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危险来了

    “阿文帮帮我,我要被打死了,帮帮我,”李逸大声的喊着,他需要活下去,不想被活生生的打死。

    “他是谁啊,怎么在叫我,我不认识他,”原本好奇跑到前面的沈昊文,在几个男人凶恶的看向他后,马上躲到古弘逸的后去探头探脑的往前面看。

    “不认识,”古弘逸看了一眼李逸拉上阿文准备离开,他已经帮过李逸的忙了,古飞飞有个老实的丈夫,虽然子过的很不好,但是好歹能换到点吃的,而李逸总想着不劳而获,现在就是他最好的下场。

    “嗨,兄弟别急着走啊,你们这是在哪里弄的食物,我也不要你们多的,留下一半今天我们就放过你们,”那个带头打李逸的男人吊儿郎当的走过来说道。

    男人话音未落,暗天就动了,手里的匕首压在男人的脖子上,冰凉看死人般的眼神,男人被暗天的杀气吓的脸色惨白。

    “现在还要不要,我怕你有命拿没命吃,”暗天手里的匕首轻轻的在男人的脖子上转着,吓的男人寒毛直竖。

    “不要了,不要了,”男人哆哆嗦嗦的说道。

    暗天在男人说了不要后才一把松开了男人,这个被吓坏的人一股坐在地上,他看着离开的几个人大口的喘着气,刚才他感觉呼吸困难就连心跳都快停止了,他相信刚才这个人是真的可能会杀了他,这几个人绝对不是他能惹的。

    感觉晦气的男人转又去踹了李逸几脚,今天虽然收获不多,不过从这小子这里拿来的食物,够他们几个兄弟吃上两天的。

    “我们走,小子明天你要是找不到粮食,我就把你丢出去喂老鼠,”男人说完后带着小弟离开了。

    “没有想到这地方这么快就有混混了,我看那李逸可要惨了,”小高解气的说道,就因为那家伙才害的他没有了那么多的粮食,现在背包里的东西也就够他们吃上几天。

    “他是活该,”古弘逸拉着阿文的手说道。

    六个人来到五楼,这是豪华型的房间,一张巨大的,还有一张按摩,客厅里还有沙发茶几,现在如果把两长拉到一起,六个人就能凑合着睡了,要不然睡地上总会冷的。

    古洪逸几个人把背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螃蟹渔网和暗天四个人把玻璃门拆开,他们准备把搬到主卧里去,这样六个人就能睡,要不然两张也就睡四个人。

    阿文帮忙把被子枕头拿到沙发上,小高在搬到一起后拿着单铺上,整张大约五米多长,六个人睡完全没有问题,把垫被和被子都放好后,酒店里的灯眨了几下眼,顿时灭了。

    “逸逸,”沈昊文叫道,黑暗还是能吓到沈昊文。

    “阿文没事,小火球,”古弘逸的声音响起。

    在古弘逸说完话后沈昊文升起了一个小火球,小小的火球飘在客厅里,顿时驱散了全黑的空间。

    “这是怎么回事,电怎么停了,”暗天看向渔网说道,他知道渔网能看到大约一千米以内的东西,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能看到景象。

    “不知道,我们这边电应该是被拉掉了,”渔网摇了一下头后说道。

    小高很快就找来了蜡烛点上,客厅的沙发上堆着六个人的收获,阿文看着牛干和一些他喜欢的零食马上就往自己这边扒拉,把几个人都逗笑了。

    “阿文拿着吃,我们把东西轻点一下,”小高对着大家说道,食物上的事大部分都是他在管理的。

    “好的,我们这会可要把东西藏好了,别在被人给偷走了,”渔网说道。

    很快一人负责一样东西,要泡开水喝的麦片豆浆之类的东西被装进一个背包,糖果和巧克力装在一起,袋装的泡面连挂面也有,也不知道是谁抓进来的,沈昊文背包里的东西最少了,一些饼干和牛片儿,古弘逸的袋子里居然全都是各种鱼和牛罐头,其他的都是香肠乡巴佬什么的,也不知道他在把注意里放着沈昊文上,怎么还能抓到这么多东西。

    “这次的收获比想象中的要好,省着点够我们凑合一个星期,这些罐头可以拌一些挂面,解解馋,这几瓶辣酱是好东西,还有这些泡凤爪的辣椒也不要丢掉,都是抗寒的好东西,”古弘逸总结了一下说道。

    “还好,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出去几次,不但是寻找食物,还有和变异兽的战斗对我们都很有好处,现在就剩螃蟹没有异能,我想也许下一次螃蟹就有机会得到异能,螃蟹加油了,”暗天接着说道,变异生物越来越强,如果他们不变强,最终的结果就是消失在变异兽的胃里。

    螃蟹点点头,虽然这次他没有得到异能,但是他相信他肯定也会得到的。

    阿文得到了两根牛干,两块巧克力,还有几颗糖果,其他人都分到了一根牛干,一块巧克力,一颗糖果,这能补充人体内一天的糖分和量。

    “我去拿晚上的食物,”渔网说着拿着中午从那边拿来的铁盆说道,他们一直都是六个人一起的,和领饭的军人也是比较熟悉的,在知道了他们东西被偷光后,拿了两个铁盆子给他们,现在除了几双筷子和铁盆子他们什么都没有了。

    螃蟹和渔网带着食物回来,今天连稀饭都没有了,一盘紫菜烫,和十多个馒头,这次的馒头显然比前两天的小了不少。

    “连稀饭都没有了,这紫菜烫,除了水就是水,连咸都不够咸,”小高拿着筷子在紫菜烫上面捞了一下,看着筷子上那几根可怜兮兮的紫菜说道。

    “别抱怨了,有的吃就不错了,到点辣酱进去,好歹可以伴着馒头吃,”暗天看着小高说道,他们怎么也有点零食,其他人还不一定有的吃。

    “我们现在连炉子都没有了,想要煮点东西吃都不行,天气这么冷,没有足够的量,我们的体根本熬不住,”螃蟹用勺子舀了一口汤说道,螃蟹是最细心的,他的背包里不但装了吃的,十几个不锈钢的碗和勺子都是他带回来的。

    “我来烧面条,”阿文叫道,他兴冲冲的去拿泡面。

    “阿文别拿泡面了,拿挂面,泡面保质期久点,”古弘逸说道,铁盆被放在倒扣着小板凳的凳腿上,阿文把一颗小小的火球放在下面,很快铁盆里的汤就沸腾起来,一包挂面放下去,煮的烂烂的挂面伴着辣酱,几个人啃着干馒头喝着挂面汤,子总算暖暖的。

    螃蟹拿着碗筷去洗,一个小小的火球就在他的头顶,阿文就站在卫生间的门边,如果小火球离开阿文的视线,就很可能熄灭掉,到不会撞上那里燃烧起来。

    螃蟹洗到一半的时候水停了,他敲了敲水龙头,一会儿水终于再次出现在水龙头里,要是五楼没有水会很麻烦的。

    背包被放在底下,阿文坐在上脱掉鞋子,他脚丫子有些痒痒的,用手抓一抓,更痒了,阿文皱着眉头看想古弘逸,古弘逸正在看着外面的天空,中午的时候天空还能透出一点点灰蒙蒙的阳光,现在整个天空都黑下来了,连一点星光都没有。

    沈昊文跺跺脚,他有些生气,他都看了逸逸很久了,逸逸也没有发现他脚痒痒。

    “逸逸,”沈昊文声音拖得长长叫道。

    “怎么了阿文,”古弘逸听到阿文撒似的声音后走过来问道。

    “我脚很痒痒,很痒痒,你帮我抓抓,”沈昊文把脚伸到古弘逸的面前说道。

    “我看他是冻伤了,看这地方有个小红疙瘩,”暗天看着沈昊文的脚丫子说道,这小子脚形状不错,也没有什么味道,白嫩嫩的,应该是没有走多少路,又被古弘逸一直保养着的缘故。

    “真的,”古弘逸也看到了,他的手指在上面磨蹭着,一点点的白光从他的指尖渗透到沈昊文的脚丫子里。

    “哈哈哈,不要摸,痒痒,好痒痒的哈哈,”沈昊文倒在被子上乱滚着,古弘逸也不管在上乱滚的人,他一只手捏着沈昊文白皙的脚丫子,一边专心的治疗着那小小的冻伤,这是他第一次治疗冻伤,以前一直治疗的都是那种开放的伤口。

    “螃蟹你刚才洗碗的时候有水吗,怎么现在没有水了,你来看看,”渔网叫道,他想起早上没有刷牙,晚上有条件就刷一下,注意卫生很重要。

    螃蟹过去拧开水龙头水哗啦啦的流了出来:“这不是有水么,”螃蟹看着水流出来后说道。

    渔网也没有注意,他接了水刷了牙洗了脸,这水怎么没有平时那么冷,渔网虽然奇怪也没有多想,他擦了脸准备洗脚,再次去打开豪华浴缸的水龙头,渔网捣鼓了几下,就是不见一滴水出来,真是有鬼了,怎么螃蟹开一下就行,他开一下就不行。

    “螃蟹又没有水了,喂你们要不要洗脚,阿文过来帮个忙烧一下水,太冷了,泡不了脚,”渔网叫道。

    “就属你事最多,”螃蟹再次走过来,他拧开水龙头,很快浴缸就装了二十多厘米的水,泡个脚丫子的没有问题了。

    终于笑停下来的阿文听到有人叫他,马上穿着拖鞋跑过去,几颗小火球飘在水面上,渔网不断的搅动着水,他感觉水一点点暖和起来,在感觉有些烫手后,让阿文收了小火球。

    “逸逸泡脚了,”说着他第一个拉高裤脚,踩进水里,要不是渔网扶着他,他到是很可能直接扑进水里了。

    六个人围着豪华浴缸泡脚,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能在这时候泡泡脚丫子也是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

    “螃蟹你说怎么回事,你来开水龙头它就有水,我们开它就没水,难道这水龙头它都认人了不成,”渔网看着螃蟹说道。

    “好像真的,刚才我也叫螃蟹了,不会是异能吧,”古弘逸问道。

    “不会吧,螃蟹的能力是水吗,”小高古怪的看着螃蟹说道,这水的杀伤力好像不强啊。

    “别猜了,试试不就知道了,难道我们这里停水了,试试,”暗天打开边上的水龙头,果然一滴水也没有出来,螃蟹伸手还没有碰触到,一股子冷水就冲了下来。

    “有没有搞错,快点关上,螃蟹停下,想冻死我,”渔网叫道,这冷水就溅他脚上冻死他了。

    “阿文在来点小火球,水凉了,”古弘逸拍了拍靠在他怀里的人说道。

    “逸逸我困了,我想睡觉,”有些迷迷糊糊的沈昊文咕哝了一下说道。

    “算了起来吧,”小高说着拿来浴巾擦干脚才穿上拖鞋,接着帮说睡着就睡着的沈昊文擦干脚,从古弘逸的手里接过阿文,在古弘逸擦干后才把快掉地上的人还给古弘逸,要是把人掉地上,古大哥可得心疼了。

    阿文被放在中间,古弘逸给阿文盖好被子后,才帮所有人都来了一次白光雨,这东西没有什么伤害,相反这些小光点在进入体后能让人感觉到非常的舒畅。

    “啊,啊。”半夜里渔网突然大叫起来,他做梦了,梦见今天下午被带走的那个男人,在看了一眼他前面的军人后,那个军人嘭的一声爆炸了,之后渔网就被吓醒了。

    “渔网你做什么,半夜三更的好不容易因为没有变异兽袭击能睡个好觉,却被你大喊大叫给吵醒了,”小高叫道,他有些浅眠,被吵醒了就别想在睡着。

    “不是,小高别吵,让我集中精神,”渔网对小高说道,不是做梦,肯定不是做梦,他刚才是真的看到了今天下午被军方带走的人,现在正在被抽血,那个人应该是被注了什么东西,连眼睛都被蒙住了,而地上却有很多是血迹,刚才他以为做梦的,现在看来那个人真的弄爆了一个军人,看来事大条了,说不定他们几个人都有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