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有任务

    “可以去试试,”暗天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还能活着的人,大都心智都是比较健全的,当然阿文除外。

    “我觉得还是在等等,老大你可以跟先给对方打个预防针,”渔网说道,这样如果能治好对方肯定会更加的感激,而要是治不好,也应该问题不大,毕竟不是他一个治不好的,基地里所有的医生应该都给对方看过了。

    “那就去,多个朋友多条路,”古弘逸说道,他相信他能治好对方。

    已经是晚上了,古弘逸原本想让沈昊文去睡觉的,这小子见古弘逸要出去,怎么可能睡的着,自然跟去了。而阿文离开的时候把那颗大晶核放在家中,可以先给留在家中的几人使用。

    四个人穿过普通人和异能者的居住地,来到军方开设的医院,这里的医生并不多,除了军区当时留守的一批医生,就是后来有些逃到这里的,现在做缝合手术的连护士都顶上了,每天受伤的人太多,而像古弘逸这样的人,这个基地还没有,虽然有不少人会光系的异能,但却都不是治疗的。

    有一个小姑娘也能治疗,但是她只能治疗一些小创伤,而且随时都会因为生命力耗的太多而昏倒,她家的地位很高,家里人也绝对不许她牺牲自己随便去救人。

    白起带着古弘逸几个人上了二楼,这里一楼人来人往的,有不少人在刚才的灭杀变异蝗虫时受伤了,这些小伤口经过消毒后马上就可以缝合,因为是保护基地,所以军方医院里的医生免费给所有在保卫基地中受伤的人治疗。

    而且今晚基地所有的人员都能领到一顿晚餐,虽然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碗白粥非常的稀薄,就是传说中能倒影人脸的,不过那三个白馒头却是每个人都要的,在加一叠咸菜,已经是不错的晚饭了,比平时就那点米汤好多了。

    楼梯口站着两个持枪的军人,和一个应该是异能的军人守着,一般人不能进去,他们看到白起后,像白起点了个头,大约是知道白起和上面的某个人有关系。

    “怎么样了,白起你找的人来了吗,我不希望他被截肢,一旦截肢他这辈子就废了,”一个穿军服的男人看到白起后马上焦急的问道,手里还没有吸完的烟也丢在垃圾桶里。

    “人找来了,但是能不能治疗好,谁也不知道,不过你们要保证就算治不好也不能迁怒他们,要不然我以后很难做人,”白起对着他面前脸色很差的男人说道。

    “我知道,如果治不好,我也不会迁怒他,毕竟这伤太严重了,寒毒加蛇毒,”穿着军装的刚毅男人叹息了逸声说道。

    “在这里说也没用,带我去看看吧,”古弘逸站在白起后说道。

    男人也不废话,马上带着古弘逸他们往病房里走去,沈昊文和古弘逸看着这栋原本应该是个卫生院的样子,现在大约是末世里比较完善的一家医院了。

    “进来吧,”男人打开房门把人都让进去。

    “出去,我不截肢,都给我滚出去,”屋内突然传来了林若的叫骂声,他没有想到只是被一条很细的蛇咬中脚跟,结果严重到现在需要截肢的地步,如果截肢,变成废人,需要别人养,他还不如就怎么死了比较好。

    “别这样林若,白起找了人来,我们先看看,如果真不行在想办法,现在先让他给你看看,”陆成缓了缓脸色说道,他们从小到大都是最好的朋友,虽然两人现在不在同一个部门,但是关系还是相当的不错,他不希望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出事。

    “你别骗我了,我都能闻到那上面的臭味了,”林若大吼道,他的心很不好,陆成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有点尊严的死去吗。

    “我只是帮你看看,也许能治好,上次林路手骨断了也是我只好的,就用了两天,你要是不信就去问问白起,”古弘逸接话道。

    林若认识白起,他们是在末世前酒见过面的,后来也成了点头交,现在算是比较信的过的。

    林若在听了古弘逸的话后,终于平静了一些,如果有希望,他绝对不想死的,但是要让他成为废人他绝对是接受不了的。

    “那你就帮我看看,如果可以治疗那就拜托了,如果不行就请离开,我也不怪你,让我安安静静的有点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林若说完靠回头,他的脸色苍白,眼神也很迷茫。

    “好臭,都烂掉了,”沈昊文进来后说的头一句话,不过话音刚落就被牙给拽了出去,这小子果然是来捣乱的。

    古弘逸看着阿文被牙给拽了出去,知道有牙在阿文不会有事,他拉过一把椅子坐着,仔细的看着林若的脚,上面还缠着纱布,现在却已经渗出一种黑色的液体,很像腐烂后的污物,味道也相当的难闻,这也是阿文说这句话的原因。

    突然古弘逸想到如果阿文恢复神智,是不会说这些的,难道阿文又糊涂了。

    “白起你帮忙看一下阿文,他现在脑子又有点不清楚了,别让他乱跑,他是路痴,要是跑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古弘逸转头对白起说道。

    “没有问题,我让牙看着阿文,”白起说道,他看到古弘逸既然没有摇头离开,那林若应该有救了。

    “那个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能弄一把剪刀来吗,要消毒的,我要把纱布剪开,”古弘逸转头对穿军服的高大男人说道。

    “我叫陆成,马上就拿过来,”陆成说完马上离开病房,他很快就让护士去拿来了剪刀,古弘逸穿上护士带来的衣服和手,接过手上剪刀,纱布一点点被古弘逸剪开,很快就露出林若右腿上的伤口。

    那脚踝的皮肤都已经裂开了,里面的肌都已经开始发黑,渗出发黑的液体,幸好小腿这里看着都还好,虽然也发黑,不过皮肤还算完整。

    “我要把你这片死掉的削掉一些,你能忍吗?”古弘逸看向林若问道。

    “没问题,你就把我当死人治疗,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只要别截肢就好,”林若脸色苍白的说道,他的右小腿就快没有知觉了,刚才古弘逸剪开纱布的时候,他虽然有些疼,但是已经无法和刚开始那么疼的难已忍受,林若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这是肌神经坏死前的征兆。

    古弘逸也没有跟林若客气,他先从林若的小腿开始,手术刀直接切割下来一道长长深深的口子,黑色和红色的血很快就朝着伤口往下涌出,古弘逸脱掉左手的手,白色的光点像雨水般落下,古弘逸让陆成帮忙固定林若的脚,很快坏死的肌不断的被古弘逸切割点,边上的小护士看着这么血腥的画面,早已吓的脸色苍白跑出去了。

    一点点正常的肌开始慢慢的长出来,随着光点不断的落在伤口上,那些连着骨头还没有完全坏死的肌开始快速的生长,在那些完全坏死的肌被全部切除后,新的肌已经长出,之后就是皮肤,在过了半个小时后,林若脚上也长出了皮肤,但是在脚底依然带着黑色,一道大约四五厘米的伤口,却被古弘逸从新开出来,这伤口上,渗出一点点的黑血,这应该是蛇毒还没有清里完全。

    “这伤口应该留着,等里面的蛇毒和一些毒素排出后,伤口在慢慢恢复就成了,大约还需要治疗几次,这里的周边很可能还会坏死,你需要有心理准备,你的实力应该很强,要不然也不能把蛇毒就压在这个地方,”过弘逸看着林若说道。

    “还好,你可真下的了手,真真的疼死我了,不过真好,疼痛的感觉回来了,那就不需要截肢了,谢谢你,你叫什么,”林若脸色苍白的说道,不过现在精神看上去好了一些,不在是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

    “我叫古弘逸,你呢,”古弘逸问着站了起来,他把手术刀放在边上的托盘上。

    “我叫林若,”林若朝着古弘逸笑笑,他真的很感激古弘逸能保住他的脚,不用截肢真的很好,能站起来他就还能去基地外杀变异兽,变强可是他的梦想,末世前他都还是个文弱书生,拥有力量的感觉真的很好。

    古弘逸很快就在卫生间里洗掉那些污物,他在出来的时候林若已经被安排到了另外的房间,那位小护士正在收拾房间。

    “弘逸过来吧,白起把阿文带去食堂吃东西了,”陆成从林若房间里出来后叫道,他现在心很好,林若的脚也算保住了,这让陆成非常感激古弘逸,这末世里,原本边就有不少人离开了,还活着的就非常的珍惜。

    等古弘逸跟着陆成来到食堂的时候,就见阿文坐在牙的边,脸蛋已经红红的,古弘逸知道阿文肯定是喝酒了,虽然阿文很少喝酒,但是也会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喝点儿。

    “白起牙你们怎么可以灌阿文喝酒,他一喝就醉,完全没有酒量,”古弘逸笑着说道。

    “我才没有醉呢,好喝,我还喝,”阿文脸色红扑扑的,拿着个已经空了的酒杯不停的做着喝酒的动作。

    “其实真不是我和白起的错,我们就给他倒了一杯红酒,结果你看到了,他就醉糊涂了,”牙笑着说着,他真没有想到阿文的酒量竟然这么浅,好在这小子就算醉了也很安静,甚至知道去夹菜吃,不过这古弘逸一来就不行了,阿文的嘴巴就多起来了,也开始要闹着喝酒了。

    “还吃,没抱,”阿文在古弘逸来扶他的时候还叫个不停。

    “带点夜宵回去吧,”陆成对古弘逸说道,他很快就把一盘酱牛和一盘三黄鸡给包起来,这时军方食堂也就这些东西是最好的了。

    他原本还准备和古弘逸聊聊,却没有想到白起他们居然把和古弘逸一起来的人给灌醉了,这两人可真干的好事。

    古弘逸正准备拒绝,阿文已经接过打包的食物,这小子手很快,古弘逸只能像陆成道谢,也回绝了要送他们回去的陆成,这才背着阿文回家,阿文在古弘逸的背上摇来晃去的不安分。

    “逸逸我你,”阿文在古弘逸的背上大声的吼着。

    “他们这样走没事,”陆成看着在古弘逸背上摇摇晃晃的阿文说道。

    “不用担心,我听说他们小两口已经生活五年了,别管他们我们喝酒,妈的这末世以来,这一顿是我吃的是最好的了,哈哈,这可是托了你和弘逸的福,”牙笑着拍拍陆成的肩膀,这家伙就是一个自来熟。

    “逸逸我你,”阿文继续吼着。

    “我知道了,”古弘逸无奈的应声道,喝醉了的阿文,这一路上一直吼着这一句话。

    古弘逸好不容易把摇摇晃晃发酒疯的阿文背到家门口,他用脚踢了踢门,暗天开门就看到阿文醉醺醺的朝着他笑,那酒气很刺鼻,其实是阿文醉了后,牙给他倒酒,他倒是没喝到嘴里,都喝到衣服上了。

    “逸逸我你哈哈哈,”阿文对着暗天吼道,把开门的暗天下了一跳,这酒疯发的也太有个了。

    “夜宵你们吃点,我带阿文去洗洗,”古弘逸进了屋子就把阿文弄到了卫生间,这小子的面前全都被酒弄湿了。

    “哇,太好了,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牛了,估计以后也不一定吃的到了,果然军队肯定有不少的好东西,这些普通人都吃不到,”小高兴奋的叫道。

    “吃你的吧,不过留点给阿文,这可是鸿逸带回来的,”暗天笑着摇摇头,他吃了一片牛就没有在吃,和螃蟹一样,尝了个味道就放下。

    喝了一杯浓浓的茶后,沈昊文终于安静的睡着了,暗天把那颗晶核放在主卧后,回去拉着小高去休息了,明天他们还要早起,晶核用起来很快,明天还需要去猎杀变异鼠。

    第二天一早,阿文拍着脑袋对着古弘逸闹着,他头疼,又不肯起了,古弘逸对赖的人没法子,先去帮忙做饭了。

    小高已经把放在笼屉上蒸了,古弘逸把三黄鸡放进粥里煮了,很快一锅香喷喷的鸡粥就做好了,这样谁都能吃到了,要不然那点鸡都不够几个大男人塞牙缝儿的。

    “阿文起了,”小高对着不肯起的阿文叫道,那被子底下高高的一坨动来动去的,被窝里的暖气肯定已经被阿文弄跑光了。

    “不要,头疼,”阿文的声音从被窝里传了出来。

    “牛要不要,不要就被我吃光了,弘逸等下可要出去了,”小高说道,他就不信这么说了阿文还能赖

    果然小高的话音刚落,阿文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脑袋上的头发乱糟糟的,就像鸡窝,眼睛里带着点着急,开始找衣服穿了。

    小高把衣服按照顺序递给阿文,阿文很快就把衣服穿上了,他还是很怕弘逸丢下他的,在沈昊文的潜意识里,如果把古弘逸丢了,以后他就找不着对他这样好的人。

    几个人捧着碗喝着腾腾的鸡粥就着馒头吃早饭,敲门声响起,渔网开门,他不认识对方。

    “你找谁,”看着陌生的人渔网问道。

    “我是来找古弘逸的,对了还有个任务给你们,”陆成笑着对渔网说道,白起昨晚已经把古弘逸这边的几个人说过了,他是想和古弘逸较好的,认识古弘逸这样能力的人,简直不知道多了几条命。

    “老大,找你的,”渔网打开门让对方进来。

    “咦,陆成你怎么来了,”古弘逸招呼陆成进来舀了一碗粥,陆成也没有拒绝,看着这粥应该是放了昨晚的鸡,味道还相当不错,他没有想到这几个大男中还有人会做饭。

    “有个任务,昨天你们不是弄了颗土豆回来吗,实验室里还需要,所以还是请你们在跑一趟多弄一些回来,”陆成笑着说道,其实这事本来也是轮不到古弘逸他们的,挖土豆,地方知道,危险也清楚,这还是比较容易的事,这样的活二十颗变异鼠晶核,说实话简直像白捡一样,现在变异兽出晶核几率可不高。

    那边的变异鼠巢又被灭了,想要弄变异兽晶核,就想要去更远更危险的地带,所以这活只要发出去,就会有很多实力不强的小团体抢着接。

    “没问题,我们吃完就去,十点前就能送回来,”古弘逸说道。

    “这个不急在一时,林若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不过那留下的伤口周围不太好,你先帮他看看吧,我给你从军部弄了个好东西,这是一衣服,蛇皮的,也就是林若受伤的地方,这蛇皮在杀变异兽的时候,就算沾上了那些血液回来用水冲一下就好,而且它的防护特别好,穿上就多条命了,”陆成把衣服拿出来说道。

    蛇皮衣服并不鲜亮,看着还有点暗沉,却特别能融入现在这样的环境,而且这衣服里面还加了保暖的变异兔皮,穿着非常的舒适和保暖,现在就连军部也没有几件。

    古弘逸看到这件衣服自然很高兴,他也不和陆成客气准备给阿文穿,里面的皮毛摸着不但柔软舒服,主要是够暖和,而且还耐脏,而暗天他们一听这衣服耐脏,也是眼睛一亮,总不能天天让螃蟹去洗衣服,这很不厚道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求撒花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