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回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养了半个月的病,析秋也没闲着,不是佟析砚来看她,就是几个少爷面前的丫鬟连番来问,析秋觉得不好意思,就让人要了几个人鞋的尺寸,给大少爷做了一双墨绿色的棉布单鞋,佟慎之拿着鞋目光在蓝色的鞋帮上转了圈,又落在了那几枝君子拔的绿竹上,面色不变的交给小厮一山:“该换衫了。”

    一山通透,第二天就并着衫整整齐齐摆在边上。

    三少爷的一双玄色的棉布单鞋,上面绣了一个胖胖的可的弯刀,三少爷不释手,当时就穿在脚上逢人就抬脚炫耀:“六姐姐做的鞋又好看又舒服。”又道“这把刀正是我看中的兵器!”

    表少爷的则是一双蓝色的,上面用银线隔纱满鞋镂空的绣了白云,寓意平步青云。

    徐天青亲自动手,从衣柜里翻出个檀木红漆匣子,里面有七八封字体娟秀的信,还有几副绣工不一的扇,有的是析秋才开始学刺绣时做的,阵脚细密不一,竹子歪歪扭扭,每一幅绣品都能看到她的进步和变化,直到如今手中的这双绣鞋,更是行云流水以假乱真。

    一样一样细细看过,又重新摆好,将鞋子用棉布帕子包起来小心翼翼放在匣子里,又锁好重新放回去,想到那鼻尖萦绕的香气,红了耳朵。

    七少爷鞋子最不缺,因为在长体,析秋几乎每月都会有新的给他,纵是这样他还老不乐意的盯着佟全之的鞋子嘟囔了半天。

    过了两又收了各自的回礼,析秋绞尽脑汁的又统一回了扇,然后又得了回礼,她便开始认真思索要不要继续绣下去。

    “大少爷也真是的,竟让人送了布料来,说他留着没用,不如送给小姐。”雁和佟慎之是属于两种人类,思想上完全没法沟通:“也不知那位守孝的江小姐以后能不能受的了大少爷。”

    大少爷今年十八岁,十四岁时就订了亲,对方是鸿胪寺卿的长女,因两方年纪都不大,双方商议再等一年成亲,可当年佟府老太爷就去世了,适巧佟慎之刚刚中了举人,便闭门谢客守孝,去年孝期刚过就考了进士又点了庶吉士进了翰林院,正要重提婚事,那位江大人却又一睡未醒,江小姐又得守孝三年。

    大太太吵着要退婚,江家虽世代簪缨,可没了岳丈相助小舅子尚且年幼,旁的人还不是隔了一层,大少爷如今又是少年进士,前途无可限量,便和大老爷吵了几个月,最后佟慎之一句话歇了战火:“若退婚,我便终不娶!”

    大太太蔫了,大老爷欢乐的回了任上,满京城里人人都夸佟府清贵仁义。

    接触之后,析秋也觉得这位寡言少语的大哥非常有趣:“他若有意送料子给我,又怎么会送宝蓝色?”是在告诉析秋,他很喜欢宝蓝色,而那绢布又是细纱罗绸的,只适合做男子的夏衫直缀。

    雁瞠目结舌,哭笑不得:“是在拐着弯的让您给他做件夏衫?!”

    析秋只是笑。

    拖了半个月,大太太那里却不能再拖,这一早上起来,换了件清爽的芙蓉色褙子,配了件柳绿的挑线裙子,去了智荟苑。

    大太太见她进来,脸上都是笑容:“这半个月不见,竟是瘦了一圈。”又指着房妈妈:“去,让厨房加几个荤菜,今让几个丫头都留我这里吃饭。”想了想又加了句:“六丫头吃肘子,记得加上。”

    析秋起福了福:“谢母亲。”另外两个也起谢了。

    佟析言还在抄佛经中,大太太免了晨昏定省,实际上她根本出不了院子,所以并不在列。

    大太太又笑道:“三月三我约了陈夫人去普宁寺吃斋,也不过还有半月,你们也都准备准备。”

    几个女儿眼睛一亮,对于来了五年才出过一次门的析秋来说,虽只是寺庙,可也让她非常高兴。

    “那时候天气应该很暖和了,我穿那件桃红的褙子怎么样?或者湖绿色的也可以。”佟析砚难得这么兴奋:“六妹妹穿那件月白的,你穿白色好看。”

    析秋掩袖而笑:“好。”又笑着打趣她:“我怎么记得你那件湖绿色的,是去年做的,你确定你今年还能穿?”

    佟析砚恍然想起来,她今年好像没做湖绿色的衫,又存了侥幸:“我没你长的多,应该可以穿的。”

    析秋就笑了起来,就连房妈妈也捂着唇满脸的喜色。

    大太太就瞪了眼自己的女儿:“若真想穿让针线上再赶一件出来就是,何必穿去年的。”又看看析秋和佟析玉:“给六丫头做件茜红的,给八丫头做件鹅黄的。”

    佟析砚和佟析玉都笑了起来,析秋却暗暗皱了眉头。

    一个湖绿一个鹅黄,为何独独给她做了红色?

    陈夫人,莫不是尚书府的陈夫人?

    府里的丫头婆子知道要出门玩,一个个兴奋的整里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聊着普济寺斋菜,就连山脚下的排摊也细致的说着,可大太太一句话又将众人打入谷底:“要等三小姐抄完了法华经,她才能去庙了,若是抄不完就再议子吧。”

    于是,丫头们开始轮番在王姨娘门口转悠。

    佟敏之边的雨,秋云两个大丫头也去示威,她们自持是大太太的人,又是少爷边服侍服侍的,在王姨娘门口闹的最凶,说的话更是难听之极。

    王姨娘先是气的大骂,可骂了两天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反而被那些小丫头们占了上风,沉寂了一她一反常态的拿了瓜果点心出来:“头毒辣,几位姑娘也进来坐坐,免的站在这里晒着了。”又的拉着雨的手:“早听说姑娘贤惠,也帮我劝劝三小姐早些抄了的好,免得误了大太太的子。”

    雨,秋云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昂着头进去:“去就去!”见到三小姐就一通冷嘲讽,王姨娘也不生气,反而不停夸赞两人,还各赏了银手镯:“两位姑娘生的好,又这样知书达理,以后一个屋檐下相处也是一家人,大家也提前走动走动。”

    雨秋云眼睛一亮,羞红了脸。

    王姨娘目光一闪,亲的拉着她们的手:“我是过来人,两位妹妹何必如此,阖府里谁又是傻子,大太太把你们放在七少爷边的,你们又是这般年纪,用意谁不清楚!?”说着笑了起来:“说起来,我都是要请教两位妹妹的,我虽年长些,到底没养过少爷,可在永州时一位刘道婆断我这胎定是位少爷,这养儿谁都会,可伺候少爷,满府里丫头谁也没你们有经验不是。”姿态摆的非常低!

    这话说的二人心坎上了,大少爷边根本没有丫头,四个小厮懂什么,二房那边还轮不到她们心,满府只有她们两个是七少爷边大丫头,算起来自是她们最尊贵,伺候少爷的活也是最熟练。

    三人聊的颇为投机,自那之后几天雨秋云过去坐坐。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