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它想咬我小弟弟(抓虫)

    在变异蜘蛛被击退后,屋内的三个人也跑下去,渔网虽然会枪械,但是精准度不够,而且格斗也不是他的长项,他以前就是以后勤和远程提供消息为主的,现在电脑也没有什么用了,所以他有些失落,要是他当初能多训练一下就好了。

    “逸逸你好厉害,”沈昊文跑到古弘逸的边,抓住古弘逸开心的叫道,他家逸逸刚才的样子好帅。

    “怎么跑下来了,”古弘逸停下脚步说道,他站在变异蜘蛛的边上,手里的枪早就还给一边的军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踢了踢还在抽搐变异蜘蛛的脚,这东西怎么就能长这么大。

    “我想你了,”沈昊文说道,那边军人很快就把白茧拖回来,他们刚才试过了,匕首划不开蛛丝裹成的茧。

    “为什么围墙还没有做却起来,如果有围墙,这些大蜘蛛也就进不来,就不会咬伤人了,”沈昊文指着那些没有被蜘蛛拖走的尸体对古弘逸说道。

    边上的军人听了沈昊文的话有些生气,他们已经很努力的在干了,但是天气太冷,做什么都快不起来。

    “小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都已经很努力在干了,但是你也看到了,天气太冷,建围墙那有这么快的,砖头也是一块块垒砌来的不是吗,”另一个听了沈昊文的话后说道,他已经看出沈昊文的智力有些问题,才拉住边上想要争辩的队友说道。

    “要这些砖头做什么,天气这么冷,都可以建造冰围墙了,那个好看又结实,很快就能建好的,”沈昊文说道,他想看冰屋和用冰建造的长城,去年的时候逸逸就带他看过,很好玩,有好吃的,有很多好看的灯光和冰雕,现在水都能结冰了,为什么还不建造。

    “小子你太聪明了,我们怎么没有想到,队长赶紧的报告上去,我们就建冰围墙,比用转头垒砌快多了,而且还牢固,”边上刚才脸色不善的军人大声的说道,手拍在沈昊文的肩膀上,差点把沈昊文给拍哭了,这人根本就是在打他。还是古弘逸速度快,在军人拍了一下后,不着痕迹的把沈昊文拉到后。

    “阿文你这主意真的太好了,只要军队开始赶工,冰围墙建起来真的比砌砖快多了,”暗天笑着对沈昊文说道。

    “我做了很好的事吗,你们都表扬我,”沈昊文高兴的问道。

    “是的,你做了很好很好的事,”古弘逸说完拉着沈昊文准备回酒店,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怕冻到阿文,古弘逸的心理很矛盾,一边希望冻冻沈昊文,增强阿文的抗冻能力,一边又担心阿文真的冻坏掉。

    “其实我就想看用冰块做的长城了哈哈,”沈昊文摸了摸脑袋说道。

    几个人听了沈昊文的话,顿时满脸的黑线,原来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想好主意,只是想要看冰雕而已,果然不该对这小子抱太高的期望。

    那个被裹在白茧里的人终于被军人弄出来,人确实还活着,不过已经陷入昏迷,军人很快就把人抬回去救治了,因为这小子就是个军人,应该是刚才在砌砖的时候被变异蜘蛛给裹住的。

    几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酒店里一楼有不少的人开始嚎啕大哭,古弘逸他们也知道,这肯定是在刚才变异蜘蛛来袭时,亲人被变异蜘蛛袭击的,那些尸体已经完全无法辨认了,短短的时间皮肤都已经腐烂掉了。

    “逸逸他们怎么了,”沈昊文指着那些嚎啕的人说道。

    “我们回楼上,人来的越来越多了,一楼走廊都要挤满人了,”古弘逸对边的几个人说道,一楼的空气有些浑浊,其实出了事的那些都是还没有分到房子在外面刚来的人,现在附近的人都已经住满了,军营那边是最早入住的,而他们这边还是后来入住的,现在可想而知军队已经无法拿出多余的房子来分配了。

    变异蜘蛛被击退之后,并没有别的变异动物来袭,军方也开始大量的制作大型的冰砖,只要把两块冰砖往地上一放,中间在注入水,冰墙很快就建立起来了,比用砖头一块块的砌来的省力多了,而且也不用军人去冒险运水泥找砖头了。

    “明天我们也出去做工,阿文也跟着我去,现在已经是零下二十多度了,往年这个时候最冷也只有零下十来度,这温度是在直线下降着,”古弘逸说道,小高已经开始蒸饭了,好在这个房间本来就和别的房间没有关系,连通风口都是直接对着外面的,现在窗户都是关着的,味道也应该不太会跑出去。

    “我们也去,不去适应外面的温度,真要到了零下五十六十度体肯定会吃不消的,”几个坐在客厅里的人都点头说道。

    今晚吃的也很简单,小高还是怕人闻到香味闯进来,所以吃的是水煮土豆和白菜蘸辣椒,阿文很喜欢吃白菜蘸辣椒,古弘逸把他这份白菜都让给沈昊文吃了。

    不到六点的时候,几个人就躺上睡觉了,争取明天能起的早早,沈昊文和古弘逸和昨天一样去看了老爷子后,才出空间睡觉。古弘逸在拉上窗帘的时候,正看到军人把蜘蛛的尸体拖到远处,这些蜘蛛的毒液应该很毒,所以放在外围就是一个天然的生化武器了。

    古弘逸睡到半夜的时候,感觉到怀里的人在他的上乱曾乱,他知道阿文最近好几天没有做过了,是时候了,屋外依然是灯火通明的样子,那些军人应该还在两班到的建冰墙。

    “阿文不要脱衣服会感冒的,我来帮小宝宝让它变得乖乖的好不好,”古弘逸对沈昊文说完后,在沈昊文点头后,古弘逸在帮沈昊文拉好被子,这才钻进被子里,用嘴和手帮阿文解决了生6理需求后,准备继续睡觉。

    “逸逸我要尿尿,”沈昊文对着古弘逸说道。

    “不是刚做了吗,阿文还想要,”古弘逸问道。

    “不是,是**要尿尿,不是要亲亲了,我怕又大老鼠,”阿文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说道。

    “哦,知道了我陪你去,”古弘逸拧亮台灯,帮沈昊文穿上大衣,这才自己穿上自己的外,带着沈昊文往卫生间里走去。

    古弘逸让阿文自己尿尿,他捧起水漱漱口把嘴里的水吐掉,虽然习惯的这个味道,有次阿文看了网络上不该看的东西,之后就总喜欢他吞下去,不吞就给他闹脾气不肯吃饭,最后每次都是古弘逸投降,之后古弘逸就习惯不在惹阿文闹脾气。

    “逸逸好冷啊,”沈昊文抖了抖小弟弟叫道,古弘逸拿起毛巾正准备擦脸,在阿文叫他的时候,他就看向沈昊文的下面,冷了还不把小弟弟收回去,阿文的坏习惯,也是他给贯出来的,他不在的时候,阿文很乖的会自己弄,他在边上,阿文就会等着他帮忙。

    就在古弘毅准备放下手里的毛巾,先帮阿文把小弟弟收回裤子里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抽水马桶里弹起,古弘逸眼疾手快,手里的毛巾直接挡着了那黑影的目标,沈昊文的小弟弟。

    “啊……”沈昊文看着咬在毛巾上的东西大声尖叫道,他被吓坏了,而古弘逸心里却是在庆幸着刚才他是陪着阿文来上厕所的,要不然被这东西咬上一口,不成太监那也非得半残不可。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也准备放水的渔网被沈昊文的尖叫吓了一跳后跑过来问道。

    “你看,”沈昊文指着被他甩在卫生间角落里的东西说道,一条灰溜溜一米来长的东西,正躲在洗手台底下,那条被咬破了的毛巾也掉在马桶的边上,刚才要不是手里拿着毛巾,古弘逸这手非得被咬出一个洞不可,毛巾都被咬掉一小块,这要多锋利的牙齿。

    “这是什么,黄鳝吗,怎么会在这里,”渔网看着黑乎乎婴儿手臂粗的动物说道,这黄鳝怎么会爬到他们二楼的卫生间。

    “你想死啊,什么都敢动,也不想想这东西怎么出现在卫生间的,”古弘逸阻止了渔网想要用手去抓的举动,沈昊文这时已经躲在古弘逸的背后,他早就把小弟弟给藏起来,差点就被这东西给咬了,要是被咬掉了,那就不能和古弘逸玩亲亲了,那么舒服的事要是不能做了,沈昊文想着他一定会难过的掉眼泪的,而且逸逸说了男孩子是不能掉眼泪的,要不然就不给他玩亲亲,也不让小弟弟钻洞的,他已经好久没有玩过钻洞了。

    “对啊,渔网哥哥它刚才从这里面冲出来想咬我小弟弟,逸逸就算亲亲小弟弟也不会咬我小弟弟,它刚才好凶嘴巴张的大大,连毛巾都咬下一块了,”沈昊文指着那黑乎乎的东西说道,有些后怕的沈昊文看了看他的手指超出了古弘逸连忙又缩了回去,深怕被这黑乎乎的东西给咬了。

    渔网一听这东西是从马桶里出来的,马上就没有了刚才还想要抓了宰了吃了的想法,这东西怎么就能从马桶里窜出来呢,看着好像还是在阿文尿尿的时候冲出来的,要是真被咬了,这不死也得残啊,尤其是男人被咬这地方最惨了。

    屋子里的其他几个也被沈昊文的尖叫给吵醒了,暗天和小高也爬了起来,当然螃蟹更不会例外他们都聚到了卫生间。

    这时渔网已经拿来了一根棍子,刚才他想那马桶刷对付一下,结果自然是被古弘逸阻止了,笑话这东西的弹跳力这么好,咬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是什么,”螃蟹问渔网道。

    “我怎么看这东西像泥鳅呢,”小高看着被踢出来的不停扭动的黑乎乎长条行动物说道,不过这一口锋利的牙齿怎么也不像从前的泥鳅。

    “你怎么觉得它是泥鳅,也许是黄鳝也说不定,”渔网说道。

    “应该是泥鳅了,黄鳝没有胡须,泥鳅嘴边有几根胡须,你看它有好几根胡须,不过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小高不解的问道,不会是从下水道里爬上来的吧,小高觉得他的想法有点扯了。

    “可能是被放水的声音吸引,从下水道冲上来,要不是古弘逸我们的阿文很可能被咬伤小弟弟了,大家放水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被咬残了,”渔网笑着转头说道,也就是这时暗天的脚丫子在渔网的面前越放越大,一脚暗天就把再次弹起来的泥鳅给踹回角落。

    “这什么世道,现在连上厕所都不安全了,”螃蟹抱怨道。

    “不安全没事啊,我看到这个其实想的是如果没有食物了,也许可以这样钓泥鳅,虽然出来的地方有点不对,不过看着应该是能吃的,”暗天看着那黑乎乎的泥鳅说道。

    “要吃你吃,我绝对不吃,太他6妈的恶心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咬过人那地方,”渔网说道,刚才他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暗天想要踹他呢,没想到在泥鳅离了水还怎么嚣张。

    “等你饿的恨不得啃自己的时候,你就不会管它是哪里来的了,其实比啃入还是好了不少的,”暗天笑笑说道,他并不在意渔网的话,那种恨不得啃了自己的感觉想必渔网是没有经历过,其实这东西也是可以从别的地方钓,只要有震动就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如果泥鳅变大了,那黄鳝就应该变得更大了,如果可以吃,那么食物的问题应该也解决了一些,军队的存粮肯定不多,那些粮苍估计现在早已养满了蟑螂什么的。

    “这东西现在要怎么办,”小高问道,总不能养在卫生间里。

    “弄回下水道吧,把地漏打开把它弄进去,”古弘逸看着已经被渔网敲了两下,还是滑溜溜没死的泥鳅古弘逸说道,其实这泥鳅根本不需要人帮忙,它在渔网踢掉地漏的时候,那有婴儿手臂粗的泥鳅“哧溜,”一声就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