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装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这时析秋上一暖,佟慎之出现在她后,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上,声音沉沉的怒意明显:“去请了大夫来,扶着小姐们先回去。”

    他喝了些酒,就觉得吹了风后有些头疼,留了婆子小厮,便打算先回自己院子,这才走到半路便又赶了回来。

    房妈妈立刻福应了,析秋感激的看向佟慎之:“我刚刚已让人去请了大夫,软轿应该也该到了,表哥也受了伤,劳烦大哥多派人些伺候着。”

    目光落在她脸上,伤口的疼更是毫无察觉,徐天青看着析秋:“我没事,不过是小伤。”

    “送表少爷回去!”佟慎之皱眉吩咐边小厮,目光扫了眼白着脸的佟析言,落在哭泣不止的佟析玉上:“八妹妹既然没事就快些回去。”

    佟析玉如蒙大赦,由丫头扶着头也不回的出了林子。

    佟析言扶着墨香,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寻找时机装晕,回去后再和姨娘慢慢商量对策,胡思乱想之际,她没注意到正对面,析秋面容上一闪而过的笑意。

    佟析言抚额,摇晃着倒在墨香的肩膀上,还不待墨香配合的惊叫出声,周围已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六妹妹!”

    “姐姐!”

    佟析言不得不睁开眼睛,震惊的看着对面,析秋正柔弱的靠在佟析砚的怀里,所有人正紧张的围着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这边。

    佟析言气了个倒仰!

    “小姐……”墨香担忧的看着她,六小姐晕的也太是时候了。

    析秋被婆子抬回去,趁着没人之际拉住司杏的胳膊:“我怕是要”病“几天,若是大太太房里来人,你知道怎么说?”

    司杏有一瞬的错愕,随即镇定下来,看着析秋认真道:“奴婢省的。”

    析秋点点头,听到门外有脚步渐行渐近,遂闭上眼睛靠在迎枕上不再说话,一会儿大夫来了把了脉又开了药,她吃过药后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朦胧中就感觉到有很多人在边走动,晚上她醒来一次,就见佟析砚坐在头:“你怎么来了,母亲她……”

    佟析砚按住她不让她起来:“你好好歇着,母亲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析秋虚弱点头:“我没事了,你也不用过来看我,担心自己的体。”又拿着帕子给佟析砚擦了眼角:“不过小伤而已!到是表哥伤的不轻,大夫怎么说?”

    佟析砚皱着眉头,语气恨恨的:“开了外伤的药,说伤的颇重,恐怕会留下疤。”

    析秋心中叹了口气,五味俱全。

    “你也不用担心,我虽不能亲自去瞧瞧,但也让端妈妈去服侍了,又喊了七弟来问大夫诊断结果,说是除了这半个月不能沾水,等过些结了疤也就无妨了。”

    佟析砚怕她内疚,小声安慰着。

    析秋点头:“也多亏表哥,否则还不知现在什么个光景。”语气很似感叹。

    “我且问你!”佟析砚忽然抓着析秋的手,压着声音道:“你为何要和三姐姐抢帕子?”

    帕子?

    她她让雁收好了,并未想要现在拿出来,一来大太太的态度不明,二来她不能让大太太觉得她有别的意图。

    心中一动,她垂着头她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想给她洗洗罢了,到是没想到她较真了。”

    佟析砚自是不信,盯着析秋的脸:“不用诓我,你什么格我岂能不知道,帕子在哪里,拿来让我瞧瞧。”

    析秋犹豫了片刻,佟析砚却是着急,起站在门口:“雁可在?”

    下午给析秋换衣服,她仔细看过并没有帕子,只有可能在一直服侍她的上了。

    雁撩着帘子进来:“四小姐。”

    佟析砚也不拐弯抹角:“把帕子拿出来给我。”见雁看向析秋,她瞪着眼睛道:“你也不用问你们家主子,这件事我来做主。”

    析秋不再坚持点点头,雁就起在炕头的柜子里,拿出一方桃红的帕子来,上面绣了个小小的“言”字。

    她拿在手里,就有一股浓郁的花粉香气扑面而来,佟析砚连打了四个喷嚏,不一会儿鼻头就红了,她捂着鼻子喘着气嫌恶道:“竟学了这种下作的手段。”说着,又冷冷的笑了起来:“难怪那样的愧疚,替我整理衣裳,哼哼!没了我难不成她就能成了嫡女?没了我,她就能嫁到豪门贵胄,当了王妃不成?!”又看向析秋握住她的手:“得亏你聪明将帕子抢过来。”

    析秋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佟析言的目的根本不是她,而是想让佟析砚在她院子里发病,所有的东西都是她准备的,若是佟析砚又摔着又发了病,她这个主事者必然逃不了大太太的责罚。

    若真如此,那么自己办这次的宴席,不但得不到好处,甚至还落个办事不利的罪责,可能还因此被大太太嫌恶,被下人们嗤笑,重新回到以前被圈的生活……

    这才是她的目的!

    “这帕子?!”析秋显得有些不安:“还是别拿出去了。”

    佟析砚皱着眉头,似笑非笑的说着:“怎么不拿出去!?若不给她颜色瞧瞧,她真是无法无天了!”又转拍拍析秋的肩膀:“旁的你别想,万事有我呢。”

    析秋不置可否,若王姨娘一口咬定不过是帕子上多撒了些香粉,三小姐一时大意也没想到四小姐的病就过去了,大太太纵然再有手段,难道还能因佟析砚的病,就勒令所有人不能用香粉?

    至于佟析言和她拉扯的事,那不过是姐妹不和,大太太要惩戒也要一碗水端平,四个女儿都在现场,自不能罚一个余一个。

    所以,这件事大太太并不好处理,她既没有有力的证据,又要顾忌佟析砚,最好的办法就是寻其它借口出了这口气。

    这也正是她装病的原因,若是大太太拿她做借口,传了佟析言对质,如此一来无论对错,在旁人眼里,她们都是不知退让自私凉薄不敬姐妹欠教养又眼皮子浅的庶女罢了!

    所以,她病严重昏迷不醒……

    大太太这条路走不通,自然会找其它的借口。

    不过这些,她不能和佟析砚说,大太太有的是手段!

    “你别胡思乱想。”佟析砚站了起来:“好好歇着,我改来看你。”急不可待的出了门。

    待佟析砚离开,雁忐忑不安的回来:“小姐,那方帕子……”

    ------题外话------

    你们……不留言……不吱声……在干神马,干神马~!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