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暂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小姐,四小姐为什么让您陪着?”雁将析秋的冬衣一件一件叠好,再归置到箱笼里,又将一些常用的放进去,不过住个十几天,却前前后后带了六七个箱笼,析秋看着暗暗摇头,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些内宅妇人宁愿待在家中,也不愿随意的出门走动,这单单她一人都这么多东西,还不去看司杏和雁的,只怕佟析砚的东西只会更多。

    “她心里闷,去大姐姐家里虽是能散心,可能和她说话的人却没有……她可能想和我说说话吧。”她了解佟析砚,若是平常在她知道自己腿伤未恢复的况下,不会硬要求带着自己,既然开了这口想必她定是有事想要和自己商量。

    她暗暗叹了口气,若非佟析砚开口,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去侯府的。

    雁和司杏又细细将归置的箱笼拿笔记着,又在外面贴上纸签,这才算是收拾完了,两人站在桌边喝了口茶,司杏笑道:“也不知道车什么时候到。”

    析秋也从炕上起来,展开手由雁服侍穿了衣裳,又转过对她道:“姨娘和七弟那边你可说过了?”雁点头回道:“七少爷说了,只是姨娘很担心您的腿,交代了些话,旁的也没有了。”

    析秋点头便坐在椅子上去摸膝盖,雁就在她面前蹲下来,替她去揉膝盖:“是不是又疼了?奴婢再给您敷一次吧!”

    “不用。”析秋笑道:“这样的病一两年也不会有起色,单纯敷解决不了问题的。”她看到雁脸色黯了黯,就拉着她起来道:“去前面看看,大姐姐的马车可来了。”

    雁没有说话,就点了出了门。

    宋妈妈和雁擦而过,一个停在门内一个停在门外,宋妈妈道:“姑娘这是去哪里?”

    雁就指了指前院:“去看看四小姐那边可有帮忙的。”宋妈妈摆手笑道:“我刚从那边过来,四小姐的东西昨儿就收拾好了,大姑来接两位小姐的车也到了,大太太就是让奴婢回来告诉小姐的,让我们将东西搬到二门去装车。”

    我们?析秋眉梢微微一挑,雁也觉察话里的意思,问道:“妈妈也去?”她们计划是让宋妈妈守院门的,她们三个去侯府。

    “可不是,太太特意嘱咐的。”她笑看着析秋:“说是只带两个丫头,未免少了些,侯府不比家里,总要事事考虑周到些才行。”

    是怕去侯府让人觉得小姐没有贴的妈妈,大太太面子上不好看吧!

    析秋笑着点头:“有妈妈在确实方便些,那就有劳妈妈了。”宋妈妈客气的笑着:“六小姐客气了,奴婢虽年纪长些,可终归还是您的奴婢,您有事尽管使唤。”

    析秋笑着没有答话,让雁和司杏找来粗使婆子将箱笼抬去二门,她自己则去了智荟苑。

    大太太的目光就落在她腿上,眉头略蹙了蹙,语气却是温和的:“你虽是妹妹,可在我眼里你却比四丫头稳重许多,你们两个去侯府你事事要替她想着才好,可不能出了乱子,惹人笑话。”

    “是!”析秋低头应了,大太太又道:“去了也不要满院子的乱跑。”说着一顿:“五夫人和二小姐那边也走动的少些,没事就去陪你大姐姐说说话,你们终归是一家人!”

    大太太说着,视线就忍不住落在析秋的上,她今天穿了一件芙蓉色的褙子,里头一件石榴红的夹袄,下面是澹澹色的挑线裙子,亭亭玉立站在大太太面前,清瘦的面容上双颊有着淡淡的红晕,双眸明亮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处处细致均匀,有几分夏姨娘的温婉,却又不同于夏姨娘单纯的柔弱,仿佛有些不一样,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她一时却说不上来,只是忽然间她发现,六丫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出落的这般绝色了。

    她又想到佟析砚,入冬才做的衣裳如今上大了一圈,面黄肌瘦的,全没有平里的半分风采,大太太目光一敛眼睛便冷了冷,挥手道:“天气冷,你先到车上去吧,你四姐姐等软轿来了,就让人抬过去。”

    析秋微笑着点头:“是!”代荷已经掀开门帘子,析秋就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出了门,带着司杏和雁去二门,甬道上积雪被铲扫的很干净,可依旧有些湿滑,雁和司杏就一人一边扶着析秋生怕她摔倒。

    析秋就笑着打趣自己:“如今我倒也成了柔弱小姐了。”司杏掩面笑道,笑容却有些苦涩:“小姐从来都是小姐的!”

    到了二门,宋妈妈带着几个婆子已经将几个箱笼搬上了车,析秋就看向前面的两辆车,果然如她所料佟析砚带的东西比她多出了一倍,两个人出门前前后后竟用了五辆车。

    有侯府的赶车婆子笑着过来打招呼,朝析秋蹲行了礼:“六小姐,四小姐还没来,奴婢扶您上车坐着歇会儿吧,车里放着炭炉,您也暖和些!”

    析秋微笑着点头:“有劳妈妈了。”就回头看了司杏一眼,司杏就和那婆子一人一边扶着析秋上车,等析秋上了车司杏拿出个荷包打赏了婆子,笑着道:“天寒地冻,妈妈拿去买酒喝。”

    婆子不收,笑着道:“奴婢是奉命办差,哪能要小姐的赏钱。”司杏将荷包塞在她手里:“妈妈可就见外了。”

    婆子就笑着收下了,又在手里掂了掂,脸上挂着的笑容越发的和气。

    车和上次侯府派来的车一样,析秋靠在左边坐了下来,一会儿佟析砚由婆子抬着过来,她穿着厚厚的夹袄,虽然打扮的很得体,可脸色却依旧很差,看到析秋佟析砚眼睛里立刻氤氲着泪水,等放下车帘她便伏在析秋的肩头哭了起来……

    “快别哭了!”析秋拍着她:“你现在子虚,可不起折腾了。”这里里外外都是婆子丫鬟的,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听见了还不知道会传了什么话出去。

    佟析砚擦了眼泪,抬手去摸析秋的膝盖:“我都听说了,都怪我太鲁莽了……是不是很痛?”

    析秋微微笑着,看着她道:“不过是些小伤,到是你把我吓了一跳,竟做出这样的事来。”她目光落在佟析砚脖颈处一道紫色的瘀痕,虽已经有些消褪,可依旧能清晰的看见,佟析砚就拉着她的手,语气有些急切:“六妹妹,他没有死,我亲耳听房妈妈说的。”

    析秋一怔:“真的?”

    佟析砚点头不迭:“房妈妈说他没有死,我又偷偷问表哥了,他起先不愿告诉我,后来碍不住我左右相,他就说了,他说蒋府确实死了人,但却不是蒋公子,而是他的父亲,蒋公子在昨天就醒了,他因为腹部受了刀伤现在还不能动,但已经能开口说话了。”她紧紧握着析秋的手:“我一定要想办法见一见他!”

    析秋笑看着她,没有接她的话,想见一面?谈何容易!

    莫说蒋公子如今有伤在活动不便,纵是他能出来他们又从哪里能找到机会见面!

    佟析砚靠在厚厚的软垫上,忽然神又黯淡下来,她转头去看析秋叹气道:“心竹……心梅,还有端妈妈……都不在了,再也没有人帮我……”说着又哭了起来:“是我害了她们。”

    她想到那天院子里雪白的地面上,那一块一块刺目的殷红,这些天无时无刻不灼着她的心,痛的无以复加,她不过想要一份投意合的意,为什么就这么难!

    “都过去了。”析秋忽然觉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言语表达已经显得很干涩,车里就陷入长长的沉默,幸好车外宋妈妈隔着帘子的说话声传了进来:“小姐,启程了。”

    析秋淡淡回了句:“知道了。”马车就嘚嘚的动了起来,车轮压过地面发出吱吱声,令安静的车厢里至少不再死寂,过了许久佟析砚开口道:“六妹妹,你是不是也在怪我,觉得我不该偷偷跑出去,不该这样做。”

    “啊?”析秋转头去看她,笑道:“都已经过去了,就连心竹都说,只要你过的好,她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所以,你也不要时时挂在心里了,只要自己不后悔,那都是值得的。”

    “我后悔!”佟析砚掩面而泣:“我后悔没安排好她们,我后悔没有想清楚后果,我后悔因为我让你们都受了连累……我后悔死了……”说着她一顿又道:“可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心里眼里都是他,就想知道他怎么样,伤势重不重,不去看一看我真的不放心!”

    “嗯!既然如此就别想了,只是你和蒋公子之间的事,我希望你仔细思量思量,大太太心里还是疼你的,若想让她同意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再不能用这样过激的方法了。”

    佟析砚就点点头,没有说话。

    马车从上次经过的路进了侯府,在二门又换了青帏小油车,驶进了花园里,等穿过抄手游廊析秋远远的就看到萧延筝笑盈盈的站在台阶上等她。

    “六妹妹!”萧延筝迎了过来,拉住析秋的又朝佟析砚笑道:“四小姐。”转了头又和析秋说话:“半年不见,你又长高许多,瞧着都快比我高了。”

    析秋笑着道:“哪会比你高。”到是萧延筝,及笄后仿佛花朵渐渐绽开,眉宇间多了几分妩媚。

    佟析砚朝萧延筝行了礼,萧延筝看着佟析砚道:“听说你病了,如今病可好些了?我怎么瞧着你比上次来瘦了许多?!可请了太医,怎么说的?”

    “好多了。”佟析砚回道:“倒也没多大的事,只是要静养着。”

    萧延筝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手拉着析秋一边对佟析砚道:“那赶紧进去歇会儿,娘和二嫂正在里面等着呢。”

    佟析砚点点头,三个人就带着丫头婆子进了正院。

    这次并未进左手边的隔间,而是随着萧延筝进了右手边卧室前的暖阁里,太夫人正端坐在炕上,佟析华坐在她的左手边,宣宁侯夫人则在右手边,五夫人坐在下首的椅子上,析秋和佟析砚并肩走进去,恭恭敬敬给太夫人行了礼,又和侯夫人和佟析华见了礼,转朝五夫人道:“五夫人!”

    五夫人笑眯眯的拉着佟析砚的手,眼睛闪着精光上下打量着佟析砚,笑着道:“几个月不见,两位亲家小姐可是出落的越发标志了。”说完又回头去看太夫人:“娘,您快瞧瞧,我如今这样和两位亲家小姐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

    太夫人笑着看她:“你便是不怀孕,也不及人家一半。”又转了脸去看析秋和佟析砚:“一路累了吧,都坐下说话。”

    析秋和佟析砚笑着在五夫人的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佟析华笑道:“也不过几步的路,哪里就累了,我怎么瞧着娘有些偏心了。”她说着就挽着太夫人的胳膊,语气非常亲昵。

    析秋暗暗挑眉,她觉得佟析华好像和五夫人之间,仿佛气氛有些不对,念头闪过果然就见五夫人眼里尽是满眼的讽刺。

    太夫人好像对她们之间的暗潮汹涌丝毫未查,笑着去问佟析华:“住的地方可收拾好了?”

    佟析华回道:“安排好了,就在我院子的后面,离我房里也近,来回也方便!”太夫人就原来如此的点点头,忽然又道:“我记得那里靠着离景阁吧?虽说里面不住人,可总是不妥的,你哪里若是安排不开,不如让两位小姐住在我这里罢了,离着延筝也近,彼此年龄相仿也能做个伴!”

    离景阁是四爷八岁前住的院子,几个少爷的院子都是相邻不远,后来成年后一个个搬到外院去住,后来二爷成亲后就搬到现在的院子里,而四爷一直住在外面,离景阁就一直空置着,佟析华曾动过心思将那院子的墙拆了匡到自己院子里来,可太夫人委婉的拒绝了。

    如今析秋和佟析砚住进去的后院,就是和后来佟析华扩建的,和离景阁只有一墙一夹道隔着。

    佟析华目光一闪,笑着道:“这怎么好意思,是儿媳邀她们来的,怎么能做甩手展柜……就住我那里吧,平时丫头婆子伺候着,也不会有事!再说,眼见也要过年了,年前她们也是要回去的,也住不了多久,也不用讲究什么!”

    “哪有赶客的!”太夫人笑着瞪了眼佟析华:“纵然是妹妹也不能这样说话。”她又看向析秋和佟析砚:“两位亲家小姐可别往心里去,她这嘴最是会得罪人的了。”

    明着是在斥责,暗的却是在维护,佟析砚很高兴太夫人和佟析华这样亲近,她们这样就表明佟析华如今在侯府过的很好,她微微笑着,析秋却掩面和太夫人道:“有您在,便是姐姐赶我们走,我们也不走的!”

    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太夫人更是看着析秋,显得很喜欢:“我还道亲家小姐内向,却没成想也是个有趣的。”

    佟析华诧异的看了眼析秋,仔细去打量她,就见析秋面露微笑,大大的眼睛明亮清澈,不过才十二岁的年纪,举手投足间婉约风,相貌也是初见清丽秀雅,她再去看旁边精神不佳的佟析砚,穿着湖绿色的夹袄外头是一件烟霞色双金撒花褙子,本应明艳照人的她此刻去和析秋一比,顿时如明珠失了光彩……她笑站了起来,对太夫人道:“娘,我先带他们回去吧,等她们收拾好了,再来给您请安。”

    析秋就和佟析砚一起站了起来,太夫人笑着点头道:“晚上过来吃饭!”析秋和佟析砚双双蹲行了礼:“是!”又转去和宣宁侯夫人和五夫人道别,五夫人道:“明儿去我那里坐坐,我家秋娘也有人作伴了。”宣宁侯夫人则依旧是淡淡的,略点了点头,析秋和佟析砚应了就跟着佟析华出了门。

    佟析华由秋萍秋露扶着,前后簇拥的丫头婆子,析秋则带着司杏,雁和宋妈妈,佟析砚那边则是大太太边的代绢,代菊并着钱妈妈,一行人呼啦啦出了院子,不如上次来时院子里绿意盎然,地上零落的散着枯黄的叶子,在青石板的甬道两边,颇有古风雅韵,虽也别有风致可析秋总觉得颇有些萧条之感。

    进了院子,佟析华陪着她们穿过前面的正院,过了穿堂便看到一间四合院,约莫七八间房间,左边是三间的耳房,右边则是两间抱厦,院子中间有个花圃,只是此刻里面却只有孤零零的几株花茎,和萧延筝的院子格局相似,佟析华就指着正房的门道:“先进去瞧瞧可喜欢。”

    析秋就跟在佟析砚边进了正房,正面的墙上也是挂着一幅画,画下面则是长长的黄花梨的供案,上面摆着供果以及梅瓶花瓢,一张八仙过海的添红漆的八仙桌,左右各摆了四张雪踏梅花的红漆帽椅。

    佟析华在正位上坐下来,就笑着对析秋和佟析砚道:“两边房间特意让人收拾过了,你们去瞧瞧喜欢哪间,然后让人收拾了箱笼,先住下来,我们晚上再好好说说话。”

    佟析砚就点点头去看析秋:“六妹妹选吧。”析秋也笑着回道:“还是四姐姐先挑。”

    两人一番推让,却没有一个人先去挑房间,佟析华就笑站了起来,指着左边那间道:“六妹妹住左边,这边靠着墙也隔着风暖和些!”

    析秋点头,司杏却是皱了皱眉,东面种了几颗大树若是夏天倒是凉,冬天的话就闲的清冷了些,她心里暗暗腹诽析秋已转了对她道:“你带着雁去把箱笼搬进来罢!”

    司杏和雁就和侯府内的婆子去搬箱笼,宋妈妈留在析秋边。

    佟析华走了一道的路,此刻也累的很,她撑着腰由林妈妈扶着站起来:“你们先收拾着,缺什么就和林妈妈说,稍后午饭到我那边去吃,我先去歇一会儿!”

    “姐姐慢走。”析秋和佟析砚目送佟析华离开,佟析砚就扶着析秋进自己右边的房间,许是换了新环境,佟析砚眉宇间少了些郁色,她道:“你瞧出来没有,五夫人好像在处处针对大姐姐。”

    有关佟析华,析秋不好议论什么,只能问道:“怎么说?”

    佟析砚就歪着头去想,沉吟了片刻道:“我也说不上来,就觉得五夫人怪怪的,对了……我们上次来给太夫人拜寿时,五夫人就有些不同了,她和母亲说话时,都少了些尊敬。”

    析秋也想到五夫人在拜寿时的绵里藏针,后来有了钱夫人和周公子的事,她终于弄明白五夫人当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态度,怕是看中周家那位公子的,不只大太太一人,就连五夫人也有了心,所以才留了娘家的妹妹住在府里!

    她最后所说的秋娘,是不是就是这位妹妹呢?!

    佟析砚却似轻松了不少,对析秋道:“待会儿我陪你出去逛逛,侯府的后花园里有间暖房,此时应该仍旧是花团锦簇,这样的时节看看话人也能轻松些。”她说完一顿又想到析秋的的腿:“我忘了你的腿伤了。”脸色又黯淡下来。

    析秋却笑道:“即便我腿无事,你又敢进花房?”两人说着皆是笑了起来,一连数的压在心里的霾也消散了几许,佟析砚叹了口气道:“不知道蒋公子怎么样了!”

    析秋正要说话,房外司杏几人去搬箱笼的已经回来了,析秋就站了起来对佟析砚道:“我去瞧瞧。”说着就掀了帘子出来,正看到司杏和雁两人指挥着几个小厮将箱笼抬进来,析秋微微一愣。

    司杏看见析秋就笑着走过来道:“我们两个人去,也不知道求大姑派几个婆子跟着,又搬不动东西正发愁呢,正巧大姑爷来了,指了几个小厮帮我们搬进来的。”

    析秋点点头,看着东西都摆好了,就对后的宋妈妈道:“妈妈送送。”宋妈妈就笑着就去给几位小厮道谢,几个人垂着脸连说不敢,又低着头由宋妈妈送出了院子。

    析秋就带着司杏和雁去收拾箱笼。

    到了中午,佟析华边的秋露就来请析秋和佟析砚:“二夫人请两位小姐过去用午饭!”

    析秋和佟析砚就换了衣裳,由秋露陪着去了前面院子。

    ------题外话------

    今儿心很烦躁~请许哥哥偷懒一次~明天继续万更!群啵!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