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自以为是的人

    “古大哥没有想到这时候还能碰上,”女人擦了眼泪高兴的说道,昨天和今天的事把她吓坏了,在看到古弘逸的时候她莫名的就安心下来,她太清楚古弘逸的能力,曾经的特种兵很强很强,她总算安全了。

    “是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能碰上,”古弘逸苦笑道,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还能碰到古飞飞,都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了,对方孩子都有四五岁了吧。

    “逸逸这个人是谁,”沈昊文有些不安的问道。

    “以前的朋友,”古弘逸摸了摸沈昊文的脑袋笑着说道,现在的他就算见到古飞飞心里也没有了当初那种痛苦的感觉了。

    “你们到底是要上还是要下,不要挡道行不行,”有个男人不耐烦的说道,他儿子已经一晚上没有吃东西了,他好不容易在军队那边排着队领了两个馒头一碗粥,在等下去这粥都要凉了。

    古弘逸在男人说完后说了句抱歉,他带着阿文往回走,古飞飞也跟了上来。

    “古大哥你这里有吃的吗?我儿子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我们是昨晚逃出来的,对了你们的房间在哪里,我们来这里的时候,这边的房子已经分的差不多。楼下的员工宿舍实在太冷,而且我是个女人在那边住也很不方便,现在我和丈夫想找个房间,多少钱都可以,孩子还小经不起冻,”古飞飞跟着古弘逸走到走廊后说道,酒店的二楼有一个五六十平的小客厅,这里放着一些桌子和椅子,原本是可以喝喝咖啡和茶的小厅。

    古弘逸能听出古飞飞话里的意思,想要找他换房间,钱,钱这种东西现在是最没有用的,还不如一包饼干有用,而且他们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关系,当初他给古飞飞的钱,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见对方还给他,明明古飞飞的丈夫并不缺这个钱。

    “过来坐吧,你丈夫呢,你刚才也看到了,军方在发放食物,你们赶快去领,至少先给孩子喂饱了在说,”古弘逸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对古飞飞说道,这里就亮着一盏壁灯,空间还是显得相当的昏暗。

    “那东西我儿子怎么可能会吃,那粥稀的都能照到人脸,馒头连糖都没有加,咸菜还是有味儿的。刚才我儿子咬了一口馒头就扔掉了,那馒头粗的连我也咽不下去,”古飞飞抱怨道,她儿子以前吃的是黄包子,灌汤包,这样差的白馒头根本看也不会看。

    “真是抱歉我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阿文你口袋里还有巧克力吗,可以先给这个小宝宝吃,”古弘逸听着看不清楚状况的古飞飞说道,他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想和对方说太多的话,当初他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女人的,连他家阿文都比对方懂事很多。

    “我口袋里就只有一根巧克力了,”沈昊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不大的巧克力说道,其实他口袋里还有一根这是留着晚上吃的,这些是他刚才从渔网那里要来的,他买了很多的粮食,却没有准备很多零食,这最后一根吃完了就没有了。

    沈昊文刚拿出来,就被古飞飞一把拿了过去,拆开了给她儿子,看着怀里胖乎乎的小男孩啃着巧克力她笑了,孩子总算啃吃东西了,她这儿子挑食的很,口味也很高档,差点儿的东西他都不吃,这都是良好的教育起的作用,那些路边摊的东西是绝对不碰的。

    沈昊文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巧克力被抢走了,他伸手去抓了抓古弘逸,这根被抢走了,他就剩最后一根了,等吃完在想吃了又要问渔网哥哥要,这很不好,会被渔网哥哥说他是馋嘴猫的。

    “你还有巧克力吗,”古飞飞看着沈昊文问道。

    沈昊文摇摇头,那可是他最后一根了,他要留着自己吃,不给对面这个小孩吃,都已经吃了他一根,还想问他要,真的很讨厌啊。

    “妈妈,我看到了他还有一根,”小男孩从古飞飞的腿上下来,那速度可真的很快,在沈昊文没有反应过来前,已经把他口袋里藏着的那颗巧克力给掏了出来,还炫耀是的给他妈妈看。

    “乖儿子你可真聪明,”古飞飞夸奖的说道,竟然有人会和孩子抢吃的。

    “古大哥这人是谁,他怎么能骗我们只有一根了,明明还有的,孩子肚子饿了,总该紧着孩子先,”古飞飞责怪的看了沈昊文一眼。

    古弘逸终于确定古飞飞是真的疯魔了,阿文和古飞飞又没有关系,他家阿文藏一块巧克力又没有什么错,这四五岁的孩子就这么从别人的口袋里陶东西,这古飞飞居然不骂也不说,而且还鼓励孩子,这是怎么做家长的。

    “他是我弟弟,对了我还有些事,不打扰你找房子了,”古弘逸站起来说道,他拉着不安的沈昊文往楼下走去,他要去军区看看,现在那边在发放稀饭和馒头,阿文虽然有空间,但是现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暴露出来的好,等下他去领来食物,和屋子里的几个一起吃,要不然被太多人知道他们有一些粮食也会很麻烦的。

    “那好吧古大哥我去找人换房子,等下在来找你,”古飞飞看着古弘逸离开后,想着古大哥边的这个应该就是当年他要照顾的傻子吧,古大哥竟然还没有结婚,应该是忘不了她才会不结婚的。

    古飞飞看着在吃巧克力的儿子,她想着要尽快找个好一些的房间,家里有两个老人,肯定是住不了楼下的冷员工宿舍的。

    沈昊文跟着古弘逸往楼下走去,他们已经一天没有出来,现在真是中午一点多的时间,天空里透出一点蒙蒙的亮光,虽然能大致看清地面,但是依然很暗。

    “逸逸,你怎么会认识这个奇怪女人的,那个女人她儿子从我口袋里抢东西吃,她居然表扬她儿子啊,肯定是这里有问题的,”沈昊文也不说人傻,他也学别人指脑袋。

    “别管她,以前她是我朋友,现在已经不是了,我和她早就没有关系了,”古弘逸揉揉沈昊文的脑袋说道,现在他只是想照顾好边傻乎乎的阿文而已。

    两人很快就来到酒店的后面,现在这里也有了一些人气,已经有不少的军人开始动手建立防线,远处的场地上放着不少的沙子和砖头,能刺伤眼睛的巨大探照灯指引着逃难的人往这里聚集,而那些工程兵也在快速的动手建立围墙,一队队的军人正在边上巡逻,他们不能让伙伴被变异鼠袭击。

    “逸逸这里好闹,快看那边有好多人,他们在吃饭,”沈昊文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粥盆说道。

    “嗯,我们去看看,也去领食物带回去给小高他们吃,”古弘逸笑着说道。

    古弘逸去拿粥和馒头的时候,对方不给古弘逸,因为两人上没有军队零时给他们的份牌,没有这牌子就领不到食物,好在陈青刚好经过,马上帮古弘逸他们六个办了份牌,连领粥馒头和咸菜的碗都是借对方的。

    古弘逸又和对方交谈了一下,陈青知道酒店里有一台发电机,第九军也有一台功率不错的发电机,但是现在真是用电的高峰期,他们的那台显然不够用,所以准备把酒店的那一台也拉过去,到时电在从新接到酒店,古弘逸自然是答应的,如果这里能守住,他们也不用往外跑,唇亡齿寒他太清楚了,没有这些军人这里被变异鼠袭击只是迟早的事,而且小从早上不见了以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回来。

    “古弘逸你也知道现在我们的粮食都不多了,之后要领饭吃就需要干活,当然你们的贡献非常的大,所以我们可以多给你们这个月三份的食物名额,,以后他的名额也一直免费给提供给你,”陈青说道,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军队不可能白白提供这么多的食物,他们也没有能力养这么多的人,现在需要所有逃到这里来的人帮忙建立防护基地,这样他们军人才能去寻找更多食物。

    “我能理解你们,放心吧,只要开工我们也会过来做工的,差别对待会引起人们的不满心里,何况我们也应该为这个新建立的基地出一份力,”古弘逸笑着说道,他还算高兴的,阿文确实没有太多的劳动能力,对方还是为他考虑了。

    陈青说完马上就匆匆的走了,现在基地刚开始准备,什么活都等着干,自然不会太闲。

    古弘逸带着沈昊文回到屋子里,就看到古飞飞抱着她儿子坐在客厅里,而客厅里还多了两个老人和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他抬眼看向渔网和小高。

    小高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渔网却是在苦笑,他刚才和螃蟹想要出去看看,结果就被古飞飞看到,之后对方就说老大已经答应了把房间让给她住了,他们虽然放这一家子进来,不过却不许对方进入古弘逸的房间。

    “古大哥你的房间是那个,我儿子和爸爸妈妈昨晚都没有睡觉,能让他们睡一觉吗,楼下的根本没法子睡觉,被子太薄了,他们会冻死的,”古飞飞说道。

    “你睡了我的房间,那我和逸逸睡哪里啊,”沈昊文生气了,抢了他的巧克力就算了,现在还想抢他和逸逸睡觉的房间,这个人太过分了。

    “你还这么年轻睡楼下又冻不死,何况你不过是个傻子,死活和古大哥又有什么关系,古大哥今晚睡沙发,我和老公打地铺,你这个傻子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古大哥都照顾你很多年了,你还不知足。”古飞飞突然狰狞的对沈昊文叫道,她就是看不惯沈昊文一直紧紧抓住古弘逸的手,那地方是她以前的专属,怎么也不可能轮到个傻子,她也明显的感觉到古大哥似乎不太想管她的事,明明以前古大哥最听她的话了,而古弘逸看向沈昊文那宠溺的眼神更是让古飞飞怒火中烧。

    “够了,你给我闭嘴,”长相普通的男人在听到他老婆的话后,脸色变的很难看,他是想找个好一点的房间给父母住,但是古飞飞说的话有些过分了,现在别说弄个房子,而是彻底把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给得罪了,是他的错,太宠长相美丽的妻子,这在平时到也没有什么,但是现在这是在求人啊,他已经想不起飞飞到底从什么时候才变成这样子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