦树丛,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萧延筝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几句,就带着丫头婆婆匆匆回去了。

    司杏就搓着手去和析秋说话:”小姐,二小姐一来一去也要用些时间,奴婢陪着您去那边的亭子坐着吧!“这里雪压红梅,风景虽是美,可是风也太大了,二小姐没觉得什么,可她们小姐如今可受不了凉,要是坐在这里,晚上回去刚刚消肿了的膝盖,指不定又得肿起来。

    雁也去扶着析秋:”司杏说的对,还是先过去吧,二小姐不也说让您过去等,稍后她去找您下棋么。“

    析秋主要不愿意独自在侯府里走动,她对这里不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沉吟了片刻她犹豫的点头道:”那就过去吧。“又回头吩咐萧延筝留下来的婆子:”这里也不用了,你们收拾了吧。“婆子就垂头应是。

    析秋就带着司杏和雁和两个婆子出了梅林又上了鹅卵石的小径,走到刚刚的岔路口上了通往凌波官的小径,又拐了弯进来走了几步进了桦树的丛中,里面果然有个亭子,站在亭子上可将下面的凌波馆尽收眼底,此时湖水泛着白色,湖面上波光粼粼,和凌波馆这个名字很是相符。

    亭子的四周果然如萧延筝所说挂着深青色的棉布帘子,里面还没有升火盆,司杏就回头吩咐两个婆子:”劳烦两位妈妈烧个火盆来吧!“两个人蹲应是,就出了亭子上了小径。

    析秋让司杏和雁也坐进来,隔着帘子果然比在梅林要舒服许多,雁就蹲在地上去给析秋揉膝盖,将自己的手心搓隔着衣裳按上去,析秋按着她的手道:”不用,也不大疼的,你们也不用这样紧张。“雁自那次事之后,沉默了许多,析秋想和她说说话,可却没寻着机会,她拉着雁的手问道:”你可是心里有事?“

    雁很坚定的摇了摇头,回道:”奴婢心里没事。“析秋叹了口气:”你跟我几年了,你若有事就不说话,站在那里就常常发呆,你这几可都是这样的。“”小姐……“雁就摸着析秋的膝盖,垂着眼睛道:”奴婢只是……只是有些怨,也没有别的。“

    析秋挑眉问道:”怨什么?“雁想到大老爷,想到佟析砚,想到很多人,最后又摇了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怨谁,反正每次见您走路时难受的样子,心里就难受的紧,恨不得代您去疼,恨不得找个人骂一顿,可是奴婢又不知道去骂谁……“谁也不能骂,谁都比她们尊贵!

    雁说着,司杏的绪也跟着低落起来。

    析秋就拉了雁的手,又看着司杏道:”傻丫头!人是群居的,活在世上又怎么能孑然一全然**,总有这样那样的撇不清,总有这样那样的利益牵扯,你若想过的好,不是去怨别人,而是要让自己更强大,只有你强大了,再有同类的事发生,便是你扯不清,旁的人也会让你干干净净,没有人敢追究你的责任!“

    雁似懂非懂,只听到析秋所说的强大自己,她红着眼睛点点头,正要说话析秋却将手指放在唇边:”嘘!“她说完,司杏和雁立刻噤了声,亭子里立刻安静下来,外面风吹起桦树发出沙沙的声音清晰的传进来,在那声音中还掺杂了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雁压着声音道:”是不是二小姐回来了?“析秋摇了摇头,若是萧延筝回来脚步不该只有这样单调才是,她带着四五个丫头婆子,又是女子走动,必然是环佩叮当响动很大。”二爷!“一个女子的说话声传了进来,析秋听着有些耳熟,只不过对方因为太过紧张,声音颤抖着她听不清晰。”什么事?“萧延亦的清润的声音,此刻听着没有平里的亲和笑意,夹杂着拒人千里的疏离。

    析秋几乎肯定,自己今天的运气的很背,这是听到了不该听的事了,只是满后院那么大的地方,怎么偏偏在这里碰见了。

    念头闪过,那女子正说道:”二爷,我有话想和您说,那边有个亭子,我们进去坐坐行不行,我保证,只说几句话就走……毕竟这里人来人往,被人看见了总是不好!“

    外面沉默了半晌,萧延亦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来:”藤小姐,你若是有事便去和五夫人说,或是去找二夫人也可,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析秋一惊,终于想起来说话的女子是谁,竟然是五夫人的妹妹,秋娘!”二爷!“有衣袂摩擦声传来,想必是拉住了萧延亦的衣服:”二爷您别误会……我只是,只是想将这个送给您。“说着悉悉索索拿了东西出去。

    萧延亦又是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多谢滕小姐好意,萧某近事务繁多,对此顽石也失去兴趣,藤小姐还是收回去吧。“说完甩开自己的袖子,传来脚步移动的声音:”藤小姐请回!“

    秋娘好像哭了起来,萧延亦又停了脚步,声音比方才略温和了些:”藤小姐是客,对府里不熟悉,还是不要乱走的好。“说完传来了脚步声。

    这时帘子外面传来萧延筝的声音:”析秋!“萧延筝应该是换好了衣衫回来了。

    析秋哀叹一声,支着额头坐在亭子里铺着毡毯的石墩上,司杏和雁也是脸色一变,本来她们可以等二爷和藤小姐离开再出去,这样他们也不会发现他们在里面,这样萧二小姐一出声,小姐就是不出去也不成了。

    析秋尴尬的笑了笑!”二哥?藤小姐?你们怎么在这里?“萧延亦诧异的看着萧延亦和藤秋娘,满脸的疑惑。

    秋娘迅速将手里捏着的石头塞进了袖子里,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回头去看萧延筝,萧延筝目光狐疑的落在她脸上,又去看萧延亦,萧延亦满脸淡然的样子回萧延筝道:”我去大哥的书房取些东西,你怎么在这里?“

    萧延筝仿佛明白了什么,收回了放在藤秋娘上的目光,走到萧延亦边笑着道:”我和析秋在梅林赏梅,后来我出了汗就回去换衣裳,让析秋在亭子等我呢。“又指着自己带来的棋盘:”二哥有没有空,我们好久没有下棋了。“

    萧延亦没有去看棋盘,目光却看向桦树丛中的亭子,挑着眉问道:”六妹妹在里面?“”是啊,林子风大,我让她在这里的等我的。“萧延筝无所觉的答道,又对着亭子喊道:”析秋!“

    藤秋娘此刻的脸色,已经由红变成了黑紫色,她紧紧捏着手指顺着目光看向亭子,暗暗祈祷析秋不在里面。

    析秋叹了口气,她知道以萧延筝的格,若是她再不出去,指不定就会让人进来找,她摇了摇头,又不是她做了不能见人的事,怎么反倒她成了躲着的那个人了。

    想着,她就看向司杏:”出去吧!“司杏就硬着头皮掀开帘子。

    萧延亦看见析秋果然从里面走出来,目光微微一闪,析秋从容的朝他们走来,朝萧延亦屈膝福了福:”大姐夫。“又和藤秋娘见了礼:”藤小姐!“

    藤秋娘此刻看析秋的眼神,已经不是单纯的尴尬,她窘迫垂了脸手足无措的回了析秋的礼,语无伦次的道:”我……我出来有半刻了,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等别人回话,就一个人匆匆往回走。

    析秋暗暗挑眉,也垂着头不去看萧延亦,萧延筝倒是纳闷了,看了看析秋又去看萧延亦,直觉的气氛有些怪。

    萧延亦见平里从容淡然的六妹妹,此刻竟有些无措的尴尬的举止,眼底就晕出丝笑意来,一整夜的劳累和郁闷也消散了不少,他知道若是自己一直待下去,析秋定会一直垂着脸,他笑着对两人道:”你们玩吧,记得别吹了风。“又对萧延筝道:”六妹妹腿不好,你可不能由着子累着她。“

    萧延筝很认真的点点头,回道:”我知道了,二哥去忙吧!“

    萧延亦就朝析秋点了点头,转了下了台阶去湖中的凌波馆里。

    萧延筝则满是不屑的撇撇嘴,对析秋道:”五嫂整里将疼秋娘夸的仙女似得,到处托了人去说媒,没想到疼秋娘却是这样的……“竟打起二哥的主意来!她失了兴致,就拉着析秋的手道:”咱们也别在这里待着了,去我哪里吧!“

    析秋求之不得,她巴不得立刻离开这里才好!

    两人就携了手原路返回园子里,又去了萧延筝的房里。

    析秋坐在炕上,心里憋着的气终于舒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藤秋娘到底在想什么?她娘家在通州也颇有名气,听说前朝时还出过一位阁老,如今家里也有人在朝为官,虽不是高门可也是书香门第,这样的人家嫡出的女儿无论如何也不会送去给人做妾,她放着嫡妻不做,却来和萧延亦纠缠,难道她想留在侯府里,给萧延亦做妾不成?

    萧延筝靠在蜜色的碎花的迎枕上,闭着眼睛叹了口气:”五嫂那样要面子的人,恐怕要丢大脸了。“二嫂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么多年她没有子嗣,虽然很大度的要给二哥纳妾,可但凡二哥多看一眼的丫鬟或者良家女子,过几天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出来,不是得了病就是逃走了,再不然就莫名其妙的的犯了错,被她罚了,她还记得前几年,她边陪嫁来的丫头,叫什么她不记得了,只知道长的颇有几分姿色,二嫂说要开了脸做通房,当晚还亲自将二哥送去那丫鬟的房里,可还没等灯吹灭,二嫂就上吐下泻的病了,二哥本也没有这意思,索就回来陪着二嫂,可这事却没有完,那丫头过两天也开始上吐下泻,没几就去了。

    二嫂说是她不好,那丫头后的伺候她,怕是过了病气。

    她暗暗笑了起来,怎么她自己没事,那体强壮的丫头反而死了!

    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罢了,谁又不知道呢!

    析秋笑着回道:”藤小姐毕竟是闺秀千金,也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过后会想明白的。“萧延亦这样的男子,温润清隽,对人又和绚亲和,对一般的少女确实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譬如藤秋娘,譬如佟析玉!

    她想了想也摇头摇头,目光又落在靠在炕边的窗台上,不期然的看到那块刻着‘别有洞天’四个字的雨花石,她忽然心里突的一跳,想到自己曾在普济寺里得到那块石头,那上面的字体和这四个字如出一辙,她脸色微微一变,指着那石头问道:”这石头上的字是谁刻的?“”

    ------题外话------

    我努力,努力,干巴爹!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