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牺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先生月初开始讲的道德经,说是过了八月开始讲礼记。”佟敏之眨着大眼,用余光偷偷去看大老爷,他想到析秋说的话:“这些子功课上加紧些,若是父亲问起你的功课,你若答的不好,父亲难免失望。”于是他读书到戍时,有几次听六福说,大老爷在他院子外面略停了会儿。

    佟敏之暗暗欣喜,声音里也透着愉悦。

    佟慎之略蹙了蹙眉,他觉得这位赵先生教学生未免心急了些,可又想此人是二老爷找来了便将心里的质疑收了回去,点头道:“你年纪还小,不要着急去学新的学问,扎实的基础方才是根本。”

    佟敏之连连点头:“我知道了。”

    大老爷也微微点头,目光自佟慎之上去看佟敏之,赞同道:“你大哥说的对,学问非一而就,不可心急了。”说完又对佟慎之道:“你若得空,便去书院看一看这位先生。”

    话没有明说,但显然大老爷的与佟慎之的想法不谋而合,就听佟慎之嗯了一声,没了后话,大老爷也端着茶盅去喝茶……

    佟敏之暗暗失望,垂了脸,徐天青揽着佟敏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飞快的看了析秋一眼,就见她蹙着眉头,手指慢慢的摩沙着杯托,脸上的表看着平和,但他却觉得这样的六妹妹,透着一股冷意,拒人千里的冷漠。

    他心里一凛便明白析秋何来这样的感觉,她一向最在意佟敏之,可大老爷对佟敏之却依旧是淡淡的,若是方才无论是换了佟慎之还是他,大老爷必然会有一番考问,可是到了佟敏之这里,也不过淡淡嘱咐了一句,便没了话。

    他心思转了几转,也不过是半口茶的功夫,他忽然抬起头来笑着打趣佟敏之道:“我可记得,当年启蒙时,光是三字经先生就讲解了一年有余,你这才刚刚启蒙,先生竟是要说礼记了,可见是你学的好,所以先生对你格外的照顾些?”

    佟敏之不知道徐天青的想法,只当他怕自己尴尬来圆场,就羞红了脸回道:“我蠢钝不堪,先生又怎么会特意照顾……可能是每个先生教的先后顺序,详略重点略有不同吧!”

    “是这样吗?”徐天青又去看佟慎之:“大哥哥是谁启蒙的,也是这位赵先生?”

    佟慎之目光一动,便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倒是大老爷端茶的动作一僵,佟慎之年纪还小时,他还在京城为官,闲暇时便教他写字,三岁便给他启蒙授课了,相比佟敏之……他却是……

    析秋握着的手紧了又紧,同为儿子,地位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也别说赵先生。”大太太忽然开口打断了聊天:“二老爷请来的先生必是好的。”话题成功被大太太截断,她微微一笑又看着徐天青道:“山东那边可有信来?”

    姨太太自上次事之后,隔了十几都没有消息回来,洪大人虽与老爷干系不大,但却直接掌握了徐大人的仕途,大太太怕姨太太怨她,连去了几封信,可那边却是一封也未回。

    “没有。”徐天青笑着道:“就是让杨夫人给我送了些特产。”

    大太太一惊,徐天青不知道杨夫人的事,可她却清清楚楚,杨夫人来佟府可不是因为和姨太太相熟,而是受了洪府之托上门来相看女方的,如今两府亲事作罢,她又暗中与徐天青走动,是为了什么?

    徐天青向来心思敏锐细腻,见大太太面色有异,又补充的解释道:“杨夫人说是受母亲之托,并没有提起别的事。”

    大太太松了口气,笑着道:“也好,你在官场上多结交些人,对将来的仕途也有助益。”顿了一顿她又去看大老爷:“老爷可还有话交代?”

    大老爷眉头略蹙摆了摆手,大太太就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也都回去各自歇了吧。”

    几个孩子依次起了去和大老爷大太太道别,正在这时门外的紫鹃脸色煞白的冲了进来,大太太目光一凛,房妈妈已经上前拦住紫鹃,斥道:“没瞧见大老爷在,这样冒冒失失的。”

    紫鹃顾不得许多,她体抖个不停,跪在了大太太面前。

    析秋就去看她的衣着,蜜色的裙摆上不知何因湿了一大块,她目光一挑,朝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

    大太太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

    紫鹃仿佛被惊呆了一样,说出的话语气生硬,一字一句道:“老爷,太太……秀……秀芝,跳河了!”

    “什么?”大太太一惊,脸色沉了下来:“人现在怎么样?”大老爷眉头也跳了跳,一时没有想起秀芝是谁跟前的丫头,但听名字却是有几分的熟悉。

    紫鹃木然的跪着,想到秀芝的样子,她生出兔死狐悲的绝望感……红着眼睛眼泪落了下来:“人被而二老爷边的随从救了,二老爷说是来寻老爷,就顺便把人送到东跨院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奴婢瞧着她的脸……煞白煞白的,怕是……怕是不行了。”她停了停又去看析秋道:“夏姨娘一见到抬回去的秀芝,就一头栽在了院子里,磕了头也昏了过去,二老爷便喊了人去请大夫了。”

    一个丫头弄出这么多事来,连二老爷都惊动了,大太太冷着脸叱道:“即是没死,你哭成这样做什么,还不快下去!”

    紫鹃神色一怔,也白了脸,被紫珠扶着下去休息。

    析秋垂了脸没有说话,没想到姨娘明明知道来龙去脉,却还是犯了病!

    “母亲!”析秋走到大太太边,低着声音道:“秀芝和姨娘作伴十几年,如今到了年纪要出府,怕只是一时想不开……”大太太的视线募地转过来看着她,眼睛微微一眯,析秋朝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也不知人怎么样了,女儿想过去看看!”

    大太太微微沉吟,露出满意神色来,拍了拍析秋的手:“你与她相熟,你去再合适不过,你姨娘那边也劝劝,即是规矩,便是要遵守的。”单是秀芝便也罢了,只是夏姨娘也病了,大太太作为主母过去瞧病也在理之中,不过去也无可非议,但若是析秋去了,这样的顺水人又是当着大老爷的面,大太太还是乐意为之。

    析秋认真的点了点头:“女儿知道了。”说完,垂着头走到大老爷面前屈膝行了礼:“女儿告退了。”脸一转,一滴泪在大老爷面前落了下来。

    大老爷神色一怔,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又是和谁有关,他看着析秋哭却又压抑着的表,就想到夏姨娘的样子来……

    佟敏之满眼里的恐惧,秀芝在姨娘边十几年,对他们姐弟很好,对姨娘更是全心全意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姨娘如何能不伤心震惊。他吓的哭了起来,毕竟只有六岁的年纪,走过来巴着析秋的手臂道:“六姐姐,秀芝可是要死了?姨娘犯了旧疾不知怎么样了,我跟您一起去行不行?”他的低声哭着,小小的板挨在单薄的析秋边,周围站着许多人,可却让人觉得他们是那样的无助和凄凉。

    析秋红着眼睛去给佟敏之擦眼泪:“哭什么,还不擦了眼泪,大夫还没来,人你又没有见着,说这样的话做什么。”她又露出歉意的表去看大太太:“母亲,七弟年纪小,恐怕是被惊着了。”

    大太太目光一闪,皱着眉头道对房妈妈道:“让紫霞进来,扶着他主子回去,路上担心些。”房妈妈应了出去喊紫霞进来,大太太又道:“大夫进进出出,人又病着,你年纪小也免得过了病气,早些回去歇着!”

    佟敏之在宽大的袖子下,紧紧抓住析秋的手,力气之大析秋不由暗吸了口凉气,她忍着痛摸了摸佟敏之的头:“母亲说的对,你早点回去休息,姨娘不会有事,稍后什么况,我让人去外院告诉你好不好。”

    佟敏之咬着嘴唇,终于点了点头,转朝大老爷作了揖行礼,又和大太太行了礼,由紫霞牵着手出了正门。

    “你们也都回去吧。”大太太挥着手让几个孩子各自散了,佟析砚去看析秋孤零零站在那边,嘴唇动了动忽然跑到大老爷边,拉着他的袖子道:“父亲,女儿也陪六妹妹去瞧瞧吧,秀芝出了这样的事,夏姨娘又病倒了,我去也能帮帮六妹妹。”

    大太太蹙着眉打断她的话:“胡说什么,还不快回去,我自会派婆子过去。”又对站着没动的佟慎之和徐天青道:“内宅的事也不是你们心的,回去吧!”

    徐天青看了看析秋,露出犹豫的样子,可佟慎之却已经率先出了门,他只得随着佟慎之一起走了出去。

    佟析砚被大太太喝住,嘟着嘴不说话,却依旧拉着大老爷的袖子,佟析玉隐形人一样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大太太对析秋道:“待大夫来了,诊断后若是不行了,就让人去通知她老子娘,赏十两银子领回去,若是没事,府里也留她不得,早些送出去才安生。”并没有提夏姨娘的事。

    析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在大太太看不到的角度,大眼蓄着水光飞快的看了眼大老爷,大老爷心头就不由自主的微微一动,眉头紧紧蹙了起来,终于出了声问道:“人即是在府里出的事,无论什么况,也派人将她的家人接进府里,将况说明了,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他顿了顿对大太太道:“走吧,我们去看看。”

    大太太满脸的错愕:“老爷要去?”

    “六丫头不过十二岁,这样的事又没有经历过,你让她如何处理?!况且,我们房里的事,让老二担着总是不好。”说着话他已经挥袖走了出去。

    大太太看着大老爷的背影,眯着眼睛猛然去看析秋,析秋却自始至终垂着脸,满脸的无辜无助,她心里生了怒,却挑不出析秋半点的错来,只得冷哼一声,由房妈妈扶着随着大老爷出了门。

    佟析砚安慰似得去拉析秋的手,析秋垂着脸道:“四姐姐,可是我说错话了?”佟析砚无奈的笑笑,在她耳边小声道:“等母亲的气消了,我替你解释。”她也看出来大太太误会了析秋。

    析秋感激的看着她,佟析砚笑着道:“母亲只是生了秀芝的气,好好的在府里生这样的事,不是给人添晦气嘛。”她说完又觉得这样当着析秋的面说秀芝有些不大好,就笑着打马虎眼:“走吧,大夫这会儿也该来了,我们也去瞧瞧。”

    析秋点点头和佟析砚并肩出们,佟析玉站在后面略思索了片刻,就带着丫头追了上去。

    东跨院里,充斥着低低的哭泣声,大夫还没有来,二老爷负手站在正庭中,见到大老爷过来,他微微躬叉手行了礼,又朝大太太道:“大嫂。”

    大太太侧福了半礼:“二叔!”

    析秋几人也屈膝朝二老爷行了礼。

    大老爷则问道:“人怎么样?”二老爷回头看了眼被放在院子正中门板上的秀芝,蹙着眉头道:“应该是无大碍,只是不知何因一直不曾醒过来。”

    大老爷略点了点头,二老爷看了眼大太太,又接着道:“大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嗯?什么事?”大老爷微微点头:“说吧。”就听二老爷略微压着声音道:“府里丫头放出去,年年都有的事,可若是丫头不肯走,也可适当的宽松个时间,没必要得太紧,幸好人没有事,若是真在府里死了,没的传出去让外人说我们佟府欺虐下人。”

    大太太脸色铁青,她是长嫂,两府又早就分开过,她怎么样做也轮不到二老爷说三道四的!她微微笑着,在大老爷开口前,接了二老爷的话:“二叔说的也在理,只是规矩便是规矩,岂能随意变通更改,若人人都这样,那还要这规矩做什么,以后但凡不愿出去的,就跳河自缢罢了,总有办法主子让步的。”

    她虽是笑着说,但语气已明显不好。

    二老爷目光一闪,脸上露出笑容来,语气一转就道:“大嫂说的在理,是小弟想的浅了。”说着又对大老爷叉了叉手:“本是来找大哥商量赴任的事,您即是现在忙着,那我晚些直接去书房找你。”

    大老爷微微点头道:“也好,我正也有事要与你商量。”

    二老爷朝大太太打了招呼,就带着自己的随从出了门。

    大太太随即冷了脸,大老爷就颇有深意的看了大太太一眼,负着手走到放着秀芝的门板前。

    析秋默默的跟在大老爷后走过去,秀芝脸色很白,看上去几乎没了呼吸,但析秋却是暗暗松了口气,却又依旧不放心的,上去将手搭在她的动脉出探了探脉搏,大老爷就诧异的看着她:“你学了医术?”

    析秋有些不自信的摇着头,又点了点头道:“闲时曾看过几本医书,并不懂。”大老爷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脉搏虽是有些虚,但用现代的语言来说,生命体征是明显的,没有生命危险。

    她放了心,就回到佟析砚边安安静静的站着,余光看到几个小丫头吓的缩在墙角,罗姨娘和梅姨娘正从房里走出来,指挥着几个婆子端水,拿被子来。

    两人一见大老爷和大太太过来,立刻上来笑着道:“老爷,太太。”行了礼两人很识趣的退后了几步,站在大太太后。

    大太太与大老爷并肩站着,看着一院子的人进进出出却毫无章法,又加上刚刚二老爷一通话,心里不痛快不由怒斥道:“都乱什么。”院子的婆子顿时噤若寒蝉,各自停在当前的位置上,没有人再说话走动,大太太又道:“该煎药的去煎药,该端水的端水,手里的没事的便给我站在门外侯着。”

    婆子们又纷纷散开,但却比刚才有序。

    院子里静了下来,大老爷拧着眉头看了眼秀芝,便对他后的常随道:“去看看大夫可来了。”常随应声而去,又有婆子端了椅子出来,大老爷和大太太就在院子里坐了下来。

    析秋默默的站在了大太太后面,看见姨娘院子里的一个负责打扫的小丫头,拉过来小声问道:“姨娘现在怎么样了?”大老爷不提进去看姨娘,大太太自是不会主动提,连带着她也不能进去。

    小丫头小声的回道:“刚刚喂姨娘吃了药,只是额头磕在门框上,蹭破了皮。”

    析秋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又问道:“谁守着的?”小丫头回道:“罗姨娘边的素锦姐姐和梅姨娘边的彩陶姐姐都在里面守着的。”

    “这里人多也用不上你,你也进去看着点,若是姨娘要用什么,她们也寻不着。”小丫头便点头,悄悄回了夏姨娘的卧室。

    佟析砚听着析秋和小丫头把话说完,就贴过来小声道:“姨娘没事了,你也不用担心了。待会儿我陪你进去瞧瞧。”析秋回握着她的手,微微点了点头。

    大太太目光几不可查的看了析秋一眼,又皱了起来,过了小片刻,胡大夫终于赶了过来,给秀芝切了脉便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凉气入侵痰迷了心,待老夫施针后休息一两便就好了。”

    老爷笑着朝胡大夫叉了叉手:“有劳先生了。”胡大夫向来与大老爷相熟,也不拘泥什么,就朝他略点了头,又和大太太打了招呼,道:“劳烦太太找人将这位姑娘抬到房里去吧,老夫要为她施针。”

    大太太便站了起来,指挥院子里的几个婆子去抬秀芝,又对胡大夫道:“有劳先生了。”

    胡先生又客气了几句,便进去房里为秀芝针灸。

    既然人没事,大太太自然是不想多留,自动将房里的夏姨娘忽略,她回头和大老爷道:“老爷也累了一天,不如先回去歇着,这里我让房妈妈盯着,您也放心,有什么事也能及时知道。”本以为大老爷会同意,却不料他却是摆手道:“既然来了,也进去瞧瞧吧。”说着,已是当先一步进了正房。

    大太太石雕一样立在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下人,忙碌的影,将她僵硬的背影衬的越发的显目,她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看着大老爷拔的影,消失在帘子的另外一边。

    六年来,大老爷几次回府不曾见过一次夏姨娘,就连平她们家书来往,大太太偶尔提到夏姨娘,也是被大老爷避重就轻的忽略,仿佛对于大老爷来说,府里没有这个人,夏姨娘的死活早已和他没有半分关系。

    可是这一次回府,大太太先是明显感觉到,大老爷对析秋态度的变化,以及对佟敏之温和的言语,直至今,他竟然亲自提出来要去看望夏姨娘。

    难道说,经过六年后,大老爷已经忘记了夏姨娘当初所做的事,已经原谅她了?

    大太太不相信,可是又无法解释眼前的事。

    佟析砚也眨巴眨巴眼睛,去拉愣怔中的析秋,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疑惑和不解。

    罗姨娘目光一闪,视线落在大太太的背影,唇角的笑容越扩越大,反应最激烈的则是梅姨娘,她脸色煞白抖着手指着大老爷的背影,哆哆嗦嗦的道:“老……老爷进去了?”

    佟析玉觉得她有些失态,则小心翼翼上去推了推她,梅姨娘醒过来,迅速垂了脸默默的站在大太太后。

    这样诡异的气氛,满院子的下人也觉察到了,没有人说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喘的去等着大太太的反应,不知过了多久,大太太才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来,由房妈妈扶着也走了进去。

    析秋跟在后面,就听到大太太对房妈妈吩咐道:“让先生也过来瞧瞧夏姨娘,即使病了还是看看的好。”房妈妈目光一闪,脸上堆着笑去抱厦里去请胡大夫。

    大太太的反应很快,析秋心里暗暗赞赏不已,不管心里如何想的,面子上的事她永远不会给人留下半分的质疑。

    房里静悄悄的,彩陶和素锦还有夏姨娘房里的小丫头,三个人跪在边,大老爷负着手站在前,并没有去唤醒夏姨娘,只是静静的看着,表却又仿佛有些模糊,似是在看夏姨娘又似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直到后有动静传来,大老爷才转过,看了大太太一眼,撩开袍子便在桌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大太太走到夏姨娘边,迅速的看了闭着眼睛,睡的很不踏实的夏姨娘,对地上的三个丫头道:“都起来吧。”三个丫头战战兢兢的起了

    大太太又对大老爷道:“胡大夫稍后便过来。”也坐在了大老爷的边。

    大老爷略点了点头,看见门口站着的析秋,略一沉吟便道:“你去伺候着吧,打些水给她清理一下。”析秋得了旨意,也顾不得大太太的反应,立刻走去了边,随即红了眼睛,只见夏姨娘躺在那里,面色发白,素净的额头上一片显目的红色,蹭破了皮还有血迹留在伤口的周围。

    她悉悉索索,仔细的帮夏姨娘清理了伤口,这边胡大夫由提着药箱的房妈妈陪着进来,房妈妈笑道:“有老先生了,姨娘在上躺着呢。”有婆子迅速将上的帐子放了下来,胡大夫就隔着帐子为夏姨娘把脉,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胡大夫便抬头对大老爷道:“夫人的心绞痛是顽疾,平里细心伺候,不要受刺激也就无妨。”他顿了顿,又道:“上次来看诊也开了药,若是药不够老夫就再开些。”

    秀芝不在,夏姨娘房里也就没有答话的人,胡大夫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回他的话,他正心生疑惑要去询问大老爷,这时析秋便笑着回了他:“药还有些,若是没有再去麻烦先生。”这边大老爷就皱了皱眉头,忽然对胡大夫道:“额头上的伤,可要瞧瞧?”

    一个姨娘的院子里,竟只有一个办得了事的丫头!

    大老爷心里生出几丝不悦来。

    “额头上还有伤?”胡大夫将手中的笔放下来,就见大老爷已经对析秋道:“先生常在府里走动,也不用在意这些虚礼,将帐子挂起来,让先生看看额头上的伤口。”

    析秋依言将帐子挂起来,胡大夫就上去仔细看了夏姨娘的伤口,摇头道:“蹭了点皮,抹些药膏仔细点别碰了水,无甚大碍。”静静的房里,不知是谁重重的松了口气。

    送走了胡大夫,大老爷也站了起来,去看大太太道:“既然无事,我们也回去吧。”便没有过多的表示。

    大太太眉头微微一挑,深看了一眼躺在上的夏姨娘,随即点头道:“好。”又转头对析秋吩咐道:“你辛苦些在这里照看着点。”又去寻房妈妈:“你也留下吧,帮着六小姐点。”

    房妈妈点头应是,大老爷就带着大太太和罗姨娘梅姨娘并着佟析砚佟析玉出了门。

    析秋就去送大老爷和大太太出门,刚刚到院子里,从一侧抱厦里忽然一个影冲了出来,直的跪在大老爷的面前:“老爷,太太!”所有人一怔,这才发现是秀芝,她依旧穿着湿漉漉的衣裳,满头满脸的水瑟瑟抖着跪在大老爷的面前。

    “这是做什么?”大太太怒道:“到是长了本事,不但学着人家寻死,现在竟拦着主子的去路。”她狠狠的说着,又指着一边的婆子道:“她即是好好的,就把她给我绑了,明天一早就通知家里人,将她领回去,佟府里也用不起这样的丫头,免得改又来几个寻死觅活的,我这里到成了救死扶伤的地方了。”

    就有婆子要上去拉秀芝,大老爷却突然摆了摆手,看着大太太道:“人都是求生的,她即是动了寻死的心,必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又看向跪着的秀芝:“你岂说说到底何因?”

    大太太眼睛一眯,恨恨的去看大老爷,不过是见了一面,就学着护着她的丫头了。

    秀芝低声哭着,给大老爷和大太太磕了头,道:“老爷,太太,奴婢错了,只求老爷太太不要把奴婢送出去。”她泪眼朦胧的抬头恳求的去看大老爷:“老爷,奴婢跟着姨娘十二娘,还是姨娘生六小姐那年进来的,那时候奴婢不过是六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经常笨手笨脚的打破茶壶碗碟,还有次给姨娘温棉袄,还把姨娘新做的衣服烫坏了,可是姨娘却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奴婢,更没有打骂之事,自那时起奴婢就发誓,这一辈就跟着姨娘,伺奉姨娘一生。”

    她哭着又去拉大太太的裙摆:“奴婢年纪到了,太太送奴婢出府,这是太太的恩典,是奴婢不知好歹驳了太太的好意,奴婢该死!太太若是要罚奴婢,奴婢绝无怨言,只求太太让奴婢梳了头留在府里,奴婢也不要月例,只要跟着姨娘,求太太恩典!”

    “住口!”大太太冷着脸打断秀芝的话:“规矩便是规矩,你今便是被宠坏了,主子待你好那是主子的分,你不守规矩却还连累了主子,这样的人我如何敢留,明一早就收拾东西出府!”

    这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暗指夏姨娘管教无方,太过纵容下人。

    秀芝脸一白,就不停的在地上磕头:“都是奴婢的错,不关姨娘的事,姨娘自从知道太太下了旨意,虽偷偷哭了好几回,可见着奴婢还是令奴婢尊崇太太的旨意,早些出府嫁人,是奴婢舍不得姨娘。六小姐,七少爷都还小,姨娘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奴婢怎么能忘恩负义,弃了姨娘出去。”她说着抬起磕着通红的额头,对大老爷道:“奴婢知道老爷生姨娘的气,奴婢是下人无权过问主子的事,可是奴婢却夜夜见姨娘拿着片枯掉树叶,一坐就是一夜。奴婢什么都不懂,奴婢只知道心疼姨娘,求老爷,太太让奴婢留在府里吧,要打要罚奴婢绝无怨言。”

    析秋站在门口,心疼的看着秀芝渐渐红肿的额头,拳头紧紧握着,甚至有些后悔,让秀芝去受这样的苦。

    她忍着泪去看大老爷,就见大老爷面无表的脸上,面色因为秀芝的话,渐渐软了下来……

    大太太一见他这样,就目光一闪正要说话,大老爷却先一步转来看她:“让人去查查她家况,若真是无处可去,便留下吧,不过是多个人罢了。”

    “这怎么能行。”大太太道:“老爷今儿若是改了规矩,改明儿若是人人学着她,这府里妾又该如何治理。”

    这话说的严重了些,但却也在理。

    析秋一看大老爷露出犹豫的样子来,就立刻从佟析砚后走了出来,并着秀芝一起跪在大老爷的脚边:“母亲,父亲!”她抬头看着大老爷和大太太:“这事本没有女儿说话的份,可女儿心里看着不忍,冒着僭越之罪,也想为她求一求。”她言辞恳切看着大太太,对大老爷道:“我自有记忆之初,便和姨娘住在东跨院里,那时母亲忙着照顾四姐姐,又有大姐姐嫁人,八妹妹出世,府里的事都由母亲一人持,也有疲累顾不上的时候,下人们就逢高踩低的来欺负我和姨娘,姨娘子绵和什么都不说,若非秀芝处处护着我,女儿怕早不能在这里和二老说话,女儿虽受了些苦,却毫无怨言,母亲对女儿的好,女儿时刻铭记在心,终其一生也不能报答一二,可是姨娘是女儿的生母,女儿心里难免记挂,她子又冷清又有洁癖,旁的人伺侯女儿也不放心,只求父亲,母亲能留下秀芝,让她继续留在姨娘边伺候。”

    一番话,说的极巧妙,她暗道出那几年和夏姨娘在院子了所受的苦,话锋一转却又表示并不埋怨,若非大太太体恤照顾,她怎么能有今天这样安稳的子,对夏姨娘的记挂,是因为她是自己的生母,可是比起生母来,有养育之恩的嫡母更加让她铭记不敢忘,感恩在心。

    大太太表很复杂,冷着眼去看析秋。

    “起来吧。”大老爷眉头紧紧蹙着,不知道是因为析秋的话,还是她所述的过往,他脸色郁的转过去看大太太:“如果事真如六丫头所言,这丫头对主子倒是真的忠心,她即是想留在府里,便由着她去吧,规矩是人定的,破列一次也无妨。”

    大老爷说完,也不给大太太反驳的机会,就对秀芝道:“也别跪着了,去伺候你主子吧。”

    秀芝满脸的喜色,朝大太太和大老爷磕头:“谢谢老爷,谢谢太太!”说完就急匆匆的爬起来,跑回了正房。

    析秋跪在地上,也朝大太太和大老爷各磕了头:“女儿替姨娘谢谢父亲母亲。”

    大太太冷哼一声:“老爷何必问妾,自是自己定了便罢!”甩着袖看也不看大老爷,又对房妈妈道:“我看这里也用不上,回去!”带着房妈妈就径直出了院子。佟析砚看了眼析秋,跺跺脚追看着大太太出了门。

    大老爷让人扶起析秋:“你母亲脾气直,你也不用放在心里,进去看看姨娘吧。”说着,他回眸深看了眼卧室的方向,走出了院子。

    大老爷一走,罗姨娘就笑着朝析秋眨眨眼睛,满脸的赞赏的笑了笑,挥着帕子道:“这么呆着也累,既然没事我们也走吧。”说完,就拉着木头人一样正发呆的素锦出了门。

    梅姨娘也由佟析玉扶着,和析秋打了招呼回了隔壁的院子。

    析秋回到正房里,秀芝已经换了衣服,正坐在夏姨娘边上,见到析秋进来,她笑着跪在地上,要给析秋磕头,析秋忙拉住她,看着她红通通的额头道:“今天委屈你了,稍后我让人给你送些膏药过来。”

    秀芝毫不在乎的摸了摸肿起来的额头,笑道:“小姐是为奴婢好,奴婢受点苦也是应该的,况且,这伤也当是惩罚奴婢,若非因为奴婢,姨娘也不会旧病复发。”

    析秋拉着她,两人坐到夏姨娘的边,她道:“也不单是为了你,我这么做也有别的用意,不过最终老爷同意留下你,我们的今儿也不算白忙活了。”停了停又道:“是我要谢谢你才是。”

    秀芝直摆手:“六小姐说的太见外了。”她想到六小姐那晚说的话:“你去外院等着二老爷,远远的看见他,你再往和河里跳,声音越大越好这样你少在水里待些时间……其它你便不用管,我自有办法让大老爷来看望你,你把我刚才教你的话说出来……”

    她心生敬意的去看析秋,她一直觉得六小姐聪明,但今却让她着实见识了一把。

    夏姨娘却是满脸不高兴的道:“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你今儿说这样一番话,大太太必定会记在心里,对你生出不满来,你以后在外面的子,只怕越发的艰难了。”

    “不用担心。”析秋笑着宽慰道:“女儿会去和大太太说清楚的。”夏姨娘却是垂了眼帘没有说话,析秋做了这么多,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她心里感动但更多的是心疼她,这么久来的努力却因为她而功亏一篑。

    对于大老爷,她早就不报任何希望,与她而言只要一双儿女过的好,便是她最大的满足。

    其它的事,也不是她有资格去想的。

    “姨娘快休息会儿,只怕待会儿也没的时间睡了。”她说着站了起来对秀芝道:“去熬了生姜水喝了,虽说体好,可也经不得这样的折腾,你也当仔细点体。”

    夏姨娘和秀芝都没有明白析秋话里的意思,她已经自己掀了帘子出了门,并着门外赶来的司杏司榴一并出了院子。

    乱哄哄的闹了一通,析秋让人去外院给佟敏之报了平安,赶回知秋院已经是亥时末,她躺在上睡的不踏实,时不时翻坐起来去问值夜的司榴时辰,熬了许久她才迷迷糊糊睡下,秀芝就踩着满地的露水连夜过来。

    析秋一惊从上醒来,一瞬便清醒过来,亟不可待的去问秀芝:“可是有什么事?”

    笑容自秀芝的眼底溢出来,她激动的语无伦次:“奴婢终于明白了小姐的意思,小姐离开没半会儿,大老爷就去看望姨娘了,现在正和姨娘关着门在说话,奴婢愁着空隙就过来给六小姐报个信。”

    终于成功了,析秋大大的松了口气!

    秀芝看了看时辰:“那边不能缺人,奴婢回去了,若是有事奴婢会来和小姐说的。”司榴就穿好了褙子,拉着她道:“我送你出去。”两人并肩出来房门。

    析秋倒在上,用被子结结实实捂住自己,只要大老爷和姨娘之间的结解开,她明去智荟苑无论大太太怎么对她,她也心甘愿……

    只是不知道大老爷和姨娘会说些什么……

    ------题外话------

    推荐未央长夜的红文:《天下“无”爷》灰常滴好看哦。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