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表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出了西跨院的垂花门,便是佟府的花园,因为佟析砚的关系,并没有种很多的花,只有院中间假山边上种了一排美人蕉,过了花园就是正房智荟苑,左手边是姨娘们住的东跨院,东跨院边有个角门,出了角门是一条通济河,对面就是二老爷佟正川的院子。

    佟家祖籍是河北定州,老太爷出商贾,后来不知怎么攀上了建文帝的胞弟瑞王,做了内务府的生意,盘了这座四进的园子,机缘巧合隔壁的一座三进的院子也落在他手中,老太爷在隔开两座院子的通济河上建了座桥连成了一家,后来两个曾孙先后考上了进士进了翰林院,大哥佟正安娶了江南世家张府的次女,二老爷佟正川娶了恩师前严阁老的幺女,双双搬进了左右两座院子,虽分开单过,但两府往来却很频繁。

    今来的这位姨太太,就是大太太的胞妹,嫁给了大老爷的同科徐威为妻,外放至山东临淄做了个知县,后升任为知州,这次是因是徐天青要参加今年的秋闱,提前来走动走动。

    析秋进了智荟苑,刚刚到廊下屋子里便有欢快的笑声传出来,大太太的声音比平时略高:“天青书读的好,等你大哥下了馆,你们哥俩好好聊聊。”大太太说话间,析秋已脱了银鼠毛的披风跨进了暖阁,一眼便看到穿着正红色缠枝牡丹褙子的大太太,正亲的拉着旁边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穿着烟罗紫双金比甲的女子,两人长的有五分像,不同于大太太的富贵端庄,她显得娴柔但眉目间惯居上位的凛厉破坏了整体的美感,但也并不觉得突兀。

    所有人朝她看来,析秋上前朝姨太太见了礼,头依旧是温顺的垂着惯有的弧度:“姨母好。”

    姨太太的目光在她上转了一圈,打扮的清清爽爽却有些呆板,稚气未脱,在这一屋子的小姐里半点也不出挑:“这是六丫头吧,长这么大了。”话落,旁边站着的一个穿秋香色比甲的妈妈递给她一个柳青色的荷包,析秋谢过低头接了,又朝大太太福了福,和坐在下首的佟析言,佟析砚,佟析玉互相见了礼。

    她走到佟析玉旁边空着的绣凳上正坐下。

    大太太开了口,指着旁边坐着的一位少年:“这是你表哥。”

    析秋感觉到数道视线重落在自己上,只得重新走出来,低着头视线只看到一双黑色的皂靴,莲青色的直缀衣摆:“见过表哥。”

    “六表妹好。”徐天青的目光一亮,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可惜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她柔亮乌黑的发顶。

    他想到析秋的不易,一直以来的小心翼翼,关心的话便哽在了喉间。

    姨太太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眉头略皱了皱,又看向析秋,见她至始至终未曾抬头,声音不由比刚才多了份满意:“都是自家兄妹,六丫头快坐。”

    徐天青脸色一暗,收回目光专注的看着手中的茶盅。

    析秋应诺,乖巧的坐回绣凳上。

    佟析言察觉徐天青绪上微妙的变化,又想到他刚才一直心不在焉看着门口。

    电光火石间她明白过来,看着析秋的目光立刻变的**辣的像是要吃了她。

    析秋低头喝茶,仿佛室内短暂的冷场和她无关,对于佟析言与徐天青的态度更是处之淡然。

    姨太太不想大太太发觉自己儿子的失态,立刻转了话题:“这几个丫头一般大,怕是这两年姐姐有的忙了。”

    “唉,这一屋子的就没一个是省心的。”这次大太太说了实话,在她心里除了佟析砚,巴不得明天就把这些个碍眼都送出去。

    姨太太笑道:“姐姐是有福气的,不像我一根独苗,倒显得冷清了。”

    大太太却是脸色微变,这话听在她的耳朵里,就变成了炫耀,谁不知道徐大人惧内,满府里只有个通房,还是个年老色衰无子的,而她却是满屋子的庶子庶女给自己添堵。

    姨太太仿佛未察觉大太太的变化,继续说着:“大丫头子可好些了,我有些年没见着她了。”

    大小姐出嫁八年一直未育。

    说的都是敏感的话题,析秋眉梢微挑,看来亲姐妹之间,也并未像表面看上去这么和谐。

    四小姐佟析砚察觉自己母亲绪变化,笑道:“娘就是偏心,自表哥来了之后,就看我们这一屋子的孩子,没一个顺眼的了。”

    大太太脸色微霁,拍了下佟析砚:“就你聪明!”

    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

    三小姐佟析言不甘落了下风:“唉!偏我没缘分见过外祖母,若是能见见她老人家此生也无憾了。”她有些讨好的笑着,描眉化眼精心打扮后的她更加的柔美妩媚。

    姨太太不明所以,挑眉道:“这是为何?”

    “女儿想外祖母定是神女转世,不然怎么会养出如大太太姨太太这样的小姐,又有了大哥表哥大姐姐四妹妹这样的又俊美又满腹经纶的孩子来。”

    所有人又是一阵大笑,就连徐天青也不由多看了眼佟析言。

    姨太太捂唇直笑,有些得意:“你这孩子,瞧着是在自卖自夸吧。”

    “姨妈果然是神女之后,连女儿心思都猜到了。”

    满屋子的笑声止也止不住。

    佟析言显的很得意,示威似的瞟了眼析秋,见她眼睛弯弯的笑的很真诚,仿佛真的觉得她的话好笑。

    又是这样,棉花似的软绵绵的,佟析言心里不由更气。

    大太太唇角迅速隐去一抹嘲讽,脸上却笑的柔和:“这个三丫头,和她姨娘一样最是口齿伶俐,倒是六丫头随了老爷,话不多却是句句真言。”

    析秋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避无可避的附和道:“女儿想随母亲,可惜没这个福分。”

    大太太点头,笑了起来。

    佟析言笑容僵了僵。

    徐天青迅速看了眼析秋:“几个表妹皆是温顺大方,我娘整和我说羡慕姨母,福泽深厚。”

    是怕她心里真的介意吧。

    析秋喝着茶视线落在窗口似汪了露珠翡翠万年青石料盆景上,与青蝉翼的纱幔交相呼应生机黯然,临窗的大炕上披着玫瑰红的驼绒毡毯将暖阁瞬间又点亮了几分,大太太姨太太出生名门世家,份高贵,她们这样的庶女又岂会放在眼里。

    “都是惹人疼的。”姨太太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三丫头伶俐,四丫头端庄,六丫头乖巧。”她说着朝佟析玉招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边:“八丫头今儿怎么也不说话?”

    八小姐佟析玉走过去,乖巧的立在炕边,声音低若蚊吟:“我嘴笨,也不知说什么。”

    “这孩子……”姨太太是真的有三分疼惜,佟析玉的母亲是大太太的陪嫁,从小和她们姐妹一起长大感不一般,以至于看到佟析玉也就多了一份亲昵。

    “说了没用,这子也不知随了谁。”大太太叹了口气。

    佟析玉紧张道:“都是女儿的错。”

    姨太太笑了起来:“这怎么又是你的错,我瞧着你子好,比你姨娘不知强了多少倍。”

    佟析玉脸红了起来,揪着帕子有些手足无措。

    忽然房外有丫鬟禀报:“太太,大少爷,七少爷来了。”

    “快让进来。”大太太目光一亮,脸上堆满了笑。

    所有人朝门口看去。

    析秋看到佟析玉明显松了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