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喜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姐姐,父亲夸我了……”佟敏之小脸红扑扑的,高兴的抓着析秋的袖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析秋,他此刻的开心:“父亲说让我好好读书,考取功名,若是书中有不懂的地方,就给他写信!姐姐,您给父亲写过信么,从京城到永州要多少天的路程?”

    大老爷还没走,他就想着写信的事了,析秋失笑摸着他的头道:“姐姐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去查一查地理志,看一看走水路大约需要多久的时间。”她顿了顿又道:“父亲让你好好读书,你一定要听话,不可以再顽皮了,知道吗。”

    “我知道!”佟敏之扬着小脸决心满满的道:“我再也不会胡思乱想做傻事了,我要好好读书考取功名,像父亲和大哥哥一样中进士点庶吉士……”佟氏一门三位庶吉士,若是他他也点了庶吉士,那该是多大的荣耀,想一想他都觉得血沸腾。

    析秋也鼓励的点点头:“好,姐姐等着这一天!”佟敏之就抱着大老爷送的一文房四宝,一蹦一跳的回了外院。

    司榴站在一边,擦着眼泪语气激动的道:“七少爷好久没有这样高兴了。”

    析秋欣慰的笑笑,至少她的努力已经有成效了!

    等佟敏之离开大老爷的书房,析秋也从门口的暗影中走了出来,刚一出来,大老爷便负手也出了门,看到析秋依旧还在院外,露出略微诧异的表,挑着眉头问道:“怎么还没回去?可是有什么事?”

    析秋侧行了礼:“刚刚瞧见七弟又拐了进去……不放心,所以就在这里等他。”她看着大老爷明知故问的道:“七弟他……没有胡闹吧?!”

    他是怕佟敏之太过顽皮,引起自己的不满吧?!

    大老爷有些无奈的看着析秋,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轻轻摇了摇头,算是否认了。

    析秋微微一笑:“那就好,他平很乖巧,可有时也难免调皮,若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还望父亲不要介怀。”大老爷负手而立,态度威严中微露慈,郑重的点头道:“好!”

    析秋目光就朝小道上看了一眼,就听见小道上悉悉索索传来了脚步声,她目光一闪,又道:“父亲明几时启程?”

    “卯时。有同僚随行,约在城门处相见。”

    这是在向她解释?析秋暗暗挑眉,这时小道上的脚步越来越近,人影也已经出现在她视线之中,她就笑着朝来人侧福了半礼,道:“来总管。”

    大老爷目光一顿,也朝来旺看去:“这么晚,可是有事?”

    来旺就在两人面前停下,先向大老爷行了礼,又还了析秋的礼,就垂着手立在一边回道:“小的有事想求老爷的恩典,所以趁着没落锁前赶了过来!”

    大老爷微微点头,又朝析秋看去,析秋就很识趣的道:“那女儿先回去了。父亲也早些歇着。”说着要带司榴离开。

    来总管就看了眼司榴,突然在大老爷面前跪了下来:“老爷,小的请老爷为小的做主。”析秋就很自然的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来旺。

    大老爷微微一挑眉:“起来说。”来旺就顺势站了起来,大老爷又问道:“什么事说吧,何必如此郑重?”竟是当着六小姐的面。

    “老爷可记得福贵?他过了年十六了。”来旺语有感叹,似有无奈!

    “十六了?”大老爷惊诧的叹了口气,又原来如此的点点头:“也该这么大了,我记得他只比慎之小了两岁而已。”他目光悠远的看着浓黑的夜色中,又似想到什么去问来旺:“可成亲了?”

    来旺就看了眼析秋,垂着头:“还没有。所以小的就斗胆,想趁着您在家,求您给个恩典,给福贵指门亲事,也能让他托老爷的福,一生和和美美,顺遂安康。”来旺说完,目光就很直接的落在司榴上。

    大老爷是何等聪明的人,况且,他们主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更像手足,对对方非常了解,他就目露兴味的也去看司榴,口中却道:“让我给福贵指门婚事?这倒是高兴的事,只是我不常在府里,这人选却是不好定!”他略一沉吟,忽然朝析秋看去,就见析秋正坦然的看着他,丝毫没有躲躲闪闪,他心里刚刚生的一丝怀疑,也变成了疑惑。

    难道不是六丫头和来旺事先约好了?怎么瞧着她毫不知一样。

    大老爷想着,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六丫头不过才十二岁,哪里来的这样的心机,怕是来旺算计着时机,早候着的。

    这么一小片刻的功夫,来旺原本的笃定又变的不确定了,他飞快的道:“只要老爷点的,都是福贵的福气。”

    大老爷心里释怀,瞧着来旺难得露出紧张的样子,就微微笑着道:“即是这样……”他话语一顿,就去看司榴……

    司榴的心砰砰跳着,她紧张的抓住司杏的手,忽然明白六小姐明明和七少爷说完了话,还留着不走的原因了,原来……她是在等来总管。

    原来,是为了她的婚事。

    大老爷的视线就在司杏,司榴脸上略扫过,就忽然抬手指着司榴道:“这丫头我瞧着不错,眼睛很大倒是很机灵。”他又看着来旺道:“倒有点像你们家的人。你可满意她做你的儿媳?”

    来旺就长长的松了口气。他笑道:“老爷看人一向准,小的自是听老爷的。”

    大老爷就笑着道:“我说了可不行,你得问问六小姐才行。”析秋目光一闪,回抓了司榴的手,面露不舍:“恕我直言,司榴是我房里的大丫头,我还想留她两年……”又去看大老爷:“父亲,女儿可以拒绝吗?”

    大老爷就满脸的诧异,他没有料到析秋会拒绝,就连来旺也没料到析秋会这么说,司杏司榴僵着的子更是双双一怔,不明白析秋为什么突然去拒绝来总管。

    “自是可以!不过福贵在府里可是一等一的,又是来旺的嫡长子,这门亲事我前几听大太太也是提过的……六丫头不要考虑考虑?”

    看来大老爷今的兴致真的很好,这便是说媒了!

    来旺也着急,朝析秋叉着手:“六小姐,福贵是老实忠厚的,绝不会亏待了司榴姑娘,还请六小姐同意了这门亲事,小的一定备了丰厚的聘礼,让司榴姑娘风风光光的嫁到我们家。”

    析秋就显得的很犹豫的样子,垂着头仿佛在权衡思考,过了小片刻,她才不大愿的抬起头来,勉强点头道:“那行,有父亲做媒,又有来总管保证,我若是再拒绝就显得不近人了。”

    来总管就抹了把汗,大老爷却看着析秋慎重的样子唇角露出微笑,表愉悦:“即是答应了,这婚事也别拖了,我看就定个子吧,今儿是四月二十八,不如就五月初十吧,十二天足够来旺准备婚房了。”

    这一次,连析秋也惊讶了,她没想过这么早嫁了司榴,只要婚事定了就行,她正要开口去反对,来旺却点头不迭:“婚房小的年前就备好了,就等儿媳妇进门了。”

    大老爷看着析秋吃了一个闷亏,却无法辩驳憨憨的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

    析秋就回头看着司榴,满脸的无奈之色,司榴早已经手足无措的由司杏扶着站着了,若不然定是要腿软的坐在地上。

    她惦记了这么久的婚事,就这么不期然的定了,不过十来天的时间,她就要嫁了……

    她无法从这个消息中走出来。

    “还不快谢谢大老爷,见过来总管”司榴一听析秋的话,立刻僵着子走了出来,对大老爷磕了头:“奴婢谢谢老爷。”又起朝来旺行了礼:“来总管。”

    来旺提着许久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等析秋带着两个丫鬟离开,大老爷就和来旺进了书房,刚一进去来旺就跪在地上:“老爷,小的家里的其实早就看中了司榴姑娘,只是一直不敢和大太太开这个口,也旁人议论,说小的仗着老爷的势,在府里作威作福!”他顿了顿又去看大老爷:“眼瞧着老爷要走了,小的就急急忙忙赶了过来,没想到竟是六小姐也在,小的一想这也是天意,就向您请了这个恩典!”

    大老爷就微笑看着他:“别动不动就跪,起来吧!”大老爷走到书桌后面坐下来:“你的心思我怎么会看不不出来,只是这样的事以后还是找大太太的好,内宅的事一向都是她打理,我若一次两次的干涉她的事,也难保她不会记在心里,我不在府里,外院的事你也多个心眼,大太太那里也不用事事都禀了她!”

    来总管站起,就点头道:“小的明白。”大老爷微微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也没什么可帮她们母子的,你们有了这层联系,往后你也能对她们上些心,多加照应些,我也就放心了。”

    来总管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

    “小姐,您是不是和来总管约好了?故意在大老爷面前演这么一出戏的?”雁就笑看着满脸红晕的司榴问道。

    析秋就将手里的《大周地理志》放在桌上,笑着道:“我原想让来总管去求老爷,可府里最近事又多,大老爷又是绪不定,纵是来总管也不敢开这个口,便带话让我想办法,于是我就想到这个法子了。”她停了话,去拉着司榴的手:“我能为你做的太少了,明我让雁取五十两银子给你,你若想买了银面头饰也罢,还是留着压箱底都随你,往后你嫁过去,我不能时时看着你,你就要事事学会自己去思量,不可再义气用事,可知道!”

    “小姐。”司榴跪在析秋的腿边,趴在她的膝盖上,大声哭了起来:“小姐,奴婢虽想嫁福贵,可不想这么早就嫁过去,奴婢是想等小姐出了阁的!小姐,你能不能去和大老爷说说,把婚事再推两年,奴婢舍不得离开小姐。”

    她哭的这么凶,析秋却是笑了起来:“你说的轻松,大老爷本就有些怀疑我和来总管串通好的,我好不容易打消了他的疑虑,让他觉得自己顺手给了来总管一个人,我若去推了婚期,这不是在落大老爷的面子?!”

    司榴一愣,喃喃的道:“那奴婢怎么办?”

    雁就笑着扑过来,拧着她的脸打趣道:“怎么办?嫁呗!”司杏也在一边捂唇直笑:“若不然就让小姐直接回了大老爷,也省的你抱着小姐这么哭一通,到让小姐费力安慰你了。”

    司榴一怔,就收了哭势,竟真的歪着头去想司杏说的可行,析秋拉着她坐在自己边,笑道:“别想了,难得你和福贵都有意,只要你们都有好的归宿,是不是在我边又有什么关系。”

    这话,让司杏和雁也红了眼睛,司杏和司榴一般大,又是同时进的府,她哽咽着道:“小姐把司榴嫁了,我们几个小姐再留几年吧,若是我们都走了,谁来服侍小姐,换了别的人奴婢也不放心。”

    析秋微微笑着没有说话,房里就静默了片刻,雁就觉得这是喜事,大家没必要弄的倒伤感起来,就擦了眼泪去问司榴:“小姐说的话你还没答呢。”司榴一愣:“什么话?”

    雁就用帕子捂住嘴笑道:“五十银子的嫁妆可是我们府里头一份,你倒是说说,你是想压了箱底呢,还是去置办些嫁妆?”虽是都五十两,可怎么个用法却大有不同,两个方法效果也截然不同,五十两若是全置办了嫁妆,风风光光抬了出府,外人瞧着那是脸面,是知秋院的脸面,会道析秋是个好主子,一个丫头的嫁妆竟也这样丰厚。

    可若是压了箱底,外人看不到,面上也就没了这茬,可司榴留在手里,却能当做体己银子!

    司榴刚刚一心只顾着伤心,到忘了这事,就看着析秋:“小姐,房里的钱也就这五十两了,月例还要等到五号,若是要用钱可怎么办……奴婢用不着这么多,您给奴婢二十两办嫁妆就好了。”说着又一本正经的:“来总管不是说聘礼丰厚么,到时候抬出去反正都是风光的,是不是小姐给的也无所谓!”

    “别说了。”析秋按着她的手:“虽说手里没钱,可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四个在我边,无论是谁他嫁出去,我都是这样的嫁妆,纵是在府里是丫鬟,出去了也不能矮了别人一头,这钱你们自己商议到底怎么用,嫁妆上的事我完全不懂,也帮不上忙,若你们拿不准不凡去问问钱妈妈,她年纪大了总归是见识多些。”

    三个人皆是面色一怔,垂了头不说话,小姐的难处她们是最清楚的,五十两银子对于她们来说花了多少时间,绣了多少荷包才攒够,她们更是再清楚不过。

    析秋也暗暗叹了口气,本是喜事,却为了银子倒变成伤心事了。

    “那奴婢就留十两压箱底吧,四十两买嫁妆。反正来总管有钱,我嫁过去总不会少了我月例用的。”雁就摇头去制止司榴:“四十两也太多了,我记得大太太边的紫云姐姐,前几年嫁出去,大太太也不过给了二十两,我们总不能超过大太太房里的去,二十两是几年前的事,你和紫云一样,到也不算越了她去,剩下的钱你就听小姐的,留在上,将来有什么事也能用得上。”她说着顿了顿:“来总管有钱,那是人家的钱,你做媳妇的嫁过去,若是自己有钱,腰板也能直些不是!”

    司榴就信服的点点头,司杏也觉得很有道理:“那明我们列个单子,将该采买的都买了,就这么几,时间紧的很。”

    析秋就指着桌上的笔墨纸砚:“也别等到明了,现在就列吧!”又出去把柳喊进来,四个人在房里关了门悉悉索索忙到亥时,宋妈妈隔着窗户在墙根下面听了许久也没听出什么来,只觉得困惑。

    第二一早,阖府的人忙着去送大老爷,在二门处大太太当先而立正指着婆子丫头将箱笼抬上车,二太太也在一侧帮忙,梅姨娘则脸色暗沉的跟在大太太侧,夏姨娘落在人后但表却很平和,析秋松了口,她真怕夏姨娘虽是拒绝了大老爷,但心里却是难受的,如今看来倒是她多想了。

    大老爷正和二老爷说着话,佟慎之,佟全之,佟敏之三个人则左右围着他,徐天青陪着来总管检查各个箱笼,他看到析秋过来,眼睛先是一亮,随即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来。

    “怎么来的这么迟!”大太太有些不悦的看着几个女儿,目光又从佟析砚的脸上落在许久不曾露面的佟析言上,眉头略皱了皱,便对几人道:“快去和你们父亲告别。”

    佟析言今桃红撒花洋装褙子,鹅黄的挑线裙子,略施粉黛眉眼间比以前清减了不少,锐气也少了些,她笑着领着析秋几人款款走到大老爷跟前,屈膝行了礼,大老爷看见她眉头也几不可见的皱了皱,便没多余的话,反倒是越过她去看其他三个女儿:“在家听母亲的话,多学着料理庶务……”说了几句要仔细,孝顺,乖巧的话。

    佟析言脸色顿时一片灰败,站着体也忍不住晃了晃。

    大老爷好无所觉的,又转了头去和几个儿子各自交代了几句,轮到最小的佟敏之,大老爷就微微一顿,这么多人里唯独他一双眼睛红红的,一见他看过去赶忙胡乱的擦了眼睛,勉强朝他笑着。

    大老爷就微微一笑,还如往常一般,并未显得过份亲

    大太太又带着几位妾室上前和大老爷告别,析秋疑惑的看着她们,歪着头去寻找罗姨娘的影,这样的场合按道理罗姨娘不该不出现才对,这么想着随即目光就是一怔,就见后面的一辆马车边,素锦正笑盈盈的站在外面正和另外几个丫头说着话。

    难道最后定了罗姨娘?

    这么想着,就见那马车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果然罗姨娘俏的面容出现在帘子后面,看到析秋朝她微微一笑,析秋也替她高兴,朝她回了礼,罗姨娘就松了手将帘子放了下来。

    析秋拿眼去看夏姨娘,此刻夏姨娘也正朝她看来,两人相视,夏姨娘对析秋摇了摇头示意她没事,眼里却是有替罗姨娘高兴的神色。

    她忽然明白过来,比起夏姨娘和梅姨娘,在不能有别的选择的前提下,不能孕育子嗣的罗姨娘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无论她如何得宠也不过是一时的,等年老色衰了,一样跳不出大太太的手心。

    大老爷不让人送出城,就在二门就停了就罢,无人敢违他的意,就闹闹的送走他和罗姨娘。

    大家各自都还有事,二老爷要去衙门,佟慎之则是要去馆里,佟敏之,佟全之赶着去学堂,落了徐天青他却不能在内院多留的,大家在二门就散了,二太太和大太太辞了:“再过几是二丫头的忌,年年都是让婆子去庙里添香油钱,今年我想自己去瞧瞧。”说着抹了眼泪:“大嫂也累了一早晨,也回去歇歇。”

    大太太就拉着她的手说着安慰的话,提到二小姐她的表就有些怪,都是一家人二小姐夭折了她也惋惜,可若是二小姐不夭折,又怎么会有佟析华的姻缘,所以说有时候人的命是天注定的,富贵的人便是你不去争,也会锦衣玉食过一生。

    “弟妹也别多想,二小姐仙女一样的孩子,便是去了也是享福的,我们作为长辈不舍总是难免,可也该顾着自己的子才好!”

    二太太就抹了眼睛:“那我先回去了。”说着就带着丫头婆子呼啦啦的上了抄手游廊回了二房。

    大太太就转了去看两位姨娘,笑着道:“你们也跟着我累了一早晨都去歇着吧!”两位姨娘就各有心事的行了礼,带着丫头走了。

    “母亲!”佟析砚不等大太太说话,就笑着上去挽着大太太的手:“我来可是没打算走的,您就赏了我们午饭吧!”大太太就失笑的拍了她的手,眼底里却是喜悦,还是自己的亲生的好,知道大老爷走了她会失落,这才变着法的来闹自己。

    房妈妈也是满脸的笑,有几位小姐在,她也不担心大太太心里难受了。

    “都去吧!”大太太就笑着看着析秋几人:“我也正有话要与你们说。”

    “是!”几个人就屈膝应了,佟析言没有如往常一样凑到大太太跟前,而是默默站在析秋侧,大太太走着的步子就忽然停了下来,去看佟析言:“你就别去了,早些回去绣好了嫁妆才是正事,旁的事也别做了,都是要出嫁的人了。”

    佟析言体僵硬的顿住脚步,不敢置信的去看大太太。

    析秋眉头就略皱了皱,她一直暗暗纳闷,按道理说,一个没了姨娘的庶女,又是她寻觅的高门,若是她疼了了收了庶女的心,将来不一样拿嫡母当亲娘祀奉?!这样的道理大太太必然想的到,只是她却没有这么去做,难道她和大老爷一样,厌恶一个人的时候甚至连和她相关的东西,都不愿瞧见。

    她不相信大太太是这样的人,她这样做唯有一种解释,大太太这是在磨佟析言的子,等磨的她来求大太太,磨的她唯大太太的命是从……

    “是!”佟析言垂了脸匆匆朝大太太行了礼,几个姐妹看也不看,就飞快的上了小径。

    大太太似笑非笑的收回目光:“走吧!”带着析秋几人回了正房。

    甫一进门,析秋便是一愣,正厅的桌子上放了许多食盒,箱笼以及大大小小的包袱,看着并不像行李,她正纳闷着,耳边就听到佟析砚问大太太:“什么东西,怎么都堆在这里了?”

    房妈妈就笑着回道:“是武进伯府送来的过节礼,奴婢正清点着,下午去送了回礼,也顺道把其它几个府的礼送了。”

    武进伯父的过节礼?难道这就是大太太让佟析言回去的原因,析秋挑了挑眉,这边佟析玉就笑着朝房妈妈道:“这么多东西,妈妈辛苦了。”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奉承之意,自彩陶的事之后,大太太对梅姨娘两母女也冷了许多天,佟析玉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讨好大太太。

    房妈妈目光一闪,笑道:“八小姐可不知道,这送过节礼可不辛苦,辛苦的事都有府外的小厮做,我不过是跟着车进府和各位太太行个礼问安,大多数还能得些见面礼打赏之类,大太太派给奴婢的,可是个美差!”

    就见大太太笑着瞪了眼房妈妈:“没了正经!”房妈妈就乐呵呵的朝大太太笑,大太太能一扫这段时间的不快,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几个人前后进了离间,大太太在炕头上坐下,代荷奉了茶又拿了帕子给大太太擦了手,大太太这才拿着杯子啜了口茶,佟析砚已经着急的问道:“母亲说有话和我们说,什么事?”

    大太太目光一转,仿佛改变了主意,就笑着道:“不过想和你们说说话,哪里又有什么事。”她又看着房妈妈道:“这吃午饭还有些时间,去把早上剩的那碟莲子酥拿了来,也让她们垫垫肚子。”算是把这茬话带了过去。

    房妈妈应声而去,析秋暗暗去想大太太原本要和她们说什么,面上已经笑着去和大太太说话:“母亲,女儿有事想和您说。”大太太眉梢一挑,问道:“什么事?”

    析秋就隐去了佟敏之的事,将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最后又笑着道:“大老爷就随手一指,把司榴指给了福贵。”她又垂了头,露出无奈不得不从的表:“还定了五月初十的子……女儿又没经验,心里正乱糟糟的一团。”

    她一说完,佟析玉就面色古怪的看了眼析秋,没想到弄了那么大动静,搭了彩陶一条命的亲事,最后定的竟是六姐姐边的司榴,她不由为彩陶不值,冲进了大老爷房里,为什么不求大老爷把她指给福贵,而是去那样的傻事!

    大太太却是目光一闪,这事已经听说了,果然应了房妈妈的意思,来旺家的早就在府里相好了丫头!

    越过她去求大老爷,到是小看他们一家子了。

    析秋看着大太太表不定,就知道大太太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等的不过是她主动说出来罢了,这样的事怕她对来旺一家也颇有微词,不过倒也不用担心,大太太手再长,可也不能随意定夺了外院总管的差事,况且,来旺又是自小跟在大老爷边感亲厚的。

    纵然心里不舒服,可事是大老爷定的,她总不能驳了大老爷的面子,大太太便笑着做了顺水人:“那丫头也是有福气的,福贵是个好孩子!”又道:“改明儿我让代荷送十两银子过去给她压箱底,也当全了这份主仆之谊吧,至于嫁妆,你若是不懂就让房妈妈过去帮你看看,这小姐出嫁有小姐的规矩,下人出嫁有下人的规矩,当拿捏了才好!”

    析秋就感激的点着头,又走到帘子口对外面道:“司榴还不进去谢谢母亲。”

    司榴就进来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跪在地上她道:“奴婢司榴谢过太太恩典!”大太太就笑着让她起来:“往后你嫁了福贵,就是一家人了,也用不着这样客气!”

    她说不客气,司榴自然不敢听她的话,又磕了三个头,才小心翼翼的退到了门口,却与进来的房妈妈的擦而过。

    房妈妈满脸喜色的小跑着进来,看见大太太就声音拔高了一分,笑道:“太太,您猜谁来了?”她不待大太太说话,就已经迫不及待的道:“是林妈妈。”

    “是她!”大太太也站了起来,指着房妈妈道:“快让她进来。”大太太话音方落,门口的帘子已被人掀开,露出一张妇人的人,析秋回去打量来人,约莫五十岁上下,她见着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妇人一见大太太就走过来跪下来:“奴婢林氏,给太太道福了。”

    大太太亲自把她扶了起来,房妈妈又端了杌子来,林妈妈不肯坐就满脸喜气的和大太太道:“太太,真是天大的喜事啊,大小姐她……有孕了。”她没有改口,依旧和房妈妈几个人老人一样,喊佟析华喊大小姐。

    “啊!”大太太捧着茶盅的手激动的颤了颤:“果……果然有孕了?”

    析秋暗暗错愕,还真的怀孕了?

    佟析砚也上去拉着林妈妈的胳膊,雀跃的问道:“大姐姐真的怀孕了?”

    林妈妈握着佟析砚的手,点头不迭:“太医一早上来把的脉,说是才一个多月,尚浅了些还不十分肯定,等再过半个月再来确诊。”她说着顿了顿,语气里满是肯定:“刘太医可是太医院里最擅产科的,他说有那便肯定是有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太太口中念念有词,作揖不断,又对林妈妈点头道:“太医在宫里小心翼翼惯了的,就算心里有九分的把握,他们也不敢说十分,总是留些退路才好的。总之我儿有了子嗣,这往后的子便会越过越好了。”

    “正是太太说的这个理!”林妈妈就猛点头,又去看房妈妈:“前几妈妈去,忽然让小姐找个大夫瞧瞧,奴婢心里就直打鼓,也不知什么事儿,如今才明白过来,妈妈原来是存了这个心思。”

    房妈妈就笑着回道:“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是得了大太太的吩咐才去的,如今确定了子,真是千福万福的事。”

    “可不是。”林妈妈笑道:“大姑爷听到消息就从衙门赶回来了,太夫人亲自过去坐镇,将二夫人按在了上,又是送补品又是安排侯产的妈妈,一早上她和二姑爷两人,都快把小少爷十岁前的事都安排了。”

    佟析砚眉眼都是笑,大太太就道:“就是高兴的事,太夫人多少年没盼来嫡孙,如今大丫头怀了,最高兴的可不就是太夫人了。”她说着又似想到什么,立刻站了起来对房妈妈道:“给我梳梳头,我去瞧瞧大丫头。”

    房妈妈就笑按着大太太:“太太糊涂了,莫说太夫人眼见着过寿我们要去侯府的,就是不过寿不也要等侯府正式派了妈妈来报喜,您这样子去,若是太夫人多了心还以为您早就知道了,岂不是对大小姐生了嫌隙。”

    “不讲这些虚礼里。”大太太又忽然指着析秋道:“这不还有六丫头这茬么。”房妈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到是!”

    析秋和佟析玉就见着间隙,起朝大太太福了福:“恭喜母亲!”大太太就顺势拉着析秋的手,满脸的笑:“这次,可要得亏我们六小姐做了好梦。”

    林妈妈一愣,己满脸疑惑,房妈妈就笑着将析秋做胎梦的事告诉了林妈妈。

    林妈妈满脸的惊讶,愣怔过后她就走过来,冷不丁的朝析秋跪了下来,结结实实的给析秋磕了个头:“奴婢代大小姐谢谢六小姐了。”

    这礼析秋可受不起,她立刻侧了子去扶林妈妈:“妈妈快别说了,大姐姐是有福气的,子嗣只是早晚的事,我不过做了梦罢了,哪里就有功劳了。”林妈妈站了起来,执意要谢析秋:“太太刚刚也说了,大小姐盼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动静,却在六小姐做了胎梦后,就怀了子嗣,果然是姐妹亲厚,不然哪来这样的福泽。”

    大太太看着析秋,也是满脸的慈

    析秋抚额而叹,她这也算是碰上了吧?!

    佟析砚也过来拉着析秋,笑着道:“母亲说你是功臣,你就是功臣,哪里来的这么多推辞的话,改明儿去看望大姐姐,我一定要让她好好谢谢你才是。”

    佟析玉也勉强笑着,点头道:“六姐姐的斗篷用的上,我也要去裁了布,给侄儿做衣裳。”

    一提斗篷,大太太就让房妈妈把斗篷拿出来交给林妈妈:“这也是吉祥的东西,你回去拿给大小姐,仔细收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能讨个吉利。”

    林妈妈很郑重的接过包袱,抱在怀里。

    大太太就道:“原想着今儿就去瞧瞧,想想再忍一罢了,你嘱咐她仔细着体。”

    林妈妈点头称是,大太太就没留林妈妈午饭,催着她回去伺候佟析华,林妈妈就告了辞,坐着马车回了宣宁侯府。

    大太太笑着对房妈妈道:“去!让人到城门看看大老爷可走了,若是没走,也将这事告诉他,让他也高兴高兴才是。”房妈妈点着头:“奴婢这就让人去。”她说着一顿又停了下来去看大太太:“太太也写封信吧,月份尚浅,不相干的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有说法,说是怀孕初期要守了肚子不能让外人知道,若不然肚子的孩子,就很难留得住。

    “取笔墨来!”大太太就提笔匆匆写了信交给房妈妈:“若是走了,就算了!”

    房妈妈就拿着信出了门。

    ======

    吃了午饭,析秋就带着司杏司榴回知秋院,一进门司榴就亟不可待关了门,神秘兮兮的道:“小姐,您是不是早就知算出大小姐怀了孕,才去和大太太说的?”若不然,怎么就这样灵验了。

    析秋满脸的无奈,旁的事还好说,这样的事她又怎么能知道:“不过是巧合罢了。”也不是她运气好,而是佟析华有福气,盼了八年终于得尝所愿了。

    司榴就红着脸巴着析秋的胳膊,在她耳边小声的道:“奴婢能不能求小姐件事?”

    析秋眉梢一挑问道:“何事?”

    司榴就扭扭捏捏的看了析秋一眼:“小姐能不能也给我做件斗篷,奴婢备着也能讨个吉利。”

    析秋惊诧的瞪眼看着她:“你这还没嫁过去,就想着子嗣的事了?”司榴就一本正经的回道:“来总管就一个独子,我瞧来旺家的年纪大了,也不定能再生个小叔子出来了,奴婢嫁过去若是一胎能生个儿子,也能在来家有立足之地,若不然以来旺家的八面玲珑,指不定过几年就能给福贵娶个偏房回去。”

    “那里就有这么多想法。”析秋点着她的额头:“来总管向来低调,他自己子嗣单薄都没娶偏房,又怎么会给自己儿子娶了?你还这么年轻,体又很好,嫁过去只管养着子,还怕没有孩子。”

    司榴觉得析秋说的有道理:“那就再等等,若是过几个月没消息,小姐就给奴婢做件斗篷吧,也不用那么麻烦,照着样子简单些就成。”

    析秋没话说,只能点头,便让司榴服侍打散了头发,合眼睡了午觉,下午起了正在炕头上描花样子,司杏司榴正围着她绣荷包,这边宋妈妈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她笑着朝析秋福了福,又对司榴道:“和姑娘道喜了。”

    司榴起回了礼,宋妈妈又对析秋道:“小姐,宣宁侯的太夫人派了边的妈妈来了,大太太让您过去一趟。”

    析秋一愣,放了手中的笔,问道:“可说了什么事?”太夫人边的妈妈,为什么会找她?有什么事?

    ------题外话------

    浅蓝之殇的《医“品”狂妃》很好看,有空移过去愁一愁呗~

    群啵个~!你们的好我都看到了,你们!

    PS:其实复制了一早上,想把所有娃子的名字都弄上来感谢一遍,但是……咳咳……弄了半天头直晕。原谅我偷懒了。哈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