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 29 章

    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顽二家的破房子就被里里外外翻修一新,全都弄好后,又有马车陆陆续续地从城里拉来了家具,摆设。

    如此,村子里头的闲言碎语越发的多了,被提及最多的便是顽二。

    这看闹的多了,各种猜测也就多了,东拉西扯,那闲话传得沸沸扬扬,往事也自然而然地重又被挖了出来,当初顽二求娶沐秀儿闹得全村皆知,眼下,一个嫁人了,一个发财了,这两人再相见又会如何?顽二会不会死了心,而沐秀儿又会不会后悔,把这两人摆到一处说时,又免不了有人把张逸搬出来比较,更甚者已有人提到了张逸脸上那伤的来由,前一天在镇上损了颜面回来,后一天,顽二就大张旗鼓的进村,这是巧合还是里头另有隐,小村小庄难得有一件值得说道的大事,才这么一会儿,各种流言飞快地传了出去,就连邻村也有妇婆闲睱之余,拿这事来解闷子。

    外头闹无比,沐家小院却显得冷清,张逸受伤后就停了课业,如此,也让她避开了麻烦,而沐秀儿则如先前那样,深居简出,遇上人也不多说什么。好在,张逸当了夫子,背后再怎么说道,当面村里人总还是要留面子的,也没有人打搅他们,不听不问倒也自在。

    这一天,张逸抄完了最后一页书,放下了笔,伸了个懒腰,侧过头朝窗外看去,小院中间,沐秀儿坐在小凳儿上,手拿着绷子正在绣花样儿,阳光洒在她的上,女子低着头,发儿落在后,手引着线儿来回,透出一股子平和之气,大黄趴在她脚边上,眼儿半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懒懒地摇了摇尾巴。

    这一眼,便有些许乡野图画的味道,唇边带着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张逸这才收拾桌子,走出去。

    “都抄好啦?”沐秀儿听到了动响,回过头,见那人已走到了旁,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拿着针在发间捋了捋,随后插到了绷子上。

    张逸手插着腰左右扭了扭,舒展了一□子,抄了一上午的书,坐久了,人有些发僵尾骨带着酸痛,“嗯,都抄好了,照这速度,后天我就能全都弄好。”

    沐秀儿垂眼算了算时间,“离约好的时间还早,也不着急着赶,你还是多歇歇才好。”

    张逸又握拳在背上自己给自己敲了几下:“我省得,到是你,你这样子绣花,坐得这么低,也不怕伤了脖子,损了眼。”

    知她好意,沐秀儿只笑不语,抬头看了看天色,已将近午时,她该做饭了,把绣到一半的活计放到了扁篓子里,刚要站起来,腿一软,却是坐太久麻了。

    张逸见她人微微一晃,忙伸手扶了一把:“这是怎么了?”

    沐秀儿拿手抚到腿上,“没事,久了,腿有些发麻。”

    “我说的吧,你这样不好,”张逸蹲了下来,扶着她的人,也不敢随便的去碰那腿,“你自己给自己揉揉,慢慢来。”

    沐秀儿忍着酸痛,慢慢地揉腿活血,许是想转移开注意力,边捏边问:“中午,你想吃些什么?”

    张逸知她是个心命,这古代的生活资源贫乏,什么季节吃什么样的菜,也翻不出花样,想了想:“韭菜炒蛋,拌个黄瓜,嗯,再炒个茄子?”

    沐秀儿想了想,点头:“成,”脚试着动了动,好了许多,扶着张逸站了起来,两人去了小灶,四下看了看,“韭菜没了呢,我到田里弄些来。”

    “你别忙,我去弄,”张逸自告奋勇,边说边拿了挂在墙头上的竹篮子,又问道:“还要别的不?”

    “再带几根葱回来吧。”沐秀儿粗粗看了看灶上的剩菜。

    “行。”张逸得了令,往外头走去。

    等她出了门,沐秀儿挽起袖子,从小框里拿了两枚鸡蛋,敲碎放入大碗,开始打蛋,打完了蛋,再挑了几根茄子,拿水冲洗后,用手掰成块放好,再开始切黄瓜,等全都处理好后,木门声又响起。

    张逸兴冲冲地跑进了小灶,把篮子递过去:“给,这是韭菜,这是葱。”

    沐秀儿笑着接过,低头,看到那连根拔起的韭菜和葱后,神色一僵。

    张逸自顾自拍去手上的泥:“怎么样,我挑的不错吧,我仔细瞧了,挑的都是才长好的,新鲜的很。”唇边带笑两眼放光,仿佛是一只等待赞赏的小狗。

    沐秀儿抿了抿嘴:“你是用手去拔的?”

    “嗯,”张逸点了点头,要不怎么弄得手上全是泥,又觉得这话问得奇怪:“怎么啦?挑得不好?”

    “没,”沐秀儿很是认命地叹了口气儿,是自己疏忽了,不说张逸不记得事,就是记得,她也不像是个农户家出生的人,怎会晓得其中的道理,见她一脸不明就理的样子,解释道:“这韭菜不是拔的,要用刀割的,这样才不会伤根,割了以后还能继续长,还有,葱也是只掐上半节。”

    张逸愣住,她以前也曾经买过韭菜的,细想来,确实都是不带根的,可是,她一直以为,那是为了好卖经过加工处理的,还有那葱,她买葱时明明都是带根的,原来竟然全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指着篮子里连根拔起带着泥土的韭菜和葱,讪讪道:“那,这些还能种回去不?”

    沐秀儿摇了摇头:“伤了根了,都没用了,”说完,察觉到了这人的沮丧,本来也没有怪她的意思,忙劝慰道:“没事,你也没拔多少,韭菜长得快,田里剩下的足够我们吃。”

    虽是这么说,张逸仍旧有些过意不去,本是好心意想帮忙的,没想到却做了错事。

    见她还是垂头丧气,如做错的孩童一般,表从得意一下变成失落,一张脸儿很是纠结,沐秀儿看着她,突觉得这模样有些好笑,便如当年哄劝少时方锦阳那般说道:“好了,虽然是无心之失,不过,还是要罚的,这韭菜就由你来洗。”

    张逸一怔,心却因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扬了扬,忙点头:“我一定洗干净。”说完,便拿了篮子,走到一旁,挽袖舀水。

    噗,在那人背后,沐秀儿强忍着的笑,终是露了出来。

    到了第四天,被村里中谈论已久的人物终于出现了,顽二是坐着马车回来的,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他原本就是个长相俊美的少年,这会儿全上下焕然一新,若不知道他底细,几乎会以为他是哪家大户公子哥儿。他一个人倒也罢了,随同而来的还有另两名华衣男子,一个略年长些,五官端正二十来岁模样,举手投足透出一股子沉稳之气,另一个则年幼了许多,十五六岁,可那容貌却是漂亮得惊人,肤白面皎便如画中童子一般。

    这三人下车后,并肩而立,只在门前站了一小会儿便进了院子,可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引得不少妇婆姑娘注目。

    这事又以最快的速度在村子里传了个遍,就连那不曾出门的两人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对于顽二曾经的纠缠,沐秀儿印象极深,无论他是犯浑还是认真,对她而言,那都不是一件好事,眼下,即便如村长爷爷所说的那般,她仍旧在心里存着一份抵触。顽二的存在,就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刀,不明不白,迟迟不落,让她寝食难安。

    这一切都被人瞧在了眼里。

    “这书也抄得差不多了,我想明天,就开始授课去。”张逸在看到沐秀儿第三次将那走错的线拆掉后,终于开口了。

    “嗯?”沐秀儿有些恍神,话没能听得太清楚。

    “我想明儿就开课。”又重复了一遍,即便沐秀儿努力地隐藏着她的不安,但张逸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变化,时不时的发呆,无端端地紧锁眉头,下针时的犹豫,这都表明了她在担心在害怕。

    来到这个世界张逸头一个遇上的就是沐秀儿,她救了自己,后来又处处得到她的关心与照顾,早在不知不觉中就视她为最亲近的人,沐秀儿遇到伤害是她最不希望的,更何况,她总是觉得古代是没有人权,治安也是为有钱人而设的,开玩笑,林冲还是军教头呢,老婆说被抢就被抢,她和沐秀儿不过是最为普通的老百姓,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下民,遇上强权一点反手之力也没有。

    张逸其实也是害怕的,但越是害怕就越觉得不能坐以待毙,思量再三,逃,不是办法,真到了外头,万一顽二盘算的就是她们离开再下手,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好的法子是留在村里静观其变,但是,也不能完全不作为,张逸曾经看过这样的一个报道,有一个强-惯犯,被抓后说过这样的话,其实,在犯案前,他都会进行跟踪,试探地做一些扰行为,当对方反抗时就会转移目标,当对方默默忍受时就会决定下手,有时候,一味的忍让对犯罪者反而是一种鼓励,同样的,人们会保护弱者但不会保护懦弱者,无论哪个时代,护不了自己婆娘的男人是无法得到人们同和支持的,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别,不急在一时。”沐秀儿听清后,忙出声阻止,为这事,张逸已经被打了,顽二在镇上是出名的硬拳头,真要起了冲突,她这么个瘦弱女子,哪里是对手:“万一,顽二犯浑,你不是他对手,咱们只管在家里头,他不敢轻易上门。”

    “秀儿,这么下去不是个事,这本来就不是你的过错,凭什么,反倒要我们躲着避着,再说了,他这样子也不像是短时间会走的,若他长住下去,难不成,咱们就不做人了?”张逸打定了主意。

    沐秀儿听她这样说,心里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总躲在家里头确实不是个事儿,再这么下去,莫说自己,只怕久了,连张逸也抬不起头做人,手紧紧握了握,抬眼儿:“你说的是,不能总这么下去,”话稍稍一顿,眼中透出了决心:“我这就去找娘商量,明儿请村长做主,去和他三刀六面的,说个清楚。”这是要破釜沉舟了。

    张逸没想到她会如此,急忙劝阻道:“别,你不能这样做。”见沐秀儿不解地看着自己,解释道:“他眼下什么事都没做,你若主动寻上门,他若反咬你一口,说你自作多,岂不是自取其辱,传出去,你以后又如何做人。”

    沐秀儿还真的没想到这么一出,一时闷,脸也涨红了几分。

    张逸见她口起伏不定,晓得她这是气狠了,伸手拍了拍她,“秀儿,你别急,这事你听我的,明儿起,咱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也别让顽二以为咱们怕了他,只是我不在时,你别落单,去娘那儿。”

    “不成,万一他对你下黑手……”沐秀儿已经明白了张逸的用意,却不放心她。

    “别担心,”张逸打断了她的话,“秀儿,我不会给他机会的,再说了,我在村长家教书,我就不信他敢在村长家对我下手,也不信我的那些学生和他们的爹娘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和你被人陷害了去。”见沐秀儿还在犹豫,双手按住她的肩,眼睛直视于她,很是坚定地说道:“秀儿,你莫忘了,如今我是你的夫婿,护着你是我该做的,也必须是由我来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