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

    授人以渔,那是好事,虽然细计较会发现有很多难处,纸笔桌椅,麻烦事还真不少,不过,村长大和尚手一挥,这世上没难事,只怕有心人,只管安心成亲,其它的事全由他来处置。

    第二天,这事就传开了,欢喜的,怀疑的,观望的,无论怎么想,明面上,村里人对于张逸和沐秀儿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变。

    子过得飞快,转眼儿,婚期已近,沐秀儿总算是绣完了所有的嫁妆,躲在房里把喜服穿了起来:“啧啧,瞧这一新,咱们秀儿就是俊俏。”苏大娘陪着她试新衣,绣着喜鹊牡丹的大红嫁衣尺寸正好,沐秀儿本就长得好看,再这么一衬,活脱脱一个大美人。

    沐秀儿照了照镜子,看着里面的那人,竟也觉得有些陌生,这阵子,吃得好住得好也不用干活,天天坐着刺绣,原本尖瘦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圆润了许多,大概是因为那料子的颜色,血色苍白的两颊未点胭脂却透着红晕。

    门板声响起,“娘,娘,秀儿姐穿好了没?让我进来瞧瞧。”

    “这死皮猴。”苏大娘嘴里骂着,脸上笑容丝毫不减,走过去打开了房门,高小六一溜烟钻了进来,抬头一看,瞪眼:“秀儿姐,你可真好看,像……像年画上的仙女儿。”跟在他后的小舟静静地抿着嘴,一双眼儿满是羡慕。

    高小六围着沐秀儿转了一圈又一圈,突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重重地叹了口气,跑了。

    “这死小子,狗改不了□。”苏大娘骂了句,那一声唉是为什么,房里的三个女人心里都清楚明白的很,很有默契地都不去提,沐秀儿拿了一个精美的小荷包包,递给了小舟儿:“这是用多余的碎料子做的,给你。”

    小舟儿眼儿一亮,抬眼看了看苏大娘,见她点头,接了过来,“秀儿姐姐你真好。”

    “怎么,你秀儿姐好,我就不好了?”苏大娘故意逗她。

    “不是,没有,娘待我顶好的。”小舟儿急忙解释,“真的,真的。”

    “这傻妮子,”苏大娘知道她胆小,从一边的衣服堆里,拿了一件小裙:“来,试试合不合。”

    小舟儿带着惊喜,忙跑过去接了,拿在前比了比。

    沐秀儿看着那对婆媳,有些心酸,又有些欣慰。

    高小六一路跑了出去到了村边的小林子里,捡了根树条子,胡乱抽着,心里有一股子憋屈,打小他就和锦阳哥交好,跟在他股后头转悠,锦阳哥子好,他做了坏事,替他瞒着,有好吃好玩的也不忘记他小六一份,那时候,村里人都说锦阳哥好,连娘都成天说,你呀,好好跟着锦阳学,你要有他一半,我就息心了。

    锦阳哥也不像其他人,老把自己当成是个不懂事的娃子。

    ‘小六,你以后可要好好待舟儿。’

    ‘就像你对秀儿姐那样?’

    ‘是呀,你记住了,那是你媳妇,咱们男子汉就得好好护着。’

    ‘嗯’

    可现在怎么就全都变了呢,村子里的人都夸那个姓张的好,连娘也说要多学学他,还有秀儿姐,和锦阳哥一起时,她脸上的笑可没现在的多。

    ‘小六,你帮我好好照看好你秀儿姐,以后我一定会想法子回来娶她的。’

    锦阳哥明明同他说好的,可现在,秀儿姐都要做人家的媳妇了,他却连村子都没回来过。

    “小六。”熟悉的声音,这叫声让高小六一愣,忙转过头,眼儿一亮:“锦阳哥,你可回来了。”说着跑了过去。

    方锦阳望着跑到跟前的小家伙:“小六,你,你秀儿姐要成亲了,是真的吗?”

    高小子站定,想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最后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报怨:“锦阳哥,你怎么才来。”

    手紧握成了拳,方锦阳深吸了一口气,沐秀儿是他自小就认定的妻,娘亲对秀儿苛刻,他总想着等长大后好好补偿,谁会料到最后竟是在娘以死相下写了休书,他不甘心,偷着回来看秀儿,却又觉得没脸同她相见。

    秀儿一个人过子,村子里的人给她做媒也没答应,他总以为秀儿心里还是有他的,所以,才下定了决心,住到书院苦读,总希望有朝一,有了能力再接回秀儿,可是谁成到,竟然从绸布庄掌柜口中得知秀儿将嫁。

    “小六,那个人好吗?”当初的事,家里做得太绝,整个村子里他能够找来询问的就只有这个孩子。

    高小六哑了,他是不喜欢张逸,要真要让他背后说坏话,他又说不出口:“我不喜欢他,可是,村子里头的人都喜欢他。”

    “那~你秀儿姐……喜欢他吗?”这话问得艰难。

    高小六心虚没敢答,低下头,脚踢着泥。

    方锦阳子微微一晃,闭了闭眼,“小六,你帮我个忙,把那个人叫到这儿来。”

    “好,锦阳哥你在这里等着,我准保把他带来。”高小六小脯一,风风火火地跑了。

    方锦阳独自站在林子里,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也不晓得想到了什么,手握成拳重重地砸在了树上,深深吸了口气,重新整理了一下衣衫,静静等着。

    “小六,到底是谁要见我?”张逸被高小六叫了出来,说有人要见他,偏又不肯讲是谁。

    “你这人真呱噪,都说了,去了你就晓得了。”高小六生怕他不肯跟着去,小爪子死拉着张逸往前走。

    张逸拗不过他,这小子虽然皮,但心眼不坏,总不会害自己,再说了,高大叔和苏大娘对她和秀儿如同亲人一般,她对这小鬼也就多了一份宽容。

    走到了林子里,陌生的少年正站在那里。

    高小六松开了手,急吼吼地跑去邀功:“锦阳哥,我把他带来了。”

    张逸听到这句,心思一动。

    方锦阳拍了拍高小六的头,“小六,你去别处玩会儿,锦阳哥与他有话要说。”

    高小六有些犹豫:“可,锦阳哥……”

    “小六也不愿再听锦阳哥的话了吗?”温和的语气里带着某种姿态。

    张逸在一旁挑了挑眉。

    高小六抓了抓头,似乎生怕方锦阳被欺负似的:“锦阳哥我听你的话,我就在外头,你要有事就叫我啊。”

    方锦阳点了点头,高小六又瞪了一眼张逸,这才跑开了。

    等他跑远了,方锦阳这才面向张逸,抱了抱拳:“我是方锦阳,还请教兄台大名。”

    目光在眼前这人上转了个来回,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矮,但脸上仍带着那么一点点青涩,长得斯文周正,再过几年彻底长开后,一定是个帅哥,“我叫张逸,是秀儿的表哥,小六说你想见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对于沐秀儿和方锦阳的事,张逸知道的并不算多,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事不能怪方锦阳,都是方婆子不对,可是,张逸却不是那么赞同,她到要看看这小子想说些什么。

    方锦阳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他都报了姓名,难道这人不晓得秀儿以前的事?犹豫了片刻,终是下了决心,长揖道:“张兄,我与秀儿曾有过婚约,想请张兄成全。”

    “可我听说,你已写了休书和秀儿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张逸淡淡地说道。

    方锦阳一顿,却没有放弃的意思:“那是锦阳迫不得已,等我有了功名,一定会迎娶秀儿,请张兄成全。”

    “我还听说。”张逸将语气放重了些:“你已经和镇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定了亲。”

    方锦阳子一僵,不自觉流露出了不甘与羞愤。

    张逸眯了眯眼儿,一股子怒气莫名的冒了出来,再没了耐心与他兜圈子,“既然已经定亲,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何必再纠缠。”既然义不能两全,也已经做了选择,那就断干净,像陆游,王献之这类的货色,是张逸最为不耻的,什么深,根本就是男人受不了自己女人再嫁他人,纠缠不休。

    方锦阳抬头,两眼盯着张逸。

    “事已如此,难不成你打算再毁一次约,伤害一个无辜女子,还是,你想着让秀儿当你的平妻或是……妾?”语气慢慢变得有些不客气。

    方锦阳眼神中透出了心虚,仍做最后的抵抗:“我会好好待她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一句话透出了他的心思,顿时,一把火突然窜了起来,张逸向前一步,紧紧盯着他嘲笑道:“你倒是好算计,左拥右抱的。”

    “不是”方锦阳向后退了一步。

    “不是什么?”张逸又了过去:“你太小看秀儿了,你以为,她会好好的正室不做,舍了我去当你的小妾?你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立场去这样侮辱她。”

    “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你已经这么做了。”张逸不再给他留面子:“你也别说什么你是有苦衷,把责任推在你娘上,是男人就要有担挡,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用不着我来教你,你如今的这种行径配不上读书人这三个字。”

    “你……”方锦阳梗了脖子,脸涨得通红。

    张逸还想再说,突然被人打断:“阿逸,别说了。”两人同时回过头,沐秀儿从树木后头走了出来。

    “秀儿。”方锦阳不自地向她走去。

    沐秀儿却避让开,站到了张逸的边,“锦阳,阿逸他子直,你别怪她。”

    注意到了沐秀儿的疏离,还有她口中对另一个男人的亲昵称呼,方锦阳再迈不开步子,“秀儿,你怨我?”

    沐秀儿摇了摇头:“锦阳,我从不曾怪过你。”

    “真的?”少年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是真的,这事怪不了你,我也晓得你对我好,”沐秀儿微微一叹,眼中带着歉然:“只是,锦阳,我一直把你当作亲弟弟一般看待。”

    话刚出口,先前还涨得通红的脸一下变得惨白,方锦阳不可思异地盯着沐秀儿,得不到任何回应后,慢慢地双眸黯了下去,口起伏,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可我,从没把你当姐姐来看。”说完,别过了头,转就走。

    直到少年的背景完全消失后,沐秀儿紧绷的子缓缓松去,才吸了吸鼻子眼里透着红,“其实,这事真不能怨锦阳,是我不好。”

    张逸侧过头,看着这人满是内疚的脸,虽有疑惑到底不忍心再追问什么,伸手轻轻环住她的肩拍了拍:“好了,别想了,都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