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第七章

    沐秀儿半垂着眼,满怀心事地端着粥走进了屋子,此时房内尚未点灯,昏暗中,她并没能察觉到原本躺在上的人已移了地方。

    小心翼翼地将砂锅放到桌上,继而从怀中摸出了打火石,熟练地擦打,点燃小油灯,星星火光瞬间扫去了暗沉,沐秀儿眯了眯眼,再抬头,纤瘦的影猛的印入眼中。

    “啊”乍看到咫尺之处有人,沐秀儿不住一声低唤,子连着向后退了几步同,秀目瞪得圆圆的,待看清了对方,这才长吐了一口气,柳眉儿极快地皱了皱,神色颇有些不满。

    张逸也是一怔,等意识到什么时,不免有些尴尬,这小屋并不大,几乎可说是一目了然,她以为沐秀儿早就看到了她,之前还有些纳闷怎么她一声不吭的,搞了半天,自己被人无视了。

    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不管怎么说,张逸理亏,脸上有些讪讪:“抱歉,我没想到会吓着你。”

    沐秀儿本不是个计较的,已经缓过了神,也就没那么在意,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无事,“不妨事,是我走神了。”说着重又回到桌边,“快坐下,饿了吧,趁吃。”伸手取了碗,用木勺盛到七分满,递了过去。

    张逸依言而坐,见沐秀儿盛完粥后,再无举动,心中微微一动,记忆中,两人从没有过一同吃饭的印象,最初是上有伤,三餐在上解决,后来能下地了,到了饭点,仍旧是一直错开,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人有心的回避,心中虽有疑惑,却也没开口问。

    直到今,因为沐秀儿晚归,她闲来想到小灶找些吃的,结果,看到的是笼屉冰冷的窝头,再无其它,不得不说,在那一刻,张逸觉得自己的鼻子酸涨得厉害,也是在那个时候,才意识到,或许一碗粥在她的世界里并不算什么,但对于眼前这人,似乎不是这么简单:“不一起吃吗?”

    “不了,之前我吃过了。”沐秀儿眼中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终究还是忍住了。

    张逸垂下眼,舀了一勺,吹了吹,含入嘴中,这米远不及后世的,口感总是差了那么些,却因为加进了野菜,有了别样的滋味,若细品,甚至能够尝出极淡的药味,暖暖的感觉从喉穿过食道进入胃,又胃从缓缓散至全,待这感觉走遍了全,张逸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沐秀儿见状奇道:“怎么?不好吃吗?”

    “很好吃。”张逸另取了一只空碗,自行又盛了一碗,不出所料,勺子碰了锅底。“你陪我一块吃一碗吧。”说完将粥推了过去。

    沐秀儿愣了愣,若有所思的看了张逸一眼,有些意外地没有推却,点头坐了下来,喝了一口,一抹极淡的满足微笑在唇畔溢开。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自各默默地喝着粥,将食不言这三个字贯彻了个够,而砂锅内所剩的那最后一些粥,仍是添在了张逸碗中。

    喝完了粥,张逸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沐秀儿刚要伸手收拾,却被张逸出声阻止:“先别忙,我有话要同你说。”

    沐秀儿闻言,手微微一顿,收了回去,抬眼,眸心划过一丝困惑,似又想到了什么,不由又露出了一分不安:“你说吧。”

    张逸下意识地抿了抿唇,脑子里迅速将之前想好的说辞过了一遍,开口说到:“其实,在之前你进屋来瞧我的时候……那时候,我已经醒了,后来……”话还没说完,只看到眼前这人的神僵了大半。

    沐秀儿听她这么一说,已猜想到了□分,那时候便已醒来,岂不是大娘与自己所说的话,这人全都听了去了,思及此处,不有些沮丧,大娘的主意确实是极好的,不得不说,自己十分的动心,只不过这事并无太大把握,毕竟两个女子要假凤虚凰成亲过子,实在是太过于荒唐,但,要是想以后平安过活,就必须要试一试,原本盘算着吃完饭,先试探几句,再徐徐图之,没想到这一切,早就被这人听得一清二楚,这番谋算被她这么直接地说出来,怕是难成了。

    不知何时垂落于桌下的手,紧紧的捏住了衣摆,虽是如此,沐秀儿仍旧不想轻易放弃:“你,你都听到了?”边说边打量着对方。

    张逸点了点头,正开口,却又听到沐秀儿的声音:“既然你都听到了,那么张姑娘,恕我唐突直说了,”沐秀儿见她神色平静,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搏一搏:“苏大娘并不知道你的份,这主意对你我而言,也着实荒唐,可是,这也是无奈之举,想必姑娘也听到了我说的,其实,我所求的,只不过是想要一个人清静过,但,世道艰难对女子苛责,我有心借这事来场假成亲,躲过这世俗流言,还望姑娘能够成全,你且放心,等到他,你离开,我绝不会纠缠亦不会拖累于你,自然,若是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一番话合合理,说完便静静地看着张逸,等着她的答复。

    张逸听她说完,面上虽不显,心里却是欣喜万分,自打沐秀儿进屋到现在,一直没有多言,原本还以为她无心那主意,毕竟,这假成亲眼下看来是上上之策,可长久了只怕并非是什么好事,且不说成了亲,以后便难有机会找男人,就算以后她与人两相悦了,到时哪怕私下说清一切,在外人面前这名声还是会有所损害,只道是要费点精力去劝服,没成想,这事反而由着她先开了口,这么一来,这门假亲是注定要结了,顿时心中大定,暗自松了一口气,“沐姑娘,你别这么说,其实,你这的主意,我也是十分愿意的。”看到沐秀儿脸上满是惊讶,便详细解释了:“我自是也有我的私心,你也知道,我受了伤,除了名字什么都记不得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份,家里哪里,是否有亲人,甚至连这世道是怎么样的,我都一无所知。”

    “你别担心,其实,我听说过,这样的病,时间长了,有些人是能够记起来的。”沐秀儿听她说的凄凉,忍不住出言宽慰。

    张逸却不以为意,她这是占了别人的体,又怎么可能记得起来,“不管他能不能记起,可眼下,除了这里,我却是无处可去,所以,若你不嫌弃,能容我在这里生活,我是十分感激的,当然,要是以后,你有了属意的人,我也会向他澄清,到时候,绝不会赖着不走。”

    话说到这里,事已成定局,两人相视不语,心中却有了默契,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谁又会想到,这假戏终是成了真。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