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躁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竹林中,翠绿的竹叶在风中轻舞,发出沙沙的声音,八小姐的佟析玉一桃红碎花褙子,面容俏丽宛若一朵待放的花苞,她手指纤长灵巧飞舞在琴弦上,琴声悠扬空灵回在林中,安宁,平静,让人留恋不已!

    一曲完毕,余音回绕,众人如痴如醉!

    佟全之向来不懂闻音知雅,勉强的附和着:“不错,不错,呵呵……”

    佟析玉红着脸起福了福,让人抱着琴下去。

    刚刚佟析言提议八小姐弹一曲助兴,大家兴致都高,就让人搬了古琴来,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析秋觉得不错,可见佟析玉真的下过一番功夫的!

    “八妹妹琴技了得,让人回味无穷,不知六妹妹要表演什么才艺?”佟析言掩袖笑着,目光嘲讽的看向析秋。

    会什么?除了识得几个字,绣几朵人人都会的花,还会什么?

    析秋真的很想撬开三小姐的脑袋看看,虽说这里都是自家兄妹,可她们又不是教坊女子表演才艺要个满堂彩,争个名气博君一笑得个好价码,亏她能想出这些。

    “妹妹愚钝,哪会什么才艺,还是不要献丑了,也免得被丫头婆子偷偷笑话了去,回头若是传出去,也没得累了你们的名声。”

    她面颊微红,仿佛确实怕自己会丢人似得!

    佟析言就瞥了眼徐天青,笑着道:“六妹妹不用自责,我们佟府女子多,也不会因你一个无才便坏了名声的!”拐着弯说析秋无才无知了。

    气氛一瞬间冷了下来。

    事因她弹琴而起,佟析玉有些尴尬,声音低若蚊吟:“姐姐快别说了,都是我的错!”

    徐天青皱着眉头,在这里他是外人不好多说什么,可佟析言处处针对析秋,让他很是不悦。

    佟敏之眼底满是狡黠,低头在佟全之耳边说了句什么,就见佟全之满脸好奇的道:“听说三姐曾经求大太太,请宋姑姑回来教你舞艺,那三姐姐跳舞一定很了得,不如你舞一曲吧,让八姐姐弹琴。”

    此话一出,佟析言顿时涨红了脸,众人面色也是一变。

    宋姑姑什么人,那是出教司坊曾经名动京城的清官,可清官也是女,三小姐竟然求大太太请她教习。

    佟慎之一直专注的喝茶,对于女儿长短他不放在心上,不过是待在后宅里天地小了,见识短浅些,可刚刚析秋的一番话,已让他对佟析言微有不悦,现在一听更是含着怒意斥责佟全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还不快住嘴!”又转而看向佟析言:“今儿四妹妹生辰,大家不过坐坐,其它的事休要再说。”

    析秋笑着打圆场:“不过是小孩子话。”暗暗瞪了眼佟敏之:“三姐姐也是想要凑趣罢了。”

    可在场谁听不出,佟析言目的是什么。

    佟全之被训很没面子,不服气的嘟囔了句:“不跳就不跳,改明儿去教坊看。”又看向析秋,抬着粗粗的眉毛:“六姐姐等会我耍拳给你看。”

    佟析砚气的直抖,脸色涨成了紫色,她只不过想在徐天青面前将析秋比下去,没想到竟被她巧言善辩到佟府名声上,佟全之是二房的,又怎么知道她曾今求过大太太请宋姑姑的事,除了析秋姐弟还能有谁?!

    佟析砚见佟析言吃了暗亏,心里暗笑不已,拉着析秋小声道:“死丫头,你是故意的?”析秋睁着大眼,一副懵懂不知:“什么?”

    “真不知?”佟析砚打量着她,幸好被旁边坐着的佟析玉拉着说了句什么,转移了视线。

    析秋松了口气。

    刚刚的场景,作为外人徐天青不由尴尬,起笑道:“大哥,好久没有和你下棋了,此处凉风宜人,不如让人汤壶酒,你我对弈几局如何?”

    佟慎之欣然应:“也好!”

    析秋忙让人摆了棋盘,又烫了酒,挪到一边的铺着毡毯的石桌旁。

    佟全之和佟敏之早坐不住,挤眉弄眼的要到一边空地上耍拳玩。

    大家散开,一时间独独剩下佟析言坐那里,猛喝了几杯茶,不过小半会儿她仿似没事儿人一般,走到佟慎之旁边:“咦?大哥的子为何落在这里?我瞧着半天也没看明白其中玄机。”

    佟慎之专心下棋,随意“嗯”了声。

    佟析言也不气馁,叫人搬了椅子在旁边坐着,时不时对着棋路指手画脚:“表哥这步走的真妙!”又道:“大哥,这步不能这么走。”惹得佟慎之频频蹙眉。

    房妈妈来了,笑着和所有人行了礼:“大太太让奴婢告诉诸位少爷小姐,虽兴致高也不能胡乱吃酒,林子里风又大免得受了风,若大家尤觉不尽兴,便去大太太屋里坐坐。”

    房妈妈知道这趟差事不讨好,也不催着,只笑在一边候着。

    司榴刚刚拿来的披风,早不知被佟全之扔哪里去了,他满头汗的大呼:“真是扫兴!”

    佟析言也嘟着嘴,满脸不高兴:“这才来了半个时辰!”

    析秋巴不得立刻散了,可还是笑道:“不如去我屋里坐坐,既没有风也不闹着母亲。”

    比起去大太太屋里,自然析秋那里自在些,佟全之第一个回应生怕析秋反悔似得,对房妈妈道:“妈妈听到了,我们去六姐姐屋里坐,你赶紧去回了太太吧,也免得矗在这里碍眼。”

    房妈妈只是笑,大太太也不过让她来提个醒,也料到不会真的去她屋里坐,既然六小姐给了她台阶下,她又何必强拧着不放呢:“奴婢这就去!”却没有立刻离开。

    佟析言却拦着众人,兴致很好的样子:“去六妹妹屋里也好,不过我到听说这林子里发了好些的笋,不如我采些笋回去,让厨房做了,晚上我们就在六妹妹这里吃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佟全之眼睛一亮,连佟敏之也是跃跃试的表

    佟析言上来拉住佟析砚:“四妹妹今是主家,这话方你同意了才算!”

    佟析砚皱着眉头,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甩开她的手,笑道:“要不姐姐去吧,我们也偷个懒,晚上吃现成的!”

    佟析言不依,反手抓住佟析砚,拉着她朝林子里走:“容不得你偷懒,今我们也做回稻下农,得些农人的乐趣。”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析秋:“六妹妹这里最熟,劳你带个路吧!”

    佟全之早拉着佟敏之跟了过去,徐天青不放心也只得跟着去了。

    析秋就看向佟慎之,有些担忧道:“大哥?”她需要有能力担责任的人首肯。

    佟慎之眉头也打了个结:“多带些婆子护着。”看了眼析秋,莫名的对她生出了些信任,转一撩袍子又坐了下来,不再过问的样子。

    析秋无奈,只能和房妈妈商量:“劳烦妈妈领些婆子跟着,三姐姐四姐姐弱,林子里路也不好走,怕崴了脚,又怕有虫子咬人,也备些药酒才好!”

    房妈妈笑道:“还是六小姐想的周到,奴婢这就去办!”

    析秋谢过,并着佟析玉随后进了林子。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