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周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林子旁边就是水榭,析秋就瞧见一群人在水池边上,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徐天青护在一边,佟析言拉着佟析砚围着一颗竹子指指点点,佟全之则手拿着篾刀,挥刀砍着,佟敏之则瞪着大眼瞧着,脸颊被风吹的红红的十分兴奋。

    析秋心里咯噔一声,快步走了过去,才看清他正在挖一颗刚冒出头的笋:“三弟弟这是做什么,让婆子们做便可,你又何必自己动手!”要真伤了,她真是说不清楚了。

    佟全之满不在乎,撩着袖子乐此不彼:“这点小事算的什么,以后若是上了战场,砍敌人的头颅我也不怕!”

    析秋对他怪异的逻辑无语!

    徐天青走过来,看到析秋面颊被风吹的酡红,颇有些疲态:“六妹妹,这里有我照顾着,你回去歇歇吧,免得受了风!”

    析秋朝他笑笑:“谢表哥好意,我也没什么事不过头有些晕罢了,风吹一吹反而好。”

    徐天青就皱皱眉,很担忧的看了眼她单薄的衣裳,指着刚刚回来的司榴道:“你回去给你们小姐拿件披风来。”

    司榴看向析秋,析秋朝她点点头补充道:“多烧几个手炉来,刚刚出了会汗,怕是一会儿要凉的。”

    “是!”司榴应声而去。

    徐天青皱着的眉头总算松开了:“你……多注意休息。”

    析秋点点头,注意到旁边几个小姐都觑着她这边,怕太扎眼便不再说话。

    可依旧挡不住有人的争夺的心:“六妹妹和表哥在说什么?”隔着佟析砚,佟析言皮笑不笑的说着。

    析秋勾勾唇,很善解人意的明白,她不是想和自己说话,遂装作没听见。

    徐天青也仿佛没有听见,专心看着佟全之的动作。

    “这酒真是烈,风一吹头都晕了。”佟析言浑不在意,目光一转,朝析秋这边走过来,忽然“哎呦!”一声,体没有站稳,就打算朝徐天青上倒……

    析秋眉头一簇,让雁去拉住她,若真倒下去,以王姨娘的子还不知把事颠倒成什么样。

    可是,也不知她没算好距离,还是真的绊住了脚,还没等到雁赶到,她竟是歪向了佟析砚。

    佟析砚淬不及防,受不住力立刻就斜了子,析秋站在佟析砚的左边,刚刚回头便看到佟析砚直至朝她砸了过来。

    事发展的太快,她来不及扶住佟析砚,也不敢躲开,只能硬生生的接住她……

    电光火石间!

    一只手臂横亘着拦住析秋的腰,可因为力道太猛,析秋抱着佟析砚还是滚到了地上。

    地上是层次不齐的坑地,又有许多透着新芽的灌木,析秋后背顿时火辣辣的钻心的疼,她皱着眉头闷哼一声,也觉察到自己的后背下,有只手臂被她压着却依旧努力的托着她。

    一阵混乱,众人就看到佟析砚压在析秋上,表少爷徐天青则半跪着,将自己的手臂垫在下面。

    佟析玉吓的脸都白了,佟敏之则眼捷手快的过来扶析秋,佟全之扔了刀拉徐天青,又有丫头婆子过来帮忙拉佟析砚,众人乱做了一团,好半天才扶着三个人站起来。

    费了力气爬起来,析秋脸色也有些白,可她只能先紧着佟析砚:“四姐姐可伤着哪里?”

    佟析砚看着罪魁祸首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眯了眯眼压着不满:“我没事,你可伤着哪里?”

    析秋摇头,两人互看了一眼,转头同时去看徐天青。

    就见徐天青垂着右手臂上,衣袖撕裂了半截,有血顺着指头滴落在地上,手肘处红肿一片,显然伤的不轻。

    他却笑的柔和:“我无妨的!”

    析秋目光扫过刚刚摔倒的地方,一根尖尖的竹根立在那里,她不敢想象,若刚刚没有徐天青护着,她的头定会撞在上面。

    “要快点止血才好。”又拿出手帕托着他手臂,将伤口擦干净,左右看看竟没有大的布料,无奈只能指着一边的小厮道:“把你衣摆撕下来,给你们少爷包上。”

    小厮撕了衣服,又折腾了半天却还是粗手粗脚扎不好,析秋蹙着眉头也顾不得许多,推开小厮自己动手,最后怕手臂垂着不利于伤口止血,又将布料绕过脖子,将手臂悬空挂在他口。

    徐天青自始至终不曾说话,耳根红的似火,但一双眼睛却舍不得离开她的脸,鼻尖有淡淡的香味萦绕,他觉得刚刚喝的酒,以极快的速度聚集在脑子里,耳朵里除了砰砰砰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

    析秋一通忙活,额头已渗出汗水来,又朝小厮吩咐道:“回去记得用烧酒擦洗一遍伤口。”

    刚刚她娴熟的动作,让一干做惯事的下人看的目瞪口呆,此刻她再吩咐什么,自是不疑有他连连点头。

    佟析砚早就知道析秋略懂医术,她又觉得徐天青是因为护着自己才受的伤,所以对析秋只有感谢,根本不会想别的层面。

    “你快歇歇!”佟析砚拿帕子给她擦了汗,知道她可能也受了伤,便伸手半扶她。

    佟敏之大眼汪着水花,心疼的拉着析秋:“姐姐你没事吧?”她注意到析秋面色很苍白,正忍着痛缓慢的呼吸着,不由怒瞪佟析砚:“三姐姐走路怎么也不小心些!”

    析秋安抚的拍拍的他:“休要多言。”又转头吩咐一边吓傻了的婆子:“去禀了大太太,派人去请大夫来,再去二门喊三顶软轿进来。”

    婆子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是!”应声而去。

    佟析言早就恢复了平静,佟敏之提到她立刻换成了害怕,一瘸一拐的过来,满脸的内疚:“我刚刚没留神崴了脚,却没想到害妹妹摔倒!”又朝徐天青福了福:“还连累了表哥,真是抱歉!”

    佟析砚心里拱着火,但也没有证据说是她故意的,只能忍着怒推开她:“姐姐既不是有意,又何必如此!”

    佟析言也不在意,将自己手中的帕子塞进袖子了,又重新从荷包里拿出条新的帕子:“是姐姐冒失了。”很努力的给佟析砚擦着衣服上的泥土,又给她整理发髻,依旧满嘴的自责:

    她的目的析秋自是明白,所以根本不信她会内疚,她越是如此就越有问题,目光从佟析砚脸上掠过,落在她挥的很勤的帕子上,几乎强硬的要去擦佟析砚的脸,析秋面色微微一变。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