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示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太太,六小姐来了。”房妈妈将墙角的油灯挑了亮了些,又隔着纱帐去喊大太太。

    里面传来大太太带着睡意的声音,她翻了个坐起来,房妈妈听到动静就掀开帐子,拿了件小袄给她披上,又塞了个深蓝双金的大迎枕垫在大太太背后,转去端炉子上温着的茶。

    大太太漱了口,又喝了半杯的茶叹口气道:“什么时辰了?”

    房妈妈自怀里拿出来怀表看了一眼,道:“丑时末。”她顿了一顿:“六小姐满的雨水,眼睛也红红的,正跪在外面呢。”

    大太太眼角一挑,显得有些惊讶:“六丫头?可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房妈妈朝门外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借着洗漱的功夫,去了二门一趟。”她凑着大太太耳边,细细的将事说了一遍。

    “天青?”见房妈妈点头,大太太沉了脸,手指细细摩沙着茶杯,未曾说话。

    房妈妈点点头,面露郑重:“奴婢又特意去表少爷院子里转了一圈,墨菊还没起,雏菊正端了衣服去洗,她昨晚值夜,说表少爷子时就回来了。奴婢就看了眼盆子里的衣服,全是干爽的,没有淋雨的样子。”昨晚是子时末开始下雨,如果徐天青没有淋雨,也就验证了墨菊的说法。

    “天青是个守礼的孩子!”大太太面色稍霁,不知是满意房妈妈,还是满意事的结果,挑眉道:“钱妈妈一走,六丫头就让人绑了雨?那秋云又是怎么回事?”

    房妈妈低声回道:“听婆子说,钱妈妈一走雨就发了疯一样骂六小姐,骂的很难听,也不见六小姐发脾气,只听雨骂了半天,忽然就掀了桌子,六小姐这才发了火,让司榴绑了起来。至于秋云……”她脸色有些难看,这两个丫头是她调教,如今出了这样的事,让她以后怎么在大少爷面前做人:“秋云是大少爷捆的,说是一山从大少爷房里拖出来的。”

    大太太眉头微皱,沉吟了半晌才道:“让她进来吧。”

    房妈妈点头走了出去,转便领着析秋进来。

    析秋从佟敏之的院子出来,直接来了这里,又在雨里淋了,上耦合色的褙子,里头的芙蓉色小袄皆湿了半边,发髻上也垂着水珠,脸色显得疲惫而苍白,她进门跪在了大太太的边,低声道:“母亲!”低低哽咽起来。

    看见她的样子,大太太皱着眉头己不可查的松了松,声音透着柔和:“地上凉,你这是做什么,衣服又没有换。”朝着房妈妈道:“让司杏取六小姐的衣服过来,就在这里换了。”

    房妈妈端了绣凳,又扶了析秋起:“六小姐快喝杯茶,有什么话慢慢说。”将茶递给她,自己走了出去,还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大太太就看着析秋,略带着审视,并未说话。

    析秋眼泪垂了下来,羞愧的低头道:“女儿违逆了母亲,母亲还这样宽宏,女儿无地自容……”

    大太太眼底露出满意之色,坐直了子拢了拢上披着的褙子,这才问起原因:“到底怎么回事?”

    “适才女儿一时气不过,将……将雨绑了。”并没有告状的意思,只将事的结果告诉了大太太:“女儿原本想等母亲起后请母亲做主,可是一时气不过就……”将事讲了一遍,却故意未说雨秋云的目的:“女儿该请母亲做主的,是女儿鲁莽了……还请母亲责罚!”

    析秋垂着脸,无措的坐在绣凳上,大太太看着她,叹口气道:“这点小事,你又何必如此,不过是两个丫头。你子向来敦厚,定是气不过了才如此做的,我瞧着那两个丫头也着实没了分寸,原瞧着还算机灵才送到老七那里去,如今到是我看走眼了。”她顿了顿,沉吟了片刻又重新靠回了枕头上:“你这孩子也太过软弱了些,不过这点事,就让你这半夜淋雨,闹的一府不安生。”

    析秋又跪了下来,抬着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大太太,自责道:“是女儿做事欠考虑……辜负了母亲!”语气真挚,仿佛内心做着强烈的挣扎。

    大太太忽然笑了起来,拿出自己的帕子,亲切的递给析秋:“大家小姐,这像什么样子,快擦擦眼泪!”又朝门外喊来房妈妈:“那两个丫头也别送过来了,直接派几粗使婆子,送到通州的庄子里去。”竟是问也不想问,就要把人送走了。

    无条件信任析秋,这是在抬举她。

    房妈妈推门进来,微微诧异,却笑着应着了。

    析秋眉头略蹙了蹙,大太太这样自然有佟慎之的因素在里面,可大太太眼下明显是卖了她一个面子,两个丫头是大太太的人,自己不但打了还直接绑了起来,这等于是在打大太太的脸,可大太太却什么也没有说,就把人打发了。

    以大太太的为人,这样做必然有缘由……

    难道婚事已经谈到这样的地步,所以才什么也不问,就给她天大的面子?

    析秋想到昨晚徐天青的话:“武进伯府共有三位公子,任大公子捐了个四品同知,正打理着府上的庶务,二公子是庶出,与我同科也是今年下场秋闱,三公子虽有些顽劣,但为人还算仗义!”徐天青毕竟是男子,看问题的角度与女子截然不同。

    析秋当时顾着佟敏之,没敢细问:“多谢表哥了。”

    徐天青却有些不解,问道:“六妹妹何以打听武进伯府的事?”他忽然脸色一变,体一寸一寸变的僵硬起来:“难道姨母她……可是你才十二岁……”话说不下去,十二岁是也到了考虑婚事的年纪了。

    析秋心底无奈,脸上却挂着得体的笑容:“没眼的事,三姐姐四姐姐都还没定呢。”

    徐天青募然松了口气,脸色也一点一点恢复过来:“也对,也对!”

    现在想想,若真只是顽劣,堂堂伯公府又怎么会在她们这样的人家选个庶女做继室。

    难道满京城就寻不是家世清白,品貌端庄的女子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