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男儿有泪不轻弹

    几个人先把包丢下去,顺着断裂的高架爬下去,古弘逸小心的扶着阿文下来,他拿起那个最轻的背包帮沈昊文背上,这才捡起自己的那个背上。

    “快点走,那边有房子,我们就去那边的房子里先休整一下,至少也别傻乎乎的暴露在这里,等着变异兽来袭击,这边连合适的车子都没有,”暗天看了一圈后说道,先一步在前面带路。

    “阿文走了,”古弘逸拉住沈昊文就跟了上去。

    几个人差不多小跑着往远处的房子里赶去,大约是因为变异巨蛇强大的气息吓住了其它变异兽,在几个人跑进房子的时候,也没有在遇到其它的变异兽。

    “老天,幸好我们跑的够快,要不然可就真的完了,没有车子,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变异鼠,我们谁也跑不出去,”渔网看着高架的方向说道,他现在能观察方圆万米的地方,高架离这里大约有一千米左右。

    “别管那些了,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也许这里就是变异蛇的地盘,现在变异蛇死了,肯定会有很多变异兽来争抢地盘,我们也不要休整了,赶快找辆车子离开,”古弘逸手里拿着望远镜说道,高架下面已经围满了密密麻麻的变异鼠。

    “这些变异鼠在干什么,变异蛇都已经死了,它们这是在找什么,都成灰了还能有什么可找的,”渔网看着不断在灰烬里寻找东西的变异鼠说道。

    “老天,竟然还有一条,我们赶快跑吧,”渔网叫道,那是一只更加巨大的眼镜王蛇,只见那上百米的躯碾压过变异鼠,这些变异鼠马上骨骼尽碎,那毒液像雨一般喷洒下来,那些变异鼠只要沾点毒液马上就被毒死,连尸体都被毒液腐蚀掉。

    “我觉得我们好像晚了,那蛇似乎发现我们了,”在古弘逸说话时,那巨大的变异蛇正好往他们这边的屋子看来,巨大的子只是滑动了几下,就快速的接近他们所在的二楼。

    “我们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才弄死了一只,又来一只,快跑,”小高尖叫道。

    “来不急了,外面都是蛇,都是蛇,我们这次是真的死定了,杀了那条蛇肯定是桶了马蜂窝了,”螃蟹关上门叫道,就在他开门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几条蛇,要不是他异能使用的比较熟练,这手臂粗的蛇都可能冲进来了。

    就在这时巨大的蛇头撞像窗户,玻璃哗啦啦全部碎掉,巨大的蛇头伸进屋子,快速的接近几个人,就在几个人都绝望的时候,他们眼前出现了一片白光。

    暗天傻乎乎的站着,这是什么东西,自从天空暗下来后,他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正常的农田植物了,这些绿色的植物让他感到无比的亲切,现在那些变异植物不是长出尖锐的刺,就是长出长长的蔓藤,这些蔓藤只要遇到生物,无论是什么都直接卷起来,它们会分泌一些液体,这些液体很快就会把变异生物给消化吸收掉,相对来说那些长满尖刺的植物还安全一些。

    “啊,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还活着,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小高高兴的大声叫道。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阿文呢,他那里去了,他不会出事了吧,”渔网看了周围没有发现阿文后叫道。

    “对啊,阿文那里去了,他不会出事了吧,”小高在听到渔网的话后担心的问道,其他几个人也都有些担心的看向古弘逸。

    “阿文没事,这里是阿文的空间,刚才实在太危险了,他就把大家都弄进来了,”古弘逸看着大家都盯着他后说道。

    “放心这里很安全,你们可以听我慢慢说,对了那边有,我们可以坐着说,你们喜欢吃什么,也可以去摘点,不要破坏植物就行,现在种子已经很难寻找了,”古弘逸看着几个盯着西红柿的伙伴说道,这么多天没有吃过水果蔬菜了,现在看到这些蔬菜眼睛不绿了才怪呢。

    古弘逸看着连他话都没有说完,就冲过去摘下西红柿的几个人,连洗都没有洗直接啃了。

    “看来你还是等会儿说吧,说实话我也有些忍受不住了,”暗天说完快步走过去摘了一颗西红柿吃起来,好久没有吃过水果了,酸酸甜甜的又多汁真的很好吃。

    古弘逸摇摇头也走过去,他也有两天没有吃过水果了,看来还是等会儿在说,不吃饱了大约也没有人会听他说了。

    “喂,你们几个臭小子不要破坏菜地,老人家种这些也很不容易的,”沈老爷子看着突然出现的几个人叫道,深怕这些小子把西红柿的植株给破坏了。

    “这位爷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看着好像是个独立的空间,”暗天三两口就啃完一个说道。

    “你们这些小子应该是我孙子的朋友吧,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你们给弄回来,”沈老爷子笑着说道,他刚才看到孙子被吓坏了的样子。

    “让我孙媳妇和你们这群小子说吧,竟然来了,就帮忙整理一下那边的土地,”沈老爷子看着古弘逸说道。

    “您孙媳妇在哪里啊,”螃蟹问道。

    “站在你们后的那个不就是吗,阿文是我孙子,”老爷子看着无奈的古弘逸笑道,现在这样的世道,他就不信还有人瞧不起他孙子,除了他的宝贝孙子,也应该没有人能在这样的乱世里给老人找个这样的地方居住了,沈老爷子内心是很自豪的,可惜一直没有人能分享。

    “这是阿文的爷爷,你们也可以叫爷爷,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我也不知道它是那里来的,这是阿文的,”古弘逸看着几双好奇的眼睛说道。

    “这个空间看起来应该种植了一段时间吧,肯定不是天空暗下来的时候,”暗天肯定的说道,这样的规模,他都已经看到水果树了,苹果橘子看着就很人,远处还有西瓜地。

    “你说的没错,这空间已经出现好几年了吧,只不过以前都是阿文自己在弄的,具体什么时候也不是很清楚,也是在末世后老爷子才留在空间里管理的,”古弘逸笑着点头说道。

    渔网和小高早就跑远了,他们摘了一个大西瓜回来,渔网摘下来的时候没有抱住,在地上滚了一下的西瓜裂了开来,鲜红的瓜瓤让渔网吞咽了一下口水,他招呼小高干脆把西瓜掰成两半抱了回去。

    “以前不告诉你们也是有些担心,这次在不把你们弄进来,大家可都死定了,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帮忙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让人伤害到阿文,”古弘逸对暗天和螃蟹说道。

    “放心老大,我是不会去出卖你们的。”螃蟹保证道,老大以前救过他,没有老大他早就死了,他不可能会伤害老大的人阿文的,虽然那小子是个男人。

    “我们也不会傻乎乎的把这空间的事说出去,这样我们自己不就没的吃了,这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养我们几个是没有问题,但是人多了肯定不够的,”小高和渔网一人拿着一半的西瓜回来,螃蟹拿出放在怀里的匕首,切好的西瓜被分给大家。

    “你们说的对,我们一共六个人,加上老爷子七个人,这里种出来的粮食够我们几个人吃,如果人多了,肯定不够分,这是我们六个人的秘密,如果有人敢说出去,我绝对绕不了他,”暗天咬了一口西瓜说道。

    “你们怎么都还在这里啊,快点过来,吃水果就饱了,不吃饭了,还有这么多天都没有洗过澡了,都快臭了,去洗洗,今天就在空间里休整,外面那条蛇见到我们不见,都快疯掉了,我估计被我们弄死的那条,不是它的人就是它的儿子。”沈昊文手插着口袋走过来说道,他刚换了那一**的衣服。

    “对洗澡,洗澡,我这都几天没有洗了,难怪总觉得这里有股味儿,原来是我自己上的,”小高说完把西瓜皮往地上一丢就往远处的小溪跑去,这里的温度虽然不是很高,但是比外面温暖太多了。

    暗天看着跑光的人,他把地上的西瓜皮捡起来放在边上不走路的地方,老人家要是踩一脚就麻烦了。

    “我也去洗澡,上真的有股味儿了,古弘逸就麻烦你弄点好吃的,小高一直都说你做的东西好吃,”暗天笑着对这一家三口说道,这样的末世里,上天真的很眷顾这个家。

    古弘逸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小高几个洗完澡后就过来帮忙,七个人也吃了不少的不少的东西。

    小高对着暗天渔网螃蟹眨巴眨巴眼睛,他指了指两个腻歪的人,意思是他们躲避一下,到深处吗,就算两个男人应该也会发生点什么,他们这样打扰人那什么是相当不对的。

    四个人和老爷子说帮忙去翻地,老爷子拿了工具过来,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帮他弄个小鱼塘,现在地已经有不少了,老爷子就寻思着弄个鱼塘,只要有大鱼就给抓几条养着,要吃了直接抓来就好。虽然小溪里经常有大鱼出没,但是并不好抓,它们从小溪的这头游到那头,如果没有抓到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游走,想要吃鱼也只能继续等着鱼儿从那迷雾中游过来,他老人家抓鱼不容易啊。

    “我们干脆就在这里挖一个三米的鱼塘吧,老爷子也说了,就养从小溪里抓来的鱼,等挖好了,我们在去种小麦和稻谷,这些地空着很可惜,”小高举着锄头比了比那些刚出现的土地说道。

    几个人都点点头,开始干活,这里以后可是能保证他们不饿肚子的。

    “那几个人跑光了,连爷爷都避开了,弘逸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去造孩子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碰过你了。”沈昊文抱住古弘逸的腰,把早已坚硬的弟弟往古弘逸的腿间蹭了蹭。

    古弘逸的脸终于有些红了,他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阿文,以前的阿文总是傻乎乎的,现在这样的阿文他有些吃不消。

    “你怎么了,逸逸你不喜欢我了,你讨厌我了是不是,都不让我碰你了,”沈昊文眼巴巴的看着转过头的古弘逸。

    “没有,怎么会,我还没有洗澡,你先等一下,我去洗洗,”古弘逸在沈昊文的注视下落荒而逃,对这样的阿文他是真的有些不适应,以前不都是傻乎乎的,怎么最近就变聪明了。也不知道爷爷在知道阿文变聪明,后会不会让阿文娶女人生孩子,古弘逸一边洗着澡一边胡思乱想着。

    “逸逸你洗好了没有,你是不是想把皮也搓下来啊,”沈昊文走进竹屋侧面的浴池里说道,这浴池是用上好的玉石铺设的,水也是从小溪里引进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暖玉的原因,溪水进来后就算冬天也不寒冷。

    沈昊文说着脱掉衣服裤子走进这个两米来宽的浴池,不冷不的池水让沈昊文放松了体,他走到古弘逸的后抱住有些不适应的人,以前的他一直有时傻乎乎的,有时清醒的,但是傻乎乎的时间远比清醒的时间多的多,在有一处清醒时知道自己干的事后,干脆就把这个很好的人困在自己的边,没有想到这个人真的就留在了他的边。

    “古弘逸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沈昊文拿下巴蹭着古弘逸的肩膀说道。

    在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沈昊文认为抱着的人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古弘逸回头说道:“阿文你以前经常说喜欢我。”

    “那个不算,古弘逸你听好了,我现在郑重的和你说,我沈昊文你古弘逸,我你逸逸,很,”沈昊文说着吻上了古弘逸的眼睛,那是一双温柔而又认真的眼睛,五年来一直照顾他,疼他宠他他的人,这辈子他独这个男人。

    “阿文,”古弘逸叫了一声后,眼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来,五年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傻乎乎的人,会清醒过来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他他,很,不是什么替。有多少次他梦见阿文清醒过来,不是和某个女人结婚了,就是拉着李逸的手,他什么都不是,只能在远处看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宠着的阿文,拉着别人的手离开。现在这一刻古弘逸终于安心了,五年的时间,他的付出不是没有回报的,自己宠着疼着进而着的人,也同样的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