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

    成亲后第二天,沐秀儿如往那般起了个大早。睁眼儿,旁那个人正做着美梦,轻手轻脚地下了,新妇儿先去灶里烧了水,随后又用药草煮了些醒酒汤用小炉温着,再洗米熬了些白粥,都弄好后,走出小灶,眼儿往四下一扫,院子里狼藉一片,她伸了伸腰,挽了袖开始扫地收拾。

    屋子里,张逸翻了个,迷迷糊糊睁开了眼,脑子里像是装满了水,脑袋两边的神经一跳一跳地痛,她皱着眉眯着眼,好半天才缓过劲,手撑着缓缓坐了起来,随后按在了太阳上,人还有些懵,又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清醒地看向四周。

    房里只有她一个,沐秀儿不在,隐约听到后院子里有走动声,张逸软绵绵地移坐到边,脚拖着鞋,虚浮地走到门口。

    “醒啦。”沐秀儿正忙着扫地,听到声响,回过头,瞧见张逸走了出来,直起了腰,朝她微微一笑。

    “早。”张逸下意识地回应,脚上没力,只得惨白着一张脸,人斜靠到了门上。

    沐秀儿见她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便放下了扫帚,“你等着,我给你拿醒酒汤。”说完,走到小灶里,取了醒酒汤,端出来,吹了吹递了过去:“先把这喝了,那酒上头,你昨儿个醉狠了,喝了这个头就不那么痛了。”

    张逸听话地点了点头,接过醒酒汤,先尝了小口,温度适中,接着便一口饮尽,味道不怎么样,不过倒是让头脑清醒了几分,“谢了。”说话声带些些沙哑。

    沐秀儿把空碗拿了过去,伸手探了探张逸的额头,“谢什么,我看你还没睡够,还是去上再躺会儿去,粥还要过些时候才能吃,好了我叫你。”

    余光扫到了杂乱的小院,张逸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其实,她是想要帮沐秀儿一起收拾的,可实在是力不从心:“嗯,”又觉得不好意思,指了指横七竖八的桌椅板凳:“那些重的,你等我起来后,咱们再一起弄,昨儿你也忙坏了,别勉强。”

    “我省得,快去。”沐秀儿扶了她一把。

    张逸摇摇晃晃的又回到了上,才躺下眼皮子就开始一下没一下的打架,可偏偏又睡不着,抱着被子左右翻了翻,索闭目养神了起来。

    没过多久,沐秀儿走进了房,她把粥端上了桌,接着走到边,才靠近就看到上那人睁开了眼,只道她还不舒服,便伸手又探了探她的额:“怎么,睡不着?头还痛?”

    张逸的头微微一点,透着几分气地嗯了一声。

    沐秀儿晓得她难受,收回了手,也不多说什么,走出屋去,不一会拿了块巾子过来,双手一折,“闭上眼。”见张逸听话地闭眼后,这才拿巾子敷了上去,随后往她头边上的沿一坐,侧着两手按在了她的太阳上,慢慢给她揉。

    温的巾子覆在脸上,两只手力量适中地按着,张逸顿时全都放松了,享受地叹了口气。

    揉了一会儿,沐秀儿见她呼吸渐渐平稳,这才慢慢松了手,又过了一会儿,把盖在眼上的巾子小心地揭去,果然那个人已经入梦了,她轻手轻脚地站了起来,走到桌边上,给自己盛了碗粥,慢慢地喝了起来,温的粥缓缓流入了胃中,她很是享受地眯了眯眼儿,突地想到了昨儿夜里头,那人睡前的话,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

    张逸这一觉睡得舒坦,直至上三竿,沐秀儿才把她叫醒:“阿逸,快到午时了,你醒醒。”

    张逸眨了眨眼,脑子还有些迷糊,傻不楞噔的应了一声,“啊?”

    沐秀儿好耐心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不早了,醒醒,不能再睡了,一会儿我们还要出门呢。”

    “出门?”张逸人是清醒了些许,可脑子还没有转过弯,这新婚第二天要上哪里去。

    沐秀儿拉她起来,说道:“咱们得先去村长家谢道,再去大娘家,还要去给村里的乡亲送喜包,你都忘记啦。”

    张逸愣了那么一下,这才想起,这里的风俗,懊恼地说道:“这喝酒就是误事,我都忘了这么些个事了。”说着看了看外头,光线充足,急道:“我得赶紧了。”

    “慢慢来,早上都在下田呢,要吃了饭下午才得空,你上酒气大,我水备好了,你先起来,擦擦。”说着指了指头:“干净的衣服放那儿了,你换上,我去帮你把粥拿来。”

    张逸突地有些不好意思,她看了看四周,屋子里都收拾整齐了,她只顾着自己睡,倒把所有的事都扔给秀儿做了。抓了抓头,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起,走到桌边,略做了洗漱,人精神许多,踅回到边,拿起了新衣,展开,下意识地拿起闻了闻,上头有着干净的阳光味,又仔细看了看,玄青色的长袍,做工和另几件一样十分的精细,不知道怎么的,她想起在某篇小说里看到的,其实在古时,有份的人家结婚,新郎穿的不是红袍,而是青袍,看着手里的那一件,不有了那么一些自作多的联想,笑了笑,开始动手穿衣。

    沐秀儿端了重新好的粥进来,放到桌上,回过头看了看问道:“合不?”

    “你手艺那么好,怎么会不合。”张逸低着头系腰带,只觉得这衣服尺寸大小再合不过了。

    沐秀儿微微一笑,把脏水端了出去,倒到了水沟里,再回来时,张逸已经穿戴一新,只是头发还散着。“你是先喝粥,还是先梳发?”

    张逸对这一头乌黑长发实在是有些没法子,没有秀儿的那几天,她都胡乱绑着,昨儿还是有专门的喜娘给帮着梳理,这才没出岔子,笑着坐到凳子上,“你先给我梳梳吧。”

    沐秀儿自是没二话地拿了梳子走到她后,先用手慢慢理顺了,再从上至下用梳子梳理,最后用了发带帮她束上。

    打理完后,这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接着就该做正事了。

    两人先到正屋,给三位先人上了香。

    “秀儿会好好过子的,外公,爹,娘,你们放心。”沐秀儿说完上了香。

    “以后我会照顾好秀儿的,也请你们放心。”张逸跟在她后头把自己要说的话也说了。

    一起行了礼,这才相视一笑。

    吃完了饭,沐秀儿也换了一新衫,两人又再做了一番收拾,把早上蒸好的喜包四个一份,一份一份地都仔细包好,准备出门。

    出了门,先去了村长家,这是习俗,村长是这村子里辈份最高的人,不管哪家,新人成亲后第二,头一件事就是给村长送喜礼。

    此时,老村长正拿着一本经书,坐在槐树下晒太阳,瞧那新婚的小俩口相携过来,大掌摸了摸那和尚头,脸上透出一抹笑。

    在村长家,只稍作了逗留,接着就要去苏大娘家了。

    人还没有走近,远远就瞧见那高家的院门敞开着,往成天撒疯在外头玩的高小六正乖乖地站在门口,等他看到了沐秀儿,先挥了挥手,随后,回过头,扯着嗓门冲家里头大叫:“娘,娘,秀儿姐来了。”

    那小嗓门中气十足,这屋里屋外两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件事没和你提,我认了大娘做干娘了。”突地,沐秀儿想起了这事她还没有正式和张逸说过。

    “嗯,那是好事。”张逸倒也不觉得什么,在她看来,这事再好不过了。

    “那,过一会儿,你……”沐秀儿刚要说,被边这人打断:“她是你干娘,也就是我干娘,你放心,我有数的。”

    沐秀儿侧过头看了看她,见她对着自己微微地笑,脸上丝毫没有勉强的样子,心底透出了淡淡的喜悦。

    “站在外头做什么,还不快进来。”听到儿子叫唤,苏大娘已经走到了院门前。

    “娘。”沐秀儿叫了一声,张逸也跟着叫了。

    迎了进屋,高大叔也在,上穿的是件新袍子,看样子是早早做了准备的。

    认了干亲,这礼节上就有所不同,沐秀儿和张逸按着规矩,给两位敬了茶,又将喜包奉上。

    苏大娘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两人,沐秀儿神色不差,面上带笑,而那张逸,眼底还带着淡淡的青,看样子是昨儿夜里卖力了,暗自点了点头。

    闲说了一会儿,苏大娘怕知道他们还要一家家的分糕点,也不多留,催着小俩口去办正事,那两人这才离开。

    “媳妇,你说秀儿姐开心吗?”高小六一直没机会说话,等人走后,站在院门边上,望着远去的那两个人,悄悄问小舟儿。

    小舟儿侧头想了想:“开心的吧,秀儿姐一直在笑呢,我看张逸哥也一直在笑。”

    高小六抓了抓头,想着张逸对他说的话,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拉住小舟儿的手,“媳妇,你放心,以后我会待你好的。”

    出了苏大娘家后,接着一户一户地送喜包,每到一处说上两句,手空了又要回去再拿,这一来,送完了喜包又是大半天,等弄完了,回到家,还有另一件事等着,这酒席的桌椅板凳可都是借来的,紧接着,陆陆续续就有人过来取,又是一番折腾,直到黄昏,那最后一件才被人领了回去。

    “你歇着,我去做饭。”沐秀儿说了一声,利索地往小灶走。

    这一天的事,大多都是由这人持的,张逸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忙跟了过去:“一起弄,我给你打下手。”

    进了小灶,张逸四下看了看,沐秀儿已经开始准备了:“昨儿还多出些菜,晚上先对付了。”

    “多出来的菜?”张逸一愣,想了想才明白那是什么,也就是喜宴吃剩下的。

    “嗯,”沐秀儿没有察觉到她语气中的异样。

    张逸抿了抿嘴,从理上,她能够理解,这是古代不是现代物质高度发达的时代,沐秀儿的行为是再合理不过的,可是,从感上说,让她吃那些陌生人吃过的菜,总有些不自在,“要不,要不再炒些鸡蛋?”

    沐秀儿没多想点头:“行,你打蛋。”

    张逸松了口气,走到一旁小篮子边,掀开上面的布,“鸡蛋多出这么多?”

    “嗯,那些礼我都点过了,除了这些鸡,还有几块好料子,菜也不少,这阵子,咱们不愁了。”来吃酒席大多还是会带着贺礼的,好些的送些布料子,送些鸡蛋,差一些的,摘些新鲜蔬菜,都算是一份心意。

    张逸捏着手里的鸡蛋,再看看忙着菜的沐秀儿,这才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古代生活,她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适应。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