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暗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析秋心里泛酸,脸上却是笑了起来:“我求了大太太。”她顿了顿,仔细打量了一遍夏姨娘,露出自责的表:“原本只是托词,没想到您真的病了!”

    夏姨娘抓着她的手,摇着头道:“六小姐快别胡思乱想,就是我体不争气。”她喘了口气:“七少爷怎么样?秀芝说烧退了,我心里还是不放心,可又不敢让她总朝你那跑,怕大太太知道又给你添麻烦。”

    “他没事,昨晚烧就退了,今天司杏去瞧过,虽然还没什么精神,可已经能吃东西了!”

    夏姨娘松了口气,脱口而出:“我昨晚做梦还梦到了二少爷,也是他这般年纪,就……”她意识到自己说了糊话,忙停住了双手作揖:“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七少爷命大福大!”

    析秋笑了起来,拉住夏姨娘的手,握在手里道:“不过一句话姨娘何必这样。”

    夏姨娘点点头,仿佛想起了什么,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她:“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自从五年前析秋大病醒来后,她就觉得她的女儿有了很大的变化,稳重,隐忍,做事稳妥从未再让她过一次心,反而是自己处处给她添麻烦。

    析秋朝门口看了看,点头道:“姨娘这样病着,不如去求大太太去普济寺住几天吧,哪里清净也方便养病,若是大太太问起来,你就说府里最近不安生,你去吃半个月的斋,念经祈求阖府平安!”

    夏姨娘惊恐的看着她,紧紧抓着析秋的手,脸色泛白:“是你有什么事,还是七少爷有什么事?你不能瞒着姨娘!”

    析秋安抚着她,又替她捋了捋不乱的鬓角,语气极尽轻柔:“姨娘别乱想,七弟好好的,我也好好的。我就是担心你的体,想让你去庙里清净几天。”

    夏姨娘凝视着她,见她面上有着浅浅的笑意,目光清澈明亮,她心里不安的感觉消散了些,松了口气点头道:“也好!我也想去给七少爷求道平安符,念几长生咒保佑你们两个平安康健。”

    析秋眼角泛酸,趴在夏姨娘的膝头,声音闷闷的:“都是女儿没用,不能让姨娘和七弟过舒心的子。”

    夏姨娘眼泪落了下来,怜的摸着女儿的脸,她这一生已经到头了,所有的念想都是一双儿女能过的好,可是,这般可心的儿女,却因为她的份受尽委屈和屈辱,她满是自责:“都是姨娘没有用,都是姨娘没有用,害了你们……”

    析秋不想让夏姨娘太过激动,赶忙擦了眼泪勉强笑着道:“七弟懂事了,我也长大了,只要姨娘好好的,总有好子来的!”她起给夏姨娘倒了杯茶放在她手里,又重新坐下道:“去普济寺让秀芝秀兰陪着,旁的人也别跟着,人少了反而清净。”

    夏姨娘点点头,面露关切道:“我不在,你可要照顾好自己!”正说着,忽然门外响起秀芝的说话声:“罗姨娘来了,快屋里坐!”

    “夏姐姐可睡了?我也没事就是过来瞧瞧。”罗姨娘的声音很高,仿佛故意抬着声音般。

    秀芝面露为难,正犹豫不知该怎么回答,忽然门帘子掀开露出析秋浅笑的面容:“罗姨娘!”

    罗姨娘瞧见析秋,脸上掠过诧异,她与六小姐不过几面之缘,印象中她还是个清瘦的孩子,今天一瞧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那青涩羞怯的小姑娘,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一件桃红色的褙子明艳端庄,青丝挽着坠马髻斜插了两朵素净的珠花,妍丽中透着几分秀雅。

    竟比夏姨娘还清丽了几分!

    她愣了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福了福道:“六小姐!”目光在帘子打了个转:“没想到六小姐在这里,我来的不巧!”却并没有走的意思。

    罗姨娘是聪明人,她又和夏姨娘住隔壁的院子,自己来这里她必然早就知道,既然知道她在还特意过来,想必是有什么话对她说,析秋心底笑笑在榉木四出头的官帽椅上坐下来:“姨娘刚吃了药睡了!”她看着罗姨娘:“罗姨娘快坐吧,你这么站着我倒不好意思了。”

    罗姨娘也不客气,坐在了析秋的斜对面:“她这子就是弱了……”仿佛很感叹的样子。

    析秋依旧保持着笑容,看向立在一边有些尴尬的秀芝说道:“劳烦姐姐给我和姨娘泡杯茶。”

    秀芝一个激灵,深看了析秋一眼,不明白她怎么会和罗姨娘有话说,不过六小姐向来有主见,她这么做也必然有原因,也不再多问什么立刻福了福道:“奴婢这就去!”关了门走了出去。

    罗姨娘穿着一件梅红色绣着杭菊的褙子,下一件粉白色的综裙,挽着牡丹髻头插着金海棠珠花步摇,并着一只点翠玉簪,耳朵坠着镂空红宝石耳坠,材高挑纤长凹凸有致,全不像生育过两个孩子的女人,若非眉宇间一点晦暗,端的明艳照人风万种。

    析秋想到府里的传言,说罗姨娘曾经是官家女子,后来家里犯了事,她也被连累充了奴籍,后来被佟大老爷的上司看中,就转送到佟府,刚来时罗姨娘也做低伏小过,可在五小姐夭折后,她就变的郁郁寡欢不与人来往,这样的形到她儿子胎死腹中打住,她似是彻底放开了,不但不去大太太那里晨昏定省,还处处找几位姨娘的麻烦,几乎闹的全府鸡飞狗跳。

    若非佟大老爷发了话,大太太早不知把她如何处置了。

    析秋很理解她,一个妾室没了丈夫的宠,子嗣又绝了,她的人生还有什么盼头?!

    既没有盼头,便没有什么可让她忌讳的。

    念头一闪,她笑道:“姨娘来可有什么事?”与聪明人说话并不需要拐弯抹角。

    果然罗姨娘眼中一瞬错愕后,便笑了起来:“六小姐果然是爽快人!”她抚了抚很平整的衣袖,笑道:“六小姐可知道我来佟府前在什么地方?”

    析秋一愣,她有必要知道这些?!

    罗姨娘很满意她眼中的错愕,笑道:“我祖上是岳州府的督军师爷,后来岳州知府牵连到德宗三年的八王爷谋反案,我们家也抄了家,男丁流放,女眷入了奴籍,死的死散的散……”

    析秋眉头微皱,她明白罗姨娘这么说一定有原因,便笑着做出认真聆听的模样。

    罗姨娘脸上闪过一瞬的悲愤,不过转眼她又恢复了平静:“六小姐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说这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事,其实也不算全无瓜葛,我入了奴籍后就被原湖广布政司马大人家买去做了丫鬟,不到两年又送给了大老爷。”她仿佛想到了人生最美妙的时光,连笑容都带着甜蜜:“到了佟府以后,直到过了三年,我偶然间遇到了我以前同在马家当差的姐妹,你知道她现在在谁家吗?”她自言自语又摇摇头:“你一定不知道,她在武进伯府,是伯公爷的妾室。”

    原来是这样,析秋恍然大悟。

    ------题外话------

    六一儿童节快乐哦~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