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来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大太太今天格外的高兴,由着紫鹃梳了个时兴的垂云髻,右面戴了支赤金红宝石石榴花簪子,左边别了翠绿玉梭,穿着栗色云纹团花褙子,满富贵祥和,端坐到炕上笑道:“来这么早怕是也没吃早饭,待会就在我这里吃了,今儿你们大姐姐要回来,你们也许久没见,姐们多闹。”

    几个小姐忙应诺。

    姨娘们来请安。

    先进来的是佟析玉的生母,大太太的陪房梅姨娘,后面是夏姨娘,她是苏州人,眉宇间是细致的江南女子柔顺,一双妙目转动间波光粼粼,她穿着件芙蓉色绣兰花褙子,刺绣妆花裙子甫一进门便似一阵风进来,让人眼前一亮。

    就连经常见面的析秋,见到自己亲娘这般姿色,也忍不住惊叹。

    有的美纵是粗布素衣,也无法遮其华光。

    大太太目光一动,看向随后进来的罗姨娘,除去随任上伺候的王姨娘,就数这个罗姨娘进门时间最久,却因是上峰所赐,际遇不但没有高,反而最为曲折,生了个五小姐三岁就夭折了,隔年怀了六少爷,不到七个月小产了,大夫说她难再有育。

    “都坐了吧,老爷也快回京述职了,前些子来信说是王姨娘有了孕,已在回京的路上,又因为姨太太来了我事又多,你们帮着多照应照应。”

    析秋蹙了蹙眉,注意到罗姨娘眼中闪过的一抹愤恨。

    她不由心惊,有种风云暗涌的错觉。

    心思一闪,梅姨娘已率先起,尖尖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妾没什么本事,但照顾人却是熟练,夏姐姐沉稳,罗姐姐机灵,定当不负太太所望。”她眉目温顺,一件深蓝色宝相花小袄,蜜色的马面裙子,梳着圆髻并排插了两只赤金梅花簪子,若非知道她年纪,单看比大太太还要长个好几岁。

    主仆一唱一和,夏姨娘跟着起来应诺,罗姨娘再不愿意也只能起

    “三丫头也大了,你姨娘既是子不便,待她回来你便搬过去住些子,也方便照应。”

    析秋就看到佟析言脸上迅速浮上喜悦之色,忙不迭的道谢。

    罗姨娘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夏姨娘脸色煞白,只有梅姨娘依旧是不变神色,垂着头站在那里。

    姨娘们退了出去,房妈妈满是笑意的脸出现在帘子后面:“太太,大小姐和大姑爷来了。”

    大太太站了起来,亲自掀开帘子,又觉得这样不妥回又坐回铺着毡毯的炕上,对着房妈妈道:“你亲自去迎迎。”

    这边姨太太领着徐天青进来:“可是华儿回来了?”

    几个小姐起行礼,又和徐天青行礼,方才各自坐下。

    大太太笑道:“早上才知会人说回来,这个时辰就到了。”

    姨太太也翘首以盼:“可不是,这孩子也不知几时动的,从南州坊到这里穿了大半个京城,怕是累的咱们大姑爷也没休息好。”

    徐天青目光就落在梳着坠马髻,别着支碧玉莲花点翠簪子和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浅粉色珠花,端坐着的析秋上,眼中闪过丝失望。

    原以为她会喜欢的。

    又想到她的谨慎,怪自己想的过多。

    念头闪过,门外丫鬟仆妇行礼的声音已经此起彼伏,析秋忙站了起来,要避到屏风后面去。

    大太太摆摆手,示意她们不用回避:“都是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多规矩,再说老爷二叔都不在家,你们大哥也去馆里了,姑爷坐不了多久,一起说说话吧。”

    析秋脸色微变,低着头侧坐了下来。

    一起一坐,帘子已经掀开了。

    大小姐佟析华一阵风的走了进来,瓜子脸略有些消瘦,正红色的撒花鎏金褙子,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金光闪闪,满室生辉。

    却盖不住她眉宇间的黯淡。

    随后进来位男子,析秋飞速的瞥了一眼,穿着冰蓝色直缀,腰间束墨绿色绣仙鹤齐飞的腰带,拔修长,眉宇温润淡雅唇角微翘带着笑意,给人如沐风,飘逸洒脱之感。

    与起见礼的徐天青立在一起,徐天青高鼻剑眉肤色白皙,略显青涩却有着少年的蓬勃朝气,而他则是成熟稳重,俊美高贵,各有千秋。

    析秋想到前世的一个词:高富帅。

    这样的两种风格,若加上老夫子似的佟慎之,怕是老中青三代通杀了。

    果然,佟析玉双颊粉红,垂着头不敢抬起来。

    佟析言端坐着,析秋不由暗暗诧异,转目却发现她手中的帕子已变了形。

    许是血缘的关系,佟析砚落落大方的起,欢快的瞧着自己的姐姐。

    萧延亦和佟析华双双和大太太行了礼,又拜了姨太太,再和众姐妹见了礼,佟析华坐到大太太侧,萧延亦则是坐在一侧的红木灵芝冒椅上垂目喝着茶。

    “你这孩子还是没长大的样子,说风就是雨,我指着你辰末才能到,没想到这么早。”她看向萧延亦,柔声道:“让大姑爷跟受累了。”

    话语里有着骄傲之色。

    佟析华羞不依:“母亲……”

    萧延亦搁下茶杯,起行云流水的拜了拜:“析华想念岳母,女婿当是陪同何谈劳累。”

    份高贵的姑爷,对她这样敬重,又护着女儿,心理熨烫服帖,点头道:“侯爷可有消息回来,体可好?”

    萧延亦道:“大哥一切都好,上个月才来的信。”

    大太太放了心,这才疼的拉起女儿的手:“你这么着急回来,可有什么事?”

    佟析华笑着,析秋觉得笑声有些干巴:“哪有什么事,就是知道姨母和表弟来了,想回来瞧瞧。”

    说着打量着徐天青,又在佟析砚端庄秀美的脸上转了一圈,若有所思。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