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

    对于方锦阳的突然到来,匆匆离去,张逸和沐秀儿很有默契,谁都没有再提,包括小六竟也在事后守口如瓶,半点没透,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从不曾发生过一般,除了这几个当事人,再没有别人知道。

    时间在筹备中一点点的悄然过去。

    沐家小院的大修正式完工后,婚礼正式进入了倒计时的阶段。

    曾经破旧的小院子,四周的土墙加厚加高,房上的瓦片全都换成了新的连房梁都重换了一根,木门木窗上了新漆,订购好的新家具也都送了过来,总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崭新的味道。

    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全数归置摆放妥当好了以后,将要成为一家的两个女子,一同贴了窗纸,打扫角落,翻修后的院子重新又有了家的味道。

    一众人忙得手脚不停,从早上一直到了下午,这才有了些许空闲可以歇歇。

    “明儿起,我们就不能见了,这里后头的事全都要交给你了。”按旧俗,新婚前三,新郎新娘是要避嫌的,沐秀儿把手上的活忙完,有些不放心的同张逸交待:“你也不用担心,大娘每天都会过来帮忙,给你弄吃的,还有……还有成亲前一天,她也会带人过来铺,晚上小六要和你一起住一晚。”

    张逸听得仔细,完了点了点头,大概的流程她已经清楚了,至于高小六,自从那晚他回去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沐秀儿同他说了什么,或者是他那小脑袋瓜子总算想通了,竟然一直安安份份,虽然偶尔相处时还是会有些小别扭,但是不再吵闹也不再故意挑刺,大多时候只是拉着他那小媳妇远远避开:“我知道了,你放心。”刚说完,又想到另一件重要的事:“秀儿,还有一件事咱们要练练。”

    “什么事?”沐秀儿把挽起的衣袖重新撸平,问道。

    张逸抓了抓脸:“成亲那天我要背你进门,不如,我们今天先试试?先走走看,别到时候出差子了,那就不好了。”对这事她心里真的没底。

    沐秀儿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件事,一双眼儿不由自主地在她上打了个来回,这人的脚已经养得七七八八,可子呢?伸过手两指捏上了她的腕,脉相倒是比之前平和有力了许多,看来这人的体低子不坏,伤势恢复的很快,可,看到她那纤瘦的样子,又有些不放心:“我看,背过门这事还是省了的好,要是中途有什么,反而不美,再说了,不就是个过场,村里头也不是人人都这样的。”

    张逸知道她这是好心,不过,这场婚事她有自己的想法,无论如何哪怕是假戏,她也想给沐秀儿一场完美的婚礼,要让她在那些曾经低看和嘲笑她的人面前,高高地抬起头,忙摆了摆手,劝说道:“没事的,我有分寸,背你走这一程应该不会出大岔子,反正这事你得听我的,来,咱们试试。”说着走到她面前,背过一蹲,两手向后翻起:“上来。”也不再给她机会说什么。

    沐秀儿知道自己拗不过她,慢慢俯了过去,嘴里还不忘记叮嘱:“你可别硬撑,岔气可就坏了。”

    “我知道,来”张逸等背上这个人完全依附,全然交托后,两手勾住了她的腿,深吸了一口气,两脚用力,并没有费多大力就站了起来。

    这一下顺利起,让张逸有些意外。

    沐秀儿是个瘦的,说得直白些,就是一个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下,体严重营养不良的,无二两说的大概就是她这种,连苏大娘也曾打趣过,说她与秀儿并肩站着,那就是一双筷子。

    如今伙食有了改善,眼看着沐秀儿那比范爷还要尖瘦的下巴慢慢有了圆润的弧线,她已经开始长了,可背在上仍旧感觉不到多少重量,那么,过去的她……心里头莫名地有些发酸。

    “怎么了?我还是下来吧,”沐秀儿见她一动不动,误以为她背不动,生怕她硬撑伤了,忙开口要下地。

    “别动,”张逸感觉到了后的动静,忙开口阻止,又用手将她往上托了托:“你只管抱紧了,放松些。”说完迈开了步子朝前走。

    先试着在房里走了一个来回,张逸觉得有些施展不开,便背着沐秀儿朝外头走,到了院子里头,也没做停留,粗粗估算了一下距离,开始沿着院墙慢慢走。

    许是头一回看到自家的主人被人背着,趴在一边的大黄竟好奇地抬起头,朝她们直看。

    刚开始,沐秀儿是紧张的,在她心里张逸始终只是一个体还没痊愈的普通女子,可她也不敢乱动更不敢出声惹她说话,慢慢地看她走得稳当,气息也没乱,这才渐渐放松了紧绷的子,两手环着她的颈,尽量地配合减轻负担。

    人俯在背上,随着跨出的每一步,都带着轻轻的颠簸,这让沐秀儿不知不觉想起了往事。

    那时候她还小,外公爹娘都在,她是家里头唯一的孩子,也是被人捧在手心细细呵护宠着的宝贝。

    阿爹是个游医,时常会摇着响铃去镇上给人看诊,毕竟在这儿,乡里乡亲的都认识,人也不多,也挣不到几个子儿,他得去镇上走街窜巷地给人治病挣钱养家。

    只要爹出门子,娘到了旁晚就会带着她去村口等,时辰算得很准,只要天边的云彩慢慢变红,风儿就会把响铃声给吹来,听到动响时,娘总会笑着抬手把发角撸平整了,直腰板,然后一瞬不瞬地盯着远处,不一会儿爹的影就会从一个小点慢慢变大,直走到了她们的跟前,他总是先冲着娘笑,然后蹲下问道摸自己的头:‘秀儿,乖不乖,没有没听娘的话?’等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再从袖袋里掏出给她买的小食塞到她手里‘秀儿乖乖听娘的话,这是奖励,好了,来爹爹抱,咱们回家了。’说着转,手向后展。

    她不喜欢被爹抱着走,这样就看不到前头的路,所以,每回,爹都是背着她,再牵着娘的手一起回家的。

    阿爹的背很宽很厚,趴在他上,从不用担心会被摔下,明明那些事过了那么久,人的模样都有些想不起来了,可那份感觉清晰得仿佛就在眼前,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脸也贴了过去,那份恍惚却在听到那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声后,一下子散了,沐秀儿不由得有些发怔,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吸了吸鼻子人又清明了起来:“差不多了,还是放我下来吧。”

    围着院子走了两圈半,张逸又撑着走了几步,到底是有些吃不消了,听到沐秀儿这句话,停了下来,手松开了。

    沐秀儿顺着势往下跳,哪晓得脚一着地,从脚底直钻入心里的酸麻感觉,差点让她摔了,好在反应够快,忙伸手抓住了边的救命稻草。

    张逸被她这么一抓,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回过头,见这人神色僵硬一副摇摇坠的样子,忙转了环住她的腰,把人抱在怀里,急问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

    “没……没事,”沐秀儿本能地靠在张逸上,先着陆的那只脚此时微微向上缩起,“没踩实,脚麻了。”痛得连声调都变了。

    张逸一怔,她是听懂了,这样的事她也有过经历,人在往下跳时,别管高不高,反正要是跳得不巧,就会有电击般酸麻的感觉,那滋味光是想都让人背后发凉,把怀里这人抱紧了些,把她往上提:“你抱紧我,脚别用力,忍一忍,过一会儿自然就会好。”

    “嗯”沐秀儿只能环住这人的肩,借着力往她上靠。

    此刻,大约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着血脉通畅了。

    院子内悄然无声,阿黄看得没劲,懒懒地冲着两人抬了抬眼皮,尾巴摇了摇。

    稍时,沐秀儿试着动了动脚,足尖慢慢往下踩,一点点将整个脚放平加力,搐痛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尚余留着丝丝麻痹。

    “怎么样?好些没?”张逸晓得她在试力,手上加了把劲扶稳。

    两人分开了些,手抓着臂,沐秀儿低下头,看着脚,直到能踩实了,才舒了口气,“没事了,”抬头又对着那人展开笑容,“幸好有你扶着,谢谢。”

    张逸被她这一声谢弄得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低头不放心地又看了看伤脚:“这么客气做什么,这事原本也有我疏忽的地方,再走两步试试。”

    “哪有你什么事,是我急了。”松了手,沐秀儿边应边来回走了几步,回首笑道:“你瞧,真没事了。”

    张逸晓得这触电般的感觉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会有大碍,也不再多问,直了直微有些发酸的背,打破了那份客气:“其实,这倒是好事,亏得现在出了这错,要是真到了咱们成亲的那天,新娘子进门麻了脚,那臭可就出大发了,可见,事先演练的好处。”

    这一打趣,沐秀儿是真的不晓得再说什么才好,两人相视笑了起来。

    之前做了运动,等人静下来,体就开始发,背上还有些发痒,张逸扯了扯衣领,挥手朝里头扇了扇风,扭了扭背,还反手抓了抓。

    这一系列小动作落在沐秀儿眼中,略想了略,重又挽起了袖:“你也几天没洗了,我去给你烧些水,等你洗了再回去。”

    张逸看了看天色,倒也不算晚,也不客气,忙点头:“我帮你,多烧些水,一会儿,你也洗洗,咱们正好试试那新买的浴桶。”说完兴高采烈地跑去准备。

    沐秀儿侧过头,看着她那欢天喜地的样子,莫名地想到买这浴桶时,苏大娘带着满是深意的笑容,耳根子猛地一烫。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