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奇异的能力(抓虫)

    “小高别那么大声,不要把变异鼠都招过来了,我这是在救他,都让开一点,别挡住光线,”暗天看着任然在尖叫的沈昊文说道。

    这时的古弘逸也看出了沈昊文被银针刺入的地方有异样,没错是异样,那地方在动,不是血管跳动的样子,而且银针扎着的地方在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

    几个围着挡光的人都让开,只见暗天拿出一枚刀片,他从急救箱里拿来酒精棉给刀片消毒,之后对准沈昊文的脖子比划了一下,古弘逸在暗天拿出刀片时,就用手捂住沈昊文的眼睛,刚才一直挣扎的沈昊文在被银针扎了之后,虽然还在抽泣着喊疼,但是已经不在胡乱的往上抓了。

    刀片划顺着三枚银针划开,不管的古弘逸还是站在远处的几个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里面甚至带着点恐惧。

    “老天这是什么,”小高突然说道,渔网在小高还想继续说的时候,连忙捂住了小高的嘴巴,小高挣扎的看着渔网指像沈昊文,他乖乖的闭上嘴,要是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肯定会惊动被压在古弘逸怀中的沈昊文,渔网看到小高明白过来后这才松开手。

    虽然沈昊文没有听全小高的话,不过他大约也是知道他的脖子上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他开始挣扎的动了一下,脖子现在依然很疼,但是没有刚才那种钻心的痛,他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这么疼,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啊的体,疯狂乱窜一样。

    “阿文乖乖,很快就好,很快就没事了……”古弘逸压住想要挣扎的沈昊文安慰着,他现在非常非常的担心,就算把这东西弄出来,阿文能不能活下去他心里完全没有底。

    “取不取,你来决定,取出来这是静脉血管,虽然不会一下子就死,但是现在医院根本就不可能有医生,而且也来不急了,快点决定,等这东西挣扎出去,他最多能活一个小时,到时候这里会被吃空,这东西也会成硬币一般大小,”暗天对着古弘逸指了指沈昊文的脑袋说道,被割开的皮下,血管里有个黄豆大小的东西,现在虽然被银针顶住了,不过看着挣扎的幅度,感觉很快就要挣脱了。

    “取,快点,小高准备针线,两把夹子暗天拜托了,弄出来后帮忙把血管缝合回去,我欠你一条命,”古弘逸对暗天说道。

    暗天也没有迟疑,他马上就用小高递给他的两把手术夹夹住了静脉的两端,之后快速的划开血管,取出了那只被两根银针扎穿的虫子,取出的虫子被暗天递给小高。

    “先弄死它,在装进小瓶子里,以后见到这东西大家可要警惕一点,”暗天说完马上就开始准备缝合血管,虽然他从来没有干过这个,不过好在技术过硬,最终暗天还是把血管缝合上了,虽然依然会渗血,但是只要不做太过激烈的动作,血管应该不会在爆裂开来。

    “捂住了古弘逸,只要撑过今晚,我相信他不会因为流血过多死掉,”暗天说道,如果在医院这样的伤肯定能救回来的,但是现在真的很难说,他这技术缝合一下外伤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这次的他真的是不感保证。

    “谢谢,”古弘逸在道谢后,小心的把沈昊文的子抱进怀里。

    “阿文没事了,没事了,”古弘逸一只手拍着沈昊文的背部,一边安慰着。

    “逸逸疼、疼、很疼……”沈昊文的眼泪早已把古弘逸的衣服都打湿掉了,如果不是沈昊文一直都很听古弘逸的话,刚才根本就不可能这么配合的。

    “没事了阿文没事了,乖乖的睡一觉,睡一觉就好了,”古弘逸轻声的哄着怀里的人,而小高已经拿了最后一小瓶青霉素,在摇匀后小高把青霉素注入沈昊文的手臂上,这是他上次买给暗天用剩下的。

    沈昊文紧紧的缩在古弘逸的怀里,嘴巴咬着古弘逸的衣服,他的脖子实在太疼了,以至于小高在给他注时,连反应都没有。

    “你们看就是这个东西,应该是从衣服里钻进去,然后钻入皮肤,最后钻入血管,一路冲向脑子,把脑子吃空后它就能变成硬币大小,接着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它从黄豆大小到硬币大小用不了一个小时,”暗天指着已经死掉的黑色虫子说道。

    原本安静的沈昊文在听到这些后突然挣扎起来,古弘逸完全没有预料到,原本就处理的不是很好的伤口,瞬间就有大量的血液涌出来,压都完全压不住,很快压着伤口的纱布就整个被染红了。

    “不,不阿文不要动,乖,不要动……”古弘逸一边压住挣扎的沈昊文一边哄着怀里的人,而小高在沈昊文挣扎起来的时候,马上就帮古弘逸压住沈昊文的脚。

    “啊,啊,虫子、虫子吃脑子……”沈昊文刚才的眼角余光看到了那只黑乎乎的恶心虫子,在听到了暗天的话后,马上认为有虫子钻进他的脑子,他要死了,这才疯狂的挣扎起来,手也抓向伤口。

    “不,虫子已经拿掉了,乖,已经没事了,不会吃阿文的脑子,阿文不要乱动,乖,不要乱动……”古弘逸的眼泪缓缓的滑落,而沈昊文的脖子上已经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那块厚厚的纱布早已被鲜血染的红红的,古弘逸的手上也已经满是鲜血。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送阿文去医院,”古弘逸突然抱着沈昊文挣扎着起来说道。

    “你疯了古大哥,不说现在外面全是变异鼠,就是医院里现在也不可能还有医生,而且阿文也不可能撑得到医院,”小高大声说道,那涌出的血早已把沈昊文自己的子染红了。

    “不,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阿文不会离开我的,他不会离开我的,”古弘逸早就慌了,他心里清楚了沈昊文现在已经失血过多,但是他依然不愿意相信,只是紧紧的抱着沈昊文,他的唇一点一点的吻过沈昊文的脸颊,沿着沈昊文的下巴吻向那依然是流着血的伤口。

    而现在的沈昊文因为失血过多昏昏沉沉的,早已没有力气去挣扎了。

    短短的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暗天也没有想到,他刚才救了沈昊文,现在也是他把沈昊文害死了,怎么就这么傻,明明刚才都已经取出来了,这傻子怎么就认为这虫子钻进脑子了。

    就在这时几个看着沈昊文和古弘逸的人都愣住了,完全的傻了,这是一个什么况,吻着吻着还能吻出光来,只见古弘逸每在沈昊文的脖子上吻一下,就会出现一颗颗细小的白色小光点,而那伤口也在已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小高刚要说话,暗天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渔网也点点头,现在不能发出任何的声响打扰到古弘逸,要是惊醒了老大,等下伤口没有好,这状态就消失了,那真的哭都没有地方哭去了。

    有些疯狂的古弘逸缓缓的恢复了神智,也发现了出现在沈昊文脖子上的光点,他有些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当光点都落在沈昊文脖子上后,古弘逸先是震惊,然后觉得不可思议,接着是一副完全不能相信的样子。

    “老大你这是有特异功能了,这真是太神奇了,”渔网叫道。

    “有特异功能也不奇怪,这末世都来了,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个好消息,”暗天直接说道,这样的能力简直就是生存作弊器,他原本想要带小高离开的心思马上就断了,现在去那里都是乱世,而这边出了一个沈昊文是累赘,其他都是伸手不错的,只要小高和阿文在一起,就能安全很多,不过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训练小高,让这小子也能有在末世活下去的能里。

    “太好了,有这样的能力,我们要是受了外伤,连医院都不用去了,直接让老大你治疗一下就好了,”渔网这下是真的高兴起来了,他还在担心螃蟹和老大的伤怎么办,现在老大就能治疗了,相信两人很快就能恢复下地了。

    古弘逸终于从狂喜中回归神来,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幸运,老天真的很眷顾他,阿文真的没事了,活下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文阿文醒醒没事了,你没事了,没事了,”古弘逸兴奋的拍着沈昊文的脸蛋叫道。

    “不要吵,阿文很累,睡觉觉,”阿文像挥苍蝇一样的挥着手去赶古弘逸打扰他睡觉的人,他很困很困。

    “别让他睡过去,失血过多,就算伤口已经恢复了,他也还是有危险,小高牛有没有,赶快给他弄合牛喝,然后在弄点补血的东西,我去打一盆水过来,让他们擦擦,”暗天说道,屋子里的血腥味太浓了,到时把什么奇怪的变异兽给引过来可不好。

    一阵忙碌后,沈昊文靠在古弘逸的边上,他上的血迹擦洗干净,衣服也重新换上,古弘逸一边喂着沈昊文喝了牛,又拿了沈昊文最喜欢的果仁巧克力,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人,他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

    “真是有惊无险,古弘逸既然你有这个能力,那就把你自己的伤口治好,还有螃蟹的,这样就算再有变异鼠来袭,好歹也有一战斗的能力,”暗天说道。

    “你说的对,但是我刚才试过了,不行,”古弘逸说道,刚才在小高和渔网出去拿吃的,暗天去端水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治疗过,但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腿上的伤口依然是那个样子,一点恢复的样子也没有。

    “怎么会不行,你不是把阿文治好了吗,我们可都没有眼花,在试试古大哥,”小高连忙说道。

    古弘逸屈膝在试,他的膝盖上就有一道伤,不过这道伤并不算严重,温柔的舌尖过伤口,那道不大伤口最终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们也看到了完全不行,一点动静也没有,”古弘逸抬头说道。

    围着古弘逸的三个人也看到了,古弘逸的伤口依然还在,一点变化都没有,不对变化是有,原本已经不在流血的地方,又因为伤口被牵制到,开始渗血了。

    “你就这样试的,我想你这能力肯定不是只有亲吻才能用,肯定是别的原因,你仔细想想刚才在亲吻阿文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只要找到这个原因,你应该就能治疗伤口了,”暗天提醒道,如果是这样的亲吻,让古弘逸给别人治疗就麻烦了,阿文是古弘逸的人,古弘逸吻起来自然毫无负担,如果是别人,相信古弘逸是绝对吻不下去的。

    “对啊、对啊,古大哥一定是希望阿文好起来,古大哥你在试试,”小高也同意暗天的观点,就连渔网也点点头。

    “老大他们说的对,你就想象一下刚才是怎么帮阿文治疗的,把这个秘密挖出来,也许根本就不需要亲吻就能发出那些白光,说起来这还真像游戏里的圣光,拥有治疗作用,”螃蟹也说道,他也希望老大能快点掌握这能力,最好是不要用嘴,如果真的用嘴不止老大会介意,就是他也不好意思让老大去亲他这长满毛的粗腿,不是他自卑,他这毛腿那里比的上阿文那白嫩嫩的肌肤。

    经过几个人一说,古弘逸也开始想着他当时抱着沈昊文时,到底想的是什么,当时的他脑子一片空白,现在真的想不起来,慢慢的、慢慢的,古弘逸皱着的眉头缓缓的松开,他当时脑子里好像还有一个声音,对一定是那个声音,一定是那个声音起了作用。就在古弘逸想着的时候,他放在腿上的手开始出现了一点点细小的白光,那些白色的小光点很快就钻进古弘逸腿上的伤口。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寒潮来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