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 36 章

    无论如何,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

    张逸想了整整一个晚上,也纠结了一个晚上,认清了自己的心思是一回事,要何去何从又是另一回事,舍不得,放不下,第二天很没出息地做出了决定,两个字‘暗恋’,就这样和秀儿生活在一起,保持现状,无法像真正的人那样水□融,但就这样平平淡淡相依相伴,也该满足了。

    于是,当清晨起后,沐秀儿瞧见她眼底的青黑,关心地发出询问时,张逸心里虽是苦哈哈的,脸上却还是强扯出了笑容,很配合暗恋态度地解释道:“昨儿太高兴了,这才没睡好。”这种感觉真心坑爹。

    沐秀儿完全没有察觉出什么,做了早饭,两人一同吃完后,帮忙把书本子全收拾好,同她一起出门。

    张逸心中一叹,这样真的很好,把媳妇送到娘家后,带着那么点小忧郁去了村长家。

    天显得有些昏沉,空气中带着淡淡的土腥味。

    到了地儿,院子里很是冷清,孩子们一个也没看到,只有老村长一人站在院门前。

    高小六见伙伴都没来,奇了,上前抢着问道:“村长爷,他们咋都没来呀。”

    老和尚淡淡笑道:“今儿这天气,一会儿怕是要有场大雨,我拿了主意,让他们回去了。”

    听他这么说,张逸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虽不是乌云密布,但确实有些山雨来的味道,这小院是露天的,平时天不好时也都是停课的,今儿她心里有事,就没注意到这些,忙向村长道了声谢。

    高小六是个野子,上课时虽被拘着,可毕竟还是一个有机会就要撒欢到处跑的小娃,听到村长爷的话,忙说道:“张逸哥,今儿没课,那我就先走啦。”说完,一副撒丫子就要跑的架势。

    老和尚笑呵呵,在小鬼转前伸手按住了他那青皮小脑袋:“你先回去,给你秀儿姐带个信,说逸哥儿在这里陪我这老头子说话,晚些再过去。”

    “行。”有得玩哪儿还顾得了其他,高小六忙点头应了,也不去理张逸的回答,等那大手的力道一松,便如兔子般跑了。

    张逸对老村长的邀约很是意外,不过,反正今儿课也上不成,秀儿那里也不想这么早过去,眼前这位又可算是位隐世高人,不指望会有什么开解之类的话,但聊上几句也无不可,对于长者她心里还是带着敬意的。

    没有犹豫就跟着村长进屋了,当张逸看到屋里的另两个人时,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随后便有一种被骗上当羊入虎口的感觉,可到底没有失去理智般地逃走,只是人站定在了房门口,不再上前,只拿眼儿看了看老村长。

    大和尚却不多作解释,只笑着说道:“这世间事,皆离开不了因果,也终是要了断的,逸哥你说是不是。”

    有了这么一句话,张逸心中已有分数,想来是顽二请村长来当中间人,要把这事了清了,这样也好,上不上,下不下的悬着,还不如痛痛快快一刀落地,点了点头。

    老村长又转过头,冲着顽二道:“二宝,可莫要犯浑。”

    顽二脖子梗了梗,到底也没有反驳他的话,转过头,对张逸道:“我要同你单独说。”

    顽二对村长的态度,让张逸又有了些许底气,在这儿她是安全的:“要在哪里说?”谨慎地没有直接说好。

    顽二显然是早有准备的,指了指里间。

    张逸来过村长家,知道那里是间小佛堂,算是内室,但并不完全与外头隔离,只用厚布做了门帘,有什么事,大叫一声,外面的人都能听到,要跑也方便,小心确定后,这才点头答应。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佛堂不大,也没供着神佛,连个蒲团都没见着,更别说木鱼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简简单单,倒有点书房的味道。

    顽二走到了桌边,停了下来,转过,没说话,一双眼儿只狠狠地盯着敌看。

    张逸仍旧选择了站在门边上,心里头其实还是有些发虚的,但又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东西支持着她不露怯,毫不闪躲地回望过去,这会儿才真正地看清了顽二,说实在的,顽二这人的长相并不差,看着俊秀,这一新装,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公子爷的味道,他个子也不高,勉强算是中等,细比较,他差了方锦阳小半个头,不吱声时,浑上下看不出半点流氓味,除了那双眼,他的眼珠子并不黑,略有些偏淡显琥珀色,瞪人的时候直视着你,就像现在,她隐隐有种被狼仔子盯上的感觉。被人那样看着心里着实有些不自在,张逸一皱眉,不想再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先发制人,直了腰板,仰了仰下巴:“你有什么话要讲,说吧。”

    顽二没想到他会先开口,暗暗在心里打了个转,那天方婆子闹事时他在边上瞧了个全场,眼前这人看着是个软和的,那嘴上功夫却是实打实的厉害,不过,这世道,男人光会耍嘴皮子有个鸟用,钱和拳头才是真的,想着,就从怀里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这,是村东那十亩良田的地契,镇里两间旺铺的房契,还有一千两的银票,我要秀儿。”

    张逸早在他拿出这些票据时,就猜出了他的想法,她原本就心很不好,再遇上这事,更是火大,女人主导态度的时常时她们的绪,之前的忐忑瞬间不在了,留下的就只有对他的恼怒。

    “如何?”顽二把这叠票子放在了桌上,指尖在上头点了点,这话是在询问,却没半点商量的意思。

    怒极反笑,张逸轻嗤了一声,不接这茬,反问道:“花二宝,你把秀儿当作什么了?”

    很久不被人提及的本名,突地被叫了出来,顽二愣了一下,想来是秀儿告诉他的,想到这个,心里一阵不痛快,无视他的问题,冷冷说道:“怎么,嫌少?”

    “花二宝,我只问你,你把秀儿当作了什么?”张逸咬死了那一句,竟胆大地朝着顽二踏了一步。

    这举动在顽二看来就是赤-的挑衅了,他又岂是能轻易唬住的人,“你问我把秀儿当作什么,”稍一顿,那双眼带着戾气:“我告诉你,她沐秀儿是我想要娶的人。”

    “人?”张逸又是一声冷哼:“你还晓得秀儿是人?即晓得她是人,又怎么能如货物般拿银钱来买?”

    顽二顿时语噎,又听这人嘲讽道:“妻?妻是娶的是聘的,是请了媒人八抬大轿迎进来的,用钱买的那是妾,是猫儿胡同里做半掩门生意的娼,花二宝,我问你,你当秀儿是什么?”

    听到这话,顽二一下子哑火了,他往就是个动拳头多过于动嘴皮子的人,哪里想到一下子就被人捏住了话柄,他自是从不曾把秀儿同那些下-女人做一处想的,他拿这些出来,也绝没有看轻秀儿的意思。

    “花二宝,我再问你。”张逸一鼓作气,继续问道:“你晓不晓得这世道,女人的名节有多重要?名声,那是女人的命,眼下,秀儿已经同我成了亲,是我的媳妇,可你呢,拿着钱来说这些,你想没想过,这事要漏出去了,她将来要怎么见人?你这么做和方婆子有什么不同?”

    “自是不同的。”顽二不假思索地顶了回去。

    “有什么不同?你们不都是毁她名声,得她过不得安稳子的人吗?”这一开了腔,就没那么容易停:“再者,你当我收了这钱,秀儿就会跟了你?在你眼里,她就是那种贪图富贵、慕虚荣、没有骨气任人买卖的人?”这话一句句如刀子般,戳心戳肺。

    顽二脑门子爆出了青筋,怒道:“你胡说。”

    “我哪儿胡说了,你倒说说,我讲的那些话,你驳得了哪一句。”张逸拿一长串话把人将死后,忽地又停了下来。

    如此,就在顽二那根弦绷得快要断开时,又松了那么一下,可,心里头的那股子气却是不得不发,手一下握成了拳头,“嘣。”重重地捶在了桌上。

    那一拳的力道不轻,张逸心狠狠地收了一下,咬着牙才没有退开半步。

    “二宝,你可莫要把我这儿的东西给弄坏了。”外间传来了老村长淡定的声音。

    顽二眉梢微微一抽,张逸却浅浅松了口气。

    里头一时无声,两人僵持着,那气氛却比之前略缓和了些。

    须臾,顽二收回了他的拳头。

    张逸拿眼儿瞅了瞅那桌子,面上似乎裂了一条细缝,她的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一下。

    顽二注意到了那个不显眼的小动作,眼底闪过一丝嘲色,他慢悠悠地将银票收回到了怀中,之前那气急败坏的模样竟忽地不见了,只是那张脸仍旧沉着,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样,张逸倒有点拿不准了,不过,她心里明白,这会儿绝不能够露出半点怯意来。

    这两人,你瞪我,我瞪你的,总得有人先出个声,末了还是顽二开了口:“这钱我收回去,但话我得说明白了,我顽二是个浑人,可,对秀儿我从没有看轻过半点儿,更没有想过要毁她名声。”

    张逸听他这么说,脸色倒是好了些。

    顽二继续说道:“我顽二杀过男人,睡过女人,但抢□女的事决不会干,”稍稍一顿又说道:“我也不说那些虚的,我晓得秀儿心里头没我,可我心里头有她,打小就有,我拼了命的赶回来,没想到才迟了那么一点,她就嫁给了你,这口气我咽不下。”

    他这话是个什么意思?“那你想怎么样?”张逸晓得对这样的人,你得痛痛快快直截了当。

    顽二指了指桌面上的那条裂处,“你接我三拳,我顺了气,以后绝不再来纠缠。”说完,拿斜眼看人。

    “不成。”张逸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顽二没想到他答得那样快,先前看他硬气的,这会儿这么快就认怂了,果然这些所谓的读书人都他-妈的是软蛋,“怕了?”

    “不怕。”张逸应道:“我不怕你的拳头,可我不能用这由头来让你打。”

    顽二只当他是推脱,鼻息一嗤。

    张逸并不理会,接着说道:“你也说了,秀儿她心里头没有你,你说要娶她,要她等,可她从没答应过,秀儿从不欠你什么,我不能受这三拳。”

    顽二挑眉,不依不饶:“少说那些个-话,你就说你这三拳挨不挨吧。”

    “不挨。”张逸仍旧拒绝,却在怀中取出了匕首。

    顽二见她拿出了刀,眸子立即闪过一丝狠劲。

    张逸不看他,拿着匕首走到桌边,将它往上头重重一放:“我说了,我和秀儿不欠你什么,你要是非得纠缠不休,我也不怕什么……男人,脚下的土地,怀里的女人,那都是得用命去拼去守的,论拳头我未必打得过你,可,为秀儿你只管划出道儿来。”

    目光在匕首和这人上打了个转,那双浅色的眸子最后牢牢地盯在了对手的脸上,审视般一瞬不瞬。

    心突突地直跳,掌心渗出了汗,张逸的眼却没有一丝闪躲。她心里已有打算,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按他说的来做,这事关秀儿的名声,也关乎她们的将来,不怕,顽二放了话就不会要她的命,顶了天不过是一顿打,在上躺上养十天半月的,为了秀儿她得彻底把这事给了了,为了秀儿便是眼前真是头狼,她也有勇气对抗。

    作者有话要说:编编说,让我写个自问自答的采访,真心话,想不出来要问什么,所以,大家要有关于写作问题的话,可以留言问,我会挑几个来答。(注,与写作无关的**问题就不要提了,大家懂的)

    另外,201314什么的,卡时间点什么的,嘿嘿,原大家都能够幸福开心吧。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