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爱是一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行文 书名:我的女神
    临海大学的校门口,学生们说说笑笑地进进出出,一片繁荣景象。年轻的女学生们一个个青靓丽,男生们则多半还是戴着眼镜,用自己猥琐的目光搜索着漂亮和更漂亮的女孩。

    光明媚的午后,学校变得比上午闹得多。有些不错的车停在门口,车上的司机们抽着烟,有几个在悠闲地等待着有什么涉世未深的小女生进入自己的视野中。

    步行到学校门口的苏亦凡停下脚步,他刚刚听见有人呼唤自己,回头就看见小跑过来的楚若一张俏脸,脸上挂着兴奋。

    “等等我嘛,怎么走那么快?”

    苏亦凡耸肩:“我又不知道你在后面。”

    已经是大学生的楚若还是老样子,经常打扮得像个东瀛偶像明星,小裙子换得勤快,每一件配在她上都非常抢眼。

    学校里的学生们已经给这位大一的学妹起了个奇怪的绰号,叫裙子公主。这些人却不知道,楚若的小裙子其实只为了某个人而穿。

    现在已经是大一下学期了,虽然看上去气氛凝重,实际上学习生活并不紧张。苏亦凡经常一个人穿行在学校里,他变得比以前稍微沉默一点,但多数时候给人感觉则是更开朗。谁也不知道苏亦凡这个少年到底有何神奇之处,学校倒是经常有人见到苏亦凡打电话,低声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清也听不懂的话题。

    陪着楚若走进校园,苏亦凡送楚若到班级教室门口,刚打算去自己名义上的寝室看看,手机里传来一条短信。

    是杨冰冰发来的,这个曾经朴素的少女现在也会发各种可的表了,在短信里问苏亦凡有空没有。

    苏亦凡看了一眼时间,转毫不犹豫地向校门外走去。

    刚来就走,除了几个女孩之外,大概没有人能有这种召唤能力。

    没有选择住校的苏亦凡住在学校附近的一片别墅区,那里本来是杨家的产业。杨宗元把华之梦卖出去之后,杨家又通过某种手段从大野家族手中夺回了自己的资产。杨宗元现在已经回到美国,在杨家良膝下承欢,偶尔做做证券交易,在杨家从来不主动发言。

    就像约定好的一样,程水馨和杨冰冰也考了临海大学这个并不怎么出众的学校。在没有征得苏亦凡同意的况下,两人都搬到别墅这边来住,跟苏亦凡形成了同一屋檐下的同居关系。

    苏亦凡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跟蔡绮的关系没瞒得住多久,程水馨最先敏锐地发现了,然后才是杨冰冰。两个女孩的反应不太一样,程水馨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杨冰冰则是稍微冷落了苏亦凡几天,然后干脆大方地开始主动约苏亦凡出来跟自己约会。两个人的所谓朋友关系最终还是成功变质,走上了所谓?所谓友尽的道路。

    友尽的结果无非是绝交或者啪啪啪,从两人的关系上来看,后者的可能更大一些……

    杨夫人对苏亦凡这边几乎不再过问什么,自从杨家解除了政府方面的压力之后,增长速度比预计的还要快。杨夫人承了苏亦凡和苏小轻这么天大的一个,其实就算是苏亦凡告诉他自己正在脚踏几条船,她也没什么立场反对。倒是杨冰冰比以前更黏苏亦凡,看来哪怕是杨夫人反对也没任何意义了。

    别墅里没有人,杨冰冰一个人有些慵懒地躺在沙发上,跟她平时小狮子一样的形象完全不同。

    苏亦凡走过去伸手抱了少女一下,杨冰冰在他怀中总是毫无反抗能力,这一点让人很有成就感。

    “怎么了,又不想去上课?”

    “嗯,不想乱动。”杨冰冰的声音腻腻的,很难想象也就是一年多以前,她还是个坚强到让人不太敢靠近的女孩,“大概是昨天晚上太疯了……你们看恐怖片就看恐怖片,还讲鬼故事,太过分了!”

    苏亦凡嘿嘿笑着,低头亲了亲女孩的额头。

    “你不是要求锻炼自己吗?”

    “那才不是锻炼,是折磨好不好?”杨冰冰现在已经学会了向苏亦凡撒,“程水馨去公司了,我等下也要过去。”

    “公司有事?”苏亦凡伸手干脆公主抱把杨冰冰抱起来,朝着她的卧室那边走过去,“难得你们都去。”

    “也不知道这公司到底是谁的。”杨冰冰被苏亦凡抱起来的时候人也软软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蔡琰为了你连姐妹成见都抛下了来帮你,你现在是不是很想看一眼蔡亚东的表?”

    苏亦凡知道这也是自己被经常攻击的弱点之一,嘿了一声不说话,低头去吻杨冰冰的唇。

    “我才不想见蔡亚东,反正蔡琰在蔡家也不快乐,不如留在这边做点事。”

    “那是,能给轻姐做事是她的荣幸。”杨冰冰对苏小轻是毫无保留的崇拜,“蔡琰知道你和蔡绮之间的事吗?”

    苏亦凡怕这个话题的,但还是承认道:“……知道。”

    杨冰冰咯咯笑了,她是真的觉得轻松,没有那种被威胁的感觉。在所有人当中,苏亦凡和杨冰冰之间的关系是最自然也最平淡的,却让杨冰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稳定安全感。

    最重要的是,为了自己苏亦凡曾经舍弃过很多,也付出过很多。有这种感觉在,杨冰冰总觉得苏亦凡哪怕分出许多关怀给别人也是能接受的,她还是把自己放在他的朋友位置上。

    对于这一点程水馨也很佩服,她觉得朋友关系更容易维持,哪怕是不那么纯洁的朋友关系也比单纯的恋关系好很多。

    “蔡琰心里得有多别扭?现在还不能总见到你,这打工女王当得真委屈。”

    苏亦凡无奈道:“我也是没办法……轻姐现在不在,必须要有一个有经验的人帮我主持大局。蔡绮虽然能力不错,还是不如蔡琰。我知道蔡琰不想见我,不过这种非常时期,不用她还能用谁呢?”

    杨冰冰呵了一声,用自己的长发蹭着苏亦凡的下巴,柔声说:“我看你不如找时间跟蔡琰谈谈?她期待单独见你已经很久了,这快一年的时间,你都没见人家几次。”

    苏亦凡叹了口气:“我其实也想见蔡琰,但总觉得没脸见她,你懂的。”

    “不就是吃了蔡琰的妹妹吗?没人跟你计较,你自己别扭什么?”

    苏亦凡对杨冰冰这种态度很无语:“我说,你就不能吃醋一下吗?这样我心里更难受了好不好?”

    “就是想让你难受啊。”杨冰冰已经被苏亦凡抱到卧室里了,躺在上仰头看着他,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如两人当初在一起的时光,“难受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想起我了?”

    苏亦凡无奈地低头吻杨冰冰,直接堵住她的嘴。

    “每次想到你就不会难受了。”

    “嘴越来越甜……”

    杨冰冰无力地挣扎了一下,很快就被苏亦凡吻得浑酥软,整个人瘫成一团任人摆布了。

    这样的况两个人都已经很熟悉,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杨冰冰不再躲着苏亦凡,反倒是继续主动跟他接触。两个人之间的的亲也渐渐升级,最终才走上了友尽的道路。

    反正大学入学没多久之后,杨冰冰好像有一次跟苏亦凡单独在一起喝多了,然后两人醒来的时候苏亦凡发现自己已经在女孩上做完了差多该做的所有事,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把剩下的那部分都做了。因为之前彼此已经太熟悉,两个人倒是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还有一种真正的解脱感。

    前戏太久往往就是这样,苏亦凡觉得,所以杨冰冰对他的要求反倒是粗暴一点,她承受得住。

    但苏亦凡不算是个听话的男生,他多数时候还是很温柔,比如现在这次。

    两个人就像平时嬉闹时一样,互相亲密地触碰对方,更多的是苏亦凡主动,杨冰冰有点享受地等待并飘摇。

    明明已经很熟悉了,还是觉得容易沉溺。苏亦凡的行为总给人这种感觉,这让杨冰冰心里觉得很舒服。

    绵长的温柔持续了很久,最终杨冰冰手脚发抖地任由苏亦凡帮自己重新穿上衣服。

    “多陪我一会。”杨冰冰无限慵懒地躺在上,还是不想动,只有手指勾着苏亦凡的手。

    “好。”苏亦凡低头又吻了女孩一下,“我一直都在。”

    杨冰冰闭上眼睛呢喃了一下,哼道:“我知道……我知道……”

    …………

    …………

    轻灵触动在临海的公司已经变成了新总部,坐落于开发区的办公楼有整整两层都是这家公司的领地。原本在滨海的团队大部分人都直接跟着公司搬到这边了,留守的一部分则在负责以前一些游戏的维护工作。轻灵触动给不愿离开滨海的员工也开出不菲的条件,新总部的确定倒是没能引起太大的人士震动。

    公司的运营部门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在忙碌着,穿行在办公区的影都显得相当认真又迫切。如果仔细观察这个办公区,会发现大多数员工都显得相当年轻,这些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们正在努力缔造一个相当庞大的软件生态链帝国。

    一白色装的程水馨披着长发正站在办公室尽头的位批复一个什么文件,正巧这时候电话响了,她对周围的人打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推开自己办公室门走进去。

    “啊,齐同学,不好意思,刚才没听到电话。”程水馨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从自己办公室玻璃窗看出去,外面正是开发区海岸线的漂亮风光,“有什么事吗?”

    那边的声音是个男声,听上去有点微微兴奋:“程同学你下午有空没有?咱们学院想要做个关于社交软件改变世界的主题讨论活动。都说你在高中时就是全校闻名的大才女,想请你来参与讨论一下应该怎么组织。”

    程水馨听得出齐宇轩另外一层意思,这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除了之前的杨宗元曾经向自己抛过橄榄枝外,许多人也曾经问过程水馨要不要去别处发展。得到的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程水馨绝对不会离开苏亦凡,自然也不会离开轻灵触动。

    在那些橄榄枝以外,更有无数的人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追求这个漂亮的女孩,却都被程水馨一一巧妙化解。

    对于这种事,程水馨越来越有经验,她不会再犯当初陈欣时的那种错误,也不再需要苏亦凡帮自己出头。

    “啊,真不好意思……最近在忙一个稿子,时间上可能不够用。不如你问问沈艺她们?”

    沈艺是整个新闻系里最有名的才女之一,如蝴蝶穿花般在各种活动中游走,最近已经风头很盛了。在齐宇轩的概念中,程水馨就算是拒绝也不会推荐这个人,却没想到她居然毫不犹豫。

    程水馨听得出电话那边的齐宇轩浓浓的失望声,但他还是努力强打精神说:“哈……没关系,你有事要忙就忙你的。不过大家还是希望你能给点建议,毕竟集体活动人人有责嘛。”

    对于齐宇轩的锲而不舍,程水馨也略无奈,但她还是耐着子说道:“我是真的忙……这样吧,如果你们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想要听我的意见,我可以提一点。但是我就不参与了……这种事你们应该联系学生会。”

    齐宇轩也是学生会的干部之一,当初曾经在一年级入学不久后就找到程水馨,想要让她加入学生会,遭到程水馨的婉拒。现在听到程水馨把问题踢回给学生会,他也算是明白了程水馨的态度有多坚决。

    齐宇轩不相信程水馨是个清高的女孩,他总觉得程水馨在某些方面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场更像是一个愿意与这个世界分享快乐的人。对于程水馨的坚决态度,齐宇轩一直认为可能是学生会也好,学校活动也好,对这位已经发表了很多文章的女孩来说不够分量。

    齐宇轩不知道却是,程水馨压根就没觉得学校里的事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她已经是整个社交网络上最金字塔尖的女王了,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学校里几个同学的眼光,或是学生会的青睐?

    “对不起,我这边有个电话过来,我先挂一下。”程水馨看了一眼通话时间,果断地说,“你们有研究结果了可以再联系我。”

    听到电话的嘟嘟声,齐宇轩有点丧气地把最新的iphone4从耳畔拿下来,进入了一个叫“世界树”的app应用,在里面关于自己追求程水馨的时间树上添了一个条目。条目上写着“又一次接近心中的女神不成功,继续加油”的字样。

    在这个应用软件的最顶端,无数等待刷新的信息正在飞速更新着。改名世界树的时间树软件已经成为很多手机用户的第一选择,也正在网页端占据主流位置。这款来自天朝的应用简单清新,而且私密极强,已经成为不少人每天都离不开的必备品。当然齐宇轩并不知道,创造这个软件的人刚刚就在跟自己通电话,而且那个人在高中时代就完成了世界树的所有基础部分内容。现在的世界树不过是个升级版本而已。

    …………

    …………

    放下电话的程水馨转过,正看见蔡琰拿着文件走进来。

    蔡琰对程水馨还是有淡淡的恐惧感,但这种感觉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快要消失不见了。现在的蔡琰一心扑在工作上,只是偶尔会主动来找程水馨说点什么,两个人各司其职,在公司里都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蔡绮还是老样子,不过现在多数时候主要是单独跟苏亦凡沟通,不受自己姐姐和程水馨的管理。

    迄今为止,蔡琰见到自己妹妹还是不怎么说话,相比之下她更愿意跟程水馨交流多一些。

    “在忙?”

    “没有。”程水馨毫不掩饰地说,“学校里一个男的想追我,刚打发掉。”

    “这么受欢迎,不怕苏亦凡吃醋?”蔡琰有点酸溜溜地问。

    “他早就习惯了。”程水馨笑着淡淡地说,“对了,晚上苏亦凡说要请你吃饭,你有空吗?”

    蔡琰此时早就已经能分清程水馨哪一句说的是真话,哪一句说的是假话了。苦笑着摇摇头说:“他现在不太愿意见我,你就别这个心了。”

    程水馨看了一眼手中的电话,抬头对着蔡琰认真地说:“我说真的,他晚上想找你吃饭。”

    “那让他亲自来说。”蔡琰有些气恼地说,“这种事还用你转达吗?”

    程水馨笑了笑:“你不觉得是他不好意思吗?”

    “不觉得……”蔡琰哼了一声,眼神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凌厉,“当初打电话喊我来帮他,现在对我不搭不理。如果不是看在苏小姐的份上,我才不会留在这个公司。”

    这么傲的蔡琰绝对是程水馨所熟悉的那个她。但此时程水馨只是觉得蔡琰太可,她笑着摇摇头。

    “如果没有你在这里,我空拍已经被累死了。”

    蔡琰惊了一下,看着程水馨目光复杂。

    “他真的要请我吃饭?”

    “现在信了?”

    “信了。”蔡琰说,“认识你这么久,这是你第一次夸我。”

    “那我以后多夸。”

    “不用了……”蔡琰自嘲地一笑,“没有你的打击,我觉得自己进步会变得很慢。”

    目送蔡琰的背影离去,程水馨忽然叹了口气。

    叹完气,她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苏亦凡的号码。

    “在学校还是在家里?”

    “在家。”苏亦凡一如既往地诚实。

    “在陪杨冰冰?”

    “嗯……”

    程水馨稍微沉默了一秒钟,忽然爆粗口道:“靠,老娘也要回家。”

    苏亦凡笑道:“那你回来啊?”

    “才不要。”程水馨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失声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了解你?”

    这次轮到苏亦凡沉默了。

    “……就知道瞒不过你。”

    “没关系,想到这一层,我心里还觉得安慰。”程水馨声音温和地说,“其实你也不用强颜欢笑,努力让我们每个人都开心。我知道你心里苦,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成为最不稳定的因素。”

    苏亦凡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说:“我从来没担心过你。”

    程水馨笑了:“这么相信我?”

    “一直都是。”

    “行了,今天的蜜糖灌完,你可以收工了。”程水馨笑着说,“晚上我帮你约了蔡琰,要不要带着她妹妹,让她们姐妹和好?”

    苏亦凡立刻在电话那边挠头:“这个有难度……”

    “那你就试试吧。”

    …………

    …………

    一辆并不怎么嚣张的奔驰glk停在路边,穿笔西装的青年从车上下来,对面正好也刚停下一辆崭新的加长悍马,一个年纪已经不算小的男青年带着个姑娘钻出车门。

    “李哥晚上好。”那穿西装的青年朝对面打招呼,“李叔叔最近体还好吧?”

    一休闲打扮的李正满脸笑容地点点头:“还好还好,倒是你,现在越来越像你哥哥了。”

    黄迪长这么大为止,被人跨过最中听的话大概就是这句了,满脸堆笑地回道:“您别瞎说,我跟我哥可比不了,现在黄家都靠他。”

    “你可别谦虚,你们这个院线也不错啊。”李正笑道,“短短一年多时间,已经开始扩张到六个城市了,这么做下去你可要你比你哥厉害了。”

    黄迪嘿嘿一笑:“李哥您就别讽刺我了,我这不是找您想商量一下新影院的选址么?您这么说,我可没法砍价了啊……”

    李正笑着拍拍黄迪肩膀,两个人并肩走进刚刚营业的一家酒店。

    …………

    …………

    高中校园里,一个沉默的女孩正从主教学楼里走出来,低着头不吭声的她穿着与年龄不符的小裙子,看上去倒更像是个初中生。

    女孩的出众,就是一张像小孩子的脸上有点淡淡的孤独。一个人穿过校园,一个人走出校门,一个人在学校门口停下脚步,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学校门口的食杂店。

    以前经常在那里买面包,后来就再也没去过……女孩想了想,正打算去买个面包吃,忽然一辆银色的宝马一个刹车,停在她边。

    车窗缓缓下移,露出里面一张精致的笑脸。

    “张瑶,晚上跟姐姐出去玩好不好?”

    看到这张笑脸,本来还有点孤单忧伤的张瑶立刻泛起笑容。

    “程姐……”

    已经能自如地跟这几个人打招呼的张瑶想都没想,拉开车门坐上去,主动伸手抱了抱程水馨。

    程水馨伸手揉了一下小师妹的头:“都高三下学期了,还不好好上课啊?”

    张瑶扬起小脸笑了笑不吭声,程水馨对她也没办法。

    这个世界对张瑶来说依然是巨大而略可怕的,但她的确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师妹了。自从《寻找》通过电影《海的少年》继续走红之后,张瑶的份虽然继续对大众保密,却在圈内迅速流传开来。不少影视剧都希望找到张瑶这样一个能唱出脍炙人口主题曲的歌手,加上张瑶也是个创作型,倒是等于找到了合适自己的路。

    这种成功也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张瑶之前的交流障碍,她已经能差不多地跟几个好朋友交流了。但苏亦凡等人已经从学校毕业,重新回到一个人状态的张瑶还是不怎么合群。程水馨就主动承担起偶尔来找张瑶一起玩的责任,隔几天就回滨海见张瑶一次。

    苏亦凡曾经担心张瑶家庭会给她带来负面影响,也已经在程水馨的帮助下顺利解决。张瑶父母离婚,父亲过得不错而母亲生活状况不太好。跟着母亲的张瑶经济条件比较差,程水馨就找了人帮忙解决张瑶母亲的工作问题,现在母女俩的生活状态已经比之前好太多,小师妹也不会再经常为了家庭的事露出愁容了。

    带着张瑶去买衣服,吃东西,程水馨离开工作之后完全不像一个成功的社交网络女王,而是更像个关心自己小妹妹的好姐姐。在商场里穿行,拉着张瑶的小手,程水馨低声问道:“想好明年考什么学校了吗?”

    张瑶本来在对一个甜筒发动攻击,听到这话立刻点点头。

    程水馨笑了笑,她知道张瑶的决定,甚至知道张瑶心里的每一个打算,小师妹从不掩饰。

    因为工作的关系,见了太多的人,经历了太多的勾心斗角,程水馨总觉得自己还是喜欢蜷缩到周围这几个朋友中间,享受这种不加掩饰的生活。

    虽然大家都是围绕苏亦凡在运转,程水馨也不觉得有多不能适应了。这一年多以来,她想了很多,甚至中间也动摇过,却依然舍不得离开这些人。

    有时候程水馨会想,也许苏亦凡才是所有人中最聪明的那个,他用他的温柔和强大慢慢建起一座城堡,谁也逃不出去。

    想到这些程水馨就释然了,她觉得自己的道德底线的确不高,已经能接受这种事。

    …………

    …………

    吃过晚饭的之后,蔡绮说自己有事,先走一步。

    蔡琰知道自己妹妹跟苏亦凡之间的那点龌蹉事,她不在乎,甚至有一种苏亦凡替自己教育了妹妹的满足感。

    蔡绮从来都是不相信任何人也不怕任何人的,现在看见苏亦凡的时候都像只受惊的小猫,可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种事不仅发生在蔡琰上,对蔡绮也同样有效。

    从最初对蔡绮还有点小心翼翼的保护,到后来蔡绮变成了那种真正意义上有事她干没事干她的女秘书,感觉她还高兴。

    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蔡琰也有点伤心甚至愤怒,但后来真的就释然了,她想来想去,觉得这种结果反倒是最容易接受的。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蔡琰都觉得自己会想弄死那个准妹夫。

    只是蔡琰自己迷惘了很久,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跟苏亦凡纠缠下去。

    这一纠结就是一年多。

    今天晚上蔡绮表现得很平静,好像跟自己姐姐从来没有芥蒂一样,一直到吃完饭才起主动先告辞。

    谁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蔡绮打算留下空间给蔡琰和苏亦凡。

    目送着蔡绮离开,蔡琰本来想说两句挽留的话,最终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蔡绮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苏亦凡起,朝蔡琰伸出手。

    “我们也走吧。”

    蔡琰犹豫了一下,把手递给苏亦凡,她能感觉得到苏亦凡这一年来的变化。

    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依然是那个温柔又坚强的少年,但在外在方面苏亦凡的变化的确大。

    “韩芸本来今天要找你的,我说你跟我约了,她就在公司加班。”蔡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说这个,但她还是说了,带着她的倔强,“你等会回去的时候去公司看看她?”

    苏亦凡无语,韩芸自从在电视台辞职之后就来到轻灵触动的广告部工作,如今已经是总部不可或缺的一员。苏亦凡和韩芸之间的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蔡琰估计也是从蔡绮或是苏小轻那里听说的。

    “我……”

    蔡琰没继续说什么,拉着苏亦凡的手往外走。

    “你现在的压力其实很大对吧?”

    跟蔡琰走出酒店,苏亦凡被夜风吹着,心中一动。

    看得出来,蔡琰还是了解自己的……她花了很多时间在自己上,自己努力隐藏的绪当然瞒不过她。

    “是的……”

    蔡琰停下脚步,手还在苏亦凡掌心里捏着,迎着风看他的眼睛。

    “你是因为苏小轻的事?”

    苏亦凡默默点头,苏小轻已经进入修复式的深度睡眠超过一年了。按照两人的约定,她现在应该已经醒过来了,但现在为止苏小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苏小轻休眠的地点全世界没有人知道,甚至苏亦凡都不知道,他主动放弃了知道这个秘密的机会,为的就是保护苏小轻。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怎样与周围的人相处,怎样跟女孩们欢乐共度好时光,苏亦凡心中这份沉甸甸的压力始终在。

    对于苏亦凡来说,最重要的可能已经不是任何的金钱、地位或是人生经历了。

    现在苏亦凡觉得苏小轻最终要,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

    蔡琰看着眼神忧郁的苏亦凡,心中忍不住一痛。

    这样的苏亦凡才是让人容易倾心的那个他,会为了别人的伤心和感动而动摇自己绪。

    慢慢转过,蔡琰张开手臂,抱住苏亦凡。

    “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蔡绮在苏亦凡耳边说。

    苏亦凡愣了一下,随即也用力抱住蔡琰。

    “嗯。”

    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街头抱了一会,蔡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甚至有一种脸红耳的冲动。

    这种时候,蔡琰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来安慰苏亦凡,她想到了一种方法,然后立刻觉得自己果然变得很不要脸。

    但那种想法在脑海中不断升腾,竟然无法压制下去。

    咬了咬嘴唇,蔡琰想要鼓足勇气说出那句话,却发不出声音。

    苏亦凡察觉到蔡琰似乎有些不对,低头对她笑了笑。

    “谢谢你,我好多了。”

    蔡琰终于忍无可忍,看着苏亦凡,颤抖着问道:“你……打算就这么放过我吗?”

    苏亦凡一愣,他没想到蔡琰心中想的竟然是这件事。

    犹豫了一两秒钟,苏亦凡低头亲了蔡琰的脖子一下。

    “不。”

    蔡琰松了一口气,趴在苏亦凡的肩膀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为了这句话,她已经等了一年多。

    …………

    …………

    材纤细的女孩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子周围是巨大空旷的房间,没有任何人,只有她自己。

    这栋建筑在地图上没有坐标,周围也没有任何能够联系这个世界的方式。秘密场所就以秘密的方式存在着,不影响这个世界,却自己悄悄运转着。

    女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然后叹息一声。

    现在女孩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让自己在这里一个人独处了。

    只有长时间地面对自己,坚定的内心才会发生变化。

    那个女人比任何人都了解人,这才是她对自己的惩罚。

    时间太多,自杀无用,女孩只能用大量的时间回忆自己以前的生活。

    越是回忆后悔的事越多。

    女孩背后传来脚步声,她回头,看到两个人推开门走进来。

    是两个女人。

    一个材火爆,一个材颀长。

    颀长材的女子有一张秀气的脸,长发绑成一束,细长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盯着镜子前的女孩。

    材火爆那个面色沉,看着女孩的目光一点都不和善。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吗?”女孩又转回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腿是那么细,让人有一种能一把折断的感觉。

    来的两个女人都没说话,只是确认了一下女孩的精神状态之后,转就走。

    站在镜子前的女孩体一僵,她感觉自己这一年多以来已经完全不会与人交流了,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但看现在这个样子,即使是一个月来一次这里的两个人都不打算理自己,自己真的要在这里退化成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废物吗?

    “等一等!”女孩转大声喊道,“既然不让我死,就告诉我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告诉苏小轻,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给苏亦凡也行!当他的狗也行!只要让我离开这里!”

    那两个女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材颀长那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不要后悔。”

    …………

    …………

    从睡梦中醒来的苏亦凡翻了个,碰到边的肌肤,一下子整个人惊醒。

    蔡琰安详地躺在苏亦凡边,还睡得香甜。看着蔡琰上淡淡的痕迹,苏亦凡立刻想起自己昨天有多冲动多凶残。

    面对这一切,蔡琰大概是做了太久的心理建设,竟然毫不反抗,而且几乎是享受着。

    两个人在学校旁边的酒店里折腾到凌晨,苏亦凡看了一眼时间,想到自己上午好像没什么要去的课,心里的罪恶感稍微轻了一些。

    自己竟然这么就跟蔡琰……苏亦凡觉得人长大真的是一个底线越来越低的过程。

    无论如何,做的既然做了,苏亦凡也不怎么后悔。

    蔡琰还在沉睡,苏亦凡起在她的肩头亲了一下,顿时让蔡琰浑一抖,也睁开眼睛。

    刚刚经历了那种事,蔡琰无论如何也要矜持一下,对着苏亦凡羞涩地一笑,然后把头埋在他口。

    “早……”

    苏亦凡心有些复杂地摸摸蔡琰的长发,低声嗯了一下。

    “你下午还有课吧?”蔡琰虽然不抬头,对苏亦凡还是很关心的,“等会你先走吧,我收拾一下去公司。”

    “去公司程水馨会嘲笑你吧?”苏亦凡想到程水馨当初知道蔡绮跟自己关系时的调笑,心里有点微微的过意不去,“你回家休息吧,无聊的话下午可以去学校找我。”

    “才不要,去学校还不被那些女生敌视死?”蔡琰自嘲地说,“都是老女人了,还跟人家小姑娘争来争去已经很丢人了。”

    “别胡说。”苏亦凡拍拍蔡琰的肩膀,“你才不老。”

    蔡琰很受用地哼了一声,又拱在苏亦凡边。

    “好吧,我信你。”

    …………

    …………

    中午回到学校的时候,苏亦凡还没来得及吃饭。蔡琰没回家休息,而是去了轻国际在临海的分公司,帮苏亦凡处理一个来自欧盟的订单。

    学校里还是老样子,苏亦凡低头走进校园没有人注意到他。

    穿过场,苏亦凡忽然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天空,他觉得学校生活依然很美好,但似乎还是缺了点什么。

    张超已经辍学了,此时正在自己组建公司从事游戏开发,发行工作基本上都交给轻灵触动。于铮也跟张超有点合作,但两个人关系还是那样,没有大的变化。

    林兮和邵阳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林兮对苏亦凡的那些好感不能转化成两个人暧昧的原动力。苏亦凡对林兮这种有点心机的女孩没有太大兴趣,但看在杨冰冰的份上最终还是帮她解决了家里的问题。

    一个换肾手术而已,对苏亦凡来说这种事还真不算大事。

    邵阳对苏亦凡很感激,一直在努力帮轻灵触动的音乐部门做东西,双方合作很好,但苏亦凡没有招两个人来公司的意思。

    当朋友没关系,一起做事总会有矛盾,苏亦凡可不敢说自己能像对待杨冰冰和程水馨那样对待这两个人。

    高中毕业之后不少同学的联系都变淡了,苏亦凡也不太在意。现在走在学校的校园里,苏亦凡忽然想起那个曾经飘雪的冬天,他一个人穿过校园。

    莫名其妙地走到学校食堂门口,苏亦凡推门而入。

    “还有番茄炒蛋吗?”

    食堂大妈哎了一声,给苏亦凡打好饭,把已经凉了的番茄炒蛋盛在盘子里地给他。

    苏亦凡随便在角落里找了个地方,低头开始吃饭。

    食堂虽然难吃,却是每个人学生是最难得的回忆之一。

    如果人生没有边界,苏亦凡愿意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

    苏小轻的公司依然有无数压力在肩头,但苏亦凡已经学会适应,推动深空项目正在逐渐前行。

    谁又能想到只是短短两年时间,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能变成现在这样呢?

    吃着吃着,苏亦凡放下筷子,他感觉到有人似乎站在自己面前了。

    有点熟悉,也有点陌生。

    抬起头,那个人把正午从窗口洒进来的阳光给挡住了,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又吃蛋炒饭?太没营养了吧?”

    几乎是福至心灵般,苏亦凡手中的筷子落在桌上,他觉得自己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滚烫地涌动。

    “你是谁?”

    那个影子似乎是笑了一下,声音像从幸福彼岸飘来。

    “我是你的女神。”

    …………

    …………

    (全书完)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