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试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析秋将手边的粉彩宫碟对对面推了推,笑道:“我也没有想好,念着还有几天总有法子,可今天太太发了话,怕是随以往几年也是不成了。”示意她吃果脯。

    佟析玉谢了,又一脸为难:“四姐姐什么都不缺,我的刺绣又拿不出手,若不然还能送个帕子荷包,早知道现在这样,当初就该听姨娘的话,像六姐姐这样安心学刺绣了。”

    析秋一愣,难道她学琴并非本意,还是有人有意教她这么选的,以至于梅姨娘也左右不过去?

    “六姐姐,我……我怎么办?”

    析秋细看她,她面容真诚不像是来探虚实的,才笑道:“妹妹年纪小,现在学也是不晚的,你若真想不到送什么,不如亲手给四姐姐做碗长寿面,这府里论起厨艺,我们可都不如你的。”

    佟析玉眼睛一亮,喜形于色,忽地又黯了下去:“一碗面……四姐姐怕是……”

    是摸不准大太太的用意,怕自己做的不对吧。

    析秋对她并不反感,可让她拿主意她也没傻到这份上,也露出犹豫的模样:“应是不会吧……”

    佟析玉眼底现出失望,也不再多说什么,站了起来:“那我回去了。”

    忽然门外柳的声音响起:“请三小姐安,三小姐快屋里请。”

    析秋眉梢一挑,今天吹的什么风,一个接一个的稀客。

    就见佟析玉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帘子挑开,佟析言穿着件桃粉的双金褙子,湖绿的挑线裙子,头上步摇叮当,玉簪点翠,眉目如画娉娉袅袅走了进来,见到佟析玉也不惊讶,笑道:“今天到是巧,难得来六妹妹这里坐坐,到与八妹妹撞上了。”

    满屋的色,红的媚,绿的柔美,析秋上的一件半旧的藕荷色褙子,倒显的有些冷清了。

    她笑了笑,让了自己主位,一手拉着三小姐,一手牵着八小姐上了炕:“虽说是天,可还是冷的很,平里大家都有事,也没的这么巧,不如都上了炕暖和暖和。”

    “可不是,平八妹妹最怕冷了。”佟析言似笑非笑,颇有嘲讽的意思。

    析秋就感觉到佟析玉的手微微一紧,攥在她手中冰凉。

    “我瞧着今儿天气好,便想出来走走,赶巧走到六姐姐这里,便进来坐坐了。”佟析玉倚在炕边,由自己的丫鬟给她脱了鞋,又扶着她上了炕,坐在左手边。

    佟析言还要说什么,析秋先笑道:“八妹妹该多出来走走,这处处是景。”

    佟析言撇撇嘴,甩开析秋的手,自己坐到了右边,端着粉彩牡丹的茶盅喝了一口:“六妹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这清淡的龙井,我喝着还是觉得老君眉好,冲了两遍格外的醇厚,回味悠长。”

    一边负责奉茶的柳福了福,道:“三小姐说的在理,奴婢也劝小姐换个口味试试,偏偏小姐说她不懂茶,换了好的也是牛嚼牡丹白白浪费了,以至于我们屋子里,除了龙井毛尖便没了别的茶,三小姐若是喝不惯,还请多担待些。”

    析秋啜了口茶,浅笑着。

    佟析玉一脸吃惊的看了眼析秋,没见过丫头这样说自己主子的,六姐姐不但不怒反而一脸的笑。

    析秋面容清瘦,眼睛却很大,如黑水晶般透亮却深不见底,佟析玉有些恍惚,她又看着站了一屋子的丫鬟,三姐姐的墨香水香昂着头,脸上的笑有些浮躁,自己的丫头低着头,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唯独六姐姐屋里的人,大方得体不卑不吭,待人又是一团和气。

    她心里不由生出丝羡慕。

    佟析言却冷了脸,讥笑道:“呵呵……怎么没瞧见司榴,伤还没好?”

    柳笑容僵住,司杏朝她使眼色让她出去,自己上前将新蒸的山药糕摆在炕几上,笑道:“劳三小姐惦记,司榴领着小丫头和钱妈妈去库房取些茶碗用具了。”摆放好,又福了福吩咐了门口的喜儿绿枝好好服侍,便对佟析言佟析玉边的几个大丫鬟道:“姑娘们在这里说话,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走,门外有小丫头守着,有什么事也能应付一二,几位姐姐不如随我去隔壁坐坐,我们也吃吃茶聊聊天吧。”

    几个丫头面有喜悦,却纷纷看向自己的主子。

    佟析言脸色不大好看,点点头:“去吧,免得在这里碍眼。”

    佟析玉自然没有异议。

    析秋笑道:“将前几烘的玫瑰酥取出来,让她们也尝尝。”

    几个丫头面露感激,连连叩谢才出去。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三个人围着炕几说话:“六妹妹这里布置的可真素淡,平母亲赏的瓷器玉器都藏哪里去了?”

    难怪有人说,一句话让人跳起来,一句话让人笑起来,佟析言便是后者。

    “那些瓷瓶玉器贵重,又是母亲的恩赐,自是摆在妥当的地方。”析秋不想纠缠这个话题,遂笑道:“姐姐尝尝这山药糕,加了些茉莉花,若是觉得好,四姐姐生辰我让人多做些,你看怎么样。”

    上午刚刚讨论生辰的事,下午她就来了,除了这件事,析秋也想不到她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佟析言眼底划过不以为然,语气带着酸:“母亲都说你办事妥当,你觉得好那自是没的挑剔的,我就不必托大了。”说完,目光看了眼对面垂着头的佟析玉道:“八妹妹觉得呢。”

    佟析玉没料到点到她说话:“我……我不知道。”

    正有小丫鬟进来,析秋正低头不知和她说着什么,一时间场面竟冷了下去。

    佟析言干咳一声,等小丫鬟出去才道:“既然母亲把生宴交给你办,你可问了四妹妹请哪些人,早些准备好到时候你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刚刚还说不拿大,一转眼又问上了,还破天荒的为她考虑的这么周全。

    析秋一脸为难:“我还没和四姐姐商量,想来也不过是家里几个姐妹,姐姐比我有经验,不如教教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