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胎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路上,析秋去问司榴:“大姐姐有好些子没有回府了吧?”自上次听戏之后,也有些子,按往常佟析华该回来走动才是,这次却隔了了这么久!

    司榴歪着头想了半晌,回道:“好像是有些子了。”她看着析秋目露困惑道:“小姐怎么好端端的关心起大姑了?”

    析秋抿唇笑笑没有说话。

    析秋进门时,大太太正在离间和什么人说话,紫珠和紫鹃走了,大太太又调了四个二等丫头做大丫鬟,又添了几个新进府的小丫头,析秋刚一进门,一位下巴尖尖个子不高面生的丫鬟就笑着迎了过来,朝析秋福了福:“六小姐,奴婢代荷给您行礼。”说完,屈膝恭敬的给析秋行了礼。

    原来是早前负责智荟苑浆洗的代荷,如今接替了紫鹃的位置,负责大太太房里的事。

    析秋亲自扶她起来,笑着道:“代荷姐姐不必多礼。”她松了代荷的手,很自然的抬手将发间的一枝银簪拔了下来递给代荷:“也没什么好东西,给姐姐戴着玩。”

    代荷推脱不要,笑着道:“奴婢哪能要六小姐的东西。”竟是执意推了回来。

    析秋眉梢微挑,也不去强求,就顺手将发钗交给司榴,便随意的问道:“谁在里面说话?”代荷朝离间看了看,就笑着道:“来旺家的和钱妈妈在里面。”

    自在佟慎之以前的院子里看过戏,大太太便觉得那园子太小了,以后佟慎之成亲后若是住进去也未免挤得很,就想着把院子往外扩一扩,所以来旺家的和钱妈妈就来的勤了。

    大太太并为声张,她也是听来旺家的说起才知道。

    “那我在这里等等。”析秋说着就离了门到正厅里坐了下来,代荷就招呼小丫头给析秋上茶,她又过来道:“那小姐稍坐,奴婢先下去了。”

    析秋微微点头,就见代荷带着小丫头出了门,司榴就忍不住嘟着嘴嘟囔:“以前不过是洗衣房的,爬到大太太房里,就以为高人一等,没的轻狂样儿!”主子赏东西那是给你脸面,还露出那样戒备的样子来,生怕小姐和她打听什么似得。

    析秋皱眉打断她:“胡说什么。”

    司榴赶紧闭嘴,这里是智荟苑,要是被人听到,又不知该传出什么话了。

    略坐了半盏茶的功夫,佟析砚和佟析玉就进来了,佟析砚容光焕发眉眼间都是轻快,析秋瞧着她眉梢微微一挑,想也不用想,一定是那位蒋公子又来信了。

    姐妹三人互相见了礼就在正厅坐了下来,析秋就去看佟析玉,就见她眼底有淡淡淤青,精神也是蔫蔫的……佟析玉见她看她,就红着脸问道:“六姐姐怎么瞧着妹妹?”又摸了摸脸:“可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析秋笑着道:“没有,只是看你精神不大好的样子,可是做衣裳累着了?”听说梅姨娘病了,还请了胡大夫开了药,佟析玉还亲自去过书房,只是大老爷一直在外忙着,即便回府也是晚归,去了几次也没碰着。

    “不累。”佟析玉腼腆的笑着道:“以往都是看别人做,如今自己拿针穿线的才知道,做针黹(zhi)真是不易。”佟析砚斜了一眼佟析玉,道:“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六姐姐平里做出来的鞋子,衣衫,荷包都是轻松的,那是一针一线走出来的。”她又叹了口气:“所以我才抵死不学这劳什子东西。”

    女子不会针黹虽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所以大太太在强佟析砚学了之后,见她实在提不起兴趣来,也就让端妈妈教了些基本的,其后并没有过多的强迫佟析砚。

    “四小姐,六小姐,八小姐!”代荷笑着走过来,依次朝三人行了礼,就道:“太太和两位妈妈的话说完了,让你们进去呢。”

    “好!”佟析砚站起来就朝离间走,边走边笑着道:“我早上可是空着肚子来的,还想着到母亲这里来蹭个便宜的早饭,没想到竟是白饿着坐到现在。”话音方落,她人已经进了门。

    代荷亲自打帘子,析秋和佟析玉进去时笑着和她打了招呼,方一进去便看到高坐在炕头上的大太太,她今穿着一件湖蓝色双金福禄寿的对襟褙子,脸上略有些倦容,想必是这几天府里的事多,她又忙着给大老爷准备回去的事宜,所以忙的脚不沾地才至此。

    来旺家的和钱妈妈并没有走,一人立在一边,房妈妈正笑看着佟析砚,代荷忙着小丫头端了几张杌子放在炕脚边,后又退了出去。

    “母亲。”析秋和佟析玉双双和大太太行了礼,大太太就随意的点点头,伸手将佟析砚拉到自己边坐下,板着脸问道:“怎么没有用早饭?即是饿了怎么也不让代荷取些糕点先垫一垫?”

    佟析砚笑着道:“女儿昨晚吃的多,早上起来就不大想吃!”大太太拍了她一下,斥道:“胡闹!”又转了脸对房妈妈道:“去给四小姐把早饭取来,就在这里吃。”

    房妈妈笑着应了:“奴婢去厨房把那碟水晶饺子端来吧,太太早上不也说做的鲜美,让四小姐也尝尝,许是味道可口也能多吃些。”大太太满意的点点头:“去吧!”又回头去瞪佟析砚。

    来旺家的就笑着凑趣道:“依奴婢看,四小姐是知道大太太疼她,才空着肚子来的……”说完又笑了起来:“还是大太太对小姐们好的缘故呢。”

    佟析砚笑着靠在大太太上,大太太就揽了她回道:“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可怎么行!”

    “四小姐多懂礼,学问又好,长相在京城也是数得上的,奴婢瞧太太不用担心,这人都是命,四小姐命好又是有福气的,以后就算嫁了相公,指不定拿勺子喂饭呢。”钱妈妈笑着说着,又去看来旺家的:“来旺媳妇,你说呢。”

    来旺家的道:“正是这个理!”

    大太太就假意怒瞪了两人,但眼底却都是满意,佟析砚红着脸不说话,却救急似的看到房妈妈回来,就道:“妈妈怎么这么慢,我这还饿着呢。”

    一屋子的人因为佟析砚都笑了起来。

    佟析玉安安静静的坐着,析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大太太的余光就看了两人一眼,心里冷笑一声,又转了头去与来旺家的和钱妈妈说话,并不打算去理两个庶女。

    析秋心底无奈,大太太对她的态度,与以前相比差别很多,她不清楚大太太知不知道大老爷夜夜都会去夏姨娘房里小坐的事,若是她知道了,还这样对自己,那她还得暗暗高兴才是。

    只是,事走到这一步,她并不后悔,夏姨娘,佟敏之都是她最亲的人,无条件对她的好的人,即便再重来一次,知道会因此得罪大太太,她也如此做!

    佟析砚吃过饭,来旺家的和钱妈妈就告了退,大太太就倚在炕头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房妈妈悄悄的退了出去,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佟析砚看了眼析秋,就挨着大太太正要说话,却不料大太太却先开口问道:“衣裳做的怎么样了?也不过几的时间了,可得抓紧些。”

    佟析砚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接了大太太的话回道:“还差半功夫,就等六妹妹手里的海棠花贴上去了。”

    大太太微微点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去问析秋,析秋面色无波,并不如平时大太太问才回话,而笑着主动接了话:“我这里还差几片海棠花,本也是快好了,只是这两赶着为大姐姐做件斗篷,所以耽误了些功夫!”

    大太太猛地睁开眼睛!这都快入夏了,现在做斗篷?又不是针线上的绣娘,何必隔着季节去做,她就淡淡的问道:“你大姐姐的斗篷?何必赶着这时间做?”

    析秋垂了脸,脸颊上露出一丝红晕来,声音低低的道:“不是大姐姐的斗篷!”

    难道是大姑爷的?

    大太太坐起来,一双眼睛里的绪复杂而暗沉。

    佟析砚看了眼大太太,立刻从炕上跳下来,坐在析秋边,捏着她的胳膊问道:“不是大姐姐的斗篷?”她怕析秋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拼命眨眼间:“不管是谁的,你手里这么多事都忙不过来,怎么想着做斗篷!”

    析秋却仿佛没有看见佟析砚的表,始终低着头,脸上红晕散开,她垂着头道:“怕说了惹了旁人笑话,就连边丫头也没有说,夜里起来偷偷做了……”

    房里的气氛骤然冷凝下来,佟析玉甚至连呼吸也屏住……妹妹给大姐夫做衣服并无不妥,可若是偷偷做,那是什么含义就不言而喻了。

    大太太也挑着眉,笑容可亲的看着析秋:“哦?倒是难为你了,怎么好好的想起来做斗篷呢?”

    已经不再问给谁做的了!

    析秋目光一闪,抬头去看大太太,就道:“我前几做了个梦,梦见大姐姐带着侄儿回来看望母亲,那孩子满府里跑动,笑声又清脆又好听,长的也好看,白白净净胖乎乎的,跑到我面前喊我六姨母,我一时间心都化了,就忍不住问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他就说他很喜欢小狗,想要件小狗的斗篷……”

    侄儿?大太太的表微微变了变,佟析砚也暗暗松了口气,若是六妹妹真为大姐夫做了斗篷,她还真怕母亲因此发怒。

    原来只是梦,她就放心了!

    大太太子朝前倾了倾,问道:“你梦到你大姐姐带侄儿回来了?”

    析秋就认真的点点头,满脸的感叹:“是!仿佛真的一样的,女儿醒了半天还以为是真的,梦里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就连侄儿的笑声和和我说的话也犹在耳边,女儿光是想就忍不住怜惜,又觉得虽是梦里,可毕竟既应了侄儿要给他做斗篷,就不能食言了。”说了又顿了顿,掩袖而道:“可又怕旁人笑话,就偷偷裁了布做了出来。”

    “好!好!”得了析秋的肯定,大太太一瞬间脸上便晕开笑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喜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太太朝西方连连作揖:“这可是胎梦,都说胎梦灵验,难道我儿真要有子嗣了?”她想了想又忽然停了下来,患得患失的去看房妈妈:“可为何是六丫头做了这梦?”

    房妈妈也是满脸的喜色,声音都不由自主的高了一分:“六小姐和大小姐可是姐妹,一家人不分彼此,即是做这胎梦,又真真实实的记着是大小姐的,必是真的了!”

    大太太放了心,就拉着房妈妈的手道:“难道华儿好些子没有回来,是因为怀有孕?”房妈妈一想觉得有这种可能,就忙点着头,大太太就喜不自的道:“你亲自去一趟,去瞧瞧华儿,也别惊着她,嘱咐她找个大夫看看!”

    “奴婢这就去!”房妈妈立刻笑着站了起来,也不管别的掀了帘子就出了门。

    这边佟析砚还依旧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她拉着析秋悄悄问道:“你真的梦见了侄儿?还做了斗篷?”

    析秋就认真的点点头,道:“是。”

    佟析玉的子颤了颤,她垂着头仿佛陷入某种挣扎之中,强烈的压抑着绪,大太太此刻顾不上佟析玉,待房妈妈一走她的绪也慢慢稳定下来,就去看析秋问道:“那件斗篷呢?拿来我瞧瞧?”

    这样的事,佟析砚是半信半疑的,她有些担忧的看着析秋,可又想到她从来不会信口开河,却忍不住捏着帕子替她担心……

    就见析秋点头道:“是!”又起出了门,对门外侯着的司杏道:“回去把我放在头的那个红布包袱拿来。”

    司杏目光一怔,她早上为小姐收拾铺时,没有看见什么红布包袱啊,她心里疑惑可见析秋表认真,她便点头回道:“是!”

    析秋回到房里,大太太又问了些梦里的细节:“那孩子看的可清楚,长的可像你大姐姐?”

    析秋就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摇头道:“瞧着不像大姐姐,也不像大姐夫……到是有些像大哥哥,只是子不大像,不然真的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外甥像舅!”大太太眼底里溢出喜悦来,长长叹了口气:“这些年,无论是你姐姐,还是我们家里人,第一次为她做了这样的梦,我这两天也有些心神不定的,经你这么一说,心里忽然就定了下来……”佟析华的药停了,若是这些子就怀上,时间上也对!

    佟析砚虽是不信,但也希望佟析华能有孕,为萧氏开枝散叶,她也能和大姐夫的感再进一层。

    若此梦能成真,那真的两府里天大的喜事了。

    不一会儿,司杏就转了回来,手里果然抱着一个包袱,析秋接过来有些羞涩的递给大太太:“母亲瞧瞧,就是怕大姐姐看不上。”

    大太太接过包袱,眼睛就落在包袱上,嘴里道:“什么瞧上瞧不上的,这也是你一番心意,况且,若是讨了这个吉利,你大太太真怀了子嗣,你可是大功臣。”说着,她就亲自打开包袱,露出里面的大红蜀锦的斗篷来。

    果然是六丫头的针脚,大太太最后一丝怀疑终于消散了。

    她心里满是喜悦的牵开斗篷,用手去摸上面几只憨态可的小狗,眼底里尽是露出几分水光来,佟析砚也凑上去左看右看,笑着道:“这小狗可真是可,将来穿在大侄儿上一定很可。”

    连她也相信了析秋的说辞,若不是真的做了梦,又怎么会有这件她亲手所做的斗篷呢!

    佟析玉震惊的难以复加,她勉强的笑着,叹道:“真希望六姐姐的梦能成真。”

    大太太就宝贝似得将斗篷叠起来,又用红布包了:“等你大姐姐有消息回来,就把这件斗篷送过去,挂在房里也能讨个吉利!”

    析秋微微笑着,淡然的立在佟析砚边。

    大太太把斗篷交给代荷收好,又吩咐道:“去书房看看,大老爷可回来了,若是回来了就说我有事找他,让他回来一趟。”

    竟是这样的迫不及待!

    析秋只能叹了口气,看来对于大太太而言,佟析华这么久不孕是她最大的心病了。

    代荷匆匆而去,大太太又对佟析砚和析秋几人道:“今儿高兴,等你们大哥哥放了馆,中午你们就留在这里吃饭。”她看着析秋,面色温和仿佛刚刚故意晾着她,含怒的眼神,几来疏离冷漠,只是析秋想多了……

    析秋并着佟析玉就起屈膝谢过。

    大老爷并不在府里,倒是佟慎之回来的很早,并着徐天青和佟敏之,许久不见的佟全之也一起来了正房,大太太就让厨房多做了几个菜,几个孩子就陪着大太太吃了饭就移到稍间的八步上坐着聊天。

    比起和佟慎之聊天而毫无回应,大太太更愿意和徐天青说话,她笑着道:“也别老闷在家里看书,也出去走动走动,这离秋闱还有些子,也当劳逸结合才好。”

    徐天青温润的笑着,声音依旧是清清爽爽的:“也没有闷着,我在京城里认识的人不多,蒋公子去了福建,同科的公子们也要读书,我便是出去了也是打扰他们罢了。还不如呆在府里看看书,前几还和三弟弟在河里钓鱼,比起出去在家里也有不同的趣。”

    大太太眉梢一挑道:“哦?那可钓到鱼了?”不待徐天青回答,佟全之就用粗粗的声音道:“河里的鱼都被养刁了,钓了一下午,最后我实在气不过,就下河捞了一条上来,若不然可就是空手而归了!”他说的一本正经,憨憨的样子,惹得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

    大太太就故意斥道:“这么胡闹,没钓到便随他去,怎么又跳了河自己去捞鱼,若被你父亲知道,指不定怎么罚你!”

    佟全之却不害怕,忙不在乎的道:“父亲怎么会知道,即便知道了最多打几板子,大男人岂能怕板子!”说着又挥着手:“婶娘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的!”

    就连佟慎之,也被他这样逗乐了。

    大太太没话说,就指着他叹气,徐天青笑着为佟全之解围:“三弟弟水极好,旁边又有人伺候着,我瞧着安全,才放他下去的。”又怕大太太继续说这件事,知道的人多难免不会被二老爷知道,佟全之虽是满不在乎,可每次被打时还是哼个好几才消停,他道:“母亲来信,说是端午前后过来。”

    毕竟只是侄儿,大太太也不好说的太过,便随着徐天青转了话题道:“过些子要入梅了,不知会不会赶上,路上可会耽搁。”徐天青回道:“不过七八的路程,想必能错开梅雨季节。”

    大太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边佟敏之乖巧的坐在佟全之边,两人正轻声细语的说着什么,大太太今儿心好,看佟敏之也觉得多了几分可,便问道:“学堂里可还好?天气渐渐了,若是学堂里难熬,便在家里读吧!”

    佟敏之诧异的抬头去看大太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愣神的功夫,大太太愉悦的表就冷了冷,析秋目光一转就笑着道:“母亲不用担心,我听说学堂周围种了许多树,想必到了夏天也不会太的。”

    佟敏之也反应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大太太,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乖巧可:“让母亲费心了!先生每都会布了功课,一早上要检查,我若在家怕管不住自己惫懒了,倒不如在学堂的好。”

    大太太就笑着去和析秋说话:“老七越发长进了。”析秋也微微笑了起来。

    大太太又去问佟慎之朝堂里最近的传闻:“说是侯爷的战报到了?可是真事?”佟慎之点点头道:“是!昨夜到的,圣上便连夜召了几位阁老进宫详谈。”只是到了下半夜,皇上的旧疾又犯了,事不得不被被搁置,现在满朝文武可都紧张的等着圣上醒来。

    大太太就松了口气,越发的高兴起来:“那就好,如此太夫人也能安心些了。”若是析秋的梦能成真,而恰巧侯爷又打了胜仗,那么这个孩子无疑就是侯府的福星,侯爷与侯夫人又没有子嗣,世子之位除了这个孩子,还能有谁!

    “那战报可有说如今福建战事如何,袭击侯爷的是倭寇还是乱匪?”徐天青关切的问着,前段时间在传,在福建作乱的这股倭寇根本不是真正的倭寇,而是一股乱匪假扮的,甚至还谣言是八王爷的余孽一直潜藏在福建,后得到一个神秘人的支持走起了海上贸易,假扮倭寇……才有了这次的倭寇作乱的事。

    侯爷被人袭击,便是这股乱匪潜藏在民间的势力!

    佟慎之皱了皱了眉,似乎有些不习惯与女子去说朝廷时政,他略顿了顿道:“无从查起!就连侯爷回来奏折中也说当时天色昏暗,对方是倭寇的打扮,说的也确实是倭寇的话,只是不知道这小股倭寇如何能避开重重关卡,从海上上到陆地,又怎么知道他所走的路线。”

    析秋也皱了皱眉,这么说来,侯爷被人袭击了却没有看清对方来路,仅仅是从细节上产生的怀疑,并无证据!她明白,若只是倭寇偷袭,不过是作战手段,可若是乱匪,能这么多人在福建境内活动,又是悄无声息的,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在大周,早就实行户籍制度,莫说一股乱匪,就是书中所言的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高手,也能立刻排查出来,出兵围攻将他成马蜂窝,所以,一个城市可以短时间隐匿几人,但绝不可能对这么人多突然出现在城中,甚至是份不明的人毫无所觉。

    这些怀疑一旦得到证实,便就说明朝中有人暗中阻挠侯爷行军,而侯爷的军队中也有人作了内应。

    果然徐天青就微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脸色不大好看:“果然和蒋公子说的如出一辙,看来,这场战根本就是有人设计的谋!”佟全之也气愤的站了起来,一拳拍在桌面上:“若是侯爷出事,我绝不会饶了他们。”

    “住口!”大太太不悦的叱道:“小小年纪饶不了谁!这些事听听也就罢了,又何必说这些没用的,若是被外人听到,还当是你们大哥或者是两位老爷说的话。”

    徐天青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就尴尬的点头:“姨母说的在理。”坐回了椅子上,倒是佟全之愤愤不平嫉恶如仇的样子,大太太就道:“也别说朝政了,这几你母亲可好?”

    佟全之蔫蔫的坐了下来,随意的回道:“母亲很好,这几常出门,我也不过见了一面。”

    大太太微微挑了挑眉,对二太太的行踪起了丝好奇!

    析秋见大太太兴致还很好,而佟全之显然已经没了谈话兴头,就故意道:“听说二叔给三弟弟请了武学师傅回来?三弟弟学的如何了?我瞧着人虽黑了瘦了,但比以前却还要结实一些。”

    一说到他感兴趣的事,佟全之果然又来了精神,满脸兴奋的回道:“六姐姐你不知道那位董师傅可厉害,以前在镖局送镖,曾一次一人独挑十一个山贼,而他只是受了点轻伤……我原是不信的,可是当他在我面前爽了一刀法之后,我就彻底服了!我要认真练武,将来考个武状元,和侯爷一样上阵杀敌!”

    析秋就微笑着看向大太太:“这倒好,我们佟府一门三个庶吉士,却还没有出过状元,那我们就等着三弟弟给我们摘冠回门,光耀门楣!”

    佟全之一拍口,底气十足:“包在我上!”

    大太太被气的失笑,满脸的无奈不停摇头道:“倒是你父亲第一个不会的。”佟府以书香门第著称,在京城也颇有些名气,可若是到下一辈,弃文从戎,还不知道惹出多大的笑话。

    佟全之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但视线却异常的坚定,他又去拉佟敏之道:“到时候我和七弟一起考,七弟做文状元,我做武状元,定要全大周都知道我们佟氏!”

    佟析砚就掩袖笑了起来,拉着析秋道:“说的这样肯定,仿佛明喜帖就要送到门上了。”

    就见佟全之憨憨的摸着后脑勺,而佟敏之却被闹了大红脸,直扯佟全之的衣袖,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有佟全之的地方,就有笑声不断,大家又陪着大太太坐了一会儿,佟慎之还要去馆里,佟敏之和佟全之也要回去学堂,几个便辞了大太太回了外院,析秋和佟析砚,佟析玉又陪着大太太坐了一会儿,直到正午时分房妈妈回来她们才各自回了院子。

    大太太和房妈妈走到卧室里说话,房妈妈将去侯府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大太太:“瞧着大小姐气色比前一次回来时还要好,白里透红的……大姑爷也在府里,好像是在后花园的菜地旁建了个暖房,太夫人要在里面养些花花草草。”

    “后花园宽敞,建个暖房倒是合适。”大太太道:“华儿你可仔细看了,你瞧着有几成把握?”

    房妈妈就眼睛一亮,凑到大太太面前,慢慢的伸出手做出个六的姿势来,大太太眉梢一挑,惊喜的道:“确定有六成?”房妈妈就认真的点点头,肯定的回道:“奴婢看人一向准的很,看来六小姐做的梦,是大小姐的胎梦无疑了。”房妈妈顿了一顿又道:“奴婢没有和大小姐说,她问起我也只是将大太太捎去的东西给她,让她找个大夫瞧瞧,大小姐虽有些狐疑,但到底还是应了,”

    大太太就重重的松了口气,眉眼舒坦的靠在了上,闭着眼睛道:“若真是如此,六丫头功不可没啊。”

    房妈妈也道:“看来,六小姐也是个有福的,若不然府里这么多人,却偏偏她梦见了。”还正在大太太生气的节骨眼上,如今这么一闹,她瞧着大太太也没了心思去理会琐事,一门心思放在大小姐上了。

    析秋回到房里,司榴就满脸疑惑的去问析秋:“小姐真的为大姑做了胎梦?”她并没有听六小姐提过,而那件斗篷也不是最近在做的,所以她才觉得疑惑。

    “你说呢。”析秋笑着将褙子脱了,又自己动手打散了头发,坐在梳妆台前透过镜子去看司榴和司杏惊讶的表,就笑了起来道:“若真有胎梦也该大太太做,如何轮到我……我不过是信口说的罢了!”

    “啊?”司榴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的惊呼道:“小姐只是胡乱说的?可若是大姑没有怀孕怎么办?”

    析秋从梳妆台前站起来,又让司杏服侍着净面洗手,她边擦了雪花膏便笑着道:“若是大姐姐真的怀孕了,那我这梦便是胎梦,若没有怀孕,那这梦便是征兆……倘若大姐姐至此不再怀孕,那也与我无关,不过是个梦而已。”重要的是,大太太对这个梦是否在意,最后的结果无论是什么,她说的也不过是个梦而已!

    司榴恍然大悟,满脸钦佩的去看析秋,惊叹道:“六小姐真是聪明,奴婢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六小姐不过说了梦,做了件衣裳罢了,这些都是好事,是大太太认真了,把这梦当成了真罢了!可是……小姐心里有这个想法,怎么也没和奴婢说说,害的奴婢担心了好几,生怕大太太见了小姐就是一顿训斥,再找个理由足罚抄女戒或者别的……”

    司杏也是满脸的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大太太不生小姐的气,揭过了这茬就好!”她自秀芝跳河,析秋求大太太甩袖离开之时,便一直提心吊胆的,可见析秋不说这事,她也不敢去提,本以为大太太今必然有一番发作的,毕竟她在府里这些天的手段,可谓是雷霆之势,却没想到析秋早就有绝妙的应对之策,她现在去想,又觉得自己的担心着实多余了,六小姐做事向来有分寸,她既然去做,就必然把前因后果都想清楚了,有成竹的。

    析秋就躺在上,闭上眼睛笑道:“现在不是知道了么。”她翻了个又道:“我睡午觉,若是宋妈妈回来,就让她来见我。”

    司杏司榴为析秋放了帐子,两人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下午析秋醒来,宋妈妈早就侯在了外面,一听到里面的动静,他就笑着进了房,隔着帐子道:“六小姐醒了?”等听到析秋应了一声,她才去将帐子挂了起来,去扶析秋坐起来,在她背后放了迎枕又回头倒了杯奉过来,笑着道:“六小姐中午在大太太那边吃的饭?”

    析秋喝了杯茶,揉着睡的有些发胀的太阳回道:“嗯。母亲留了饭。”她顿了顿去看宋妈妈问道:“妈妈这两在忙什么?”

    宋妈妈目光一闪,脸上顿时堆上了笑容:“也没什么,就是奴婢见六小姐这里没什么事,大太太那边又忙的很,就去了给房妈妈打下手,奴婢来去都是急,就没和六小姐说……”她一脸的坦然并无半分愧疚之色道:“小姐可是有事吩咐奴婢去办?”

    她是觉得后有大太太撑着,自己非但不能动她,还得菩萨一样供着,所以才有恃无恐?还是自己这段时间太过于温和,她觉得没有必要去说,才擅自离了院子去给房妈妈打下手?

    若是前者,她到是说对了,现在非但不能动她,而且还有大用,若是后者,她也只能无奈一笑了。

    析秋笑着去看宋妈妈:“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觉得一两没瞧见你,随便问问……母亲那边事多,你闲时过去帮忙也是常理,不用特意和我说。”

    宋妈妈满脸的笑,接过析秋手里的茶盅,又去服侍析秋穿衣裳,状似无意的问道:“小姐下午做什么?可是要锈太夫人的海棠花了?”

    “还剩下两片,也不过四的功夫了,时间确实不容耽搁了。”析秋穿好衣服就坐到梳妆台前,对宋妈妈道:“妈妈去忙吧,顺便把司榴喊进来给我梳头。”

    “是!”宋妈妈就笑着行了礼,出了门眨眼功夫司榴掀了帘子进来,一进来就撒气的抱怨道:“宋妈妈真是越来越没了规矩,这才从这里出去,就又去了正房,小姐真该请了太太,辞了她才是。没的占着房里的月例的名额!”

    析秋笑笑没有说话,下午便和司榴司杏几人在房里绣海棠花,第二天下午,她便将绣好的海棠拿去佟析砚房里,又让人将佟析玉喊了过来,三个人围在房里,又将析秋秀的海棠贴在佟析砚和佟析玉做的褙子上。

    正红的双金褙子,析秋绣了七八片海棠,用双面针法将海棠贴在衣服上,又让心竹拿了壶烫熨妥当,抖开一看佟析砚眼睛都直了:“六妹妹怎么做到的,不说绣法如何,单说这贴面缝上去,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的技巧,就足够我让我惊讶的了。”她拿着衣服,满眼里都是欢乐:“太夫人一定会喜欢,我瞧着都想穿了。”

    佟析玉也摸着那几片海棠花:“六姐姐绣的可真好看。”

    析秋掩袖而笑:“衣服漂亮,可不是我一人的功劳,我这几朵海棠贴在上面,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佟析砚歪在炕上笑了起来:“这倒好,东西还没送出去,我们三个到是关了门互相夸了够。”

    佟析玉眼底却露出复杂的神色,笑着道:“姐姐可不能谦虚,这褙子做的普通,可贴上姐姐绣的花后,却觉得又高贵又素雅……姐姐现在在母亲眼里可是大功臣呢。”

    她言语里透着天真,仿佛真的只是在感叹夸赞一番。

    析秋却是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深看了佟析玉一眼,她觉得佟析玉对这次太夫人的寿辰格外的重视。

    “也别互相夸了,我们拿去给母亲看看。”佟析砚笑着让心竹把褙子并着综裙收起来,自己则重新换了件衣裳,三个人就带着丫头婆子去了正房。

    果然大太太一看到衣裳,也露出很满意的样子:“到没让我小瞧你们,我原还针线上备着做了一,又让房妈妈将老爷的字画找出来备着,看来如今都用不上了。”又指着房妈妈道:“把东西拿去针线上,再仔细烫一烫,回头吹干了挂起来,等去侯府那再取下来包好。”房妈妈点头称是,包着衣裳出了门。

    等房妈妈出去,佟析砚就靠过去问大太太:“母亲,房妈妈去看大姐姐,姐姐那边怎么样?”她也惦记着析秋的那个胎梦。

    大太太就满眼是笑的看向析秋,析秋眉梢一挑,暗道不会这么巧吧?难道佟析华真的怀孕了?

    她当初做那件斗篷时,只是听来旺家的说起佟析华吃药的事,想着做件斗篷备着,若是哪喜讯传来她也能拿出来应应景,免得手忙脚乱的……没想到无意之举却添了如此巧妙的效果。

    “大夫还没诊断,你们不要乱说。”她笑着告诫三个女儿:“即便是真的怀了,也不是我们说的,侯府那边自会有人来报喜的,这之前你们可要把嘴闭紧了,免得传出去到时候又是没影的事,伤了你们大姐姐的脸面。”

    三个女儿连连点头。

    这时外面就有脚步声传来,随即大老爷的影出现在房门口,大太太就带着三个女儿起去迎大老爷,又屈膝见了礼,大老爷在冒椅上坐下,房妈妈奉了茶,他目光在三个女儿上一扫,就出声道:“我与你们母亲说话,你们都回去歇着吧!”

    析秋目光一顿,跟在佟析砚后行了礼,按着齿序出了门。

    ------题外话------

    风染霜的《凤凰谋:惊世狂妃》很好看哦!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