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心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庶香门第
    佟析砚终于明白过来,隔着桌面掐了下析秋支在桌上的胳膊:“死丫头,你今天到是会说话了。”

    析秋抿嘴轻笑,这样的佟析砚率真青涩,如邻家初长成的妹妹,让她觉得亲切,却又心生恍惚,不知道这样的子,还有多久……

    三个人又说笑了一阵,析秋挂念着被打的司榴,起道:“天色不早了,我回去换件衣服,待会还要母亲那里问安。”

    佟析砚知道她心里记挂,也不留她,亲自在炕边的多宝格里一通找,终于翻出个翠绿的细劲瓶子:“这个是上次我手指被针扎了,大哥从宫里的御药房讨来的,说是治这种外伤很好用,你拿去试试。”

    析秋心中感动:“多谢。”将瓶子交给司杏,走到门口又回头道:“眼见就要天了,你出门记得戴着我给你做的口罩。”

    她有轻微花粉过敏症,闻不得花香,中药又没有根治的方法,只能小心护理着。

    佟析砚点点头,推她出去:“你快去吧,算算时间姨妈也快到了,指不定你还没到家又要赶着去娘屋里了。”

    析秋不再说,转出了院子过了中间的雕栏水榭,又穿过半亩的竹林,进了知秋院。

    司榴正歪在自己的房里的榻上,火炕烧的的,她脸色有点惨白,见析秋进来忙要起行礼,析秋行几步按住她:“你别动了,小心又把伤口给撕裂了。”

    司榴知道析秋的脾气,她说不用便是真的不用,也不再勉强起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下半盖着猩猩红的海棠花毯子,析秋让司杏用淡盐水洗了伤口,又将佟析砚给的药抹上:“你安心躺着,其它的事别想太多。”

    司榴在大夫人屋里时一滴泪都没流,此刻却忍不住细细抽泣起来:“小姐,是奴婢连累了你。”

    析秋怕她心里郁结,伤口难愈合,劝慰道:“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今天虽被打了板子,可想到自己错在哪里?”

    司榴揩着眼泪,点点头:“奴婢不该忘了小姐的叮嘱,和水香斗嘴,更不该在大太太面前没有轻重,胡乱说话。”

    析秋见她明白了,也欣慰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个,若非水香说了难听的话,你断不会和她吵嘴,何况她的话定还与我有关。”

    司榴一怔:“小姐知道水香说什么?”转念又垂下头:“小姐从来不计较这些,您定是怪奴婢太冲动了。”

    析秋看着她,叹了口气:“你护着我,我又怎么会怪你,况且,今天的事你这么聪明又怎么瞧不出来?大太太心里跟明镜似得,她若是真认为你有错,和福贵有什么,怎么会真的听任四小姐的话。”

    司榴诧异,问道:“那是为什么?”

    析秋接过雁倒来的茶,低眉用杯盖刮着浮叶:“你们都想想。”

    她渐渐大了,以后用的上她们的事多着呢,也该想想怎么合理的用人。

    司榴和雁都皱着眉,低头想着其中的关节,司杏却是猛然抬起头来道:“是不是因为王姨娘?”

    析秋不说话,看向司榴和雁。

    司榴一怔道:“王姨娘本来就得宠,如今又有了子,三小姐正是因为这个才越发目中无人,她这么做一来是给大太太提个醒,二来也是在试探大太太。”

    雁有些激动,她今天从门外冲进来,一通禀告后就有点后悔,不该让小姐趟了那趟浑水,她本就伶俐经析秋一点拨,立刻就明白了七八分:“大太太就顺势依了她,可是却没有相信私通的事,更没有提我们私下卖绣品的事,而单单说了丫头吵嘴犯了规矩,先是给三小姐脸面,却又一视同仁打了水香,等于警告三小姐了,她翻了天去也不过和咱们小姐一样。”

    析秋满意的笑了起来:“这件事怕是还没有完,府里的四个厨房,怕是都要大调整了。”

    司杏冷哼一声:“活该那些婆子,整里嚼舌头。”

    大太太只不过借了这件事的名头而已,析秋摇头转了话题道:“还有一点你们可想到,三姐姐为何针对我?”

    司榴子向来最直,撇嘴道:“那还不简单,因为表少爷呗。”

    析秋点点头:“三姐姐如此做,不过是想在姨太太来前,坏了我的名声,断了我成为她竞争对手的可能,四姐姐她动不了也没必要动,所以她在意的就是与她靠的最近的我,还有个原因便是,我姨娘有七少爷,而她没有,她是在提醒大太太,王姨娘再得宠也是没有儿子的,如果要做也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厚此薄彼。”

    三人脸色一白,司榴更是恨道:“三小姐真是好手段,这么多年我们小姐处处让着她,当年太太让她住到知秋院,她嫌这里冬天冷夏天蚊子又多离主院远不肯住,还是我们小姐和她换的,如今王姨娘不过有孕连是儿子女儿都不知道,就这么嚣张,若是将来真嫁给表少爷,那眼睛不是要架在发髻上了。”

    噗嗤!

    析秋笑了起来,她倒很喜欢这里,离主院远又很安静。

    司杏戳着司榴的头道:“我们不知道,就你心里最清楚,偏要说个明明白白。”

    雁捂嘴直笑:“不如你求求小姐,等大老爷回来,把你配给福贵,也省了你们两地相思。”

    析秋眉头一挑。

    没想到司榴却一本正经道:“这种事哪能奴婢想就可以的,况且,奴婢不想离开小姐。”

    “真不知羞!”司杏雁笑到在炕上。

    没想到还真有这心思!析秋笑笑没有接话,道:“你好好歇着,我回去换衣服。”说着要起出门。

    司杏立刻上前,掀开门帘子:“炉子上我着枣泥糕,小姐好歹吃点垫垫肚子。”

    析秋点点头:“你们也没吃,晚上拿五两银子去厨房,多加两个菜你们吃,我该是不回来吃了。”

    司杏应诺:“姨娘边的秀芝来过,送了一瓶珠玉膏,坐了会儿便走了。”析秋停了脚步,目光朝东跨院的方向看去,沉默的半晌:“你稍后亲自去趟,把经过和姨娘说说,让她安安心。”

    司杏点点,院子门口未留头的喜儿跑了进来:“小姐,太太屋里的紫绢姐姐来了,说是姨太太和表少爷到了,让小姐过去。”

    析秋回房换了件鹅黄色的刻丝小袄,月白色的挑线裙子,了件豆绿色的褙子,将头发松下来梳了坠马髻,别了一支点翠的海棠花簪子,眉目淡雅却显的稚嫩单薄,对着镜子露出青涩的笑容,她满意的点点头,转却看到司杏正一副言又止的模样。

    ------题外话------

    是不是木有人在看呢…。来出个声儿吧!唉唉~

重要声明:小说《庶香门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