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心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析秋迅速走到佟析砚前,很巧妙的推开佟析言,隔开两个人:“四姐姐无事便去我屋里换件衣服。”说着从荷包里拿出早准备好的口罩:“起风了,戴着这个也稳妥些!”

    “好!”佟析砚捂着鼻子打了个喷嚏,以为析秋怕林中有花草惹她病发,点点头自己戴上口罩。

    佟析言脸色僵住,挥着的帕子再也挥不下去,紧紧攥在手心里:“不过有点风,又何必戴口罩,没得闷坏了。”

    析秋就转过脸,利箭一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佟析言:“三姐姐便是不用,也该歇着才好。”

    佟析言心里一凛,看着眼前的少女,忽然觉得陌生的透着森凉,明明还是那个软弱的六妹妹,可现在却让她无端的有些惧怕。

    心虚的后退一步,佟析言笑道:“我也是担心四妹妹,六妹妹这是做什么?”

    析秋却是转了目光,停在她的帕子上:“姐姐的帕子也脏了,不如交给妹妹,帮你洗好了再让人送去。”说完,也不管佟析言的反应,就将帕子拿过来,塞进自己的荷包里。

    佟析言瞠目结舌:“我自己的东西自有我的丫头洗!”伸手就过来拽析秋的胳膊,要抢回帕子。

    非常的紧张的样子!

    “不过是个帕子,三姐姐何必客气!”析秋笑着,体一侧避开她的手。

    佟析言体顿时一个趔趄,眼眸一转,她暗暗咬牙,顺势拽住析秋的衣袖就要朝一边的水榭倒去!

    所有人被这一幕怔住,呆在那里。

    真是够急切的,竟不惜伤人一千自损八百!

    若是此刻,这个体真的是柔弱的佟析秋,或许真的会被佟析言拉下去。

    可是现在是她,析秋几乎想也没想,本能的就将自己的袖子一扯,死寂的竹林里就听到刺耳的撕裂声。

    衣袖撕裂,在旁人眼里不过是两人拉扯的结果,析秋断了袖子却是朝佟析言唇角一勾:“三姐姐小心!”反手抓住她,不让她跳进河里。

    佟析言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析秋竟将衣服撕了,她不要名声了?

    只差一步,只要进了水里,那帕子上的痕迹就会被抹去,即便是大太太查起来,她也有理由辩驳。

    可是,析秋反应这样快,甚至现在连她自己想落水博取同也做不到了。

    手肘被她紧紧抓住,一瞬间,两个人心思转的飞快,可析秋仿佛看透了她一般,处处断她退路得了先机,佟析言气急败坏。

    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愣怔的众人也已经反应过来。

    佟析言想顺势拉住析秋时,手臂已经被吓破胆的墨香抱住:“小姐……小姐你没事儿吧!”又壮着胆子在她手臂上一揪:“你喝醉了站不稳,奴婢扶着你。”

    疼痛让佟析言目光一怔,清醒过来,仿佛真的醉了靠在墨香上。

    析秋却被徐天青拉着,原地转了,护在他后,他脸色很不好看,却不能回头,析秋此刻衣衫不整,他不能回避但必要的避嫌却是要做的,否则六妹妹的名誉真的不保了。

    佟敏之也跑了过来,胖胖的手紧紧攥着拳头,和雁一左一右的护着析秋。

    佟析砚脸彻底的黑了,六妹妹好心给她洗帕子,她不但不道谢竟还拉拉扯扯,将她的衣服撕裂,若非衣袖断了岂不是要连累六妹妹掉到河里?还有那帕子,六妹妹为什么突然和她抢那帕子?

    佟全之向来没什么心思,在一边拍着脯道:“吓死我了,三姐姐是不是喝醉了,要是醉了就该回去歇着才好。”他扶着徐天青,朝佟析言龇牙咧嘴:“别再发酒疯了。”

    房妈妈赶了过来:“我的祖宗们,这都是怎么了?!”她领着婆子赶过来,便看到几个小姐衣衫不整,发髻散乱,六小姐竟还有只袖子断了,露出里面的中衣:“这……这成何体统!”

    房妈妈加快了脚步,冲到佟析砚面前,拉着她上下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无事这才去看另外两个小姐:“你们都是死了吗,让小姐们弄成这样!”这话却是对着一干早守着的婆子丫头说的,转又托着徐天青受伤的手,声音颤抖:“伤的这样重,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她红了眼睛怒上心头:“回头禀了大太太,一个不留的全部发卖了出去!”

    婆子丫头就吓的跪了一地!

    析秋目光顿了顿,悄悄将帕子塞到雁手中,又朝她眨眨眼。

    雁立刻明白过来,反手接过帕子顺势跪在地上,又悄无声息的塞进自己荷包里。

    佟析言脑中在迅速转动,侧了头低声和墨香吩咐:“快去喊姨娘!”

    今天的事大太太必然有一番惩戒,若是有姨娘护着,说不定还有办法把手帕要回来,墨香使劲点头,大声道:“小姐,奴婢去给您取件衣裳。”说着就要走。

    房妈妈如大太太一般,笑的越发和气,但眼神却是含着冷意,站在墨香前面:“墨香姑娘也不用跑一趟,这里风大几位小姐也不会久待,你还是安心服侍自家主子的好。”又指着个婆子:“去扶着三小姐,免得摔着哪里了。”

    墨香脸色煞白,却不敢忤逆房妈妈,低头又回到佟析言边。

    佟析言咬着嘴唇,气的体发抖,不过是个奴才竟在主子面前拿大!

    房妈妈走到析秋边,眉头蹙着,她刚刚并没有看见事经过,只道小姐们一言不合闹了起来,可是现在看到析秋这般模样,不由推翻刚刚的想法,六小姐一向温和沉稳,这些年就没见她发过脾气,今天又怎么可能和三小姐闹上?

    “六小姐,奴婢扶您回去吧。”都是主子,不管什么事,也轮不到她这个奴婢来问,自有大太太主持。

    析秋脸色也有些白,摇头道:“妈妈不必管我,四姐姐刚刚也摔着了,她子不好,劳妈妈多费些心。”说完柔弱的福了福。

    房妈妈诧异,却忍不住赞赏的暗暗点头,朝跪着的雁道:“你也别跪着了,好好伺候六小姐。”

    雁谢过,起重新扶住析秋。

    佟析砚红着眼睛走过来,接过雁扶住的那只手臂,紧紧的捏在手里,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题外话------

    来吧,留言吧~寡看不留言不是好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