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做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撇开三小姐,四小姐,单单只带她一人去!

    大太太忽然这样明显,是不是就说明陈夫人这个媒人和对方已经谈好了,只等武进伯府相看满意了,就一切落定了等着选子?!

    可如果她们没有相中自己呢?这样的人家,任三公子又是这样顽劣,必然想找一个美貌与手段并存,又端庄孝顺的儿媳妇回去,一来可以收收相公的心,二来还可为他教养庶子庶女……

    陈夫人并不了解她,能在几个姑娘中注意她,定然是大太太介绍推荐的缘故,如果她和大太太所描述的不一致呢,又或者说她达不到武进伯府媳妇的要求呢?!

    忽然,脑海中一个念头跳了出来,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小姐……”雁急的来回在房里走着,她虽然觉得武进伯虽是续弦,可毕竟六小姐的份在这里,也算是一门好亲事,总比嫁给小门小户为柴米油盐发愁的好,可是她却也知道,六小姐分明就是不愿意,而六小姐做事向来不会义气用事,她既然不愿其中就必然有她觉得不妥之处。

    司杏也沉了脸,只有司榴后知后觉的不明所以:“到底怎么了?不就是去武进伯府串门?怎么一个个哭丧着脸!”

    雁瞪着她:“你知道什么。这么多小姐大太太却只带六小姐去,连嫡出的四小姐都不去,这说明什么?大太太恐怕已经决定了要把六小姐嫁到武进伯府去了。”她看了眼盘腿坐在炕上,低头着茶的析秋又道:“快想想办法,眼前这关我们怎么渡过去。”

    司杏从府里细微变化上觉察的,对具体的却不清楚,此刻也不由露出惊讶的表,司榴更是傻傻的愣住了,眨眨大眼半天才蹦出一句来:“婚事?三小姐四小姐都还未定,怎么就跳到咱们小姐头上了?”她仿佛忽然想明白了,“啊”了一声道:“是不是这门亲事还不错,可又不会好到大太太肯把四小姐嫁过去,却又不愿让三小姐去享福,才折中选了咱们小姐?”

    雁赞同的点点头,她也想到了这层,可到底任三公子有什么毛病,她们却不得而知,恍然间她看向析秋:“小姐……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表少爷是不是打听到了什么?”她这么着急不单是为析秋考虑,司榴司杏大了,等不到小姐成亲可能就被大太太配了人,可她是三等丫头年纪又在这里,早就定了将来要做陪嫁的……

    她的命运是和析秋绑在一起的。

    析秋抬起头来,看着她们三个:“嗯。表哥说任三公子有些顽劣!”并没有将罗姨娘的话告诉她们,并非不想说,只是不想让她们更加的惶恐。

    安静的房间里,就听到雁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不过是顽劣罢了,算不上不妥!

    司榴却皱着眉头:“顽劣可是分很多种,谁知道他是什么顽劣。”她看着析秋,很坚决的道:“小姐,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我偷偷打听打听任三公子到底什么品行,再探探武进伯府家底,如果都不好,奴婢就……就带着你逃走算了。”在她看来,如果男人不够好,自己手里抓住钱就行,如果两样都没有,那还不如自己过子。

    析秋被司榴的想法逗乐了:“逃到哪里去?你的福贵怎么办?”

    司榴脸一红,踱着脚道:“那总不能让大太太随随便便把您嫁了强吧。”析秋笑了起来:“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去把我那件豆绿色的褙子找出来。”

    司榴一愣,不明白小姐怎么就从婚事跳到衣服上了,不解道:“穿豆绿色?那件衣服是去年做的,小姐穿着早就短了一大截了。”

    “找出来就知道了。”析秋又看向雁道:“现在无事,天色也还早,你去水香那里坐坐吧,也别着急回来。”

    雁一愣,小姐这是要她把去武进伯府的事告诉三小姐?

    小姐想做什么?

    不等她开口问,析秋已经拉着司榴进了卧室里,两个人埋头翻着箱笼,去找去年的那件豆绿色褙子,她摇摇头转出了门。

    析秋翻出那件褙子,在上一试果然小了半截,原本短一点点反而好,显得拘谨年纪又小,大太太问起来她就说这绿色衬的她皮肤好,可是若是短了这么多,改起来工程又大,大太太问起来也不好回答。

    等到晚上,司榴去厨房取饭,析秋一个人在房间翻着自己的衣服,转头一看司杏竟默不作声的站在她后,正在发呆……

    她眉梢一挑,问道:“发什么呆,可有什么事?”

    司杏显得有些不确定,嘴唇动了几次才开口道:“小姐……要不然我们去找找表少爷,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析秋眉梢一挑,轻轻“嗯?”了一声,丢下手中的衣服,坐到圆桌边看着她,随后淡淡的笑道:“怎么会想到去找表哥?”

    司杏以为析秋同意她的想法,立刻露出丝笑容来:“表少爷书读的多,人又聪明……说不定我们想不到的,他能想到呢。”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难道徐天青能帮她违抗大太太的命令,来一场抗婚或者私奔?

    抗婚?那样高的门第,她不过是个庶女,道理说到哪里也不会在她这边,反而会落个不孝不贤的名声,以后再想嫁人那是天方夜谭……至于私奔,别的不说,她只要从佟府逃出去,就是黑户,就是想从城门离开京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一个人在外生存。而徐天青的仕途,也会因为这件事彻底断送,一生抬不起头来!

    付出那样大的代价,换回来的可能比现在还要难的困境,值得吗?

    没有把握的事,她从来不做!

    析秋认真的看着她,目光含着隐隐的警告:“这样的想法,以后最好别再有!”

    司杏心中一凛,想说的话却被析秋这一眼彻底粉碎,她垂了眼睛屈膝福了福:“是奴婢荒唐了。”析秋也不想给她难堪,笑道:“你也别胡思乱想,若是这关我过不去,我一定会给你寻户好人家,风风光光把你嫁了。”

    司杏脸庞一红,嗔道:“小姐还是想想自己吧。”掀了帘子出了门。

    析秋看着她的背影,就无奈的叹了口气!

    雁去了三小姐院子,待了约莫大半个时辰,等她一走水香便急匆匆的进了正房,关上门和佟析言在里头说了半天话,等天黑以后水香又鬼鬼祟祟一路到东跨院里,又塞了钱给守门的婆子,悄悄溜进了王姨娘的院子里……

    第二一大早,外院一个守门的婆子抱着一个匣子匆匆出了门。

    知秋院里,天还没亮大太太就派了婆子来,析秋让婆子在耳房稍坐,自己则带着司杏司榴挑衣服,司榴倒还好,司杏却是紧张的将胭脂翻在地上,落了一地,她白着脸道:“小姐……我……”

    析秋笑看着她,握着她的手:“一切都还没定论,不用这么紧张。”又指指地上的胭脂沫:“让小丫头进来收拾,你去拿点糕点进来。”

    司杏看向析秋,她端坐在梳妆台前,面上漾着柔和的笑容,目光若一泓秋水波光粼粼,她忽然松了口气,绪也放松下来,朝析秋福了福便出了门。

    析秋将司杏刚刚插上去的几只钗拿了下来,又让司榴找出两朵素面的珠花,收拾妥当后又吃了几块糕点,不急不慢的带着司杏司榴去了智荟苑。

    大太太正坐在桌前吃早饭,看到她进来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只见析秋穿了件葱绿色的褙子,下面一件湖绿色的挑线裙子,梳着坠马髻左右各戴了两朵粉白红边的珠花,又一只点翠的玉簪,耳朵上缀着珍珠红宝石的耳钉,面若白玉眉宇间一点灵秀却被通的打扮压住……

    只用四个字可以概括,青涩,呆板!

    大太太不悦的指着她发髻,朝房妈妈道:“去,把我的妆奁盒子里那只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找出来。”又指着紫鹃道:“给六小姐重新整整妆面,上点胭脂。”

    紫鹃屈膝应声,立刻上来去拉析秋,不由分说的将她按在梳妆台边,析秋心底哀叹了口气,她不过想要显得年纪小点,却没想到大太太一点可趁之机都不给她留着。

    等紫鹃和房妈妈重新捯饬,上了妆又添了首饰,把珠花换成了粉红的绒花,耳钉换成了耳坠,步摇叮当摇动,果然娴静中透着几分典雅又不失少女的青羞涩……

    可大太太依旧不满意,正要指着她通的绿要说话时,婆子在门外回道:“太太,陈夫人来了,已经到二门了。”

    大太太眉梢一挑,显然很惊讶陈夫人的到来,析秋也很纳闷,因为无论从份还是事发展的阶段,陈夫人都不应该亲自上门来的,她却一反规则的来了,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还是说有什么突发状况?

    不容大太太想这么多,她立刻让人撤了桌面,亲自迎了出去,刚刚走出去就听到陈夫人愉悦的笑声:“夫人,我可是不速之客啊!”

    大太太也是满脸的笑,上去携了她的手:“您能来,我可是求之不得,怎么就是不速之客了。”析秋赶忙上去见了礼,乖巧的跟在大太太后面重新进了门。

    陈夫人看了她一眼,笑道:“六小姐越发的水灵了。”又左右看了看,问大太太:“怎么就这一个,其它几位小姐呢?”

    大太太眉头一跳,不解陈夫人问起来其他几位小姐,遂答道:“今儿去伯公府看堂会,我怕她们太淘就只带了六丫头去,就免了其他几个的请安。”

    陈夫人脚步一顿,与大太太一左一右隔着八仙桌,坐在中堂的朱红填漆的冒椅上,又接了丫鬟奉的茶笑道:“即是堂会,便是人越多越闹,我瞧着那几个孩子文静,不如都带了去,闷了一个冬天也让她们散散心才好。”

    这一次大太太不仅是惊讶了,更添了狐疑,好好的怎么又要让她带其他几个丫头,难道又有什么变故不成?

    陈夫人将大太太神色看的分明,她睃了一眼析秋,露出言又止的模样。

    析秋识趣的站起来,有些拘谨的道:“女儿落了帕子在房里,想回去取!”大太太就笑道:“这孩子,丢三落四的。”又觉得在陈夫人面前说析秋的不是不大好:“许是太高兴的缘故……快去快回。”

    析秋朝两人屈膝福了福,带着司杏司榴退了出去。

    析秋并未走远,而是转了弯进了智荟苑前面的小花园里,佟府不算大,统共也就三个大的院子,大太太又隔了个小院子,当时是大少爷住的,后来大少爷年纪大了,就不能一直住在内院,大太太就和二老爷二太太商量,在二房的院子里新盖了个院子,给几位少爷住,因为二房人少住着到比这边宽松许多。

    花园不算精致,至少和她前世见过的一些名家园林无法相比,析秋让司榴注意着智荟苑门口,自己则在假山边一块太湖石上坐了下来,忽然眼角一抹红影一闪,她看到一个背影匆匆上了小径,析秋皱起眉头……水香这时候躲在这里,难道是在等什么人?

    等谁?她昨晚就把消息放给了佟析言,按照她的风格,前面因为这门亲事做了那么多事,不可能到了这节骨眼上,却什么也不做?难道她真的因为王姨娘的事,而彻底沉寂任由大太太安排?

    直觉告诉她不可能,就算佟析言愿意,王姨娘也不可能同意,她付出了这么多,肚子里的孩子又没了,她唯一的依靠就只有佟析言,如果佟析言嫁了个高门贵胄,她可能还会咸鱼翻,有筹码和大太太去斗,如果佟析言到最后被大太太随便嫁了,又或者远远打发了,她想重新站起来就难了!

    所以,她必须去争,她们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武进伯这门亲事。

    析秋不想,如果她是王姨娘她会怎么做……府里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解除,在外则找一个能在武进伯府说的上话的人……

    她心头一跳,忽然想到了陈夫人!

    她是媒人,如果她看中了佟析言呢……难道陈夫人突然到来,连大太太都不知道,是和王姨娘有关?

    不得不感叹王姨娘的好手段!

    想到这里,析秋笑了起来……

    连来的郁闷,在这清晨的徐徐清风中顿时消散无踪。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紫鹃自智荟苑出来,却径直去了西跨院,又有丫头过来和司榴说话,司榴回过头来告诉析秋:“大太太让紫鹃去请三小姐八小姐了。”

    析秋眉梢一挑,果然是这样!

    她微微点头道:“可知道为什么单留了四小姐?”司榴回道:“大太太和陈夫人说四小姐染了风寒,这几正养着呢。”

    佟析砚的病确实不大方便,现在又是天,哪家的后花园里没有花花草草,她若是在别人家犯了病,传出去对她将来的婚事也是很大的阻碍。

    她提了裙子,带着司杏司榴又回到智荟苑。

    陈夫人笑看着她:“几不见六小姐好像又长高了点!”析秋脸颊一红,羞涩的看向大太太,大太太笑道:“年轻就是好,借着长体每一季都有新衣服穿。”

    “说的好像你没衣服穿似得。”陈夫人笑了起来:“不过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到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总是嫌衣服不够穿,就天天和丫鬟闷在房里,把以前的旧衣服找出来,一件一件绞了想拼件新衣服出来,可那时候拿绣花针手都抖,我那丫头也是四肢不勤的,两个人不知道绞多少好衣裳……”说到最后脸上已露出落寞的样子。

    陈夫人娘家就是前朝大名鼎鼎的袁提刑,查了文宗早期一个王姓家族灭门惨案,时隔二十年袁大人顺藤摸瓜抓到元凶,一时名声大震,自此后官运通达,累官至大学士又入了内阁,是文宗时期唯一一个入了内阁还能安享晚年的官员!

    他谱写了提刑司的一代传奇。

    只不过这两代袁家没出什么人才,陈夫人便是袁提刑嫡出的曾孙女,到她这代家境已经大不如从前,她提起童年旧事,只怕也不只凑趣这么简单,如今陈家也只有她这支还算过的去,她与武进伯府走的这么勤,恐怕与娘家的没落不无关系。

    大太太闻音知雅,谁还没有几件童年趣事呢,笑着宽解她:“可不是……我那时候为件衣服还和妹妹置气,好几天都不说话,还是母亲答应为我们重新再做一件,才算了了这件事……后来才知道,那两件裙子都是母亲亲自动手做的。”

    陈夫人脸上落寞消失,笑着问道:“张府老夫人我可是在京城都听说过,绣的花听说蝴蝶都辩不了真伪呢……”大太太露出笑容,语气中有毫不掩饰的骄傲:“我们那时候也不懂,只知道府里每年都有些贵妇人上门,为了求母亲一件绣品,不知要跑多少次,我们姐们还因此得了许多好处呢!”

    两人从高说到旧衣服,从旧衣服说到绣品,又从绣品说到宫里贵人的穿戴,今年流行什么综裙什么花色……

    析秋面含微笑,认真的听着。

    三小姐八小姐相携而来。

    析秋先是看向佟析言,一玫瑰红遍地金褙子,浅粉色挑线裙子,梳着桃心髻左边戴着一只析秋没有见过的镶宝珠鎏金绿宝石簪子,右边则是一只点翠簪子,一朵大红珠花,赤金绿宝石耳坠,手上是一串艳红的珊瑚手串,指甲上涂着丹寇……

    媚的如一朵含着露珠盛开的玫瑰,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

    再看佟析玉,一件鹅黄色的小袄,一改平时喜欢的双螺髻,也在脑后攥了个垂柳髻,左右各插着金钗戴着碧玉耳坠,乖巧中带着丝柔美。

    两个人都是盛装而来,析秋又看了看自己搭的乱七八糟的裙子,露出浅浅的笑容。

    大太太看向她们,笑道:“怎么这么慢!劳陈夫人等这么久。”

    佟析言佟析玉双双屈膝福了福:“劳夫人久等,实在抱歉!”陈夫人含笑看着她们,摆手道:“这才小半个时辰,那个姑娘出门不好好打扮打扮,她们这已经很快了。”

    佟析言目光明亮,从眼底露出笑容,在不经意的位置,示威似得朝析秋眯了眯眼睛,露出势在必得的样子。

    析秋眉梢挑了挑,笑面以对!

    又是这样,佟析言恨恨的收回目光,笑着去和陈夫人说话。

    一行人出了门,上了马车,陈夫人本来要邀请大太太同乘,大太太婉言谢了,带着析秋坐了一车,佟析言和佟析玉另外坐了,丫头们则在后面几辆车上。

    佟府在城中的偏北,而武进伯府则在西面,要斜插穿过西北大街走上约莫半个时辰的样子,一路上大太太的面色都不好,析秋端坐在一边,垂着眼睛识趣的不发出一点声音。

    就在她以为这一路都要这样时,大太太蓦地一下转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待会到了,记住无论见到谁面上都要带着微笑,我向你介绍你便行礼喊人,我若不介绍你就安静的跟在我后,如果有人给东西你就接着,不要扭扭捏捏小家子气。”见析秋一一应了,大太太脸色稍霁:“任家一共三房,任大最高,是怀宁侯的嫡支,二爷是庶出,二是袁家也就是陈夫人的堂妹,虽家族有些没落,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太太的意思是,这两家比起佟氏,根基都要深。

    析秋乖巧的点点头,知道大太太在给她做准备功课,她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可析秋却觉得大太太说的有点夸大其词,文宗在位六十年,后十年有些昏聩,那些权贵功勋便有些收不住势,开铺买卖甚至连民间私盐也大张旗鼓的掺了一脚,十年后承宗继位,不知是他等了太久老皇帝才死,憋了满肚子的怨气,还是他看那些权贵早就不顺眼,登基后就借着杭州府决堤案顺藤摸瓜,一口气废了十二家的爵位,那十二家中就包括怀宁侯马家。

    好在承宗在位只有十年,他死后其弟发动了“乾宫之乱”,将承宗的太子以及皇子杀的杀贬的贬,那位弟弟顺利登基,他就是现任皇帝德宗,在乾宫之乱时那被废的十二家功勋,有六家很幸运的押对了宝,恢复了爵位还了宅邸,但这其中有武进伯府却不包括怀宁侯……

    老伯公爷为人圆滑,据说当时他正在内务府领补贴银子,一看苗头不对,就莫名其妙的在城门放了把火,那一把火堵住了八皇子的西山大营进宫的路,为德宗争取了宝贵的时间,现在无从查证伯公爷真正的意图是什么,但是很他走运,被德宗记在功臣一栏,成功的恢复了爵位。

    怀宁侯和武进伯一直是姻亲,武进伯不知在德宗面前说了什么,德宗大笔一挥恢复了怀宁侯的爵位,但却没有把原来的宅子还给他们,不过这样已经是万幸了,所以现在的怀宁侯不过空挂着名头罢了,比起佟府这样几代书香,又有得力的人在朝为官的,外面又有铺子田庄的,差了不止一截半截。

    至于二,袁家没有爵位,早就没落了,也就陈夫人那一支还过得去,嫁给庶出二爷的二这只骆驼是不是比马大,真不好说。

    不过这些与她无关,她顺从的道:“女儿记住了。”

    大太太不知析秋心思,依旧不放心的叮嘱着:“伯公夫人为人和气,话却不多,她若问你话你老实答了便可,也不用费尽了心与她说话。”

    是怕她话多让伯公夫人不喜吧,竟这样的紧张谨慎?

    大太太又道:“园子里唱戏不要乱跑,免得碰到不该碰的人。”

    “是!女儿谨记在心。”析秋从马车的暗格里拿出茶壶,为大太太倒了杯茶,大太太接过茶目光在她绿油油的衣服顿了顿,眉头又几不可闻的蹙了蹙。

    析秋装作没有看见,垂着头安静的坐着。

    不一会儿直行的马车拐了弯,窗外就听到随车婆子的说话声:“太太,到南宜坊了。”大太太就点点头,目光一转道:“到南宜坊你左拐从羊角胡同穿过去,到了羊角胡同你喊我一声。”

    “是!”婆子应了一声,马车随后又拐了个弯,进了个两辆马车可并行的胡同,渐渐的胡同变窄,只能单独走一辆马车。

    析秋不明白,好好的怎么拐了弯……

    后来才知道,羊角胡同里住着江家,佟慎之的未婚妻……

    大太太是真的着急了吧,连江家都提过让佟慎之先纳房妾室,大太太也有这意思,可是大少爷却坚决不肯,说哪有正妻未娶妾先进门的!

    可到了江家的门口,大太太只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又呼啦一声放了下来:“走吧!”语气不大好。

    析秋在这一掀一放中,看到一座落了漆显得有些陈旧的院子……

    随后,马车出了羊角胡同,又拐了几个弯停了下来,车外有婆子卸了门槛,马车从侧门进了任府院子,佟府随行的赶车婆子退在了门口,换了任府内的婆子驾车,又行了半盏茶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有个脸生的婆子掀开帘子对大太太笑道:“夫人,陈夫人让我告诉您一声,她在里面等您。”她又笑着伸手进来:“奴婢扶您下车。”

    已经到了二门了。

    大太太笑着把手递给她,踩在脚凳下了车,析秋也由着赶过来的司杏扶着下了车,房妈妈上前拿出一个定蓝色的荷包,赏给了那个婆子并着几个赶车婆子,随后佟析言佟析玉也下了车朝这边走了过来,一行人在门口站定。二门那边才有个穿着蜜色褙子的妇人迎了过来,圆圆的脸上堆满了笑:“佟夫人!”她朝大太太屈膝行了晚辈的礼,歉疚的道:“让你久等了!”

    大太太抬了她的胳膊,也是满脸的笑:“这是大吧,我也才到,您不用客气。”

    任大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嘴唇很薄肤色很白点着淡淡的胭脂,长的很小巧,她虚扶着大太太:“婆母本是要亲自来,可里面来了好几位夫人,她走不开只能遣了我来,还望夫人不要责怪。”她说着目光看向大太太后,眼底随即露出惊艳之色,感叹道:“这三位是佟小姐吧,可真是一个赛一个的俏丽。”

    大太太客气道:“担不得任大夸奖。”又指着析秋这边道:“这是老三,这是老六,这是老八!”

    三位小姐就朝任大福了福。

    她们是平辈之人,可任年龄稍长,她就侧受了礼,目光在佟析言和析秋上打了个转,又转虚扶着大太太:“劳夫人换了软轿,从这里进去还要些脚程。”

    析秋眉头挑了挑,她们从外院进来就走了小片刻,如果从二门到内院还要坐软轿才行,那武进伯府是不是有三个佟府那么大?

    心思转过,已经有小轿落在她们面前,析秋上了佟析言后面的轿子,司杏司榴一左一右护在旁边,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轿子终于停了下来,耳朵里已经能清晰听到稀稀拉拉的锣鼓声,像是在做开台前演练。

    析秋下了轿,大太太已经和任大上了小径,析秋紧随其后进了红漆琉璃顶两边屋檐翘立的宽大院子,进了垂花门就有扑鼻的香味拂面,旁边整齐列着三四个未留头的小丫头,见到她们大大方方行了礼,房妈妈就随在后面拿出荷包一一打了赏,又上了两节台阶,佟府跟来的丫鬟们随着一个婆子去了旁边歇脚,三位小姐跟着大太太进了正房。

    厅里放了七八张椅子,已经有六七个妇人坐在里面,而陈夫人则虚坐在一个黄花梨长玫瑰椅边上的绣杌子上,满脸堆笑的和一位老夫人说着话,见到大太太进来陈夫人迎了过来,朝任大笑道:“累着妹妹了。”携了大太太的手。

    析秋就看到任大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很自然的放开大太太的手:“什么累不累的,您不是也替我照顾母亲了。”又看向大太太:“都是一家人,我去迎佟夫人也是应该的。”

    陈夫人脸色僵了僵,就听大太太笑道:“再站着我可真累了!”任大和陈夫人都笑了起来,那一点点尴尬随之化解,陈夫人掩袖而笑:“您可是贵客,若是怠慢了老夫人可是要罚我的。”

    析秋佩服的看了眼大太太,这样的为人处事甚至说话技巧,可都是她要学习的。

    三位小姐按齿序走在大太太后,大太太和上座的妇人行了礼,析秋才知道她就是伯公夫人,等到大太太引荐她们,析秋余光飞快的打量了一眼伯公夫人,穿着一件蜜色云纹的团花褙子,头上戴着赭色抹额,体圆润富态,皮肤白皙不见什么皱纹,看上去约莫五十岁左右。

    她笑眯眯的看着三位小姐,一一点评道:“三小姐明艳,六小姐乖巧,八小姐端庄。”又看向大太太:“夫人好福气啊。”

    大太太笑道:“夫人夸奖了,就怕待会淘起来就惹夫人的嫌了。”她看向三个女儿:“快跟夫人见礼。”

    三位小姐上前一步,就有小丫鬟眼捷手快的在她们面前放了三片秋香色的褥垫,三个人规规矩矩行了大礼,伯公夫人边一位姓韩的妈妈就拿出三个匣子出来,分别递给三位小姐,伯公夫人笑眯眯的道:“地上凉也别在意这虚礼,都快起来。”

    佟析言接过见面礼就笑着起来,析秋跟在她后也起了,伯公夫人目光在三人上停了停,又单看了析秋一眼。

    大太太眼底就露出悦色,一边陈夫人笑道:“伯母……佟夫人可还站着呢。”伯公府夫人亲昵瞪了她一眼,嗔道:“就你知礼!”

    仿佛和陈夫人的关系比任大还要亲近几分。

    伯公夫人指着右边的一位妇人给大太太引荐:“这位是怀宁侯夫人,这位是马大,马二。”

    析秋看见任大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边正和怀宁侯夫人说着话。

    原来是任大的娘家人,大太太一一见了礼,三位小姐也见了礼,怀宁侯夫人各赏了见面礼,伯公夫人又引荐了另外几位妇人,有锦元伯的黄夫人,武威侯的许夫人,还有少詹士的方夫人……

    大太太和众人见了礼,又引荐几位小姐,一屋子欢声笑语,环佩叮当。

    大家相互寒暄客后,大太太就隔着三张椅子,与少詹士的方夫人比邻坐着,三位小姐坐在大太太后的小杌子上,又有丫鬟上前奉了茶。

    坐下后析秋才看见,佟析言旁边还坐着一位小姐,穿着桃红色的褙子,圆圆的脸庞嘴边两个酒窝,年纪约莫十二三岁长的很可,她见析秋朝她看来,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道:“我姓方。”又指了指前面少詹士的夫人:“这位是我母亲。”很

    “原来是方小姐。”佟析言笑的端庄大方:“这两位是我六妹妹,八妹妹。”

    析秋和方小姐互见了礼,又重新坐下,安静的听着大人们说话。

    又聊了会儿,门外又有两位妇人相携而来,这一次伯公夫人也亲自下了玫瑰迎了过去:“老姐姐……”

    大家也都随着站了起来,忽上前虚扶着,或笑望着打着招呼。

    这时,旁边那位方小姐看着当前的一位年纪稍长的妇人道:“是寿宁伯娄老太君。”又看着另外一位年轻的:“这位是娄夫人。”

    看来经常出席这样的聚会,析秋朝方小姐点点头,对于她的心介绍表示感谢,佟析言则目露艳羡的与方小姐低低聊了起来:“方妹妹知道的好多,你经常来武进伯府吗?”

    佟析玉捏着帕子显得有些紧张,僵直的坐在析秋边。

    析秋打量着寿宁伯夫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几岁,可听伯公夫人喊她姐姐,想必年纪还要长她几岁才是,而她边的娄夫人却一脸憔悴,施了粉的脸上隐隐露出脸颊旁边的斑纹。

    “可总算把您盼来了。”伯公夫人笑着虚扶着娄老太君,两人并肩坐在玫瑰上。

    娄老太君含笑的目光在厅里立着的众人上扫了一圈摆手道:“都别虚礼了,快坐下。”又看向伯公夫人:“怎么没瞧见孩子们。”

    伯公夫人道:“园子里唱戏人多又杂,他们又是淘的没边儿,我让人领到外院伯公爷那里去了。”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伯公夫人又为娄老太君引荐了大太太和方夫人,娄老太君笑看着大太太:“这位就是少年进士的母亲,昨我才和大媳妇说到你,竟把那孩子教的这样的出色。”他说着目光睃了眼娄夫人,就见娄夫人脸色微变,垂下了脸。

    大太太心里一跳,前几才听说寿宁伯的长公子在青楼与人打架的事,想必娄夫人正为这事不快,她想过便笑着上前道:“什么出色不出色的,是个书呆子罢了……”娄夫人就感激的看了眼大太太,娄老夫人抿唇笑笑,看向大太太后:“这几位是府上的小姐?”

    大太太就引荐佟析言,析秋和佟析玉。

    三位小姐上前见了礼,娄老太君赏了见面礼,是三支一摸一样的金钗,她点头道:“模样生的都齐整,是不错的孩子。”

    仿佛意有所指!

    “也别在这里坐着了……吃了饭好早点听戏。”伯公夫人笑着站了起来,去扶娄老太君:“今儿可特地为按您的口味备的菜,也不知合不合您的口味……”大家说说笑笑随着她出了正厅,移步到左边的一间四五十平的侧厅里用午膳。

    伯公夫人,娄老太君,并着大太太,怀宁侯夫人坐了一桌,陈夫人,娄夫人,方夫人,任大等人开了一桌,三小姐,六小姐,八小姐并着少詹士府的方小姐坐了一桌。大家安静的吃了饭,又移到正厅歇脚喝茶,这时任大在伯公夫人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伯公夫人就看向大太太道:“萧二夫人带着萧小姐来了,正往聆兮阁里去。”

    原来是佟析华来了,大太太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来。

    伯公夫人就起道:“咱们也过去吧,那边戏台子也准备好了。”大家又簇拥着伯公夫人和娄老太君去了聆兮阁。

    析秋安静的跟在大太太后面,上了小径又穿过一个穿堂就进了一个宽敞的厅里面,四面都是红漆的圆柱,又垂了绡纱的帘子,戏台在正对面的亭子里,亭子外围了半圈的红绸,这样做非常巧妙既能让看戏的看清台上的戏,可外面的人却看不清里面的人,拉了红绸戏子也不能满花园的乱跑。

    想的很周到!

    一行人刚刚走进去,佟大小姐佟析华就和一位小姐迎了过来,朝伯公夫人和娄老太君见了礼,又和另外几位夫人互相行了礼,伯公夫人拉着她的手道:“你就陪着你母亲坐,让萧小姐去和佟家几位小姐做做伴吧。”

    析秋眉梢微挑,原来是宣宁侯的胞妹。

    佟析华满脸的笑应道:“如今我是客,自是客随主便……您就是把我安排到马车里坐着,我也愿意。”

    伯公夫人笑着看着大太太:“这孩子可是我们的一块宝,有她在的地方,连锣鼓也不用了,闹的很!”

    大太太也笑着道:“自小就是个闹人的。”又看向佟析华:“你来了,姑爷的起居可安排好了?”佟析华亲昵的挽着大太太的胳膊:“您就放心吧,他今儿也来了,正在外院呢。”

    大太太目光一闪,露出若有所思的表,佟析华就凑到她耳边小声道:“老四在这里,婆婆让他来瞧瞧。”

    眉梢一挑,大太太笑了起来,析秋几人立刻上前和佟析华见礼:“大姐姐!”

    佟析华目光在三位妹妹转了一圈,笑道:“三丫头今儿可真漂亮。”又看向站在一边的萧二小姐,携了她的手:“这是二小姐。”

    “二小姐好。”析秋看了她一眼,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浅紫色的素面褙子,头上戴着赤金缨络簪子并着一只朱钗,瓜子脸材纤长,一双丹凤眼眼角微翘,看上去淡淡的,析秋不由想到那在普济寺外见到的萧四郎,两人的眼睛非常相似,不同的是萧二小姐清亮许多。

    念头闪过,萧二小姐已侧着回了礼。

    “二小姐难得出来,去和三丫头她们坐坐吧。”大太太看向几个女儿:“陪二小姐说说话。”

    几个人坐在大太太和佟析华侧的杌子上,萧二小姐则坐在佟析玉的隔壁,也不说话只垂着眼眉,仿佛眼前闹的场景与她无关。

    佟析言仿佛交际名媛,不过小半刻功夫就和方小姐混熟了,方小姐好像对伯公府很熟悉,佟析言就有意无意的着她的话。

    不一会儿锣鼓响了起来,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是一出析秋没有听过的戏,唱腔有点接近京剧,可扮相上却又似昆剧,她听的不是很懂,只知道是一出才子佳人月下相会的戏,直到后来才知道她听到的第一出戏名叫“玉玲珑”。

    是由一个孩子而引起的故事。

    期间有丫头轻手轻脚的进进出出,端茶倒水,大太太和伯公夫人,娄太夫人,娄夫人说话,又有陈夫人八面玲珑的四处聊着天:“二夫人气色红润,我瞧着脸颊上也长了些呢。”陈夫人笑着打量着佟析华。

    大太太也转头仔细去看佟析华,眼底闪过一丝明亮,佟析华则摸着脸道:“是吗,我自己倒没觉出来。”

    陈夫人掩袖笑道:“瞧哪能觉出来。”

    大太太也笑了起来。

    旁边伯公夫人朝这边看过来,笑道:“说什么可笑的,让我们也听听……”娄太夫人看上去神严肃些,并未搭腔,娄夫人始终没什么精神似的,坐陪在一边,陈夫人就笑着答道:“是在说二夫人,几不见越发的标志了。”

    佟析华脸颊微红的侧开脸:“夫人又拿我打趣。”伯公夫人目光就在佟析华脸上转了一圈笑道:“这么一说我倒也瞧出几分来,确实比前些子气色好些!”她又看向大太太:“以往佟夫人不大出来走动,我们只道佟府只有一位小姐生的如花似玉,如今瞧着,竟是一个个跟画里走出来似的。”

    “可不是!”陈夫人接了话:“我那瞧见,也是这么个感觉。”

    这么一提,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落在大太太后几位小姐上,三小姐正眉眼含笑媚和方小姐说着话,八小姐拘谨的坐着,六小姐虽端坐着但眉宇间却露出怯弱羞的模样。

    庶女终归是庶女,比不得嫡女的大气端庄,方夫人唇角微勾看向自己的女儿,越发觉得出众。

    大太太眉头略皱了皱,笑着道:“夫人可别再夸了,这几个丫头平淘的很,今儿夸了还不知得意成什么样呢。”是在说佟府的嫡女庶女一般养着的,生活行动自由的很。

    伯公夫人笑道:“这个年纪本该活泼些。”又指着任大道:“这些戏怕他们也不听,你遣几个稳妥的丫头,陪着她们到园子里转转,走动走动!”

    大笑着应了,走了过来:“几位小姐要是听着无趣,我让人陪着你们去后花园转转可好,那边有片桃林,正开着呢,你们可要去瞧瞧。”

    几位小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方小姐带头起:“那劳烦大了。”她又转过对着析秋几人道:“几位姐姐随我一同去吧。”

    “好啊!”佟析言紧随方小姐站了起来,佟析玉则看向析秋,析秋去看大太太,大太太转过脸目光在佟析言面上一睃,闪过一丝冷意,转眼笑道:“都去吧,也免得在这里吵着夫人们听戏。”

    析秋只得随着几人起,这时只有萧二小姐坐着没有动,任大就笑着道:“二小姐可是累了,我让人陪着你去厢房歇歇可好?”

    析秋眼底闪过丝疑惑去看萧二小姐,只见她笑着道:“我没事,就坐在这里听听好的。”好像很喜欢这出戏似得。

    任大仿佛很习惯她这样,全不在意的就笑着道:“那萧小姐稍坐,我叫人给你上些果子点心来。”转了又指着一个大丫头:“你带几个婆子陪着几位小姐去桃花坞,路上担心着些。”

    那丫头福应诺,又朝析秋几人屈膝行了礼:“几位小姐请随奴婢来。”

    几个人又去和几位夫人辞了,一行人翩翩袅袅上了小径去了后花园。

    ------题外话------

    后花园能不能碰到帅哥呢?

    答: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