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 2 章

    第二章

    张逸撑着木杖,站在院前,眼前是大片大片的田地,远处隐约可见的是几间用土墙篱笆围成的小院,再摸了摸边木制的门板,不得不承认现实的她,忍不住幽幽的叹了口气。

    兴许这世上没有比她更倒霉的人了,小时候,她最怕的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个在外头不顺利,便回家拿老婆孩子出气的人,记忆里没有太多的温暖,有的只是被打后的伤痛,母亲哀伤绝望的眼神和满地的深红血色。长大了,慢慢学会了反抗,儿时惨痛的记忆却没能随着时间消失,反而越来越深,能自己作主之后,就把头发剃成了板寸,全上没有任何属于女孩子的装饰,牛仔T恤跑鞋成了她的最,还没发育好,就早早买了束紧紧的勒住,试图阻止女特征的成长,若不是脸上还带着那么点秀气,几乎没有人会看清她的真实别,完完全全男人的打扮,是为了掩饰她心底的那份恐惧和厌恶,她无法想象自己将来的生活有男人出现,她可不要如母亲那样,在睡梦中被枕边人拖起施暴,最后鼻青脸肿除了哭还是哭。

    高中毕业没有考大学,直接进了社会,为的是早点赚钱,能带着妈妈离开,就算如此却始终没法子逃离困境,直到二十岁,那祸害喝多了酒出了车祸一命乌乎,这家才总算是见到了阳光。

    母女相依为命,子虽然不算富裕,却也算温馨舒适,只是每每看到她那完全男子的作风和打扮,做妈的眼底总透着几份担忧,其实早就察觉出了不对,但那时候自难保只求女儿平安,也顾不上那么多。熬过了苦子,得了清闲,女儿的未来也就成了头等大事。

    找了个时间,两母女好好地谈了一次心,张逸知道妈妈的心思,她孝顺,却又没法子妥协,怕麻烦,直接坦白自己讨厌男人,看着母亲那满是自责与内疚的眼神,转口又扯了谎,只说不想和男人过不是因为小时候的事,而是因为她天生就喜欢女人。

    张妈盯着她看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或许她没有相信女儿的说词,或许她终始是希望女儿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或许想给女儿证明男人也不是全都那么不堪,或许还有些其它的原因,她再婚了,这次找了个子有些软弱的男人,子确实过得不错,后来竟然老蚌生珠,四十多岁给女儿添了个弟弟。

    那一年,张逸二十四岁,母亲得到了幸福她很高兴,只是,当看着那一家三口时却突然觉得自己只是个外人,子久了,邻里间的闲言碎语多了起来,那家的女儿怕是有些变态,成天男人打扮,别是同恋吧,同恋?那可要小心离远点了,别带坏我们家孩子,背后的议论给小家带来了不少压力,继父没有说什么,但张逸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目光中的那份抵触。

    最终张逸拒绝了母亲的挽留,选择了离开,独自南下来到那繁华的都会,学历不高,工作不好找,又足足花了两年才算真正的稳定下来,平时正常上班,周末两天在一家LES酒吧做调酒兼职,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小户型公寓,子倒也还算好过,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些孤单。

    酒吧的老板是真正的LES,知道她底细,劝她反正接受不了男人,不如试着和女人结个伴,也不是没动心过,只是这年头女人和女人能够过一辈子的有几个?前面还得死去活来,转个各自嫁人这种事听得看得多了,再想想那些曾经在吧里想要和她419的女人,算了吧,她本来就不是真的弯,何必寻那烦恼。

    直到有一天,一个长相漂亮,气质可称得上完美的女孩出现,改变了她一生。

    第一眼是有些惊艳的,她有着一双十分灵动的眼睛,五官十分的精致,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没有理会那些蠢蠢动之人的搭讪,反而安静的坐着,边听音乐,边看调酒,打洋前,女孩提出互换电话,鬼使神差的她答应了。

    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发展,只是如朋友般的偶尔发个短信聊上几句,有时在酒吧碰上,俩人各做各的,她调酒,女孩在一边看,偶尔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再无更多交流。

    有一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收到了一条短信,‘明天会有寒流来袭,出门记得多添件衣,好好照顾自己。’简单的一句,让她全然没有了睡意,鼻子还有些酸。

    再后来,每天总会收到那么一两条消息,‘早餐很重要,别忘记了吃’‘雨天路滑,上班时小心。’‘别打游戏打得太晚,记得休息。’诸如此类,慢慢的,时不时看看手机上有没有新消息成了张逸的一种习惯。

    从互通短信,到下班后一起吃饭,夜里坐在上电话聊天,足足过了两个月,关系从暧昧变成了正式。

    前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27岁生,那天气氛很浪漫,在自己的小屋内两人一起庆生,吃完了饭,拥抱亲吻,女孩子说要先洗澡,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张逸说不出的紧张。

    正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张逸跑去开门,一个帅气高个的T出现在门口,眼中却带着愤恨与狠绝。

    “你找谁?”隐约的察觉到了什么,没等回过神,小腹一凉,紧接着一阵绞痛,后传来了尖叫声,震得她脑袋发晕。

    “让你抢我女人。”

    “人,昨晚还和我说我,今天和人在这里上,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

    女孩最后的下场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张逸不知道,也无心去想,无论是被骗了感,还是有误会,都与自己无关了。因为再睁眼时,除了这个魂,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抬头望天,眼中透着无奈与自嘲。

    这么多天了,她还是无法淡定的接受这个事实,过去的种种怎么可能说放就放,也不知道原本的自己现在是死是活,无论如何,妈妈知道她出事的消息都会伤心吧,好在银行卡的密码她知道,意外险的受益人也是她,最重要如今她有夫有子,当初自己多少有些失落,可现在却觉得幸运。

    眼睛有些,再次长长叹了口气,低下头,余光似乎看到了远处走来妇人们,虽然几相对,她在另一人的上已渐渐适应了这古时的装扮,可猛的看到那么多古装的婆子,还是觉得有些碍眼。

    不再去看,转了,回到院中关上大门,有些自欺的觉得这样就能把自己和这陌生的世界隔绝,此时的她全然不知,自己在外头,发呆的片刻,已引起了轩然大-波。

重要声明:小说《清平于世(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