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0 章

    沈家主屋。

    丫头端来了茶果后,退了出去,谢嬷嬷也并未在内室久留,只坐在外间静静候着。

    如此,房里就只留下了久不相见的两人。

    最初时的紧张与拘谨已经散去了不少,没有了外人,沐秀儿又放开了些,“燕秋姐,你过得还好吗?”虽然已从着装上有了猜测,她仍想亲口问问。

    沈燕秋浅浅一笑,“你觉着呢?”像是故意的,她总不直接回答提问。

    是真心希望对方能够过得非常好,沐秀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似是默认般,沈燕秋面上的笑容越发的艳,“那你呢?秀儿,你如今过得可好?”她问得随意,却隐隐透着一股子关切。

    没料到她不答反问,沐秀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轻轻点了点头,想到家中的那个人还有换新裙时说的那些话,似是怕眼前人不信般又添了句:“我很好呢。”

    “哦?可我听说的可不同呢。”沈燕秋轻挑眉梢,神同她说出的话一般,是全然的不信。

    “是真的很好。”对方那审视的目光让她有些发虚,她能感觉得到的,如今她和燕秋姐,两人仅仅是着装,就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可是,她却不想有人因为衣着而对张逸有所误解,特别是眼前这人:“真的,燕秋姐,我不骗你的。”

    “方锦阳那样对你,你还要护着他?”不想,沈燕秋竟在此时,将话挑了开来。

    啊?乍听到方锦阳这三个字,沐秀儿是真的反应不过来了,怎地好好的扯上锦阳了?

    却不知,她这模样让沈燕秋越发的觉得自己是说中了她的痛处,长长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般地继续说道:“傻秀儿,孝顺是没错,可为男人,也当知道是非,为了一个不着调的老娘,做出这样的事,他枉为读书人,就他这所作所为,哪还有男儿家半点担当,”冷冷一哼:“我看,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听得沐秀儿的脑子是一团乱麻,好不容易等她理顺了,想明白原由,刚要开口,又没机会,只又听道:“秀儿,莫要再把心思再放在这种人上了,咱们女儿家,嫁人图的是什么,还不是指望着嫁的男人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过上好子,方锦阳靠不住,也不值当,等着他,还不如……。”

    “不是的,燕秋姐。”即使这话有理,但沐秀儿还是不忍心锦阳被人那样说,趁着间隙,忙插嘴打断道:“燕秋姐,你误会了,不是那样的。”

    “误会?”微微拔高的语调,显示着沈燕秋的不满,她眼眸微凝,却突然不再似之前那样咄咄,只淡淡说道:“好,我听着,你倒说说,我是怎么个误会了。”

    沐秀儿本是急着想要澄清的,忽地被她这洗耳恭听的作态弄得一愣,待看到她脸上那自以为了然的神后,忙理了一下思絮,稍稍斟酌一下,这才开口说道:“燕秋姐,这几年你也没能回村,想来方家的事是婶子去看你时同你说的吧,不过,兴许她是忘记和你说了,我,我成亲了,嫁的人,嫁的人是我表哥。”

    饶是燕秋在后宅历练了三年,一下听到这完全出乎意料的解释时,眼中仍不免露出了一丝诧异,长而浓的眼睫忙微微垂下,掩去眼中的惊讶与懊恼,伸手拿了桌上的茶盏,轻啜一口后,再抬眼儿,她已让人看不出半点端倪:“竟是这样,”话语微顿:“如此说来,倒是我唐突了,”嘴角带出了一抹歉意:“我娘上回去看我时,只说了方家弃你的事,离现在也那么久了,我还当现在你仍是一人…是我不是…混说了这许多。”

    “没的事。”沐秀儿急忙摇头,她岂是不知好歹的人,燕秋姐这番话句句都是为了自己鸣不平,是为她着想才会那样说,才不会怪她呢:“燕秋姐,你是为我好,我晓得的。”

    “你晓得就好。”不想,沈燕秋竟坦然应下了,只一句话轻巧带过就解了之前的尴尬,接着她轻轻一叹,带着些许遗憾地说道:“我离得远,也回不来,就算心里惦记着,也难得到信儿,”接着继续说道:“那会儿老三结亲,娘特意带着三弟和他的媳妇大老远的去洛水城看我,我想着许久没有你的信儿,就向她问了你几句,这才晓得方家竟做了那样不仁不义的事,打小咱们就亲近,知道那事,我心里总提着,可偏又离得远,也帮不了你,如今,你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

    这话说得沐秀儿心头一,又好似回到了当年,那会儿,外公和阿爹刚走,家里过得艰难,原本交好的人渐渐的疏远,只有燕秋姐待她始终亲切,“燕秋姐,我,我也一直记挂着你的。”

    “我知道的,秀儿,我知道你是个好的。”说完,沈燕秋略低下头,手扯起了帕子,在鼻下轻轻一按,“好了,不说这些,你虽然成亲了,我还是得多问一句,你那相公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不曾听你说过,你还有一个表哥。”

    这人的举动落在沐秀儿眼中,心中也跟着有些感伤,不过,她可不想坏了眼下的好气氛,听她问及此事,忙不叠就顺着她的话往下讲:“他是我爹那边的远房亲戚,失散了多年,几个月前才寻过来的,后来,由娘……就是苏大娘做了媒,村长做了主,我们便成亲了。”

    “竟是这样,那倒也是天定的缘分。”沈燕秋听完便感慨了一句,“那,他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待你极好?”

    “嗯。”沐秀儿想都不想,就点头称是。

    见她应得如此爽快,本还想再细问的话,沈燕秋突然觉得有些索然,又将茶盏拿到了手中,却没有急着喝,茶盖儿撇去茶沫,杯壁上发出瓷器特有的响儿,未了不再继续这话题,转了话头:“我也有些年没回来了,秀儿你不如给我说说村里的新鲜事儿。”

    “好呀。”听她这样说,沐秀儿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可当她真要说时,却忽又不知要如何说起,村里的新鲜事儿,还有什么比在外闯多年,如今衣锦还乡风光娶亲的顺子哥更值得说的,想到了顺子,脑海中不又记起了多年前窥看到的那一幕,还真是物是人非,抬眼,再看看面前的人,心中当年的苦涩滋味已经不在了,可是,仍旧会对做了他人侍妾的燕秋姐生出一份惋惜,也是因此,几说出的话在嘴里绕了个圈,变成了其它:“前些时候,顽二他回来了,现下,他可不像过去了,他救了莫家的少爷,嗯,就是北边莫家商行的那个莫家,修了房子,还买了地儿……。”虽然说到顽二,心底仍有些不自在,可是,她还是一字一句地将那发生的事详细说了。

    沈燕秋回来已有一,又怎会不知道顺子成亲的事,至于顽二,虽不知道他近况,可在秀儿被休回家后,那混不吝的小痞子对秀儿做的事儿,她可是听说过的,听她将话头引在顽二上,不由得,眉梢儿微微挑了挑,深知她的子,又怎么会不知眼前人的好意,忍不住心中暗叫了一声傻丫头,那一直挂在脸上多年练出的笑容,在细细的讲述中渐渐变得真实。

    就这样,絮絮叨叨村子里的大事小事一一道来,喝完了三杯水,窗外的天色发沉,直到那谢嬷嬷出声提醒,沐秀儿才惊觉时辰过得太快,这都要到做饭的时候了,这一回过神,立马想到了家里还有一个人等着呢,再说了,就快要到饭点儿了,想来燕秋姐也要准备吃饭了,再继续说下去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她忙告辞道:“燕秋姐,时辰不早了,我,我也该回去了。”

    不想,沈燕秋却没有答应:“急什么,你我也这么久没见了,眼下,也没什么外人,家里就只有我娘在,不如你就在这儿陪我一起吃饭,可好?”

    沐秀儿哪儿会想到会有这样的提议,略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我出门时也没有做吃的,她是个读书人,也不懂下厨,我得给她做饭的。”

    沈燕秋听她这样说,忽地拿眼儿一瞋,半真半假地说道:“怎,有了夫婿就不要我这个姐姐了?”

    “不是的。”哪儿受得了她这一眼,当真了的沐秀儿急忙解释:“我…我…”却又不晓得怎么说才好。

    沈燕秋并没放过她的意思,又很是怅然地叹道,“罢了,如今呀,咱们秀儿可再也不是那个成里跟在我后转悠的丫头了呢,是人家家的好媳妇儿了。”

    她这话得无心,落在有意人耳中,可就有些不同了,“燕秋姐……”沐秀儿有些无力轻叫了一声,脑子却不由自主地将两人做了比较,几乎没怎么想就有了明确的答案,只得再次讨饶道:“燕秋姐,我还是得回去的,我……。”

    “好啦,我省得的。”沈燕秋哪儿看不出她的为难,发了善心,不再去逗弄她:“去吧,再迟可真的要晚了,来,我送送你。”说完就站了起来。

    得了话,沐秀儿也就不再坐着了。

    两人走到了屋门口,刚要再向外去,那谢嬷嬷忽地开口:“姨,这几天您也累了,这会儿,就由老奴来送吧。”

    原本要跨出去的脚在听到这话时顿住了,因为前冲力使得沈燕秋的手轻扶了一下门框,她不吱声,沉默了一下,这才点头道:“也好,那就由嬷嬷送秀儿出去吧,秀儿,我就送你到这儿了。”

    沐秀儿本就没指望被远送,可这会儿听了嬷嬷的话,再看到燕秋那扶门的动作,忽地,心里透出了一股子难言的绪,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可是,这会儿,两人份的差异突地就将彼此的距离拉了开来,那些被忽略的事实瞬间清晰了起来,眼不有些酸又有些胀,手在袖中握成了拳,她张口问道:“燕秋姐,你这回……你这回回来,要呆多久?”还能再来看你吗?这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还是那样,不懂得藏住心事,看出了她眼中的不舍,沈燕秋扶着门框的手,微微一紧,须臾她含笑道:“总还要再住上四五天的,你要有空就来坐坐,陪我说说话。”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答复,沐秀儿用力点了点头:“嗯,那,燕秋姐,我走了。”说完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才慢慢转过了

    人走后,沈燕秋并未在门前多站,她转进了层子,直接走到了桌边,桌上,放着桂花糕的食盒仍旧放着,她轻轻打开,看着那米白色的小糕,长长一叹,伸手拈了一块,咬了一口,糕已经凉了,可香味却丝毫不减。

    早已尝过不少味道更好更精致的糕点,可这小小的一块糕,却勾起了她别样的绪。

    这是家乡的糕点,小村特有的滋味。

    咽下了这一口糕,沈燕秋将剩下的半块捏在手中,却再没有去咬第二口,先前的种种仿佛就在眼前,这使得她不若有所思了起来,目光也渐渐变深。

    “姨,沐娘子已经送出门了。”谢嬷嬷已将人送走,不知何时,重又回到了屋中。

    “嗯。”在听到说话声的那一瞬间,沈燕秋神色已恢复如常,将手中的糕放到了碟里,轻轻应了下。

    外头的门已带上,房内只有主仆二人,谢嬷嬷又走近了一步,压低了声,问道:“这沐娘子的事儿,姨如今怎么打算?”

    眸子闪了闪,沈燕秋坐到了凳上,她淡淡道:“能如何?先前只以为她被方家休弃,我才动了那念头,如今,她已经再嫁,事已成定局,自是再无可能了。”

    谢嬷嬷听她这样说,那张素喜怒无形的脸,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异样,略踌躇了一下,她才开口说道:“这沐姑娘说是嫁了,可是,有一件事,老奴觉得古怪。”

    沈燕秋抬眼看她,问道:“什么事?”

    “姨这次带老奴来,本就是为了相看那沐娘子是否还是处子之的。”说到这,谢嬷嬷顿了顿,双眼儿带着疑惑:“老奴是什么样的出,姨是知道的,有些话虽然听着有些托大,可老奴到现在还真就没有看走过眼的。”

    这话说一半,停一半,最让人不痛快,沈燕秋眉儿不微微皱了一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又将声压低了几分,谢嬷嬷凑到了主子耳边:“先前,老奴送沐娘子出门时,仔细打量了她的形姿态,她看着……看着仍像是个处子。”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