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快乐的阿文

    吃完饭,老爷子回去睡觉了,而家中的六个人下午都已经好好的休息了一次,三对人,晚上都是有节目计划的,不过沈昊文的计划因为古弘逸临时体出了问题,而不得不取消,改成盖棉被纯聊天。

    “阿文现在弘逸的体可需要悠着点,”暗天拉着小高对沈昊文说道。

    “对啊,对啊,可不能伤了小宝宝,我们都等着做小宝宝的干爹,你可要保护好小宝宝,”小高接着暗天的话说道。

    沈昊文一愣,他什么时候说过要给宝宝找干爹了,他怎么不记得,难道是他那天脑子不清醒时说道,也不对啊,虽然他有时脑子迷糊,但是做过什么他都应该记得的。

    “哎,小高,小高不对啊,我好像没有答应过要给小宝宝找干爹的,”沈昊文揉揉脑袋说道,一头柔顺的黑发被揉的乱糟糟像个鸡窝,

    “怎么没有,你问渔网螃蟹,你们说是不是,上次我们就说了,你和老大要是有了孩子,就给我们当干儿子的,”小高说着对渔网眨巴眨巴眼睛跟着暗天就跑,把话题转移到渔网和螃蟹那边。

    逗阿文真的很好玩,尤其是阿文以前经常迷迷糊糊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是很清楚,他们可以顺便编造。

    “渔网螃蟹真的吗?我真的有说过这话,”沈昊文疑惑的转头看向渔网问道。

    “真的,你上次说道,要好好照顾老大,赶紧去陪着老大,”渔网把沈昊文往主卧里推去,今晚可是他吃大餐的时间,不能被无关人员打扰。

    “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沈昊文嘀咕着往主卧里走去。

    “螃蟹我们回房,你答应过我的,我们今晚圆房啊哈哈,”渔网高兴的叫道,他拉着螃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殊不知螃蟹也在想着这炖大餐怎么下口。

    沈昊文坐在头,看着睡熟的古弘逸,脸色已经恢复过来了,闭着的双眼,睫毛长长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的去看古弘逸,他家逸逸其实真的很帅,沈昊文就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就能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这个傻子。

    呸、呸呸,他怎么能说自己是傻子呢,他现在精神力充足,空间也稳定下来了,以后也不会在傻了,他会好好的照顾最他的弘逸,还有他们的宝宝。

    螃蟹被渔网拉进房间,渔网就心急如焚的去脱螃蟹的睡衣,一颗颗的扣子被解开,湿软滑腻的舌尖不断的在螃蟹的1过,螃蟹低头看着半趴在他上的渔网,伸手解开渔网的衣服,这是他第一次去解渔网的衣服,前些天这小子没有吃他的豆腐,他都忍着没有去碰渔网,就是怕伤到渔网,现在好了,明天休息,能好好的来一场痛快淋漓的1

    “阿成你真好,”渔网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螃蟹说道。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我的名字了,”螃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渔网急急的打断。

    “不许叫我名字,不许叫,”渔网突然对螃蟹叫道。

    “不叫,小伟,想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时的你还老是和我过不去,没有想到最终我们居然会走在一起,”螃蟹认真的看着渔网说道。

    “谁让你当初刚进兵营的时候说我是白斩鸡啊,”渔网想起当初他刚进兵营,他一看到材超好的八块腹肌的螃蟹羡慕不已,结果却被螃蟹给说成白斩鸡,从那时他就和螃蟹扛上了,一直都喊螃蟹,也在不喊陆成这个名字,至于他自己的名字。

    老爹老妈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随便给他取个胜啊杰啊什么的就好了,结果他家都姓杨了,居然给他取个伟字,自从他知道意思后,每被人叫一次阳痿,他都有种蛋疼的感觉,后来久而久之也就用了绰号。

    “原来是这个原因,你在兵营的时候老是和我过不去,不过后来你怎么又不介意了,”螃蟹看着渔网说道。

    “那还不是你救过我,又在我跑不动的时候背过我,我也不好意思在讨厌你了,”渔网也就是杨伟笑起来说道,想起那段子其实才是最愉快的,后来爸妈去世,他就成了孤儿,之后螃蟹也和他一样,两人反倒成了很好的朋友。

    渔网看着螃蟹笑了笑,他低头继续努力的取悦自己喜欢的人,吻一路向下,最终停留在那高高翘起的小螃蟹上。

    渔网拉下螃蟹的睡裤,隔着白的内1裤哈气,暖暖的气息喷在小螃蟹上,螃蟹的眼神逐渐加深,小螃蟹更是涨大了一圈,渔网慢慢的上去,很快白内1裤就被1湿,那巨大的小螃蟹在努力的想要突破内1裤的止,想要自由的驰骋。

    渔网咬下螃蟹的内1裤,小螃蟹瞬间跳了出来,撞到渔网的鼻子,还弹了弹,这让渔网觉得不可思议,他去,感觉还好,没有什么异味。

    他这辈子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去碰别人的小兄弟,不过螃蟹的小兄弟很干净,颜色也不是特别的深,色的是渔网喜欢的颜色,渔网张嘴含住小家伙的顶端,听着躺在上的螃蟹抽气的声音,这感觉真好。

    就是渔网的手慢慢向下滑到螃蟹的腰椎时,螃蟹一个翻就把措手不及的渔网压在,三两下渔网被螃蟹扒光了。

    “阿成你等不及了,放心我绝对能把你伺候舒服了,”渔网还没有发觉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计算。

    “我知道,小伟一直是最好的,”螃蟹低头含住那早已硬起来的物1件,虽然螃蟹的技术不是很好,不过渔网没几下就在螃蟹的空中弃械投降了,他脸色潮红,接着又惨白,第一次没有过五分钟,就被螃蟹干掉了。他的尊严,他的尊严已经掉地上去了,要怎么才能捡回来,除非能再次雄起。

    “接下来该我了,”螃蟹说着把嘴里含住的液体抹向渔网的后面,指尖在渔网还没有在早1泄中反映过来前探了进去。

    螃蟹的中指灵活的转动,很快就加入了第一根手指,手指被高温紧1致的1壁紧紧包裹,可以想象出来等下的感觉会有多吗的销1魂。

    “不对的,螃蟹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渔网总算回过神了,都怪老爸老妈,怎么就给他取了个阳1痿的名字,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萎掉。

    “那要怎样,还是说你其实不喜欢我,就只是想要我的体吗?”螃蟹反问道。

    “怎么可能,我当然是你的,”渔网立马就反驳道。

    “那不就得了,乖乖的,我会让你舒服的,”螃蟹说道,看着扩张的差不多的地方,把渔网的腿掰开到最大,巨大的物件缓慢不容拒绝的一点点深入。

    高温的1壁紧紧的咬住螃蟹的物件,螃蟹屏住呼吸,免得还没有开始就被渔网给干掉,第一次的印象可是很重要的,渔网刚才就被他干掉了,估计以后也玩不出花样了,螃蟹恶意的想着。

    渔网不明不白的被螃蟹吃掉了,他趴在上,体晃动的厉害,不是这样的,明明不是这样的,这和他想的差距太大了,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样呢,渔网眼角一滴眼泪滑下来,他貌似亏大了,追了这么久,结果还没有尝到味儿,就被对方吃干抹尽,而且螃蟹准备连骨头都不给他留了。

    “啊,陆成、我、我,真不行了,呜呜,你不,停下,我,受不了了,明天起不来的,”渔网双腿无力的挂在螃蟹的肩膀上断断续续的说着,他的整个体都在透着粉红,体微微的颤抖着,一**的快1感,螃蟹都快把他的灵魂给撞出了体。

    “渔网那边怎么还没有完啊,他们准备准备睡觉了,都快天亮了,”小高咕哝着。

    “很好啊,你还有体力听墙角,我们继续,”暗天抱住有些迷糊的小高坐起来,张开小高的腿缠在他的腰上,快速的撞击着小高体的深处,听着小高断断续续的□,看着紧抱住他脖子的小高,暗天内心里充满了幸福,其实小高一直都很好,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小高几乎就没有拒绝过他,而他也知道他的1强了一些些。

    暗天迅速的释放,看着已经抱着他脖子睡着的人,伸手擦去小高额头的汗水,亲了亲怀里的人,也舍不得放开,就这样在小高的体里快速的进入梦乡。

    沈昊文瞪着眼睛听了大半夜的墙角,他本来就因为古弘逸有宝宝了非常的兴奋,在听着墙角,怎么可能还睡得找。他从来没有想到这渔网的嗓门还真不是盖的,幸好弘逸因为怀了宝宝,特别的嗜睡,一整晚的叫11声也没有吵醒古弘逸。

    第二天一早沈昊文盯着个黑眼圈去做饭,现在弘逸肚子里装着他宝宝,早上睡的正香甜,沈昊文怎么舍得叫醒古弘逸。

    米洗好,倒入五倍的水,本来沈昊文想要做鱼粥的,但是想到昨晚弘逸就是因为吃鱼而恶心,那么今天他不能做鱼粥,干脆煮鸡汤粥。

    沈昊文要先去空间里抓一只鸡杀了,炖汤后然后才能煮鸡汤粥。

    空间里老爷子早就睡醒了,他已经干了不少的活,除草,把一些老掉的菜拔掉埋土里还原成肥料。

    “爷爷,”沈昊文看着背着锄头回来的沈老爷子叫道。

    “阿文今天这么早就起了,抓鸡做什么,”老爷子问道。

    “给弘逸煮鸡汤粥,”沈昊文手里抓住一只小母鸡,拔掉鸡脖子上的一撮毛,刀子一拉,鸡脖子上的血管就被隔开,鲜红的血快速的流进碗里,这可是补血的好东西,不能浪费了。

    “你煮鸡汤粥,还不如煮鸡汤,纯鸡汤熬的浓稠一些,不管的面条还是米放着一煮,就是鸡汤面和鸡汤粥,一锅子都煮了,还不是被那些小子给抢光了,我们空间里就这么几只鸡,如果弘逸真的怀了孩子,等孩子出生,还要给他补子的,别浪费了。”老爷子对沈昊文说道,主要是空间里的鸡虽然能下蛋,但是却一共才那么十来只,等过上两个月,老爷子相信就有几只母鸡会抱窝,到时候小鸡仔孵出来,母鸡吃了也没有什么。

    “爷爷说的也是,那我以后不杀鸡了,鸡蛋以后也是给孩子补体的,现在就我们空间里还有几只正常的鸡,”沈昊文一想也是,那以后都要给弘逸煮鱼汤了。

    “对了爷爷,我们这里有时不是有王八吗,你看着点,如果有就给抓了,我给弘逸炖了补子,”沈昊文想了想说道。

    “放心,爷爷会留意的,弘逸现在的肚子里可是装了我们老沈家的骨,”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

    鸡在空间里炖好,沈昊文端着鸡和鸡汤出来,鸡汤全都给弘逸吃,其他人没份,敢偷吃的大刑伺候。

    “阿文有好吃的没有,我快饿死了,什么东西好香,是鸡汤我要喝,”渔网摇摇晃晃的走向沈昊文说道,他刚从上起来放水,他已经后悔了,他就不该招惹螃蟹,他肯定会被螃蟹给废掉,现在整个子都像不是他的一般,浑酸痛。

    “喝什么,饿了吃稀饭,这是我给弘逸的鸡汤,敢偷吃我让螃蟹做的你三天下不来,鸡你可以吃,”沈昊文连忙把鸡汤端到厨房,他要把已经熟的粥和鸡汤一起煮,在加上一些嫩菠菜的叶子,对了好像菠菜还要焯水的才好,怀孕的人是要补叶酸什么的。

    “你真偏心,那我喝粥,”渔网神游一般的喝完一碗粥,站起来一转就看到螃蟹站在他后。

    “螃蟹你吓死我了,人吓人吓死人的,”渔网拍拍口说道。

    “嗯,还蛮精神的,我们回屋继续,”螃蟹抱起渔网说道。

    “不,我不要了,阿文救命……”渔网听到螃蟹还要,他死的心都有了,他一定会被螃蟹玩废掉的,刚才他走路连小腿都打颤,如果再来两次,肯定连都起不来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螃蟹悠着点儿,别真把渔网给废了,”沈昊文完全没有一点同心的欢快叫道,他都快有儿子了,天大的事都没有给弘逸弄吃的重要,至于渔网,除了螃蟹没有人能救他。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求撒花

    谢谢11的霸王票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