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着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小姐!”司杏迎了过去,小心的看了眼析秋:“您……没事吧?”自下午来旺家的走后,六小姐就一直呆在房里,依她对六小姐的了解,必然是有什么事的,可是她又不敢问,如果小姐不愿说,纵然是问也不会得到答案。

    析秋微笑着道:“这件事回头再和你们说。”她指了指司榴的房间问道:“怎么了?”

    “都好几个时辰了,也不说话,蒙着被子一点声儿都没有出!”司杏压着声音,想了想又补充道:“瞧着还是因为福贵的事,平时瞧着她嘻嘻哈哈的闹着,原来心里还真惦记着这事儿,小姐,您看怎么办?”

    司榴向来子直,有什么都摆在脸上,她点头道:“你去把饭端来,我和雁进去看看她。”

    司杏点头应是。

    雁上前几步打起帘子,析秋跨进司榴的房里,就见上司榴四仰八叉的,被子从脚一直悟到头顶,动也不动的躺在上,析秋失笑走过去站在炕前头道:“这可是不是司榴的作派,即是心里有事说出来便是,又怎么缩在这里自己折腾自己了。”

    哗啦!被子被司榴掀开,露出她红红的眼睛,依旧弯着似月牙一般,嘟着嘴打招呼:“小姐来了。”

    雁搬了椅子放在析秋后,又忙着沏了茶,析秋坐下看着司榴道:“这是哭过了?”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姐,奴婢正伤心呢,您好歹安慰一句,竟是笑开了。”司榴瞪着大眼,一副懊恼的不已,憨态可掬的样子,析秋就笑着捏着她的脸,回头对雁道:“不知道这副样子,以后嫁了人要怎么做人家妻子,做孩子的母亲。”

    雁也乐了起来,点着头煞有其事的道:“我瞧着小姐还是留她在边,以后梳了头发做妈妈吧,奴婢瞧着这样的嫁出去,也没的害了人家。”

    本是一句玩笑话,却让司榴的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司榴激动的拍了拍额头,对析秋道:“小姐,我决定到了年纪,我就梳了头发,等您嫁了人,我也像房妈妈那样,做府里的管事妈妈,那得多风光!”

    析秋挑着眉头,揶揄道:“哦?那你甘心将福贵让出去?”司榴撇着嘴回道:“有什么舍得不舍得,我们做奴婢的不由己,主母说什么便是什么,福贵的婚事由他做主,可是我又不能,何必去争这些给小姐添乱。”

    析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亏你想了这么多,还为别人想了,就是没想到自己,一个女人嫁不嫁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看中来总管也不是因为他的总管位置,而是你嫁去他们家,以后你就是自由,这比什么都好。”

    雁也默默的垂了头,司榴却犟着脖子道:“奴婢自小进府,早习惯了为奴为为婢的子,若是真让我去歇着,还不定浑多受呢。”析秋没有说话,雁目光一闪,就上去戳着司榴的脑袋:“你这见财就开的脑袋,怎么就没有想到,来总管在府里当差这么多年,里里外外肯定落了不少家当,他又只有福贵一个儿子,这以后可都是你的!”

    “真的?”这句话瞬间戳中了司榴的软肋,她一双眼睛几乎都眯成了铜钱样儿去看析秋:“小姐雁说的是真的?”析秋笑着点头,来总管手里的家当必定不会少。

    “这倒好!”司榴笑了起来:“若是我手里有了钱,以后小姐缺什么用什么,我就能出去买了,还能支援些你们。”她说着就满脸的笑又忽然僵了下来。

    析秋问道:“好好的,怎么不说了?”

    司榴叹了口气,道:“这些都是奴婢想的,眼下福贵可是炙手可的,就连大太太也上了心,奴婢还是消停消停吧。”

    “事还没定。”析秋笑着道:“大太太虽让来旺家的自己选,可毕竟主仆有别,来旺家的又怎么敢真的去挑,所以才有了今儿这局面,不过这样闹起来也好,大太太能从乱中看出各房的目的,我们为什么不能?!”

    雁司榴一惊,门外司杏也掀了帘子进来,显然听到析秋刚刚的话,也提着食盒站在那里,露出郑重的表来。

    就听析秋道:“大老爷眼见要会永州,按往年的惯例,府里带哪位姨娘陪着,又是带哪些人去服侍,可都要定下来了,可今年却迟迟没有动静,大太太这边忙着宣宁侯太夫人的寿辰,完全可以将丫头们出府的时间推一推,往年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可大太太今年却迫不及待的将此事提出来,又有福贵这块骨头扔出来,她就是要看看,她把府里的水搅浑后,看一看到底哪些人在偷偷做小动作。”

    丫头们年纪大了,难保不会有别的想法,在大老爷面前露露脸转了就提了姨娘,这是多大的脸面,又或者为了自家主子陪去永州的事,上蹿下跳的折腾,这些人大太太不抓出来又怎么会放心。

    况且,来旺的份又很特别,府里谁不知道他最能在大老爷跟前说的上话,若是将自己丫头嫁过去,无疑在府里多了个强力里的靠山,这样的事大太太又怎么能不在意!

    “这件事一时不会定下来,所以我们都要沉住气,旁人如何是旁人的事,我们管好自己便可。”

    三个丫头认真的点点头,析秋又对司榴道:“也别饿着了,快去吃了饭,我还有事交代你们。”司榴点头,从上下去三两下拔完了饭,又擦了嘴猛灌了杯茶:“奴婢吃完了,小姐说吧。”

    析秋失笑摇头,无奈的看着司榴,这时门外宋妈妈站在院子里和柳说话声传了进来:“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小姐也不在房里,是去正房了吗?”

    “不知道!”柳也是满脸的纳闷,雁就压着声音指了指院子里对析秋道:“小姐,我们要不要出去?”

    析秋皱了皱眉,点头道:“你出去看看什么事,就说我在这里歇歇脚,她若是有事就让她先忙着去,不用这里伺候!”

    雁点头出了门,和宋妈妈说了半天,这才掀了帘子进来:“说要进来瞧瞧您,一下午也不见您,心里念着呢!”

    司榴噗嗤笑了起来:“得亏她真心念着小姐了,我们可都是死人!”司杏伸手过来拉她,让她省省事儿,司榴一拐胳膊道:“我可没胡说,她说是在这里当差,我看她一天待在正房的时间,可比这里多!”

    “随她去吧。”析秋也皱了皱眉头,这个宋妈妈做事倒也不遮着掩着,总比房妈妈那样的好,什么样的事都落在眼里,却还是疑心重重的。

    有宋妈妈在,她也省了许多向大太太回禀的事儿。

    “都坐吧!我有事和你们说。”待雁几个都坐了下来,析秋就压着声音,低低的道:“入了夜我带着雁去姨娘那边,院子里有什么事,你们两个也多留个心。”

    三个丫头一脸的疑惑,司榴皱着眉头问道:“小姐怎么忽然想去看望姨娘,可是有什么事?要不让奴婢跑一趟吧,总比您去好的多。”析秋摇头否决道:“我有事要和姨娘商量,你们留在院子里便好,若有人来就说我体不适,早早睡了……我去去就回。”

    几个丫头不再说什么,依次点了点头,司杏道:“小姐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和司榴守着。”其实这里旁人不会来,要防的也是宋妈妈,就怕她看出什么来!

    等入了夜,丫头们都拾掇好,司杏故意留了门未锁,待所有人都歇了灯各自歇下,析秋则带着雁悄悄出了院子,一路从小花园穿过去,西跨院的边上,七八个婆子正缩在院子的后罩房里打牌吃酒,析秋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一路上总算有惊无险的到了东跨院。

    守门的婆子一见是析秋,就露出满脸的诧异来,雁就笑着上前拉着两个婆子的手:“夜里凉,两位妈妈买些酒吃,我们小姐听说大太太要将秀芝姑娘放出去,心里有些不放心,就想过来瞧瞧,可太晚了也不好去打搅太太,待明儿再与太太说了,还劳烦二位妈妈留个门。”

    两个婆子眼睛一亮,各自掂了掂手里的银锞子的大小,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来:“姑娘说的太见外了,什么劳烦不劳烦的,六小姐是主子,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给我们脸那是六小姐抬举,我们可不能猪油蒙了心,失了规矩。”两人又朝析秋屈膝行了礼:“小姐尽管去,甭管什么时候,吩咐我们一声便可。”

    析秋朝两人笑笑:“辛苦妈妈了。”就由雁扶着进了院子。

    秀芝正在院子里吩咐婆子落锁,突然见到析秋出现在门外,着实吃了一惊,却又立刻露出警惕的表来,开了门将析秋让进去,又对婆子吩咐道:“你守在这里,警惕些!”婆子垂着头根本不抬,连连称是。

    析秋不由感叹,果然府里的个个都是人精。

    “六小姐。”秀芝接过雁的手,扶着析秋往屋里走:“您这么晚来,可是出了什么事?”说着,已经掀了帘子,扶着析秋进了正房。

    析秋目光在房里打了个转,朝秀芝微微笑着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听府里说大太太过些子,要将你们几个放出去,我不放心就想着过来瞧瞧。”她不说还好,一说秀芝就红了眼睛,突然跪在析秋的面前,哽咽的道:“求小姐去求求大太太,将奴婢留在府里吧,奴婢舍不得姨娘……”话没说完,就用帕子捂着脸,跪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

    析秋亲自去扶秀芝:“快起来说。”又掏了帕子给她擦眼泪:“这也是府里历来的规矩,想必大太太也不会轻易去为谁破例,你既到了年纪总不能耽误你的终,便是出去了,也能求了恩典进府来看姨娘的。”

    秀芝哭的更凶:“六小姐有所不知,上个月我娘也过世,家里只有哥哥和嫂子,还有四五个侄儿侄女,就那么大的房子,我就回去也没地儿住,还不如留在府里陪姨娘,再说姨娘这样的子,换的旁的人服侍我也不放心。”析秋一看她说着说着又有跪下来的趋势,立刻朝雁使了眼色,让她过去扶着秀芝,她自己则道:“你也别哭,事到底怎么样,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快擦擦眼泪,让姨娘瞧见又该伤心了。”

    “秀芝,你在和谁说话?”秀芝这边赶忙擦了眼泪,那边夏姨娘已经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析秋一愣:“六小姐?”

    析秋松开秀芝上去扶着夏姨娘,眉眼都是笑:“姨娘。”夏姨娘握着她的手,又露出紧张的样子来:“这么晚来,可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七少爷他?”

    “姨娘……”析秋打断夏姨娘的话:“我不过突然很想您,就过来见见您罢了,什么都还没说,你就想的这样多。”夏姨娘脸上表一松,露出满眼的喜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又拉着析秋上下看了一遍,皱着眉头道:“这才几不见,你怎么又瘦了些。”

    “好了,好了!”析秋拉住她不停打量的动作:“我一路走过来可是不轻松,姨娘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这里?”夏姨娘看着析秋难得露出撒的表来,满心的欢喜,回头对秀芝道:“去给六小姐泡杯龙井,再把下午那碟酥糖拿来。”

    秀芝屈膝应了出了门,雁就站在卧室的外面,守着门。

    “姨娘这几可好?”析秋和夏姨娘并肩坐在炕上,搂着夏姨娘的胳膊笑着问道。

    夏姨娘怜的握着她的手,点头道:“我过的很好,就是从庙里回来,还有些不适应,住了些子,到觉得还是庙里好,清净。”若不是有六小姐,七少爷记挂,她真的想此生伺候佛祖,青灯相伴了此一生了。

    “你若想礼佛,就让人在家里设个佛堂,再不济弄个佛龛也是可以的。”人有了信仰也有了精神支柱,可能也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夏姨娘却摆手道:“这事并不着急,何必添这麻烦事。”府里的事都要大太太点头才能去做,她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析秋明白她的意思,也不再提这件事,这时秀芝把茶端了进来,有些犹豫的去看析秋和夏姨娘,最终又掀了帘子出去。

    等她出去,析秋就问道:“秀芝的事,姨娘有什么打算?”秀芝为人敦厚又很老实,进府后就一直服侍夏姨娘,本本分分又很忠心,正如秀芝自己说的,换个人来服侍,确实不放心。

    “大太太的决定,我又怎么能去左右。”夏姨娘叹了口气,眼底满是无奈:“况且,她年纪大了,终究是要出府,即是这样不如早点出去也好寻个人家嫁了,跟着我在府里,也只有委屈的份。”

    析秋略沉吟了片刻,抬眼看着夏姨娘道:“她刚刚也说了不愿出去,家里恐怕也没人为她心婚事,既然她想留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夏姨娘一怔,就问道:“你要去求太太?太太自武进伯的事后,对你就不如从前,你不能因此得罪了太太,秀芝的事你不用心,我这些年也为她存了些嫁妆,总能寻户好人家的。”

    析秋按着夏姨娘的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丫头大了出府是旧历,纵是紫鹃,大太太也不会因此就破了例,我的意思是,若是秀芝决心想要留下来,那就让她梳了头发,唯有这样才有可能。”

    她并非真的想让秀芝梳了头,只是眼下她还没有能力保护夏姨娘,有秀芝在她也能安心不少,等过几年找了机会,再将她放出去,大周也没有哪条律例说女子梳头后不能嫁人之说!

    夏姨娘皱着眉头,想否决析秋的说法,可又找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这时门帘子一动,就见秀芝从外面冲了进来,跪在夏姨娘和析秋的脚边:“六小姐,不瞒您说,奴婢正有这个想法,只是怕姨娘责怪就一直没敢说,我今儿已经和素锦约好了,若是大太太让我们走,我们就一起梳了头!”她又目光诚恳的看着夏姨娘道:“姨娘,奴婢刚刚进府时,姨娘对奴婢粗手粗脚从来都是笑面以对,不打不罚,府里的丫头人人羡慕我,说我跟了个好主子,奴婢心里也暗暗发誓,这一辈子只要跟在姨娘边一,就全心全力服侍您。若是以前姨娘得宠,边的人也不缺,奴婢也能放心出去,可眼下,奴婢说句不敬的话,这府里除了六小姐和七少爷,哪还有人真心待姨娘,所以奴婢不能走!”

    夏姨娘已经泪流满面,她抱着秀芝哽咽着道:“傻孩子!”

    析秋也红了眼睛,她去将夏姨娘扶起来,又去拉秀芝:“快都别哭了,既然秀芝也有这样的想法,那就商量着怎么做,这么哭着解决不了问题,也没的伤了体。”她替夏姨娘擦着眼泪,又扶着她坐回炕上:“秀芝说的在理,我和七弟如今也没有能力照顾你,有秀芝在我也能放心不少,姨娘就听秀芝一次,留了她在边罢,您也不用担心她将来,等过两年七弟大些,再求了太太放她出去,仔细寻户人家也未尝不可。”

    夏姨娘不说话,秀芝连连点头:“六小姐让奴婢怎么做尽管说,奴婢听您的。”

    析秋想到来旺家的说的事儿,她很想问夏姨娘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可是夏姨娘看着柔弱,自尊心却是很强,这样的事说出来,定会伤了她的心,想要解开她和大老爷之间的结,如今看来也只能从大老爷上着手。

    只是这件事,却要委屈秀芝了,想到这里她就拉着秀芝的手,眼里露出淡淡的愧疚:“为了姨娘,委屈你了!”

    秀芝笑着摇头:“奴婢没有关系。”

    ==

    “太太,府里到了年纪的加上紫鹃和紫珠一共是七位。”房妈妈拿出几个丫头的卖契,放在桌面上,又道:“紫鹃,紫珠太太另有打算,只是素锦,彩陶和秀芝只怕不好办,这三个人可都是三个姨娘边贴服侍的。”恐怕又要闹一场才罢休。

    大太太目光随意扫了眼几人的卖契,挑着眉头道:“既是老人,就该知道府里的规矩,该怎么做按规矩办,再说,这也是府里的恩典,她们也只有谢恩的份。”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房妈妈也知道大太太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夏姨娘和梅姨娘还好说,罗姨娘一向和素锦亲近,只怕不好处理。

    “这件事你也别管,谁要闹便闹去!”她就是要看看,各自都在动什么心思,打的什么主意,她顿了一顿又道:“来旺家的可有说什么?”

    房妈妈收了卖契,又一一放进匣子里,坐在大太太脚边的绣凳上,方回道:“到是没说什么,只是说一切凭大太太做主。”她想到来旺家满脸笑容,但却丝毫没有担忧之色的样子,又道:“不过奴婢瞧着她那样子,怕是心里早就有了人选。”

    大太太就似笑非笑的道:“有又如何,这府里的事还轮不到她来做主,便是求了我的事,那便由我做主,以为大老爷在就行?”也不想想,这么些年大老爷何时对府里的庶务上过心!

    “你稍后去看看几位小姐在做什么,太夫人的衣裳做的怎么样了,六小姐那边也该动手绣花了,也不过十来的时间,也催催她们别拖着了。”房妈妈点头应是,大太太又不放心的嘱咐道:“也让针线班子上照着样子备一,再去寻寻,我记得大老爷前些年得了副卢柏章的字收在库房里,你也取出来备着,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找。”

    房妈妈就带着小丫头出了门,正好碰到端着糕点的彩陶,一见到房妈妈彩陶就露出笑脸迎了过来,朝她行了礼又笑道:“奴婢正要去寻妈妈的,赶巧在这里碰上您了。”

    “姑娘什么事?”房妈妈也是满脸的笑,昨彩陶就端了糕点来,还特意给她也照着大太太的份送了一份,她一时到也没多想,但今儿这么巧又碰上了,到让她忽然明白了,清楚了她这突然献来的殷勤,目的是什么!

    “奴婢一早上亲手做了盘酥糖粉蒸糕,知道妈妈不吃甜,里面就放了少许的糖,妈妈忙了一上午也吃些垫垫肚子。”说着就将食盒递给房妈妈后跟着的小丫头:“还希望妈妈不要嫌弃。”

    “这怎么好意思,总是麻烦姑娘给我这婆子做吃食。”房妈妈目光在食盒上转了一圈,又笑道:“姑娘即是做了,让小丫头跑一趟便罢,何必亲自送来,梅姨娘那边事也多,姑娘有是得力的,可不能耽误梅姨娘的事儿了。”

    彩陶暗暗嘀咕房妈妈真不愧是大太太边的人,这说出来的话滴水不漏,面上却是笑道:“瞧妈妈说的,奴婢哪能耽误正事,不过眼下奴婢事也真是不多了……”说着,站在智荟苑的门口,就掏出帕子哭了起来。

    房妈妈目光一闪,就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又哭了。”

    “奴婢的苦无处诉啊!”彩陶哭的我见尤怜,用帕子压着眼角:“太太的旨意下了,奴婢也知道太太是按府里的规矩办,本无可非议的事,更何况这样的事也轮不上奴婢说话,只是奴婢自小在府里长大,虽不如心竹是家生子,也不如妈妈时间长,可对府里的感却不比旁人少,奴婢一想到要离开这里,心里就难受的紧,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可又怕惊着主子到是我的罪过了。”她说着一顿,泪眼朦胧的去看房妈妈:“妈妈是太太边唯一能说的上话的,求妈妈替我说说好话,奴婢愿意在府里当牛做马,只求太太不要把奴婢放出去就行。”

    “秀芝姑娘快别哭了,说句不当说的,这府里的规矩都是太夫人立的,纵是大太太也是没有办法的,何况是我这么个老婆子了。”

    彩陶目光一怔,暗道一声老婆子猾,这府里的事不是大太太做主,难道还是姨娘做主不成,不过她的心思不是和房妈妈讨论这件事,自是低头哭着道:“奴婢知道妈妈的意思,只是奴婢实在舍不得离开,还望妈妈帮奴婢求求大太太,奴婢这辈子给大太太当牛做马报答她大恩大德。”

    当牛做马?房妈妈就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好,那我去和大太太说说,管用不管用,姑娘也别抱多大的希望,最后还是要看大太太的意思。”

    彩陶点头不迭:“只要妈妈肯帮忙,就一定有希望。”

    房妈妈朝她微微点头,示意小丫头提着食盒,就原地转了又重新进了智荟苑。

    待房妈妈和彩陶各自离开,紫鹃的影就出现在游廊上,见左右无人便转了去房里提了壶水,抬脚就进了正房里,隔着帘子大太太和房妈妈正在稍间说的话,断断续续传了出来,她提着水站在帘子外。

    “谅她也没那胆子,不过背着我做点小动作!异想天开想把彩陶嫁给福贵,好让她能在大老爷面前说的上话,亏她能想的出来!”大太太含着嘲讽的声音毫不留的说着梅姨娘,紫鹃静静听着,心却是渐渐沉了下来。

    “这件事你也别急着回她,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后招,想去永州,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房妈妈没有说话,大太太就道:“紫鹃那边,回头你也稍微提一提,免得临了去说,又惹出别的乱子来,还有……那汤别忘了给她喝。”

    紫鹃听着冷汗就从后背上冒了出来,湿了中衣她却毫无所觉,脸色煞白的从正厅里走了出来。

    她和秀芝素锦一起进的府,她运气好分在正房,熬了这么多年才升了一等的丫头,为此,当年她不惜装病,才让大太太将紫环送去了永州,而她留在府里替了紫环的位子,每个月月例银子自五百钱升到一两,家里的也终于在她帮衬下好转了,本以为大太太器重她,怎么说也要留她几年,她也不着急出府嫁人,出去了还不是受穷,宁愿呆在府里一辈子,她也不能再回去忍饥挨饿,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子。

    原以为,大太太提到福贵时,是有意将她配给福贵,她暗暗高兴了两天,素锦和秀芝来找她哭诉,她陪着哭安慰她们的时候心里也暗暗庆幸,她的未来至少不会那么糟糕,没想到大太太非但没有打算将她许给福贵,而是要让她随大老爷去永州。

    若是她愿意,一年前她就已经是府里的姨娘了,又何必等到今天。

    最让她心寒的便是,大太太竟是要让房妈妈给她灌药,灌什么药?紫环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她可是亲眼见过房妈妈的手段,那种药又凶又毒,但凡喝下去,这一辈子她就再也不可能怀有子嗣。

    紫鹃双腿发软的回了自己房间,软软的坐在了地上,眼里尽是空洞与绝望。

    到了下午,大老爷自朝里回来,脸上仿佛少了些霾,他直接进了智荟苑,在正厅坐下,大太太听说大老爷来了,就立刻迎了出来,让房妈妈泡了茶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可是朝里有什么事?”

    大老爷慢慢啜了口茶,朝大太太看了过来:“任职文书圣上批了,不过这两就会送到府里来。”

    大太太心里一凉,脸上的表也随之变的不自然起来,大老爷又道:“这两我会去和同僚拜别,不在府里,你若有事便让人去找我。”

    大太太不说话,僵硬的表仿佛在酝酿着绪,她把茶盅放在桌面上,压着声音问道:“老爷果真是要去永州?”尽管早就知道大老爷的决定,可真到了这样的时候,大太太心里压抑了十几年的怒火还是忍不住发了出来:“二老爷苦口婆心的劝,大姑爷也几次三番的上门,为什么老爷竟这般固执呢。妾知道老爷向来考虑周到,您这么做自有您的用意,可是朝堂里的事,自古以来不都是如此,你争我夺赌的凭的就是各自的眼见,老爷不去试试,又怎么能断定结局?!府里的事妾有时也想和您商量,华儿的体,慎之的婚事,就连四丫头也眼见到了谈婚伦嫁的年纪,三丫头明年就要出嫁,这一桩桩的事妾都需要老爷定夺……”

    大太太激动的说着,房妈妈一见她这样,立刻挥退了丫头,自己也随之退了出去。

    “我知道老爷这些子睡在书房,心里定是对妾生出了埋怨,说句不敬的话,老爷埋怨妾,妾又何尝不埋怨老爷!”

    大老爷面色黯淡了些许,端着茶盅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直到大太太说完,他才抬起眼来去看大太太,目光一闪微微叹了口气道:“这些年确实委屈你了。”他慢慢走了过来,去握大太太的手:“朝堂的事各人看法不同,也是常见,老二的决定我现在不敢说什么,但若要让我也和他一样,这却是不能够的,如今两方势力争斗趋渐甚,我若不能独善其,回避便是最好的方法。”他顿了顿又道:“慎之明年也要自翰林院散馆了,若是我们一门三个人都在京城,也未免太招摇了些。”

    这些大太太心里都明白,她发了一阵火,心里也觉得舒服了许多,擦了眼泪她点头道:“既然老爷已经做了决定,那便按您的意思去做,妾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打理好家里的事,老爷安心赴任便可。”

    大老爷露出欣慰的表来,大太太目光一转又道:“任职书下来,老爷就要启程,我这两就给您准备带过去的东西。”她顿了一顿又道:“老爷的衣食起居,都需要人打理,丫头婆子粗手粗脚自是不顺心的,妾还是依照往年,在府里给您挑一个带去吧。”

    大老爷略皱了皱眉,有些不悦道:“这事你看着办吧。”

    大太太就露出丝笑容来。

    ==

    大老爷任职的事,在府里传了开来时,析秋正坐在炕头上绣着第二片海棠花,听司榴说过,头也没有抬只淡淡嗯了一声,司榴则是满脸的无奈:“大老爷才回来这几天就要走了,也不多呆几。”

    析秋也想他能多待几,能让佟敏之多些和他接触的机会。

    到了晚上,大太太房里的紫鹃亲自来了,说是大太太让几位小姐并着少爷,去正院吃晚饭。

    析秋放下手里的绣绷,简单的梳洗过后,换了件湖绿色的褙子,并着月白的挑线裙子,小小巧巧的绣鞋在裙底若隐若现,她满意的看了眼头上的点翠朱钗和两朵绒花,笑着点头道:“司榴的手艺越发好了。”

    司榴毫不谦虚的学着析秋点点头道:“奴婢也这么觉得。”

    析秋失笑,带着她和司杏去了正院,刚刚进门,就在院门口见到和佟慎之并肩而来的佟敏之,一见到析秋,佟敏之立刻目露欣喜,调皮的朝她眨眨眼睛,析秋朝佟慎之福了福喊了声:“大哥哥。”佟慎之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析秋又去看一深蓝短卦的佟敏之,小声问道:“怎么穿成这样,我给你做的那件道袍呢。”

    佟敏之看了眼走在前面的佟慎之,吐了吐舌头道:“紫霞说我穿这件好看,颜色深显得稳重。”

    析秋正要说话,这时佟析砚和佟析玉也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见到析秋,佟析砚笑着迎了过来:“怎么也不等等我,我正有话想和你说呢。”

    析秋挑着眉问道:“什么事?”

    佟析砚觑了一眼佟析玉,挨着析秋的耳边道:“他来信了。”析秋一惊,诧异的问道:“他到福建了?”算算子,应该不会这么快才是。

    “有话进去再去。”忽然,佟慎之停了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们,声音的沉沉的打断她们的对话。

    佟析砚就缩缩脖子,朝佟慎之屈膝行了礼,又去挽着析秋小声道:“待会去我那里,我细细和你说。”

    析秋微微点头,这边佟析玉也走了过来,和佟慎之和佟敏之互相见了礼,四个人相伴着进来正房。

    大老爷,大太太并着徐天青已经坐在正厅里,四个人依次进门,和大老爷,大太太行了礼,又和徐天青各自见了礼,这才按照齿序坐在椅子上。

    除了几位姨娘,一家人的聚会,独独缺了佟析言,析秋叹气,真不知佟析言这门亲事结的,是高攀还是低嫁!

    “人都到齐了,传饭吧!”

    大太太就吩咐房妈妈摆饭,丫鬟们端着菜进进出出,不一会房妈妈就出来道:“饭摆好,请老爷太太入席。”说完,又亲自去扶大太太,一行人移到次间去吃饭。

    桌子坐着有些挤,大太太看着皱了皱眉,就对房妈妈道:“不是备了两桌吗?去把另外一张桌子一起摆了。”

    房妈妈看了大老爷一眼,小声道:“老爷吩咐的,只让摆一桌,说不过吃个饭,坐在一起也闹些。”

    大太太便没有再说什么。

    六荤四素并着汤羹骨碟满满挤了一桌子,一家人安静的吃了饭,房妈妈就撤了桌面,大家又移回到正厅去喝茶,大老爷端着茶杯,目光一一看了众儿女一遍,便道:“吏部的文书也定,我不过几就要回永州,你们也都大了,在府里要多帮衬帮衬你们的母亲。”

    佟慎之显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并未表现出半分惊讶之色,唯一吃惊的当属佟敏之了,他张着嘴巴脱口而出的问道:“那父亲何时回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的想要咬掉舌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大老爷不理他,这个台阶他要怎么下。

    大老爷果然没有说话。

    大太太目光就落在佟敏之上,其它几人也去看佟敏之,就见佟敏之渐渐脸红了起来,垂着头尴尬的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

    析秋皱了皱眉,正要去为佟敏之解围,大老爷却是突然开了口,他看着佟敏之回道:“三年。”说完去喝了口茶,又忽然想到什么,补充道:“大周官员任职律例有明确规定,闲暇时可翻一翻,若是你那里没有,便去我书房取。”

    佟敏之几乎高兴的跳了起来,他双手互相握着,析秋几乎感受到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手臂上的红印搀着血丝赫然显目,她心疼的无以复加,很想打消佟敏之对大老爷的期待,可是她不能,这是他的父亲,她没有权利这么做。

    大太太诧异的去看大老爷,这还是这么几年,大老爷第一次去在意佟敏之的感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大老爷对佟敏之的态度有所改观?

    徐天青见佟敏之紧张的说不出来,就笑着走到佟敏之边坐下,揽了他的肩膀,笑着对大老爷道:“七弟年纪虽小,但功课却是相当好,昨还听三表弟说,赵先生夸七弟字写的好。”

    大老爷眉梢一挑,去看佟敏之,佟敏之紧张的脸都白了,支支吾吾的回道:“也没夸……夸我,我……我字写的不好。”

    “七表弟不用谦虚。”徐天青笑着道:“你的字我也是见过的,颜体都快赶上我了。”佟慎之看了析秋一眼,见她眉眼认真的看着佟敏之,他微微皱了皱,朝佟敏之问道:“功课学到哪里了?道德经先生可说了?”

    大太太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题外话------

    哎呀,今天迟更了…如果让你等了,是我的错~群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