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被刺激过头的沈昊文

    “傻子,你说谁是傻子,”沈昊文一双带着压迫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敢说他是傻子,不想活了。

    “傻子自然是你了,这里除了你是傻子,还有谁是傻子,古大哥最的人是我,他会听我的,把你这个傻子赶出去,”古飞飞说道,虽然觉得沈昊文的眼神很吓人,但是想到有古大哥和丈夫在,她没有什么好怕的,古大哥不可能会帮助这个傻子的,而老公就更不可能帮着一个外人。

    “你这里装的都是浆糊吧,古弘逸你,看清楚了,他是我老婆,从五年前你放弃他时,他就是我沈家的人了,”沈昊文一脸得意洋洋的对着古飞飞说道,傻子谁说他是傻子来着,只是大部分时间不清醒罢了。

    “你胡说,古大哥才不是同6恋,”古飞飞听了后尖叫道。

    “闭嘴,”沈昊文说完直接抱住古弘逸就吻了上去,这是第一次古弘逸第一次感受着沈昊文掠夺般的吻。

    而屋子里的其他几个想要开口的人,都傻愣愣的看着沈昊文,现在的沈昊文怎么看怎么不正常了,平时的沈昊文确实是傻乎乎的,现在怎么看都和正常人差不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古飞飞刺激了一下,变正常了不成。

    “古弘逸你说,你是不是我老婆,”沈昊文挑衅似的看着古飞飞说道。

    这样的话就是古弘逸也是说不出口的,他只是点点头,看着古飞飞苍白的脸色,古弘逸也松了口气,这下也不用担心古飞飞在这么自以为是了。

    “而且你也没什么好得瑟的,想当年你从我老婆那里拿走的钱都没有还,你不会是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吧,可惜时间不等人,他已经和你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也没有那个帮助你的必要,现在你可以从这个房间离开了,哦对了,这个酒店还是我家的,所以你也不要闹,你要是敢闹的我不高兴,直接把你扔出去没商量,”沈昊文恶狠狠的说道。

    古飞飞的丈夫听到沈昊文的话后,终于拉着家里的人出去了,他是真的没有脸求人家,本来还能求着对方帮个忙,现在都被他自己的老婆搞砸了,虽然很生气,但是这个人是他老婆,儿子的妈妈,这样的苦果他只能自己吞了。

    沈昊文看着走掉的一家人,客厅总算安静下来,沈昊文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摇啊摇的,他看着一圈用奇怪的眼神瞧他的人,难道他真的很奇怪很傻吗?

    “喂,你们都傻掉了,不发表一下意见吗,”沈昊文抬眼问道。

    “我肯定没睡醒,阿文你变的不正常了,”小高揉揉脑袋说道,明明刚才都还傻的人,怎么被古飞飞刺激了一下就聪明了,这太不科学了吧。

    “阿文你真的恢复过来了,”古弘逸走到沈昊文的边问道,手却在沈昊文的手背上拧了一下,疼的沈昊文差点跳起来。

    “啊,古弘逸你做什么,疼,疼死了,”沈昊文大声的叫着。

    “疼就不是做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弘逸抱住还在乱晃的沈昊文说道,阿文能恢复过来这让他很高兴。

    “你别想摆脱我,也就清醒一会儿而已,瞧你这一脸担心的样子,不会还在担心那小妞吧,她都这么负你了,你还担心她,你不会还对他旧未了吧,”沈昊文去扯扯古弘逸的脸蛋问道。

    古弘逸没有想到这都被沈昊文看出来,不过那些都是小事,阿文能清醒过来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是一会儿算是怎么回事。

    “不是这样的,这些年我这心思早都放在你上了,你还能不知道。只是在我小的时候古大叔救过我们一家,现在古飞飞需要帮忙,我也只是不忍心罢了,”古弘逸说道,当年他这条命是被古大叔从冰凉的水中捞回来的,所以在古飞飞移别恋时,他们一家也没有说什么。

    “别难过了,我也不是不将道理的人,小高我们不是还有几个房间吗,”沈昊文问道。

    “我当时留了三个房间,给他们一个,”小高问道。

    “嗯,给他们一个,告诉他们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要在找逸逸了,就说我谢谢古飞飞把逸逸让给我,”沈昊文说道,他要古弘逸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不能在让古弘逸因为内疚反而想着那个女人,这个男人的一切都该是他的。

    “阿文谢谢,”古弘逸抱住沈昊文亲了一下说道,如果阿文不肯帮忙其实也没有什么,和古飞飞他早已成为陌路,只是对于曾经救过他的古大叔会有一丝歉意的,古大叔死的时候他答应过帮着照顾古飞飞的。

    “逸逸你做什么,这是在客厅啊,你这么亲我不会羞羞脸吗?”沈昊文脸红的问着古弘逸。

    一屋子看着再次语出惊人的沈昊文都无语了,难怪刚才沈昊文说古弘逸别想摆脱他,原来这清醒的时间这么断,这是又变傻呼呼的了。

    “老大,要不要在找古飞飞来刺激一下阿文,”螃蟹问道。

    “我看还是别了,阿文这种状况他自己肯定是知道的,他自己刚才也说了,如果一直刺激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渔网看着古弘逸说道。

    “渔网说的对,还是不要随便刺激阿文,他这样也好,至少能高高兴兴的,不用担心这末世里会饿死,清醒了也不过是增添烦恼罢了,”古弘逸想着阿文上有这么多的秘密,如果阿文变傻不是因为那个和他分手的李逸造成的,如果是阿文得到空间造成的,刺激阿文就很不明智,难怪他有时总觉得阿文是正常的,看来这小子就算是清醒过来也在他面前装傻了。

    “你们在说什么,”沈昊文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你饿不饿,刚才你们带回来的,馒头和包子,对了老大还是你自己把钥匙送过去吧,我们也不好意思去说,本来就不熟悉,”小高对着古弘逸说道。

    “是肚子饿了,我还没有吃晚饭了,天都黑乎乎的,现在已经三点多了,到底是白天还是晚上啊,白天都不见了,”沈昊文看着黑乎乎的窗口说道。

    “白天了,来给你一包猪脯,和稀饭馒头先一起吃点,晚上我们在烧米饭吃,”小高他他收集过来的零食递给沈昊文说道。

    “古大哥我们剩下地房间有一个是四楼的,还有两个三楼的,我看就给他们四楼的吧,离的也远一些,免得天天见面,”小高对古弘逸说道。

    古弘逸点点头,他拿着四楼一见客房的钥匙去找古飞飞,这次以后他不会在和对方有什么交集了,毕竟当年欠她父亲的那条命也算还了,这次也就看着过去的分上帮这一把,以后他也没有那个心力去照顾另外一个家,一个阿文就够他心了。

    古弘逸找到这五口之家的时候,对方正在吃稀饭和馒头,刚才古飞飞还说吃不了这馒头和稀饭的孩子,现在正拿着粗糙的馒头用力啃着,真饿了其实什么都好吃,挑食还不是被贯出来的。

    “这是给你们的钥匙,四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两米的,挤挤也能睡下了,好好教教你老婆别让她坐过分的事,这时候钱已经没有用了,如果不是看你对古飞飞不错的份上我也不想在帮忙,其实我和古飞飞之间的感在你们结婚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现在最后一点分也用尽了,”沈昊文把手中的钥匙递给古飞飞丈夫后,就离开了楼下的员工宿舍,其实这地方比外面暖和多了,这里的人越聚越多,很快就要住在的广场上了。

    “古大哥,”古飞飞看着要走的古弘逸叫道,当年她喜欢的是古弘逸,但是那时她老公追求她,他老公人老实脾气也很好,关键对她也很不错,最后想着她要是嫁给古大哥,会每年每月的分别,还是选了家庭不错人也老实的丈夫,虽然说这不够,这五年的生活过的也好,丈夫也很宠她,也证明她选择没有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古飞飞飞内心就是很惆怅。

    “照顾好你丈夫吧他很你,你也知道我其实也算是嫁人了,阿文这里是有些问题,就因为这个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照顾他,以后你在他面前不要说那样的话,他会不开心的,”古弘逸说完后也不在停留直接离开。

    六个人就这咸菜吃了顿点心,古弘逸把明天要干活的事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没有人有意见,这时候不去适应外面的天气,增强体质,如果真的和古弘逸说的会更冷,到时不用变异动物袭击冻都能把他们冻死了。

    就在几个人说完话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了尖叫声,几个人撩开窗帘一看,顿时吓傻了,这是都是什么怪物,远处的灯光下一只只一米来长,八条长毛的腿正在快速的往酒店这里爬来,而在酒店周围的人早就尖叫着跑进酒店。

    军队的反应也很快,巡逻在酒店边上的士兵马上开枪,但是这些巨型蜘蛛爬起来飞快,子弹不能打中脑部它就继续往前爬。

    “该死的,暗天你的枪法应该不错,螃蟹和我下去,我们弄几把抢来,他们的击太不过关了,也许是害怕的原因,”古弘逸对暗天他们说道,螃蟹他清楚以前是个狙击手,枪法也非常的好,当然他自己也很不错,暗天就更别说了。

    三人是从窗口跳下去的,古弘逸在跳下去前还不忘交代渔网和小高照顾阿文的,其实古弘逸想着也许他以后要告诉阿文在他离开不在边的时候,最好是让阿文躲在房间里进入空间才好,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三个人从二楼下来,直接枪了几个慌乱士兵的枪,他们的枪法非常的好,古弘逸和螃蟹在开了两枪后就找到了感觉,而暗天就更加的厉害了,一枪就是一只变异蜘蛛,边上被暗天抢了枪的军人在见到暗天这么厉害后,在暗天手里的枪快没有子弹的时候,马上就把腰间的弹夹给暗天。

    十多个人,幸好这个小队里也有几个比较镇定的抢手,而后面的军人也反映过来,这大约百多只的变异蜘蛛群被压制着打退下去,只是这些蜘蛛在退走走的时候,还不忘带着那些刚才被咬死的人,还有几个人是被裹成白茧带走的。

    站在地面上的人是没有看清楚,但是小高和渔网站在二楼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被裹成白茧的人应该是还活着的。

    “老大,那些白茧是活人,他们还活着,能救他们吗?”渔网大声的朝着一楼叫道,其实他也是想知道这蜘蛛把活人拖走做什么,如果只是和那些尸体一样的拖走渔网也不喊了,但是明显的这些蜘蛛拖走活人的方式让渔网起了好奇心。

    原本以为被带走的都是尸体,现在白茧子里的居然是活人,几个军人和古弘逸他们还是设法击毙了一只拖着白茧的变异蜘蛛,他们需要知道这些蜘蛛是怎么回事,不但拖走尸体,连活人也要拖,而且还这么区别对待里面肯定有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